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5)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6-8

    字数:855字

    5

    「真舒服啊,夏夏,你可让我解馋啦~」原本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竟然不似往日里的沉稳,想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宣泄,他压抑了太久,以

    至于声音在说出来时,和实际生活里的情况完全变成了两个概念。

    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已经憋到了极点,

    急需释放情欲,急需发泄出来。

    身体完全灌入到妻子的体内,魏宗建立马便感觉出自己的阳具在妻子肉穴内

    被无数细小的肉团簇拥起来,被不断反复挤压摩擦,置身于个环境里,即便是水

    深火热,那也在所不惜。挺动着身体,魏宗建舒服地呻吟了起来,像个饥渴的饿

    汉逮找了食物,通过不断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把心底里的欲望迅速释放出来。

    「嗯~给我,你这坏东西,呜呜~好满啊~」离夏面色红润,樱桃小口半张,

    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她把双臂支撑在大床上,高耸着自己的臀部翘向后方,不断

    迎着丈夫的撞击。嗲嗲而吟的声音透着酥媚,在卧室里便成了催情药剂,呼唤

    声中让身后的丈夫越发勇往直前,身体碰撞着,推撞出了嘹亮的「啪啪」的醉人

    声音。

    多久没有体验到这种身心俱醉般的感觉了?离夏不想知道。此时的她,一刻

    也不想等待了。如果说丈夫不在身边,还能有个说法,既然他家了,就再不用

    忍耐,满足他吧,满足自己吧。

    久旱逢甘露,干涸的田地确实需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情爱滋润了,此时的离

    夏正忘我地投入到夫妻房事之中,她被丈夫分开身体之后,便被瞬间堵上了她心

    田的缺口,慢慢润湿着她,灌溉着她,让她再不用徨急,再不用忍耐,只需纵情

    于丈夫身下,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他,做一个玩转承欢令丈夫欢喜的小女人。

    「硬吗?呵哈~舒服吗?我还行吧!」魏宗建大张着嘴巴兴奋地问着,他双

    手抱着妻子的腰臀,疯狂起来之后把妻子整个上身从床上扶了起来,两人几乎站

    直了身体,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继续交在了一处。

    一米八左右的魏宗建从后面匀速插入,而身前的妻子穿上十厘米高的红色鞋

    子,身高匹配正好适他去插入,姿势体位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

    「嗯~好热~嗯嗯,坏老头」离夏被情欲左右,舒爽的同时,忘情地呻吟着。

    身体里被穿插着那根火热的阳具令她欲仙欲死,简直舒爽到了极点,伸展着身体

    的同时,敞开了心扉,灵一般的甜腻声音几乎都成了挑逗丈夫情欲勃发的春药,

    让他越战越勇,兴奋得难以名状。

    「老吗?呵~啊,我比爸爸可年轻多啦!」魏宗建闷吼一声,他略微后仰起

    身体,一挺下身,如同猛龙过江,一下子便把阳具齐根肏入到了妻子的肉穴深处,

    感觉竟如同被妻子的肉穴撸开了包皮,一直从龟头爽到了鸡巴根子。

    魏宗建为何会在与妻子交时说出那番话来,其实他之所以那样说,也是因

    为岳父大人即将再婚,了却心愿的同时发发慨叹。老年人再婚之后应该不止暖床

    那么简单吧,何况岳父结婚的对象那么年轻,想来他也是有性需求的,因为相比

    较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魏宗建的身体自然年轻了许多,是故这样说了出来。

    「啊~」喘息着离夏惊呼了出来,她的心里一紧,杏核大眼顿时睁得老大,

    身体瞬间僵硬起来,都不敢动扭摆自己的臀部了,就那样被动地站在原地,任

    由丈夫的挑戳,一动一静的结,僵硬的身体也迅速转变成了战栗,仿佛体弱筛

    糠一般。

    经这么一问,离夏的心里可谓是炸开了锅,刚才丈夫嘴里所说的「爸」到底

    是孩子爷爷还是孩子姥爷……应该是孩子的爷爷,应该说的就是诚诚的爷爷,

    丈夫果然是知道了……

    曾经被公爹压在身上的日子,虽说兴奋,但罪恶感同样非常强烈。瞬间的感

    悟,离夏的心里是既愧疚于丈夫,又羞臊不已。虽然从孝道的角度去看,让老人

    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是晚辈应该做的,也是丈夫在无能无力之下而拜托于自己的,

    但如果用肉体去孝敬老人,让老人快乐,那算什么?那已经不单单是偷情了,确

    切地说,那是禁忌偷情,是公媳乱伦!

