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10)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5-3

    字数:5597字

    推开门之前老离的脑子里闪现出无数个镜头,包括闺女给外孙清理身体、外

    孙抚摸闺女的身体、母子俩依偎在一处相互抚摸,可就是没想到里面的场景竟然

    那个样子,完全。

    「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难道说真的是羡慕嫉妒自己的外

    孙?他们是母子,就算是在一起洗澡,那也无可厚非啊,我怎么对他们胡思乱想

    起来了呢!」暗自埋怨自己心里的龌龊,见闺女和外孙同时投来的目光,老离舔

    笑着,张嘴说道「手机忘记拿了,呵呵。」

    离夏摆正了身体,见父亲搓着双手一副不好意思模样,她那俊俏的大眼不停

    闪动着,内敛的精芒释放出来,水漾漾的涟漪在潮红的脸蛋上显得极为妩媚,随

    后离夏嘟着嘴巴冲着父亲说道「您呀,心里就惦记着我张姨了」。

    一旁的诚诚听到妈妈提及到的人,小声嘀咕道「是中午吃饭的那个婆婆吗?」

    见妈妈和姥爷谁都没再说话,诚诚倒是懂事,自顾自靠在妈妈身旁,等待起来。

    把裤子拿在手里,老离嘿然笑了两声,眼睛在望向闺女雪白胸脯的时候,瞳

    孔便瞬间放大了。水波荡漾,肥白的硕乳不停震颤,白茫茫、腻乎乎的一片肉色,

    简直诱人犯罪啊,真是越看越爱,越爱越想抚摸两把,都便宜给别人了。恨恨声

    中,老离不舍地挪动着步子,临走出房间时,他活动了一下心眼,只是顺手一带,

    房门便虚掩着留出了一道缝隙。

    说实话,老离这样做并不是猜忌闺女和外孙母子之间有什么情况,这完全是

    出于本能,想再观赏观赏闺女诱人的身段。男人嘛,事后食髓知味很正常。对于

    外孙的情况,老离的心里还是羡慕嫉妒成分居多,当然,这也仅仅是针对他们母

    子相处的时候才有的,虎毒不食子,老离就算再如何不堪,也不会对自己外孙生

    出记恨之心。这一刻,离响隐藏心底里的欲望终难释放出来,便开始通过偷窥的

    方式满足自我需求了……

    「妈妈~」一声稚嫩而又略带顽皮的声音从旖旎的房间里传了出来,男孩一

    脸渴求地看着身侧的女人,叫出来的声音越发甜腻起来。

    把孩子搂进了自己的怀里,舔犊式地抚摸着儿子的脑袋,任由他在自己身上

    抓来抓去,感觉实在是太温馨了。暖房里充满了温情,水波荡漾更容易让熏醉的

    人儿心花怒放。离夏的眼睛笑成了桃花,飘红的脸蛋不知时间酒后导致热血上涌,

    还是泡澡泡得太过于舒服,皮肤白里透红,粉淡鲜嫩。

    母子二人暧昧着进行一番亲密缠绵,自然少不了一番搂搂抱抱、摸摸抓抓。

    实际上,母子二人在一起的时候,这种现象并不为过,毕竟诚诚才不到十岁,依

    旧未脱离断奶期,更何况打小跟妈妈相处惯了,父亲又经常不在家。像他这样的

    情况,不敢说比比皆是,在会中还是普遍存在一部分人的。

    也难怪,魏宗建四处奔波,离夏在家相夫教子,自然是又当爹又当娘,虽说

    她曾经跟公爹一起照顾过诚诚,可毕竟公爹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不能太过于显露

    出来,尤其是夜晚,更是小心翼翼。为了弥补让孩子在心里感受不到缺失的父爱,

    离夏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刚才经由儿子一番抚弄,离夏感觉身体很舒服,这种感觉朦朦胧胧,尤其是

    父亲洗过身体前脚刚走,那一刻,对于离夏来说,情迷在惬意之中,异样的感觉

    一直在心里飘荡着。

    父亲二次进来摸裤子,说是打扰了自己的沉思,也是也不是。在读懂了老

    人的心理之后,离夏完全能够理解父亲的心思。曾几何时,父亲身上表现出来的

    样子跟公爹毫无二致,只不过父亲相对于公爹来说,没有他那般急躁。

    收拢了心思,离夏便与儿子相对坐在一处,她拿起了一旁的木舀,一手盖在

    儿子的头顶之上,嘴里温柔地叮嘱着,另一只手高高扬起给儿子浇了起来。

    这二年,诚诚的虽然不胖,但个头蹿得挺高,虽说跟自己还有一段距离,可

    在同龄人中却都要高上半头呢,瞅这趋势,将来再大些岁数恐怕都能赶上他爸爸

    了。给儿子用温水过着身子,离夏脸上带着笑容,欣慰的同时,脑子里便过起了

    电影。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这眨眼的功夫便过去了那么多年,真好似一场黄粱美梦,

