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22)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读^精彩~小說~就^来'点b点 '~^小'說-!!/度//第/一///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

    作者:voxcao

    26-8-

    字数:785字

    22

    一路下来,统共给老离买了两件衣服,剩下的全是张翠华自己选购的,她又

    给儿子王晓峰买了两双运动鞋,正准备起身家,忽地想到自己腿上还缺了个脚

    链,这要是买来穿在脚上,想必跳舞也能增色不少,于是便笑逐颜开地用一双电

    眼勾媚起拎包充当苦力的老离,还不时用舌头舔动嘴角,那模样即便是人近五十,

    也别有一番徐娘丰韵,挑拨在心让人禁受不住。

    见张翠华笑而不语,一个劲儿地抛来媚眼,老离喜滋滋地看着眼前的如花美

    眷,心里当然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了,老离笑着开口说道「喜欢什么就买,不用

    在意」。老伴的故去让离响看透了很多事情,正如老伴所说,别总是委屈自己,

    他在努力做着,试图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忘掉以前所有的一切。

    在厕所里抽着闷烟的王晓峰蔫头耷脑地走了出来,最见不得母亲和离响亲亲

    密密,看他们勾勾搭搭的样子,直把王晓峰恨得牙痒痒,虽说母亲给他买了两双

    运动鞋,可这就能消除心中的恨意吗?越想心里越是别扭,路过内衣店时,王晓

    峰心里一动,瞅着那琳琅满目的花哨,他凑近了母亲身旁低声说道「给我买两件

    丝袜肚兜,憋得我难受着呢!」

    见儿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张翠华偷眼瞧了瞧身后的老离,见他并未注意自

    己,便轻咬着嘴唇说道「今晚他要来咱家过夜,求你了,以后妈妈再补偿你。」

    王晓峰一脸淫笑,拢着手掌贴近母亲耳朵说道「怎么补偿?要我看着他如何

    肏你吗,你答应吗?早就告诉你了,让你在饭桌上跟他说我要跟你们一起住,那

    个时候你想什么呢?难不成他那根老鸡巴就把你降服了?你说,难道我这根年轻

    的大鸡巴就不能肏离夏妈妈?嘿嘿,叫离夏一声妈妈,我一下子就硬了,你赶紧

    去买,别跟我废话。免脱的、情趣的、暴露的都要买上两件,就像上午照相时你

    送给她穿的丝袜,将来你还得按照我说的把今儿个买的这些东西送给离夏,兴许

    还能借机偷看,备不住就能让我得手肏到美肉呢!」

    张翠华惊恐地盯着儿子的眼睛,自打他上了自己身体,儿子是越发不知收敛,

    现在这个样子,哪还像那曾经听话的孩子,胃口越来越大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连母亲都要嫁给人家了,再不冒险尝试,那么一切都

    将是别人家的。虽说母亲之前说得头头是道,可在王晓峰看来,那不过是妇人之

    见,自从他把精力一门心思放在离夏身上,说实在话,已经忍耐很久了。眼瞅着

    母亲结婚在即,还瞻前顾后的干什么。王晓峰知道母亲不敢反抗自己,便越发肆

    无忌惮,一脸狰狞地威胁着说道「你去不去?难道说要我在这二楼把你爆肏了?

