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21)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读^精彩~小說~就^来'点b点 '~^小'說-!!/度//第/一///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

    作者:voxcao

    26-7-25

    字数:583字

    2

    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2相关人名、地名,个别地方稍有参考,其余纯熟胡诌,万望对号入座。

    3人生最紧是快乐!莫强求,一切随缘!

    临走之时,王晓云依旧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的,还不忘掏出自己的手机向离

    夏要电话号码,离夏拉着晓云的胳膊说道「姐这个手机号也不总用,你要是有

    功夫的话,就过来坐坐,还不是挺方便的事情吗」。

    别说,离夏的举止到位,根本就没接王晓云的话茬,她时不时一些亲昵动作

    ,说说笑笑就把王晓云送上了车,由她那个姘头开着,也不管是不是酒驾,晃晃

    悠悠地便把车子开了出去。

    离夏笑着送走了王晓云夫妇,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思着她们夫妇二人所

    说所云,再一结他们的工作性质,心里便戒备了起来。

    两条路上的人,层次品味本就不同,别看首次见面,离夏又岂能看不出王晓

    云骨子里的本质,问题是父亲跟人家的母亲结在了一起,一切以父亲为核心,

    挨不着自己的事,离夏绝不会因此得罪了他们,何况,离夏心里又那么爱她的父

    亲,就更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拱着父亲的胳膊,离夏眨起了那两颗杏核大眼,冲着父亲笑着说道「下午也

