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师母的一夜情】

作品:《我和师母的一夜情

    作者 wwuuhh007。

    2017年8月1日 ——。

    那是五年前,我刚大学四年级,班主任说今年最后一年了,上课到十二月结

    束,余下的时间大家各自去找地方实习去。我们学的国贸专业想找地方实习可不

    容易,到了十一月底了,我的实习单位还没着落。

    最后课全上完了,同学们有的去实习,没找到实习单位,有的回老家,有的

    还赖在学校宿舍不走。像我这样家在几百公里的学生,自然还是赖在学校里,准

    备过年再回家了。

    一天,我睡到中午才醒,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怎么舍得离开暖和的

    被窝呢,但是肚子实在是饿了,只好简单洗漱,穿了件大棉袄就去食堂打饭了。

    到了食堂,已经有点晚了,学生都吃的差不多了,食堂里没几个人了,我打

    好饭准备带回宿舍吃,回头看见我们班主任,在食堂的角落里吃饭。

    我们班这会还在学校里的已经不多了,我到现在实习还没着落,怕没班主任

    数落,就低着头想快点走出食堂。

    刚没走几步,就被班主任叫住了。

    「周琦,怎么急忙去哪里啊?」

    「张老师,我打饭回宿舍吃呢。」我挠着头笑道。

    「我吃完了,我们一起走走。」说完,张老师和我一起出了食堂。

    我们这个班主任叫张文佑,今年五十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向后梳的

    一丝不苟,一副学者的样子,平时为人很低调。但是,在我们学校当年可是风云

    人物。听说十多年前,老张的老婆和他离婚后,带着女儿去了国外,剩下他一个

    人。后来他和他的一个女学生在一起,还结婚了,这在当时这个年代可是平地惊

    雷啊,而且他和他的女学生相差了十八岁,也算是老夫少妻了,为了这件事老张

    在学校里,一直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小周啊,实习单位落实的怎么样了啊?」老张边走边问。

    「嘿嘿,在找呢,投了不少简历,应该会有回应的。」我搪塞到。

    「你小子啊,平时就知道逃课打球,身板练得这么好,对你找工作有用吗?」

    「张老师,我虽然偶尔不上课,但是我考试成绩都没落下啊,您看看您有认

    识的公司单位,帮我介绍介绍吧。」我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还真是巧,过亮天会有一家企业到我们学校来校招,我和他们的经理还算

    熟,以前也是我学生,你去试试吧。」老张说道。

    「谢谢张老师啊,有您推荐,肯定没问题。」我笑道。

    老张回头看我一眼,「我只是给你个机会,没说肯定成功。这样吧,你这两

    天晚上到我家来,我帮你准备一下面试会碰到的一些问题。」

    这时到了我的宿舍楼,我向老张挥手,「张老师,今晚我就来。谢谢张老师。

    当晚,我来到老张位于郊外的家中,这是一栋老式的洋房,一共三层。看来

    大学教师还是很好赚的,我心里想到。我按了门铃,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开

    的门,听说我是找老张的,就招呼我进门。

    我进了门后,老张就坐在客厅等我,听老张介绍后,才知道刚才门口那女的

    叫少君,就是老张现在的老婆,也就是十多年前他的学生,老张真是好福气啊,

    五十多了还有娇妻在侧,哈哈。我心里想着。

    这时,少君端着刚泡的茶从厨房出来,我才有机会细细打量起她来,少君身

    高不算太高,可是比例还不错,水汪汪的眼睛很勾人,最主要体型很丰满,这时

    适逢寒冬,少君在家里穿着一件薄毛衣很修身,把她的双峰勾勒的很明显,可谓

    是实战利器啊。

    「咳咳,喝茶吧。」老张看我眼睛直直的看着少君,提醒我喝茶。

    我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端起茶杯,看见少君面带桃花的看着我笑,我

    头低的更低了。

    少君帮我们泡好茶,对老张说道,「老公,今晚我去闺蜜生日PARTY ,晚上

    可能晚点回来哦。」

    说完,换身衣服挎着包出门了。我便和老张进书房,进行临阵磨枪的面试演

    习了。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点多,我起身要回去了,「张老师,打扰您那么久,

    我该回去了。」

    老张走到窗口看了下,「有点下雨了,这么晚你公交车也没了吧,我家里的

    车也给少君开去了,你要不今晚在我家里将就一下吧,反正今天也没给你讲完,

    明天继续吧。」

    「那怎么好意思,我还出去看看能不能打到车吧。」我起身穿衣服说道。

    「别啰嗦了,住下吧。去洗个澡,你去睡二楼客房吧。」说完,老张起身带

    我上了二楼。

    我不好意思再拒绝,就跟着老张上二楼,把我都安顿好了,他回身下楼晖自

    己房间了,我也进入客房准备睡了。

    我进了被窝,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看了会手机,迷迷糊糊也睡着了,

    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有人开房门的声音,再感觉到有人睡在了我旁边,我

    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转身去看,只闻到一股酒味,好像是一个人背对着我躺着,

    黑暗中我也不知道是谁,想把那人扳回来看清楚,我刚碰到那人肩膀,被那人翻

    身一下压在我身上。

    「老公我想要啊。」我惊了一身冷汗,这是少君的声音啊,她怎么会在我床

    上,难道她喝醉了走错房间,不会啊,我在二楼,老张的房间在一楼啊,真是奇

    怪。

    还没等我想明白,少君居然开始亲我的脸颊和脖子,我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该发出响声怕惊动楼下老张。但是,少君的动作丝毫没有

