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3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我的妈妈李彤彤-第三章

    我听到妈妈的、从妈妈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声隐隐约约的呻吟声。「爸爸

    来了?」这是我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非常简单爸爸要是不来妈妈能和

    谁「嘿咻嘿咻」呢,呵呵。我悄声踱步到妈妈房间的门口,很遗憾,里常常

    出现的门缝没有出现。我只有发动我的耳朵希望没有错过房间里的这场好戏,好

    在这个时候这个世界几乎听不到出来妈妈呻吟以外的任何声音,听起来也没有费

    太大的劲。

    「恩……恩……用力……」千篇一律的呻吟内容,和初中时第一次听到爸妈

    做爱时听到的声音基本没什么别。站了一会儿竟然感觉有些头晕,腿也有些不

    听使唤地直发抖,靠,该不是因为刚刚和白虎秦姐操逼的缘故吧,难道白虎真的

    不是一般人可以操的?算了,不想了,反正也听不出什么新意还是去睡觉吧,

    明天还得上课呢。

    我刚要转身离去,却听到了,让我足够震撼的声音!「用力……用力……爸

    爸……快点……操女儿……」这,这,这也太给力了吧!我没想到爸爸和妈妈都

    老夫老妻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情趣。看来真是人老心不老啊。我本想一直听下去可

    惜实在是感觉很疲惫不情愿地房睡觉去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就是有这点比较特别的地方,很多时候我在做梦的时

    候我能知道自己是在睡梦中的。我梦到了秦姐,这个笑起来拥有迷人眼睛的美女

    姐姐,这个刚刚还和我如胶似漆的妖娆女人,此刻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她笑着说:

    「小翔,你不是喜欢姐姐笑吗,姐姐就一直笑给你看好不好。」我想点头可惜控

    制不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有些焦急地看着秦姐希望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给她,但见

    她甩给我一个充满爱意的白眼后如一条美女蛇般爬到了我的床上,「这么快又想

    要了?真是淘气!」

    说话间她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知去向,此刻秦姐又一丝不挂了,就像刚才被我

    操的时候一样,而我此刻竟也是不着一缕,两腿间的兄此刻耐不住寂寞地抬起

    了头。秦姐幽幽地看了一眼我的鸡巴然后分开双腿慢慢地将我包容了进去。哦,

    又来了,刚刚的那种感觉,狭窄紧致的幽洞再次被我侵入,秦姐开始慢慢地晃动

    着身体,越来越强的快感让她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恩……恩……用力……」

    恩?有些熟悉的声音。不等我细想上面的女人接着呻吟道:「用力……用力

    ……爸爸……快点……操女儿……」是妈妈!我睁开眼看到了笑脸盈盈地李彤彤

    女士。「怎么了宝贝,吓到了?你不是一直想要妈妈么?现在妈妈给你,好么,

    我的……好爸爸……」操,什么乱伦,什么禁忌,都他妈滚蛋吧,这个时候我要

    是不操妈妈,那简直对不起我的兄!想到这我雄风大振准备大干一场却千不该

    万不该不该看当初生我的地方,我发现妈妈的逼竟然也没有毛,竟然也是个白虎!

    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汗水浸湿了床单,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发虚,这在以

    前可是从没有过的情况,以前就算一个晚上干上四五炮再睡上一觉之后第二天也

    是照样精神矍铄的,操,我又想到了蒋干曾经告诉我那句话,白虎不能乱操,一

    般的男人可是操不起白虎的。当时我权当他放屁没想到经历了昨晚的事情我真的

    有点相信了。想到白虎我又想到了昨晚的梦不禁产生出一些负罪感来,我怎么可

    以打妈妈的意呢,再怎么混蛋我也不能想着李彤彤女士啊,那是我爸爸的女人

    啊。

    再说,李彤彤女士虽然平时任性了点,淘气了点,但在学校她是个模范教师,

    在家里是我的好妈妈,小时候爸爸为了打拼事业几乎每次我有个小病小灾的时候

    都是妈妈一边哭着一边背着我去的医院,想到这些我更是羞愧难当,以后找机会

    好好孝敬孝敬她老人家吧。正想着她老人家就进来了,恩?不对啊,我睡觉的时

    候记得关上门了吧……

    「怎么了小宝,脸色这么差!」妈妈的惊呼打断了我的思路,小宝是我的小

    名,说实话这个名字,现在很少被提醒,通常只有妈妈心疼我的生活才,会被叫

    到。「没什么,妈妈,可能没休息好吧,没事,一会儿吃晚饭就好了。」我懒洋

    洋的答道,我实在是提不起半点精神了。「这样吧小宝,你再躺一会儿,妈妈给

    你煮点补身体的汤。」「别的了,没时间了,马上还有上课呢。」「上什么课,

    待会我就替你请假,今天就给我好好在家呆着!」「哦。」我有气无力地应道,

    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看着李彤彤女士焦急地走出房门的身影我不禁有些感动,似乎好久都没有和

