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45-47)续写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45章。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展。蒋干开着的那辆保时捷在马路上疯狂的驰骋着!无数

    辆警车在围追堵截着这辆银色的保时捷。整个市里面都是警车发出的警报的声音。

    不知道的吃瓜群众还以为是在拍电影呢。

    可就在蒋干使劲摆脱警察追捕的同时,蒋干的车无视红绿灯,直接冲向了斑

    马线。刹那间,一名正在过马路的孕妇正牵着直接的小孩子在斑马线上走着。却

    突然遭到了保时捷的撞击。倒在了斑马线上面。

    蒋干看到这一幕,就更加的慌了。他的人性还没完全的泯灭。他没有选择碾

    过去,而是直接倒车,却又撞上了另一辆车。蒋干哪里理会这么多,直接就是拐

    弯冲出了斑马线,离开了十字路口。

    可惜,蒋干的车技不可能像是速度与激情里面的主人公拥有那样彪悍的技术。

    单凭着保时捷那速度是无法摆脱老谋深算的警察的。最终,在警车一重又一重的

    包围下。蒋干很不幸的在准备上高速的路上被布置好的陷阱给扎爆了车。至于为

    什么有这么多警车疯狂的追捕蒋干!你在马路上开车开到80公里然后各种毁坏公

    共设施和车就知道了。看到蒋干的车停了下来,无数的警察跳下车,拿着手枪就

    是指着这辆保时捷!这些警察还以为他们追捕的是哪位罪大恶极的凶残罪犯!却

    怎么知道,坐在驾驶座上面的是一个小孩。

    这可就惊呆了这一群警察,他们也是不知道前因后果。只是受到命令要拦截

    这一辆银色的保时捷而已,看到这辆保时捷不仅没有停车还疯狂逃窜这才用出了

    拦车钉。而此时的蒋干那可就吓坏了,他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十多名警察全部举

    起了枪对着自己的车慢慢摸了过来!惊得蒋干那是脸色跟个白萝卜一样的白。

    「下车」。

    蒋干还没打开车门,一个警察就直接把手伸了进来拉开了车门,然后直接把

    蒋干给逮了出来。

    「把身份证和驾驶证全部给我拿出来」。

    正当市里发生这么大一件事的时候。我这边已经收到了消息,我只是看看了

    蒋干逃出酒店之后发生的事情以后。我交代了酒店经理一下,让他知道在警察面

    前该说什么之后,就离开了酒店。同时让项月心做好明天的准备!就朝着学校奔

    去。

    此时此刻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来到学校已经迟到。我走到了保安亭像保安

    说明了情况之后便进了去学校!我没有奔向我的班级而是朝着妈妈的办公室而去。

    在路过苏暮雪的办公室的时候。我特意在窗边瞄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可惜苏暮雪

    只是在那认真的工作,应该是还没有收到蒋干被抓的消息。看到这里,我心里暗

    暗发笑!随即便走进了妈妈的办公室。

    我推开了门,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我!而是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悄悄的走了过去。发现妈妈并不是在找东西,而是坐在地下自慰。妈妈是那么

