【我的妈妈李彤彤】5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我的妈妈李彤彤-第五章

    本以为是平淡的一天但因为蒋干的存在这一天变得颇为刺激起来。早在蒋干

    第一次看到张柏芝和钟欣桐的逼之后,就决定要将陈冠希的优良作风发扬下去,

    于是他开始用手机,记录下他每段血脉喷张的性爱经历。托他的服,我看到了三

    班班花尤琳之在白净可爱的外表下,深藏不露的,蔓延至屁眼的密密麻麻的黑色

    绒毛,那之后,每次看到她在那因为男生和她突然搭讪,而表现出来的小女儿的

    娇羞之态,在心里总会笑的要死。

    我记得她被操到高潮的时候可是一边哭得稀里哗啦一边大声叫喊着:「快点,

    用力,老爷,操我,啊啊啊啊……我答应你……我妈也给你操……操我妈……啊

    啊啊啊……」她的妈妈叫刘淑媛,是我们年级的教导任,至于她之后屡没履行

    承诺我就不得而知了,我也没问,我对所谓熟女其实并不是很感冒。

    尤琳之是第一个出现在蒋干手机里的女人,据蒋干说他操她的时候她就他妈

    不是处女了。在她之后一个又一个女人出现在蒋干的电话里,所谓环肥燕瘦,各

    种妖娆尽可在他的手机中见到。我一开始对他的这些收藏颇感兴趣,每每也会兴

    致盎然地跟他一起观看并听他绘声绘色的描绘,可久了便也麻木了,他再拿这些

    诱惑我也没有办法得到我的关注了。

    没想到今天他又神秘兮兮地拿出手机露出诡异而淫荡的一笑。「得了,我对

    那些不感兴趣你又不是不知道,甭拿这玩意勾我,不好使。」蒋干不为我的义正

    言辞所后退仍凑了上来小声说道,「是笑笑,不想看?」笑笑?秦笑笑?秦姐?

