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26)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真'正''站'请'大'家'到***点阅'读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

    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既'是

    ..

    作者:voxcao

    26/8/2

    字数:674字

    26

    魏宗建推开浴室房门时,正看到儿子扎在妻子怀里动来动去,未等他咳嗽一

    声说些什么,便见妻子迅速挪动身体,推开儿子身体的同时把搭在他头上的大浴

    巾给他把身体披盖上了,迅速的动作中即便是双手遮掩着胸口,那嫩腴耸动的奶

    子依旧晃出了白腻腻的艳光,让人看了之后在心里不免又会忍不住翩翩浮想起来……

    儿子对着自己上下其手,又嘬又摸的也不知他今天为何这般猴急,把个离夏

    亲得酥胸乱颤,意醉神迷。那硕耸的乳肉都成了倾卷的波涛,反复拍打着儿子稚

    嫩的脸蛋,搞得人心惶惶,吃奶的越发起劲,身子贴近妈妈,两腿间的小鸡鸡在

    口舌反复叼嘬时早就起了生理反应,雄赳赳地硬成了一根翘棍子,不经意地摩挲

    着起女人的大腿。而那被吃之人一脸舒爽,正随着哺乳而心旌荡漾时,她还未来

    得及细琢磨腿间戳来戳去的物事便忽然听到了开门声。

    瞬间便推开了儿子的身体,顺势把浴巾给儿子披在身上,还不忘用手遮住身

    体要害,当她看到来人是自己丈夫时,离夏瞪了一眼宗建,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

    了下来。

    「你先哄儿子休息,对了,给王晓峰准备一套被褥出来,让他先和诚诚挤在

    一个房间。」在儿子恋恋不舍中,离夏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吩咐着丈夫,待他们

    走出浴室,复又身把泡池里的水放掉,清洗过程中还思刚才开门的一幕,幸

    好来人不是王晓峰,这要是再被他看了身体,未免也太不像话了。

    自打下午在自己房间洗澡被王晓峰看了身体,离夏便警醒起来,虽说大着对

    方那么多岁,甚至都能当王晓峰的母亲,可毕竟男女有别,所以在穿衣方面也不

    像以前那样只穿个睡衣睡裤之类的随便装束,更是在陪儿子洗澡时把房门关闭起

    来。父亲再婚之后,对方带来的子女以及家庭和睦问题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毕

    竟刚开始接触,不能说是提防,为了避免类似事情再次发生,这些细节上的东西

    离夏还是注意了起来。

    摇了摇头,离夏苦笑了一声,不做他想,放好了水便朝着客厅里的父亲挥了

    挥手……

    当魏宗建走自己的卧室时,见妻子慵懒地躺在大床上,那媚眼如丝的样子

    即便是知道妻子怀孕,依旧无法克制自己……深知妻子生理周期的他看到了熟

    悉的场景,自然是知道妻子想要夫妻生活了,凑到近前,犹豫起来。

    离夏见魏宗建不时偷瞧自己,撩着手腻乎乎地笑道「傻样,你还等什么呢?」

    是呀,丈夫还等什么呢,明天就要离开了,为何今晚还吞吞迟迟的等待自己呼唤,

    真是恼人。

    魏宗建搭上了妻子嫩滑的手臂,顺势摸了过去,甫一触碰到妻子香滑的身体

    便开始心猿意马,可嘴里却有些口不应心地说道「这不是担心你吗!」

    一个正常的男人,离家之前再不珍惜最后一晚上的美好时光,这显然不逻

    辑。四处漂泊惯了,家的味道又是如此熟悉,何况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来,当魏宗建听到妻子说「多注意点不就行了吗!哪有这么娇气的!」这句话

    时,便迅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错复杂的家庭里,善良和邪恶共存,美好之中处处隐藏着迷局,阴暗滋生

    出来的那些个阴谋诡计,局中之人又怎能看透内里,更不要说诚诚这个孩子了。

    只见过几次面便要叫对方舅舅,诚诚这方面倒也随性,最起码表面上并未表

    现出多少反感出来。他知道姥爷再婚了,也听妈妈讲过这里面的事情,今晚上跟

    王晓峰这个舅舅一个房间睡,听他讲讲故事也算不错呢!