    眼睛翕之间一切都改变了……

    散落在泡池外的平台上的纱裙和丝袜,相互叠加在一处静静地诉说着它们的

    故事,和女之间的亲密交往。对于外人来讲,有多少人曾经幻想过自己便是那

    不会说话的纱裙和丝袜,甚至还有那未曾出现的内裤和胸罩。能够像它们那样够

    贴近女的身体,感受着来自于她那柔滑细嫩肌肤带来的温热和爽滑,包裹着她,

    倾听着她的呼吸和心跳。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如今,这两件衣物就散落在浴室里,像度假一样放松下来,再不用绷紧了心

    弦,无时无刻不去思考照顾女,虽说薄得透亮,恍若无物,可它们毕竟曾经拥

    有,此刻只不过是闲暇了下来。

    老离隔着门缝看到了屋子里清洗身体的母子,但见闺女的衣服仅仅是纱裙睡

    衣和丝袜摆在那里,心里莫名其妙地放松了下来。幸好闺女的下身还穿着一条布

    条似的内裤,没有全部敞露身体。脑子里甫一出现这个念头,老离的眼睛瞬间就

    瞪大了。

    关于闺女双腿间所穿的那条内裤,那还叫内裤吗?一条细带抻拉出来,鸡蛋

    大小的布头哪里包裹的住啊!想到这里,老离的眼睛在看向外孙的时候,充满了

    羡慕神色,和孩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分别了。

    老离的这般情形好有一比。外孙拥在闺女身边,就好像拥有了一件极品限量

    的「玩具」,而老离看在眼里只有羡慕的份,眼睛不停追逐,期盼自己也能获

    得。随着诚诚的举手投足,老离的眼睛始终紧紧地盯着,当他看到外孙低头时,

    自己的眼睛几乎贴在了门缝上,生怕错失了任何一个细节,与此同时,呼吸也已

    变得哽咽。

    夏夏的身体岂不是被诚诚看遍了,诚诚的手怎么还……这个岁数简直太顽

    皮了,就不知道避一下吗!怎么总爱依靠妈妈,真是没法说他了。见识过闺女

    肥腴的下体,老离这个过来人可是深谙其道。那肥隆翘耸之中的软腻让人陷入其

    中而不能自拔,尤其是身在水中,那根布条还有个屁作用啊!不都把形状显露出

    来了吗!

