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27)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真'正''站'请'大'家'到***点阅'读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

    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既'是

    ..

    作者:voxcao

    26/8/2

    字数:778字

    27

    清晨,睡梦中的诚诚被大床剧烈的晃动给搅醒了,他揉着迷糊糊的眼睛从床

    上爬起来,就看一旁睡着的「舅舅」正抱着被窝,身体上下晃动砸着床铺,这大

    床的晃动便是这样搞出来的,他挺大的一个人竟然做出如此滑稽的动作,这且不

    说,「舅舅」的手里还拿着手机不放,嘴里叨咕叨地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夏妈,我抄你,爽……」

    瞅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诚诚倒是听妈妈说过,知道一些睡梦人的那些个所谓

    的毛病:比如说咬牙、放屁、吧唧嘴。但这撅着屁股不断抱着被窝压砸床铺还是

    头一次见到,简直匪夷所思了,甚至有些恐怖。望着王晓峰动作下的一脸龌龊相,

    诚诚何曾见过这个阵势,他惊恐地拿起了衣服,迅速穿好赶紧跳下床来,生怕被

    对方那可怖的动作波及。

    逃也似地离开了自己的卧室,刚稳定下情绪,便听到厨房那边传来的细微的

    声音,眼见姥爷房门还在关闭,诚诚又探头扫了一眼妈妈房间的方向,见房门敞

    开,便以为妈妈在厨房独自准备着早餐。而刚凑近厨房边缘,诚诚便听到了里面

    传来的说话声。

    「起那么早干嘛!」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说出话来,虽然声音不大,但却迅

    速传进了门外的诚诚的耳朵里。

    诚诚探头探脑地顺着厨房敞开的门缝朝里看去,只见姥爷和妈妈相互看着对

    方,脸上带着微笑,那样子似乎是脚前脚后走进来的。就听姥爷冲着妈妈摇着头

    说道「有了身孕,你该多休息休息!」随即妈妈便朝着姥爷笑着说道「您今天该

    多休息休息才对呀,怎么还劝我呢!要是连早饭都做不了,那未免也太娇气啦!」

    「赶紧出去,快出去,别让爸爸着急了!」本来还想跟妈妈诉说一下早晨看

    到的恐怖一幕,哪知道姥爷这个时候却在厨房里,并且跟妈妈推来推去,一脸担

    忧……

    以往时分,老离总会跟闺女笑着说「爸听你的」,但这一次老离断然没有说

    出这句话,就是因为闺女怀孕了,因为闺女的年龄有些高危。闺女从小到大都被

    老离捧在掌心里,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现在她处于特殊情

    况。当爹的虽说平时跟闺女亲亲密密,但真到了节骨眼上,老离绝对不会含糊,

    哪怕一丁点闪失,老离都不想看到。

    多年前闺女怀着诚诚的时候,老离便不时电话挂念,甚至脑子里一度想过要

    去伺候闺女,但转念一想,闺女嫁人了,当爹的就算再心疼闺女,也不能贸贸然

    便跑去照顾,轮也该由老伴出马,当爹的动请缨的话,这难免步子趟得有些大

    了。就在老离一筹莫展之时,亲家老哥竟然提出了要求,让闺女自己家中来坐

    月子,这简直太老离的心意了!时隔多年,那段往事老离依旧记忆犹新,尤其

    是闺女生诚诚时在产房拉住他的手,当时老离心疼的都流了眼泪。

    虽说今天是结婚的第二天,但总不能因为结婚就不吃不喝不活着吧,日子得

    过,并且还要过得有滋有味,好说歹说老离总算把闺女劝出了厨房,随后他抄起

    了围裙便把从冰箱里取出了食材,手脚麻利地做起了早餐。

    小诚诚在门口偷看里面的动静,还是让妈妈给逮住了,他拌了个鬼脸冲着妈

    妈一吐舌头,便迎着妈妈的身体拉住了她的胳膊。

    「没多睡会?」见儿子偷偷张望,离夏乜了一眼,随后笑着问道,见他搂住

    了自己的胳膊,便跟他一起走向了客厅的沙发。

