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1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我的妈妈李彤彤-第一章

    「妈!我袜子呢!」早上起来竟然找不到袜子了。「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几岁

    了?」妈妈一脸不满地掐着腰倚在房间的门口,杏眼一瞪,樱唇一张,又开始了

    那老套路的台词,「是不是等你七老八十了老妈我还得照顾你啊,等您老人家入

    土为安了我才敢想我的后事呢。」「嘿嘿,不用不用,等我娶了媳妇我让她好好

    伺候你,嘿嘿。」我赶忙讨好道。

    「臭小子,马上就上高三的人了,告诉你,给我小心点,如果你们班任向

    我汇报你有早恋的动向小心我收拾你。」每次以涉及我「早恋」的话题她总是寸

    步不让。早恋?开玩笑,我初四的时候连处男都不是了。当然,这万万不可能让

    妈妈知道,她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然后到处贴大字报:李翔不是李彤彤的儿子,

    因为他不是处男了。没办法,她总是这么天马行空,敢作敢为,这一点让爸爸都

    很是吃不消。当然,换种说法,这也叫率真直性。

    妈妈这种性格的形成和我外公外婆家的家教不无关系。说来有些奇怪,外公

    外婆都是一辈子从事教育事业的学究,在教育界颇有名望,一般来讲这样的家庭

    一定是家教甚严,但事实是外公家的家庭氛围非常轻松和谐,对于很多在大多数

    严重如洪水猛兽的事物他们总是能保持相当的理性和极为开明的理解的态度,最

    能说明这些的就是关于我是否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讨论上了。

    很简单首先爸爸妈妈在大学相爱是不小心怀孕了,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外公异

    常冷静地询问了妈妈的意见,妈妈当时还是不到2岁的学生,但她毅然表示一

    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及时以后露宿街头也不能扼杀掉自己的骨肉,妈妈的决心打动

    了外公,也打消了爸爸因为害怕耽误妈妈的青春而想让妈妈人流的想法,于是,

    有了我。

    有句话是天道酬勤,我的出生虽然有些打乱的爸爸妈妈的人生计划,但另一

    方面为了我能在一个健康的环境成长两个人付出了常人想象不到的努力,其结果

    是爸爸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我们市已经是颇有名气的企业家了,前年还得了

    个年度优秀企业家的称号,哦,对了我们这个私立贵族学校的大部分股份就是属

    于爸爸的呢。爸爸的成功让妈妈可以放心地投入到自己心爱的教育事业,成了一

    名高中英语老师,就在我所在的高中……

    介绍到此结束,当务之急是要妈妈帮我把袜子找出来,我肯定是妈妈把我袜

    子藏起来了,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尤其最近特别明显,我还不知道她的心思么,

    儿子越来越大了,当妈妈的自然担心儿子会慢慢地疏远自己于是我的妈妈,李彤

    彤女士只好借助这样的一种手段让我继续依赖她,从而使自己得到一种安全感,

    我还得必须装出一副十分着急的样子来撒娇讨好她,唉,给李彤彤当儿子可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不过今天我没有心思陪她玩了,今天是周一,蒋干同志应该又有「新货」了,

    我要抓紧上学去。「妈妈」,我字正腔圆,表情肃穆地说道,「如果您再不把袜

    子给我找出来就会发生一个叫多米诺骨牌的现象,其现象的最后结果就是我上学

    要迟到了。」「你……哼,算你狠!」我们的李彤彤小姐很是不甘,但作为一名

    骨干教师她当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迟到,即使现在她很想把这个儿子仍锅里煮

    上一天。「给你。」她说着把左手上的东西扔了过来。

    那个物件在空中做了一个并不优美的抛物线直接贴在了李翔的脸上。「什么

    东西?怎么……」这个贴在李翔脸上的东西发出了一股淡淡的……骚味……还没

    等我反映过来,李彤彤女士一个箭步奔进来抢下了我脸上的那摊衣物,同时嘴里

    忙忙叨叨,「错了,错了!」这么一来一我已经看清了那个之前和自己亲密接

    触过的物件了,竟然是妈妈的内裤!