    虽说我曾与她有过一床之缘,但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最近因为妈妈和欣然我

    都差点忘记了这个人,她的视频,嘿嘿,看看哦不错啊。「好吧,看看吧,就当

    舒经活络了。」我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蒋干这小子也不点破乐呵呵地就摆

    弄起电话来。虽然课间班级没有太多的人但我们两个还是小心翼翼地戴上耳机把

    脑袋伸到桌子下面看起来。

    画面上出现的是一只脚,臭脚!我皱皱眉,没想到好不容易来了兴致却第一

    眼看到的是蒋干的臭脚!这只脚我绝对不会忘记的,为什么?别看蒋干长得人模

    狗样的但他的脚面和脚趾头上长了很多很多黑色的绒毛,绝对的重口味!正反着

    胃突然看到一张秀美的小嘴微张,一条看起来水嫩柔滑的舌头从里面钻了出来,

    然后,一点一点的,从容不迫的开始在那长满黑毛的脚趾头间来穿梭。我靠,

    这么狠!虽然我不喜欢重口味的东西但因为对方是秦笑笑我竟产生了异样的快感。

    画外音是蒋干半死不活的呻吟声,接下来画面渐渐拉开,终于,我看清了这

    个为蒋干舔脚趾的女人,那精致的面容。蓬松长发,弯眉俏眼,脸上透着微红的

    春潮,嘴里虽满是臭脚,但仍无碍它的风骚绮丽。「笑笑,我的脚怎么样?」画

    外音里蒋干无耻地问道。秦笑笑退了一下,舌尖在嘴边一绕说道:「你说呢,哼,

    臭臭的。」

    秦笑笑娇嗔道,随即脸上一红一改口风,说:「可是,人家喜欢!」看到这

    个画面我的小马上硬挺起来,真他妈的能玩儿,我那天怎么没想到这些呢,

    咦,不对,我又不像蒋干这么变态当然不会想到这个变态的东西了。

    画面里蒋干一脚踢上秦笑笑的面门,我楞了一下,秦笑笑不得生气啊,里面

    的蒋干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仍用着戏谑的语气笑道:「骚货,真鸡巴骚,爷就是喜

    欢!」但接下来秦笑笑的举动又让我大吃一惊,也明白了蒋干的有恃无恐来自哪

    里。只见被蒋干一脸踹倒在地的秦笑笑眯着个眼睛笑盈盈跪在蒋干的脚下然后把

    头埋下去又添了起来!舔了一会儿似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爷,赏我吧,想要

    了……」

    接下来蒋干抬起脚一下子就踩在秦笑笑的头上,揉搓着。一张俏脸就这样被

    蒋干的臭脚肆意玩弄侮辱着。「想要了,今天怎么这么快?」「太长时间没有被

    爷临幸了,骚货受不了了。」蒋干臭烘烘的脚下幽幽地传出秦笑笑的声音。

    我忍不住别过头看蒋干,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邪恶,这么重口味!但

    蒋干却没有搭理我,两只眼睛似乎发着光地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看着,这一刻他

    的形象让我想起了等待猎食的猎豹,让我陌生又有些不安。「啊!」手机里传来

    一声呻吟我赶紧扭过头看,秦笑笑已经站了起来,背过身撅起她那又挺又俏的大

    白屁股,而股间则是蒋干的鸡巴。等会……那鸡巴……在秦笑笑的屁眼儿里「啊,

    爷,您用力,用力,骚货好想……」

    「啪,啪」蒋干毫不留情地用手抽打起秦笑笑萱软白皙的臀瓣,即使,一片

    红晕浮现出来。「骚货,真他妈的婊子命,不虐你你他妈的难受是吧!」「啪,

    啪……」「爷,笑骚骚就是您的……贱婊子……你别对我太温柔了,爷……」手

    机画面里看不到秦笑笑的脸,看到的只是她那浑圆粉嫩的大屁股和正在接受穿插

    的小屁眼。正看得我血脉喷张的时候蒋干这小子突然把视频关掉了!

    我对他怒目而视,这时这家伙已经恢复了常态,笑嘻嘻地说:「先别看了,

    快上课了,我去上厕所去,呵呵。」「我操,你他妈不是逗我呢吗,能不能有点

    良心,这逼养的!」我骂骂咧咧地甚是不平,咦?不对啊,我眼睁睁地看着蒋干

    这小子一脸贱样地出去了,可手机没有拿走,还在桌子上!傻逼!哈哈哈哈。我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对于这曾经不屑一顾的手机有着莫名的冲动,似乎有一股神秘

    的力量在引导我走进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打开电话开始,记忆中好像他的视频都放在了扩展卡一个新建的文件

    夹中,我找到扩展卡,找到了那个命名为「奥特曼大战小怪兽」的文件夹,呃,

    大家见谅,蒋干这小子就是这么脑残……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找到刚才的那部视频,

    虽然稍有斩获,比如,知道原来一个星期前,尤琳之刚刚和蒋干在她妈妈的卧室

    里,大干了三,比如,知道了原来蒋干家的保姆阿姨,也成了蒋干的胯下

    之奴,甚至我还看到了他偷拍我们班任上厕所的视频,真他妈变态,没准就是

    尤琳之奉命帮他完成的呢。

    这些视频我都没有来得及仔细看,每一个都是一带而过,毕竟快上课了,蒋

    干这小子要来了,我可不想让他看到我这鬼鬼祟祟的一面。可惜,找了好几个

    实在是没有刚才的视频。 藏哪儿了?我有些灰心地直接退出了所有程序到

    桌面,正打算把手机放原处的时候让我看到了在桌面上这小子创建了一个新

    的文件夹,哈哈哈,「第二季奥特曼大战小怪兽」!

    我赶紧点了进去,果然有很多视频,第一个叫「TT奴」,第二个是「R

    奴」,应该都不是,找了几个终于看到了一个「」奴的文件,打开,里面又

    分了好多的小视频,但毫无疑问应该都是秦笑笑的了,下意识地我想把他的扩展

    卡拿出来偷去好好观赏观赏,突然想到这些视频是在电话本身的内存空间里,

    靠,这小子,什么时候把这些视频当宝贝了!

    正想着一股清香由身边飘过,闭着眼睛我都知道这股子香味是季欣然的。我

    慌忙把程序退出然后把电话放了蒋干的书桌堂上,接着我有些若无其事地转过

    头像是和谁打招呼一样,过程中我认真地瞥了一眼季欣然,只见她把头微微低下,

    美丽的乌发微微挡住了她的脸庞,看不到具体的表情但我却清晰地看到了她的脸

    此刻红扑扑的,红的吓人!完了,看来她刚才路过的时候一定是看到了我的龌龊

    行为了,完了,刚刚建立起来比较不错的关系这些可好,我本来就不太伟大的形

    象在她心里一定是轰然倒塌了!

