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2)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6-8

    字数:5576字

    2

    离夏轻轻掩上了小浴室的房门,她并没有打开房灯,昏暗之中双手抱肩倚靠

    在浴室的房门上,晚间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触动实在是太大了。

    站在离夏的立场去看,她在父亲眼中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孩子,父女之

    间进行的亲亲密密,似乎并不是不可告人的。

    可问题是,这已经不能算是亲密接触了,父亲都在她的身体上射出了男人的

    精液,似乎已经逾越了界限,就算没有真正发生关系,可在精神上,那也算是出

    轨了。

    虽然事后相互谅解,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又怎能没有异样感,像个

    没事人似的。

    黑夜的寂静,能让人的脑子冷静下来,但同样也能让人们的心里出现忐忑不

    安、躁动不已。

    此时的离夏便是这个样子。

    按理说,她跟公爹持续了多年的不伦生活,换成父亲之后在离夏的身上不应

    该出现这种情况,表现出来的样子应该是随意自然、轻车熟路。

    可公爹毕竟和她没有血缘关系,更何况,出嫁从夫,到了新的家庭开始全新

    的生活之后,离夏和公爹发生关系也是建立在家庭依托的基础之上,在相互间的

    扶持下,以孩子作为桥梁纽带才渐渐有了肌肤之亲。

    不都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吗,离开了娘家走入婆家,从新组建家庭,

    似乎和娘家脱离了关系,虽然仍存在着交集,但那已经是另外一个圈圈圆圆了。

    更何况,丈夫经常奔波在外,公爹取代丈夫,扮演起家庭的另一半,这种关

    系也不是没有。

    跟父亲呢?难道也像跟公爹那样,这难免又让人心里纠结不断,不知如何处

    理了!脑子里不断琢磨着这里面隐藏着的事情,当离夏想到父亲操劳了大半生这

    个问题时,心里一突,思考彷佛被生生掐断,让她深处黑暗而睁大了眼睛。

    血脉相连,流淌在心间里的是那永远也无法割舍的情和爱,错复杂之时,

    谁又能否认他们之间存在着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爸,闺女想让您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因为思考,离夏的心口渐渐起伏,她依旧抱着肩膀,手臂上清晰地传来了心

    跳的脉动节奏,扑通扑通跳得很慌。

    摇了摇头,离夏伸手摸到了灯的开关,吧嗒一声,把屋子点亮了起来。

    父亲定好了日子,应该也是跟张姨商量过后决定出来的,掐指算来,前后时

    间只剩下了两个礼拜,虽然他一再坚持低调行事,可这婚姻大事总不能太过于简

    单了。

    置办行头总要有吧,总不能在结婚的时候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不卖吧!那就

    太说不过去了。

    结婚拍照似乎也不能少吧,既然在晚年勇于迈出了这么一步,总得留个纪念

    ,也算是对女方表个心态,尊重人家。

    婚房方面嘛,就布置在自己的家中好了,既能一起生活,又能相互照应,如

    果父亲婚后想要单过,那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他开开心心,就都依着他。

    给盆子里接了一些温水,随后把盆子放到了地上,离夏又想到了置办酒席

    的事儿,就算不大操大办,多少也要通知一下,何况女方那边也要一并宴请到位

    ,总不能让人家挑了理,说咱们太吝啬了。

    思考着父亲结婚前的每一个细节,离夏分开了自己的双腿,随后她便蹲在了

    盆子上,当离夏伸手清洗自己的下身时,身体一哆嗦,这才觉察到自己的下体已

    经一片汪洋了。

    低头看着自己成熟饱满的蜜户,暗肉色美穴闪着精芒竟然掰出了花,两片嫩

    腴透着新鲜,像飞舞着的蝴蝶,触手之间一片滑熘熘油腻腻,离夏嘤咛了一声,

    顿时感觉自己的脸上升起了一团火焰,炙烤着她,呼吸也再次急促了起来...

