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34)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作者:voxcaozz。

    2017年10月4日。

    字数:9687。

    姇34。

    正文:

    那一晚的夫妻生活过得相当充实,在难得清静的情况下,夫妻二人如鱼得水

    般徜徉在性的海洋里,书房、客厅、浴室、玄关等等诸多地方均留下二人爱的足

    迹,俨然就像多年前新婚时的样子,饥渴难耐、兴奋冲动、不知疲倦,相互之间

    从拥抱到爱抚,用肢体不断向对方传递爱的宣言,宣泄着心中的情欲,释放出来。

    精赤的男人身上已经有些发福,他高大威猛,皙白的皮肤淌着汗液,模糊了

    双眼,却难掩脸上的兴奋,胸口起伏不断粗喘着,犹如猛龙过江,睥睨天下。穿

    着丝袜高跟的少妇珠圆玉润、丰满妖娆,她迷离着眼神,熏醉的脸蛋如晚霞般绚

    丽,再不用顾忌影响到谁,岔着双腿戳在床前,用胳膊肘支在靠床的枕垫上,频

    频对身后冲刺的男人给予鼓励和赞许,舔舔的嗓音清脆柔媚,几如黄鹂出谷,又

    似枝头翘立的百灵,叫声里把男人的魂儿都给吸走了,让他不知疲惫地挥舞着双

    臂,扭动着臀胯,全力以赴之下毫无保留,挥洒着汗水给予少妇生理上最大的满

    足。

    少妇稍微有些疲倦便仰躺在松软的床脚,把个穿着丝袜高跟的颀长健美大腿

    盘在男人的熊腰上,那男人依旧站立在床脚下,嘿呦嘿呦地把火热的情欲传递给

    少妇,叫一声「好老婆」,意犹未尽,又热血沸腾地吼一声「好媳妇儿」,刺激

    连连,而当少妇羞涩连连地喊他一句「好公爹」时,男人赤红着眼如同打了鸡血,

    虎背熊腰抖展开来在控制着不影响少妇肚中孩子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冲刺起来,

    给予少妇最充实的填充,灌溉着她,一次次地把她送上欲仙欲死的高潮。

    夫妻生活无所顾忌,酣畅淋漓,像是要把十多年夫妻生活所缺的都找补回来,

    一直到女人娇喘吁吁连声求饶,男人气喘如牛筋疲力竭,这才相互拥抱着走近浴

    室。男人温柔地给女人清洗湿滑的下体,一遍遍爱抚揉搓着她那湿滑黏润的穴道,

    手口并用下竟又让少妇来了一次余韵下的高潮,豪不嫌弃地用嘴接住了她下身喷

    射出来的爱液,任其尽情喷洒,醉眼迷离之下少妇就那样温柔地看着身下的男人,

    一直到她被他抱到大床上,嘴里兀自喃喃,慵懒地蜷缩在男人的怀里,安详中,

    那杏核大眼为之流下两行幸福的清泪……。

    在焕章手机上听过了那首「顺流逆流」之后,确实意犹未尽,让人缅怀流金