    妈的,现在鸡巴硬着呢!」

    张翠华咬着牙,既不想扫了儿子的兴致,又暗自对着离夏生着闷气,所有这

    一切根由似乎都在她的身上,便暗自怀恨起来。身之际张翠华换了个笑脸,指

    着情趣店冲着离响说道「老离啊,我进去看看,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呢?」

    双手提着一大堆手提袋,老离正好奇张翠华母子之间的窃窃私语,见她朝自

    己喊话,抬眼看了看一旁的店面,上前紧走两步说道「我就不进去了,一会儿我

    去一楼顺便给你参谋参谋脚链。」紧接着便看到张翠华靠了过来,贴近自己耳朵

    问道「要不要我买两条丝袜穿给你看?」

    老离眼前一亮,闪着精光瞅着张翠华那一脸羞晕,忙不迭点头应承,看来今

    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一扫这几日来的憋闷,和她好好地叙叙旧畅快一番。张翠

    华见老离一副色授魂与的样子,含羞中的样子越发熟媚,掐了一把老离的胳膊,

    顺势从他口袋里抢出了信用卡,然后便把老离推了出去。临下电梯,老离还不忘

    头再看两眼张翠华那油亮亮的大腿和那性感的红色高跟,稳健地站在电梯的台

    阶上,顺着电梯俯瞰下去,心中荡起涟漪的同时,这草船借箭他老离只差哼一曲

    东风破来助兴了。

    在王晓峰的指点下,张翠华挑选了好几套极为敞露的内衣丝袜,那大胆暴露

    的衣服简直让她这个年近半的女人都无法直视,儿子的欲望咋就那么强烈呢!

    挑的这些服装简直羞死人了。被儿子反复催促,张翠华手中拿着那些个女人私密

    内衣简直是羞不可耐,心里却又无可奈何,想着曾经被儿子压在床上的时候,

    张翠华只觉得双腿间一阵发紧,内裤也在这个过程被蜜穴浸出的体液打湿,仿佛

    现在挑选出来的衣服都是提前给离夏所选的,心中又是羞愤又是苦闷。

    王晓峰哪管母亲同意不同意,见她臊眉耷眼的样子便揶揄道「他不是也很喜

    欢你穿丝袜的样子吗,选两条有什么错,看你这难为情的样儿,还这样磨磨唧唧

    的,难道说晚上想要我跟那个老不死的一起伺候你,让你感受感受两种不同风格?」

    张翠华低眉顺眼地央求着王晓峰「别难为妈妈了,这才好不容易哄得老离高

    兴,难道你真想看着咱们将来出事?」

    王晓峰嗤之以鼻地哼道「有啥事可出?我才不管那些什么鸡巴事呢。反正现

    在他都被你灌得五迷三道的了,你还怕个鸡巴。这条肉色免脱的和那件丁字裤你

    给我留好了,将来啊,嘿嘿,给我的离夏妈妈穿,我要她穿着这样性感的内衣任

    由我去肏她!」

    果然是后生可畏,说出来的话也是猖狂无比,王晓峰早已忘记自己什么身份

    地位,异想天开地认为女人都是在床上挨肏的,还说老离被母亲迷得晕头晕脑,

    他王晓峰却不自知,他自己何尝不是被离夏诱惑得分不清南北西东,还舔着个屄

    脸子说别人长短,简直太可笑啦!

