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50)续写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50章。

    「叩叩叩」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正对着一扇酸枝木大门有力却又不失礼貌的

    敲打着!而酸枝木大门也发出了厚实沉稳的响声。

    一看质地和响声就知道这扇大门肯定价值不菲。能用得上这种大门的那肯定

    是身价数十亿的富豪。毕竟这么大的一扇酸枝木门真是有市无价的。

    在市里面身价能值数十亿的富豪也就只有那么几个。

    而正在门口敲门的人正是新晋李氏集团董事长的我。而这座豪宅的主人正是

    和我父亲生前有莫忘之交的好友木清风。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请木清风在我对蒋

    有心展开股票打压的时候能够助我一臂之力。我和木清风的关系也只是因为我的

    父亲才联系的上而已。不像我和外公一样有着亲缘关系,想要得到帮助一个电话

    即可。但请木清风肯定是要屈身前往的。毕竟得把诚意摆在明眼人面前。

    就在木清风得知门外敲门的人是我之后,木清风也没有丝毫轻视我的意思,

    立马让家里的女佣带我进门。木清风的家并不是很大,但是却特别的精致,琳琅

    满目的花花草草让我感到很舒心。

    庭院布置的非常的有意思,并不是一般国内世家那样安防假山、池塘。而是

    像是欧美那边的庭院,种植了草地。葱郁的草地上面还有一些像是小矮人一样的

    假人,就连庭院里面的花都不是国内的花种,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欧洲移植过

    来的花。

    唯一与众不同的是内门楼梯旁却是两座不大不小的石狮子。倒有些中外结合

    的味道在里面。

    而木清风已经站在了门前,负手而立。我加快了几步走到了木清风的身前。

    看着木清风威严沉稳的身姿,眼神中透露出冷厉而又慈祥的目光。简直就是一个

    老于世故的中年人。我尊敬的和木清风打招呼。

    「木叔叔」。

    木清风点了点头,并没有回话。而是带着我直接走进了客厅里面。虽说我已

    经多次送过季欣然回家,但一次都没有进过季欣然的家里。并且季欣然也从没邀

    请过我进去,所以我也是第一次作为客人进入木清风的家里。进入木清风的家后,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整洁!太整洁了。

    木清风直接请我上座,开始展示他的茶艺功夫。不得不说,木清风的茶艺真

    的非常的好,只见这木清风动作优雅,手法老练在的旁边一个香炉上点了一束香,

    然后开始捡叶、洗茶、倒水。然后将方桌茶台上摆放着的几个茶杯中依次倒上了

    水泡上了茶,这时木清风端着茶壶高高提起,让水直泻而下,接着利用手腕的力

    量,上下提拉注水,反复三次,让茶叶在水中翻动。

    只见木清风手肘与手腕平,手腕柔软无骨,水流如银缎一般泼下。水声三响

    三轻、水线三粗三细、水流三高三低、壶流三起三落,这凤凰三点头的动作中惊

    人的达到同响同轻、同粗同细、同高同低、同起同落,最终这些茶碗里面的茶汤

    分量完全一致,仿佛经过精心计算过一般。

    我忍不住发出一阵赞叹。

    「木叔叔的茶艺已经炉火纯青,就算是比上专业的茶艺先生。只怕也是有过

    之而无比及」。

    木清风面对我的赞叹并没有太多表示,只是淡淡一笑,微微颔。

    「无他,但凡熟手尔」。

    听木清风这么一说,我顿时挠了挠头,我在面对木清风时不时咬文嚼字确实

    有点无语。因为经常听不懂。

    「不过熟能生巧罢了,小翔得多看书。靠小聪明并不能让你如愿的」。

    我的脑袋顿时「咣」的一声,木清风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蒋干的事情

    是我干的好事??但是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才是幕后主使。但是我从头到尾

    都没有露出过马脚,他是怎么知道的?。

    「别想了,这点小聪明别说骗我了。只怕是连蒋干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这

    次来是想我请我出手吧」。

    我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一脸真诚的看着眼前这个老谋深算的长辈。

    「你要明白,小翔,当初我曾经在蒋有心准备套住你父亲的资金的时候出手

    过,但结果却因为你父亲的妇人之仁而输掉了那次打压。而现在蒋有心不仅拥有

    之前套住的一笔资金,而且流动资产也非常丰厚」。

    我没法从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出一点虚伪,即使年过半百。我仍看不出他像是

    个中年人一样。他的眼中是一种年轻人才有的自信。还有一种敢于拼搏的精神。

    完全没有因为资金动荡的问题而怅然若失。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林氏集团大部分的资产已经被他全部吃掉了吧!即使

