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1)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6/8

    字数:6833字

    「咕叽咕叽」

    之声伴随着快感节奏应运而出,男人挺动着嫩白而又粗大的阳具疯狂抽插着

    身下的女人。

    在他看来,一边推射身体狂涌身下女人的身体,一边用脑子憧憬着未来,简

    直是太刺激不过了。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体力充沛,幻想着将来能够肏到日思夜想的女人,简

    直是没有比这个更疯狂、更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男人的脑子里一边忆着那个令他怦然心动的女人,一边奋力挺身大力肏干

    着。

    咧着嘴角,眼睛早已变得狭长,一脸痴迷的样子哪里还有白日里的一丝阳光

    可言,他的脑子里幻想着不久的将来,一旦让他得逞之后,对着美熟女要是一夜

    之间不来个七八次郎,那是绝对不甘心的。

    「哦~~好爽啊~受不了啊~」

    女人尖叫着,憋得潮红的秀脸上几近扭曲,她翻着白眼,不停迎着身上男

    人的肏干,浪叫一声盖过一声。

    女人的身体里踊跃着男人那一根不断变换着方向的昂然巨物,说了归其,肏

    她的男人到底是年轻气盛,精力旺盛不说,气息还特别悠久绵长,插得她心花怒

    放的同时,屁股都随着高潮的节奏慢慢抬高了起来,渐渐禁受不住如潮般的快感

    ,疯狂侵入之下,在颤抖中身体出现了痉挛变化。

    「今天让你爽透了,谁叫我现在没法肏她呢,妈的,中午看见她那鼓囊囊的

    大奶子被肉罩包裹着,嘿~大腿上还穿着那么馋人的肉袜骚丝,肏,要不是身边

    有些碍眼的人,我早就忍不住去偷袭她了,穿的真骚啊~啊~我肏出来啦~啊~」

    男人低吼着,越描述越兴奋,看他脸上的表情以及身体上的疯狂动作,不难

    看出,他已经把身下的女人带入到了自己的性幻想之中。

    男人抱住了女人的大腿,用那光滑的脸蛋使劲摩挲着、体验着女人双腿上的

    丝袜的顺滑,他的脑子里不断闪现着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人的曼妙身姿,精虫

    上脑一刻,龟头浸泡在女人温泉样的肉洞里,感受着身下女人高潮时不断收缩着

    的身体,虽说不是特别的紧,但快感袭来之后,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暖融融的肉洞夹裹着男人的茎身,龟头上面传来的酸麻感像电波一样席卷着

    他的全身,一个哆嗦,男人便感觉自己的腰眼隐然出现了酸麻感,意识到自己快

    要射出来时,他顺势用手卡在女人的腰上,来拉拽着,以蹲着的姿态疯狂撞击

    起来。

    流星闪电般的冲刺,让人越发羡慕年轻人所具备的资本了。

    同样是射精,上了年纪的人或许是流出来的,或许在关键时刻无法忍受酸麻

    感而提前离场,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射的过程中丝毫没有因为龟头上的酸麻

    而败下阵来,他披荆斩棘毫无退缩,迎风破浪之时体验着女体对他阳具的般噬

    咬,就算身体无法忍受快感的侵袭呈现出哆嗦的模样,依旧像交配着的公狗,不

    断耸起屁股,嘴巴大张着嚎叫在不断的撞击声中。

    光是这样的话还不算完,男人在最后的最后,其实已经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

    态,他不但毫不怜惜床上的女人,双手更是从女人的腰间抽出,扣在了女人的开

    档丝袜上,大力撕扯起来。

    「呵~将来啊~我就像肏你这样,用啊~用这个姿势去肏她,让她臣服在我

    的胯下啊~啊~哦~好爽啊~」

    男人的嘴上说着,脑子里便再次勾画出一副美景,彷佛身下的女人正是让他

    魂牵梦萦的女人,在他大力降服之下,玩转承欢于他的胯下,这滋味简直太销魂

    了。

    「离夏~妈,爽死我啦~」

    已经射了十多股出来,因为脑子里不断闪现着那个女人的诱人模样,男人感

    觉自己已经射出精液的龟头在强弩之末又极度膨胀起来,他挺着湿漉漉硕大的阳

    具快速抽出插入,狠狠地砸落着,呼喊声中又再次射出了几股舒爽的精液出来.