    的沉醉,就连我在她的旁边都没有发现我,大腿分开着,雪白的屁股完全的裸露

    了出来,而一只手正用手指不停的在骚屄里面抽插着。妈妈的声音非常的低沉,

    像是在压抑着自己一样。

    「嗯~小宝~嗯~好舒服~嗯~小宝~嗯~就这样~嗯~嗯~对~肏妈妈的

    骚屄~嗯~」。

    我走到了妈妈身后,蹲下身子抱住了妈妈。妈妈突然惊醒了起来。开始不停

    的挣扎着。

    「不要~不要」。

    「妈妈是我」。

    妈妈转过头,看到是我便没有继续的挣扎!反而身体却是不自觉的向我靠了

    过来,满脸绯红的看着我,我感觉到妈妈骨子都酥了。这个尤物仿佛像是此刻可

    以让我随便的摆弄!我也没有客气,直接隔着妈妈的制服摸上了妈妈的奶子开始

    揉搓。

    我掏出了我的鸡巴,快速的套弄了几下,然后抓着妈妈的一只小手摸上了我

    的鸡巴。妈妈此时也很识趣的握住了我的鸡巴然后不快不慢的套弄了起来。

    「刚刚在酒店没有尽兴,趁着这个时候我们继续刚才的事情吧」。

    「嗯」。

    妈妈羞红了脸,看着我回应道。随后便抓住了我的鸡巴对准了自己的屄口把

    龟头给放了进去。我迎合着妈妈的动作,一根粗大的鸡巴就插进了妈妈的骚屄里

    面。

    「啊~小宝~好舒服啊~啊~嗯~哦~就是这个样子~嗯~爽上天了~嗯~

    啊~肏我~哦~大鸡巴肏我~啊~啊~舒服啊~骚屄好爽~啊~用力肏我的骚屄

    ~啊」。

    知道了下课铃响,我们才结束了这一场的战斗。这时的妈妈看着我对我说道。

    「小鬼头,事都办完啦?」。

    「嗯,事情已经到了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时候了。相信就算是蒋有心也很难在

    里面插手」。

    毕竟这么大一件事情,他蒋有心即使是有心也无力啊,蒋干一路上干的坏事

    可不少着呢。出动了这么多警力来抓这么一个人,结果他老子一句话就给放了。

    市里面的警察的脸面放在哪里。

    「哪蒋干这是被抓到啦?」。

    「抓了,现在大概在公安局里呆着呢」。

    「这蒋干看来这次连蒋有心都救不了他了」。

    「对,我们接下来要继续下一步行动。逼蒋有心走上绝路」。

    「小宝,这次妈妈没能帮你做什么,但是我不希望你真的走上这条路,我以

    前鬼迷心窍失去了你爸爸。倘若在失去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没事的妈妈,我不会有事的!蒋家一天不倒,我一天都不会活的安宁」。

    「对了妈妈,上次去秘密医院已经过去一周了吧!这次我陪你去吧,今天就

    暂时请天假」。

    「好,妈妈准备一下」。

    我离开了妈妈的办公室,看向了苏暮雪的办公室。然而并没有看到苏暮雪在

    里面。看来苏暮雪已经知道了蒋干进了去公安局此刻正急的发疯呢。我推开了办

    公室的门,走到了苏暮雪的办公桌旁,仔细的看了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倪!