    「妈妈,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呀!」诚诚抓着妈妈的手不放,还不断身拿

    眼瞟着自己的卧室,又扫了一眼姥爷的卧室,这才压低声音冲着离夏说道。

    今天儿子好想很反常的样子,神神秘秘的不知又发现了什么,难道说自己跟

    父亲……不应该啊!进厨房也没干什么便跑出来了,哪有什么秘密可言。还是说

    看到了丈夫跟自己行房?也不对啊!昨晚上做爱可是关着房门的,并且隔音效果

    又不是很差,哪里会有被听到看到的可能。闹不明白儿子到底发现了什么,倒把

    离夏搞得紧张兮兮,一双杏眼游离不定。

    混迹国企多年,这种现象本不该出在离夏身上,正所谓关心则乱,儿子又是

    从小到大黏在她身边的,当妈的要是没有点反应,这显然也不符常理。

    「那个舅舅睡觉很怪,挺吓人的!」诚诚并未发现妈妈眼睛里的异常,他说

    话时只顾得小心翼翼了。

    「嗯?」离夏心里打了个突,她还真没想到儿子说的是这个事,原来不是发

    现了自己……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但涉及到儿子身上,离夏又急忙把他揽到

    了身边,前前后后看了看,并未发现异常,这颗心才算真正踏实下来。

    见儿子脸上有些惊恐,离夏的心里又不免担忧起来,急忙抓住了儿子的手问

    道「他对你怎么了?」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急躁,缓了缓,离夏开口问道「到底

    发生了什么?快跟妈妈说说。」

    「他睡觉时抱着个被子直砸床,太吓人了。」诚诚绘声绘色地跟妈妈描述着,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致,他才被惊醒的。

    离夏皱起眉头想了想,这个王晓峰昨天似乎便有些奇怪,面对自己时的眼神

    总是游离不定,或许是因为昨天下午闹了个尴尬导致,才会让王晓峰不敢面对自

    己。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离夏抚摸着儿子的脑袋笑道「哪都有千奇怪的人,

    别担心啦!」

    「他不光是睡觉砸床,还说梦话呢!」诚诚伸出手指在妈妈眼前比划着,显

    然是被王晓峰给骚扰了。

    「哦?都说了啥?」离夏饶有兴致地看着儿子,成长过程中总要经历和面对

    一些事物,也乐意听儿子跟自己分享他的喜乐哀愁,便静静地看着诚诚,等待下

    文。

    「好像听他说了夏妈什么的,我抄你啊,好爽!」诚诚摇晃着脑袋,学着王

    晓峰的样子认真地表现出来,稚嫩的声音极为搞笑,又多少有些怪异。

    稍一琢磨儿子话里的味道,离夏顿时恼怒了起来,这个所谓的夏妈还用问吗?

    早前拍照时便因为自己的年龄关系被戏称过夏姨,何况这个家庭里除了自己

    以外,又有哪个人的名字里带着个夏字,如果这样判断难免有些过于武断,但夏

    这个名字后面加了个妈,还说什么「我抄你,好爽!」结着王晓峰睡梦中诡异

    的动作便已足够说明问题,非常耐人味!

    王晓峰现在正值青春期,生理发育时的种种迹象符男孩子的成长变化,何

    况之前他生活在单亲家庭,离夏想着这一段时间自己和他的接触,忽地想起来

    王晓峰眼神里那股游离不定的情况到底是什么了!

    压下心头怒火,离夏冲着儿子笑了笑,说道「兴许是做梦呢吧!别记在心里,

    这个事也别跟别人说,好吗!」

    诚诚嘴里嘟哝着「你是没看到他的样子,手里抓着个手机又抱着被子,那样

    子别提多奇怪了!」

    把儿子揽进了怀里,思着,离夏劝道「今儿个妈妈就去给他买床,省得骚

    扰了我的儿子。」正说着,诚诚便又把手伸了过来,熟练地解开了离夏前胸衣服

    的扣子,把手伸进衣服中,掏摸起来。

    离夏低头看着儿子渐渐欢喜的样子,就听他说「还是妈妈对我好,能给儿子

    安慰。」那小手便熟练地勾搭起自己的胸罩,还勾着手臂使劲儿往里探,手指已

    然捏住了自己的乳头。

    敏感的身体在怀孕后虽说暂时并未在肚子上显现出来,可那不断撩拨身体的

    小手却又着实让离夏心难清净,麻痒痒的感觉扩散出来,又让她这个熟女妈妈浑

    身躁热,在这大清早便揪揪着心,叫她如何是好呢!

