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帝】(八)完结

作品:《艳帝

    【八、结局】。

    转眼数月过去,兵乱带来的恐慌与萧条已经逐步澹去,新君重用贤臣,大力

    改革推行新政,民众受惠,产业转型,商农具重,使得风月大陆一片欣欣向荣,

    这些变革与陈将军关系极大,他一介武夫居然在兴邦国策上颇有见地,很多新政

    都有他的身影。

    政事少提,我们只谈风月,就说那陈将军收到两个美娇娘后,夜夜笙歌,好

    是快乐逍遥,新君月儿与太后萱儿跟了将军后,被宠幸得更加神采焕发,如花美

    貌更胜之前,萱儿为适应将军特殊的阳精,努力向自己孩儿学习玉女心经,得将

    军与月儿两大高手协助,已是小有成效。

    这天,如往常一样,在皇帝的寝宫里,两个美人此刻正对着铜镜梳妆打扮,

    粉黛艳抹,妖艳妩媚,两人将满头秀发披肩垂下,乌黑亮丽,更添青春活力,身

    上穿着夫君指定的衣服,薄透轻纱遮体,诱人至极。

    只见太后萱儿紫色纱丝伞裙,轻薄透明,胸口处v字开襟直到小腹,一道白

    腻乳沟深深裸露,肥乳上没有穿贴身衣物,只在乳房下围了一条金色布带,把熬

    人双峰托住,更加挺拔高耸,嫣红葡萄在紫纱裙内悄然凸起两点,清晰可见,胯

    下羞耻部位不着片缕,红裂缝若隐若现,好是诱惑。

    新君月儿则是身穿一件粉色光滑丝绸宫裙,裙子露出香肩,紧紧包裹着裸体

    ,腰腹丝带裹腰,火爆身材完美显露,隆起的胸前也是两点突出,可见内里也是

    没有一点衣物防护,宫裙后背用白色纱丝拼接,整个玉背及浑圆臀部都隐现出来

    ,白花花的肉体叫人看得心动神摇。

    两个美女边打扮边闲聊着,月儿对萱儿说道:「姐姐,我们夫君真个是多才

    多艺,嘻嘻,连这种衣服也能想出来,听说是他按照西域服饰改造的,穿上身真

    好看,就是太露了。」

    「你这小妮子,把母后都变成姐姐了,就只会听夫君的话。」

    太后萱儿假装恼怒。

    月儿吐吐小舌,娇笑着不发话。

    太后轻笑着摇头,对这个俏皮的孩儿无可奈何,于是不再纠缠,说道:「是

    啊,夫君就是点子多,还为我们设计了胸托,可以保护乳房呢,衣服是好,但是

    这么透明,又不让我们穿贴身的小衣,真是羞死人,这衣服只能穿给夫君看看了。」

    月儿嘻嘻笑道:「母后带这金色的胸托把大玉兔映衬得多动人。」

    说完换伸手抓了一把。

    太后萱儿娇羞着一扭身子避开,嗔道:「好你个色孩儿,看我不教训你。」

    说完就是伸出娇嫩的玉手对着月儿胸脯和柳腰一番摸揉。

    「哎……啊……娘亲不要啊,都…都又出水了,弄湿裙子啦」

    月儿被母后揉弄,脸儿通红,敏感身子不经玩弄,胯下小花茎又渗出水来。

    萱儿不依,牵起月儿的裙摆说:「乖月儿,被本宫摸摸就动情了,让为娘看

    看怎么个湿法。」

    萱儿蹲下身子,拉起月儿裙摆,查看她那小花茎,只见小东西白白嫩嫩,前

    头粉红娇俏,让人想挑逗一番,于是她张开小嘴伸出柔嫩舌头一添后,说道:「

    真的湿了,让娘亲帮你清理一下。」

    月儿那羞耻部位被温热柔软的舌头逗弄,舒服得浑身颤抖,娇喘连连。

    两个美人一番嬉戏,拥吻搂抱,四手不分你我的在彼此身上滑动,许久之后

    才喘息着停了下来,却已是双双面若桃花,眼神妩媚似乎要浪出水来一般。

    此时陈将军推门进来,见到两个娘子春色无边,只觉欲火难耐,一手一个,

    抱起两个娇人儿上龙床亵玩一番,得知萱儿偷吃月儿的小玩物后,更是淫兴大发

    ,像把小孩尿尿一样,把月儿抱起,将她的小花茎送到萱儿口边让她吮吸玩弄,

    月儿被两人调戏得没两下就泄了精水,全部让母后萱儿的小嘴给吸个干净。

    如此淫靡,可见两个美人都已是被将军调教成风流帐中的娇艳美人,鸳鸯被