    没什么事,您就陪我张姨逛逛商场,有适的衣服啊、首饰啊,咱们可不能屈着

    张姨。」

    说话之间,离夏从挎包里掏出了一张金卡,悄悄塞进了父亲的兜里。

    老离见闺女跟自己做着小动作,忙又从口袋里把那张金卡拿出塞闺女的手

    里,他贴近了离夏的耳边说道「你告诉爸,吃饭时干咽是怎么事,是不是有了?」

    被父亲这么直接地问,离夏的小脸腾地一下便飞上了两朵红晕,见父亲眼睛

    斜睨,如同当年怀着儿子诚诚时,父亲也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离夏只感觉浑

    身一阵痒痒,沉寂于体内的某种无形的东西似乎要冲破阻拦,让她差点显形出来。

    离夏轻哼了一声,羞急地说了一句「喝那么多酒,以后您少喝点」。

    老离身子一顿,直勾勾地看着闺女,笑容收敛之际便低声咕哝了一句「爸听

    你的」,这声音出自老离之口,幽幽飘了过去,再次惹得离夏一阵扭捏,当着众

    人的面,哼了老离一声,不光是魏宗建不明所以,就连小勇都感觉挺莫名其妙。

    前脚送走了张翠华和老离,小勇便凑近了姐姐的身旁,咧嘴问道「爸又跟你

    说什么了?神神秘秘的……你看啊,他们一家子都什么玩意啊,就刚才那一对

    活现世,还吹牛逼说什么一个电话就办了,你办谁?你再看看那眉描的,骚不垃

    圾就跟个小鸡子似的。」

    见丈夫说话没了边,秀环急忙拉住了小勇的胳膊。

    老爷子再婚是件好事,省得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这丈夫也是忒轴,见大家伙

    都不支持他,总弄点幺蛾子出来,今儿上午还冒着雨给婆婆上香去了,挺大一个

    人还拿着个钢镚子在婆婆坟前抛上抛下赌正反面,还说别人神神秘秘,你说可笑

    不可笑。

    小勇对于张翠华一家实在是意见大了,看对方的子女更是戴着眼镜去看,就

    说酒桌上喝酒,没出息也差不多吧,见着茅台那叫一个亲,拉着他姐夫魏宗建问

    来问去,话里话外无非就是姐夫工作有油水,卤大能捞钱。

    这种货色,小勇见得多了,他心里始终忍耐着,这要不是姐姐在一旁压着,

    他都敢把桌子掀翻了。

    离夏看着兄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瞪了一眼,说道「行了。把你自己管好

    了,爸爸的事由他去,只要他乐意,天塌了我给他撑着。」

    各人过各人的日子,总纠结那些管什么用。

    父亲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到了该收手享受清福的时候了,离夏心里只想父

    亲过一个无拘无束的晚年,别委屈了自己、别难为了自己,别的事情都是其次,

    再不重要。

    被姐姐一通抢白,离勇也是说不出话来,他悻悻地念叨着,嘴里一个劲儿地

    诅咒着张翠华一家,直到被秀环拉近了车里,小勇依旧兀自嘟哝着。

    一行人散了之后,离夏开着车去往医院,一路上,魏宗建跟着妻子叙说着中

    午那顿饭的感觉,给他的印象是对方有些嫌贫爱富,就是不知对方是不是游手好

    闲的一类,如果是,最好是跟他们保持一定距离,虽然上面有张翠华这一层关系

    ,最好是别跟他们拉拢。

    对于对方饭桌上的做派而言,离夏也看出了问题点,或许对方家中没有父辈

    的约束,缺了家教吧。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各人过各人的日子,谁也管不着谁,只要自己父亲不

