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3)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6/发表于.

    字数:638字

    3

    你道离夏跟庄丽说了些什么,其实无非就是闺房之中的提点,这也不是什么

    见不得人的事情,对于夫妻生活,日久天长难免会心生厌烦,作为女人,多给男

    人一些暗示,再精心打扮一番,还怕他们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此时的魏宗建正在东三省处巡视着,他参加工作已经十五个年头了,论资历、

    论辈分,在公司里已经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按理说应该坐镇一方,难道说公司

    真的是那种穷得连员工都招聘不到的濒临破产的企业吗?错,大错特错,根本不

    是那样。

    这几年,原有的煤矿设备研发在形成体系之后,渐渐趋于平稳,随着新能源

    的开发和再利用,魏宗建所在的公司也涉足了进来,算是向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应三方代表的话说,点名就要魏宗建过去,别的人去谈、去作,他们根本就不

    买账。

    身为一个设备统领,魏宗建本不是销售人员,他的工作性质充其量算是售后

    服务,可就是因为魏宗建的为人处世实实在在,诚信为本,也正是因为这种精神,

    魏宗建在公司外面树立起良好的人格品质,拥有了大量的人脉,才导致最终的忙

    忙碌碌。

    为了及早解决东三省这边的问题,魏宗建可谓是马不停蹄。刻不容缓之下,

    丝毫不浪费一分钟时间。他带着手底下的人,白天跑工程设施,晚上又得聚会应

    酬,忙得魏宗建的腿肚子都快转筋了,但没办法,为了赶时间他把随后的九江的

    任务都给压了下来,不就是为了能够提早家嘛。

    话分两头,各有利弊。好的一面那就是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彼此知根知底,

    对方也知道魏宗建的为人,出于求财的目的,他们乐得一起享受利润的报,一

    起双赢。不好的地方则是工作实在太过于栓人,让他魏宗建唱起了独角戏。

    身居高位,挣钱的同时,魏宗建又不得不为公司的利益考虑,难怪公司的老

    总在省城的庆功宴上当着众人的面说,他魏宗建是给我撑门面的。老总的发话无

    形中就给魏宗建抬了点,由此可见,魏宗建在公司里的重要地位,那绝非是一朝

    一夕的事情,这也注定了他要漂泊,要四处奔波。

    习惯了漂泊,虽然魏宗建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就像春夏秋冬不停地运转一

    样,你不喜欢这个季节,但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人生就是在一边拥有的同时,一边不断选择放弃,舍得舍得,没有舍哪来得!