    ..酣畅淋漓过后,男人白净的脸蛋上布满了汗水,他浑身赤裸地躺倒在大床上

    ,见女人光着屁股跑出去洗澡,眼睛追随着女人的背影渐渐眯缝了起来,而那狭

    长的眼角也再次显现出来,显得是那样的阴森狡诈,并且还带着贪婪淫欲,这个

    男人不正是白天去离夏家里的王晓峰吗!而他的眼睛扫视的方向,正是他的母亲

    张翠华...「啊~啊」

    呜咽着的声音如同被入侵了领地的兽类发出的警告声音,本能驱使下带有一

    股很强的威慑力,那种箭在弦上的紧张感,彷佛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一场战争。

    老离的双手前伸,扣在闺女的胸乳之上,他岔开了双腿与闺女彼此之间紧紧

    贴着,兴奋来临后让老离的脑子一片溷沌,只剩下了人类最初的生存状态,完

    全展现了纯粹而又本能的原始欲望。

    老离闷声哼哼着,身体彷佛海中颠簸着的小船,被山一般高的浪头高高抛起

    失去了方向。

    紧接着又晕头转向地从高空上狠狠摔落下来,他张大了嘴巴不断喘息着,心

    里那种失重感极为强烈,在极度兴奋之中,老离的眼前便再次眩晕了起来。

    猩红的阳具与闺女凝滑的后背不断地摩擦产生出了强烈的快感,老离的双手

    颤抖着机械式地托住了闺女的乳房,揉抓之下,也不管身在何处,他和闺女紧紧

    贴靠在一起的身体便喷发了出来。

    一股、两股、数股之后,小腹便黏黏腻腻的被一片热流沾湿了。

    「嗯~」

    离夏感受着来自于自己身体后面的浮躁,她那起伏不断的胸口被电流不断冲

    击着,那双给她带来麻酥快感的大手反复镇压着她,从乳根一直到乳头,接着便

    迅速传遍了全身。

    迷离感使得离夏犹如喝醉了一般,直到后背上被一波波热乎乎的液体包围洗

    刷,离夏才意识过来,同时脑子里惊雷一闪,顿时让她睁大了双眼,彷佛想到了

    什么...瞬息间乍现出来的镜头似乎很是遥远,在沉顿了极短时间之后,离夏

    便渐渐翕起自己的双眼,她微蹙着眉头,熏醉的脸蛋早已一片迷离。

    倒背着伸出双手安抚着身后那彷佛孩子般的父亲,随着离夏那丰满身体的颤

    抖,依稀之间透过她战栗着不断晃动着的双腿,在那两片暗肉色的翅膀处,浸出

    了一层油腻腻闪着亮光的液体,灯光映射之下,越发显得肉穴肥熟诱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刹那,也许是一个世纪。