    然而只是一些文件,而抽屉全部都是锁着的。

    我看到无迹可寻只好离开了苏暮雪的办公室,走到外面吸起了烟。妈妈看到

    我吸烟,顿时就不高兴了。连忙拿开了我口中的香烟丢掉。然后挽住了我的手,

    朝着楼梯口走去。

    而公安局里面,苏暮雪正不停的找人托关系看看能不能把蒋干给救出来!蒋

    干的事情苏暮雪大概也都已经了解清楚了。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差点把苏暮

    雪给吓出心脏病出来。先是强奸,再后来拒捕还打伤了酒店的人,在马路上撞了

    孕妇和小孩。然而这些都是其次,最可怕的是苏暮雪看到了一辈子都不想看到的

    两个字眼。「涉毒」还不是一般的涉毒,在车上面搜出的毒品重达2.8 公斤。这

    是个什么概念。当时苏暮雪腿脚一软,差点整个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幸好一名

    女警官连忙扶住了苏暮雪,让苏暮雪没有倒在地上。

    苏暮雪正准备给蒋有心打电话,然而电话接通了。却是换回来蒋有心一个云

    淡风轻的回答。

    「我知道了」。

    聪明的苏暮雪当然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简简单单的敷衍一句。就足够让

    苏暮雪心死的一句话,就摆明了蒋有心的立场。苏暮雪不明白,为什么蒋有心在

    得知了一切之后却仍然无动于衷。然而此时的蒋有心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他看着

    电脑屏幕上面的新闻。

    「富家子弟强奸酒店服务员后驾车逃亡撞到孕妇,无数警方追捕最终逮捕」。

    这段新闻明显指的就是蒋干的所作所为,蒋有心从蒋干出事的时候就开始打

    过无数个电话给蒋干,可是蒋干准备和李彤彤共度春宵的时候就把手机调成了静

    音。一路的围追堵截哪里理得上手机里面的未接电话。

    蒋有心又点了根烟,此刻的蒋有心脑中无比的清醒。他知道这是李翔给他的

    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这么狠,直接把蒋干给弄了进去。这是要他蒋家绝后啊。

    蒋有心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对于他这种枭雄来说,如果这个时候疯狂报复李翔

    的话,这正中李翔的圈套。

    「看来,我们的父子关系是该断绝了」。

    蒋有心暗暗说道。对于蒋有心来说蒋干虽然很重要,但是为了一个蒋干还不

    至于牺牲自己的所有。大不了再生一个,而蒋干的事情会对自己公司产生很大的

    影响。股票下跌,公司继承人坐牢等等一系列麻烦事。倒不如一口气直接把他斩

    断。让他没这么麻烦。反正自己也不过将近50岁的年龄,只要再找个女人生一个

    好了。虽然很痛心,但是对蒋有心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另一边的苏暮雪可是彻

    底的倒下了,自己就这么唯一一个儿子,怎么可以让他进监狱。苏暮雪听到蒋有

    心的话就知道蒋有心肯定会为了公司名誉和利益断绝和蒋干的一切关系。苏暮雪

    很痛心,她不知道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儿子为了利益断绝关系。

    至少对她来说做不出来,苏暮雪虽然很阴险,但是她做人还是很有底线的。她做

    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自己的家庭。然而听到了这一消息,苏暮雪

    脑袋当时就炸蒙了!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蒋有心表示自己的立场的时候。苏

    暮雪已经不知道可以用什么词语来形用自己的心情。她一个人坐在凳子上面。拿

    出了香烟,含在嘴中,低着头。一边点烟一边在低声的抽泣着!因为此刻她已经

    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助到她了。

    而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此时就在秘密医院里面等待着接受治疗的妈妈。经

    过血检,妈妈的毒瘾已经没有之前这么严重了,大概在接受两三的疗程后。妈妈

    就不需要再继续服药,只需每周来医院做定时的检查。至于心理康复,就看李彤

    彤能不能熬过去。

    「李先生,我觉得李女士的毒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说句不好听的话,

    李女士最近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

    「这话怎么说」。

    「我能够感觉到,李女士对你的感情不只是感激之情。还有掺杂着别的感情

    在里面」。

    「哦,我想这是亲情吧。实不相瞒,病人其实是我的亲人」。

    「那你可以小心点,毕竟现在病人的情绪并不好控制,如果控制不好很有可

    能还会再次染上毒瘾。至于你说的亲情,我觉得并不想是那么一回事。先生听我

    一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病人对你的是一种依赖。而这种依赖是发自爱情

    的。我希望你能多劝导一下病人,毕竟发生违背伦理对你的家庭会有所影响!如

    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病人应该是你的姐姐或者堂姐之类的吧」。

    中年医生并不知道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也只能是凭胡乱猜测。对此我表示

    非常的无奈。

    「放心吧,我不会的」。

    「还是要多开导一下,毕竟多好的姑娘啊」。

    李彤彤的端庄美貌,举止优雅连中年医生都动了恻隐之心。他也从来没见过

    像是李彤彤一样的女人,如此高贵却又不闲高冷,和医生交谈的时候一颦一笑都

    显得那么的妩媚动人,却又使得他人不敢觊觎。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牡丹花一样的

    迷人。就连交谈的语气和话语都那么的成熟。

    医生说完后,转过头没在搭理我。我只听到医生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情迷红尘苦,怎顾世俗万人指」。

    第46章。

    至于蒋干在没有蒋有心的帮助下毫无意外的待在了拘留所,而苏暮雪也已经

    快把拘留所当成她家了,一直坐着不停的上下打点。可是在没有蒋有心的帮助下

    又有什么用。蒋有心有心想帮毕竟是自己儿子,但是整件事事情传到了网上,犯

    了这么大件事蒋有心恨不得赶紧和蒋干脱离关系!现在网络上的确实惊动了整个

    市里面,要知道网民的仇富心理可是特别严重的,贴吧、微博等各种讨伐蒋干。

    就连蒋氏的公司不为人知的资料也被曝光了不少。

    这件事直接造成了蒋氏的股票跌下,拥有买了蒋氏股票的股民恨不得赶紧卖

    空。免得排队上天台!就连董事会里面也炸开了锅。不过这蒋有心哪里是这么容

    易应付的人,硬是靠着自己的50% 的股权直接抓在手中然后在运用大量的资金把

    股票狠狠的控制了下来。可见蒋有心风行雷厉的手段不得不让人佩服。

    看到蒋有心能用大量的资金稳定下来后,我不得不谨慎起来。我现在手上加

    木清风投资和外公手上的一笔资金能用的基本达到30亿。我曾向项月心询问过,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打压蒋氏的话,能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

    「我觉得如果贸然出动可能效果不会很好」。

    「说下你的看法?」。

    「你想想之前蒋氏吞掉了林氏后就拥有了大量的固定资产。再加上银行的贷

    款,以及蒋有心手中的股票,如果死拼,我们的资金很有可能会被套进去」。

    项月心撑着下巴,看着U 盘里面的资料和我说道。

    「即使蒋有心没有大量的资金来和我们周旋他也有大量的资产来向银行抵押

    贷款,再不济也可以将手中的股票卖出一部分。所以没有万全的准备还是不要动

    手的好」。

    「你说的对!我急功近利了」。

    「看来还是得从苏暮雪下手。不过,我收到消息说现在苏暮雪一整天都待在

    拘留所里面,看来她还是放不下蒋干」。

    「这就有点难下手了!不过她会出来的,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说完,

    我冷笑了一下。

    就在昨天妈妈找上了我,要我在她的办公室里面装上针孔摄像头。一想起蒋

    干之前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后!我不明白的问了问。妈妈告诉我,为了让我放心所

    以才允许我这么做。我很感动当时就和妈妈在办公室里面云雨了一番。把妈妈弄

    得娇喘连连、脸色发红。直到妈妈的白虎屄都红肿了才停下了摆动的身躯。我也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每天泡了药浴后身体就像有使不尽的精力。同时,我趁着苏

