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8)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读^精彩~小說~就^来'点b点 '~^小'說-!!/度//第/一///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

    作者:voxcao

    26/7/

    字数:629字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潮湿的雨天,天色有些暗淡,透过纱把清

    风打了进来,让老离闻到了空气里的雨星味道,在这六月来临之际,轻轻向他诉

    说着淡淡的忧伤。

    老离站在厨房里抽着烟看着外面的雨景,距离婚期已越来越近,他希望婚后

    能够平平淡淡地过完剩下的余生,不再像现在这样终日彷徨,不清不楚了。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一再出现在我们老离同志的身上,情难自禁偏又罪恶连

    连,试想一下,姑爷在家时他都敢逾越雷池对闺女动手动脚,这得需要多么大的

    勇气才能做的出来啊,看来他终究还是没能摆脱欲望牢笼的束缚,一而再再而三

    地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下去。

    叹息一声,老离咧了咧嘴自嘲着「再等等吧,过了这个礼拜,一切将都会改

    变,再不用……哎,我这个不知羞耻的老家伙」。

    渐渐收拢了心思,随后取出了食材,老离便忙碌了起来,煎牛排、切鸡丝、

    热了牛奶又切好了水果,一通忙碌过后,只等闺女一家起床用餐了……

    多久没有懒床了,对于现在的离夏来说,那该是一种奢求了。依偎在丈夫身

    边,被他紧紧搂着,躺在男人宽阔的怀里,那种感觉真好。难怪呢,那么多的女

    人喜欢做男人怀里的小女人,享受相依相偎的幸福,由身到心的温暖,紧紧聚拢

    在了一处。

    见丈夫正把眼瞧着自己,安静着的迷恋,离夏便轩起了黛眉,把一双杏眸迎

    了过去。相互对视,她从丈夫眼中看到了温暖、怜惜和疼爱,持如丝的媚眼,离

    夏抿嘴笑问道「干嘛呢?」似乎感觉不对,便一头扎在了魏宗建的怀中,白皙的

    脸庞浸透着红润,带着满足后的甜蜜和娇艳,不时用手抚摸丈夫的胸乳,像极了

    破瓜后的新妇。

    被男人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听着他的呼吸和心跳,在幸福到来之时,竟

    让离夏眼前产生出一股错觉,这种感觉时远时近,让她傻傻地分不清,到底哪一

    个才是真的。对于昨夜的夫妻房事,性欲的释放是深入骨髓,在血液中欢快地流

    淌,触动着离夏身上的每一条敏感神经,碰撞出的激情使得离夏的身体每一处都

    放松了下来,简直酣畅淋漓,舒爽到了极致。话说这种旖旎梦幻般的生活来得过

    猛,还真有点让她不敢相信呢!

    魏宗建看着娇妻依旧如昨的美貌,见她娇艳无匹的羞态便架不住心底那蠢蠢

    欲动的情欲,一手抓摸着离夏的硕乳,便欲行再次那夫妻闺房性事。

    心中正荡着涟漪,再被丈夫摸得浑身娇软,看那架门,丈夫心中又起性了,

    徐娘之态的离夏也是吁吁娇喘,甫一想到今天还有要事,更何况早晨起床还要呼

    唤儿子,便急忙推了一把丈夫的身体,娇口轻吟道「晚上吧,由着你来」。

    那一抹粉嫩舒醉白里透红的娇艳,真恰似春夏交接的新翠,总是在无形中把

    人的魂魄勾走,吸引注意的同时偏又紧急刹车叫你急不得燥不得,唯有忍耐一图,

    硬生生地把魏宗建泛滥着的情欲憋心里,没办法,妻命如山啊!