    「哎呀~夏夏你咬死我啦,好舒服啊~真紧,啊~真紧啊!」魏宗建嗷嗷叫

    着,哪里还像个口闷之人,他推肏着妻子的身体,双手便隔着妻子的睡裙扣在了

    她的双乳之上,来推动间不断揉搓着妻子那对肥腴饱满的肉球,越抓越是兴奋,

    状若歇斯底里一般,嘴里便继续说了起来「你说,啊~他姥爷那么大的岁数了,

    他还有性生活吗?」

    享受着妻子紧致如滑的身子,魏宗建无论如何也不知道此时妻子的心里所想,

    如果知道的话,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这还真让人说不清楚呢!肏在兴奋时,

    魏宗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奇心作祟之下,出口的话根本没过大脑。

    可想而知的是,一个时常游走于性饥渴之中的男人,终于到家中,到了

    自己的卧室里,当他和自家媳妇做爱时,用得着顾忌什么吗!

    紧张彷徨到了极点,离夏认命般地站在丈夫身前被动着任由他抽插着自己的

    身体,只等一会儿过后,丈夫怒吼出来责罚、责打自己,甚至,甚至是……根

    本没有二话可讲了。哪成想,丈夫竟然不是那个意思,恍若死里逃生般让人很是

    虚惊了一场,在恢复了自由之身后,又是处于生理释放的巅峰,那一刻,离夏的

    情欲瞬间便释放出来了。

    「嗯~哦~~啊~受不了啦~给我吧!」一阵阵缠绵悱恻的呻吟,忽高忽低

    于卧室房内,荡起了层层涟漪的同时,让身后的男人又当了一次新郎官,伴随着

    那销魂的呻吟声和粗吼声,彼此的身体都享受到了那种至极般的快感。

    情欲勃发之际,魏宗建越发觉得妻子身上的睡衣太过于碍眼,情急之下他把

    妻子的睡裙从身体上扯了下来,扶住了妻子绵软的身体朝着大床走去,随后继续

    享受着妻子那不断蠕动和紧缩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窒息,不禁心中慨叹着,做男

    人简直是太爽了……

    酒后的状态让魏宗建延长了射精的时间,他不清楚别人的情况,就自己而言,

    别看现在的岁数稍微大了一些,但阳具的硬度和粗度还是非常满意的。把阳具深

    埋在妻子温暖濡湿的肉穴中,感受到妻子身体上的颤抖,魏宗建知道,妻子的高

    潮来了,他稍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让妻子尽情享受高潮带来的冲击,自己也沉

    浸在这份激情快感之中……

    痉挛持续了一分来钟,离夏终于从高潮之中渐渐苏缓了过来,她哼哼唧唧地

    挪动着身体,想着刚才丈夫提及到的问题,便轻啐了魏宗建一口「呸,我~我哪

    里知道啊,你~你这坏东西,总问一些让人羞臊的话,啊~」,话到一半,丈夫

    的身体便再次动作了起来,一下下砸动着离夏的身体,那份酸麻的感觉在高潮缓

    慢下来之后又再次被挑动了起来,真是让人欲仙欲死。这个时候,离夏的身体里

    只剩下了兴奋,难以名状的兴奋。

    敏感的乳头被丈夫反复提捏,如同过着电流,麻嗖嗖的。离夏虽然没有喝酒,

    那感觉一样令她醉醺醺的,何况下体还被丈夫那根火热的肉棍贯穿,封堵疏散,

    一波波潮涨潮落,一次次分分,销魂蚀骨般的快感,使得离夏满月样的脸蛋

    上早已涌出了醉人的绯红,熟女的韵味十足。

    「啊~好舒服啊~」感受着身后强有力的冲击,离夏脑子里绷紧着的那根弦

    在放松之后,情欲也如同泄闸的洪水,奔涌咆哮开来,让她的身体瞬间便迎来了

    第三次性高潮,婉转姣啼的声音朦胧中如泣如诉,随后身子一软,便彻底瘫在了

    大床上。

    「好紧啊~夏夏,你咬死我啦~啊~呃~」魏宗建的下体如同灌入到一片温

    热的黄油当中,被层层肉套包裹研磨,好不快乐。在妻子纵情呼唤声中,魏宗建

    顿感下体被一股股火热岩浆不断浇灌泼洒着,浇打得他的身体激灵灵不断,反反

    复复之间,龟头便再也无法忍受酸麻感的侵袭,这个过程里魏宗建又快速地推动

    了两下身体,只觉腰眼一麻,身体便抽搐了起来。

    「啊~出来了,出来啦~夏夏,我弄出来了,真爽啊~」魏宗建已经佝偻起

    自己的身体,他双手卡在妻子的纤腰上,不断拉动着自己的身体,让阳具在每一

