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我的妈妈李彤彤-第二章

    门开了,看见走进来的女孩儿我不禁怒视了一下蒋干,这小子竟然骗我,说

    是两个女的结果就进来一个,说是个太妹,靠,这女的我见过,是个大学生,我

    为什么见过?李彤彤女士曾经高价聘请她做了我一段时间的英语家教!没有记错

    的话她叫秦笑笑,补课的时候成天叫她秦姐,秦姐的。恩?等会儿,她出现在这

    ……靠,那说明我待会可以和这个秦笑笑老师操逼了!

    电光火石间我的脑子里闪出这个想法,顿时来了精神,没空理蒋干又大量起

    久违了的秦姐来:黑色的女士修身夹克,里面是白底红花的雪纺裙,两条腿被黑

    色的丝袜和脚下的高跟鞋修饰的紧绷修长。没想到才几个月没见秦姐的穿着风格

    变了这么多,记得给我补课的时候她成天穿得那才叫一个保守呢,一点多余的肉

    肉都看不到,没想到换了风格把她火辣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如果说整个人的气场,因为衣着风格的变化而发生了变化,那么我还是可以

    从她弯弯的眼眸里,找到当初那种如莲清丽的感觉,秦姐的笑容还是这么迷人

    「傻小子,不认识你秦姐了,看你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至于么。」说罢,秦

    姐自己忍不住嘴角一咧笑了起来,当然,美丽的眼睛更加美丽了。

    这是多美的遇见啊,我正有点飘飘然的时候该死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认

    识啊,哈哈,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啊,嘿嘿,认识就好办,

    就好办。」蒋干恬不知耻地说到。操,这一刻我真是感谢伟大的李彤彤啊,要不

    是她我估计这会也会和蒋干一样拿无知当个性呢。「你小子别那么逼行不行,什

    么玩意大水冲了龙王庙,操,真丢人!」嘲弄蒋干是我的生活一大乐趣。眼见我

    和蒋干两个活宝秦姐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接着就是我看到……波涛汹涌。「好了,

    翔子,你和笑笑好好玩儿吧,我就不打扰了。」蒋干突然说道。

    恩?这是搞哪出,心里带着疑问嘴里却不愿意问任何话,毕竟现在只是疑问,

    我觉得这是蒋干这小子虚伪客气客气的表现,心里不知道多想操秦姐的逼呢,我

    怕我一问这小子就借坡下驴正好留下来,到时候就不是给我解答疑问了,想想两

    个男人一起光着屁股操一个女人的逼就挺恶心的,况且这个逼的人还是我向往

    已久的秦姐的。

    见我没有任何表示蒋干无奈了笑了笑,走到秦姐身边嘱咐道:「笑笑,好好

    伺候着我哥们,你知道他的身份的,不是么。」说着露出了有些诡异的笑容。我

    对于蒋干直呼秦姐的名字有些不满,操逼归操逼,该注意的礼貌还是应该注意的,

    这小子就是觉悟上不去。没想到秦姐对此倒是毫不介意,她微笑道:「放心吧,

    一定会好好伺候的,以前就很喜欢我这个呢。」就这样蒋干出去了,屋子里

    就剩下我和秦姐了。

    少了一个人就少了一份活力,更何况是蒋干那个大活宝,屋子里德气氛有些

    尴尬起来,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操逼是一定的,但总要有一个良好的,

    顺其自然的开始来引渡啊。这时我突然集中生智拿出一副扑克给秦姐表演了一个

    小魔术。所有的小魔术都是哄女孩子的法宝,秦姐被我调动起了兴致,眼睛瞪得

    大大的似乎想要从我的手中看穿魔术的秘密一样,这个时候既不是曾经教我英语

    的家教老师,也不是刚刚那个性格豪放的女人,而像是一个单纯的隔壁家的小妹

    妹,只是这个小妹妹的乳房显然有些硕大。

    这不怪我,为了更好的看清魔术秦姐弯下腰看了起来,可爱的雪纺裙很像样

    的服从起地球引力,让我得以大饱眼福。粉色的乳罩边缘,浑圆饱满呼之欲出的

    两团乳肉,心中只能感叹以前操的女人都他么是庸脂俗粉。「小翔,看什么呢?」

    秦姐发现了我自由活动的眼睛笑问道,只是这个笑容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丝情

    欲挑逗的成分。我也大胆起来,反正都是要操得,先解决先享受,我直视着秦姐

    的眼睛说:「你说呢,秦……笑笑。」秦姐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隔着这

    么多衣服,看得清么?来,帮姐姐。」说着指引着我的手放在了那团丰满的乳肉

    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扔掉秦姐的夹克,掀起漂亮的雪纺裙,两条铅

    笔一样笔直的黑丝美腿完美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抱住秦

    姐紧俏的屁股把脸深深地埋在秦姐神秘的双腿之间。隔着丝袜我清楚地感知到里

    面那团毛茸茸的所在,一股无法抑制的骚味满满地充盈在我的鼻内,不知怎么的,

    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今天早上的味道,那味道,属于妈妈。正当我沉浸在自我淫

    靡的联想中时秦姐欢快的声音响了起来。「哈哈,好,别着急,不急,不急,

    今天姐姐就是你的,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逼毛被我的脸摩挲的缘故,秦姐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这