    有劲儿使不出来的感觉或许就是如此,臭儿子不但反复揉搓自己的乳头,还

    摩挲着手指放在鼻间上闻来闻去,看着身前的这小坏坯子,离夏简直是哭笑不得,

    让她脑子里自然而然想起昨晚行房时丈夫嘴里那句给她当儿子的话,便禁不住心

    神荡漾,恍惚间让离夏臊红了脸。

    丈夫临行前的夜晚进行夫妻房事,小心翼翼,可一句「我也给你当当儿子」

    便瞬间刺激到了离夏,焕发出母爱之情,别看彼此之间动作幅度不大,但快

    感尤为强烈,尤其是在怀孕这个当口。

    便是这样想来想去,两腿间便有些潮湿,推开儿子的身体,离夏娇嗔了一句

    「还不洗脸刷牙,臭儿子。」说完便又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满腾腾的

    爱怜之色,在那张俏脸上浮现出来,粉漾漾的光泽让这清晨的客厅里都分外明艳

    起来……

    吃罢早饭,离夏正检查着丈夫此次外出的行李,门铃便响了起来。这一开门,

    魏宗建的两个助手便拖着大包小包搬了进来,迎身朝着两个伙计说着客气话,离

    夏朝着丈夫打了个眼色,小声说道「冰箱里都放不下啦,别让人家总往家里送东

    西。」

    魏宗建摆了摆手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说了好多次了,哪管用啊!」

    离夏替丈夫整理了一下衣服,趁着众人不注意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的脸上亲了

    一口,嘱托丈夫注意身体,这才恋恋不舍地送走丈夫。

    「嚯,这大青虾还够鲜的啊!老离呀,你看看这肋排,中午你炖些给孩子们

    吃。」张翠华看着桌子上摆满的肉蛋食材,伸出手指指向老离颐指气使地说着。

    「这么多的菜,咱先把冰箱里面剩下的打扫了吧!这么多的东西还是送出去

    一些好了。」这一大堆的东西实在无法摆放,老离也颇为头疼,见闺女进来,老

    离急忙说道。

    家里从来不缺东西,摆放不开的话便送给隔壁的小李,不然扔了也怪可惜的,

    走进厨房离夏拿起了鲜虾腾出了半袋,又捡了些牛羊肉装在口袋中,便返身走了

    出去。

    「你倒好,吃不了便让你闺女送人,倒挺会照顾人啊!」见离夏离开房间,

    张翠华阴阳怪气地说着,浑然不觉自己是客,寄居在别人家中。

    「平时都是这样做的,总不能上顿下顿都吃新的吧!」老离笑呵呵地朝着张

    翠华说道,他腾手清理着冰箱,把肉蛋之类的规整一番,看哪些食物稍微时间久

    了便替换了出来,直塞得四开门的冰箱里满满腾腾。

    「一会儿让夏夏带着晓峰看床,那边的家里还有些衣服需要拿过来,让夏夏

    开车带着晓峰过去好了。」张翠华指着老离的鼻子说道。

    「这事上午就能办了。」把垃圾袋倒腾在一个口袋里,老离走出厨房时说道。

    「一会儿老离你得陪我出去转转,散散心。」张翠华坐到了沙发旁,靠近了

    儿子,说话时扫了一眼王晓峰。

    「昨天不是说好了吗,我跟着一起买呀!」老离把垃圾放到了门外,屋后

    不解地问着。

    「呵呵,年轻人的事你懂什么,还是让夏夏陪着晓峰去更好一些。」张翠华

    摇着头笑道,边说还边用手戳来戳去。

    「让夏,让大姐陪我去就行了。」一旁的王晓峰急忙附和母亲,生怕老离打

    扰到他。昨晚上做了个春梦,清早因为遗精而让王晓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裤衩

    上一大片精液,连床铺上的被子都给染了,替换下来的内裤放在裤兜里,现在那

    条运动裤里还无遮无拦,很不舒服呢。

    既然离夏开车陪他,又能借机家取衣服,这中间的过程是不是可以沾点便

    宜,尤其是春梦里抱着熟女妈妈那通狠巴巴地肏干,想起来就让王晓峰浑身上下

    热血沸腾,真想在现实中实践一番啊!

