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36)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作者:voxcaozz。

    2017年10月15日。

    字数:5779字。

    姇36。

    离夏像个温柔的小媳妇儿,娇羞无限地躺在父亲的怀里,这有别于和丈夫行

    欢做好的感觉是在激情中进行的,处处透着温情又不失情调,包容着她,把身体

    彻底给了父亲,让老爹当了一回新郎,自己也如同回到了新婚前夕,找回了那份

    久久难以忘怀印刻在脑海深处的回忆。

    心与心的接触在碰撞中点燃了爱火,释放出了激情,绽放出来不一样的烟花,

    在灯光的掩照下,灰蒙蒙一片朦胧,恰似这份带有一丝眩晕般的不真实感,让父

    女二人暂时抛开了所有顾忌,却又在这无处不在的禁忌包围中热血沸腾,一尝夙

    愿,让那多年来的思恋化作了现实,了却了彼此的一桩心愿。

    激情久久过后,离夏在父亲的搀扶下走进浴室再次清理了身体,她那满月一

    般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抹了一层水润的胭脂粉,娇羞无匹让人看着醉心,翘挺的

    鼻子上密布着一层因高潮舒爽产生出来的汗液,让脸蛋显得更加饱满充盈透着亮

    光,而那双寒潭般深邃的杏眸氤氲着闪烁着迷离的色彩,看起来要多妩媚就有多

    妩媚,虽然自始至终谁也没再说话,却在随后的相拥再次证实了一点,这一切无

    需再言表了,都在那不言中表露出来。

    掩身回到卧房,诚诚还在梦里,离夏给他抻了抻被子,平身躺倒下来,除了

    慵懒,离夏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骨头节似乎都轻了许多,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怀着

    孩子总是伸展不开,别别扭扭,或许这便是经过滋润带来的结果,甜蜜而又幸福,

    让这一特殊时期内失眠多梦的离夏在这一宿睡得极为香甜,心也稳当下来。

    沉寂的房内只剩下老离一个人了,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却在空气中弥漫着一

    丝爱的味道,老离凝神坐在床边,有些难以置信,当他捡起扔在床上的避孕套时,

    仍旧不太相信之前自己所做的事。

    一颗心忽起忽落,变化万千,在成就了一桩好事之后免不了让一个人的心绪

    久久难平,老离提溜着套子,滑滑溜溜的,他能感觉到上面残留着闺女身上的味

    道,它贴近了自己的心,融入到自己的骨子里,这种玄之又玄的喜悦感比那棋盘

    上绞尽脑汁费尽心力相互厮杀而获得最终的胜利还要令人心惊肉跳,却难以名状,

    不禁令老离感慨万千,这让他既想到了老伴儿临终时的那些日子,又回想起前一

    段时间在省道上等车时看到的灵柩车……老天啊我和闺女好上了,你知道吗?