    暮雪不在办公室的同时,在她的办公室的办公桌上的盆栽里面装上了微型摄像头

    和监听器。蒋干对我妈妈做过的事情,我要全部变本加厉的还回去,同时我要他

    尝尝什么叫家破人亡。

    拘留所里面,蒋干低着头,死死的盯着桌面的认罪书。咬着牙,紧紧的握住

    拳头,然后发了疯似的朝着警察怒吼着。

    「我没有强奸,我没有杀人。你们这群垃圾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是李翔和李

    彤彤那个臭婊子害我的。你们去抓他啊」。

    「嫌疑人,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举止。你可以提出申诉,但不可污蔑他人」。

    半响过后,苏暮雪来到了审问室。苏暮雪看到蒋干那个样子,顿时五感交错,

    心疼不已。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孩子啊,我可怜的孩子啊」。

    苏暮雪忍不住顿时就泪流满面,紧紧的抱着蒋干哭着。

    「妈,你一定要救我啊。是李翔骗我进去的。都是李翔害得,你快叫爸救我

    出来。我不想待在这种地方啊」。

    「孩子,你别怕妈妈马上就找人救你」。

    一顿嘘寒问暖后,苏暮雪离开了审问室,还把一大笔钱塞给了警官就离开了

    拘留所。苏暮雪又何尝不想保释蒋干出来!但是每个电话打过去后不是不在就是

    蒋有心打过招呼。蒋有心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和公司的名誉一下子把苏暮雪所有

    关系都给断了。不仅如此,还把苏暮雪所有的信用卡全部给冻结。苏暮雪此刻正

    是身无分文,走投无路。

    「难道我只能看着我儿子坐牢吗?」。

    想到这里,苏暮雪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打了个电话,开车离去。

    而此时的野人会所里,三个男人正在房间里面谈着什么。里面的气氛和外面

    截然不同,三个人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好像在计划着什么。里面的正是王浩

    宇、米乐、还有我。我们正计划如何进入野人会所的总经理办公室拿到账本,这

    样就可以查出蒋氏所有的非法所得和洗黑钱的证据。

    「办公室在会所的最上层,从来没有人进去过。我虽然是野人会所的高级员

    工,但是有关总经理办公室我也是没去过。我也只是有所听闻,一般陈经理从不

    在最顶层的办公室办事,他在二楼有另外的办公室,他通常都是在二楼办公。我

    也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上去顶层」。

    「不能从楼梯进去吗?」。

    「不能,每个楼梯口都有内保站岗。我们不可能从楼梯上去」。

    「那电梯呢?」。

    「曾经有个醉酒的客人按过顶层的按钮,结果电梯刚开门那个人就被揍了个

    半死」。

    听到这里,我心中暗暗惊叹,没想到这野人会所竟然如此严密。想要混进去

    不是一般的简单。

    「我到时有个办法!咱们可以走员工通道到5 楼然后从窗户上面爬到顶层!

    我在楼下帮你们看风」。

    「好主意」。

    王浩宇突然惊叹道。如果按照米乐的想法的话,倒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可是

    转眼一想。这野人会所防守这么密集,顶层肯定有人巡逻。

    王浩宇把想法说了出来后,我们三人又再次陷入了沉思。到不说守卫巡逻的

    事情,还有关于办公室钥匙在哪才是更加关键的。找到了门没有钥匙等于白忙活。

    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欢而散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钥匙的事情王浩宇回

    去打听消息,而米乐则会关注来往野人会所的车辆情况。而我只有回去慢慢想办

    法解决巡逻守卫问题。

    就在我回到家里准备洗澡对付家里的两个妖精的时候。门铃响了,我正纳闷

    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我家呢!赶紧穿上了衣服离开了浴室。下了楼看到了一个美

    艳无比的熟妇正坐在我家的沙发上,身材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一只白花花的细腿正搭在另一只美腿上面,大腿上面的肉不多也不少,肌肤