    停下的趋势,她的舌头顺着我的脖子游走,来到我的胸膛,舔弄我的乳头,我被

    她这么刺激,下身起了反应,鸡巴慢慢涨大,感觉要撑开内裤了。少君的舌头像

    毒蛇的信子,不断搜寻猎物,我的理智慢慢的在崩溃,如果说我开始还有一丝想

    要抵抗的念头,在少君含住我的龟头后,我就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少君双手向下游弋,慢慢扒开的我内裤,我的鸡巴像弹簧一样一下跳出来,

    少君像嗅到猎物的野兽一样,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开始用舌头围着我的龟头打转,

    还不时用手指拨弄我的乳头,这种挑逗让我根本无法忍受,鸡巴在少君的嘴里越

    来越大。

    「老公你好大啊,和平时不一样啊。」少君说着,想要睁开她迷离的双眼看

    清眼前这个男人。

    我怕事情暴露,赶忙拿起我刚才睡觉带的眼罩帮少君带上。

    「恩恩,老公你好坏,这样更有情趣吗?」说完继续低头去吃我的鸡巴。

    帮少君带上眼罩后,我没有了顾虑就更大胆了,我脱掉少君身上的衣服,只

    留这个肉色丝袜和高跟鞋。我双手揉搓着少君D 罩杯的乳房,少君借着酒兴更加

    兴奋,还把我的手伸向她的小穴那里,原来她下面已经全湿了,我想着不能这么

    随她心意,我就站起来,让少君跪在床上,让她好好的帮我口交,少君听话的爬

    过来,顺着我的蛋蛋一直舔到龟头,不亏是有技巧的少妇,被她这么挑逗着,我

    倒有点沉不住气,我扶着少君的头,把我的鸡巴全根没入她的嘴里,由于我的鸡

    巴太长,顶到了少君的喉咙,她表情痛苦的把鸡巴吐了出来,我没有勉强,就只

    把龟头插入她嘴里,就这样操少君的嘴操了几分钟,我看她也辛苦了,准备犒劳

    犒劳她。

    我平躺在床上,少君马上爬到我身上,知道我要她女上位,只见她扶着我的

    鸡巴对着她早已湿润的洞口,慢慢的坐下,我鸡巴才进去三分之二,少君就说

    「不行不行,老公你今天太大了,再进去会弄疼我的。」

    我心里暗笑,平时没这么大的鸡巴给你玩,今天一次让你吃饱,于是我不由

    分说,挺起腰,把鸡巴一下全插进少君的骚穴去了。

    「啊~ ,顶到子宫口了,别这样啊,会坏掉的。」少君求饶道。

    我不管她的哀求,还在一下一下的往上顶,慢慢的少君适应了我的长度,开

    始享受起来,下面的小穴也分泌越来越多的爱液,我觉得有点累了,有停止不动

    了,少君瞬间有点失落,但很快,她自己扭动起她的屁股,来回套弄着我的鸡巴,

    我这时手也没闲着,因为少君的着对大奶子太诱人,随着她身体的摆动,一直上

    下跳动着,刚才一直没好好玩玩,现在要弄弄她。

    我双手抓住少君的奶子,用指头玩弄她的乳头,少君被我这样刺激着,更骚

    的扭动她的屁股。

    「啊~ 啊~ ,好舒服啊老公,再用力掐。」少君浪叫道。

    我得令后,用手掌抓住她的奶子,用指缝夹住乳头想外拉,她受到的刺激更

    强烈了,我感觉到我的鸡巴被她小穴内壁强烈挤压着。

    「我快高潮了,老公,我先去了。」说完,少君身体一挺,头向后仰,腰部

    和臀部剧烈抖动起来,「好爽啊~ 」,高潮后,少君趴在身上喘息着,我在她耳

    边耳语道,「宝贝还要吗?」

    「恩~ ,老公再给我一次吧。」少君娇喘道。

    我让她从我身上下来,趴在床上,我扶着她的大屁股,把鸡巴插入她的骚穴。

    「哦~ 哦~ ,老公这样比刚才还要深,我受不了的。」少君嘴里这么说,但

    是她的大屁股还是不自觉的在配合我的抽插。

    我一边拍打她屁股,一边不停的抽插,整个房间只有我们性器官相撞的啪啪

    声和少君疯狂的叫床声,此时的我们只是两个在追求肉欲快乐的动物,全然不顾

    这是在我的老师家里,我在操着我师母。

    被我操了十多分钟,少君双腿越夹越紧,背拱了起来,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

    于是快马加鞭,又狠狠操了一百多下。

    「哦~ 哦~ 哦~ ,老公~ ,我又要来了,我高潮了。啊……啊………」我感

    觉到少君的小穴剧烈收缩着,在她高潮的瞬间,我把鸡巴抽出来,把她往前一推,

    只见少君像一条砧板的鱼,浑身都抽动着,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此时,少君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嗯嗯的低吟声,我想趁热打铁,我掰