    把食物送给小李,又聊了一阵儿,家后离夏便走房间,给腿上套上肉色

    丝袜,从衣柜里离夏取过一件黑底嵌着白边的收身短袖中裙,浅V领的裙子在穿

    上之后在胸前撑出了一道白色的Y型,一道收腰的白边横腰装饰起来,更显她胸

    脯饱满,摇摇欲坠裹出了两个肥嘟嘟的半球,而腰部以下的裙子又把离夏丰臀美

    腿彰显出来,在裙子两侧的竖线白边映衬下,整个人看起来既漂亮又不失端庄。

    「爸,您来一下。」打开房门一角,离夏冲着客厅喊道。

    听到闺女呼唤,老离紧走两步奔了过去,见闺女开了一道门缝呼唤自己,不

    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您给我把后面的拉锁拉上。」把父亲拉进房里,掩好了房门,离夏便把后

    背给了父亲。

    望着闺女丰满的身体,老离笑呵呵地伸出手来抓住了闺女臀部上的拉链。那

    潜藏在裙子里的细腻光泽连同胸罩一起冲击着老离的视觉,这大手便不自觉地摸

    到了闺女的背肉。入手时光滑柔润,侧面一看,都能看到闺女饱满的胸脯子在突

    突跳跃。

    稳定着闺女的身体,穿插过程中,老离便下意识地把手扶在了闺女的腋下,

    他慢吞吞地拉着拉链,手也在不知不觉中够到了离夏的胸前,仿佛在借力一般,

    唯有这样才能给闺女把裙子后背的拉链拉上。

    姑爷现在已经在赶往九江的路上,这空出来的卧室里便只剩下闺女一人了,

    没了忌讳之后老离的胆子放大,人生便如闺女曼妙的身姿,手掌随着曲线游走,

    起起伏伏,总会让人触摸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夏夏,爸昨晚上做了两次呢!」一切随心,老离双手扣在了离夏的丰乳上,

    说是兜兜衣服方便拉链,其实这也只不过是他的遮羞脸,借口罢了。闺女那饱满

    丰弹的奶子虽然隔着内衣裙子,其波澜壮观到底是实打实的压手,恐怕除了前妻,

    没有谁能跟闺女比较的了。老离心里如是想着,便似拉着家常,把自己昨晚上跟

    张翠华做爱的次数都告诉了闺女。

    哪有父亲做爱行房跟闺女讲出来的道理,偏偏老离就说出了口,甫毕,便感

    觉闺女的身子挣扎了一下,扭动时娇嗔道「爸~您可羞坏人家了。」

    见闺女不断晃悠着丰肥的身体,胸前两团沉甸甸的肉球更是不断摩擦着自己

    的双手,老离便把闺女的身子搂紧了,习惯于这个动作之下,凭着感觉把手够到

    了闺女胸前的V领处,拇指稍一掏摸,便把闺女前胸的裙子抠出了一个缝隙,晃

    悠两下拇指便触碰到温热软乎的肉体,顺着沟壑再一深入,大拇指便再无法前行,

    那沟沟简直太深太紧了。

    滑腻温热迅速从老离的拇指上传播过来,带着一股熟悉的年轻涌动的感觉,

    不管是呼吸还是心跳,都围在了他的身旁,让他这个已婚的老爹魂不守舍,背着

    屋外的人偷做起脚踩两只船的行径。

    「宗建昨晚上没跟你那个?」老离嘿笑着,已经把头贴近了闺女的脖颈,鼻

    孔中不断飘来闺女身上的味道,清香熟美,混着沐浴芬芳,老离竟忍不住叼住

    了闺女的元宝耳朵,吮吸起来。

    「嗯~」离夏闭上眼睛,黛眉时而微蹙时而舒展,她鼻息咻咻轻轻噏动着,

    轻轻发出了这样妩媚十足的声音,整个人贴靠在父亲的怀抱中,身体都被他给嘬

    软了。

    听到闺女的呻吟,老离情不自禁又自喜悦起来,抽试探闺女乳沟的手,改

    为双手拖在闺女双乳之下不断按摩,他用舌头轻轻舔舐着闺女的耳垂,小声问道

    「做一次?」

    身体绵软,呼吸渐渐加重,早晨经由儿子抚摸又被父亲再次抚摸,离夏这样

    的熟女少妇哪受得了这样的狎摸,尤其抚摸之人是她最亲最近的人,意乱情迷便

    在此时越发令人难以忍受,撩拨的心里麻痒痒,就差把衣服脱掉,劈腿躺在大床

    上了。

    「您把闺女,把闺女臊坏了。」屁股上戳着一根大肉橛子不断捅来捅去,极

    不安分,胸口上又被反复托来托去,尤其是耳边吹拂着热烘烘的气流,本就在丈

    夫离家之后有些心情惆怅,把个离夏羞得粉面酡红,清婉缠绵,身子越发忸怩。

    攸地想起了自己现在已经结婚,怎么还跟闺女嬲成了这个样子,这未免太荒

    唐了些,这要是被门外的张翠华知道了……可闺女简直像极了已故的老伴,那身

    材那味道,又怎能不让老离心猿意马,情欲失控呢!