    就像婴儿一般的白洁,柔嫩。寻常人看见了定会想把脸凑过去,仔细品尝。腰上

    的肉也不多不少,一点赘肉也没有。那对丰满的胸更是惊艳绝伦。丰满而又不像

    妈妈一样大的夸张!显得她苗条而又不缺丰满,既有少女般的骨感美,又有迷人

    少妇的韵味。

    而这个人正是我的死敌杀父仇人的妻子,苏暮雪。

    只见她如临大敌一般的坐在我家的沙发上面,稳重的端起妈妈给她倒的咖啡

    细细品尝!看到我出来,她瞄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看着前方,目空一切一般的细

    细品尝着咖啡!然而我却看到苏暮雪的面容略显得憔悴,眼神之中带有一丝的疲

    惫。不用想就知道必定是因为蒋干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

    我走下了楼梯,也没有看苏暮雪。而是坐在沙发上面,点了一根烟。然后伸

    手将妈妈搂在怀里,而妈妈哼了一声后,挣脱开我的怀抱,像个小猫一样向我眨

    了眨眼睛,舔了舔下唇。然后扭着肥臀走到了楼上。还特地的朝我挥了挥手,头

    也不回的进了我的房间里面。

    项月心也有样学样的离开了客厅朝着我的房间走去,临走前还特意将一个东

    西塞在了我的口袋里面,我伸出手掏了出来一看。原来是项月心性感的红色蕾丝

    丝袜。这个迷人的熟女看到我的表情然后捂住嘴巴笑了笑,也走进了房间里面。

    我看着苏暮雪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冷笑了一下。

    看着她这副模样,将我的香烟递了过去。然后就没有搭理她,看着电视上面

    无聊了节目,一边想着一会该如何应对苏暮雪,一边不停地吸着烟,一根又一根。

    而苏暮雪也没有介意香烟的品牌低,从容的拿出了一根,拿起打火机点了起来。

    直到我两都抽到第5 根的时候,一包香烟正好抽完。也是开始谈正事的时候了。

    我淡淡的看着苏暮雪,这个精明而又恶毒的女人。该如何向我说什么的时候,

    苏暮雪先开始忍不住了,开口说道。

    「李翔,看来你最近艳福不浅啊!连你妈妈都被你收下了,现在一定对你言

    听计从吧!你可是真有本事呢」。

    「哪有!哪里比的上我的好朋友蒋干啊!他可是子承父业啊!像极了他爸爸

    呢」。

    苏暮雪当然明白我说的是哪个地方,之前发生的一切我们都历历在目。

    「小翔啊!阿姨真的不明白。你煞费心机设计的好计谋,该不会只会是报复

    蒋干吧!要这么说也太狠了。虽然蒋干之前对你妈妈做出那种事可大家都是你情

    我愿的。你怎么能够这么做呢?再说你也和我发生过那样的关系,大家不是一笔

    勾销了吗?」。

    「哦?这么说来倒是我的错咯」。

    「阿姨也没有这么说,但是你也不能不顾多年好友的情义啊!阿姨怎么样没

    有关系,咱们两家的关系可不能毁在你们手里啊」。

    这个苏暮雪可真是打的一手好感情牌啊。可是我又不是白痴,只从我爸死后。

    我就跟个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

    「那么阿姨你想我怎么帮蒋干呢?」。

    我眯着眼看着苏暮雪!想从她的嘴里面套出点什么。

    苏暮雪听我这么一说,倒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回复了原貌,脸笑肉不笑的对

    着我说。

    「小翔啊!我知道你家和市里面的一些大官有一些交情,而你的外公在整个

    市里面的官场上也有一亩三分地是不是,你看能不能帮我打个招呼保释一下蒋干

    呢?」。

    第47章。

    此时的我和苏暮雪正襟危坐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个人的话语都说的比较

    轻。仿佛像是谁也不想得罪谁一般,而苏暮雪更是紧张的汗流浃背,就连眼神也

    迷离了起来。

    「小翔啊,你看这件事就当帮帮阿姨好不好啊」。

    苏暮雪的演技简直好的不得了,明明知道是我送蒋干进去的。也能在我面前

    嬉皮笑脸的谈笑风生起来。去当老师绝对是耽误了她的演员天分,如果说奥斯卡

    之中的最佳女主角奖不是中国人的话绝对是苏暮雪的锅。我听到苏暮雪这句话的

    时候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毕竟是苏暮雪在求我,如果说苏暮雪威胁我的话我倒

    也不怕她,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有心计,在自己的仇人面前也临危不乱。俗话

    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么一来我就得好好想想该如何应付这个老狐狸了。

    「阿姨啊!你看这蒋干惹出这么大一件事情出来,我也是非常的心痛啊!我

    一听到蒋干是在我们家的酒店出的事我就立刻赶往现场。只可惜没能拦住蒋干啊!

