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7)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读^精彩~小說~就^来'点b点 '~^小'說-!!/度//第/一///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

    作者:voxcao

    26-7-3

    字数:567字

    7

    自从父亲过世,家庭里便缺少了父爱,直接给王晓峰的性格上造成了情感障

    碍。别看他外表阳光清秀,实则迷惑了众人,其内心之阴暗,实在不为外人所知,

    随着他的年龄的增长,王晓峰的心里越发变得极端,尤其到了青春期,暴躁、焦

    虑、好吃懒做、胆大妄为,在对其生母的性侵上可见一斑。

    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使得王晓峰在青春期来临之际叛逆乖张的个性越发明

    显,对亲生母亲动辄便是出口成脏,从未摆正自己的身份位置。当他闻听母亲心

    里起了再婚的念头,顿时火冒三丈,何况外面的风言风语不时传进他的耳中,早

    已不是一日两日,碍于姐姐就在身边难以发泄,直到夜深人静,家中只剩下了他

    们母子二人。

    趁着母亲熟睡,王晓峰悄然走进母亲的房间。

    近五十岁的女人的身段和年龄极不相符,还能保持如此身材,简直令人难以

    置信。对于窝在母亲翅膀之下的王晓峰来说,母亲是离他身边最近的女人,成长

    过程里陪伴着他、照顾着他,让他特别喜欢黏在母亲身边,渴求获取更多来自于

    母亲身上的熟韵味道。而当他走进母亲房间看到张翠华赤身裸体的样子时,王晓

    峰的眼睛里闪露出来的光芒已经不是一个儿子对母亲该有的尊敬和慕儒了,它完

    完全全变成了男人欣赏女人的眼神,赤裸裸带着贪婪和兽欲。

    强大的视觉冲击和感官刺激,把中年女人白花花的肉身展现在王晓峰的眼里,

    一刹那便使得王晓峰两腿间的阳具翘了起来,随后脑子一热,一不做二不休,他

    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了母亲张翠华的身体。

    温暖湿濡的肉体,从未有过这般销魂感受,一下子便把王晓峰的魂勾走了,

    他和母亲的肉体紧密结在了一处,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起伏动作,通过洗礼,让

    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尤其是当他看到身下之人是他的亲身母亲时,成就感

    一时冲昏了王晓峰的头脑,疯狂抽插之下,满眼都是母亲那醉人的羞臊模样,泄

    欲时的征服快感更强烈了。

    话说自打王晓峰在他的母亲身体之上转变成为男人,在尝到甜头之后越发变

    得肆无忌惮,甚至是无禁忌,猖狂到了极点。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就算再掩

    饰再伪装,在面对家庭以后生活这个严峻问题上时,也只能低下头来,听从母亲

    张翠华的安排,无奈地点头同意。

    可同意归同意,但这并不影响王晓峰去享受母亲那丰腴紧窄的肉身,他一次

    次沉浸在母亲肉体的欢愉之中难以自拔,让王晓峰找到了变态般的激情刺激和

    快感,释放压力的同时,本就气恼母亲的再婚,对那个老头子心生敌意,偏激之

    下让他心里越发扭曲起来,每次和母亲行房便次次都要把张翠华肏得哀求不断,

    这才心满意足。

    早已在母亲嘴里听闻过老男人的闺女如何如之何,令王晓峰的心里极为好奇,

    迫切想要见到那个被夸上了天的女人,看看她到底哪里值得别人夸赞。

    心头存了比较,当王晓峰随着母亲来到对方的家中时,首次见到未来的大姐

    之后,深深震惊于她的美貌和艳丽,心中的狂喜简直是难以名状了,那一刻,王

    晓峰心里埋藏着的欲望种子便迅速膨胀成长了起来,他想得到,得到这个所谓的

    「大姐」的爱,同时在心底也承认了,这个「大姐」的味道比母亲张翠华还要浓,

    想必肉体的滋味也更强烈吧!

    在王晓峰看来,离夏的丈夫经常不在家中,这个未来的大姐的生活肯定枯燥

    乏味,瞅她那丰乳肥臀的样子,性生活得不到满足心里一定很需要男人的大鸡巴

    吧,他王晓峰不正好就是个男人吗,不正好长了一根能够满足女人的大家伙吗!