    靠,搞什么,难道妈妈没穿内裤?想着,我不自禁地把目光放在了妈妈丰盈

    圆润的臀部上。「看什么看!」李彤彤狠狠地打了我一下,「我刚洗完澡不行啊

    ……」说着,自己脸竟先红了起来。这么一红,倒给我看得有些痴了,知道自己

    老妈是美女,可这么一出还从没见过,原来女人脸红的样子这么迷人啊。眼见儿

    子眼睛痴痴地,妈妈有些着急了,「臭小子,拿过去,你的臭袜子,然后出来吃

    饭,赶紧去上学……」说道最后李彤彤已经走出了房间,不过看起来更像是逃出

    来房间一样。

    我味着刚才的遭遇感觉这个早上足够有意思,不对啊,袜子怎么在妈妈的

    手上?她是从外面走进来的,难道是自己昨天梦游了把袜子扔到客厅就屋睡觉

    了?靠,不想了,要不该真迟到了。想着他套上了左脚上的袜子,等他准备套上

    右脚的袜子时竟发现袜子有些湿湿的,恩,一定是妈妈用刚洗完澡没来得及擦得

    手摸到的缘故,赶紧上学吧。

    走出房间看见妈妈在厨房打电话。「恩,已经完成了……,嘻嘻,乖吧,亲

    我……」晕了,妈妈又在跟爸爸撒娇了,爸爸因为工作忙常在外面,妈妈的电话

    可是一天好几遍的打,有别于所知的一切老婆监督老公的方式,老妈每次打电话

    总是含情脉脉地撒着娇,我估计老妈的这副模样连老爸在电话那边也受不了吧。

    来到学校第一个碰到的就是蒋干,和我是发小,可以说两家是世交,从我们

    外公外婆那就和他们家交往密切。蒋干他老爸也是个有钱的,各种实业不必多

    说,这个学校的另一部分股份就是他爸的。其实当初这样的设计无非就是想让两

    家人关系更密切一点,只是由于倡议者是爸爸所以我们家多出点,反正谁也不在

    乎这点钱。蒋干看见我来忙凑了过来,「小翔,嘿嘿,有货,放学了试试?」看

    他两眼放光我就知道是怎么事了,忙用点头来表达我的心意:「必须的,必须

    的!」说话间季新然走了进来。「兄,我先去了,等着晚上吧。」说完他就

    「去」了,其实就是我的后座,只是同桌是这家伙命好,同桌是季新然。

    我暗恋季新然。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能不让人喜欢,美丽,温柔,文静,但又

    高贵矜持。而有的时候她掘起来又很像李彤彤同志,就是不听别人劝,一定要证

    明自己是对的,事实证明,大多数时候她确实是对的。对于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

    子我是不敢表达什么的,现在还好,大家前后座,不时会头和美人聊上几句,

    如果表白了被拒绝的话估计就连说说话的普通朋友也做不成了。「李翔,你的作

    业做完了么?」季新然在后面问道。「做完了啊,怎么了?」

    李翔答道,顺便转过身,名正言顺地盯着她看了起来:今天她把平日里如

    瀑一样美丽的秀发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美丽的额头,眼眸深邃如一潭清泉,在那

    里似乎还能看到自己的傻样,一身公裙完全就是为了她才被发明出来的嘛,操,

    当年段誉看见神仙姐姐就是这么个情景吧。

    季新然有些害羞地说道道:「我昨天有些事情担搁了,你……我知道你写作

    业写挺快的……能不能……」「能,一定能,没问题!」「你还不知道我要说什

    么呢?」「什么都能!」季新然抱歉地笑了笑,「那真是谢谢你了,诺,给你,

    上午放学之前就该交了,快点哦……」「嗯?」这下李翔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什么……啊?」「就是帮我写作业……」季新然的声音越来越小,毕竟对于一

    个全校文明的资优生而言,这样的要求实在不好意思大咧咧地就提出来。

    我不禁惨笑一声,一头午的时光看来要浪费在作业上了,不过能为自己的心

    上人做事也是一种幸福吧,嗯,这次好好表现!想到这,我开心的跟什么似的,

    好像自己接到了一个让自己一夜暴富的工作一样。当我把做完的作业教到季新然

    的手中时她感激地冲我笑了笑,于是我知道了什么叫做一笑倾城了,哦,我他妈

    太幸福了!其实这也就是我的季新然这一天中的最后接触了,交过作业她又变成

    了平时那种看似温和其实冷热不进的冷漠的脸孔。唉,这女人啊……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随着蒋干来到了窝点,这窝点是我和他用零用钱买的一处

    房子,虽然房子相对简陋一些但在这里我和蒋干度过了很多美妙的时光!等等,

    我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一起玩女人,可别想歪了啊。今天头午他告诉我有新货的

    时候我就知道他有找到女人了,他就擅长这个,女人在他那里从来都不是问题,

    只要他想似乎任何女人他都有办法弄到并心甘情愿地被他玩弄。

    至于我,在李彤彤女士严厉的看管下只能偶尔抽出时间享受一下来自异性的

    快感,找女人的工作从来都是全权交给了蒋干,嘿嘿,其实就是我懒而已。来到

    房子里我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和蒋干要一起去踢球晚点去,蒋干也如

    法炮制然后两个人就开始等待了,蒋干说这次的俩妞是小太妹,特骚特能玩说的

    我心潮澎湃,小早早地就硬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后有人敲门,她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