    岁月的同时,均在心里产生出不同的感想。在杨哥的微博上再一次见到他的影踪

    并听到他的声音,觉得颇为亲切,虽仍旧看不到人,却一下子拉近了彼此间的距

    离,仿佛再次见到了那个爱说爱笑爱打爱闹的人儿。

    杨哥以一首「蓝莲花」表达出这么多年来的人生理念,并配上了一段自己的

    感悟,令人欣喜万分而又感慨万千的是,这首歌是男女二人合唱出来的,效果相

    当的好,听那女人清脆动人的声音,离夏和魏宗建相视一笑,均认为这是杨哥妈

    妈跟他一起合唱出来的。除了许巍的歌曲,心细的离夏又在前面发现了杨哥演唱

    的许多老歌,其中一首名为「双双飞」的老歌同样是男女合唱,情感流露随着歌

    声意切情真,令人心里产生出无限遐想,再结合杨哥目前的婚姻状态,便极为耐

    人寻味了。

    随即离夏又打开了杨哥妈妈那鲜为人知的微博,赫然见到了前不久秒拍的一

    个三分来钟的视频。视频上来展现的是一组老照片,黑白色的渲染下显得颇为怀

    旧,更像是老唱片,让人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个遥远的九十年代。离夏猜测那些

    都是拆迁时杨哥老家房子留念所拍,随之证实确实如此。其中一张屋内的照片引

    起了离夏的注意,她用鼠标点击把它定格下来,只见正房的东影背墙壁上挂着一

    面镜子,镜子的左上角用红漆描着「百年好合」几个大字,而且透过镜子看到拍

    照的人正是杨哥。对此,离夏并不陌生,因为那个年代的镜子有好多都是这个样

    式的,而随后点击继续播放出来的音乐令离夏大为震惊。

    「串串相思,藏在心里,相爱永不渝,忘不了你。」随着镜头的切换,音乐

    声响了起来,那极为浓郁的京腔京味音乐之下,发哥用毛笔描画出镜上的「百年

    好合」这几个大字竟然和杨哥家里那面镜子上的红字如出一辙,而离夏在这个名

    叫柴妙人的微博里曾看到过杨哥给他妈妈洗头的片段,妙人歪着身子坐在凳子上,

    整个过程里杨哥极尽温柔地给她清洗着秀发,一脸笑容柔情似水,幸福洋溢在点

    点滴滴之间,回想来说这所有的一切不能不说是个巧合。

    瞬间的恍惚在心底里勾勒出一幅画卷,让人不禁追忆起似水流年逝去的岁月。

    离夏怔怔地看着秒拍视频里的那个女人,她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牵扯着发哥

    的心神,无处不在的浓情蜜意在歌曲唱晚之际随着人流涌动的错动,随着火车汽

    笛的鸣叫把两个相爱的人无情地分开,充满了苍凉悲惋,让人怅然若失。

    离夏默默地注视着镜头,很显然这个视频绝不是杨妈妈做的,不知道杨哥为

    什么要把这个做成了一个小视频放上去,随之而来的仍是那经典的广告台词:

    「如果说人生的离合是一场戏,那么百年的缘分更是早有安排,青丝秀发,缘系

    百年。」让离夏的心里恻动泛起涟漪,难道说这就是杨哥为什么一直不结婚的秘

    密?。

    视频播放完毕,离夏捛着往前倒了倒,但见那青山绿水的背景下,着装淳朴

    的故人脸上带笑,女人原本的荷叶头变成了中长发,盘系于脑后,把个漂亮的芙

    蓉脸露了出来,这么多年过来还是那样饱满圆润,不见什么瑕疵皱纹,依旧演绎

    着她那不老的传说,她那清澈的眼眸虽带有风霜,却更加迷人诱惑,数不尽的温

    柔妩媚。而陪伴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身材高挑匀称,剑眉星目颇为精神,搂住她

    的身子笑起来的样子坏坏的却满是温情,再透过女人和煦如春风的表情,立马把

    那幸福透露出来,由内及外,无处不在。

    离夏和魏宗建曾无数次听这杨哥说起过,我这脸型跟我妈一样都是那种方方

    正正的,可怎么看这娘俩分明都是那娃娃脸,细细端详,又哪里看得出实际年纪。

    看着手机里的这对温馨的母子,魏宗建没有问,不过他和离夏均把心里想的祝福

    写在了上面。

    背着丈夫,离夏虽仍旧闹不明白杨哥为何到现在都不结婚,却也知道他们这

    样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洒脱,她隐隐然猜到了什么,却不敢往那方面想,心里头

    由衷地祝福着他们,希望他俩真如视频播放的那样,同时,也在心里默默期盼着,

    期待能够再次遇见他们。

    诚如焕章所说,虽然彼此见面很少,却从未失去联系,每个人的心里都知道

    杨哥在外闯荡不容易,能有一番成就那都是他通过自身不懈努力换来的,这么多

    年过来了,他就像换了个人,没再像以前那样玩世不恭嘻嘻哈哈,似乎一切都变

    得低调起来。

    便是在这种感怀和思念中走过了暑伏。入秋后,天气日渐转凉,中午的日头

    虽然还有一些火辣辣的,却再不似酷暑时的那份让人难以忍受了。秋高气爽,天

    一下子高了起来,吸到嘴里的空气不再压抑,畅通下心里也宽松了许多,从那出

    行的人的脸上就能看到一身轻松。

    泰南市这座小县城四通八达的道路连接着省城和京城,变得更加婉约漂亮,

    主干道依傍着伊水河,受那青龙子河的牵引盘绕着汇聚在了一处,弯弯绕绕围拢

    着泰南蜿蜒曲折向南流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未止歇过步伐。

    暑期过后,诚诚已经念三年级了,不知不觉中个子又长高了一些。每天的接

    送任务仍旧由老离来完成,对此他毫无怨言。对于老离来说,在婚变之后那几个

    独处的日日夜夜,他想明白了,因为这似乎只是延续了多年前的那个梦,给予它

    一个诠释,让它变得真切起来,而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早已从那气短难堪的

    境地里走出来,不再郁结困顿,过日子过得是那柴米油盐,人活着活得是那七情

    六欲,虽说这样想有些逃避问题,却已经是正面应对,没有像伪君子卫道士那样,

    跟闺女做了乱伦之事还要纠结来纠结去,要死要活,背地里却偏偏还控制不住双

    腿和鸡巴又去行那苟且之事,与其那样还不如勇敢站出来呢,省得心里都憋着劲,

    自寻烦恼。

    由此,老离本人也从梦境中彻底醒来,心里变得泰然,而眼前也变得宽阔起

    来,整个人又恢复成原来那个笑呵呵的样子。落在离夏夫妇眼里,尤其对于离夏

    而言,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随着老父心情的转好,离夏也变得开朗了

    许多,这是她喜闻乐见的事儿。至于说那一晚他们父女二人发生的事情,倒变得

    无足重轻起来,在每一个早饭之后的叶酸补充,在每一顿膳食搭配的合理补充,

    在每一个黄昏后老男人的贴身按摩下,这所有的一切都让那浓浓的亲情替代了,

    情与爱的相互转换,血脉相连下成了心照不宣的事情。

    老离的性格开朗,本身并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却因为闺女怀孕而变得敏

    感起来,随着离夏肚中孩儿月份的增加成了个不折不扣的话唠,而且大包大揽,

    家里的活计再也不让闺女碰了,知道她怀上二胎不容易,以至于话里话外把想到

    的都告诉给魏宗建,连女人的保胎丸都给预备出来,就怕离夏一个不小心见了红,