    样的笑声让我的肉棒迅速充盈肿胀,硬的发疼都。经历了初时兴奋,我渐渐开始

    理清了思路,我要慢慢的,一点一滴的玩弄眼前这个骚浪的女人,我要让她沉迷

    在我的胯下,直到沉沦。将秦姐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这个女人便毫无束缚,以初

    出母体时的纯洁的状态躺在我眼前的床上。披散开来的头发像一群被施了魔法的

    精灵凌乱而优雅地铺展开来,生出一种另类的美来。

    同样赤裸的我爬上了这座美女峰,双手肆无忌惮地揉捏着她的乳房,那是一

    种松软爽滑的感觉,这刺激着我不断加大手上的力度,同时用嘴唇压住秦姐的樱

    唇,两条布满唾液的舌头激烈地缠绕着不舍得一刻的分开,直到呼吸有些困难我

    挤出嘴中的全部唾液然后退了出来。「啊,你坏……恩……」。

    刚要说话的秦姐,被我的唾液狠狠地灌了一口,我得意地笑笑,发现秦姐的

    大乳房竟然被我蹂躏得青痕斑斑,实在有些触目惊心。被这么一吓竟然给我吓软

    了!毕竟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兽性的一面。正犹豫着是不是该给秦姐道

    个歉,没想到这个骚娘们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笑吟吟道:「怎么,就这么点本

    事,姐姐连热身都还没有完事呢。」

    说话间纤纤细手不停地来蠕动,然后身体一沉,将脸埋了下去。爽!丝滑,

    湿润,温柔,紧致!那一张樱桃小嘴卖力地工作着,其中穿插纵横的则是我重现

    雄风的鸡巴!蓬门终于打开,那是一双美丽娇艳的嘴,红润嫩滑,两片阴唇像是

    初生的婴儿肌肤一样透着个水灵饱满,那颗可爱的阴蒂此刻也不满寂寞地悄悄探

    出头来,上面渗着一滴晶莹的液体,最绝的是这一切的美丽毫无屏障,秦姐竟然

    是传说中的白虎!「我进去了,笑笑………」。

    男人在床上适当的霸道蛮横是一种魅力,不等这骚妮子答我狠狠地顶了进

    去,顿时我像是进入了一个包含骚水的溶洞,我的鸡巴被秦姐满满的骚水浸泡地

    舒服极了,再进去,我清楚地感知到了秦姐逼里的纵横沟壑,一层一层,无穷无

    尽,箍得我的鸡巴没了半点余地。「啊,好,真棒!」一声呻吟不由自飘

    了出来。

    我像是得到了鼓励一样开始九浅一深地运动起来,而身下的美人更是开始了

    一连串令人兴致勃发的淫声乱语。「好,好棒,早知道你……这么棒……哦

    ……那就早点让你……让你……操姐姐了,好爽,哦……」我的身体在运动,我

    的眼睛在工作,我的耳朵在听说,但我的灵魂不知道已经飘到了哪里,只觉得整

    个身体像是摆脱了地球引力的作用,和眼前这个女人一起飞奔了起来。

    我们一起在不知名的仙境飞奔,脚下是湿滑泥泞的路,却散着迷人的芳香,

    我们越跑越快,越跑越急,似乎在一起奔向一个地点,终于,我们离开了地面,

    飞了起来!秦姐那始终眯着的美眸此刻完全张开,黑的,白的,分明,纯洁,笑

    声则如银铃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我的心房。