    男人在外奔波,为了什么?图的是什么?来自于父辈的传承和教导告诉了他「为

    了家,为了亲人,为了孩子,男人必须坚强地把家这个担子承担起来,把山挑起

    来,再苦再累也要学会坚强和忍耐,因为你是男人,因为男人就应该这样。」

    每当倦怠来临的时刻,每当思念妻子和孩子的时刻,魏宗建总会安慰着自己,

    不断提醒自己「我现在还很年轻,能给他们多铺出一条路,就要让他们多走一些

    顺畅道,就算是咬牙坚持,我也不会退缩,每当看到她们脸上露出的甜美的微笑

    时,我还有什么可吝惜和抱怨的!」

    孤独总在前路等待着,这是一种历练,同时也是人生所必须要走的必经之路,

    通过不断磨练,在孤独中成长起来,正如那五颜六色的彩虹,唯有经历了风雨,

    才能欣赏到那份多彩的世界,才会更加珍惜和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快乐生活。

    提前给家里去了电话,除了和妻子诉说相思之苦外,还倾听了一下儿子的声

    音,四处漂泊,别看魏宗建是一个大老爷们,可对于他来说,家始终是支撑着他

    坚持下来的信念的爱的港湾,就算再苦再难也甘之若饴。

    最后,魏宗建又特意询问了一下岳父最近的状况。他时常在外奔波闯荡,一

    切事物都交由妻子去打理,可也不能不闻不问,当那甩手掌柜的。听到妻子后面

    的叙说,再结自己现在的工作进展,在时间上应该赶得来,为此,在放下电

    话之后,魏宗建又给照相馆的赵哥去了电话,简单扼要地把情况说了出来,顺便

    定了日期,随后紧赶慢赶,于周五的晚上总算是到了自己的家中。

    好不容易家团聚,终于见到了亲人,那份喜悦心情自是不用再表。坐在饭

    桌前,一边吃饭一边听妻子讲述,幸福感围在身边,难免要多喝两口。听妻子讲,

    这段时间她的生活过得也是非常充实的,工作之余,便把时间全部交给了家里,

    陪着岳父和孩子,享受着一家人在一起的天伦之乐,虽然身边缺少了自己,不过

    呢,并不寂寞,也是一片欢声笑语,生活充满了多姿多彩。

    陪着岳父慢慢品酒,听着妻子把家里的近况一一交代出来,体会着这里面的

    幸福滋味,魏宗建便觉得工作中的所有疲劳都消失了,苦闷也一道离己而去。

    人这一辈子,最终追求的是什么?不就是小酒一端,感受家里的温暖,老婆

    孩子一起热炕头吗!没有了在外面应付场面所必须戴着的面具,再不用逢场作戏,

    心也宽了,脑子也放松了,多么惬意的事情。

    看到岳父大人一脸的春风得意,魏宗建是发自内心地替他老人家高兴。

    「爸~这次家的时间刚刚好,呵呵,我敬您。」魏宗建举起了酒杯,冲着

    岳父恭敬地敬了过去……

    虽然姑爷口闷,可他做人做事并不含糊,之前听闺女说过,这周末要去照相

    馆给自己拍结婚照,姑爷早就给安排好了。虽说现在自己一把年纪了,虽然自己

    并不在乎这照相不照相的事情,可谁又能婉拒儿女这一份孝心、一番好意呢。别

    看一切事物都由闺女安排打理,这要是没有姑爷在背后支持着,就算他们两口之

    间不闹矛盾,想必事情也不会那么顺利达成吧。

    闺女挨在姑爷的身旁讲述着最近家里的情况,老离偷眼扫着,见姑爷一脸恭

    敬地举起了酒杯,忙迎着他的热情,把酒杯轻轻端了起来,随即笑道「简简单单

    就好,不用那么麻烦」。之前老离就早已给张翠华去过电话,身为男人,就算一

    切从简,也要有所表示吧,自己无所谓,人家女方怎么看呢?当着姑爷的面,老

    离稍显收敛了些情绪,但明眼人一看,就能从他脸上看到欢喜之情。

    「您放心,只要您高兴,我和离夏永远都支持着您。诚诚他爷爷活着的时候,

    我就曾不止一次提起过建议,我们当儿女的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在老人的身边,总

    希望父母晚年的日子过得愉快舒心,我让离夏给他做思想工作都不是一两了……

    您能如此想开,我心里也踏实了。」旧话重提,这绝不是无的放矢,在魏宗建看

    来,一个人的生活再如何,哪如夫妻双双过得有滋有味,再说了,一个人的

    生活叫家庭吗?那样的生活也不完美啊!就怕老人郁郁寡欢,所以在这一点上,

    魏宗建是支持岳父选择再婚的。

    当初就曾不止一次地劝说父亲再婚,儿女再好,哪如身边陪着个老伴照顾得

    贴心呢,这一点上,魏宗建和妻子探讨了可不是一次两次。结果呢,父亲死活不

    同意再婚,何况妻子劝说都没奏效,他更没办法说服了,也就没再继续坚持。不

    过呢,看到后来父亲和妻子生活在一起时并未出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魏宗建的

    心里便踏实了下来,顺者为孝嘛,只要父亲开心妻子没有情绪,夹在中间的他还

    有什么不乐意的呢!

    临到了岳父身上,魏宗建自然便想起了自己父亲当初的情况,对于老人选择

    再婚这个问题,二话没说,便支持了起来。

    「那还用你说呀~」离夏冲着丈夫媚笑着说道。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衬衫,

    乔其纱的面料充当衬衣彰显出女人柔美知性的味道,内里再配上修饰形体的吊带,

    若隐若现之间,让人隐约地看到了吊带里面的肉色抹胸,虽不能看到实质性的内

    容,但仅仅是那随着呼吸躁动不安的肉球,任你是铁打的汉子,也招架不住眼前

    的诱人美景,更何况魏宗建这个憋了老长时间没有尝到肉味的男人。

    而离夏的腰部以下被一条白色褶裙罩着,既表现出少妇的成熟端艳,又不

    失年轻女人的靓丽风雅,把熟女性感妖娆的身子绽放出来,最是味道浓郁,让整

    个房间里都充满了绚丽多彩。

    魏宗建喝过一杯白酒之后,见妻子脸上带出的一股熟母丰韵,红红粉粉的样

    子实在是勾人心弦,让到家中的他的身体里不由得便释放出了情欲,当着岳父

    的面,魏宗建就把大手伸到了桌子下面,跟岳父唠着家常的同时,便不老实起来。

    妻子颀长健美的大腿上裹着一层爽滑的丝袜,把她那大腿绷得紧致弹腴,摸

    起来的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借着酒意,魏宗建再次忘乎所以起来,手指也随着手

    臂的动作,滑向了妻子的私密之处。

    离夏见丈夫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便猜出了他的心里。哪成想,丈夫的胆子

    随着岁数的增长,当着父亲的面就敢跟自己动手动脚,浑然不顾场,看来他实

    在是憋急了。话说,自己这一段时间也是一直忍耐着……嗯?心里一颤,眼见

    丈夫的大手撩开了自己的裙子,竟然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羞喜之余,

    离夏暗自夹紧了双腿,瞅着丈夫迷醉的样子,幸好儿子不在身边,这要是被他看

    到,成了什么事儿啊!