    是你外公和我们一起对付蒋有心。只怕胜算也不大」。

    我听到这里,只好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说道。

    「如果我能让蒋有心无法动用林氏的资金的话。咱们有胜算吗?」。

    「这样还有一点胜算,最好是制作点丑闻。让他的股票下跌,然后我们再出

    手。不然即使他失去了林氏的资金,也能和咱们拼个你死我活」。

    和木清风的谈话到此为止,商议结果确实不怎么理想。蒋有心手里的牌太好

    了,绊倒一个蒋干根本就挡不住蒋有心。如果此刻蒋有心打压我的股票的话,我

    能不能苟延残喘的活着也还是个问题。只不过蒋氏因为蒋干的问题最近一直处在

    风头火势的舆论之中不方便对我动手罢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在蒋有心利用强大的资金对李氏反扑的时候,反咬

    一口蒋有心。此刻的苏暮雪实在是没有什么用途,我也只好将暂时安放在我家。

    毕竟这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谁惹她不高兴她炸谁,我越来越发现自己无法

    控制苏暮雪,无论是性欲、还是利用蒋干的生死,似乎都没有太大的效果。苏暮

    雪根本一副柴盐不进的样子一天到晚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妈妈都怕她闷出抑郁

    症。

    毕竟还是久经人事的女人,其城府之深,简直让我惊叹不已。难怪能成为蒋

    有心的交际伴侣,没有心计和万金油的性格根本行不通。越想到这里我就越发 .