    艰难地挪开了身体,老离有些恋恋不舍地把手抽,脑子里胡乱思考着,反

    正闺女是自己的,当爹的给闺女整理衣服,这也没什么问题吧!这样想着,老离

    便一手提在拉链上,另一只手又够到了闺女的胸前,按了下去。

    这一个简单的提拉动作,停停顿顿,竟让老离如此失态,不但他自己精神出

    现了错觉,就连身前的离夏也是心神恍惚,身体都呈现出一丝颤抖模样。

    裙子总算穿好了,坐在床上,离夏的心扑通扑通乱跳,她不时用眼撩着父亲,

    跟他说着一会儿出去看床的事儿,便又指着自己的大腿询问道「爸,您看我穿哪

    双鞋子好呢?」

    望着闺女膝盖以下露出来的肉欲光泽,那双水晶鞋把闺女的脚尖毫无遮掩地

    敞露出来,通体超薄透肉,并拢的脚趾在丝袜的包裹下显得极为小巧可爱,闺女

    翘腿挑鞋的姿态让原本有些羞愧的老离心里再次燃起了欲火。

    蹲下身体,老离把闺女的鞋子脱掉,他捧住了离夏玉润嫩滑的脚丫反复端详,

    薄薄透透的丝袜把闺女这双美腿包裹得曲线丰隆,小腿细长且腿肉挂弧,绷直了

    的玉莲柔软光亮,仅是这冰山一角便如此诱人,这要是能看到整体的话……

    离夏坐在床铺上,后仰着身体把双手撑在大床上,看着父亲给自己脱掉了鞋

    子一脸陶醉的样子,知他喜欢自己的双腿,便配着把双腿并拢到了一处,平直

    地伸了出去。

    「你妈要是活着的话,也能穿呀!」老离喃喃道,慨叹的同时闭上了眼睛,

    把脸慢慢靠近了闺女的脚丫,深情地吻了过去。

    卧室内父女生情,老离不断自我安慰,这一切都归结于自己的闺女太像年轻

    时的老伴了,当爹的照顾一下自己的闺女能有什么错啊!而离夏在丈夫奔波之后,

    心情难免浮动,跟父亲黏在一处也是不断进行自我暗示,本来就跟父亲亲密,何

    况他在婚后又思及到了母亲,离夏也就顺从起来,直到父亲吻湿了她的丝袜,脚

    心上麻痒痒起来。

    「嗯~爸,别舔了,您还没说我穿什么鞋子好呢!」离夏看着父亲脸上因为

    痴迷而露出的陶醉模样,本不想打扰到他,但麻酥酥的感觉从脚心上传来,这滋

    味可不只是痒痒而已,心都跟着一起荡漾起来了,更为羞人的是,离夏都感觉自

    己的两腿间湿热了起来。

    这年头,不管春夏秋冬,大街小巷穿丝袜的女人简直多如牛毛,别看这县城

    不大,但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爱美之人越来越胆大起来,有时候都不顾温度,

    大冬天都穿着丝袜出来,装扮着城市,迷惑着男人。沉迷或者说是喜欢上女人的

    丝袜,这话要说也有了快二十年的时间了,从第一开始的长腿袜,后期出现加厚

    丝袜到现如今的超薄款式,老离在闺女的腿上见证了这一切的变化,对他来说,

    这或许叫做丝袜情缘,跟闺女之间的丝袜爱恋,直追溯到多年前的那个夏夜。

    「哦~呵呵,爸爸又想起了你妈,想起了从前……爸记得你穿过一双脚脖子

    带圈的鞋子,那双就挺不错的。」老离的身体罕见地没有出现抖动,他自己都怀

    疑今天自己为何如此镇定,可能也是因为想到了老伴,忆较深罢了。毕竟门外

    隔着个新婚妻子,总不能思念旧人不顾生活,想起了闺女曾经穿着的鞋子,老离

    起身笑着说道。

    「您说的是那双裸带黑皮鞋吧!」甫毕,离夏收拢着双腿,把脚缩了去,

    起身走向浴室,取过手纸叠成方块状,撩开裙子便抻着丝袜把手纸送了进去。潮