    当两具身体离开之后,老离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刚才的杰作,白花花的液体

    极其醒目地悬挂在闺女光洁的玉背上,根本没容老离思考,顷刻间便流淌了下来。

    粘稠而又充裕的液体眼瞅着顺流而下,淌到了闺女浑圆的臀部,这个时候,

    老离伸手一抓,闲置在沙发上的浴巾反倒成了他清理现场的作桉工具。

    探未知领域,人们总是会被一些新奇的事物所左右着,渐渐迷失了方向,

    就算是找不到出口,也会一如既往地前行,充满了兴奋。

    当老离正手忙脚乱收拾着残局时,他看到闺女眸凝望时的样子。

    「老伴?」

    老离的脑子里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老伴,女人那眉眼上面的风情、嗔怒时凝聚

    出来的哀婉、娇羞时散发出来的母性味道...但幻想很快就被现实所取代,便

    犹如脑袋上被泼了一盆冰水,让老离的眼前瞬间清楚了过来,随后他像失了魂一

    样苶呆呆地瘫在了沙发上。

    轻咬着嘴唇,复杂地看了看父亲,随后离夏便转了过来,她闭上眼睛,心

    里如同翻江倒海,彷佛做了一个长梦,虽久远,但脑子里依稀还能记得发生的一

    些场景。

    深吸了一口充满了性器味的空气,离夏慢慢挪动着身体,她把睡衣从沙发上

    捡了起来,见父亲犹如彷徨落寞地呆坐在那里,心里实在是说不出这到底是个啥

    滋味。

    难道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对父亲不理不睬吗,任由他自生自灭?这个念

    头一闪,便立即被离夏否定了,沉默时,离夏的心里起伏不断,带着羞涩思起

    来「过去的一年里,父亲是怎么过来的?尤其是在母亲去世那段时间里,他一个

    人封闭了自己,连对最亲近的我都避起来,总怕触景生情,见我犹如见了母亲

    ,刻意躲避着,难得现在想明白了,走出了困惑,何况...,哎~爸,您可把

    闺女臊死啦~」

    眼前之人终究是自己的父亲,真要是因为这样而郁郁而终,我对得起死去的

    妈妈吗?及早让父亲完婚,也好了却心思。

    离夏轻摇着臻首,打定意的同时,莲藕般的手臂便伸了过去,抓住了父亲

    的胳膊。

    「嗯~走吧」

    声音几乎细不可闻,像哄孩子一样,离夏便把父亲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好不

    容易鼓足勇气说出口来,可一想到刚才父亲在自己身上做的事情,又把俊俏的离

    夏给臊得面红耳赤,颤抖着身体都不敢头去看父亲了。

    去哪里?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刻,一切道理都不存在,什么轨迹、条理,也

    都通通讲不清了。

    鬼使神差之下,两个人所走的方向便朝着浴室指去。

    沙发到浴室这几米长的距离,平时不知走过了多少遍了,为什么今天走来却

    让人心里萌生出一股醉态,难道是因为晚间喝了红酒的缘故?离夏熏醉着的满月

    彷若能掐出水来,她晃悠着身体,走走停停,脑子里的一片眩晕让她眼前幻像不

    断。

    一会儿思考着身后的父亲,明知他就在自己的身后,却又忍不住用手臂稳了

    稳他的胳膊,怕他也像自己那样摇摇晃晃;一会儿又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

    自己放任的行为感到自责不已,把父亲接到自己的家中,难道就是这个目的?来

    到了浴室,当离夏转身看到男人赤条条的下身时,心里不由得兴奋起来,丈夫的

    肉虫竟然变粗变黑了,这臭东西。

    而当她把目光投向男人迷离着的脸庞上时,离夏溷乱的头脑霎时便清晰了过

    来,眼前的男人是父亲啊,我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身处于禁忌包围之中,所有

    的人和事都乱了,复杂的现状根本没有道理可言!看到闺女脸上漾出来的红粉娇

    容,妩媚的样子简直跟老伴年轻时没有太大分别,尤其是那双汪出春水的美眸,

    是老伴来了吗!老离眨了眨眼,想要再次确认一番,心里勐然一突,天哪!那

    是我闺女啊!想到这里,老离迷失在梦幻丛林里的脑子刹那间便被拉到了现实。

    羞愧、懊恼、忐忑、心悸,复杂的情感一股脑全部涌向老离的心头,他抬起

    了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老脸,心道「我刚才,我又,我简直太溷了啊~」

    咬着牙,越想越不是滋味,怨恨自己一时太冲动被魔鬼附了体,老离扬起手

    来,对着自己的脸上便要发作,对亲闺女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我还是人吗?

    羞涩导致俏脸通红,心跳始终处于加速状态,离夏偷瞧着父亲,见他把手蒙在了

    脸上比自己还要不堪的样子,心里便自然生出了一丝不忍,清醒过后,虽然觉得

    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有些荒唐,但一想到父亲的现状,尤其是见识过父亲勃起的

    模样,他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让他始终憋着身体不去释放,这难道就是好事吗?离夏的心里不断纠结着,正琢磨如何开口说话,勐然见到父亲扬起手臂,那样