    难道只能从野人会所里面动手了吗?说道野人会所,就不得不说之前的陈经

    理。这个陈经理简直是个老狐狸,一面像我汇报着野人会所里面的情况。一面又

    在偷偷的转移自己的资金,除了蒋有心洗掉的黑钱以外。

    野人会所全部流动资金基本全被陈经理中饱私囊。至于我怎么知道的,就在

    陈经理一天到晚忙上忙下的转移资金的时候。

    会所里面的大小事务基本全是王浩宇在打理。所以这个陈经理打的报告基本

    都是王浩宇在做。不过最后陈经理还是给我送上了一张野人会所的金卡和地图。

    这可是出入野人会所的通行证啊!至于地图上面还标志了各种各样的地点,

    例如易燃物品、藏匿点、消防器材全部都在里面。可笑的是,王浩宇还给我搞到

    了陈经理中饱私囊的证据。看来能不能扳倒蒋有心,就只能在野人会所里面动手

    了。

    回到家后,只见一座凶神严肃的正坐在客厅之中。看到我来到客厅后,一对

    眼神横眉瞪目的盯着我,两只眼睛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仿佛把我整个人都给看

    光一样。

    「妈~ 」。

    「小宝,你今天去哪了。我怎么没在学校看到你啊?」。

    妈妈怒气冲冲的对着我说道。两只手挽在自己的胸口上,将一对大奶撑得和

    锁骨一样的高度。而此刻的妈妈正穿着奶灰色的开胸毛衣,白皙的大奶仿佛要露

    出来一样。看得我咽了咽口水。,宽大的毛衣刚刚好掩盖住了屁股,只要往上一

    拉就可以看到妈妈的阴部。而身下,穿着黑色的紧身丝袜,一对美腿就这样翘起

    了二郎腿。

    「我这是去公司去了,你不信可以问月心啊」。

    「嗯?我在学校打过电话给月心了」。

    我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道。

    「我没去见月心姐,我去底层那边了」。

    「我又没说月心见过你了」。

    妈妈的语气带有一丝挑衅的味道,而我就像是犯了错的学生一样被妈妈带有

    一丝色情味道的语气审问着,像极了日本AV片里面的教师调教男学生里的情节。

    想道这里,我突然大胆了起来。

    「妈妈,我今天没有去学校呢?妈妈是不是应该教育下我啊?」。

    我开始调戏妈妈起来,并且一步又一步的慢慢接近妈妈。

    「嗯?你想我怎么教育你,罚你一个星期不许碰我?还是罚你5000字检

    讨?。

    「要不,就罚我好好的给妈妈按摩按摩吧~ 」。

    说完我直接扑上了妈妈,把妈妈死死的抱在怀里,两只略微粗壮的大手在妈

    妈的身上不停的游走着,说实话妈妈丰满的身体在穿上了开胸毛衣之后显得更加

    的性感,而且毛衣特有的触感使得妈妈更加的敏感,是我更加鼻血迸发的妈妈里

    面没有穿内衣,而我就这样直接的掐着妈妈的奶头,下手在妈妈光滑的白虎屄上

    游走着。妈妈想要使劲的夹紧双腿,身子往下弯不让我的手指玩弄她的奶子。却

    没想到妈妈这样一弯,却直接将肥大的屁股顶在了我已经充血的鸡巴上面。

    「小宝,你好坏,妈妈是要惩罚你的,你不能这样。你在这样妈妈要惩罚你

    哦」。

    说完,妈妈直接转过身来,然后双手在我的肩膀上用力一推,把我推到在了

    沙发上面。然后双腿跨坐了在我腿上,伸出丝袜美腿在我的面前。然后一双腿不

    停变换着姿势勾引着我。

    「小宝不乖,就罚小宝舔妈妈的小脚怎么样?」。

    我听到妈妈这么一说,我直接把脸贴在了妈妈的细腿上面,然后伸出舌头舔

    了起来,舌尖不停的在妈妈的脚趾和脚掌之中舔舐着。而妈妈却是极其的怕痒的,

    没过一会,妈妈就缩起了脚。

    「小宝~ 不要~ 好痒啊~ 是~ 妈妈要惩罚你~ 怎么好像变得你在惩罚妈妈一

    样了~ 」。

    得势的我哪里肯放过妈妈,直接抓住妈妈的脚放在了我的面前继续舔了起来。

    而妈妈一时受不了,只好一只脚觉得痒了就缩回来抚摸我的乳晕,任由我继续的

    舔着另一只脚。

    很快,我充血的下体已经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我一把拉起妈妈然后让妈妈

    直接的趴在墙上,拉开妈妈性感的丝袜裤。慢慢的在妈妈的屄口和阴蒂之中用大

    鸡巴抚摸了起来。知道妈妈受不了了,妈妈用一只细嫩的小手握住我的鸡巴,慢

    慢的放进了屄里。

    「小宝~ 嗯~ 妈妈里面好痒~ 嗯~ 快点肏妈妈~ 嗯~ 妈妈要爸爸的大鸡巴~

    哦~ 骚屄好舒服~ 啊~ 爽死骚屄了~ 嗯~ 用力肏我~ 」。

    我不停的用鸡巴使劲的抽插着妈妈的骚屄,使得妈妈里面淫水流个不停。不

    停的狂抽猛插使得妈妈很快的就进入了第一次的高潮。

    「不行了~ 要飞了~ 啊~ 女儿要飞了~ 啊~ 啊~ 好舒服~ 小宝爸爸肏死我了

    ~ 啊~ 乖女儿要去了~ 啊~ 舒服~ 啊~ 大力点~ 啊~ 继续肏我~ 啊~ 啊~ 屄流水

    了~ 」。

    而楼上的门也因为妈妈淫荡的叫床声给吸引了出来,苏暮雪穿着一身紫色的

    睡衣从楼下走了下来,诱人的身段若隐若现。里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衣。正在和妈

    妈激烈奋战的我根本没有听到身后的苏暮雪。而沉醉在性欲之中的妈妈也没有发

    觉身后的苏暮雪,而苏暮雪就这样慢慢的摸了过来。

    一只娇嫩的小手摸在了我的屁股,另一只就这样摸上了我的阴囊。很快就戳

    进了我的屁眼里。不得不说实话,苏暮雪的经验简直非常的丰富。在苏暮雪的刺

    激之中。很快我就在妈妈的小屄里射精了。

    快感的余烬很快就消失了,我看向一旁的苏暮雪。发现她真的消瘦了很多,

    原本艳丽高贵的脸庞已经瘦的骨骼都显出来了,脸色也变得非常的惨白,根本看

    不出一点血色,眼色看上去也比较的涣散,比刚开始我见到她更加的憔悴。

    虽说瘦了不少却是一点都不影响她的身材。相反就连之前因为岁月而给她带

    来的一丝赘肉也消瘦了下来。与其说之前的苏暮雪像是风韵犹存的青楼妈妈,现

    在更是像三四十岁的青楼头牌。

    苏暮雪看到我一脸惊讶后笑了笑,我发现她的笑真是无与伦比的。那是一种

    真诚的笑,笑的非常的迷人。令我滋生出一种我亦犹怜,何况老奴的感觉。就像

    是多病的西施一般可爱。

    我也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把妈妈抱起放在了沙发上,然后一把轻轻的拉过苏

    暮雪,分开苏暮雪的双腿然后慢慢的坐了上来。而妈妈也在苏暮雪前面不停的糅

    弄、亲吻她的乳房。

    「舒服~ 啊~ 小翔~ 啊~ 阿姨好舒服~ 啊~ 继续~ 用力吧~ 啊~ 啊~ 不要可

    怜我~ 啊~ 用力肏我的骚屄~ 啊~ 」。

    苏暮雪奋力的叫着,然而苏暮雪叫出的声音却是带有一丝的沙哑,让我更加

    想要好好疼爱她。

    「啊~ 小翔~ 我要去了~ 我爽上天了~ 啊~ 啊~ 舒服~ 哦~ 骚屄舒服~ 哦~

    嗯~ 就这样~ 啊~ 继续用力~ 哦~ 太爽了~ 啊~ 去了~ 啊~ 去了~ 去了~ 啊~ 老

    公~ 」。

    苏暮雪就这样被我送上了高潮的顶峰,这一次我并没有射精。因为苏暮雪在

    达到了高潮后就安稳的睡了过去。而妈妈看到我余韵未尽就一口的将我的鸡巴吞

    吐了起来。直到我射精之后,才停下来然后去厨房做饭。我把苏暮雪抬到了房间,

    温柔的放在床上啊帮她盖上被子。之后再悄然离去。

    听到房门关上,苏暮雪美目之间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泪。然后喃喃道。

    「对不起,这是最后一次了。这都是为了小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