    昨夜,性格一向开朗的妻子竟然会在睡梦中嘤嘤抽泣,给魏宗建的心底触动

    很大,是故,他暗自立下誓言,但凡妻子有所交代,言听计从绝不辜负;但凡

    家的日子,绝不要再看到妻子流下一滴泪水,绝不让她再伤心难过。所以,见妻

    子委婉拒绝,魏宗建宁愿自己硬挺着坚硬的下身,却并没有一丝埋怨妻子的念头。

    迅速穿戴整齐,魏宗建脑子里想到今天拍照的事,便询问着妻子说道「得知

    我家,赵哥说了,亲自过来一趟,趁着今天给爸拍照,你也拍一些吧」。他嘴

    里所说的赵哥,正是当年的初中同学,婚纱影楼的老赵焕章。这么多年,他们

    夫妇二人可是没少跑去那里,要么是动过去拍摄纪念,要么是被赵哥邀请过来,

    总之,哥俩相交二十多年,那份情感是金钱所无法替代了的。

    闻听丈夫家,赵哥也是跃跃欲试,正打算跟他一起喝酒聚聚呢,总劳烦人

    家怪过意不去的,等这两天忙完再让丈夫跟他叙叙旧,也不枉哥俩相交一场,于

    是离夏冲着魏宗建说道「建建,头你好好安排安排赵哥,别总让赵哥破费。」

    把窗帘打开,外面的雨景便钻入到了魏宗建的眼中,看着窗子上模糊了的雨

    幕,魏宗建心道「今儿个还赶上了雨天,幸好夏夏有先见之明,这要是跟她拖拖

    拉拉,还真有可能误事呢。」

    「雨大不大啊?」身看着窗子上流淌的雨水,离夏问了一句。

    魏宗建急忙打开窗子,感受之下应道「不算太大,雨倒是挺密实的。」

    从床上下来时见丈夫伸手搀扶,离夏心领神会,她乜了一眼丈夫,笑道「哪

    有那么娇气,将来啊,有你用武之地……到时候,你可得家伺候我」。嘴上

    是那样说,可离夏还是把手伸了过去,她摇曳着丰满娇颤的身体,朝着门口走去。

    床铺离门口只有几步之遥,双腿交替摩擦着鼓隆隆的肉穴所产生出来的肥腻

    感令离夏都感觉到了震惊,就算昨晚上梅开二度,但也不至于这样令人感到羞耻

    难耐吧,咋就肥成了那个样子,想到自己现在越发敏感的身体,离夏随即便抛给

    丈夫一个媚眼「滑丢丢的身子都是你闹的……」

    魏宗建被妻子这么一说,搞得一头雾水,见妻子扭扭捏捏,或许是怕出门之

    后被岳父看出端倪,联想着自己昨晚在吃饭时偷摸妻子大腿的情景,他还以为自

    己太过于饥渴,想来有失端严,便忙不迭地松开了手臂,呵呵笑了起来。

    被妻子丢了一句「傻样~」,房门便打开了。

    「快吃饭吧」耳边瞬时响起了岳父那慈祥和蔼的声音,魏宗建不好再磨磨蹭

    蹭,迅速走向外间的浴室,心中不断盘算着今日的行程。

    双方子女首次碰面,要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最起码别让人家看低了己

    方,虽然说是岳父的婚事,今后的生活可也不是他一个人过的,再说还要表示一

    番,也不能让岳父自己掏腰包吧,至于剩下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物,暂且听由妻

    子安排,一切以她为。

    吃饭过后,见岳父站在阳台对着窗外不知又在思考着什么,魏宗建便凑了过