    离夏的心里敲着鼓,娇羞地挪动了一下身体,见丈夫的大手始终如影随形,

    便由了他去,麻痒痒的同时,心道,这坏东西……

    吃过了饭,见妻子陪着儿子走进浴室,魏宗建巴不得儿子洗完澡之后早点休

    息呢,他心里嘀咕着「都早点休息吧,我这饿汉子也是需要休息的」。想是这样

    想,当着岳父的面又不好直接表露出来,魏宗建便陪在岳父身边,一边有一搭无

    一搭地汇报着最近的工作情况,一边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好不容易盼到妻子和儿子从浴室里走出来,原以为该结束房休息了,就听

    妻子冲着岳父说道「爸,明天要给您做头发,还要拍照呢,水都给您放好了,来

    吧~」。暗自责怪自己太过于心急了,随后魏宗建指着浴室的方向冲着岳父笑着

    说道「是啊,爸,明天还要拍照」。

    把岳父送进了浴室之后,妻子在另一侧的卧室里哄着儿子休息,魏宗建急忙

    跑自己的卧室,脱掉衣服之后,他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小浴室里,又是刷牙又是

    洗澡,好一通忙碌。幸福时刻就要来临,对于一个四处奔波的人来说,和妻子共

    享鱼水之欢,光是想象,魏宗建的下体就已经撅了起来。

    酒后洗澡,脑袋越发沉醉不堪,热血上涌之时,魏宗建感觉自己的眼睛都有

    些睁不开了,可一想到即将来临的快乐体验,他擦干身体过后,光着屁股就从浴

    室里跑了出来。

    魏宗建躺在大床上等待着妻子时,各种激动荡漾在心里,他心道「这几天

    家,我要好好放松,享受享受啦,呵呵,该给二哥尝尝肉味了」,脑子里正想着

    跟妻子如何颠鸾倒凤,妻子便俏生生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状,魏宗建急忙问道

    「孩子睡着了吧?」

    离夏看着丈夫通红的眼睛,抿嘴笑道「哄着了,还挺不情愿呢!」说着说着,

    就凑到了丈夫身边。

    撩开丈夫两腿间搭着的夏凉被,离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坏东西早就

    冲着自己敬礼了,那副急切切的样子,顿时让离夏心花怒放,就差脱掉衣服,跟

    丈夫滚在床里了。

    十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但对于一个生理欲望及其强烈的女人来说,不敢

    说度日如年,基本情况也差不多了,更何况父亲陪在身边,晚上儿子还不断搞些

    小动作,让离夏怎生忍耐情欲的折磨,都不知道用手安抚她那小妹妹多少次了,

    今天丈夫家,绝饶不了他。

    被妻子这么一瞅,魏宗建立马就把雄赳赳的阳具挺了出来,他坐直了身体,

    一个翻身就来到了妻子的近前,看着只穿吊带的妻子,尤其是看到她那胸前鼓耸

    着的肉球被水珠浸出了的小透肉,便控制不住双手,急抓了过去。

    「嗯~等不及啦?」离夏娇笑连连,声音透着甜腻,只被摸了几把便感到浑

    身无力,眼瞅着便要倒在丈夫怀里。

    「我给你把高跟鞋拿来~」魏宗建的双手隔着妻子的衣服便已经感受到了那

    股澎湃激昂,受到情欲催发,下体一片火红,简直就像一根擀面棍子,狰狞而又

    丑陋。见妻子欲拒还迎,魏宗建的心里知道,妻子的心里指不定多欢喜呢!是故

    便要翻身下床,跑到客厅给她去取鞋子。

    「爸爸现在还在泡澡呢,就那么着急啊,等他完事了,都依着你」离夏轻喘

    着娇嗔了一句,想到父亲还在浴室里泡澡,怕自己跟丈夫行房时的叫声太大,又

    怕影响到父亲,不免冲着丈夫娇羞无限地说了起来,随后又压低了声音,指着房

    门告诉丈夫「嗯~门还没关呢。」

    妻子说的也对,得意忘形之下,自己这幅模样确实有些鲁莽了,说到岳父,

    魏宗建又联想到了孩子,这要是被儿子看到自己的丑态,也确实挺尴尬的。压抑

    着内心躁动的情欲,魏宗建拾起了一旁的浴袍裹在身上,他冲着妻子笑道「去看

    看爸喜好了没有,告诉爸爸,明天还要办正事呢,催催他,呵呵。」

    「看你都急成了这样,一会儿你可得好好补偿补偿人家。」离夏说完就要起

    身,见丈夫指着自己的衣服,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魏宗建从床头把妻子的睡裙拿了下来,指着她那已经湿漉漉的吊带说道「把