    偷窥中,老离的心里是既兴奋又酸楚。兴奋的是,欣赏着闺女沐浴,多么开

    心愉快啊;酸楚感绝对是因为来自于吃不到葡萄,徒然而生发出来的,纠结其中,

    心里带着深深的罪恶感,偏又不能自己。

    处于患得患失之中,浴室里的情景被老离尽收眼底,虽然明知道她们是母子

    关系,但就是架不住心里的嘀咕,矛盾中本就荡漾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越发企盼

    自己早日结束单身生活,省得终日里落得这样不上不下的感觉。

    无奈之下,老离极不情愿地蹑着手脚走到了沙发处,翻看着手机,随后给张

    翠华打了过去。

    「嘟嘟嘟」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持续了好几十秒直到显示出盲音来,电话

    始终没人接听,按理说这个时间段翠华应该家了吧,到底是什么情况?老离的

    心里不断嘀咕着,点燃香烟之后,又把电话拨打了过去。

    「嗯~嗯!」电话那头响起了翠华甜腻的声音,让老离原本浮躁的心里不堪

    撩拨,随即问了一声「差不多两个礼拜没搞了,想没我没?」

    「羞不羞人啊~嗯~」

    「真想现在就趴在你的身上搞你」老离呵呵笑着,压低了声音说道。毕竟是

    在客厅里,何况浴室还敞着缝隙,老离不敢太过于放肆,求刺激的同时,脑子

    里便应运而生出和张翠华那些激情的夜晚。

    「咱俩的婚事,你看是不是及早一些,省得推来推去的挺不踏实」老离的眼

    睛扫视着卫生间的方向,迫不及待地把想法诉说了出来。

    「哦嗯~我听你的啊~」这声音甜美异常,老离真恨不得现在就跑到翠华的

    家里,跟她好好来一场颠鸾倒凤的节奏。

    「我看下个月的月初就不错,咱们就摆几桌酒席算了,以后日子长着呢」老

    离点了一根香烟,舒服地吐了一口烟圈,脑子里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把心里

    话跟翠华说了出来。

    「嗯~都听你的啊~」

    「翠华,你在干什么呢?」这声音虽说甜美,但听在耳朵里却让人浮想联翩,

    老离对着电话问道。

    「没事,在做着按摩。」

    感觉对面的声音渐渐平稳,老离惦记着的心情算是放了下来。就在这时,诚

    诚从卫生间倒退着走了出来,光着屁股在门口扫来扫去,这般情形,让老离悬着

    的心再次好奇起来。

    简短的对话,总算是达成了心意,挂断电话之后,老离瞅着外孙,这半大孩

    子到了岁数之后,果然是越发顽皮起来,还真是儿大不由爷啊!

    当诚诚转身面向自己的时候,老离在掐灭烟头的同时,眼睛就扫到了外孙的

    裆下。外孙白嫩嫩的鸡鸡蹦得直溜溜的,这情景绝对是刺激之后产生出来的,老

    离醋意大增,自我施加压力的同时,从烟盒里再次抽出一根香烟,迅速地打着了

    火狠吸了起来。

    呼吸略微急促,看着诚诚跑了房间,还以为他晚上一个人睡呢,就在老离

    琢磨的时候,外孙拿着平电脑跑了出去,直接扎向了闺女的房间,这滋味,能

    让老离不羡慕吗!

    神思有些恍惚,在品味中让老离越发羡慕起自己的外孙来。不都说偷的滋味

    很奇妙吗,紧张中带着惶惶不安的节奏,体验着激情澎湃的过程,心里实在是麻

    痒痒的。远水解不了近渴,偷偷摸摸的感觉倒是聊胜于无。

    矛盾彷徨之中,老离瞅见闺女俏生生地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该是伺候夏夏的时间了」老离心里兴奋地想着,果不其然,闺女几近赤裸

    着来到了自己的眼前。

    「爸~你给张姨打电话没有?」薄纱之下,离夏的身上透着浴后的美艳,她

    轻快地来到父亲身前,关切地说了起来。

    「打啊~打过了,日子啊~也定了」老离喘息着说道,眼睛扫视着闺女丰肥

    的身子,便盘起了二郎腿。

    「日子定在哪天啊?」忽闪着醉人的秋瞳,离夏坐在了父亲的身旁。

    「下个月的初八。」老离见闺女坐在自己的身边,像是安慰似的,抓起了闺

    女的手说道。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那么快啊~」离夏瞅了瞅父亲,随即低下头来。期盼父亲能够早日摆脱单

    身生活,但说出话来,反而感觉挺失落的。

    相互守望着,若即若离的感觉在得知具体日子之后,空荡荡的,这心里怎么

    就那么脆弱,无法释怀呢!顿了顿,离夏露出了笑脸,冲着父亲嗔道「哼~您还

    不给我挠挠后背,以后啊,再要享受这样的日子可就不知什么时候了」。

    「哦~呵呵,爸爸疼你~」老离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轻拂着闺女的嫩手,示

    意闺女坐到自己的身前,颤抖着轻轻地撩开了她的睡裙,心里一突,干脆把闺女

    的睡裙脱了下来,直接光溜溜的面对。

    「爸~」此时的离夏身体光溜溜一片,眸睨着父亲,脸蛋带着羞晕,只轻

    轻哼了一声便顺从下来,连卧室里的儿子都给忽视了。

    「爸爸疼你,疼呵~疼你~」老离的双手触碰到闺女温热的身体之后,便感

    觉自己的下体实在是太难受了,憋得小腹肿胀不堪,让他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脑海深处想着十多年前的场景,魔欲便不受控制地左右了老离的心思,他