    翌日清晨,虽然太阳并未升起,不过外面的天色已然由灰白转为通亮,空气里更

    是透着一股清凉,从敞开着的窗户传了进来。

    睡了一夜,胸前脱离了奶罩的束缚,把两只肥腴震颤的奶子释放出来,任由

    其四处摇摆,无拘无束的感觉真好。

    离夏拿起了一旁的睡衣穿在身上,隐藏在薄透的睡衣里,任由双乳自由呼吸

    ,目前家里只剩下父亲和儿子,暂时没有外人,身穿这样的居家服饰,虽说穿的

    有些随意,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摆在一旁的胸罩,离夏笑而不语,她轻手轻脚地来到小浴室,一番清洗

    过后便走出了卧室,把门带上之后朝着厨房走去。

    走在客厅里,离夏便听到了厨房里面的动静。

    看来,父亲起得更早,竟跑到了厨房里,不知他在做些什么?随着厨房的临

    近,离夏的心里便嘀咕了起来。

    经过一宿睡眠的沉淀之后,虽然已经把昨晚的事情放了下来,但真要是再次

    面对,心里还是不免觉得羞臊不已。

    「怎生与父亲相见呢?」

    摆在离夏面前的这个问题让她平静的心儿再起波澜,羞涩着反倒是让离夏止

    步于门外,心里左右为难起来,徘徊在门外的墙壁处不敢走进厨房。

    冰箱开启的声音,鸡蛋碰撞的声音,虽然细微,却又怎能阻拦传播,让人感

    觉不到呢!处于敏感时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扣动心弦,引起遐思,更何况父

    女之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离夏此时的样子就如新媳妇初次见公婆,原本落落大方的人儿,脸上带着羞

    晕捏着睡衣,扭捏了起来。

    正沉思着该怎样面对父亲,离夏的身旁便冒出了这么一句「夏~夏夏」,父

    亲什么时候走出来的?离夏的身体一颤,她勐地抬起头来迎着父亲尴尬而略带羞

    愧的目光,这一刻,离夏纠结的心里因为身边的突发事情反倒让她冷静了下来,

    反客为之下心里的羞涩之情暂且抛开,朝着父亲莞尔一笑道「您起得那么早啊!」

    「哦~这,这是要看看几点了」

    老离干笑一声,冲着闺女结结巴巴地说着,双手不断揉搓,样子非常腼腆,

    腼腆得令身前的闺女都忍不住「噗嗤」

    一声笑了出来。

    「时间还早呢」

    离夏笑过之后,渐渐收敛起笑容,她忽闪着的大眼含羞带怯地看了一眼父亲

    ,便羞急地把手伸向了父亲腰间的围裙系带。

    老离躲闪着身体说道「不用你,不用啊~」,在相互接触时,闺女身体上不

    断蠕动着的硕乳隔着衣服晃得老离眼前直冒金星。

    不看吧,无法避现实。

    看吧,心里挺不是味道。

    最后憋得老离面红耳赤,哽咽着喉咙说道「夏夏~先,先穿好衣服,都被看

    到了」。

    隔着层窗户纸,就如同隔着面纱一样,让人无法看清对方,心里也总是颠来

    颠去的。

    情急之下,老离说了那么一句,虽然只是提示,反倒让他有一种置之死地而

    后生的感觉。

    「爸~」

    双颊挂着羞晕,离夏羞嗔了一句,从父亲脖子上摘下围裙的时候,她又补充

    道「还不都让您看到了,哼~」,说完,急忙把头撇到一旁,借着身穿围裙的空

    当,转身走进了厨房,只留下身后的父亲咧嘴傻笑了。

    荷包蛋冒着热气摆在了盘子里,上面还挂着嫩红样的火腿,虽是简单的吃食

    ,但这里面透露出来的温馨,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自从结婚生子,离夏的心里越发慨叹起来,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老祖宗总结