    「诚诚呀,现在学习吃力吗?」知己知彼才能战不殆,想要渗透进来,总

    得多方面思考思考,有所准备才能打好胜仗,是故,王晓峰倚在床头问着一旁抱

    着个熊熊的诚诚。

    「还好呀,妈妈都给我辅导的。」诚诚怀里抱着个大熊熊,那毛茸茸的感觉

    很好,一边答着王晓峰的问话,手还不断抚摸着熊熊的脑袋。

    「哦,是吗!今天开心吗?」王晓峰看到诚诚反复抚摸着睡熊,心里说不出

    的厌恶。一个小男孩睡觉还要搂着个玩具睡,恶心不恶心啊!心里反感但又不能

    表现出来,王晓峰虚情假意地问着。

    「开心呀,当然开心了。」诚诚是问一句答一句。今天姥爷结婚,他挣了红

    包不说,晚上在洗澡间又跟妈妈如此亲热地接触,听王晓峰那样问,自然心情愉

    悦无比舒畅了。

    一个个都跟自己结婚似的,连你妈的一个吃屎的孩子都这么高兴,变态男心

    中越想越窝火,真想一把掐死身边躺着的孩子,方能消气。也是,他妈妈再婚了,

    女神妈妈又有男人陪着,他王晓峰一个人却跟个孩子挤在一个房间里,你说王晓

    峰心里能好受吗!

    「今天那个赵师傅,哦,就是你赵叔叔,对了,还有那个饭店的老,他们

    都跟你爸妈什么关系」王晓峰试探性地问着,想要从魏诚诚的嘴里得知一些消息。

    「他们关系好着呢,还有好多人经常来我们家呢!」诚诚自豪地说着。

    还有好多人?听小家伙这样说,王晓峰的心里不断打着鼓,看来事情并未像

    他想象那么简单,难道就这样放弃心中的想法?不,到时候就借助姐姐的影响,

    大不了最后强上,真格的还怕她闹出圈去!

    掏摸着拿出了魏宗建给的香烟,王晓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两间分别关闭着

    的房间里想来都在做那好事,一个老家伙在干着自己的母亲,另一个游魂又在肏

    着自己心爱的女神,只把王晓峰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甩在一边,这无依无靠感让王

    晓峰实在难以忍受,心里骂着街便走向浴室抽烟去了,可抽烟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就如同借酒浇愁一般,弄得口干舌燥,无济于事之下,王晓峰便再次到卧室中,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起来……

    长夜漫漫,父亲的婚事尘埃落定之后,离夏的心情格外舒爽,她躺在大床上,

    只把一双白皙丰匀的双腿支撑摆出了一个M型,看着两腿间丈夫小心翼翼的样子

    不由笑道「看什么呢?傻乎乎的。」

    魏宗建跪在妻子的身下,望着一丝不挂的妻子水露露的肉穴,那光滑饱满的

    肉蛤鼓囊着浸出了油光,多么迷人的地方,每次见到这种场景总是让他着迷,虽

    说都老夫老妻了,可就是看不厌。正独自窃喜,听到妻子呼唤,魏宗建便把手

    探了过去,指尖触碰到妻子油汪汪的嫩腴,滑溜溜的感觉极为爽手,边摸边喜声

    道「流出来好多水呀!」

    离夏醉红着的杏核眼睛眯缝着,心里叫一声冤家,便用脚趾勾了勾丈夫的腰,

    谁知道他伸手摸到自己的胯下,撩拨的离夏心坎发酥,更加感到身体酸软无力,

    声音透着魅惑呼唤自己的男人,你还等什么呢?

    妻子如狼似虎的身体看起来极为敏感,他都未曾刻意挑逗便如此濡湿,魏宗

    建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方才在浴室里见儿子对着妻子动手动脚,其实他这个当

    爹的早就心痒难捱了,可毕竟是儿子,从小跟他妈妈亲,当爹的还能跟儿子争!

