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4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我的妈妈李彤彤-第四章

    夜色不知不觉已经降临了,整个房子被黑暗所笼罩着。我没有开灯,这个时

    候我的脑子乱乱的,我需要这样的黑暗,这可以让我的「精神」可以更加集中一

    点。种种迹象表明妈妈一定是有了婚外情,现在我作为爸爸的儿子需要做的就是

    弄清楚对方是谁,然后想办法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断,一定要在爸爸知道之前,

    我不想本来和睦美好的家庭因为一个陌生男人的加入而变得支离破碎。

    可妈妈为什么要红杏出墙呢?我想,解决问题就要先搞清问题,我要好好分

    析一切的可能性,冥思良久得出的结论是妈妈的出轨是因为长时间一个人的寂寞

    煎熬造成的。爸爸自从事业起步之后就很少家了,虽然可以看得出来爸爸还是

    依然很爱着妈妈但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他表面上享受着让常人羡慕的风

    光,但换来这些的代价又是几个人可以做到的呢?一个月最多的时候他可以在家

    呆上五天,其他二十几天他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飞机上。

    而我的妈妈,这个浑身风韵的漂亮女人,这个表面强势其实很没有安全感的

    女人,这个正最需要有人在她的身边陪护她支持她的女人在这个时期却什么都没

    有,虽然有我这个儿子但我所能给的和爸爸,确切的说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能够给

    予她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很显然爸爸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于是一条缝隙不知不

    觉地在他们的婚姻上出现,也一定是在这个时候那个情人出现了,他抓住了这个

    时机,大献殷勤,于是缝隙瞬间扩大,扩大,最好扩大到可以容纳那个情人的鸡

    巴,婚外情便顺理成章了。

    想通了这点我的心情稍有好转,妈妈和情人不见得感情多么深刻,只是那个

    人在适的时机出现,并用适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逼里,导致了妈妈的一时的

    意乱情迷,感情基础不牢固,破坏起来要容易的多,我一定会在爸爸知道之前,

    把事情办好的!嘿嘿,我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虽然,我现在对于对方仍然一

    无所知。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电话想了,我愣住了。

    铃声是我特设的,我只为一个人偷偷地设过这个铃声,那就是

    季欣然!按下通话键,我慢腾腾地「喂」了一声,那边,传来了让我魂牵梦绕的

    声音。「李翔……对么?我从……蒋干那里要的你的号码……」声音依旧温柔甚

    至有点怯生生,我似乎看到了我的女神一脸羞红的模样。「呵呵,是我,怎么,

    有事?」我镇定了下来,我可不想在这通宝贵的电话时间用不知所措打发时间,

    「你能出来么?我心情不好,能陪我走走么?」

    当我看到季欣然的时候我不禁呆掉了,天啊,才一天没见她好像又漂亮了:

    柔顺的头发像丝绸一样温柔地披在她的肩膀上,一件浅蓝色的外套大衣,黑色的

    围脖随意而精致地搭在身上,下面是一条牛仔裤,完美的腿部曲线展露无遗。天

    使也就这个模样吧?「啥样,看什么呢,又不是没看过……」季欣然「扑哧」一

    笑对我来了个小小的娇嗔,于是我的骨头酥了……

    经过了开始时,对她惊为天人的模样的膜拜,我激动地心情渐渐平复,我问

    她:「怎么心情不好了?是因为下次考试的事情么,你成绩那么好应该没有问题

    的吧。」其实我更想问的是,问什么心情不好要找我,只是我害怕这样的问题,

    会提醒她我们之间其实是并不太熟的关系。季欣然呆呆地看了一会远方的灯火阑

    珊,突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然后,颇为自得地告诉我:「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

    是很单纯的心情不好,你知道,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说罢自己笑了起来,那模样显然是很满意自己刚才的答,我没想到我的女

    神居然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愣在那里不知作何反应才比较适。见我不说话季

    欣然不禁嘟着嘴嘴说:「怎么,不好笑?我还以为挺不错的呢。」我忙说道:

    「没有,没有,挺可乐的,只是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呵呵。」只见季欣然

    漂亮的小脸蛋抹过一层红晕悄声说道:「我也不是跟谁都这样……」

    那个晚上我和季欣然在天桥上一直呆到很晚最后我把她送了家。从始至终

    她没有再和我提起不开心的事情,反而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兴奋度,这让我受宠若

    惊的同时也感觉和她的距离一下子缩进了不少,如果以前我们只是前后排的同学,

    那么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称之为朋友了,没准以后……哈哈。晚上到家我顿感浑

    身清爽不少,闻了闻身上的衣服似乎还可以闻到一点季欣然身上特有的香味呢。

    至于李彤彤女士,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斗争刚刚开始,我要

    先从爸爸着手,看看他对于这件是不是有了察觉,好像听妈妈说过这个月末爸爸

    会家到时候我旁敲侧击一下吧。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上学的时候听说妈妈没有来上班,昨夜一整晚都没有来今天又没