    开她双腿,对准骚穴,把鸡巴全根没入。

    少君还没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想抵抗我的插入,可是我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

    她根本抵抗不了,只能任由我抽插。

    「老公,求你了,我快不行了,我快死了,别操了。」少君苦苦哀求道。

    此时的我如同一只猛兽,没有丝毫怜惜,继续操着少君的骚穴。

    「啊~ 啊~ ,老公别操了,我下面好像要喷了,我控制不了了,啊~.」少君

    交道。

    果然,我知道少君要潮吹了,我迅速加快频率又操了两分钟。

    「要喷了,要喷了,我又要来了。啊~ 啊~ ,老公,操死我吧。」说完,少

    君双腿蹬直,屁股剧烈颤抖,我的龟头感觉有股热流顶着要出来,我拔出鸡巴,

    从少君小穴喷出一股水流,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潮吹后,少君虚弱的倒在床边喘着粗气,我看着她丰满的乳房和饱满的屁股,

    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我把我有些微微软掉的鸡巴塞进少君的嘴里,此时她已

    经无暇顾及别的,只能机械的套弄的我鸡巴,我让她自己玩弄乳头和小穴,弄得

    湿润我再操她。

    少君听话的自慰,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也重振雄风,我发觉她的呼吸越来越

    重,抚弄阴蒂的手动作更快了,看来她自己已经快把自己搞得高潮了,正好借此

    机会看看她自慰高潮的样子,我从她嘴里抽出鸡巴,少君已经我要开始操她了,

    停止自慰的动作,分开腿准备迎接的我鸡巴,可是我却没有插入,而是让她继续

    自慰。

    「自己弄高潮了我就操你,不然不操了。」我淫笑道。

    「嗯~ 嗯~ ,老公说话要算话哦,我快来了,哦~ 哦~ ,我高潮了。啊……」

    少君停止手上的动作,无力的躺着喘息。

    我此时爬到少君身上,没有马上操她,而是继续挑逗她,等待她从刚才的高

    潮中恢复过来。

    少君的手也没闲着,抚摸我的身体,套弄我的鸡巴,嘴巴和我不停的舌吻,

    此时我也不想再忍耐,只想在少君身上爆发出我的精华。

    我跪起来,分开少君的双腿,扶着鸡巴对着她已经红肿的小穴全根没入,狂

    抽猛送,丝毫没有顾忌少君已经高潮几次了,体力不支。

    在我暴风骤雨的冲刺下,少君只有招架之力,「啊~ 啊~ ,你真的好棒哦,

    我快被你操死了,我的小穴会坏掉的,你快点射吧,我不行了啊,哦~ 哦~ ,我

    的亲老公,我求你了,射吧射吧,把你的精液给我吧,啊~ 啊~.」少君此时已经

    全身扭动,浪叫不止。

    「好吧,宝贝,一会我射你脸上,你都吃下去好吗?」我问。

    「好好,我全吃了~ ,老公,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是你的,你的小骚货,

    操吧,大点力操我吧,啊~ 啊~ ,好爽啊,我要升天了。」少君又一次高潮了。

    我赶紧抬起屁股,加快马力,又操了两分钟。感觉龟头酸麻,精液要喷薄而

    出时,我赶忙拔出鸡巴,此时少君张开了嘴巴,已经准备接受我的精液洗礼。

    一下,两下……,少君的脸上头发上,布满了我热乎乎的精液。

    「来,帮我舔干净。」我把射完的鸡巴塞入少君嘴里,她听话的用舌头帮我

    清理的龟头。

    一番云雨以后,少君昏昏的睡去,我却睡不着了,只得下楼到客厅看书,等

    待着白天的到来。

    一丝阳光照进屋内,老张的房门打开了,看见我已经坐在客厅。

    「哟,起的真早啊,来,我做早餐给你吃。」老张走向厨房。

    「好的,谢谢老师。」我回答道,我现在还不敢相信做完发生的事情。

    这时,楼上的房间有动静了,是少君醒了吗,如果她想起做完发生的事情怎

    么办,此时我心情忐忑的坐在客厅,像是等待审判一样。

    过了会,楼上传来洗澡的声音,应该是少君在洗澡了,毕竟昨晚一身的污秽。

    不一会,少君下楼了,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只见她像没事人一样和我打招呼

    说早安,然后进了厨房帮老张做早饭。

    我心里纳闷着呢,只见少君和老张端着早饭出来了,我们三人一起吃饭。

    少君吃饭时对老张说,「老公,我们房间的床单要换了,弄脏了。」少君脸

    红的低下了头,害羞的看着老张。

    老张不在意的说,「是啊,下次和楼下客房的一起洗吧。」

    等等,楼上的是主卧?楼下的是客房?这是怎么回事?我疑惑的看着老张,

    只见老张也对着我看。

    「小周,昨天客房睡的舒服吗?」老张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呵呵,原来是我被人睡了,不是我睡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