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4)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6-6

    字数:628字

    4

    走出卧室时,原本应该关闭房门,可离夏只是把房门微微掩上了一点,她都

    说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何选择那样去做。

    心里感觉到了异样,尤其是穿着这么性感暴露的衣服,虽说在父亲面前不用

    刻意掩饰什么,可穿着这样的装束还真是头一呢……想起丈夫说过的话,难

    道说,他的心里有了淫妻情结?或者说是知道了以前自己跟公爹之间发生的事情?

    应该是不会的,稍一迟疑,离夏便否定了自己脑子里的这个想法,以往的经

    验告诉着她,这种可能性的发生概率为零。不说自己善后工作做得隐秘,就连和

    丈夫使用过的套子都小心翼翼记着数量,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何来被发现一说!

    想来想去,离夏心里总算琢磨出一丝端倪,也难怪丈夫兴奋不已呢,就自己

    现在这身打扮,任谁见了要是没有生理反应那才叫一个怪呢!话说自己现在又不

    是上了年纪,拿不出手,要论姿容,离夏的心里还是很有自信的。想明白了这一

    点,离夏难免又想起了和父亲那一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想到这里,她便感觉自己

    双腿之间有些润湿,在穿上高跟鞋的一刹那,双腿摩擦时,胸口里那支小鹿便越

    发撞击得厉害了。

    离夏感觉到自己喉咙在呼吸时的发颤,那更应该称之为哽咽,感觉就像是在

    倒气,搅起来,搞得心里头发慌,乱糟糟的。

    恍惚之间,离夏抬眼瞅了瞅自己卧室的房门,怕老公等待时间太久,她便踩

    着漆皮高跟鞋急忙走到卧室的门外,推开房门安慰着丈夫说道「等一下人家,一

    会儿就趁了你的心意」,这声音有些发急,急中带嗲,也不知到底是趁了谁的心

    意。话毕,俏离夏的身子都被蚂蚁覆盖住了,说出这番话来,也是言不由衷,够

    醉人的。

    只听丈夫嘴里哼哼唧唧,看他手里还握着那个羞人的大家伙,传过来的眼神

    仿佛都能把自己吞了似的,羞答答地说完,离夏急忙掩上了卧的房门,哒哒地

    朝着身后的大浴室走去。

    站在浴室门口,离夏并未敲门,她推开浴室的房门径直便走了进去。甫一入

    内,一眼便看到了父亲……这时,父亲站在泡池里正迈着步子朝外趟去,他被

    自己的贸然闯入闹得一惊,随即双手瞬间捂住了下体,探头探脑之间,不断扫视

    着自己的身后,抬眼望着父亲,离夏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古怪。

    浴室里那种粉色调,本身就充满了若即若离的暧昧,几个呼吸间离夏便渐渐

    读懂了父亲的眼神,那毫不掩饰的样子再次把离夏臊得面红耳赤,简直让她羞涩

    难当,偏又不知如何避,那样子就如同收到了情书的少女,羞答答、俏萌萌地

    站在了门口。

    这般情景,离夏的胸口处弹跳得继续猛烈,仿佛要挣脱睡衣的束缚,虽然在

    进来之前她曾有过心里准备,但依旧无法躲避父亲火辣辣的直视,小心脏都快快

    要从她的嗓子里蹿出来了。

    「嗯?还没睡?」老离一见闺女脸上飘起的绯红,立马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

    态,他一手遮拦下身,一手摸着脑袋呵呵憨笑着,从泡池里走出来后,眼神仍旧

    不忘偷扫着闺女的身后,显然是心存顾忌,偷看时又担心姑爷随时闯入,引来麻

    烦。

    「这不过来看看您嘛~您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任务」提着心,离夏冲着父亲

    说道,说话的时候,双腿间的黏糊越发多了起来,不知道心里是不是受到前些日

    子所发生的事情的影响和冲击,让她眼前产生出一股带着错觉后的眩晕感,明明

    眼前之人是她最亲近的人,当着他的面自己反倒害起羞来,弄得很是莫名其妙。

    「宗建睡了吗?」老离穿好了拖鞋问道,正在左顾右盼,就见闺女手把门

    掩了起来。女儿的这般做法恰恰了老离的心意,也省得他急躁躁地赶到一旁去

    取浴巾。说了归其,老离的心里还是不踏实的,换做以往的话,他肯定不会像现

    在这样,心里蹦成了一条直线,像个做贼的似的。

    也难说,就算是亲生父亲,也没有当着闺女的面光着个屁股的,再怎么解释,

    它也好说不好听啊!以防万一,老离快步走到房门近前,又给房门加了一道锁。

    他这番动作下来,简直成了此地无银三两了,别说闺女心里感觉怪异,老离都