    他完全可以在大床上满足离夏的性需求,何况这个大姐比他足足大了二十二岁,

    身体上充满了浓郁至极的母性气息,当他的妈妈都行了。

    幻想着得到离夏「妈妈」的身体,想到有朝一日能够爆肏离夏,尤其是征服

    她时,看着她一脸羞臊模样,王晓峰便按耐不住内心澎湃而起的情欲,一直苦苦

    压抑着自己,从上午一直到吃过中饭,始终不敢造次,直到到自己家中,便亟

    不可待地拥着张翠华的身体,把他的亲生母亲肏了个死去活来。

    这一个礼拜的折磨,对于王晓峰来说,简直摧残到家了。欲望来临之际,理

    智这层薄薄的外衣哪经打磨,早已随着不断迭起的欲望荡然无存。只盼着再次见

    到女神,早日实现心中的梦想。

    可想而知,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母性味道的女人,对于一个正值青春发育期

    的男孩来说,冲击力之大那是根本没法用言语能够描述出来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借着母亲再婚的机会,能够让王晓峰有幸一睹继父闺女的风采,直接便把王晓峰

    心中的魔鬼呼唤了出来,让他茶饭不思,觊觎美色之下,心中升起了非分之想。

    再见之日可待,简直太兴奋了。王晓峰折腾在母亲身体之上,脑子里便闪现

    出那个母性味道十足的女人,重新审视的过程里,妈妈这个词便把他刺激得性欲

    高涨,昏昏然之间,身下的女人也变成了离夏。

    一想到离夏那穿着丝袜高跟的肉欲身体,幻想着一朝能够压在这个女人身体

    之上尽情发泄情欲,王晓峰是日思夜想做梦都期盼那一天的早日来到。何况他品

    尝过了生身母亲的肉味,对于熟女更是有着一种天然无法抵抗的心理,猴急难耐

    之下,只把张娘当夏娘,他挺起了年轻凶猛的阳具,扛起了张翠华的两条美腿,

    可劲地往亲生母亲身体里灌。

    「她的身子一定特别紧窄肥嫩,快,你快答应我,离夏妈妈你快答应我,让

    我肏你,啊~我要出来啦~」王晓峰蹲站在了张翠华的身下,母亲的大腿被他圈

    在手臂里,小腿也被他架在了肩膀之上,与此同时,王晓峰的脑子里不断闪现着

    熟娘离夏的曼妙身姿,语无伦次之中,阳具早已保持起每秒钟三下的速度,狠命

    地撞击着张翠华肥腴的肉身,不管不顾凶猛异常。

    女人折弯了的身体被男人倾斜着的身体紧紧牢固在一处,只见他们交的性

    器快速结不断砸动着,臊人的声音从交的部位传了出来,有咕叽咕叽的性器

    摩擦的声音,有啪啪啪碰撞砸动的声音,还有大床不断震颤起伏的咯吱咯吱声,

    伴随着男人和女人的粗喘和尖叫声,在屋子里飘荡起来,春宫画册下活生生的上

    演着一曲乱伦凤求凰,让人叹为观止的同时,不免目瞪口呆,难以置信了。

    「哦~~哦~我~答应你,你肏我吧~」张翠华摇晃着脑袋,充实的性生活

    让她看起来颇为滋润,在儿子疯狂迅猛地肏干之下,张翠华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塞

    得满满的,每一次涌动都令她喘息急促,别看她久经沙场,可在体力上跟年轻的

    儿子实在无法抗衡,被不断冲击的身体如同过电一般,麻嗖嗖刷得张翠华欢快无

    比,熏熏然,她感觉身体已经飞到了半空中。

    对于儿子在搞她的时候想着别的女人,张翠华本该生气才是,但那高潮来得

    实在太过于猛烈了,强大的生理满足不断冲刷下,张翠华哪还有闲心顾得了别的……

    就在闺女呱呱坠地降生的那一刻,老离的眼睛已经淌出了泪水,虽然场景不

    断变换,闺女也已经长成了七八岁的样子,初为人父的感觉还是让他激动不已,

    渐渐地从半睡半醒的梦境里清醒了过来。