    受伤害,她什么都能忍下。

    照了个彩超,检查结果便下来了,大夫询问离夏最后来潮的日期,最后确认

    了她怀孕一月有余。

    这个消息一经落实,直把外面等待着的魏宗建美得找不到北了,从妇科走出

    医院大门,魏宗建一路搀扶着爱妻,就像当年怀着诚诚时一样,倒是让离夏娇呼

    不断,哪有那么娇气啊!妻子大龄怀孕,身为丈夫哪能掉以轻心,如不是检查结

    果没有异常,魏宗建甚至想到要让妻子吃些保胎丸之类的药物,当然了,这个想

    法一经说出便直接被妻子否定,没事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物干嘛,怀个孕还真娇

    生惯养起来了呢!始终跟随着父母的小诚诚并未因为妈妈的怀孕而苦恼生气,他

    倒是挺乖,得知妈妈怀孕,还拍手喊着要个或者妹妹给他作伴,也能让他体

    验一把当大哥的感觉。

    孩子这一番话语果然天真无邪,在妻子母爱荡漾着的笑脸上无形中又督促着

    魏宗建,让他生活动力十足,挣钱养家养老婆。

    雨在停歇了一阵儿过后便又开始下了起来,密密麻麻的。

    从饭店坐车一直走进商场,老离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在猜着闷,临离别时看闺

    女那一副娇羞遮掩的样子,怀孕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了,眼么前自己也要结婚,

    这可是双喜临门的事情。

    心情轻松,老离的步子迈得很稳,一旁勾挎着女伴,瞬间年轻了十多岁,一

    脸春风得意,脸上喜滋滋的。

    跟在准继父的身后,王晓峰艰难了好几个小时了,试想一下,湿了裤裆一路

    憋闷着,黏黏煳煳的滋味说起来容易,实际落实到身上,真是谁难受谁知道。

    看着老不死的背影,看他和母亲黏黏腻腻,王晓峰的心里叫骂不断,只差上

    前揣他一脚,彻底解恨方消心中之恨了。

    「吃好了没有?照顾不周,可别笑话」

    老离的话音一字不差地钻进了跟屁虫的耳朵里,那份煎熬和苦闷把王晓峰的

    头都给撑大了好几圈,嗡嗡的像个苍蝇,恶心不恶心啊!你听听,说的都是什么

    鸡巴话,没吃好你还能喂她啊,你怎么不问问我吃好没吃好呢,肏,老不死的。

    商场之内,一片清凉,不管是柜台前站着的靓丽身影,还是门脸里面那些摆

    弄手机花枝招展的靓丽少妇,对比之下没一个入得了王晓峰法眼的,气恼之间,

    哥们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插上了耳麦跟着母亲一起走到了首饰柜台,只看了一

    眼便倚靠在了把脚的柱子上,颤抖着双手点开了视频。

    视频里离夏白皙丰肥的肉体晃动着便展现在了王晓峰的眼前,一颦一笑无不

    透着风雅,甚至是骚媚,频频刺激着王晓峰脆弱不堪的小心脏,一瞬间便使他呼

    吸急促,两腿间嘟噜着的肉虫棒硬起来。

    肏,奶子真你妈的肥啊!那大奶头子,比我老妈还要肥嫩,还是嫩肉色的,

    这要是嘬上一口,嘿嘿,光是想象就让人情不自禁了,也不知道离夏当年生完孩

    子的奶水怎样,还不得喂饱了全家啊!这边王晓峰胡思乱想意淫猥亵着离夏,老

    离当然不知道情况了,他陪在张翠华的身旁,指着玻璃柜里面的首饰询问着「你

    相中了哪个啦?」

    张翠华扫着柜台里面的首饰,一条桃心挂坠的白金项链闪现出来映入她的眼

    中,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而柜台里面的姐姐一通推销,又把张翠华的注意力引

    到了一旁的戒指上,销售小姐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口灿莲花般不断怂恿着,

    活了心的张翠华本就打算挑选几件称心如意的首饰,见自家男人手持消费卡无比

    大方,本来在离开酒店时还纠结老离不用离夏的金卡,这下好了,张翠华的眼睛

    几乎浸出水来,一脸的桃花笑容,恨不能跳将出去,搂着离响的脖子在他的老脸

    上亲上几口了,男人啊,有钱就是敞亮!一路上应付着的笑容得以舒展,全在一

    张消费卡上,见男人毫不犹豫,张翠华的心情如同拨云见日,呼吸也畅快了,脚

    步也轻快了,还有什么比消费更能让女人心花怒放的事情,即便是有,那也是更

    多的获取,无休无止。

    「我要这个鸡心项链,还有还有,那个凋刻了桃心的戒指,嗯~老离,我看

    这个粗一点的戒指和我要的这个好像是情侣款呢,两个都要,都要」

    张翠华频频伸出手指点戳着,直到老离刷卡结账,又忙不迭随着导购来到另

    一侧的柜台,看着展出的翡翠玉镯睁大了眼睛,嘴里嘀嘀咕咕道「我正缺了手镯

    呢,嗯~要一支还是两支呢?老离,你说说看,要不就来两支吧!」

    看着离响一脸憨笑,张翠华像吃了定心丸似的,挥手指着自己相中的翠玉手

    镯冲着导购指点着。

    导购自然不怕你消费了,消费越多她提成越大,全靠口活,一张嘴口若悬河

    便招揽了生意,人家同样是一脸笑容。

    各自心满意足,不等打包,张翠华便把玉镯戴在了左手上,高高扬起晃悠着

    手腕,看了看效果,对着老离不断点头笑道「嗯,你看看,和我这手多配啊!」

    看着老离结账之后,张翠华一把挽起了老离的胳膊,在导购的欢迎下次再来

    选购的招呼声中,张翠华对着老离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便把脑袋倚靠在了老离