    可恶的蒋干非要他妈的给我看视频,自己变态不要紧非得弄得我也跟个变态

    似的!没想到这个家伙阴魂不散,上完厕所来后用不知道洗没洗的手轻轻地拍

    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在我耳边用并不小声的声音说道:「嘿嘿,翔子,刚才我去厕

    所又磕了一炮,真舒坦!」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季欣然,完了,她肯定又听见了,

    这个时候她干脆趴在了桌子上,我的形象啊……

    放学的时候我去找了李胖子,这厮品德败坏,五毒俱全,吃喝嫖赌没一样不

    沾手的,本来小的时候我和蒋干还有他都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后来不知道怎么

    事他家突然家道中落,几乎所有的财产在一夜之间都成了别人的了,其实这个

    别人就是蒋干家,当然这么描述不是太准确,应该说是李胖子家不知道什么原因

    公司突然出现问题面临着破产的境地,这个时候蒋干的父亲将他家的所有产业都

    接受了,据说当时这一举动让蒋干家承受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呢。

    自从家道中落之后他就退学了,有些奇怪的是他退学之后偶尔还是找我玩玩,

    虽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玩一些没心没肺的东西,但总是会抽时间和我聊聊天,感

    觉他那个时候一下子长大了不少。但是他几乎从来不找蒋干,每次我提议哥仨一

    起聚一下他都表现出极大地反感,照理说蒋干他家应该是救了李胖子家一命的,

    要不那些负债够他们家换上几辈子的,可为什么他看起来反而对蒋干有着深深地

    敌意呢?甚至有的时候他会莫名其妙地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要随时保持警惕啊,

    身边的东西还是看好一点,到时候丢了可能就不是一个东西了。」

    我感觉这个家伙越来越神叨所以渐渐也疏远了和他的关系,至于现在找他则

    是因为这小子虽然有时候神经了点,大部分时间邪恶了点,但有一样,他对于电

    脑的精通那是谁也比不了的,我闯进他在外面租的房子的时候他显得有些慌乱,

    点了几下眼前的电脑,因为他正对着我,我看不到电脑的内容,不过可能这小子

    又鼓捣什么变态的东西呢,说不定又黑了哪家站呢,唉,还是关系差了,以前

    他可都是带着我一起黑的。

    心里有些失落但还是露出了笑容。「胖子,是不是又潜入到哪个少妇的电脑

    里呢?」我开始调侃他。「什么跟什么啊,呵呵,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显然

    他还没有完全从刚才我的突然来访给他带来的惊吓当中恢复过来,说话磕磕巴巴

    的,「对了,翔子,来这什么事,很长时间没联系了,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应该

    不会来找我吧。」这个时候他又换成了一副老于世故的模样,看着我有些心疼。

    「呵呵,没事儿就不能来了?我告诉你我还真的没事儿,操,就是找你过来

    喝酒来了!」就在刚才我改变了我的初衷,我不想李胖子失去对生活的信心,

    盘里的东西什么时候都可以破译,但我不想因为这个,让李胖子认为我只是在利

    用他。李胖子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说这些,竟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真的?来和

    我喝酒?」从他急于隐藏的表情里我分明看到了一种叫「欣喜」的感情。

    我们是在外面喝的酒,喝得李胖子烂醉如泥的时候我才搀扶着他到他的出

    租房,虽然名曰李胖子其实这个小子现在已经很瘦了,比我还瘦,刚才喝酒的时

    候前段部分他对于眼前的鱼肉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兴趣,看他狼吞虎咽的模样又是

    让我心里一阵心酸。把他安顿好之后我准备离开,走之前我看见他的电脑还开着

    于是走过去准备关掉它,当我的手指触到关机键的一瞬间停住了,我看到他展开

    的文件夹里有几个似曾相识的文件夹,没错,「TT奴」「R奴」,就是白天

    看到的,在蒋干的手机里,现在怎么又会出现在他的电脑里?