    让他一错再错」。

    我忽然悲痛的说道。要说之前苏暮雪的演技能打10分的话,我最多能打8 分。

    「不过,蒋干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叔叔怎么不立刻去处理?反倒是阿姨来

    这里向我求救呢?」。

    我这句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面去,想来着苏暮雪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反应过

    来为什么蒋有心没有处理这件事的原因吧。可苏暮雪是什么,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不紧不慢的说道。

    「蒋叔叔这不是工作忙吗!要是被他知道了蒋干进了公安局,肯定会气的吐

    血的,你也知道你叔叔身体不好!你一定要帮我瞒着你叔叔」。

    不可能,蒋干出了这么大件事情蒋有心不可能不知道的,而且凭着苏暮雪是

    蒋有心的夫人,在官场上面也是有一些照应的!不可能连保释个蒋干都做不到。

    而且蒋氏的股票跌的这么厉害。蒋有心不可能不知道股票下跌的原因!这么说来

    只能是苏暮雪在撒谎。而且蒋有心害怕蒋干连累自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弃之

    不顾了。

    「阿姨你是不是不肯说实话?」。

    我眯着眼看着苏暮雪。苏暮雪也知道我这是开始怀疑她了。

    「小翔,阿姨真的没有骗你。叔叔最近真的很忙」。

    「啪」我用力拍了下桌子,然后站起身对着苏暮雪喝到。

    「苏暮雪,咱们不妨敞开天窗说白话。你这样绕来绕去的我都看不过眼了」。

    苏暮雪看到我这副模样,顿时一愣。然后憔悴的说道。

    「虽然我知道是你害的蒋干进去,但是我也不怪你。只能说你这一局下的太

    过高明,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我是认输了,我老公害怕耽误他的名声连儿

    子都让他自生自灭。可是我不行,蒋干是我的亲生骨肉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坐牢」。

    说完,苏暮雪已经开始流泪,一颗颗珍珠般的泪水滴落在玻璃桌面上。声音

    也带有一些颤抖,眼神里面满是乞求。

    「实话说虎毒不食子,蒋有心他断了我一切关系。我没有办法,我只能想到

    你才能帮到我。无论你要对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只要你能救救我的儿子」。

    「救?怎么救?」。

    我嘲笑般的看着苏暮雪,但又有一丝的可怜。想到了如果进去的人是我妈妈

    会不会也像苏暮雪一样的来求蒋有心和蒋干呢?。

    「我不知道,我老公他不愿意的话就说明他不愿意混这趟浑水。我想你一定

    有办法,对不对?无论怎么做我都愿意」。

    「蒋干犯得是死罪!强奸,撞人,藏毒再加上别的一些小罪足够他枪毙好几

    回了」。

    听到我这么说,苏暮雪呼吸突然急躁了起来,眼神也带有了一丝怨恨看着我。

    仿佛是像看到了一辈子最痛恨的人一般。我从她的眼神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这正是我面对蒋有心和蒋干时候的眼神!虽说烂船也有三斤钉,未免苏暮雪狗急

    跳墙,我转过身说道。

    「想救蒋干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太过极端,而且我相信你也不会同意的」。

    苏暮雪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慌忙的对着我说道。

    「小翔,你快说是什么办法?」。

    「很简单,只要把蒋氏全部股票套现然后捐给国家。想保住蒋干的一条命也

    就只能这么干了。毕竟国家建设还是需要一笔钱的。怎么说一百个亿保住蒋干的

    一条命还是」。

    苏暮雪听到我这么说,仿佛就像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直接呆滞了。

    「阿姨,只要你听我的话。保住蒋干也还是可以的。最起码能从死刑拖到死

    缓或者无期。你们两母子还是能见上一面,要是在钻钻法律的空子。加上表现好。

    监狱的假期也还是不少。总比阴阳相隔要好啊」。

    听到我这么说,苏暮雪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只不过要搞定蒋有心,这才是麻

    烦的事情,预期让自己的儿子坐着等死还不如拼一把。选择相信我!但是万一这

    是我的害他两母子怎么办?苏暮雪已经没有后路了!要么就这样等死或者拼一把

    和自己的老公对着干。这该怎么办?。

    「我现在不知道,你等我想一想。无论怎么做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没关系,阿姨你慢慢想。你自己请便!楼上有房间,你可以随便住」。