    长期被儿子羞辱,张翠华已经丧失了一个母亲的尊严,这种长期委身在儿子

    胯下的懦弱性格让她越发顺从,即便反抗,也是在儿子质问之下瞬间没了底气,

    不敢反对儿子的任何要求……

    到了一楼首饰展厅,除了给张翠华添置一条白金脚链,老离又给她买了一副

    白金耳环,见对方眉飞色舞一脸甜蜜,离响扭着身子直接把脸给了对方,连续亲

    吻两口的滋味真好!嘿,别说经济会一切朝钱看,闺女说的话还就没错,有钱

    就是好使,看那柜台前销售小妹那张笑脸,还真就是这么事。

    放开手脚一通大肆消费,志得意满之下,新的一家人便亲亲热热地走出商场,

    见外面依旧小雨淅沥,张翠华便扬手打了一辆车子,直接奔向自家的小而去。

    转悠了一遭商场累了半天,家之后稍微休息,老离便在张翠华的提议之下,

    一家三口去了小外面的饭馆,在喝了半斤白酒过后,老离越发的精神抖擞,见

    王晓峰无所顾忌地抽开了烟,老离也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把香烟掏了出来,猛然间

    想到闺女现在的情况,拿着烟盒抽来抽去,最后一咬牙,便把半盒香烟扔进了垃

    圾桶,直搞得一旁的张翠华不明所以,问他为何扔掉香烟。

    老离张嘴深吸了一口,瞅着张翠华坚定地说道「我闺女可能怀孕了,以后我

    便不再抽烟。」

    张翠华摇着脑袋说道「你忍得住吗?夏夏老公不也是抽烟吗,计较那么多干

    什么!」

    老离沉默了一阵儿说道「忍不了也得忍着,我闺女快四十了,能计较一些就

    替她多想想」说着说着,老离的脸上就带出了笑容,他瞥着张翠华,自豪地说道

    「我闺女疼我着呢,当爸爸的也要疼疼闺女啊!」

    张翠华斜睨着老离,撇了撇嘴笑道「瞅你美的。」

    老离话锋一转,询问道「晓峰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啊?」

    张翠华刚要说话,王晓峰便抢着说了起来「最近刚学的,怎么了?现在抽烟

    的人可不少呢!」见儿子说话有些夹枪带棒,张翠华急忙解释道「你也知道,一

    中那个地方竞争挺激烈,晓峰的心里压力挺大,适当抽抽也能理解。」

    瞅着眼前这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身上那股桀骜不驯的样子,笑了笑老离便挽

    着张翠华的胳膊,一边散步一边朝着她家走去。

    夜间清净下来,老离早早地洗过身子便走进了张翠华的卧室,这里对他来说,

    已经熟悉无比,就算家中有个王晓峰,也不用刻意掩饰什么。趁着张翠华洗澡,

    老离便拨通了闺女的电话,跟她聊了起来……

    「又喝酒了吧,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

    「呵呵,爸才喝半瓶,没多喝,嗯嗯~爸听你的。」

    「都快六十了,别总让闺女替您操心。」

    「知道知道,爸知道你疼爸爸,哈哈~」

    「哼~您还说呢,人家不理您了。」

    「下午干嘛去了?告诉爸爸,是不是,是不是有了?」

    「嘻嘻~偏不告诉您,谁让您不家呢,我不说。」

    「跟爸说说,爸还等着再给你伺候伺候月子呢!」

    「不说,就不说。嘻嘻~想我了吧!」

    「想,能不想小棉袄吗!爸还想……建建没在你身边吧!」

    「讨厌!哼,今晚上您倒是解放出来了。」

    「爸这不是……呵呵」

    「以后您少喝点酒,中午才喝完晚上又喝,别拿身体不当事,您知道吗?」

    「爸爸现在还能,还能,还能跟你张姨两次呢……闺女,你跟爸说,你是

    不是怀上了?」

    「我生气啦,哼~反正到时候您得管我,得伺候我。」

    「爸不说,爸不说,呵呵~到时候爸爸疼你啊!」

    电话那头的离夏正躺在床上对着父亲娇嗔,嫩白的小手遮掩着俏脸,细看之

    下脸上早已布满了红晕,那张俊俏的满月上似乎还带着憧憬和忆,只把小女人

    的风情尽显出来,醉央央的极为妩媚动人。

    爷俩对着电话相互问候着,直到老离隐约听到卧室外面的嘈杂,这才跟闺女

    道别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聊了有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正