    大梦初醒,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而通过梦境虚幻而成的,都是那么美好,让人

    一生难以忘怀。因为再次见到了故去的老伴,一切的一切又都像是发生在昨天,

    让他感伤,但愿长醉梦中永远不要醒来。

    小内,已经朦胧见到了一些亮光,带着几许阴沉沉的味道,微风伴随着蒙

    蒙细雨,吹散飘来,打在翠绿色的植被上,打在红砖铺就的小路上,打在了高楼

    大厦的玻璃上。

    撩开了窗帘,老离隔着窗子注视着外面的情景,阴雨天的暗涩,被阻碍在玻

    璃上的视线,这四十年来的往事,便渐渐从他的心田里流泻出来。

    身依靠在床被上,老离一手托着烟缸,一手夹持着香烟,沉思着,即便是

    从那睡梦中清醒了过来,但往事依旧历历在目,让他如数家珍,心也禁不住再次

    波动了起来……

    「爸爸,你看我的考试成绩」闺女欢快地举着考试试卷迎了过来,一头扎在

    了离响的怀里。

    「快给爸爸看看,哎呦,好闺女,又考了双,爸爸好好疼疼你」说着话,

    离响展开双臂抱起了闺女,在她稚嫩光滑的脸蛋上亲个没完没了的,让一旁的乔

    颖彤都禁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四五岁的儿子见了,小跑到近前跟着起哄道「我也要,我也要抱抱」。

    离响看了看儿子,笑呵呵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刚要说话,便被闺女给抢了白

    「小,姐姐跟你玩,好不好」。

    儿子拍着手掌叫道「好啊好啊,姐姐陪着我喽。」

    劳累了一天,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离响给自己

    倒了一杯白酒,看着一旁的娇妻幼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这人呀,一高兴难免就要多喝两口,就在离响喝到第二杯的时候,妻子乔颖

    彤便撅起了嘴,脸也了起来。

    见状,离响心知妻子不高兴了,未等妻子开口说话,便急忙讲了起来「颖彤

    啊~今儿个夏夏考了好成绩了,呵呵,你看我是不是,呵呵~」

    乔颖彤沉着脸说道「喝多了误事,你给我……」

    见妈妈脸上不高兴了,小离夏急忙起身说道「妈妈,难得爸爸高兴,您就让

    他多喝一点吧!」说完,便凑到爸爸近前,对着离响说道「爸爸,妈妈也是为了

    您好,少喝点。」

    见闺女如此乖巧懂事,压在头顶上的乌霾一扫而空,离响的心里立时便敞亮

    了起来,把闺女抱在了腿上,离响上来就亲了一大口,然后冲着乔颖彤说道「听

    咱闺女的,哈哈,听我闺女的。」

    乔颖彤见离响把闺女支在了身前,无奈地翻着白眼,笑骂了一声道「你个没

    正行的,每次都让你闺女给你当挡箭牌,早晚吃亏在这酒上,哼~」

    「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

    「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

    「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闺女已经二十出头岁了,都说女大十八变,越

    变越好看,她这年纪,和颖彤年轻时越发神似了,长得真俊。听到闺女的劝说,

    离响瞅着自家的姑娘,越看越心爱不说,有了挡箭牌,还怕妻子的管束不成。喝

    酒,心里一定,离响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丈夫可真没少喝了,担心他的身体,乔颖彤斥责道「你姑娘都把你给惯坏了,