    这是真的!你能感受到我这砰砰乱跳的心是什么感觉吗?你肯定看到了,也猜到

    了!颖彤啊你说得没错,人就该好好活着,好日子都在后面呢,你看到我现在快

    活的样子,应该不会怪我吧,不会埋怨我和咱闺女做那个吧!我知道和闺女的事

    瞒不住你,只不过是你不说罢了!本来我已经戒烟了,可今天我实在忍不住,我

    不想再自欺欺人了,你也说过,要我看开了,这回我看开了,再也不会像以前那

    样……。

    翌日,老离很早便起来了,像往常一样坐起了早饭。经过一宿的沉淀和消化,

    有两个问题摆在老离的面前。一是关于昨天诚诚突然闯入的问题,老离猜想外孙

    应该没有看到什么,而且当时他抱着外孙回房的过程里也没在小家伙脸上看到慌

    乱和躲闪,但这并不代表孩子心里没有想法,也不能说明自己的猜测就是正确的,

    所以在结果没有完全搞清之前,还得旁敲侧击去探探诚诚,真要是查到什么蛛丝

    马迹,最好进行一下补救,这才是万全之策。

    另外一点老离就觉得有些尴尬了,这倒不是说他在跟闺女发生关系时仍旧像

    那先前一样,自我欺骗,把闺女当成了自己的老伴儿,也非是事后心理一点疙瘩

    不存,而是老离猛地想到了闺女的处境。老离知道姑爷经常四处奔波,那这么多

    年来自己闺女的生活岂不是像那活寡妇,甚至还不如活寡妇自由呢,他觉得这无

    疑是一种摧残,对闺女不公,横说竖说,总之站在老离的立场和观点上看,他没

    法理解。

    老离的心里带着想法在厨房里忙碌起来,直到身后传来了动静。他腾出手来,

    回头看了一眼,见闺女臊不唧儿地戳在门口偷偷打量着自己这边的动静,想也没

    想就说出了口:「怎没多躺会儿?」心里一颠,声音戛然而止,目光却并没退缩,

    盯住了闺女的脸。

    二人隔着一道厨门四目相对。一个是二目氤氲、挺着大腹,眼神里漾着一汪

    子羞怯怯的春水,颇似那新婚的媳妇儿;另一个是一脸和蔼,眼神数不尽的温柔,

    他手拿厨具比做农具,你织布来我耕田,颇有些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味道。这短暂

    的目光触碰,让那一壶春色潋滟而出,霞光闪耀在湖水上,无风起浪,荡漾出一

    圈圈微微起伏的波光,绚丽而夺目。

    犹想到昨晚上的风流快活,老离的心情自然酣畅无比,这是既老伴儿之后人

    生迎来的第二春,与那张翠华那昙花噩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的身子也像是注

    入了新的血液能量,让老离充满了电,呵呵一笑,老离对着闺女说了句:「再歇

    会儿吧,这里的油烟子大。」他这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似乎又回到了好多年前

    离夏在家给自己当姑娘时的日子,似真似幻半醉半醒,不断演绎着轮回着,回身

    之际,那七尺咔嚓的动作却越发麻利起来。

    挺直腰杆的人穿着朴素,却非常干净,手底下的动作行云流水,叫人一看就

    能明白,平日里老离他绝对是个利索人儿,也绝对是个爱干净的人。

    不知不觉中时间一晃而过,走过了清晨,老离心里的想法最终得到了闺女的

    解释,头一个问题给解决了,可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却令他并不满意。

    听闺女轻轻叙述着现今社会的市场低迷,就业难的问题,老离默默地听着,

    他也知道现在的那个情况,他边听边寻思,仍旧不能十分理解这和姑爷倒换工作

    有什么关联。和闺女发生两性关系前,老离是没法插足去问闺女的私生活的,可

    当这一切都给捅破之后,则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成了摆在桌子上的问题,让老离

    的心境微微变化起来。

    离夏的心里明白父亲嘴上说的情况,脸一红,双手摩挲着衣角,偷偷看了一

    眼老离,轻声说道:「这不还有您陪着我呢么」。

    生活中有好多事情是离夏始终不愿去面对的,这些年她抓住机遇炒房是赚了

    一些,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在你得到的同时,总会有些失意,不能全毛全翅

    让一个人把幸福都占满了,或许这便是人性中的贪婪?离夏说不清楚,但这岁数

    要是止步不前不去奋斗,不说老公心里何种想法,自己心里也不是很顺当,一时

    间再次陷入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两难境地。

    「爸这岁数一天老着一天,明年这时候可就六十了,他不在家的这段期间爸

    就尽量多陪陪你吧!」适当的话在适当的时候说了出来,老离不挤兑自己的闺女,

    虽说他的性欲旺盛,占有欲也特别的强,但审时度势之下,他没有脑瓜门一热就

    忘乎所以,得意忘形。正所谓知足常乐,他不希求长期霸占着闺女,可也不能让