    次的深入过程中,把阳精毫无保留地射进妻子的肉穴之内,迎着火热岩浆的冲刷,

    灵魂仿佛也进入到了极乐世界之中。

    托顶着妻子的屁股让她身体半悬空着,噬咬的感觉在对峙中越来越强烈,最

    终魏宗建的阳具便从妻子的肉穴中滑了出来,「波」的一声清响,魏宗建「嗷」

    的一声喊了出来,紧接着,就看妻子下体处泉涌一般,窜出了大量混着自己精

    液的淫水。

    「啊~」离夏拉长了声音喊了出来,她依旧处于昏迷状态,不过随着魏宗建

    把她身体的摆正,可以清晰地看到离夏两腿间还在不断噏动着的肉嘴在微微颤耸,

    每一次收缩都会浮涌出魏宗建浑浊的阳精,缓慢流淌出来,浸湿了离夏的黑丝开

    裆裤袜,把她身下的床单也给染湿了一片。

    刚才那一番动作过后,魏宗建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他坐在妻子的身边大口喘

    息着,密布在脸上的汗水使得那张国字脸显得越发透着红润,微微发福的身体在

    剧烈运动过后只剩下了颤抖。看着妻子平躺在大床上,看着她那不断痉挛的身体,

    再看看自己油乎乎的阳具,魏宗建的脸上露出了满足后的笑容。

    「我这一番卖力的动作,交了今晚的第一次公粮,就是不知道夏夏是否满意,

    不过,看她现在的情形应该是没多大问题了,我这也算是憋了差不多小半个月呢……

    一会儿还得再来一次,好好伺候伺候老婆」魏宗建的心里正琢磨着,耳边便传来

    了妻子拉长了音的舒醉的呻吟声。

    「嗯~~~哦~」嘤咛过后,离夏渐渐地从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她喘息

    着,感觉身体轻飘飘的,憋了那么久,难言的欲情在虚惊一场之后得到了彻底的

    释放,高潮不猛烈才怪呢!

    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自己下体因为流淌出来的混液体而打湿了的

    床单,离夏忍不住冲着丈夫娇嗔道「每次都射得那么多,你也不怕……你看看

    我现在的样子,裤袜湿了不说,床单都给弄脏了」。

    动了动身体,离夏羞媚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虽说话里有些幽怨,可那汪出春

    水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把一个春情泛滥了的少妇的心底暴露出来,彻底暴露在

    自家男人的眼前。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即便是以讹传讹,想来这话也未必全都是假,不然的

    话,怎会有这种词语的诞生。离夏今年三十九岁,正处于女人一生之中生理需求

    最为旺盛的时刻,别看她刚才眩晕了过去,其实那也只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搅

    的,导致她会出现了这种情况。换做以往,以离夏的体质,就算是生理到达了

    性高潮,也不会出现眩晕的状态。当然了,眩晕归眩晕,夫妻小别过后,房事仅

    仅一次的话,对于此时的离夏来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去洗洗身体吧,出了那么多的汗呢~」离夏推了推丈夫的身体,催促着丈

    夫清洗身体上的汗液,黏糊糊的话爱爱也不舒服。

    支开了丈夫,离夏取过了手纸清理起自己的下身,当手指触碰到自己肥隆隆

    的肉穴时,粘连在一处的两片褶皱简直是腻得流油了,它们包住了自己那丰肥的

    粉肉,捏推分开时,滑溜溜的感觉实在是……哎呀,离夏的脑子一震,简直太

    羞人了……

    把那条已经潮湿了的黑色开裆丝袜从身体上脱了下来,离夏慵懒地躺在大床

    上休息,脑子琢磨起丈夫和自己做爱时说的那番话,想到了敏感时心中不免又是

    一番慌乱……轻咬着嘴唇,离夏在心里无声地诉说起来「我多么希望今后的生

    活能像现在这样,唯有这样,家才算是圆满的……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谁又能解释得那么清楚……是是非非、过眼云烟,老公,你能理解我吗?」