    何况妻子现在有孕在身,总不能因为生理需求便无所顾忌地爬上妻子身上吧,现

    在好了,两口子蜜在卧室里,妻子又般催促,做爱之前魏宗建自然要好好把玩

    一番。

    男人嘛,房事如只是脱了猛干,未免粗俗了些,这要是没点前奏调情,也亏

    待了良辰美景,更唐突了身下玩转承欢的美人。看着柔弱无骨的妻子,魏宗建抖

    擞着硕粗的阳具在妻子湿滑的下体来挑动,因妻子肉穴充血红润,那肉核上的

    豆珠早已硬凸,伏在蛤口上,极为耀眼夺目,触碰时不断摩擦着龟头,每一次滑

    过还总伴随着离夏一声声娇啼,这美妙滋味简直无法形容了。

    灯光映射下,妻子脸现酡红,脸蛋上妩媚多情的样子总是无形中把人的神经

    挑逗起来,让你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她的身体。你看她胸前那翘耸着的奶头,喜丢

    丢地浮晃着,更是让人情难自禁,吃上两口才过瘾呢!想象一下,这对蒲白肥挺

    的奶子摆在眼前,任谁都难保不会心旌摇曳,浮想联翩,也难怪儿子总爱黏糊她

    呢!话说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儿子嘴中的口水呢!

    魏宗建探出手臂摸到了妻子的乳房,肥肥软软的两团白肉极为挺头,充溢的

    乳肉单凭自己一只手掌根本无法握全,揉着揉着便瞧见了妻子那令人生醉的羞喜

    模样,柔媚的母性光泽中散发出极具挑逗男人的神色,魏宗建心头一荡,便呵呵

    笑道「又要当妈妈了,可越来越馋人了。」

    男人,有几个不喜欢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母性气息,见她们脸上带出羞

    答答的娇媚便瞬间激发出心底里的欲望,生理起着本能反应,势要征服眼前的女

    人,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好好体验女人身上那股母性味道,很有一种归妈妈身边

    的感觉。

    身为男人,魏宗建也不例外,见妻子躁动着的身体不断摇晃,越发把他的性

    欲撩拨起来,身体都呈现出了颤抖,哆嗦着身体伸手握住下体阳根,来挑拨几

    下妻子的蛤口,魏宗建便蔫坏地学着儿子的样子说道「我也给你当一儿子好了,

    妈妈~」,热血上涌,阳具上的腻滑感的迫使下,魏宗建一挺身体便欺了过去。

    「呜~」被硕圆的龟头破开身体,离夏娇声呼唤了一声,双腿自然收拢夹住

    了丈夫的腰杆,峃口上传来的酸麻舒爽感实在是揪心,偏又让人欢喜无限,听到

    丈夫说出如此臊人的话语,便嘤咛一声娇喘道「坏东西,你臊死我啦~」只把双

    手捂在了那张酡红欲滴的脸颊上,不敢示人。

    离夏紧窄的肉身甫一被魏宗建的龟头破开,便开始蠕动起来,那团团软肉抱

    着团摩擦不断吞噬着外来入侵者,随着动作深入,仔细听来,还能听到细微的噗

    呲噗呲声,它抵御了没两下便彻底敞开心怀,像那吐沫的鱼嘴,翕翕地吸蠕

    起来。

    「哈~舒服吗?有没有感到不适?」压抑着心中的急躁,快感伴随下魏宗建

    勾身之后慢慢挺动腰杆,直到肉棒全根没入妻子的肉腔之内,这才急忙询问起来。

    「狠心的坏人,简直要了我的命啦~」吃味着丈夫刚刚说过的话,瞬间激发

    出心底的情欲,外加身体被丈夫捅开,两两之下离夏实在把持不住,晕晕乎乎地

    便感觉出自己泄身了。

    妻子极为肥腴的肉穴不断收缩箍着阳具,像只手在有规律地不停张弛收缩,

    紧紧地抓住了魏宗建的命根子,以龟头为中心迅速蔓延到了全身,对于魏宗建来

    说,那感觉简直太舒服了。这个时候本该大力推肏身体,但魏宗建并未过于迅猛

    动作,一是妻子怀孕不能大动干戈,二是因为那种感觉实在太强烈,他要是对抗

    起来的话,还真怕不是妻子的对手,反而丢盔弃甲,得不偿失,还不如好好享受

    这快感侵袭,慢慢体会呢……

    只要能把阳具插进去,再贞洁的烈女也无法挣扎,只能任由男人纵横驰骋。

    说了归其,女人是什么?还不就是男人床上的泄欲工具,叫她两腿一劈,要么撅

    起屁股,要么就是躺在床上,别看她们平时高高在上,躺在大床上都一个样,男

    人如是想到。

    见女人的双腿大湿,男人双眼便露出了贪婪之色,他快步飞扑上前,生怕女

    人一时反应过来,分开女人的双腿,将那两条肉欲十足的大腿抱在手中,姿势便

    摆好了。

    摸着女人白皙丰弹的大腿,看她媚眼如丝含晕带怯的俏模样,男人哪堪撩拨,

    不知道心底里千遍地呼唤过了,要上了这个女人,如今一招得手,还犹豫什么?