    思着出去看看,便听到了脚步临近的声音,老离心中一喜,他意气风发地坐起

    身子,撩开了围裹在腰间的浴袍,把一根粗黑硕挺的阳具摆了出来,朝天怒耸昂

    扬着只等一会儿上演敦伦大戏,好好发泄一番。

    就在刚才老离和闺女电话调情的过程中,外面浴室里却上演着一出别开生面

    的无遮禁忌大戏。一个清瘦高挑的男人借着花洒流水声音的掩盖,大刀阔斧地用

    下体推肏着一个白皙丰满的中年少妇,嘴里还压低了声音反复说道「我终于肏到

    了离夏了,你说你是不是离夏,说。」

    少妇羞红着脸颊依依呀呀地呻吟着,她撅着肥白的大屁股不断忍受着身后男

    人的撞击,被催问急了,便低声哼哼道「我,我就是离夏」,话说出口便闷哼起

    来,被身后男人大力推动得更为欢快,咕叽咕叽声从彼此交的部位密集地响了

    起来,还不时伴随产生出了啪啪音儿,虽说控制着撞击力度,但两个人都能听见。

    男人在胡言乱语之后越发躁动狠唳,女人被男人毫不留情推肏得哀婉求饶不断,

    越是那样便越是被肏得两腿发软,血脉喷张的刺激尤其是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瞬间便在浴室内勾起了心中的熊熊欲火。