    事就大发了,简直比离夏这孕妇都焦急,那无处不在的关怀再次包围过来时,再

    一次让离夏有种在家当闺女时的感觉,真的是很温馨很幸福。

    徜徉在爱的氛围里,父女间亲昵动作难免会做出个一二来,为此离夏打趣着

    魏宗建,告知可不许吃父亲的醋,因为自己是特殊人员,需要照顾,那越来越浓

    的女人味在拥入怀里的时候,被魏宗建用宽阔的臂膀紧紧搂住,他知道老丈人用

    心良苦,也知道妻子处于孕期爱使性子,难得能陪在妻子身边那么长时间,所以

    他也像老离那样,处处宠着离夏,并不计较妻子和岳父间的暧昧。

    到了第二十四周开始进行唐氏筛查确认孩子的智力,据说一旦体检出现问题

    则要跑到省城复查,落实结果后的最坏程度则是引产,其严重程度比NT检查还

    要痛苦恶劣,因为引产和流产不是一个概念。尽管医院附属这边有人照拂检查细

    致,可魏宗建和老离的心里仍旧提心吊胆,生怕哪个环节出现差迟害得离夏辛苦,

    就算最后没有问题,可受那颠簸的活罪没人能够替代。好在这一切都很顺利,一

    直持续到给离夏照了四维,检查肚中宝宝的骨骼成长情况,在排除了兔唇腭裂、

    脑部积水以及羊水分布情况后,让魏宗建把心踏实下来,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

    情况下得以奔赴国外。

    魏宗建临走前的那天中午,由己思彼老离特意跟他谈了谈,因为自己本身的

    性欲非但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衰弱,反而越来越强的缘故,考虑到闺女现

    在这个年龄段,以及将来产后的日子,老离把心里的想法跟姑爷简单地说了出来,

    大致意思就是让他能不能换个工作方式,都快成第二个孩子的父亲了,又不缺钱

    就不要再这么奔波了,在老离看来,姑爷现今的主要任务就是陪在闺女身边,给

    予她身心方面全方位的照顾。

    听完老丈人的话,魏宗建沉默下来。他不是投机分子但也非那种不懂生活激

    情的人,高中时期母亲的故去一度令魏宗建生活陷入灰暗,是父亲一个人含辛茹

    苦供养着他上了大学,这一切都被魏宗建记在心里,他发誓将来要挣好多钱,要

    孝敬老人。可以这么说,对于钱他颇为敏感,除了供养家庭,他也不想自己的子

    女将来生活窘迫,所以这些年始终在向钱看,于是便处在一个颇为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是公司老总的器重,薪水奖金丰厚,如果甩手不干的话,公司里的好多业

    务将从他的手上断了,这一点让魏宗建左右为难,而另一方面又让他觉得愧对妻

    子和家人,没能好好陪在她的身边而委屈了她,委屈了孩子,委屈了自己两头的

    亲人。正所谓忠孝难两全,无处不在的矛盾又不能发泄出来,苦恼的同时让魏宗

    建觉得男人有时真的很难。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魏宗建深有体会,丈母娘卧床那二年,一切费用都是自

    己这边出的,没有经济实力早就给医院拖垮了,弄个倾家荡产都不新鲜,而小舅

    子那边搞鱼池开发建设又处在一个起步阶段,手里没有多余资金,连房子都是自

    己这边给他的,这吃穿用度都得用钱来做后盾,当打之年不去奋斗又说不出口,

    说了归其,谁也不嫌钱多扎手,于是便在生活中产生了这样一个令他觉得左右为

    难的矛盾,没法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

    屋子里弥漫的空气有些凝固,让这午后变得有些沉闷,点了根烟魏宗建开始

    寻思起来,这期间他看到岳父变得沉默不语起来,眼神里传递出来的东西透着复

    杂。为了打破僵局,魏宗建只得无奈地说:「我尽量赶工吧,处理完日本和泰国

    那边的事就马上回来,国内这边我会添加人手的,在孩子出生前务必陪在夏夏身

    边。」算是勉强给岳父来了个答复。

    魏宗建不知道这样的回答能否令老丈人满意,话说出口他有些如释重负,却

    换来离别之际的淡淡忧伤,在午后阳光照落下,让这屋子里显得更加沉闷,魏宗

    建的心里也变得极为复杂,因为他知道,离家的滋味并不好受,这意味着自己又

    要一个人孤独前行了,妻子也如同自己一样,虽说仍留守在家里,可这个时期毕

    竟是女人最需要关怀的一刻,而自己却不能在她的身边陪伴。

    老离看向魏宗建的眼神变得有些凝重,他心底又何尝没有想法。起身从柜橱

    里捡了一些核桃放在桌子上,拿起了核桃夹子,一边夹核桃一边轻轻开口,说道:

    「长期跑外你自己多注意保重身体吧,眼瞅着你这也快四十岁的人了,凡事都要

    量力而行……都说上了年岁就应该学那人老奸马老滑,不能太实在了,我觉得

    你出门在外虽然要顾及公司利益,可也不能一味冲锋在前,这有儿有女守家在业

    的,别太拼了……」说完,老离摆了摆手,示意姑爷去卧室再陪陪闺女,他没

    法左右谁,也意识到自己管得有些多了,可有些话又不得不说,沉默中便复又低

    下头来夹起了核桃。

    魏宗建悄然走进卧室,发现妻子正在为自己准备着出行的装备,心里感动,

    把离夏搂在了怀里,离家时他像往常一样带着思念和不舍嘱托离夏好好照顾自己。

    离夏微微闭上眼睛,心里头空落落的,勉强笑了笑,从丈夫的怀里挣脱出来,

    把行李给魏宗建整理完毕,该预备的都准备了出来,默默地做着本该是妻子应做

    的事情,直到门铃响起,副手来接魏宗建,这才依依不舍地与丈夫道别,心里自

    然免不了又是一阵酸楚。按理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彼此早该习以为常,适应了这

    种聚少离多的生活,由于此时肚子里怀着二胎,让离夏根本没法像以前那样平静

    如水,泰然处之。所以,在魏宗建离家的那一刻,这种被打断的幸福仿佛身体被

    抽离了某种东西,让离夏在患得患失中心里产生出一股失落。

    下午,离夏没有去单位上班,她这高高挑挑的人儿不是那种娇小玲珑的女子,

    所以在衣服的遮掩下并没有显示出怀孕的迹象,可前一阵子被局里后堂做饭的大

    婶儿瞧出了端倪,结果给嚷嚷出去,弄得全局上下都知道她怀孕的事,今天跟老

    局长一经提说,得到的答复是:「放心休息,我这边一路给你把绿灯开了……」。

    让她觉得无比温暖,猛地想到了什么想再问问局长关于杨哥的事,话到嘴边又卡

    壳了,只得作罢。末了又给庄丽通了电话把自己的情况粗略说了说,把工作交代

    妥当,听那边支支吾吾的也不知这丫头最近怎么了,总是心事重重的。

    趁着离夏午憩,老离把诚诚送到了学校,回来后也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这早晚已经有些凉了,不过两三点钟的太阳照在身上还是暖洋洋的挺舒服。知道

    闺女心情不是太好,趁着天气不错,拿了遮阳伞老离特意陪着她出外溜达了一下。

    从小区的林荫道里走到亭子口,周围一片绿漾漾的,让人心情渐渐好转起来,

    绕着绿化地走了一圈,行至西门,担忧闺女心里不适老离忙询问了一声,离夏摇

    了摇头笑了笑,老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样溜达了,尤其是心情波动的时刻,不如

    上外面走走,顺带着去超市转悠转悠,也算是散心了。

    「渴不渴?」老离关切地问了一声,离夏摇了摇头,却挨近了父亲的身子,

    而老离也把手里的伞撑了起来,罩在闺女的头上。

    走到超市里,因为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所以顾客显得不是很多。走走瞧瞧

    也没有几样是看得上眼儿的,有些漫无目的,却也清净无人打搅。老离提了一箱

    奶制品,说是给诚诚喝,离夏本想阻拦,可当她看到父亲脸上的神情时,顿时被

    那一脸慈蔼之色感动,心头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瞬间被那幸福包围。

    「网上的东西再好再直接也不如眼么前的东西让人放心,我觉着这牌子不错」。

    老离说了一句,忙又询问闺女累不累,要不要坐下休息会儿。

    离夏也说不好自己到底累不累,反正这怀孕到了这一阶段总是浑身不好受,

    看了看时间,随后挑了一两个现在看来还为时太早的婴儿玩具拿在手里,示意父

    亲现在可以回家了。

    出了超市大门刚走到拐口处,一个模样黑黝黝的老妪跳了出来,拦在了离夏

    和老离的眼前。见对方鬼鬼祟祟的样子,老离心神戒备,挡在了闺女的前头。

    「别害怕别害怕……」老妪连忙解释,以一个自己觉得非常友善的笑容冲

    着老离说道,随后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抖露出来,笑呵呵地说:「要不要来看看啊,