    去,看到他的脸上有些平静,隐然间还捎带出来一丝不易觉察的担忧之色,魏宗

    建以为岳父心中挂忧,递烟的同时急忙安慰道「爸,您还不换衣服,夏夏都给您

    准备出来了呢,咱们先去理发,随后再去焕章那里拍照,时间上绝对没问题的。」

    恼人的雨水确实干扰心情,但原因真的是它引起来的吗?魏宗建只知其一,身为

    孝子,内里详情他可是一概不知。

    一切准备就绪,迎着小雨一家人便朝着理发馆驶去,先给离响清理一番脸面,

    说白了吧,旧人新貌总得顾及一些脸面,虽然老离一再坚持简单朴素,这最基本

    的情况还是要处理的,就等理发完毕相约照相馆。

    趁着父亲理发的闲空,这边的离夏给兄小勇打过了电话,吩咐他中午早点

    过来,别等三请五请,那就没意思了。

    见妻子给内打了电话,魏宗建从一旁听了一会儿,自己这个小舅子这些天

    倒是安静,听离夏说了,也不知这个兄又憋什么呢,既不露面也不表态。离夏

    只一个眼神,魏宗建便从离夏的手里接过手机,冲着对面的小勇说道「小勇,今

    儿个你跟秀环可得早点过来啊,嗯,中午吃顿便饭,认识一下……看你,怎么

    又不说话了。」这个小舅子在那边支支吾吾,不知做着什么,跟他吩咐了几句,

    也没有听清他在说些什么,无奈之中,魏宗建只得放下电话。

    阴雨天气,路面上的行人不多,还算清净。到了赵哥的婚纱影楼,张翠华母

    子已先一脚来到,哥们赵焕章亲自招待,魏宗建心里挺暖和的。和张氏母子客套

    了两句,便交给岳父全权代表,赵哥依旧十足的热情,冲着魏宗建笑道「魏哥,

    让他们去二楼吧,那里新进了几款衣服还没试穿,嫂子熟门熟路的,由她陪着也

    踏实」。

    二楼特意搞了一些内部场景,各种风格任由顾客选择,瞅今天这个样子,赵

    焕章也从魏宗建那里得知了消息,既然不拍外景,那么就干脆多拍些内景,二老

    乐意拍些别的题材,一起全都打理,应有尽有。

    这边的一楼,魏宗建带着孩子伙同小兄王晓峰,便被赵焕章拉到了一楼一

    角的茶座坐了下来。小诚诚环顾着一楼把脚处的电动木马,好奇之下便跑了过去,

    这里的环境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摸摸这摸摸那的,便玩耍了起来。

    落座之后,赵焕章指着王晓峰冲着魏宗建说道「这位小兄从一中念书呢,

    魏哥,瞅这意思,还是你的学呢,你们也是第一次碰面吧?」

    见对方生的白白净净、高高挑挑,学生味还挺浓,魏宗建自然知道这个人是

    谁了,侧面从妻子那里也了解了一些情况,知道眼前这个小伙子正是张翠华的儿

    子,魏宗建倒也并未端着什么架子,报以微笑示意对方喝茶,随即问道「现在的

    学习紧吗?玩足球还是打篮球?」

    看王晓峰的身形,应该是个玩球的料,岁数能当王晓峰爸爸的魏宗建随便问

    了问,毕竟都是一所母校出来的。

    王晓峰抿了一口茶水,似乎很是惬意的样子,听闻眼前之人是他的学长,马

    上开口说道「大姐夫也是一中毕业的,那大姐也一定是一中毕业的吧?哦,现在

    的课程还凑,平时我也踢球的,当前锋的。」