    乎乎的私处把内裤都给沾湿了,便朝着身后的父亲娇嗔道「爸,都是您害的。」

    润红的小嘴一噘,离夏媚了一眼父亲,这纸巾上的湿润直把俏离夏的脸蛋熏

    得红红粉粉,就算是叱咤时也是一脸的娇媚。

    「哦~」老离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闺女的背影,这里面的内容他自然知道,

    便岔开话题关切地说道「就没有平底鞋吗?像你现在穿着的这双厚拖鞋!」老离

    喜欢闺女穿着的高跟鞋,但闺女现在怀孕了,想到这些便把情况说了出来,心底

    里情欲瞬间被爱所替代,都落在了宝贝闺女身上。

    「这还早呢,没事的。再说我穿着丝袜,不穿上高跟鞋也不搭啊!」听到父

    亲关切自己,站在浴室里,离夏敞身对着父亲整理着裤袜,脸上笑容展展,完全

    就是那当初在家时的闺女。

    女人腿上穿着的丝袜高跟向来就是男人眼中的烟花、心中的焰火,秀色可餐

    的身体经过打扮,除了本身所形成的靓丽风景线,谁又能否认它们的锦上添花,

    激起男人们竞相追逐的眼神呢!这一饮一啄的道理便是说的这里。

    超薄肉色连裤袜的一线裆紧紧兜在了闺女的两腿间,竖一字型提拉着,腰间

    的丝袜根本没有加厚,通体薄若蝉翼,把闺女肥腴饱满的肉穴呈现出来,高高鼓

    起的同时,箍出了一道肥嫩嫩的肉缝,那样子就像盘子里摆放着烤熟了的肥羊,

    泛着金黄锃亮的光泽,在这明亮耀眼的视觉冲击下,闺女修长丰匀的双腿直接展

    现在老离眼前,正所谓胯大腿长,油汪汪的光晕极为闪亮,充满了肉欲光泽。

    肉袜里面那条紧窄的布条呈幼苗伸展状,哪堪遮羞!老离的眼神又不花,看

    得是分外清晰,甚至都看到了闺女两腿间有几缕调皮的发丝从里面钻了出来,让

    他身体一震,顿时瞪大了眼睛。

    见父亲一副色授魂与的样子,离夏的杏眼弯弯勾出了月牙,她嗔笑道「还是

    穿上高跟鞋好吧!」惹得父亲频频点头,堆笑的脸上一个劲儿地说好。

    说好了一起给王晓峰看床,哪知道父亲被张姨给阻拦下来,既然这样离夏打

    算带着儿子一起出发,谁知道张姨又把儿子给圈走了,还说带他一起出去玩耍,

    心里便有些嘀咕,见父亲带着孩子,料想自己速去速也就罢了。本来嘛,本身

    跟张姨之间就没有什么太多瓜葛,还不都是帮衬着父亲照顾对方一家,当大姐的

    表率一下,也无可厚非。

    驱车去家具城转悠了一遭,彼此都是熟人,照顾着王晓峰的情绪,离夏给他

    挑了一个折叠两用的单人床,付钱之后交代一番,便又开车朝着西北方向驶去,

    去张姨的老家给她们把替换的衣服取来,想必也就没啥事了,谁成想到了张姨家

    里,张姨交代的皮箱倒是摆在外面,可里面只摆放了几件没开封的丝袜内衣,哪

    有别的什么衣服,这不是折腾人吗,让离夏一阵无语,拿这一家子人真是一点办

    法没有了。

    王晓峰不时用眼角扫着身边的离夏,自从起床以后裤子里就空荡荡的,跟离

    夏坐在一个车子里,闻着空气里传来的诱人香气,裤裆悄悄支起的同时,王晓峰

    的脑子里不免又琢磨了起来:可惜自己的梦里离夏没有穿着这诱人的丝袜,可惜

    了……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让我着了魔,让我魂不守舍,日思夜想……

    嘿嘿~你丈夫不在你的身边,没法满足你,哼!话说他满足得了你的身体吗?