    闹不清自己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举动。

    为了摆脱尴尬,老离嘿嘿干笑着,凑到闺女身前揽起了她的肩膀「给爸擦擦

    身子吧,你看这湿漉漉的」。

    见眼前的男人如此谨慎,离夏的脸上除了羞欲之外,眼中也含起了氤氲,她

    微微颤抖的身体随着男人的触碰,顺从着便把一旁的毛巾拿了起来,像个听话的

    小媳妇,温柔地替男人擦拭着身体,而眼前的男人在离夏迷离着的眼睛里也渐渐

    变得模糊了起来。

    「宗建喝多没有?」老离伸展着身体,享受着来自于闺女双手的抚摸和擦拭,

    嘴边莫名其妙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啊?」离夏被父亲这么一问,意识渐渐清晰,意识到丈夫正在卧的大床

    上等待自己,急忙嗔怪起来「都怪您」,说完,她冲着父亲撅起了性感的小嘴。

    老离呵呵一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里出现的问题,非常时期出现这种香艳

    镜头,刺激是必然的,可那种如履薄冰般的感觉同样压抑在心头里,让人左右为

    难起来。

    介于两者之间,人的心里是不断反复摇摆状态的。一方面禁受不住诱惑,屡

    屡尝试火中取栗,壮着胆子玩他个心跳加速;另一方面又架不住心里的拷问,和

    亲闺女总是这样不清不楚的,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要脸,太禽兽了。

    挣扎在自我矛盾当中,老离一脸的羞愧,那双子座下的善良一面告诫着他,

    不要再继续犯错了,快止步吧。而老离高耸峭直的下体摆明了情欲旺盛,双子座

    邪恶的一面又不断怂恿着他,当着你姑爷在家的时候和你闺女亲近,多刺激、多

    兴奋、多有快感啊。

    欲望来临之际,理智往往是脆弱的,是不堪一击的。物极必反,在不断压抑

    中,越是觉得心里愧疚,心里的罪恶感就越强烈,感官刺激之下,越发让人产生

    出极为强烈的性快感。

    闺女穿着纱裙睡衣,双腿上所穿的黑丝红高及其醒目,想让人不留意都不行

    啊!笼罩之下,身体若隐若现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状态,一会儿又便宜姑爷了,

    老离心中如是想到,这种念头一生,他那带着羡慕嫉妒的眼神便不老实起来,上

    下扫视着把闺女的身体看了个遍。

    「闺女的奶头真像是刚刚成熟的桑葚,红丢丢带着一丝暗色,抱成了两粒大

    花生,嘿嘿,真是喜人啊!哦~它们分别立在那两座大白馒头之上,竟然羞答答

    地撇成了八字,简直太肥嫩啦,真想再嘬一口尝尝味道……这么多年过来,我

    的夏夏还是那么美,两条大腿不管是穿着肉色裤袜还是黑色裤袜,都是那样……

    嗯?」老离正在暗中品评着自己的女儿,忽地眼前一亮,他的目光便投向了闺女

    的两腿间。

    「天哪!夏夏穿的是啥啊?竟然,竟然穿……开裆连裤袜啊~」老离瞬间

    瞪大了眼睛,他直勾勾地盯着闺女若隐若现的睡裙,眼见闺女朦胧于纱裙之下的

    肉穴,老离便感觉出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爆炸了一般,忍无可忍之下,他上前一把

    抓住了闺女的手腕,毅然决然地放到了自己的阳具上。

    「啊~爸~」触碰到父亲坚挺的阳具上面,热浪肆虐般地便由离夏的掌心席

    卷到了她的脑海中,手心里那跳动不安的阳具极为坚硬火热,还不停地钻啊钻……

    被父亲那般欺负,离夏感觉除了她的双腿发软之外,肉穴也下意识地蠕动起来,

    无声无息地流出了一大股粘液,瞬间打得离夏浑身颤抖个不停,随后便软倒在了

    父亲的怀里……

    「颖彤,给我一次吧~」温香暖玉倒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正处于恍惚之间,

    老离便机械式地张开了自己的双臂,从正面抱住了女人的身体。心神荡漾之时,

    眼前一花,他轻声呼唤着老伴的名字,便开始用自己涨硬到了极点的阳具捅起了

    她的身子,焦急之下,老离的心里极度渴求着早日插入到老伴的肉穴里,以解自

    己心头上的难受。

    抓住父亲的阳具时,离夏的手心里便感受到一股股火热而又强有力的跳动,

    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还未来得及细咂滋味,她的小手便被父亲的阳具强行挣脱

    了出来,随后身子直接干脆地就被父亲用双臂拢了起来,这且不说,父亲还不忘

    用那根朔挺的阳具隔着衣服不断捅涌着她的股间,简直把离夏臊死了。

    更为令人感到震惊的是,父亲压低了声音呼唤着的人儿,那,那不是自己的

    妈妈吗!