    它换掉吧,穿在身上挺不舒服的。」不由分说,便把妻子所穿的吊带从身上撩了

    下来,再一扯,连肉色的抹胸都给妻子摘了下来。

    「嗯~这样子还怎么去见爸爸啊~」当着丈夫的面,把离夏臊得面红耳赤,

    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你看你,裙子和裤袜都沾湿了,一起啊一起脱下来吧!」触碰到妻子的裙

    子,上面也是潮乎乎的,从侧面把妻子的裙子的拉链拉开,示意妻子换上睡衣。

    当魏宗建看到妻子弯腰脱掉裙子的时候,妻子那肉色丝袜包裹着的臀部便高

    高翘了起来,肥腴的水蜜桃上如同抹上了一层明油,莹莹闪闪的透出了层层肉欲

    光泽,顿时激起了魏宗建心里那股征服的欲念。

    魏宗建看了看门外,倾听一阵确认没有其他声音之后,便从床上翻身下来,

    抱住了妻子的身子,粗喘道「丝袜就别脱了,依旧是湿了,呼呼~一会儿做的时

    候咱就不要它了……你快把睡裙穿上,一会儿再把高跟鞋穿进来,要那双红色

    的」。一边说,魏宗建一边抚摸妻子浑圆硕大的臀部,如果不是因为妻子要去外

    面的浴室转悠一遭,他魏宗建早就把门关上,做那男人新婚燕尔的事情了。

    「要玩粗鲁的吗?」听到丈夫话里的意思,显然是要在一会儿行房的时候,

    把自己腿上的丝袜扯烂,夫妻这么多年生活在一起,确实需要变个花样调节一下,

    这也不是坏事。她这一犹豫,就听丈夫催促道「你要是觉得不好,咱就穿那条黑

    色免脱的吧,我也正好给你用嘴巴舔舔,让你舒服舒服。」

    魏宗建赤脚疾走了两步,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炫亮的开裆裤袜,身便

    跑向了妻子,一脸的兴奋。要么说酒后容易乱性呢,大脑在酒精的麻醉下,感官

    不断受到冲击,魏宗建那啷当着的身体已经说明了一切。

    脱掉了身上的肉色丝袜,内裤也在丈夫的抻扯下被脱了下来,随后离夏在丈

    夫的注视下,缓慢地把黑色开裆丝袜穿在了身上,忽地脑子里一震,想到自己这

    般打扮,怎好当着家的丈夫的面去见父亲啊,不由得羞涩连连道「穿成了这个

    样子,怎么去见爸爸啊?都怪你,都怪你」。

    魏宗建燥热的身体如同上了弦的发条,直挺挺的样子仿佛能把天给捅个大窟

    窿,他的脑子本就处于极度兴奋状态,几乎都把岳父洗澡这个事给忽略掉了,刚

    才只想着一会儿跟妻子如何年好,根本忘了妻子这般打扮对男人的冲击力是

    如何的勾火,更没意识到,这样穿着出去,岳父看到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只一瞬间的犹豫,魏宗建便摇了摇头,笑道「又不是没看到过,爸那么疼你,

    你还怕爸吃掉你不成啊,好老婆,你看他洗好了没有,要是不行的话,就催催他,

    让他快点完事,一会儿咱们可还要,哈哈~」

    「坏东西,哼~爸没洗完呢,要我怎么催他啊,人家穿成了这样,你还取笑

    人家。」离夏偷眼观瞧着丈夫,心里感觉怪怪的,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何会听从丈

    夫的意见,穿得那么暴露,难道说这只是单纯地迎丈夫的心里,让他在闺房中

    找到快乐?

    撸动着自己的下体,幻想着即将到来的幸福,魏宗建搂着妻子的身体爱抚道

    「这不是方便咱俩夫妻一起行事吗!你看看我现在多硬,就等一会儿当新郎呢!

    去吧,把爸爸伺候舒服了,咱俩好决战到天亮啊,哈哈~」

    离夏忽闪着自己那双漾出了春水的大眼瞅着丈夫,见他热情如火不似做作,

    羞嗔地说了一句「坏人,等我」,如水的倾诉伴随婀娜的身姿,离夏不舍地离开

    了丈夫,朝着门外走去。

    魏宗建躺倒在大床上,哼着小曲等待起来,没一呼的功夫,高跟鞋的声音便

    传进了他的耳边,心里一喜,他的大手便握住了自己的阳具,等待中开始提前预

    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