    我们突然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似乎等待那个诀别的时刻,那个爆炸的时刻,

    那个瞬间就可以灵魂出窍的时刻。到了……到了……没有想象中的轰轰烈烈,却

    酥到了我的骨子里去了。眼睛闭了下去,懒懒的不愿意睁开。当我再次睁开眼睛

    的时候发现秦姐依然赤裸着,她像一只乖顺的小猫,安静地趴在我的怀中,我明

    白,刚刚,我和她经历了一次痛快的高潮。

    「醒了,小坏蛋。」秦姐吃吃地笑着,说不出来的好看。「还叫我小坏蛋,

    你没试过么,小么?」我调侃起怀中这个可爱的女人来。「坏蛋,坏蛋,就是小

    坏蛋!小坏蛋,小坏蛋!」秦姐竟然如小孩子一样撒起娇来,真哪女人没办法,

    一旦上了床,脱了裤子被操了之后,不管多矜持的过去都成了浮云了,你的鸡巴

    就是她的宰了,还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特别是对方还是秦姐这样的尤物。

    不过我又想到了蒋干,秦姐是蒋干找来的,很明显她一定是被蒋干操过了,

    想到这节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是滋味。秦姐看到我突然不言语了柔声问道:「怎么

    了,小翔,想到什么了?好像不开心。」我当然不能让她知道我的想法,那丢份

    就丢大了,以后还怎么在床上逞英雄,于是我随口说道:「哦,没什么,就是突

    然想蒋干这小子干什么去了,我估摸着这会儿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自己导管子呢。」

    「他?他会是那种闲得住的人么?」秦姐显然不认同我的观点,没想到接下

    来她的话更加出乎我的预料,「他现在正在一个妇人家里开心呢。」我有点没明

    白秦姐的意思,呆呆地看着她,她叹口气说道:「你是他的哥们你应该清楚,他

    对于少妇的兴趣远远大于对我们的兴趣,今晚就是有个少妇约他,他乐不得的去

    了,还导管子,呵呵。」

    妈的,这个家伙,到底是把我给涮了,竟然自己跑去操少妇去了。还好我对

    少妇不感兴趣,更好的是我操到了秦姐这样的尤物,算起来也是托了他的福呢,

    他乐操谁操谁去吧,就是给对方操得第二天走不了路也和我没半毛钱关系不是么。

    想通此节我又豁然开朗了。「你这孩子啊。」看到我得意的模样秦姐低声叹

    了一下。那天我去得比预想得要早,本来一开始想要走的时候秦姐般挽留,

    可后来她收到了一个短信,看过之后便不再说什么,这样的感觉让我很不爽,但

    又没办法说什么,感觉自己走出去的时候甚至可以用「灰溜溜」的形容词来形容。

    到家我才发现腿有点软,才干了一炮就这样看来以后还是注意一点好,这

    白虎看来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得了的啊。打开家门我有气无力的喊道:「我

    来了。」可能是我声音太小了妈妈没有听到,所以没有见到以往一样风风火火出

    来的妈妈,更是少了一顿臭骂,我自然乐得小声到房间,刚要锁上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