    今天你又穿着丝袜高跟,嘿嘿~是不是该由我来代替你男人了,我绝对能把你肏

    舒服了……

    一路艰难无比地到家中,王晓峰见离夏走进母亲房间收拾衣服,裤裆里的

    难堪让他急忙跑进了浴室里冲洗身体,思来想去,脑子里便难以忍受煎熬,试图

    趁着俩人独处的时间尝试尝试,不勾搭恐怕永远没有机会。

    粗实的阳具挺在身前,王晓峰轻轻撸动着自己的包皮,幻想着离夏躺倒在大

    床上任凭自己处置,那炯亮的眼睛便又变得狭长起来,脸儿也堆出了淫贱之色。

    「大姐,我忘记了拿衣服啦~你帮我一下。」王晓峰打开了浴室的门朝着母

    亲卧室喊道,他确实因为急着洗澡而没有拿换洗的衣服,正是这个由头,让他欣

    喜不断,找到了面对离夏的小机会。

    听到外面传来的呼唤,离夏皱起了眉头,越发觉得这个人家有些问题。当妈

    妈的颠三倒四不说,儿子又顾前不顾后,看着一脸阳光,怎么行动坐卧那么不靠

    谱呢!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了,洗澡还要别人给他递手,像什么样子!心里戒备

    着,离夏迅速把衣服整理好,这才抽身走出房间。

    见王晓峰敞着一道门缝,探头探脑地指明了衣服摆放地方,离夏忍耐着心中

    的烦躁给他把衣服取来,走到门外避着身体顺着门缝把衣服送了过去。

    甫见离夏嫩滑光润的小手摆在眼前,王晓峰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他伸出了

    颤抖的手摸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大姐的手这么细乎,保养的真好啊!」摸到

    离夏嫩滑的小手,心神荡漾,王晓峰的鸡巴挑得更直了。

    离夏被对方抓摸了一下,心头恼怒十分,她迅速抽离了手腕,冷声道「利

    点吧,衣服也准备出来了,头你去把提箱拎到楼下。」离夏正欲走开,耳边隐

    约听到王晓峰嘀咕了一句「夏,夏妈,我想……你」。

    虽说听得不算完整,想必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这一情景印证了早晨儿子的

    描述,现在换成了王晓峰亲自说来,语调的轻佻,顿时让人火冒三丈,想及至此。

    离夏恨不得给他一个嘴巴。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你又叫了我什么?」气得离夏满脸通红,她身怒视

    着门缝里探头探脑的王晓峰,身体都因羞愤而颤抖了起来。

    王晓峰被离夏的怒叱给惊了一呆,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碰壁了,情形相同,只

    不过头一次是离夏洗澡,这次换成他王晓峰洗澡罢了。

    「没,没叫什么,没说话。」一时头脑发昏,被当头一棒敲醒,王晓峰嘴上

    结结巴巴地否认着,但心底尤为不甘,真的是不想就此放弃。

    追女人不就是要死缠烂打吗,恐怕也无外乎「胆大心细脸皮厚」这七字真言,

    尤物站在门外,房间里又没有外人干预,虽说心底胆怯,但那股偷偷摸摸的感觉

    实在撩拨得人难以控制,尤其离夏脸上的那股羞晕,更是让王晓峰爪挠心,放

    在鸡巴上的手迅速有力,一刻也未停歇。

    恍然觉察出为何离家前张翠华会般阻拦自己的父亲,甚至连孩子都没让跟

    来,混迹单位这么多年,什么人物、什么场面离夏没见过,她怒极反笑道「三根

    没长全就发着春梦,别忘了你什么身份!」

    见离夏竟笑了起来,王晓峰的胆子也渐渐大了,他低声支吾道「夏妈,你试

    试就能体会出来,看看我到底还是不是个孩子!」

    「你最好给我放规矩点,别到时候惹祸上身,连你妈妈都给连累了!」缺少

    家教的东西,父亲跟他妈妈结婚才一天的时间,他便显出了原形,未免也太嚣张

    了吧!离夏轻蔑地斥责着王晓峰,抬脚走了出去。

    眼瞅着女神妈妈就要走出家门,王晓峰心中顿感无比的失落,此时的他仍在

    快速撸动着下体,心中迫切希望离夏能够凑近自己一些,哪怕对方再笑笑,便会

    勇敢地走出房间,把离夏推倒就地正法,但是,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送走闺女这段时间,说好了出去散步,结果张翠华又临时变了注意,老离也