    「哒」的一声清响,开始时离夏并未在意,当它第二次响起的时候,离夏这

    才意识过来。按理说,丈夫现在应该开始冲洗身体了,可我怎么听不到流水的声

    音呢。疑惑着,离夏起身看了看浴室的方向,浴室敞开的一角房门告诉着她,丈

    夫现在并未清洗身体,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干些什么。

    不再思考那些过眼云烟,从床上下来,离夏踩着那双特意增加房事情趣的红

    色漆皮高跟鞋,轻缓地朝着浴室方向走去……

    饭后一袋烟,赛过活神仙,做爱之后抽袋烟,同样赛过活神仙。应了那句烟

    酒不分家的话,在酒后,魏宗建特别想要抽上两口。爱爱之前,因为焦急等待而

    忍耐了下来,当他发泄完事来到浴室之后,看到马桶上面的香烟时,心里急痒痒

    的,便越发迫切了。

    拾掇起来香烟,点着了火,魏宗建美美地吸了起来。吸了一袋过后,原本是

    要洗澡冲汗的,意犹未尽之下,魏宗建便又抄起了一根,他抹着头上的汗水,二

    次打着了火。

    「哎呀~怎么想起抽烟了呢?呕~」推开浴室的房门,一股呛鼻的烟味扑面

    而来,离夏顿感心口一阵翻腾,见丈夫正坐在马桶上吞云吐雾,也顾不得形象和

    卫生了,她对着洗脸的盆池急忙弯腰干呕了起来。

    「怎么了?」见妻子干呕,魏宗建急忙掐灭了烟头,迅疾地起身来到妻子的

    身后,替她抚摸了起来。

    妩媚的双眼因为干呕而浸出了泪花,收起身子,离夏身瞪了一眼丈夫,嘴

    里嗔怪着说道「好啊~跑到这里抽烟来了,怎么就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呢?宝

    华就是因为烟酒无度,才导致身体出现了下滑,你怎么后赶着学他啊!少吸点烟,

    对你身体不是没好处,也省得大家跟着一起吸二手烟了。」

    「好点没有?」知道杜宝华的情况,魏宗建并未理会,他陪着笑脸,见妻子

    的身体并无大碍,便从后面慢慢地搂住了她那肉呼呼的身体。

    「突然闻了一下烟味,觉得挺不好受,你说我是不是怀孕了?」离夏挣脱了

    丈夫的束缚,转身看向了他。见丈夫一脸惊喜的样子,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开始

    我还没太在意这些,只是以为时间推迟了,这都一个多月过去了……」媚了一

    眼丈夫,离夏指了指丈夫的身体,示意他赶快冲澡了事。

    看着离夏白里透红的脸上漾出来的那股母韵羞媚,魏宗建捧起了妻子的脸蛋,

    把头抵在了她的额前轻轻触碰着,像是在忆,沉顿了颇许过后,他站正了身体

    严肃地说道「好多年前曾因我的原因让你流产、让你受苦,这一检查如果有了

    结果,就算是双胞胎,我也要了」。

    见丈夫一本正经的样子,离夏双手揽住了丈夫的脖子,扬起脸蛋深情款款地

    注视着他,随即便被丈夫拥在怀里。此刻,被家人怜惜在乎的女人的脸上洋溢出

    了满满的幸福感,有高潮后的性感余韵、有人妻的美艳熟韵、有人母的端庄慈韵,

    让这小小浴室之内升温,虽是短短插曲,却耐人味,如同一副活的画卷,充满

    了令人感动的爱的气息……

    清理过后到房间,离夏站在大床的一角边上,匍匐着身体对着丈夫软趴趴

    的阳具亲吻了起来,套弄了大约十多分钟,见丈夫的阳具依旧毫无起色,不免嘟

    起小嘴怪道「上了年纪就该注意身体,工作那么繁忙,应酬能免责免,以后记得