    妈妈静下心来认真聊过了,正好今天上午妈妈也没有课就和妈妈好好聊聊天吧,

    让她也感受感受来自他这个大儿子的关心。想着想着我又睡了过去。

    早上吃过妈妈精心熬得汤后顿感浑身舒服了不少,也来了精神,刚才在床上

    积累起来的对李彤彤女士的亏欠之意也早就烟消云散了,陪妈妈聊天?算了吧,

    我还是溜出去踢一场球多HIGH啊,我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走到玄关小心

    翼翼地提起鞋刚穿上转过身却杯具了。「你给我站住!来,有病了不知道啊,

    来消停给我睡觉!」

    我慢腾腾地赚来,在这期间我脸上的表情已经调整到了最佳,「妈,嘿嘿,

    我都好了,一点事都没有,就是个小感冒而已,要相信儿子的身体素质哦。」说

    罢我在原地跳了几下,自我感觉很是良好。妈妈见我这个样子也露出了欣慰的笑

    容但这温情装瞬即逝,换来的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妈妈特有的狡黠的眼神,每次

    这个眼神一出现我总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嘿嘿,妈,你,你别这么看我,这

    ……」「你说你好了?」妈妈不为所动地问道。

    「好……了……」我越发地忐忑不安起来。「拖了,我的小宝,妈妈好久都

    没有逛街了呢……」晕了,我的李彤彤女士又发出了杀手锏无敌撒娇。我看

    着此刻生我养我十几年的女人此刻一身简洁漂亮的连衣裙,如瀑披下来的头发,

    还有娇娇做态的女人韵味,算了,谁让我是她儿子呢,不就是逛街么。这时我突

    然想到了什么忙问道:「咦,对了,爸爸呢,出差还没有来么?」我明知故问

    道。

    妈妈先是楞了一下,随即脸上不由自地升起一层红晕,嘴里却有些慌乱地

    说道:「没,没有……你爸爸那么忙怎么说来就来呢……」说道最后声音越

    来越小,脸却是越来越红。我心想那可能是爸爸早上又走了,这也正常,至于妈

    妈,嘿嘿,可能是想到昨天晚上和爸爸的翻云覆雨了吧,所以出于女人的本能下

    意识地就拒绝了吧。想到这也不难为妈妈就没有继续追问,「哦」了一声就不再

    说话。

    临出门的时候妈妈换了一身衣服,外面罩着一件米白色的长款薄毛衣,里面

    是一件咖啡色的雪纺连衣裙,胸前的部分被一层毛茸茸的白色绒毛覆盖着。下身

    不顾我的劝说执意只穿上了黑色的丝袜,再配上自己最喜欢的红色高跟鞋,这双

    高跟鞋是上次爸爸从巴黎给妈妈买的呢。我端详了一下妈妈,得体大方的衣着,

    漂亮又不失柔和的脸蛋,如瀑的长发。

    天,原来李彤彤这么漂亮!虽然心里对于妈妈在已经入秋的时分仍坚持穿丝

    袜的举动,有些感到心疼,但想到待会会陪这样一个大美女逛街,心里又不禁美

    滋滋起来,在接触过的女人中能有妈妈这般气质与容貌的也就只有季欣然了,唉,

    现在她一定在认真的上课吧。

    和一开始的想法不同在我耐着性子陪妈妈逛了一个小时后什么美女不美女的,

    我就是想找个地方歇一会,可妈妈却是越来越有兴致起来,不住地拉着我去着逛

    那,摆脱,她穿的是高跟鞋好不好啊,女人,太可怕了……就这样我被妈妈带着

    四处乱逛,在一个商场的女装部挑选的时候妈妈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打开电话盖

    看到信息后楞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些艰难地对我说:「这样,你去五楼的肯德基等

    妈妈好么,妈妈有些事情要处理……」

    此刻听到这些话绝对不次于听到了天籁之音。「行行行,你慢慢处理,慢慢

    处理。」我忙点头答应也不等妈妈有什么反应生怕她临时反悔般地逃进了电梯里,

    靠,解放了!在肯德基我随便点了几样放在桌子上一动没动,这些垃圾食品我才

    不愿意吃呢,也就骗骗小姑娘还行。我坐在一个连起来的长椅上尽情地伸展了一

    下四肢,爽啊!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妈妈才姗姗来迟,但我敏锐的感觉到妈妈的样子有些怪怪

    的,具体哪里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整个人没有了刚才的利落劲和兴奋度。更奇怪

    的是她竟然没有吃一点东西也没有继续逛街的打算而是有些慌乱地建议我们家,

    虽然奇怪但好再可以不用再受罪了也就跟着妈妈去了。

    去得路上我懒洋洋地跟在妈妈身后帮她拎着购物品,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

    到了哪里不对劲,对!妈妈的丝袜!出门的时候妈妈穿的明明是黑色的丝袜可现

    在,颜色变成了和裙子一样的咖啡色!如果不是认真看的话真的是没有办法看出

    来!怎么事,怎么事?我的脑袋一下子混乱了起来,可能因为平日里我总做

    着操小女的勾当,此刻出现的联想也多是那个方面的,而且心里真的觉得这应该

    是这个方面的原因。

    看着眼前款款行走的妈妈我的心里不知应该做何感想,脑袋晕晕的就到了

    家,妈妈,显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只是嘱咐我晚饭自己出去买点。恩?什么意

    思?见我有些疑问妈妈才支支吾吾地说:「你爸爸……你爸爸……其实……来

    了……只是太忙了就没家,妈妈,过去陪陪他,晚上你自己早点休息就不用等

    妈妈了……」。

    说完这些妈妈像是完成了一项艰苦的任务一样有些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这个相貌精致的女人,想到她刚才说的话很有可能是一个谎言,很有可

    能在爸爸之外她又有了一个男人了,今晚也许就是去那个奸夫的家,然后脱光衣

    服像只不知廉耻的母狗一样取悦她的情人,我一想到这些就替爸爸很是不值。

    「恩,知道了,那……没事……你走吧。」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冷漠,但妈妈

    无暇顾及这些竟有些着急地出了门,而在她关上门的一瞬间我的心又碎了一下,

    妈妈把丝袜脱了,光着一双美腿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