    「离夏,我王晓峰肏得你舒服不舒服,嗯?舒服不舒服?」

    「嗯~嗯~~」

    「今天怎么这么紧?那个老不死的还在屋里等着你呢,是不是感觉在他的眼

    皮子底下挨肏更有快感啊?」

    「嗯~呜呜~~求你别说了。」

    「别说了?哼!别跟我弄事!你还担心他会上这浴室里来吗?在我自己家里

    要是再畏手畏脚,干脆不要活了。你给我听好了,记住了告诉他以后我也要搬过

    去住,听到没?」抱推着张翠华肥滚滚的大屁股,王晓峰便把一旁洗衣机上的手

    机拿到了手里,迅速打开点击到了偷拍离夏的视频,便再次投入进来,一边肏干

    着张翠华,一边摆弄着手机欣赏离夏那诱人的身体,还不忘把手机摆到张翠华的

    眼前,在爆肏生母的同时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荤口。

    张翠华紧紧呼呼地任由儿子肏干,心里哪能不担惊受怕呢,无奈儿子太胆大

    妄为,仰仗着在自己家中便无所顾忌,越发羞臊得张翠华无地自容了。

    「你看看,离夏这大肥奶子,肏啊,居然还这么挺,是说怀孕了吗?这要是

    能吃上她那两口奶水,哈哈~妈逼的,这么肥的奶子一天得出多少奶水啊!全他

    妈的便宜给他们家的小崽子了,肏,那个诚诚或许还能吃上两口,呸!只要我住

    进他们家,我就能接近离夏,我也能吃两口尝尝啊,嘿嘿!离夏我就问你,我的

    硬不硬?我肏得你说服不舒服?你怎么不说话!」

    儿子现在的情况已经歇斯底里了,昏头昏脑说着胡话,肏干自己的时候拿着

    手机还不断比较着,还一个劲提搬到老离家,他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呢!想

    到这里,张翠华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伤心,只是瞬间便被儿子的凶猛撞击拉到

    了现实,快感一波波侵袭过来,唯有撅起大白屁股迎儿子推来推去,短暂沉迷

    在高潮快感之中。

    王晓峰瞪大眼睛瞧着手机里面离夏肉色裤袜包裹下的浑圆翘挺的大屁股,当

    他看到离夏两腿间鼓囊着的肉穴时,只感觉自己龟头一阵阵酸麻便再难坚持,甩

    手把手机扔向洗衣机的衣服堆上,他抓住了母亲张翠华的两只胳膊,驯服野马一

    样低声闷吼道「离夏,妈妈,妈妈,离夏,啊~~出来啦~你夹得我好紧啊,哦

    啊~我肏死你~好爽啊!」

    在紧张彷徨中,张翠华被儿子反推着身体肏出了高潮,随后在儿子射精之后

    又臊眉耷眼地蹲下身子,用嘴巴给儿子把阴茎上面的粘液裹拉干净,惶恐中甚至

    没有觉察自己两腿间窜涌出来的精水混物,直到投身在沐浴之下,这才惶然觉

    察出来,便又是一番害臊,脸上一片火红。

    欣赏着母亲洗澡,看着她一脸娇羞的模样,王晓峰便命令道「头可别把门

    关死了。」见张翠华一脸木然,便再次提醒道「你听到没听到我说话啊!把他伺

    候好了,以后就好办事了。」

    张翠华恍恍惚惚地走自己的房间,带上房门时犹豫了一下,她咬着嘴唇,

    最后心里一叹,返身朝着老离走去。

    老离见张翠华一脸春色,尤其穿着丝袜高跟的诱人模样,便喜滋滋地说道

    「快来吧!」从床上跳了下来,老离便抱住了张翠华的身体,一撩她那简单的睡

    衣,闻着香味便把双手扣抓上去,肥白滑腻的双乳虽说有些下垂,但手感还算坚

    实,沉甸甸的感觉极好。

    张翠华被老离摸得身子发软,未来得及上床便被老离推倒了身体,随后下体

    便被老离的手指涌入,哆嗦着身体便呻吟出声来。

    「怎么那么滑啊?等不及了吧,我也是啊!」老离欢快地同手反复抽插着张

    翠华的下体,油腻腻的感觉让他兴奋不已,几番挑逗便忍耐不住,稳定了身体便

    把粗黑的阳具伸展出来,嘿笑着便顶了过去。

    张翠华之前已经被儿子刷了一遍身体,敏感的身体哪经得住如此频繁反复地

    撩拨,她哼哼唧唧的便随着老离的靠身把双手支撑在了大床上,头张望一眼,

    张翠华便哎呦一声,赶紧闭眼头,再不敢看身后的情形了。

    推动身体来到张翠华的股间,老离轻轻一挑便把龟头杵进两片湿滑的褶皱包

    围内,那油汪汪肥厚的阴唇包裹着离响的阳具,本该一蹴而就直捣黄龙,可这般

    时候老离的太阳穴却抽动了两下,像花了眼似的有些模糊,他急忙眨了眨眼低头

    看着那道身影,嘴里追问道「翠华?」

    本以为老离会一竿子入洞,谁知他却只把阳具的前端插了进来,那忽然停止

    了动作的位置简直会要人命的,更莫名其妙的是,都这般时候了,老离却还在呼

    唤着自己,弄得张翠华不上不下,浑身如同蚁噬,嘴里便迅速催促起来「老离,

    你快些进来吧,我都快让你们折磨死了。」

    听到呼唤,老离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又使劲地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便嘿嘿

    笑道「这就来啦,哈~」,低吼一声,老离便把阳具深深插入,一门心思动作起

    来。

    好腻人的身体啊,捅进张翠华的身体之后,便似被油呼上一样腻滑,老离耸

    起身体抽插开来,兴奋当头之时,伸手击打着张翠华的大肉屁股,见那肉晕荡漾

    起来,更加快活无比,他挺动着腰杆只做老汉推车这一招式,动作之连贯游刃有

    余得让人咂舌,哪像个快六十岁的老男人。

    谁说岁数大了就体力不支啊,你?a href="/qitaleibie/xia/" target="_bnk">蠢侠肽茄樱置髡莆兆沤谧啵幌孪潞?BR>着张翠华的肉身,每一次都保证自己的阳具齐根没入,还不忘在深入浅出之时抓