    我说完,转过身后冷笑了一下。然后走上了楼。

    进了房间我看着床上的两个细致尤物,身上突然就出现了一把火。下体的鸡

    巴已经充血了起来,硕大的鸡巴坚挺无比,鸡巴上的青筋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加

    上这几天忙着销毁陷害蒋干的证据,完全没有心思放在身边的两个妖精上。所以

    此刻的我就像是一个饥饿的野兽,只想扑上去在妈妈和项月心两个尤物身上狠狠

    的发泄,将自己宝贵的精液喷射眼前的女人身上。

    妈妈和月心看着我这副模样,愣愣的发笑。然后站起身来,走到离我一米左

    右的位置然后假装跌倒挨在我的身上,把头搭在我的肩膀上面,樱唇对着我的耳

    朵轻轻吹气,并同声同气娇声的道。

    「小宝(主人),人家等你好久啦~」。

    我一个正时值风华正茂青年这么受得了这两个妖精这样的诱惑!想都不想直

    接将两个尤物抱起来然后丢到床上去,直接提枪上阵,撕开了妈妈的丝袜直接一

    插到底。我抚摸着妈妈的肥臀,不停的在妈妈的柳腰上面亲吻着。一旁的项月心

    看到我如此的狼急也没有吃妈妈的醋,对我痴痴的嗔道。

    「主人,这么着急的想要吃掉彤彤奴啊!你看彤彤奴的骚屄的水把整个床单

    都给弄湿了」。

    「小宝爸爸~啊~不要着急~啊~好爽~」。

    我用力的揉着妈妈的肥臀,屁股上面的肉被我掐的发红,可爱的小屁眼也在

    不停的一涨一合。腰上也被我吸出来了几个吻印。看着妈妈这副发浪的模样,我

    心中得意极了。而月心也骑到了妈妈的脸上。让妈妈隔着自己的丁字裤来舔弄自

    己的阴唇。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在妈妈的胸上揉搓着妈妈的奶子,一只手解

    着妈妈的教师制服。而妈妈的制服里面完全没有穿胸罩,就在解开第二个纽扣时,

    「啪」的一声。衬衣的纽扣就被妈妈的巨乳给撑飞了出去,一对雪白的奶子就这

    样完全的展露了在我的眼前。

    妈妈看到奶子弹了出来后,就伸出了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摁到了自

    己的奶子上面。我也不甘落后的含住了妈妈粉红的奶头,然后一边吸吮一边用舌

    头在妈妈的乳晕上面不停的打转,乳晕上面有微微凸起的颗粒。这些都是妈妈奶

    子的敏感点,我一边含也一边不停的磨擦着颗粒,爽的妈妈直接放开了月心的阴

    蒂,浪叫不停。

    「小宝~啊~爸爸~啊~女儿好爽~啊~爽死女儿了~嗯~嗯~快~哦~用

    力肏我~哦~爽死了~啊~要上天了~啊~舒服死~哦~肏死女儿吧~」。

    「主人,你看看彤彤奴的骚屄的肉都被你肏翻了!快用力肏死这个骚货,然

    后再来肏我这个贱奴奴。啊~主人~我的骚屄快养死了~啊」。

    月心看到妈妈没有在继续帮她舔骚屄,就开始向我报不平,直叫我狠狠的肏

    翻妈妈的骚屄。看到项月心那副发浪的模样,我加快了抽送,没有继续再用九浅

    一深的方法。而是没下都把鸡巴直送到妈妈的子宫口。每过三下就只进入13厘米,

    就在妈妈的花心上面研磨3 下。再继续抽插。

    这个方法很快就让妈妈进入了高潮的前兆,妈妈的敏感点全被我玩弄着,无

    论是乳晕、花心还是子宫口都被我疯狂的吸吮、抽送、研磨。妈妈的浪叫便逐渐

    大声了起来。而项月心也在一旁帮助我让妈妈达到顶峰,站在了我的背后,两只

    手一只挑逗着妈妈的阴蒂,一只手在妈妈的小屁眼上面浅浅的抽插着。

    「啊~啊~好爽啊~啊~要被你们玩死了~大鸡巴~大鸡巴好舒服啊~女儿

    好喜欢爸爸的大鸡巴~啊~要上天了~啊~不行了~啊~骚屄要喷水了~啊~爽

    死我了~啊~啊~上天了~上天了~我要高潮了~啊~出来了~泄了~啊」。

    就这样妈妈被我们两个淫男乱女就这样给玩弄到了高潮,妈妈的白虎屄里的

    淫水也喷了不少出来,直接烫的我让我有射精的前兆,射精的欲望被我压下来后

    我翻过身将项月心抱住,月心也很配合的直接跨坐在我的身上,握住了我的鸡巴