    我这手头上可有不少好东西呢」。

    老离咂么着眼前这个人,总觉得哪里见过,忽地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兜售

    黄色光盘的人吗,怎么又跑到这边来了。又一想,也不能怪她,选择在超市边上

    做那营生倒也不失为一种营销手段,只不过她选错了人。

    老离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带着离夏正要离开,那妇人锲而不舍地跟在一旁,

    鬼念穷嚼不停地吆喝起来:「买不买放一边,咱先看看好不好啊!你们别看我显

    得老,其实我才四十多岁,不都为了混口饭吃吗,我说咱看看再说好不好啊」。

    「有什么好看的?」老离瞥了一眼,实在是被纠缠得不善,语气有些生硬。

    「亏您跟我还是同龄人,这思想可太落后了。你看这多带劲儿,回头两口子

    回家比划比划,不也能增加情趣找到乐子吗!我说大妹子,你开导开导你老公啊,

    回家两口子学学新花样,保准你们乐不思蜀。」老妪模样的妇人仍滔滔不绝地说。

    早在老离和离夏走进超市时她就注意到了他们的举动,见他们如此亲昵共用一把

    遮阳伞,尤其是男人体贴入微的样子,早就认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不遗余

    力地兜售着手里的光盘,可谓是劲头十足。

    见老妪拿着光盘唾沫横飞极为卖力地推销着,本心虽不乐意购买,可离夏的

    心里却不禁对她起了一丝怜悯,偷偷看了一眼她手里拿着的那些个花花绿绿的东

    西,还没等离夏说话,老妪便自作主张地拉起了她的胳膊,说道:「大妹子,咱

    上那边上说话来。」老离赶忙阻拦,不让她碰自己闺女,心说话:「说话跟上把

    套似的,有完没完啊!」却架不住她那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招式,弄得脑瓜皮疼,

    也觉得站在这里有些碍眼,便看了看离夏。

    「要不就买两张吧!」离夏斜睨了一眼父亲,香腮飘红,淡淡说了一句。那

    老妪像得到了圣旨,改而抓住老离的手便不撒手了,引他们来到僻静处,把藏在

    那里的黑袋子一摊,脸不红心不跳地从里面拿出了几张,极为熟练地指着封面,

    说道:「看,有叔嫂乱搞的,你要觉着不新鲜这还有儿子睡亲妈的呢,我告你啊,

    这片我看过了,要多刺激有多刺激,保证你们两口子没见识过」。

    联想到张翠华母子,老离哼哼唧唧,心里暗道了一声:「咋怎没见过?妈的

    屄就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

    那老妪察言观色,见老离脸上有些不悦,忙指着手里的另一张光盘说道:

    「你不耐看也没关系,咱这还有公爹玩儿媳妇的呢,也有父亲跟闺女搞的。现在

    不都流行角色扮演吗,我这可还有熟女类的,护士类的,嘿嘿~穿上情趣丝袜搞

    起来可带劲啦……给人家我都是一百块钱四张,给你们我多给两张好了。」这

    老妇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配合她那黑苍苍的树皮脸,不断教唆着蛊惑着老离父

    女,见对方上钩,舔着脸还把价格说了出来。

    「那么贵?」离夏轩眉说道,她知道普通光盘的价格不外乎也就是十多块钱,

    也和魏宗建看过不止一次这种类型的黄盘,可那些都是从网上搜来的,见那老妪

    贼眉鼠眼,离夏冷冷地看着她,想听听她还要说些什么。

    「您看您这一身衣服穿的牌子,还在乎这俩小钱儿?要不我给你七张好了,

    这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事儿。」老妪见离夏有些犹豫,忙不迭点头哈腰改口

    说道。

    「说得那么好听,我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和你描述的有没有出入,总归也不

    能让你白跑一趟,我就来三张好了,多了我也没不要。」顾忌到被熟人看到,离

    夏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挑了三张光盘然后给了那老妇人五十块钱,却听这老妪

    说道:「我有名片,您要是觉得过瘾就加我的微信,绝对让你买得放心物超所值,

    咱还可以扫码,更直接更便捷呢!」继而又对离夏说道:「大妹子怀孕了吧?这

    身子保持的还挺好,嗯,回家之后只要别做得太猛,这段期间绝对一点问题没有」。

    回到家里,离夏赶忙把奶罩从胸前摘脱了下来,看着自己鼓突出来的肚子,

    压迫双腿不说,连心口都涨得要命,用手颠了颠那两个饱满浑圆的大肉球,她不

    禁有些苦恼,想到回家的路上竟然买了那刺激肾上腺素的黄盘,离夏都闹不明白

    为何会那样做,难道说是自己的性欲越来越旺盛了?仔细回想老公在家的那些日

    子,确实隔三差五总缠着他,就跟吃不饱似的没什么分别。

    家里也没外人,不用回避什么,多年下来这似乎早就成了一种习惯,把那粉

    色纱裙套在身上,离夏拿着那几张光盘走向书房,打开电脑计划先试着看看。就

    在这时,在小区门口分道扬镳的老离把诚诚接回家里,当他看到闺女凑在电脑前,

    忙把她推到一旁,焦急地问她为什么把防辐射的外套脱了,又颇为在意地提醒闺

    女小心电脑的辐射,见她把光盘收藏起来,关闭电脑前老离一脸异样,忍不住在

    离夏的身子上扫了几眼。

    离夏成熟饱满的肉体在睡裙的包裹下仍旧把那凹凸有致的身段展现出来,而

    她那怀孕的样子落在老离的眼里,更增添了一股令人暖心的愉悦,免不了在魏宗

    建离家之后让老离心神荡漾,窥视时又开始心猿意马,蠢蠢欲动之下产生出一股

    难以压制的冲动。

    「别让诚诚看到……」这话一说出口,让老离很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念头随着眼神的游走不停晃悠着,直到离夏脸上带羞,轻嗔了一句「爸」,这才