    家的路上我用我的思维给我自己解开了这道难题,可能两个人之间存在着

    我所不知道的一些秘密,而这些秘密让他们不相往来,甚至……李胖子用他高超

    的电脑技术黑进了蒋干的电脑,我想蒋干电话里德所有视频都应该在电脑上有着

    备份,于是李胖子就把这些备份拷贝了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曾经的好朋友现

    在难道都要用这样的黑客手段来……我不敢往下想,算了,只要我自己管好自己

    就好,有机会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吧。

    一路胡思乱想就了家,关上门就看见李彤彤坐在客厅里等我。见我来了

    忙站起来问道:「你这家伙去哪了,这么晚,连个电话都没有?想让妈妈担心死

    吗?」李彤彤女士又开始责备起来,但明显的,语气软了很多,我不禁心头一热,

    可能是刚刚经历兄间的背离仇视,此刻的我显得分外的脆弱,友情部分我已经

    受伤了,于是,当看到好几天没正经见过面的妈妈,如此关切的表情,不禁感受

    到了一种家庭带给我的情感上的动容。

    我慢慢走过去,不由分手就给了妈妈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我不知道我多少

    年没有这样抱过她了,自从有了点性的启蒙就对这样的亲密的拥抱有些排斥,因

    为这样的拥抱会让我明显地感知到妈妈那丰满挺立的乳房,这在我看来时一件非

    常尴尬的事情,现在我也是能感知到,但没有了尴尬,为什么尴尬,小的时候就

    是就是喝着那里面的奶水长大的,那是母爱的象征啊!

    我的情绪,可能感染到了妈妈,她柔声问道:「怎么了,孩子,受什么委屈

    了么?如果你想说就告诉妈妈,没有什么事情是妈妈没有办法帮你做到的。」听

    了妈妈的话我突然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那似乎到了小的时候,半夜感冒发高

    烧,就是我怀里的这个女人硬撑着背着我走了十几里路送到了医院;又好像我到

    了刚搬这个城市的时候。

    那个时候刚上小学,甚至没认识蒋干他们,有人欺负我妈妈就在家柔声地安

    抚我然后趁我睡觉就跑去欺负我的孩子的家里;即使现在长大了,自己有了很多

    很多的秘密了,生活条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每当我临近考试的时候平

    时那个任性爱撒娇,无理取闹爱耍脾气的李彤彤就自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天陪

    我一起奋战,给我熬汤并嘱咐我成绩不要紧的妈妈了,虽然每次考完了她从来不

    承认成绩不要紧的话是自己说的。

    经过短暂的缓冲刚进家门时的感动有所减弱于是我拉着李彤彤女士坐下来,

    什么也没说就是相偎在一起。「孩子,放松点,不论什么事情都有妈妈呢。」这

    是我睡觉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稀里糊涂地睡着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

    候还是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只是我依然在客厅沙发上,而她的声音确实从浴室里

    传来。家里安静的很,妈妈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不要嘛……真是的,总爱

    这么捉弄人家……」

    我脸上的肌肉不禁抽搐了一下,妈妈这又是和爸爸调情呢吧,听到了不该听

    的内容哦,嘿嘿。我一时还不能接受李彤彤女士从我睡前的伟大母性和现在这充

    满了娇媚诱人的声音的女人相联系到一起。「明知道还问。」浴室里的那位并不

    知道我的清醒仍自顾自的说话,「爸爸明明知道,非让女儿说出来,坏爸爸,臭

    爸爸!」「轰」的一声我的脑袋又大了。

    「爸爸」?自从那天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暧昧的单词之后慢慢发现了妈妈的异

    常最后确定她红杏出墙,现在我又听到了,我的直觉告诉我,正和妈妈通电话的

    不是我的爸爸,而是她的情夫!我这才清醒过来,对啊,妈妈红杏出墙了,她有

    男人了,我不是一直在调查么,怎么一下子给忘了!我抖精神,竖起耳朵,希

    望可以听到什么蛛丝马迹。「恩……不要嘛,爸爸怎……么总喜欢……让别人操

    女儿啊……真坏………」……

    「哈哈,这可是爸爸说的,不可以反悔,以后让我做大的。」「……」「恩,

    爸爸真好,嘿嘿,以后可不能再让笑笑那贱人那么捉弄我了……」「……」「好

    爸爸,小翔的爸爸下个星期就家了,那个时候爸爸的计划就可以了……」说这

    话时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啊,讨厌,非要人家说出来……」「……」

    「爸爸你别生气,我说,我说还不行么,等小翔的爸爸来就让他把我操怀

    孕,因为爸爸喜欢操孕妇……」「哼,臭爸爸非要逼人家说出来,不过,怀孕之

    后要生下来么?」

    「哦,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让我生下来呢,嘿嘿,我就给爸爸生孩子,谁的

    孩子都不生,就生爸爸的!」「讨厌,我怎么知道孩子应该叫什么,我是您的女

    儿,而我的孩子……又是您的孩子……,难不成让孩子叫我姐姐?……哈哈,姐

    姐?有意思……」……浴室里的人聊得不亦乐乎,客厅里的我心在滴血。管不了

    那么多了!

    明天就找李胖子,把东西破解了,我必须在爸爸家之前找到那个情夫,到

    时候我他妈一定要一点点地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