    有上班……我的心里不禁一阵绞痛。蒋干神秘兮兮地凑到我的跟前问道:「怎么

    了,昨个没来上课,是不是有什么艳遇啊?」操,这个被精虫吞噬了的家伙,我

    估计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张口闭口女人女人的。见我没有好脸色他也不介意,

    继续说道:「唉,还记得秦笑笑不?」

    一听「秦笑笑」三个字首先映入我脑海里的不是她那经典的一笑就眯起来的

    眼睛,也不是她时而银铃时而淫荡的声音,而是那个害我两腿发软了一整晚的,

    那个光秃秃的,娇嫩的白虎逼。我不禁直摇头,「别别别,你别提她,我看来是

    无福消受了。」蒋干嘿嘿一乐:「你小子还有服软的时候?看来笑笑的白虎逼确

    实够你受的了,哈哈。」这时我也不敢充英雄了而是颇为谦虚地问道:「你和秦

    姐也一定上过,你怎么样啊?」

    这时蒋干露出来让我深恶痛绝的得意笑容,而接下来他说的话更是让我气得

    不行,他故作深沉地说:「我曾经告诉过你,白虎逼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受得了的,

    可是,你哥,我,是普通人么?哈哈」这家伙上辈子一定是白痴!

    季欣然来了,看见我给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嘿嘿,我也不动声色的过一个

    自认够帅的笑容。我知道虽然昨天晚上的交流让我们的关系靠近了不少,但还是

    不好在班级表现出来,对于这样的模范美女学生每个老师都把她看跟自己家的掌

    上明珠似的,生怕她生出早恋的火苗,所以所以和她接触的男生都会被严密地监

    视起来,那感觉……反正我是不想尝试。季欣然对于我的表现很是满意,毕竟这

    样对她来讲也是可以省下不少麻烦。

    下午的时候妈妈来上班了,我看见她神采奕奕的,身上的衣服也是从没有见

    过的,而腿上则裹着一条紫色的丝袜。妈妈见到我便问道:「昨天晚上我有些事

    情没能去,怎么样没在家给我闯什么祸吧。」「切,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啊,

    还闯祸……」我没有给她好脸色。「哎呦呦,还不高兴了,在妈妈看来你当然不

    是小孩子了,而是……婴儿!哈哈」李彤彤女士很得意。

    晕了,今天怎么了竟碰上这些人,不过看她此刻调皮的模样我不禁在想如果

    红杏出墙的事情是我一厢情愿的胡思乱想多好啊,妈妈,我一定要把你从欲海中

    拯救出来!此刻,我信心满满,时期盎然!可惜晚上妈妈依旧没有家,官方理

    由是一个同事家的小孩子英语不太好需要补课,补课补一晚上?白天积蓄起来的

    斗志顿时受到强烈的打击。

    一个人在家无所事事突然脑袋一转,如果溜进妈妈的房间里是不是可以发现

    什么线呢?这个想法让我一下子兴奋起来。我走到妈妈的方面门口,不出所料

    房门紧闭,这还难不倒我,自从和蒋干这个家伙混上什么歪门邪道我都学到了不

    少,开门锁?小意思。到房间拿了一些简单的开锁工具一把传说中的万能

    锁。我不知道当初蒋干这小子为什么要偷偷托关系从警局里搞出这么个东西,也

    不知道他用没有过只是知道有一次他来我家的时候不小心被我发现后就没收了,

    这小子倒是对此没什么太激烈的反应。

    有了万能工具开一个家用锁易如反掌,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我就打开了妈妈的

    房门,顿时一股幽香扑鼻而来,我以前以为所有的女人的房间或者身上都会有这

    种容易令人迷醉的幽香可经历的多了才发现不是,她没有狐臭已经是很给你面子

    了,即使是秦笑笑那么极品的女人身上也没有这样的香气,这样的香气在我经历

    的女人中只有妈妈和我的欣然女神才拥有。

    打开房间的灯眼前顿时一片明亮整个心似乎都跟着开朗起来,行动起来也更

    加有条不紊。根据以往H文的经验我首先打开了妈妈的电脑,翻了所有盘没有异

    常,好吧,我不得不点击显示隐藏文件,结果出现了,一个文件夹,上了锁。我

    看了一下文件大小结果竟然有多G!操,里面装着什么啊!我不会破解密

    码但我有会破解密码的朋友,于是我将文件整个复制粘贴到了我的盘里,亏了

    李彤彤女士为了赶潮流买的是一本高端的苹果机,G的东西复制粘贴的过

    程竟然只花了半个多小时,狗日的美国人,狗日的乔布斯!

    这个过程中我小心翼翼地翻动着妈妈的衣柜,没有发现。有个文件已经是个

    大突破了,先这样吧,找时间让小丁帮我破解一下密码就好,剩下的时间还是睡

    觉吧。到我的房间心里没有之前想象的那样难以平复,甚至一点波动都没有,

    一切都按照之前的安排进行着,波澜不惊,很快,我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

    时候我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迷迷糊糊我感觉是妈妈来了,不是说不来么,

    不管怎么说来就好,清醒的意识到此结束接下来很快又调入我的梦境之中。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又看到了李彤彤女士摆着她那经典的POSE,一

    脸不满地站在我的房门口,小嘴不停地巴巴着:「天天睡懒觉,别告诉我你又难

    受了,怎么这么不知道上进呢,妈妈还怎么指望你啊。」天啊,谁来救救我啊,

    看着,李彤彤女士此刻容光焕发的模样,我想这场絮叨,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

    结束掉的……

    我终于还是迟到了,而且脚上湿湿的不是很舒服,奇了怪了,印象当中已经

    是第二次出现这种情况了,好端端的袜子怎么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湿了呢?不同的

    是上次是右脚的,这次是左脚的。操,这他妈算哪门子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