    「我是……」见父亲痴迷地呼唤着妈妈的名字,已然进入到了物我两忘的

    状态,离夏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去,她实在是不忍打扰父亲的美梦。

    喃喃细语如同梦呓一般,父亲的声音在离夏的耳边轻轻荡起,见他闭着眼睛,

    便知道父亲心底里依然保留着母亲的位置,虽然现在的他已经看透了人情事态,

    选择了再婚,可他和母亲几十年的情感怎好说散就散呢!

    一面替父亲感慨着,念及他对母亲的思念,另一面又担心时间过长而扫了丈

    夫的兴致,引起他的怀疑。左右为难之际可把离夏急坏了。最要的一点,离夏

    脚踩着十厘米高的红色漆皮亮面高跟鞋,她想挪动步子,可鼻尖上传来父亲身上

    淡淡的老男人味道,又让她沉醉不已……心里本就犹犹豫豫,这下可好,离夏

    感觉自己双腿更加不听使唤,想避也没办法啊!

    僵持之下,两腿间被父亲的身子不停地拱着,紧张得离夏心脏狂跳不止,臊

    得她面红耳赤,偏偏在这种羞人的境况下让她的内心的情欲渐渐萌生出来。

    「要是今天老公没有来……」猛地一惊,离夏的意识便瞬间清醒了过来,

    自己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啊,他可是我爸爸……无奈之下,离

    夏只得挨近了父亲的耳边,低声哀求道「爸,爸爸,嗯~宗建嗯~来了,爸啊~」,

    说话时,离夏感觉自己的睡裙被父亲撩了起来,紧接着父亲的手指便侵入到自己

    的私密之处,颤抖着,离夏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不堪撩拨,哀求的声音几乎变成

    了呻吟。

    睡衣里,男人的大手抠在了女人的两腿间,开了裆的黑色骚丝在这里只是一

    件增加情趣的物事,不说它根本没有保护好女的身体,反而更加凸显成熟女人

    肉欲的身子,不断刺激着眼前的男人心里那种征服的欲望,由初始的插入一直到

    最后的来抽拉,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

    甫一进入女体,油汪汪的肉穴如同翕着的鲫鱼嘴,来吮吸着紧紧叼住了

    老离的手指,老离心中一喜,一挺中指便再次深入到了女人的蜜穴之内,湿滑感

    仿佛插入到了温热的黄油之中,让他情不自禁,情难自控。

    「嗯~爸,我是夏夏,啊~爸,我是您的闺女~呜」离夏试图夹紧自己的双

    腿,但效果……那根勾动着她的心脉的手指如同毒蛇一般,进进出出的简直要

    了离夏的命了,身体也随着父亲手指头的攒动像丢了魂一般,软糟糟的。

    正沉浸在夫妻间的快乐之中,老离的耳边便听到了一些声音,开始时他并未

    过多留意,只是欢喜无限,随着不断捅入,耳边再次响起了女人的声音。声音虽

    小,却如同寺庙里的老和尚敲打懒惰的徒,当头棒喝一下子就把老离从梦境中

    敲醒了过来,当他意识到自己做出的荒唐事时,已然控制不住心中暴虐的情欲了。

    「啊~颖彤啊~」老离低吼一声,迅速地把手掌从闺女的下体上抽离出来,

    他急忙握紧自己的阳具,在撇开身子的时候,只撸动了三两下,精液就从他的马

    眼上喷射了出来。

    前一刻听到女人的呼唤,意识虽然归到了本体,但老离真的是不愿面对眼

    前的事实,他的嘴里念叨着妻子的名字,心里充满罪恶感的同时,快感也应运而

    出,都已经到了这般时候,他也只能是自欺欺人般地掩饰着,疯狂撸动着自己的

    阳具,兴奋地喷射了起来。

    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划着弧线直接射到了一旁的地上,如果不是知道

    眼前之人的年龄,绝让人想象不到,这个年龄还能有这样的冲击力,真是让人匪

    夷所思。

    看到父亲射精时那张兴奋而又略带扭曲的脸,离夏的心里叹息了一声「爸爸

    总是用这种方式排解也不是办法啊……幸好他就要再婚了,也省得他一直委屈

    下去了。」

    疯狂过后,屋子里便再次变得死寂了下来,离夏不愿面对父亲的落寞难堪,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她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起了卫生纸,顾不上难堪和羞涩,离