    抽烟喝酒也是能免就免,身体可别出现异常。」

    见丈夫抱着脑袋躺在床里,尤其是看到他不言不语地傻笑着的样子,起身之

    后,离夏跺着高跟娇嗔道「坏东西,就知道欺负我。」

    魏宗建从脑头抽出了双手,起身时看见大床角落里散落的那条肉色连裤袜,

    心里便有了意。

    「啊~又要我穿丝袜啊!」见丈夫手里举起之前替换下来的肉色丝袜,离夏

    便明白了丈夫的心里,虽然嘴上说着,也只是瞪了一眼丈夫,随后便乖乖地接了

    过来,顺从地穿在了腿上。

    都说女人在穿衣服时是最具欣赏的,那一举一动无不透出千般娇媚、万种风

    情,更何况是在穿着丝袜的过程里。嘿嘿,颀长健美的大腿如同抹了一层明油,

    透出了肉欲光泽不说,在穿上红色漆皮细高后,越发显得两条玉柱的丰盈闪亮,

    从脚面一直到脚踝,带着弧度走起,无论是修直的小腿划出的曲线,还是健挺大

    腿紧绷的浑圆,把女人那两条美腿彰显出来,简直是迷死个人了。

    在魏宗建火辣辣的目光的注视下,熟韵风骚的离夏便俏生生地站在他的身前,

    身体之上只穿一条超薄肉色连裤袜,脚上踩着那双十厘米高的红色漆皮细高跟,

    像个待宰的羔羊,等待着自家的男人对她进行征服。

    眼前的这具身体,对于魏宗建来说,应该是相当的熟悉的,可就是因为工作

    的原因,他不能长期陪在妻子身边,才会或多或少的让他有种陌生感,而这种陌

    生感实在是源于夫妻二人时常两地分居,让魏宗建不能时刻陪伴妻子,所以在他

    每每家之后,那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尤为强烈,除非身体太过于疲劳,无法动

    弹,否则每次都能让魏宗建找到激情快乐,这几年下来,魏宗建更是痴迷于妻子

    的丝袜美腿,不敢说见了就硬,基本情况也差不多吧。

    更何况,夫妻做爱时对妻子所穿的丝袜进行撕扯,这也一度使得魏宗建的心

    里获得了强大的征服快感,行使男人所拥有的权时,最大程度展示出了他的雄

    风,释放激情之时,让魏宗建的心里自信满满。

    男人在房事过程中都有些独有的情调姿态,这是人之常情,满足他们的生理

    欲望的同时,这又何尝不是满足女人的生理需求呢。所以离夏在穿上那条超薄款

    的肉色裤袜后,便站到了丈夫的身前,让他好好品味一番,这也算是挑逗丈夫的

    神经感官,刺激他的性欲,好及早和自己进行人伦大道。

    眼见妻子一脸的羞晕,俏脸之上更是带出了那种柔柔弱弱的母性光辉,顿时

    让魏宗建的眼前一亮,他低吼一声「夏夏,你馋死我啦!」言毕便扑到了妻子近

    前,搂起了妻子柔软的身子,把她扶托着推倒在了大床上。

    都说丝袜是女人的第二层皮肤,它光泽细腻,充满了弹性。穿在女人的双腿

    上,能够彰显出女人成熟的味道,更能激发出男人征服和占有的欲望,看来这话

    一点不假。魏宗建抱起了离夏的丝袜大腿,一通抚摸舔吸,都老夫老妻了还像个

    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令离夏心里欢喜的同时,隐约找到了一种新婚时的感觉。

    「舔吧舔吧,馋死你这坏东西」离夏只看了一眼丈夫,便闭上了眼睛。也不

    知这坏东西到底是迷恋自己的双腿还是迷恋自己大腿上的丝袜,他一边舔吸还一

    边用手不断抻拉,那猴急的样子……自己现在不就是想要他的猴急吗!