    自己眼瞅心耐的女儿生理得不到释放。

    在闺女投过来的眼神里,老离看到了一切,终于明白了那里包含的内容,但

    他心里明白,此时正值闺女怀孕期间,情绪多变,而好多事都得忌讳,即使自己

    再想要,也得尽量控制着节奏,不能只顾得自己,不去考虑现实。于是,带着情

    感上的融入和交流,于那清晨和黄昏中,守望着,陪伴在闺女身旁见证着属于自

    己的晚年幸福。

    秋叶落尽,繁华谢幕,当身体被一层厚实的衣服包裹起来时,离夏的肚子已

    经明显鼓凸出来,见了形状,人也倍加慵懒。

    看着镜中自己那蠢笨笨的模样,离夏轻抚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母性十足的脸

    上现出忧愁,一方面还要煎熬再等两个月才能瓜熟落地,另一方面,每个月都要

    例行检查,迫近生产时变得更为频繁,她渴望生理上的满足再来一次激情,却被

    老离以肚中孩子月份大了给拒绝了,而她自己又没法够着双手进行自慰,何止是

    苦不堪言,这期间啥也不能做已经够折磨人了,诚诚又不时进行骚扰,让她觉得

    万分困顿更是导致整个人变得焦躁不堪,浑浑噩噩。

    吃罢早饭,肚子里折腾的孩子让离夏把吃到嘴的食物全折腾出来,喝了一杯

    老离给她准备出来的蜂蜜水压了压,仍于事无补,老离搀扶着她走回客厅,刚躺

    在沙发上准备小憩一下,肚子又闹腾开了,她把睡衣撩开看了一眼,用手轻轻抚

    慰肚中的孩子,肚子里支楞楞的仍旧两头窜涌,叫离夏苦拉着脸一个劲儿地央求,

    别闹了,再闹妈妈快给你整晕了。

    诚诚准备着书包从房间里走出来,嬉笑着凑近了苦不堪言的离夏,伸出小手

    搭在了她那尖耸的肚子上,像个小大人似的说道起来:「乖~听话哦,二宝不闹」。

    竟让那肚中的孩儿停止了动作,给深受折磨中的离夏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一番安抚倒是让离夏的肚子消停下来,却把她弄得直纳闷,怎么跟我就折

    腾来折腾去的,换了诚诚一来肚子就不闹腾了呢?解开睡衣扣子时,诚诚的手便

    离开了妈妈隆起的肚子,轻车熟路地搭在了那对蜜瓜一样大小的八字奶上。

    望着那已经变得乌黑发亮的奶头,诚诚舔动了一下嘴角,然后迅速回头看了

    一眼厨房,见姥爷正在那里忙碌着收拾残局,立马十指大动,摩挲起离夏的奶头。

    「去去去,又来烦我啦~」情绪波动让离夏打开了诚诚那作怪的手,此刻,

    她对这种又疼又痒的事儿极为敏感,能回避就尽量回避,这要是顺着孩子的意,

    叫他摸个够的话,他上学走了谁来料理自己的事儿,浑身痒痒的不上不下岂不是

    遭罪了。

    对于妈妈的斥责诚诚不以为然,这段期间妈妈的烦躁有目共睹,又知她不会

    深吓唬自己,便换了个方式,嘴里召唤了一声「妈」,立时把嘴凑了过去。

    「哎呀~这大清早是要干嘛啊~哦嗯~」轻咤一声离夏翻腾着白眼就被按在

    了沙发上,大腹便便的她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压了过来,她一阵心惊肉跳伴随着儿

    子的嘻嘻哈哈,就被他那张小嘴给叼住了奶头,还没等她挣扎,转瞬就被那舒坦

    的爽吸征服,不再动弹。

    电流从奶头上扩散出来,麻酥酥的感觉让离夏忘记了疼痛,心口咚咚地跳,

    在那吸溜声的吮吸下,颇有节奏地打着鼓点,没一呼的工夫,离夏就抱住了儿子

    的脑袋,任由诚诚双手托住自己那对大蜜瓜,砸吧砸吧落地有声地吸了起来。

    「谁说的不吸我的咂儿啦?」掩口轻唤,离夏把眼睛闭上了,鼻息加重的同

    时禁不住微微哼了起来,手也在下意识之中搂紧了儿子的脑袋,当那股子舒爽蔓

    延出来时,离夏猛地觉察到了什么,睁开眼睛看了看怀里的儿子,眼神有些复杂,

    呢喃了一句:「怎么还舔妈妈的咂儿头啊?」离夏的心里带着异样,双腿禁不住

    在摩擦中感觉到肥厚下体的湿润,俏脸慢慢升腾出一抹霞红,想要伸手推开儿子

    吧,又有些舍不得,可不推不阻又架不住身体的呼唤,弄得离夏又羞又恼,心口

    起伏越发急促。

    在这早上就给离夏来了一次突袭,弄得狼狈不堪,直到儿子规规矩矩站在父

    亲的面前,像个没事人似的跟着他出了家门,气得离夏直哼哼,她费劲巴咧地举

    着手纸涂抹下体流淌出来的粘液,大腿上睡裤上蹭得到处都是,她够了半天也没

    抹干净,落得个气喘吁吁,发誓以后再也不给诚诚吮吸的机会了。

    好不容易从沙发上挪腾起身子,离夏回房换了件睡裙,转悠来转悠去的也不

    知如何来熄灭心里的那团欲火,她端个小喷壶给阳台前的花儿浇了水,心里仍乱

    糟糟的,放下水壶打开电视播来播去又漫无目的,正所谓躺着发酸站着发累,怎

    样都不舒服,又不知该怎么打发时间,这肚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开始折腾起来,

    弄得她唧了咕噜的,好不容易等到老离回来,离夏这一肚子怨气便扔给了他:

    「这么半天都干什么去啦~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辛苦啊~」。

    老离每半个月理一次头发,所以回来有些晚了,见闺女脸色不好,他陪着笑

    脸赶忙走上前去,问长问短急忙照应:「又吐了?想吃点什么爸给你做!还难不

    难受?」。

    怎么不难受啦,我现在下面还湿着呢!离夏斜睨了一眼父亲,见他精神抖擞

    红光满面,更气恼了,扭着犹如救生圈的腰身跺着小脚走进厨房:「我饿啦~肚

    子里空拉拉的」。

    知道闺女这段时间情感脆弱,总会无缘无故使起性子,老离也不生气,他跨

    步走进厨房时,闺女已经打开了冰箱,老离抢身上前赶忙阻止,抱推着离夏身子

    把她弄到了一旁,说道:「我的姑奶奶,你这身子可不能吃凉的啊~爸给你热点

    汤面好了」。

    老离回身凑进冰箱,正要从里面拿出鸡蛋,也不见回音,看了一眼闺女,见

    她倚在灶台边上眼神游离,同时脸上还飘起了一层红晕,顿时明白了她心里所想,

    可这个时候她那肚子都八个月大小了,自己还怎么跟她做呢。

    就在老离犹豫不决时,离夏已经把睡裙的边角抻了起来,微微晃动着,做起

    了撩裙动作。

    「嘶~」老离倒吸着冷气,心里暗自忖道,这是要干嘛?就算是父女二人已

    经领略并尝试到偷欢的滋味,他觉着也不能这么明火执仗在这后厨里来吧,忙应

    声说道:「要不咱回房好了……」。

    离夏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她半倚在橱柜旁,冷冷地看着老离。每次父亲都小

    心翼翼行事,知道他心疼自己,也知道这进入倒计时应该回避房事,能不做尽量

    就不去做了,但那都是理论上讲的,再说这又不是跟从前那样,猛折腾。

    离夏的脑子里来回转悠,她越想越难受,越想就越饥渴,心说话,我跟你回

    房?回房就又躲起来了。所以离夏仍旧倚在远处不为所动。

    「闺女别这样儿,叫人看见了……」老离抢上身,按住了闺女的手,叫她

    别再逼自己了。

    叫人看见,叫谁看见?我心里现在正憋着一团火呢!你们都不管我啦!离夏

    轻咬着嘴唇,半含半露,挤出了一句:「爸你变了……」。

    风风火火回到家里,一进家门还没干点什么就给弄得手忙脚乱,老离稀里糊

    涂的不知闺女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爸怎么变了?」。

    「你不疼你闺女啦」。

    「爸天天陪着你,不疼你疼谁啊?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叫爸疼张翠华?我

    疼得着她吗!」跟离夏解释完,老离心里直嘀咕,前天不已经给你舔了一回吗,

    还这么频繁!倒不是老离没有欲望,恰恰相反,老离的欲望真的是很强烈,不过

    他不想因为私心而非要跟闺女强行索取,这不是他心里所愿,又不能顺着闺女的

    意思胡来,所以始终僵持下来,但心里的这些话可不能跟闺女讲,看她脸色通红,

    闹不好那句话说得不对心思,备不住还有话等着自己呢,到时候又得求爷爷告奶

    奶……。

    唤了一下,老离忙劝慰道「爸这不说了吗,陪你回房,爸给你用……」。

    「上回你就应付我,你骗我,我才不要听呢!」离夏用手捂住了耳朵,不依

    不饶使着性子。

    闺女长这么大,莫说动手戳一指头,自己连句狠话都没跟她讲过,这时候偏

    偏在这个地方挤兑自己……哎呀,我的姑奶奶啊,爸可真服了你啦~!

    见离夏再次撩起了裙角,老离乱了手脚,赶忙阻止,软声求道:「爸答应你

    好啦,可别再……」话还没说完,老离就看到了闺女撩开裙子露出来的下体,

    湿漉漉的阴唇翻卷着掩藏在黑乎乎的丛林里,三角区域因临盆在即显得肉色发暗,

    却更加充满了味道,赤裸裸地摆在了自己的眼前。

    眼前突发的一切扰乱了老离的生活,让原本静止的湖水再次起了涟漪,同时,

    他的脸上也是怪异连连,紧紧盯住闺女两腿间黑乎乎炫亮的肉膜,老离顿时给这

    一幕刺激得打起了摆子:到底要还是不要呢?要还是不要?谁能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