    夏羞红着脸替父亲清理着下体,微张着性感的小嘴喃喃细语道「以后别再这样了,

    对身体不好,嗯,别总让闺女心里难受」。

    或许是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于严苛,清理完毕之后,离夏为了安慰父亲,她在

    转身出门时,冲着身后的父亲娇嗔道「您姑爷还等着我呢,要是看到您这样……

    您还不把浴袍披上,哎~您可把我臊坏了」,一跺高跟鞋,离夏扭着款款蛮腰,

    也不待父亲穿好衣服,打开房门便羞急地逃离了浴室……

    「时间那么久?爸睡了没?」关门的声音把昏昏欲睡的魏宗建吵醒了过来,

    他扬起了身子急忙问道。

    「嗯~」离夏乜了一眼丈夫,随即坐到了他的身旁。

    「来吧,爬到我身上来,我给你舔舔,你也给我舔舔,我都等不及了。」魏

    宗建撩开了被子,指了指自己软趴趴的阳具,冲着妻子说道。

    离夏刚要上床,忽然想起自己脚上还穿着高跟鞋呢,便冲着丈夫妩媚地笑了

    笑,她指着高跟鞋说道「穿着高跟鞋上去,多不方便,干脆我给你添好了」,说

    完,便趴在了丈夫身下,轻轻一撸丈夫的包皮,便张开了性感的小嘴,把那只让

    人又爱又恨的肉虫吞到了嘴里,便开始卖力地吮吸起来。

    「哦~」魏宗建双腿打开,下体刚一进入妻子的嘴里,便被一股温暖湿热所

    包围起来,妻子灵动的舌头不停翻卷着他的阳具,从龟帽一直滑到了阳具根部,

    酸麻无比的滋味简直太舒服了。

    从未在外沾花惹草过的男人,那经得住妻子这番卖力的撩拨,没一分钟,魏

    宗建的下体便如定海神针,说大就大,说长就长起来了。

    哆哆嗦嗦地坐直了身体,享受着妻子的口交,魏宗建伸出手来,轻轻揽着妻

    子的秀发,一边看着妻子妩媚羞红的俏脸,一边被动式的接受着妻子口穴的服务。

    血液快速流动着,全部涌向了魏宗建的下体,此时的他急需更紧密的接触,魏宗

    建推开妻子的身体,一个翻身,便从床上滚到了地下。

    「夏夏,快,快把屁股给我,我给你嘬嘬」粗喘着,魏宗建命令妻子把臀部

    扬起,随后便撩开了妻子的睡衣,把脑袋探到了妻子的股间。

    妻子那浑圆翘挺的臀部像极了肥熟的水蜜桃,在黑丝的包裹下,散发着淫靡

    诱人的黑色炫光,唯独露出来的一片圆孔,那白花花的肉体就像个靶子,让魏宗

    建轻而易举就找准了地方,找到了那个红色靶心。

    「哎呀~夏夏,你怎么湿成了这样啊?都成河啦!」眼见妻子肉穴上面布满

    了腻乎乎、油汪汪的水渍,简直是泛滥成灾了,魏宗建兴奋地说着,不等妻子

    答,他便分开妻子的双腿,一头扎了进去。

    魏宗建伸出了舌头,对准妻子肉穴上面那两片极为褶皱、极为透亮的肉片,

    轻轻一舔便分开了她的肉唇,把舌头探进了妻子的肉穴之中。

    妻子的肉穴被自己的舌头分开之后,便把里面粉丢丢的嫩肉暴露出来,成团

    的肉骨朵紧密结在一处,不断相互蠕动摩擦。舌尖来舔祗之下,浓浓的汤汁

    便灌进了魏宗建的嘴里……

    「嗯~~」一声极为妩媚悠长的声音从魏宗建的脑头响起,令他感到兴奋的

    是,妻子的身体早已兴奋起来,她的双腿打着颤,经过自己一系列的动作,黑丝

    大腿把自己的脑袋都给紧紧地夹住了。

    好一通嘬吸,对于魏宗建来说,可谓是吃得满嘴流油了。凝望着眼前熟悉的

    地方,肥腴的肉穴高高隆起,像个倒扣的馒头,中间被切开一道肉缝,把个肉膜

    均匀平分开来,散发出极为浓郁幽香的性器肉味,不断钻进魏宗建的鼻孔中,刺

    激着他的大脑、刺激着他的阳具、刺激着他的味蕾。

    「夏夏,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等不及了,我来疼你,我好好疼你」魏宗建

    再次吞了一口蜜汁之后,表白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直起身子,魏宗建便搂住了妻子的纤腰,他挺了挺自己的下体,未做犹豫便

    杵了过去……只听「噗嗤」一声,伴随着身前妻子的再次呻吟出声,魏宗建低

    吼着,便把身子贴近了妻子。

    「哎呦~夏夏啊,你可紧死了我啦~」插进妻子的身体,魏宗建便感觉阳具

    被层层褶皱包围了起来,温暖湿热的肉腔紧紧箍套着他的阳具,摩擦时还在不断

    蠕动着,让魏宗建这个时常饥一顿饱一顿的汉子欢喜无限,双腿稳稳支撑着身体,

    瞬间便展开了攻势,啪啪啪地运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