    丝袜击打肉体产生出来的「啪啪」的清脆声不断传来,在静寂的夜晚听得如

    此清晰,甚至能够让人听到男人口鼻之间发出来的喘息声,他还在摸着,身体

    在靠近女体之时,用那张国字脸开始磨蹭起来,从女人的脚踝开始,一点点进行

    下去,边舔边嗅,就像是在探未知领域,瞅他那闭着眼睛享受的样子,一个男

    人能够表现出如此模样,看来他似乎已经深深迷恋上了女人的美腿。

    夜色清凉,女人如水。女人白皙透亮的身体慵懒地躺在宽阔的大床上,她腿

    上穿着的肉色丝袜和红色高跟在灯光照射下,呈现出来的熟韵风采透着千娇媚,

    这种柔柔弱弱的韵味,充满了令人为之发狂的母性气息,让身旁的男人顶礼膜拜,

    已经把两腿间的阳物亮剑出来,只等着吹响冲锋号角……

    超薄款的肉色连裤袜是那种一线裆样式的,穿在离夏身体之上,塑造着她的

    臀型和腿型,把整个浑圆翘挺、颀长健美的下半身完全送到了魏宗建的嘴边,就

    算魏宗建再如何怜惜自己的妻子,遇到这种情况,也会忍耐不住,已经失了魂、

    丢了魄。

    魏宗建顺着妻子的小腿边闻边舔,一路扫荡下去似是觅,在妻子腿香味道

    的引导下,最后终于用脸分开了妻子的双腿……单位里面的同事或者是生意往

    来上的客户,乃至于被带到了风月场所,魏宗建接触的女性简直是多如牛毛。都

    说闻香识女人,透过女人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判断女人的性情,对他来说,外

    面的花花世界诱惑虽大,总也不及妻子身上的味道让他享受,淡雅而又不失美感,

    总是荡在魏宗建的心里,让他在恪守本心之下,一辈子都无法忘却。

    薄如蝉翼般的丝袜紧紧束缚住了妻子的身体,分外的明艳肉欲,同时把她那

    鼓隆隆的肉穴包裹出来,已经润湿出一道油汪汪的水渍,上面散发出了清香淡雅,

    叫人垂涎三尺。

    睁开眼睛便隔着丝袜看到了妻子的美穴,魏宗建舔了舔嘴角,他调整着自己

    的身体,用双手稳住了妻子的双腿,把它们担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一蹲一抱便

    把脑袋扎向了妻子的肉蛤。

    「嗯~~」一声娇滴滴的吟叫,身心俱醉之下,从离夏的嘴里发了出来。此

    时,离夏的两腿间埋了一张大嘴,隔着她的丝袜不断舔吸着她,心里便如同长了

    荒草,飘荡荡、晕乎乎,不受控制地疯长起来,让咱们妩媚的离夏不得不来收

    紧双腿,反复夹裹着丈夫的脑袋,越是这样,下体便越是禁受不住丈夫嘴巴侵袭

    带来的快感,身子一丢,有气无力地喊了出来。

    「老公,给我~」

    正吃得津津有味,虽然是隔着妻子的肉色丝袜,但依旧能够让魏宗建感到一

    股强有力的吸,当妻子呻吟出醉人的声音后,他的脑袋便被妻子肉感十足的大

    腿夹住了,来忽闪两次过后,一股及其透明闪亮的液体便从妻子的蜜穴中射了

    出来,透过丝袜,打在了魏宗建的口鼻上。

    「坏东西,你还等什么呢?」

    这般诱人冲动的呼唤,魏宗建的心里迫切需要听到,念及妻子肚中可能怀有

    身孕,原本性格淡定平稳的他也禁不住颤声说道「我轻点来,我轻点来啊~」说

    罢,魏宗建站起了身子,一把扯开了妻子的肉色丝袜,怒吼一声道「夏夏啊~我,

    我要你用肉穴给我撸开包皮」。

    「啊~要了我的命啦~」被丈夫扯开了丝袜,离夏颤抖着意乱情迷地呼唤起

    来,无骨的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着。当丈夫怒吼之后,她委身于床角一侧,无论是

    声音还是身体,早已酥媚一片,已经做好了准备,等待着丈夫的二度春风,要她

    命呢!

    魏宗建挺动着自己下体,乌黑的阳具上面留有一节护着龟头的包皮,这一次,

    他没有动撸开,而是选择让妻子用肉穴给他撸开,可见他心里的快感程度。

    心存着一丝补偿妻子的念头,在血液上涌之际,征服之心便占据了魏宗建的

    整个身心。他经常外出,没法满足妻子的欲望,到家里还不彻底补偿一下,实

    在是说不过去了,何况他现在正意气风发,也该好好表现男人一把了。

    当魏宗建的双手抱住妻子那肉感十足的大腿时,心中的情欲荡漾起来,他感

    觉下体快要爆炸一般,只是一个临近身体,便触碰到了妻子火热的肉体,根本没

    用引领便找到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冲着离夏怒吼道「夏夏,我会轻

    些,啊~给我撸开吧~啊!」

    「嗯~啊~~啊~~~」离夏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早已漾出了一片粉红,连

    那细腻的脖颈都给染成了晚霞的红醉,当那根坚硬似铁的硬物插入到她的身体里

    时,离夏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躺在大床上,她颤抖着放声呻吟起来……

    墙里夫妻墙外汉,中间隔着一门扇。话说屋内春光无限,可把屋外的人给愁

    坏了,黑暗当中,借着窗外映进来的可怜光线,依稀可见一道身影立在卧的门

    外,他时而贴近门仔细聆听,时而站在原地苦苦思考,观其举止动作,似乎里

    面有令其动容之事,再看看他那赤身裸体的模样,玄乎怪乎,外人实在难以揣度

    这里面存在着的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