    「会抽烟吧!我跟魏哥那可是几十年的交情了,来我这里就随便一些。」赵

    焕章掏出了香烟,递给了魏宗建一根,随即又礼让着王晓峰,见他扫了一眼香烟,

    便把火机扔给了王晓峰,还指着魏宗建说道「没事,有你这个大姐夫给你挡着,

    你还担心什么。」

    「咱们都是会人,晓峰的岁数还小,赵哥你可别撺掇,带坏了他啊!」魏

    宗建笑着说道,因为不知实情,并未过多劝让王晓峰吸烟。

    这王晓峰看着文绉绉的,开始还摆了摆手,随着赵焕章的示意便架不住热情,

    也跟着抽出了一根,点燃吸了起来。

    「哈哈~这就对了,以后进了会,应该多学学,读书固然是好,将来闯荡

    江湖,什么都不会那可不行,魏哥,你说是不是?」说话的同时,赵焕章很是随

    意地抻了抻胸口的T恤,脖子上的金链子隔着衣服本来就印出了一道粗愣子,这

    下可好,随着衣服的摆动,越发明显,一片璀璨金黄。

    王晓峰在来的时候便已经提前和影楼老赵焕章碰面了,接触中让他摸不清

    对方的底细。此时围坐在一起,瞅着人家的言谈举止和做派,心里一突,不由得

    想到了他亲姐姐的那些朋友。话说王晓云在夜总会工作,结实的朋友也是有一定

    会背景的,说话都很敞亮,甚至粗俗,王晓峰曾不止一次看到姐姐的朋友们戴

    着同款的项链,记忆犹新,结眼前赵哥的气势,由不得他不往这方面多想。

    第一次见到大姐夫,王晓峰暗自给他相了相面,揣度中有了初步印象。虽然

    对方人高马大,相比较于赵焕章的会姿态更多了一丝深沉,但人倒是挺随和,

    也就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

    「晓峰啊,杨伟老师现在还代课呢吗?」魏宗建脸带笑容侧脸询问了一声。

    「哦,杨任现在基本上不怎么代课了,要是指导一下那些代课的数学老

    师,保证提高一下学校的升学率。」王晓峰把头低下来的时候,一边吸烟,一边

    客气地答着。

    「杨哥他妈跟他去了美国,多半也是因为杨老师的原因啊!」赵焕章用手搓

    着自己的脖颈子,每每思及杨哥,心中挂念,可谓是感慨万千。

    「杨哥也是不乐意看到杨老师,总说杨老师爱慕虚荣太假,他们父子俩本就

    不……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当年球场上的三叉戟之一的杨爽,如今

    已经定居在了美国,每年倒是来一两趟,那也是聚少散多。说到一半便话锋一

    变,魏宗建道出了那么一句,由彼思己,他现在的情况也仅仅比杨哥稍微强上一

    些罢了,心里头也是五味杂陈。

    听魏哥说起了杨哥的父亲,赵焕章虽说没念高中,也是十分清楚杨老师的为

    人,当时听说杨哥的母亲跟着儿子去了美国,连国企的工作都给辞掉了,事后

    忆起来总是震惊连连,他实在搞不懂什么原因会让一个母亲放弃铁饭碗的工作而

    随着儿子远走他乡,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明白魏宗建的心里,摆了摆手,赵焕章笑着说道「不说杨哥了,你跟杨哥俩