    一边抚摸闺女的后背,一边呼吸急促,随之而来的浴巾也从身体上脱落了下来。

    「结婚以后还住在这里吧,陪着你的外孙,陪着我」声音袅袅,说道最后,

    几乎细不可闻。

    「嗯~」老离干咽着喉咙,鼻间传来闺女身上淡淡的柔香,搓着搓着就控制

    不住自己,双手从闺女的腋下探了过去,直接扣在了闺女的乳房上。

    「爸~」离夏的声音缠绵柔醉,她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双乳,那里已经被两只

    大手覆盖住了,更让她意乱情迷的是,父亲突兀着的身体似乎抵在了自己的后背

    上,那跳动着的身体无比的火热,揪的自己心里乱糟糟的。

    「爸看到你就想到了你妈,虽然她管束着我有些苛刻,现在想起来,实在

    是情浓无限。你妈临终前跟我说了,让我续个老伴,她说这辈子管束的我太严,

    让我不要委屈了自己。」抚摸着闺女的乳房,兴奋的同时,老离的心里悄然生出

    了伤感之意,娓娓道来之后,心里的罪恶感便消减了一些。

    感受着父亲手心里的颤抖和潮热,虽然有些难为情,可父亲对自己的宠爱让

    离夏生不出反抗之心,虽说心里感觉怪怪的,但并不抵触,甚至还很兴奋。听父

    亲提及到了母亲,离夏也是感交集,平时总抽出时间照看母亲,偏偏母亲最后

    弥留之际没有看到最后一眼,这遗憾压在心里,真的是挺难受的。

    眼圈微红,离夏伸出双手搭在了父亲的大手之上,慨叹着「我不要您委屈了,

    我不要那样」,说着说着,泪水便润湿了眼角,那双妩媚多情的大眼泪汪汪的,

    情兮爱兮,楚楚动人。

    心底里不断呼唤着,此起彼伏。一个声音说道「你还等什么呢?还不把她征

    服了」,另一个声音呵斥道「她可是你的亲闺女,你要是对她动手动脚的话,你

    还是人吗?」

    欲把自己的双手从闺女的胸前抽,当老离感受到闺女颤抖的肩膀时,再听

    到她说话的颤音时,便明白了过来。

    亲闺女心疼我,我不能让她再替我操心了,咬了咬牙,老离最终狠了狠心,

    便把自己的身体彻底贴在了闺女的后背上。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嗯~」一声娇婉的水音儿从离夏的琼鼻里发了出来,她便闭上了眼睛,摩

    擦过程里,后背火辣辣的,虽说父女之间这样的行为有些不堪,但她实在不忍拂

    了父亲的念头,羞欲情中,半推半就地满足了父亲的心愿。

    猩红的龟头抵在光滑的玉背上,离蜜桃翘臀如此之近,这种味道虽说只是游

    走于边缘地带,但味道确是刺激无比,让人理智的心里渐渐迷失了方向,一边揉

    推着硕乳,一边滑动着身体,不断释放着情欲。

    呼吸急促又有浑浊不堪,两个人的脸上都是那样的潮红,彼此之间爽爽闭上

    了眼睛,享受着激情带来的刺激,如同顺流而下的小船,层层浪花翻滚,激荡在

    禁忌情欲之中……

    「你答应我,让我肏到她」扛起了美妇的双腿,男人挺动着粗实的下体不断

    砸杵着肥美的肉穴,淫靡的房间在美妇双腿上的肉色连裤袜陪衬下,越发显得淫

    欲丛生,让人彻底沉沦下来。

    「嗯~~好舒服~我答应你」美妇喘息着,羞红的脸蛋宛若桃花,在男人的

    肏干之下,显得油光水滑。美妇微闭着双眼,娇喘吁吁,似乎不堪忍受男人的冲

    击,双手抓着床单,任由男人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

    「她比你还要骚,穿着丝袜高跟,简直馋死我了」男人的双手抓住了女人的

    双腿,一边亲吻着女人的丝袜美腿,一边不断耸涌着身体,大力肏干着。

    「啊~她有背景的,不好上手」女人睁开了眼睛,被男人瞪视之后便没再继

    续言语,顺从地扬起双腿,迎着他的肏干。

    「到时候让她来帮我,我就不信拿不下她」男人嘴里的「她」显然不是一个

    人,一脸的自信满满。

    「难道这样你还不满足吗?还要去……」女人呜咽着,显然是被男人肏舒

    服了。

    「大不了我多补偿你,嘿嘿,到时候我当着他的面肏你,让你满意了还不成」

    男人信誓旦旦地说着。

    「啊~我受不了了~」女人发出了这么一声之后,急忙把一旁准备出来的丝

    袜拿了手中,随后迅速地塞到了自己嘴里。

    「怕什么啊?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还害臊啦?」男人一把扯开了女人嘴里的

    丝袜,扛起了那两条丝袜美腿,疯狂地肏干起来。

    淫靡的房间里充斥着无穷的春光,高低不平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蔓延之下,

    飘散出去,已经顾不得楼上楼下的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