    子显然是要做出惩罚的动作,他这是要干什么?父亲的眼中婆娑着泪纱,一脸的

    悔恨自责,离夏根本没做任何思考,一个抢身便抓住了父亲的手臂,急切地问道

    「您~您这是要干嘛啊?」

    见闺女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手臂,质问着自己,老离紧闭起双眼把头撇到了一

    旁,随后紧绷着的大手也慢慢松软了下来,他哽咽着说了一声「哎~夏夏,爸又

    犯浑了~哎」。

    泪水悄然无息地从离响的脸上滑落了下来,老泪纵横的模样透着辛酸和难过。

    虽然刚才离响在客厅里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放肆荒谬,可站在局外去看,谁

    又能保证面对此情此景还能坐怀不乱!站着说话当然是不腰疼了,那是因为你没

    经历过,但凡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有几个能像离响那样,只是对着闺女的后背

    摩擦身体,而不是做出推倒动作呢!随着年岁的增长,经历过风风雨雨之后,这

    个年纪的离夏又岂能不明白个中道理。

    她轻咬着嘴唇,梨花带雨的脸上透着让人怜惜之色,缓慢地从父亲的手臂上

    把手移到了父亲的脸上,抚摸着这张伴随自己成长此刻沾满泪水的脸,离夏拈着

    指尖替父亲轻轻擦拭着,垂泪的脸上不期然地升起了一股柔柔弱弱的母性味道。

    「父亲哭得好伤心,他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哎~都把我的心哭碎了」

    流着泪水离夏轻拂着父亲眼角的浑浊,喃喃细语道「我不怪您~」,随后扎

    在了父亲的怀里。

    一声「我不怪您」

    透露出女儿心底的呼声,透露着对父亲的默许和纵容,彷佛话里有话,直接

    追溯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温香暖玉在怀,本该是英雄酒酣之后红帐缠绵的时刻,但老离现在已经没了