    肥腴肉穴已经打湿了女人的双腿,男人低吼着,粗鲁地抱住了她的双腿,狰

    狞的脸上扭曲一片,同样狰狞的阳具丑陋无比早已箭在弦上,他低声叫喊着「离

    夏,我早就想肏你了,我看这你还如何跑出我的手心?」

    猛一推身子,王晓峰便把龟头肏进了离夏的肉身中,那湿漉漉的肉穴极为畅

    滑,让王晓峰一下子便把阳具肏了个齐根没入,大喜过望之下,王晓峰颈着脖子

    欢叫着「真他妈紧呀~」

    原以为女神妈妈会被自己强壮的阳根肏得放荡形骸,谁知只是闷哼一声便了

    了,这显然和王晓峰猜测的结果背道而驰,他挺耸着粗大的阳具猛地拔出,运气

    之后又再次肏了进去,结果还是不尽人意,并未在耳边听到任何缠绵悱恻的叫床

    声,让人好不郁闷。

    「你为什么不吭气?」王晓峰大声质问着,他呲着牙,眼珠子瞪得老大。见

    离夏一脸木然,和第一开始时的明眸善睐完全两事,便斥吼一声,打桩一般开

    始推肏起来。

    「叫你不言语,我让你跟我装。你倒是动一动啊,难道我的不硬吗?」王晓

    峰怒吼着,渐渐呈现出歇斯底里样。

    「叫你平时穿得这么骚,就算是肏个死人,我今天也要把你这个死人肏活了。」

    推肏着身体发泄情欲,王晓峰拼了命似的只管深插狠砸,虽说离夏一脸木讷,身

    体也未做出任何反应,但这绝不影响王晓峰的激情。总之一句话,今天他就要征

    服身下的离夏。

    「跟我没感觉吗?跟你儿子洗澡都可以,是不是被他吃了奶子?生过孩子的

    身体,妈的不动都这么紧,我今天就把你肏服了~」女神竟然面无表情,难道这

    样便能让我放弃?王晓峰心里不屑地想着,肉都给我吃到了,还装?既然你装,

    我今天就跟你玩个狠的,不信征服不了你。

    「哈~夹得我好舒服,好舒服,你等我肏出来,也让我体验体验诚诚妈妈的

    味儿」王晓峰得意忘形地说着,下身像捣桩一样不断砸动着,这浑圆的大屁股在

    他大力夯动时极好地起到了减震作用,味儿还真不赖呀!腾出手来,王晓峰便抓

    摸到了离夏的奶子上,这对肥白的双乳让他惦记了好久,抓来抓去都不知道抓哪

    个好受了,后来干脆捏住了离夏的奶头,提拉挤按,随后王晓峰把手放到了鼻间

    上,深深地闻了一口。

    「嗯~奶头的味儿真香,我肏得你舒服不舒服?你告诉我。」见离夏眼神直

    勾勾的,王晓峰得意洋洋地说道。别看离夏爱答不理的,反正肉是肏到了。

    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换做王晓峰的母亲,这个时候早就哀婉求饶了,见

    离夏始终无动于衷,暴虐的王晓峰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发着狠,干脆蹲在了离

    夏的两腿间,整个人不断蹲起,用粗长的鸡巴生生犁开离夏紧窄的肉腔,试图依

    靠自身重量来迫使对方顺从于他,以玩转承欢的姿态面对。

    「哈~我的鸡巴硬不硬?离夏妈妈,我肏得你舒服不舒服?」王晓峰一脸淫

    笑,粗喘道。

    说到底,王晓峰心底那种恋母情结颇为严重,在尝试了亲生母亲的身体之后,

    便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每次当他见到漂亮的阿姨均会在心底产生淫邪之想,尤其

    是在第一次看到离夏之后,这股心思便越发强烈起来。

    畸形变态的心理作祟,那种年长女人身上的母性味道让王晓峰沉沦其内不能

    自拔,何况离夏的岁数当他的妈妈绰绰有余,自然助长了王晓峰一尝母味的嚣张

    气焰,处心积虑之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离~离夏,你,你叫我,叫我一声儿子啊~」整个人处于癫狂状态,王晓