    下来的东西,能会是假的吗!人这一辈子,分分,在一起,不容易!早餐飘

    散着香味,那是爱的味道,体贴中把爱融入到里面,让人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

    ,似乎又到了从前,到了在父亲身边陪伴着他的年轻时候。

    「爸爸老了,要他过来照顾诚诚,这已经算是啃老了,如今还要他早起伺候

    着我...」

    想到这里,离夏的心里头微酸,感动的同时,对于父母的恩情又有了一层深

    刻的认识。

    深深呼吸了一下,离夏眸看向父亲,轻声说道「爸~我也给您煎一份牛排

    吧!」,说着话便来到了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了两份切好的牛排。

    刚才闺女虽是嗔怒模样,熟知女儿性情的老离一眼就能看出,女儿并未真的

    生气。

    对于清醒后的自责和悔恨,并不是女儿一句原谅就能消散的,这种罪恶感的

    产生,对老离来说,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哎~这叫什么事儿啊!」

    老离咂摸着滋味,循着闺女的背影看去,听到呼声,只轻轻「嗯」

    了一声,算是答,可能也是因为心里臊得慌,总想弥补一下,随后就走进

    了厨房,跟着闺女一起拾掇了起来。

    昨天晚上,老离吃了一顿西餐,算是尝试了一番新鲜事物,感觉味道也不是

    不能接受,一旁看着闺女把牛肉放到粘上用刀来拍打,老离赶忙取来调料倒

    入碗中,跟在一旁打起了下手。

    随着牛肉的腌制,老离把煎好的鸡蛋端到了闺女的身旁,示意闺女先吃早饭

    ,随后老离又取出了水果,切了一盘摆放到了桌子上,静静地端详着闺女,看着

    她拿起了筷子。

    父女二人相互之间的照顾和体贴,在清晨中、在厨房里,让之前的尴尬一扫

    而空,直到离夏起身给油锅放油,爷俩又站在了一处,生活本就是在琐碎中不断

    徘徊,激情时的欢笑、忧愁时的烦恼,只有家这个港湾能够承载着一切,不论快

    乐与忧伤,它都能让你摘下面具,不必伪装自己,归自我的那一刻,体验着那

    种家的味道,融入到这种爱的氛围里。

    「您把诚诚叫醒吧,也该吃早饭了。」

    离夏夹起了腌制好了的牛肉,彷佛油锅里时,冲着父亲温柔地说着,简直像

    极了居家过日子的小媳妇。

    伺候着外孙起床,老离这个当姥爷的,忙前跑后,照顾起来还挺周到,试想

    一下,两个孩子的父亲,在照顾子女方面,他能没有经验吗!吃罢了饭,老离早

    已把外孙的书包准备了出来,跟闺女念叨着让她多休息一下,送孩子的事情就不

    用闺女再操心了,毕竟学校就在小附近,他正好借此锻炼一下腿脚...离夏

    驱车到了单位,时间尚早,在清洁工到来之前便把老局长的房间清扫了一遍,知

    道局长爱喝铁观音,离夏又亲自打来热水给局长泡了一杯放在他的办公桌前。

    工作这么多年过来,离夏可是没少得到局长的照顾,人心相换,感激领导对

    她的知遇之恩的同时,老下属对老上司的这种行为不也算是一种报吗!其实,

    人与人之间的相识相处,很大程度上都是讲究缘分的。

    离夏参加工作以来,始终兢兢业业,更加上自身的年轻漂亮,颇受领导的器

    重,多年前她被调入到资材科,脱离了一线看似被放逐似的,实则这也是老局长

    变相的对她开了绿灯,对她的栽培。

    在勾心斗角的事业单位能够依托大树,这自然是生存之道,但如果自身没有

    一颗上进的心,不懂得人情事态,难免也会被人踩到脚下的。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离夏之所以平步青云,在单位肯定是被局长潜规则了,