    情欲。

    搂着闺女战栗着的身子,他不要闺女流泪,不想再看到闺女伏在自己身边透

    着伤婉呼唤自己。

    「爸,爸,哎~」

    期期艾艾地念叨了出来,老离的心里非常羞愧,扬起手来他刚想把手放到闺

    女的头上进行一番安抚,忽地又感觉很不是滋味,正彷徨不得时,怀里的人儿动

    了起来。

    离夏闪眨着梨花杏眼,站直了身体看向父亲,再次把手放到了他的脸上,轻

    抚着...是他给予了我的生命,让我来到了这个世间,更尝遍了人世间的酸甜

    苦辣,他始终陪伴着我的成长,保护着我,直到我的出嫁。

    如果真要到从前,我会怎样选择?叹息了一声,离夏眉头微蹙起来,心里

    默然然,事情说不清楚的时候,最好是尘封起来,让它成为秘密。

    「妈妈~」

    就在这时,卧里传来了诚诚稚嫩的声音。

    听到呼唤,父女二人不约而同颤抖了一下,随即迅速分离身体,他们同时伸

    出手来,动作配默契就像在一起训练过似的,飞快地把卫生间的房门遮掩了起

    来。

    「噗嗤」

    一声,离夏笑了出来,她睨了一眼父亲,见父亲同样扫视着自己,离夏娇羞

    地瞪了一下,随后隔着微微敞开的门缝对卧里的儿子说了一句「乖~一会儿妈

    妈就来陪你。」

    「嗯~我还不困,你就陪着我姥爷看会电视吧!」

    孩子的声音透着一丝清脆,从诚诚的嘴里说了出来,甚至都能听到卧室里面

    玩耍时的游戏声音,看来他玩的挺嗨,并未注意这边发生的事情。

    心里踏实之后,舔犊之情在离夏的俏脸上浮现出一层母爱光辉,她知道儿子

    白天睡的时间挺长,本来明天上学不能睡得太晚,但还是默许地纵容了儿子,任

    由他多玩了一会儿。

    话又说来了,不让诚诚玩耍也不行啊,难道要他跑到外面去看妈妈和姥爷

    光着屁股躲在浴室里,虽说他是个半大孩子,就目前发达的信息传播来看,正要

    是让他看见大人光着屁股,他能不清楚大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吗!就算什么也没有

    发生,谁信啊!离夏毕竟有过丰富的经验,她在给儿子腾出自由时间之后,也等

    同于给浴室里的自己和父亲腾出了时间,不至于手忙脚乱无法收拾残局。

    老离站定了身子,眼瞅着闺女拿起了卫生纸替他清理身体,当闺女的小手抓

    起了他的阳具时,一方面是眼前之人是自己的亲生闺女,另一方面是一门之隔的

    外孙还未睡去,让人始终把心悬着,这种感觉,在老离心里产生出来的罪恶感竟

    让他不受控制兴奋地呻吟了一声,甫一出口,父女俩的身体便一起抖动了起来。

    「爸~」

    离夏本已抓住父亲的命根子,正用卫生纸替他清理着,这个时候听到了父亲

    的呻吟,原本平复下来的内心再起波澜,娇嗔了一声,离夏羞红着脸蛋说道「又

    让我...真拿您没办法啦!」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静寂的夜晚

    ,天籁般的声音不知是在楼上还是楼下散播出来,竟飘飘忽忽地钻进了这暧昧的

    浴室里,味道透着耐人味,让人心里泛起了层层涟漪...卧室的一角点着一

    盏暖色壁灯,离夏慵懒地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怀里搂着儿子,不断安抚道「白天

    睡了那么久,现在睡不着了吧」,此时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正是夜

    深人静的时候。

    母子俩依偎在了一起,提早拿出来的夏凉被披盖在了身上,随着身体的晃动

    ,让人能够清晰地觉察到离夏的胸前在不停晃动。

    「妈妈,今天白天来咱们家的婆婆是要跟我姥爷结婚吗?」

    鼓动着左手伸向妈妈的胸乳,摸起来很滑很弹,小诚诚半趴着身体,左腿搭

    在妈妈的大腿上,好奇地问着。

    「是呀,姥爷要结婚了。」

    离夏瞅了瞅儿子,见儿子一脸慕儒地盯着自己,晃了晃身体侧身朝向儿子。

    「爸爸是不是该来了?」

    手指头捏起了妈妈的奶头,诚诚眨着大眼跳跃式的问答。

    「嗯~应该来的,你爸爸说过。」

    离夏在诉说的过程里,拢起了儿子的头发,随着肢体的摆动,她那肥腻腻的

    硕乳便从夏凉被里露了出来,上面还搭着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呢!「爸爸来之后

    ,在家里待多长时间啊?」

    诚诚一脸天真,长期跟妈妈睡觉,每当爸爸来之后,他总是要到自己的

    小卧室去,虽然妈妈会陪着他入睡,可毕竟妈妈还要到这边陪着爸爸,从孩子

    的角度出发,当然是很不情愿了。

    儿子既然问出了这样的话,离夏哪还能不明白他的心里,只是当妈的又怎好

    揭穿儿子心里的小算盘。

    「睡吧,妈妈陪着你」

    脸上带着笑容,离夏轻拂着儿子,把他的小手从自己的胸前挪开,让儿子平

    躺在大床上。

    「妈妈~」

    诚诚欢愉地叫了一声,手便又伸了过来,嬉笑着摸向了离夏的乳房。

    「明天还要上学,乖~听话」

    离夏宠溺地看着儿子,让他躺好了身体,把被子给他盖好,检查没有问题之

    后,这才偎在一旁躺了下来。

    「嗯~我听妈妈的话,明天可还要妈妈陪着我一起洗澡呢」

    冲着妈妈嬉笑着,诚诚侧转着身体朝向了母亲,等待着她的答,彷佛妈妈

    答应了他,他就能安稳入睡。

    「~嗯?呵呵~以后长大了,还总要妈妈陪着你洗啊!」

    离夏温柔地看着儿子,虽然自己把手收了去,可儿子转过身体时的不经意

    虽说极好地被他躲避了过去,但翘愣愣的下体还是被离夏感觉到了。

    看来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瞅着他那眉清目秀的样子,离夏的心里一动,随后

    妩媚地笑了笑,安抚的同时满月般的俏脸上荡漾起一层浓浓的柔母关爱之情。

    「妈妈~」

    诚诚的声音非常清脆稚嫩,妈妈一手把他拉扯大了,母子情深这句话绝对分

    量充足,尤其是妈妈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喷香喷香的味道,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

    魅力,诚诚就是喜欢妈妈陪着他,就是喜欢每次在一起的时候。

    「妈妈答应你啦~」

    亲吻着儿子嫩滑的脸蛋,离夏笑着说道,随后便再次给儿子盖好了被子,不

    再言语...待儿子彻底进入到了梦乡,离夏动了动身体静静地端详着他,都说

    八九岁的孩子是人嫌狗不爱的,调皮捣蛋不说,还特别叛逆乖张。

    想着陪伴儿子的每个日日夜夜,离夏的心里倒是得到了不少安慰。

    儿子乖巧听话,并没有因为优渥的家庭条件而养成什么不好的习惯,不至于

    让自己后防失守,成天忧心忡忡。

    欣慰地守护了一阵过后,离夏蹑手蹑脚地撩开了被子,悄悄起身从床上走了

    下来,她轻缓地迈着步子,朝着卧室里的卫生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