    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不断蹲起着身体,他的双眼露出了精芒,声音透着颤抖,这

    种感觉让王晓峰在命令离夏的同时几近疯狂歇斯底里,他在等待着,阳具死死地

    插在离夏的身体里,枕戈待旦之下,脑子里早就飘飘然起来。

    女神沉默着,呆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给人的感觉如沐浴春风,那

    杏眼极为妩媚,千呼万唤,总算让美人妈妈笑了起来,她那一颦一笑早已牵动着

    王晓峰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随着杏核大眼每一次的闪动都让王晓峰呼吸急促,

    焦急之下,他小范围迅速地砸动着身体,那意思直接了当,催促离夏赶紧答刚

    才的问题。

    「什么?你大声点说呀~」见离夏嘴唇似乎动了一些,王晓峰根本没听清她

    说些什么,仔细观瞧之下,离夏那张俊俏的脸蛋又模模糊糊起来,越发让人心急

    难耐。

    呼唤了多次,仍不见动静,王晓峰几乎带着哭腔哀求起来「你倒是说句话啊,

    怎么跟我就没有一点激情呢?你这身体这么紧,你不想男人吗?反正你现在怀孕

    了,我就不信我降服不了你!」

    面色狰狞,甫一想到现在离夏肚子里怀了孩子,王晓峰干脆威胁着说出口来,

    并且直截了当地说道「这怀了孕的味道简直太舒服了,一会儿我就都把怂肏进你

    的肉屄里,哈哈~用怂来给你孩子洗澡啊~哈!」

    疾呼一声,王晓峰以霸王举鼎之势扛起了离夏那两条颀长丰匀的大腿,随之

    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再次插拔起来,反正今天就是今天了,谁也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了。

    浑身血液滚沸,阳具爆硬到了极点,王晓峰的身体快速起伏,他疯叫着「离

    夏妈妈」,动作中仍嫌不够畅快,便把两只修长的手臂围拢,手指搭在一处把离

    夏的屁股堪堪抱了起来,颠着身子以腰杆为中心开始疯狂推肏起来,每一次深入

    都让他极为清晰地感知到女神妈妈肉体的收缩和蠕动,梦想成真之后,终于修成

    了正果,把离夏给肏到手了。

    「爽死我啦~我朝思暮想盼望得到你的身体,终于被我给肏了,哈~我肏死

    你,肏死你呀~,你以为你不言不语就能逃避过去?」王晓峰自顾自地言说着。

    双腿酸麻,大汗淋漓,快速运转身体颇为消耗体力,王晓峰大张着嘴巴的样子像

    条狗一样,但他依旧执着地肏动着身体。

    见眼前的女人自始至终对他不假辞色,别看是这样,但这丝毫不影响王晓峰

    自己的快乐释放,肏干中,便直接拖起了离夏的身体,飘飘忽忽地便来到了客厅

    中,他伏在离夏的身后,改用节省体力的后推式肏干,既能抽打离夏滚圆的屁股,

    又能看着离夏被推来推去,给王晓峰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并且这种体位一举

    多得,伸手时都能抓摸离夏丰肥的硕乳,这世界上简直没有比这个姿势体位更让

    男人心中充满成就感的了。

    男人说话算话,说不戴避孕套就不戴避孕套,就要这么直接爽快地肏,嘿嘿~,

    老离啊,你肏了我妈妈,今天我也肏了你的闺女,都射进了她的子宫里啦~哈哈!

    老离你看到没有,你看到没有啊?

    疯狂之时,王晓峰一把抓开了离夏的发髻,随着酒红色秀发的飘散,外加上

    充满光泽的玉背浮于眼前,撞击肥美屁股时的快感渐渐强烈起来,虽说始终感觉

    不到离夏身体的变化,但征服离夏肉体的那种快感总是随着感官冲击在王晓峰的

    心中不断荡漾着,龟头上的酸麻感也越加难以控制。

    「啊~我受不了了,哈~哈,这身体真是极品啊!啊~好紧,好爽!」快速

    冲撞中,王晓峰大叫一声,他感觉阳具瞬间便汆射出了怂,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不

    要命地宣泄出来,那叫一个爽。

    王晓峰看着离夏伏低了身体,小腹死死地抵在了离夏的大屁股上,他心里飘

    飘然想到:不管你如何不吭气,终归还是被我内射进了身体里,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