    要不然,怎么会轮到她步步升迁?你要是明白花两块钱购买彩票,一下子中了五

    万的大奖,就能理解幸运和幸福这两个词语了。

    细观离夏的面相,青丝云鬓高挽之下,额头光洁而又饱满,即便是用于男人

    身上的将军额前跑马,用在离夏身上也不为过,这正是那种天庭饱满之相,旺夫

    之相。

    再看看离夏秀丽的眉毛和醉人的眼睛,也好有一比:杏花垂枝秀春婀,远山

    含黛似泼墨,眸轻展离人醉,卧蚕横上起烟波。

    女人那眉眼之间的含情脉脉,总是在顾盼流连中让人心里起了怜惜之色,任

    你是炼成钢,终究难逃,最后化为绕指柔。

    离夏的琼鼻很美,周正端挺,显得两侧的法令纹自然清晰,迎相学所讲,

    正了翘挺的山根丰隆饱满这一说法,准头圆润,那叫一个俏!再看看那樱桃小

    口,丰匀而又不失性感,真真的唇红齿白,倍增妖娆。

    这面相既是旺夫相,又是富贵相,白里透红之间,散发着层层令男人为之疯

    狂的母性气息,更有甚者,窥视之下脑子里不断意淫,猥亵于她,这就无法避免

    了。

    离夏姣好的容颜加上温婉的性格,事业有成则是必然之中的事情,也难怪她

    得到器重,个中情由,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姐~」

    同样是白衣黑裙,穿在她的身上同样非常得体,相比较于离夏的成熟妩媚,

    她的身上稍微多了一丝年轻俏皮。

    方才离夏正隔着窗子观望着外面,楼道里传来的高跟鞋响动的声音她是知道

    ,见女子拎包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小丽啊,把你家老公送到了公司了吧,呵呵

    ,还要照顾晓炎,你也是够辛苦的。」

    入座的女子稍微收拾一番,抬眼看着离夏桌前的杯子,迈着轻快的步伐替她

    打了一杯开水,送到夏姐跟前笑道「嗯~有公婆在身边帮忙,不是特别辛苦」。

    眼前的女子名叫庄丽,参加工作也五六年了,如今早已结婚生子做了人母,

    和离夏的性格接近,又是下属,虽然彼此之间相差七八岁,可这并不影响女人之

    间的交往,俨然就像亲姐妹一样。

    在小丽身上,离夏彷佛看到了影子,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她发自内心地喜欢

    这个小妹妹,感同身受的同时,在老局长面前可是没少替她美言,顺带调到了自

    己的科室,陪着自己。

    处理完琐事之后,办公室里的二人便闲暇了下来。

    小丽看了看离夏,见她低头收拾着桌子,问了一句「姐,我姐夫平时酗酒吗?抽烟抽的凶吗?」

    离夏抬头看着小丽,见她似乎有些焦急,忙问道「还行吧,他总在外面应酬

    ,赶上场难免要应付一二的,听你说过宝华又拾掇起了烟酒,难道比以前的程

    度还要凶?」

    小丽迟疑了一阵,并未答离夏的话,她轻启朱唇问道「姐~你说,你说三

    十露头的男人,那方面,真的就像上说的那样吗?」

    离夏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白水,见小丽闪烁其词,脸蛋上还飘起了一层红晕,

    莞尔一笑「小丽啊,跟姐还掖着瞒着,呵呵,男人或许会随着岁数而出现身体滑

    坡,怎么了?」

    说话是讲究技巧的,离夏只是随意一点,也是隐含着把话题又推给了小丽,

    这并不是算计,而是想听听小丽心中的想法和所说的内容,姐妹再亲,对于夫妻

    间的事情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冒失地答出来。

    随后,小丽起身把房门掩上,跟离夏说明了情况。

    听小丽把话说完,离夏对着小丽说道「现在的生活压力大了,再加上酗酒抽

    烟,最好是控制一下。还有,嗯~这方面的事情是不能强求的,反而造成了更大

    的压力,最好是鼓励,给他时间空间,让男人消除障碍,不管是生理上的还是心

    理上的,嗯~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那样不是更踏实吗!」

    小丽略带幽怨地说着「检查了,他发小就在医院当大夫,也说让他戒烟戒酒

    ,可他不听啊,吃保健品也不奏效,我劝说让他看看中医,他又跟我说不管用.

    ..」

    离夏沉思着,目前很多家庭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成了恶性循环了

    ,越是应酬,就越是掏空了身体,但又无可奈何。

    由此想到了自己的老公,虽然他并未出现特别明显的异常,可总不在家的这

    个问题,也是让人心里颇多心酸和无奈啊。

    摇了摇头,离夏安慰道「小妹,这事也不能操之过急,既然他不乐意检查,

    咱也别太强求于他,要姐看啊,多给他吃些食材补补身体,年纪轻轻的不叫事。」

    怕小丽不放心,离夏又笑着补充道「家里家外,宝华一个老爷们也不容易,

    多体谅体谅就行了」。

    小丽一脸疑惑,见领导兼姐姐的离夏的脸上满是安慰,怯生生地追问道「真

    的吗?」

    离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傻妹子,就咱们这自身条件摆着,还怕宝华在外面

    有女人啊,你少魅惑一下他,多忍忍就没事啦~」

    离夏说完这话,浅笑连连,把个庄丽羞得满面通红,连声娇嗔道「姐~」,

    那媚态、那声音,离夏越看越像是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她起身子来到了庄丽面前

    ,挽起了她的胳膊,贴近身体时细语了一阵,又把小丽弄得扭扭捏捏,俊俏的脸

    蛋上都挂满了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