    赶忙把目光从闺女的胸前转移。

    就在他父女二人扎在书房眉眼交替之时,诚诚从冰箱里举了一罐酸梅喝了起

    来,他边喝边走,凑近房门口时,朝着里面问了一声:「姥爷你别给我弄茄夹吃

    了,我想吃那黑椒牛排。」见自己妈妈穿着睡裙,则嬉笑着说了一句:「妈,你

    又涨奶了?」弄得老离一脸尴尬,赶忙应声答道:「好啊,姥爷这就去给你做饭」。

    赶忙转身离开。

    「还不紧着把作业写了,这前多了一门外语,妈妈该给你报补习班了。」被

    诚诚骚扰着,离夏皱了皱眉,把他那抓摸在自己心口上的小手打掉,如是说道。

    现如今虽说规定不允许补课,可又有几个家长不重视孩子的学业问题,那些个蓝

    印户口的高年级学生疯狂涌入泰南,把本地的学生挤得不善,而课堂上又没法学

    得透彻,只能通过课下补习来提高成绩,已然成了一种趋势。

    「那我的自由时间不就没有了吗!我还想陪陪我妹妹呢!」诚诚嘟起嘴说道,

    一脸的不情愿。这回倒学聪明了,把个小手放在了离夏的肚子上轻轻抚摸,摸着

    摸着就又攀附到她的胸前,竟还捏起了她的奶头。

    离夏被儿子弄得心烦意乱,回到他的卧室,干脆把纱裙撩了起来:「摸得我

    这咂儿又涨又疼,要不干脆你给妈吸吸好了。」诚诚脸上一红,挺不好意思,把

    那酸梅放在书桌前,凑到离夏的跟前他嘿笑着说道:「我都多大了还吃奶啊」。

    明知妈妈的奶子里还没孕出奶水,手上揉搓的动作却变得轻柔起来,托着她那沉

    甸甸的奶子舔了下嘴角,诚诚嘀咕了一句令离夏哭笑不得的话:「妈,你这奶子

    可真肥,比以前又大上一号啦」。

    当晚,诚诚抱着被子堂而皇之地搬进了离夏的房里,前一段时间因为爸爸在

    家,没法跟妈妈一起睡,这回不用再那样了,而且在离夏脱掉睡裙之后凑上前去,

    在离夏目瞪口呆之下,捧起了她的奶子吮吸起来。

    心口上初始的疼痛渐渐消失,转而被一种极为舒畅的感觉所替代,随后变得

    麻痒起来,很快从乳房上扩散出来,让离夏在舒畅中又变得焦躁起来,而且还有

    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从身体里滋生出来,让她下意识地把诚诚的脑袋搂在手臂里。

    「妈,你奶头都硬了……」诚诚挣扎着吐出了离夏的奶头,不明所以地说

    了一句,却臊得离夏满脸通红,不得不借着双手的拥揽再次把儿子揉进自己肥沃

    的大山之下。她低头看着怀里吮吸自己乳房的人,身体渐渐变得火热起来,有些

    恍惚,脑子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无意间竟哼吟出来,当她意识到自己心里产生

    出来的想法时,暗啐了自己一口,可实际情况又让她万分矛盾:「这孩子也真是

    的,都给我嘬硬了,他倒舒坦了,一会儿可叫我怎么睡觉啊……」想要把儿子

    从身体上推出去,又不忍心拂了他的念头,就这样有一下没一下地忍着,呼吸越

    来越急促,脖颈也荡漾出一抹粉红。

    等诚诚睡着之后,

    离夏起身下床,转来转去也难以让心里那股燥热消散,伸

    手一摸下体,令离夏窘羞不已,我这是怎么了,被儿子吸几口奶就忍不住想那事

    了,可真没臊啊,也难怪她春情荡漾,其时阴唇外翻,包裹下体的内裤早就湿得

    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