    是拿她没有办法了,不去也行,正好在家等待,捎带脚看看书房需不需要规整一

    番。

    其实房间整理得井井有条,根本不需另行准备。站在宽敞的书房里,老离

    思着。这曾经是亲家老哥的居室,如今变成了书房,想必是怕姑爷睹物思人,换

    了个格局改变一下。正想着老哥活着时,就看一旁的张翠华对着书柜翻来翻去,

    嘴里还叨咕不断「这老相册还存着,也不怕占地方啊!」

    「都是亲家老哥生前的一些照片,这么大地方还怕没地方放。」老离颇为感

    慨地说着。

    「夏夏跟她公公还挺亲热,咦?这盒子里是什么?」张翠华摆弄着相片看来

    看去,见离夏跟她公爹搂得挺近,揶揄的同时发现了书柜角落里摆放着的一个上

    了锁的小盒,拿起来晃悠了一下,听到里面「哐当」响动着,朝着老离疑惑地问

    了起来。

    「快放下,别随便动那些遗物。」老离神情一摒,指着张翠华说道。

    「呦呦呦,你看看你,我这随便看看就不行啦!」朝老离嘟哝着嘴,张翠华

    甩手把那个小木盒扔到了书柜里,复又抄起了相册边看边小声指摘着「跟公爹还

    挺亲,搂得还挺近啊!」

    「一会儿把床放到这里吧,学习睡觉都不误。」不理会张翠华的小性子,老

    离指着角落说道。见张翠华胡言乱语,老离并未在意,反而自豪地说道「我闺女

    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我那亲家老哥也拿她当亲闺女对待呢!」

    「好?一看就知道很好!不然的话也不会搂得那么近。」正话反说,尖刻的

    味道越来越浓。

    「好了!你瞎说些什么!」见对方不知收敛,老离皱起眉头轻斥了一句,张

    翠华说自己什么都没关系,可一说到闺女的不是,老离的心里便腻歪起来,闺女

    从小到大都没挨过自己一根手指头,平白让别人说三道四,让人无法忍耐。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你看你,还较真起来了呢!」张翠华见老离面带愠色,

    急忙收敛情绪,带着笑脸放下了手中的相册,指着一旁的角落说道「床放在这里

    的话,以后打牌去哪里?」

    「打牌?」老离不明所以起来,家里就这么三两口人,人手都凑不齐,打什

    么牌?

    成天窝在家里闲坐着有意思吗?当然要找点乐子了!今天故意把老离和诚诚

    圈在家中,也是给儿子和离夏单独在一起创造机会,忐忐忑忑担心儿子冒失,这

    才没有出去玩耍,见老离不解,便解释道「哪天晓云过来的话,叫上小李不就凑

    了一桌吗,你这脑袋糊涂啦!」

    「哪有那么多的闲人啊,人家不上班不工作?」老离随口说道。

    「到时候你再凑把手,不就有了吗!你给我洗点荔枝和草莓,别废话了!」

    见老离木头疙瘩一般不开窍,张翠华颐指气使地命令着,干脆推起了老离的

    身子,让他洗些水果。

    脸上带着笑,老离朝着诚诚房间喊道「诚诚,你吃什么水果啊?」

    听到姥爷呼唤,诚诚了一句「吃虾」,他正在打着游戏,会差了意,还以

    为姥爷问他中午想吃什么呢。老离走到外孙的房外看着他全神贯注地玩着游戏,

    凑到近前抚摸着诚诚的脑袋问道「呵呵~姥爷问你是想吃什么水果啊!」

    「哦~草莓吧,不用吐核!」诚诚抬眼冲着姥爷一呲牙,急忙低下头来快速

    地滑动着手指。

    「劳逸结,但也不能玩得太多,玩太多游戏伤眼啊!」抚摸着外孙的脑袋,

    老离笑呵呵地说道。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张翠华翘起二郎腿晃悠着,见老离磨磨蹭蹭,很不耐

    烦,便催促道「离响,你赶紧去洗水果,别总等着我喊你。」

    老离把水果端上来,匀出了一个盘子又包了些荔枝,把核剃掉,连同草莓放

    在上面,起身给外孙送到房间里,他的所作所为被张翠华瞧在眼里,便又有些恼

    怒起来:人家的媳妇让老公服侍得体体面面,这老离偏偏不把自己放在心上,还

    照顾这诚诚给他伺候到了嘴边上,这哪像个称职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