    然后对准自己的骚屄慢慢的掺进去,扭动着自己的柳腰缓缓的坐了下来。

    我看到月心这么的饥渴,我也放开手脚,双腿撑在床上把月心的屁股直接撑

    了起来,然后抓住月心的柳腰开始抽送了起来,还好项月心看着我和妈妈之前在

    一边肏屄,骚屄里面已经淫水直流了。不然我这么粗暴的肏干肯定会把月心的骚

    屄给肏坏的。而月心正是这种如狼似虎的熟妇,看到我这么的凶猛。反而更加的

    欢喜,双手撑在我的膝盖上面然后整个人像是在玩呼啦圈一样疯狂的扭动屁股,

    使得我的龟头在月心骚屄的花心上面不停的亲吻。

    「啊~主人~啊~奴奴好舒服~啊~奴奴爽死了~啊~哦~对~就这样肏我

    ~啊~奴奴好喜欢~啊~哦~奴奴好喜欢这个姿势~啊~哦~就像奴奴在肏主人

    一样~啊~主人开不开心~嗯~啊~主人啊~奴奴在用骚屄来夹你的鸡巴~哦~

    嗯~奴奴在用骚屄肏主人的鸡巴呢~啊」。

    很快,我们又换了姿势。果然项月心喜欢像个母狗一样跪趴在床上然后被男

    人用鸡巴来对着自己的骚屄疯狂的抽插,让龟头在子宫口上面疯狂的冲撞、撑开。

    很快,项月心被我的大鸡巴给送上了高潮,而且我发现了项月心最近的高潮都会

    潮喷,而这次也不例外。大量的淫水带着很重的骚味直接喷到了我的龟头上面,

    我快速的把鸡巴拔了出来,看着那没有规律的水柱在项月心的骚屄内喷射而出,

    我又得意的笑了笑。过了半分钟后,项月心的高潮终于结束了。但我的鸡巴却更

    加的坚挺粗壮依旧没有射精,而妈妈和项月心的骚屄已经被我肏得红肿了起来。

    妈妈看到我这副模样,让我躺在床上,然后爬到了我的身上骚屄对着我的脸坐了

    上去,而妈妈也用她的香唇开始帮我含住鸡巴。我看着妈妈的白虎屄把舌头伸进

    了妈妈的屄口开始舔弄了起来。而项月心也在床边和妈妈一起帮我口交,将我的

    阴囊含在口中,时不时还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屁眼里面。

    而在门后,正有一根成熟丰满的美艳熟女在我刻意微微敞开的门缝之中偷偷

    的窥视着,两只手也不安分的在自己的大奶子和骚屄之中玩弄、揉搓、抽插着。

    (待续……)。

    最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论,都知道了一些对本作品续写的一些情况!比如说

    什么文笔不好啊、人物性格不鲜明啊、肉戏像白话文啊之类的!那咱们就来讨论

    一下。

    1、首先文笔不好这一点我先向大家道个歉,一个作者文笔不好确实是作者

    的锅,这个只能说我不太成熟,说话不够灵巧太过于激进。太想把自己的想法直

    接的告诉各位读者这个确实是我的锅。这个方面我会改的,我尽量以后多花时间

    来修改,让每一章都变得更加的有韵味。

    2、关于人物性格不鲜明的这个我想说一下我的想法,你们可以想想。当李

    彤彤的奸情被自己的儿子撞破,把自己堕落的一面完全的显现在李翔的面前的时

    候,她们的关系就开始出现裂缝无法变得像之前一模一样了,再加上李翔得知蒋

    家想吞掉李钊的财产、李彤彤的出轨导致李钊的死亡等等母子两的关系就开始出

    现阴霾了。你想象一下你的真心朋友无意间伤害了你,在这之后还能和你嬉皮笑

    脸、毫无顾忌的开玩笑吗?能做到这一点那真是没心没肺了!更何况是血浓于水

    的母子两!现在的李彤彤我想大概只有惭愧、后悔、和自卑吧。

    3、肉戏像是白话文的我说明一下,这部作品正确来说是两个人在写!一个

    主写剧情,一个主写肉戏。我在肉戏也只是编剧而已。具体怎么写还是要看另一

    位作者的!今后我也会多加指导这位文笔、风格、智商等于0 的肉戏作者!避免

    出现脱光直接干的那种笑话。

    4、还有就是丝袜描写,这个还真不好写。虽说整天穿,但是我还是不会写。我多看之前的作品和模仿之前作者的风格来写吧。不过我想也不会多!毕竟调

    教我想丝袜也用不了什么作用,难道要塞嘴里吗?嘿嘿_ (|3)∠)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