    这岁数不会少喝点嘛,成天让我嘟哝个不停,乐意听是吗?」

    见母亲低沉着脸,离夏一把抢过了父亲手中的酒杯,笑着冲母亲说道「妈妈,

    您别生气了,别因为一点小事影响夫妻感情,爸,您也少喝点吧,还不快跟妈妈

    道歉。」

    酒杯被姑娘抢了过去,离响笑道「夏夏,这才第二杯酒啊……老婆大人,

    下不为例,呵呵,下不为例。」怕妻子纠结个没完没了,离响只得作揖告饶。

    「你呀,就是不听我的话,这岁数不比年轻了,还……你呀,都让你姑娘

    宠坏了。」话说到一半,乔颖彤便看到自家姑娘把酒杯递给了老伴,当着她的面,

    老伴便把姑娘一把搂到了怀里,依旧是老样子,对着闺女亲来亲去,哪像是个当

    父亲的样子。

    当着妻子的面把闺女亲得面红耳赤,离响这才心满意足,他冲妻子笑着说道

    「哈哈,我的姑娘不疼我疼谁啊,是不是啊夏夏。」

    离夏看了看妈妈,又看看了爸爸,在离响的胳膊上拧了一把,娇羞地喊了一

    声道「爸~」随即小跑着,逃了房间。

    见闺女害羞,离响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惹得一旁的乔颖彤瞪起了大眼,无奈

    地说道「越来越不像个父亲了,也不知羞,咱姑娘再过二年毕业了,可是该到谈

    婚论嫁的岁数了……你呀,我真拿你没辙了。」……

    逝去的光阴,一去而不复返,零星的片段深埋在脑子中,这一刻,它便如同

    电影碟机,放的过程里,再现了老离青葱岁月的喜怒哀乐,但是,就算是时常

    被妻子管束埋怨,老离依旧乐此不疲,因为他知道,她对他好。

    每每味着妻子在自己身下玩转承欢的样子,老离的心里便豪情万丈,再给

    他一个机会,他依旧还能像年轻时那样,让妻子获得高潮快感;每每思及到老伴

    双手叉腰怒吼时的姿态,多半也是因为自己醉酒的缘故,老离的脸上又不禁露出

    会心的笑容,她是为我担忧才那样的,哎,还想再听听颖彤的声音啊。

    「老离,你又喝多啦!」

    「老离,你还知道家啊!」

    「他爸,以后别委屈了自己,这辈子,我管束的你太严了,没有闺女那样体

    贴心疼你,我走之后,你要善待自己,别委屈了自己,答应我!」……

    心中挂念起故去的老伴,泪水再次浸湿了老离的眼角,妻子乔颖彤的音容笑

    貌印刻在离响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让原本已经走出了伤感世界的老离又禁不住

    留下了两行浑浊的泪水。

    人生,几十年匆匆而过,竟然在眨眼间便过去了,让人好不唏嘘慨叹。如今

    已到迟暮之年,垂垂老矣,虽说看透了世间态,可老离的心里依旧无法真正地

    放下,就在他沉溺于思念亡妻,无法自拔之时,眼睛猛然睁大,随后喃喃自语道

    「颖彤,难道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昨夜晚间的纵情舒展,魏宗建两口子小别过后再次品尝

    到了激情快感。魏宗建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把自己积憋的情欲发泄出来的同

    时,也让妻子身心俱醉,生理需求彻底满足了。对于像他这样长久奔波之人,看

    见妻子绵软地倒在自己怀里入睡,心里自然充满了成就感。

    男人除了养家糊口之外,不就是要满足自己妻子的各种欲望吗!别看现在体

    力耗尽,可每次见到妻子慵懒地伏在自己身侧,魏宗建的心里别提多欣慰了。

    「家,家人,永永远远都不要分离……别走啦……一起生活吧」

    妻子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如同抹了一层花蜜,粉腻腻带着无限光泽,即便是在

    睡眠中,依旧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美,让人心生怜惜,就算受再多的苦,不不要

    她承受一丝苦楚。

    魏宗建轻轻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他生怕搅醒了爱妻的美梦,不管是这段时间

    的外出还是之前的奔波劳碌,每当家后,虽然从未在妻子嘴里听到什么,可魏

    宗建依然觉得愧对自己的家人。给她把被子盖好,正待转身离开,耳边便响起了

    妻子的喃喃细语,

    初时,魏宗建还以为妻子在睡梦中被自己惊扰到了,心生自责怪自己动作过

    大,本来就长期在外,难得陪在妻子身边,还搅了她,谁知话语过后,妻子渐

    渐皱起了眉头,眼角也渗出了两滴清泪,声音带着哽咽,梦语诉说着心底深藏的

    期盼,那一刻,魏宗建的心里有如刀割一般,愧疚不安中带着自责,辛酸无奈下

    伴着难言,傻呆呆地站在了床下。

    别走啦,一起生活!

    自古忠孝难两全,取舍之间,魏宗建甚至没有看到父亲临终的最后一面,引

    为平生憾事。长久漂泊在外,不能陪伴妻子更是他心中的梗,始终让魏宗建的心

    里感到愧对妻子,愧对家人。今天听到娇妻睡梦话语,复杂的情绪一股脑全部涌

    现出来,让他这个人近中年的老爷们禁不住感伤,眼睛里流出了无奈的泪花。

    生活中的无奈,哪有那许多称心如意的事情让你自由选择,如果可以,他便

    解甲归田,再不去理会身外之事,从此之后每天陪伴在妻子身边,哪怕是不言不

    语,他也心甘情愿。

    坐在马桶盖上,魏宗建用手支撑着脑门,不时地用手掌搓着自己的头发,这

    次从东北来,岳父婚事过后便要继续奔赴下一个场地,这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的感觉,想多了都是泪。

    「能借故多推几天是几天,能多陪陪老婆,我就多陪陪她」心中打定了意,

    魏宗建拾掇起一旁的香烟,狠狠地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