    里的淫荡娇娃……转眼之间又是一年,帝君月儿终是磨得夫君答应,以女装示人。

    金銮殿上,月儿一身金黄丝绸开胸龙裙,半露金丝光滑绸缎肚兜,满头珠翠

    ,十指芊芊,指甲鲜红,面施浓妆,深紫色眼影映衬得一双杏目神采飞扬,额头

    正中点上嫣红朱砂痣,好一个高贵冷艳的艳帝,满朝文武见得皇上这般模样,具

    是一惊,想反对却迫于将军的威压,均不敢多言,其实他们内心里也是觉得皇上

    如此美丽容颜,本就该当个女子。

    天下万民得益朝政,国泰民安,自然拥戴帝君,举国歌颂艳帝美名。

    太后萱儿得将军宠幸,再次怀胎十月,生下肥胖男婴,得夫君更加细心呵护

    ,夫妻三人生活多了个孩儿更是其乐融融,就是关系有点乱,月儿对于自己该做

    姐姐还是做小姨,纠结不休。

    时光飞逝,16年霎那而过,太后寝宫中,萱儿由于习得玉女心经,容颜未

    变,反倒更加年轻了,此刻她一身透明纱衣,怀了却抱有一英俊少年,细看却是

    正在哺乳。

    这个少年正是陈雄孩儿陈杰,他已是长大成人,生的一表人才,更是习得一

    身文韬武略,帝君月儿有心放权,已是隐身幕后,朝堂大事交由陈杰处理。

    这天太子陈杰处理政事遇到问题,想请教月儿小姨,却找不到,于是来到太

    后寝宫寻母后萱儿询问,不料见到母后月兔涨痛,便自告奋勇要帮娘亲吸吸,两

    人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也不觉的尴尬了。

    萱儿宠爱地摸揉着怀了孩儿头发说道:「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要来吃

    母后的胸脯。」

    陈杰吮吸一大口鲜美乳汁,抬头看着萱儿说道:「孩儿怕母后涨得辛苦啊,

    嘻嘻,爹比我更大了,母后还不是一样给他吃。」

    萱儿娇笑道:「乖孩儿休得胡说,你这样胡闹,就不怕被你爹打屁股吗?」

    陈杰嘿嘿讪笑两声:「母后最好了,不要告诉爹爹就行。…啊…对了,我还

    想找小姨,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你小姨和你爹去游玩修仙了,估计回来得有段时间。」

    陈杰听到哦了一声,继续埋头专心吮吸母后那对洁白如玉的肥乳,眼中却闪

    过一丝淫光。

    萱儿乳头被含住吮吸,脸色慢慢潮红起来……此刻,远离京都的一座高耸入

    云的青山上,一对璧人立于峰顶,男的一身青衣,身材高大挺拔,脸容阳光坚毅

    ,女的白衣胜雪,肌肤洁白无瑕,容貌美若天仙,出凡脱俗,他们正是将军陈雄

    和帝君月儿。

    陈雄双眼仰视天空,神色颇为感叹,说道:「月儿,我们双修已是多年,如

    今都修成了仙体,当是奇迹啊。」

    月儿斜挨在将军怀了柔声说道「嗯,月儿能修成正果,一切都多得了夫君,

    嘻嘻,月儿现在玉女心经大成,已经真正变成了女儿身了,夫君可喜欢?」

    「喜欢啊,无论月儿变成怎样,为夫都喜欢。」

    陈雄爱惜的抱紧月儿,继续说道:「月儿,有个秘密我一直没有对你们说过

    ,你可知道,天上的星空有颗蓝色的星球,那是我的家乡,为夫觉得我们再修炼

    些时日,定可破碎虚空,月儿陪我去那再看看吧。」

    月儿不惊讶,秦首深埋夫君怀抱,平静说道:「只要跟在夫君身边,那里都

    是我的家,可是就我们两个不稍感寂寞吗?,夫君舍得萱儿?」

    陈雄呵呵一笑,豪迈说道:「当然一起去啊,我知道萱儿她疼惜皇儿,但本

    将军的娘子,都得听从为夫安排。」

    月儿娇笑起来,声音悦耳动听,她就是喜欢夫君这么霸道。

    「夫君,那我们赶紧去修炼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