    人啊,谁也别说谁了,呵呵。对了,魏哥你现在还踢球吗?」

    魏宗建喝了一口茶水,道「都四十岁了,哪还跑得动啊,我看你现在也发

    福了,咱们都老了。」

    赵焕章笑言道「老泰山眼光不错啊,如今就等正日子一喝酒,基本上就把事

    办了。」说话间,赵焕章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子钱放在桌子上,朝着

    魏宗建身旁推了过去。

    本待不要,两人眼神相错之际,魏宗建便不再言语,就听焕章说道「有什么

    事你就言声儿,缺什么跟我讲」。

    魏宗建摆了摆手道「老爷子不准备大半,简简单单最好,过这一半天,咱们

    小洞天一条龙,不醉不归。」

    见赵魏二人说的火热,王晓峰也插不上话,一根烟早已抽完,直愣愣地从那

    坐着也不是个事,心里左右琢磨,实在是惦记楼上发生着什么,便忍不住插了一

    句嘴「赵哥,厕所在哪里啊?」

    赵焕章指着通往二楼的楼梯方向说道「哦,就在那边楼梯的边上。」

    王晓峰起身打了声招呼,便奔向了楼梯处的厕所。把厕所的门关好,王晓峰

    便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带的香烟蹲在马桶上方便,他一边吸烟一边思了起来。

    雨天人少,难得清净,不知二楼的情况到底进行如何,如果能借机看到,那

    是最好,看不到的话,嘿嘿,兜里的手机可不是吃素的,到时候……

    系裤子时,王晓峰叼着烟卷深吸了一口,烟雾顺着嗓子一直飘到了身体里面,

    这一口烟儿吸得实在太猛,竟然让他感觉心跳加速,身体还伴随着眩晕出来。

    推开房门,王晓峰的脑子里依旧晕乎乎的,为了早日上楼一观风景,他刻意

    冲着魏宗建说道「姐夫,我去楼上看看」,得了一声「去吧」,王晓峰便深一脚

    浅一脚地扶着楼梯的栏杆,踉踉跄跄地走上了二楼。

    来到二楼,举目望去,偌大的空间被打了若干个小的隔断,大小不一。展现

    在了王晓峰的眼前。看着里面精致的布局以及以假乱真的虚构实景,还有那大幅

    写真的相片墙,比一楼似乎又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趁着年轻,您就多拍拍吧,那边张姨换衣服也快出来了」王晓峰正左顾右

    盼,便从不远处听到了这个声音,那声音之甜美动人,不正是日思夜想的女神所

    发出来的吗!一拐弯,眼前一亮,荷兰风车麦田独具特色的大背景画面展现在了

    王晓峰的面前,再一看,离夏的身影便走进了王晓峰的视线。

    离夏穿着蕾丝圆领的墨色及膝的运动包身裙,虽然穿着普通,便是这么一件

    休闲衣服,把她丰满妖娆的身体展现出来,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带着魔力,迷得王

    晓峰神魂颠倒,眼睛扫来扫去,似乎醉烟的劲头还在持续,脑子里依旧晕乎乎的。

    离夏胸前的白色7号字母图案衬托在黑底休闲裙的面料之中,非常醒目,

    越发显得胸前的肉球饱满丰隆了,在王晓峰看来,里面的乳房似乎也早已被他看

    过了无数遍似的,横看竖看看不厌。

    及膝裙略微在膝盖上面一点,两条白皙匀称的大腿展露在外,味道和胸前的

    硕乳平分秋色,同样的成熟丰韵,简直是性感到家了,也让王晓峰的下体猛然觉

    醒,直溜溜地挑了起来。

    「晓峰啊!快过来,看看还有什么地方不到位的」见拐角闪现出来一人,离

    夏便招手呼唤了起来。

    幸好今日王晓峰穿着的衣服是那种宽松的运动装,遮掩之下并未显形,这要

    是穿成了离响那种七分短裤装,丢人是小,搞不好就暴露了行迹,那可不是他王

    晓峰所希望见到的。

    「伯父穿的挺好,看起来很年轻啊!」王晓峰略带腼腆地说道,只是看了一

    眼便把目光投向了离夏,这话音未落,便听到一旁的屋子里传来了声音。

    「夏夏啊,你给我看看这身衣服不适?哦~晓峰来了?」

    「爸,您就听摄影师傅的安排好了,没问题的。」离夏走到父亲身前,替他

    整理了一下衣服的领子,叮嘱一番过后便走向了一旁的房间。

    此时,王晓峰的眼里只剩下了女神婀娜的身段,再也无暇顾及别的事情,甩

    开了正在拍照的糟老头子,他悄然尾随便走向了试衣间的里头。

    说是试衣间,内里却别有洞天,把窗的一条小长廊里摆放了各式各样的衣服,

    再里面它又分了好几个小房间,如果不明就里的话,还真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容。

    瞥了一眼长廊两侧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衣服,王晓峰便倒着那道美丽的身影,

    像狗一样捕捉着空气里传来的阵阵清香,悄悄来到了试衣间的门外。

    白色的门阻拦了视线,别说是单独看看里面的梦里水乡,就连母亲张翠华

    的身影都看不到半分,揪的王晓峰的心里七上八下,紧张的同时,忍不住头看

    了一眼,见二道门外的摄影师正在指挥着老男人摆出各种造型,便迅速转身探出

    了拇指,轻轻推抵在了房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