    的肩膀上,这一下勐然出击,倒让离响吓了一跳,这大庭广众之下,老离还真有

    些不太适应。

    受宠若惊之下的老离只是心中一顿,便释然下来,两口子走走停停,提议去

    二楼看看服装,总得买两件像样的衣服,见王晓峰呆苶苶杵在角落里,张翠华急

    忙呼唤了一声,见没有反应,心里一急便示意了一下老离,急忙走向儿子。

    有什么事能让儿子如此痴迷,看他精神如此高度集中,连呼唤都听不到。

    儿子大了,心思野了,守着自己这个母亲还嫌不够,还想染指外人,人家那

    么容易上手?一招棋错,那可是满盘皆输,张翠华可不想到嘴的鸭子飞掉。

    走到儿子近前,儿子果然在看手机视频,失落的心里让张翠华捅了捅儿子,

    眼神也在那一刻暗澹下来,心里挺不是滋味。

    压低了声音,张翠华嘱托着「儿啊,你收收心吧,这里面的水太深,别异想

    天开不切实际了。」

    甩了一句,张翠华便转过身子,换了个笑脸朝着老离的方向走去。

    没有外人干扰,王晓峰的心思完全沉浸在视频中离夏赤裸裸的肉体上,心跳

    不已之下,脑子里闪现出许多个场景,都是他和母亲张翠华玩过的姿势体位,幻

    想着自己一招得手,在大床上也像肏母亲一样肏着肉欲的离夏,体验不一样的母

    味,鸡巴已经硬到爆了,勐然被母亲打扰,慌得王晓峰差点摔脱手机,当明白过

    来之后,又心有不甘地咕哝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男人总不在家,我就不信她

    能忍得了寂寞不去外面找人,我不信,我就想肏她。」

    凭什么她就高高在上?到了床上还不是得听男人的,被肏得哀声求饶。

    外表光鲜、端庄贤惠、性感成熟,我还就喜欢这种熟韵的母味,看着吧,将

    来被我肏服了之后,你们就不这样看我了。

    心里头不切实际地想着,王晓峰瞪视了一眼挽着母亲胳膊的老男人,狠狠地

    朝着前方吐了一口唾液。

    这股心情到了二楼依旧存在,无处发泄出来,把王晓峰憋坏了,他气恼地向

    消防通道站着的扫地大妈询问了厕所,直接掏出了香烟便走了过去。

    「晓峰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吧!」

    老离见张翠华儿子有些消沉的样子,试探性问了问。

    虽然跟张翠华的婚事上钉钉,可也不好过多询问,有句话不是说了吗,许

    疼不许管,话多成仇。

    再者一说,照相时看到王晓峰在女更衣室外鬼鬼祟祟的样子,老离的心里便

    咯噔一下,十七大八岁的小伙子偷窥女人换衣服,这里面的门道可大可小,任谁

    看见心里都会多想的,何况单亲家庭的事情老离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二的,碍于

    没有实质性发现什么,这种事情也不好张嘴去问。

    「孩子脾气,没什么事。」

    张翠华的心里叫苦,大喜之日偏偏儿子摆出了这么个样子,说别的很难解释

    清楚,只好推脱到孩子心性,草草了事罢了。

    见爱人敷衍自己,老离也不想破坏对方母子间的情感,更不想因为这种事情

    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便拉着张翠华的手腕,笑容和蔼地朝着夏装小店走去。

    一辈子勤俭惯了,难得出手大方,老离之所以信心满满也是因为卡里有钱。

    老伴得病期间,一切报销费用都是闺女出的,根本没用他花手里的一分钱,

    不光这样,每年闺女姑爷都打着各种旗号给他手里塞钱,用都用不完,这好不

    容易派上用场,用老离闺女的一句话说「钱这东西,无尽无休,辛苦了一辈子不

    就是为了花吗,再琢磨的话就没意思了!」

    贴身的小棉袄如此孝顺,也是老离底气十足的依托,让他在看透人情事态时

    无所顾忌,放手去做。

    恋爱时期的男人往往都透着一股子傻气,老离也免不了俗气,看着爱人挑选

    衣服,那经常跳舞的身段果然是衣架子,穿起来就是好看,何况脚丫上面穿着一

    双红色高跟鞋,摇曳生姿的样子很容易让人遐想,配着丝袜的美腿更舔色彩,女

    人味十足,他老离这个憋了许久不得发泄的男人想要吃肉,真的受不了了。

    酒桌上喝美了,心情大好,看着张翠华比对着衣服,老离两腿间沉睡的家伙

    事便蠢蠢欲动起来,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精力充沛异常,晚上嘛,嘿嘿,头给闺

    女打个电话,就不家好好潇洒一把好了。

    张翠华试了两身衣服,看着老离脸上笑开花的样子,便把腰扭得更夸张了,

    穿花蝴蝶一样在衣架上来去,终于看上了一件暗红色疙瘩袢样式的镶嵌花纹

    的绸缎唐装,招呼着服务员取来,比划着老离的身段,便呼唤了起来。

    老离见张翠华给他选了一件唐装,心里那叫一个美,脱下自己的白汗衫试穿

    一下,得体大方,精神头十足,连店员都夸赞不断,顿时腰直挺挺的,老离感

    觉自己都到了四十左右岁。

    「就要这件衣服了,头咱们再挑两件,嗯!要是穿西服衬衣也不错呢,就

    是不知道下个礼拜天气如何,先把这件衣服打包,对了,把我挑的那三件裙子也

    给我打包了。」

    看着老离大大央央,张翠华不断品头论足,她命令服务员把衣服收拾打包交

    给老离,率先走出精品屋,迈着碎步转向另一侧的服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