    摸张翠华的丝袜大腿,伸手把玩着心爱的美腿丝袜,慢慢体味着那浑圆之下的顺

    滑柔嫩,这久违的感觉让老离快活无比,丝毫不逊色年轻人的娴熟技巧动作,没

    几下的功夫便把张翠华肏得塌软了身子,跌在床角忘乎所以地淫叫起来。

    肉到嘴边还不大快朵颐,放着良辰美景清爽怡人的时光不去好好享受,亏不

    亏啊!这一刻,老离的心完全敞开,憋闷也在豪情激荡起来之后一扫而空,全身

    心投入进来,任它朝来寒雨晚来风,我便屹立不动,他强任他强,我便抖大枪,

    绽放夕阳余光,烧它个晚霞遍天大大央央。

    老离心中快慰连连,一时豪兴大发,他发了性地挺动着腰杆,便来来用

    张翠华的肉套箍裹让自己尽情享受,穿梭起来那畅快感如海阔天空,任我自由翱

    翔。

    虽说张翠华的肉穴有些松弛,可这绝不影响老离的心情和畅快的动作,他一

    遍遍不知疲惫地抽插,酒后状态发挥出来,那家伙事可绝不是盖的,老当益壮的

    身体堪比四十岁,低声闷吼时便显露出酒酣胸胆的性情,一根黑硕的阳物油滚滚

    地对着张翠华的脉矿钻啊钻的,根本就不像快六十岁的人。

    张翠华在儿子肏干之际便被调教得身体敏感、情欲难当,这次被老离上身,

    愉悦的同时放开了手脚,更何况她在进房的时候并未把门关死,脑海中荡漾着儿

    子偷窥的情形,身体便如泄闸的洪流,奔涌咆哮着狂喷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啊啊啊啊~老离啊,好舒服啊!飞啦飞啦~」

    看着身下的女人被自己狂轰奔肏到了高潮,在那如诉如醉的呻吟鼓励下,老

    离的干劲越发十足起来,好一通狠狠撞击,直到张翠华哽咽痉挛,这才放缓了身

    体的动作。

    呼喘着调节身体,老离佝偻着腰,双手反复摩挲着张翠华的身体,那细腻光

    泽的大腿还真肉乎,穿着丝袜摸起来同样滑溜溜的,这味道,今晚上就要摸个遍。

    摩挲抻拉,老离一遍遍地玩味着张翠华的丝袜美腿,直到最后停留在她的小

    腹之下,摸着便抓住了张翠华免脱裤袜的裆底。

    抚摸着张翠华腹间软嘟嘟的嫩肉,揉搓着开裆丝袜的边缘,那薄如蝉翼般的

    丝袜被摸在手中,不断刺激着老离的欲望,哈哈地推肏着张翠华的身体,双手围

    拢的样子就像怀抱大树,牢固的同时便再次发起了冲锋。

    「啊~今天咋就那么厉害呢?你摸得人家都软啦!」张翠华苏缓过来,呻吟

    着便赞赏了起来,彻底放开手脚已经顾不了许多,见老离痴迷于自己的丝袜美腿,

    她竟没羞没臊地问道「到底是我的大腿好呢,还是你家离夏的大腿亮?」

    老离不带犹豫便张嘴说道「我闺女的好。」这话一经出口,便引来张翠华的

    不满,冷哼一声,又再次询问了一遍老离。

    老离也感觉自己太过于投入而不带思考便说出嘴来,有些贸贸然。可这一

    沉淀了一会儿之后,他实在不能违心说出,便又嗫嚅地说道「还是闺女好……

    可你也不赖!」这大喘气慢慢悠悠地说了出来,没把张翠华气死了。

    儿子心里认定了离夏,老离同样是固执己见,张翠华的心里羞愤气恼到了极

    点,便不依不饶地说道「连你也说离夏好,那你跟离夏过好了」。

    老离放缓了抽插动作,笑道「贴身的小棉袄对我能不好吗!这你也吃醋,嗯~

    你还吃不吃醋?」动作虽然放缓,但每一次拔出之后都狠狠撞杵砸到张翠华的肉

    穴深处,几下过后便令张翠华缴械投降,哎呦呦地呻吟起来,那肉色大屁股都给

    老离推耸着崩出了花。

    这边的风景醉人,玩得不亦乐乎,张翠华心底里却明镜似的,就是在这样激

    情碰撞的场下,让她的身体持续高潮出现了喷涌,可老离却并不知晓门外还有

    双眼睛正窥视不断,与其说是观摩欣赏,还不如说是咬牙切齿呢,那张略带稚嫩

    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中,带着昏幽,如此的狰狞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