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9)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voxcao

    26-5-3

    字数:5352字

    9

    粉色调的幕帘隔着泡池上面的平台,把半圆形的通透窗子遮挡起来,结盥

    洗室内的明艳色彩,屋子里无处不在的煽情味道经由头顶上面散发出来的柔和光

    线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就像是专门为老离和闺女离夏所搭建的舞台,华

    丽丽的充满了绚烂色彩。

    紧闭着的房间里,带着一丝暧昧着的温热潮湿,让这种旖旎风情越发显得荡

    人心魄,甚至随着彼此之间的肢体动作,呼吸里都透着一股熏醉的味道,让人眼

    前不由得充满了眩晕和幻觉。

    离夏拨弄着父亲的发丝,细心而又体贴,轮到反哺,该是让他感受温暖的时

    刻了。这种感情,在缺失了母亲之后,离夏特别在意,想必父亲的心里也会存在

    这种感觉。

    一个男人,尤其是成家后的男人,唯有和夫妻在一起时,才能称作是一个整

    体,这份感情会一直陪伴在他们的左右,直到老去。如今在失去母亲之后,父亲

    的生活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整体了……想到这里,离夏的心里便复杂了起

    来,她当然希望父亲的晚年生活再次起来,对于一个恋家、顾家的老人来说,

    这份情感依托分量很重。

    和父亲近距离接触,他身上的那股熟悉的味道不断飘进自己的鼻子里,和丈

    夫又自是不同。丈夫身上的体味很浓,本身又透着年轻活力,这种味道直接转化

    为冲击力,浓郁而勃发,处处透着爆发力。而父亲身上的味道,绵柔悠长,淡雅

    之中像那春风吹拂着大地,在不知不觉中体会着他那沁人心脾的味道,带着持久,

    更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鼻尖上处处飘散着父亲身上的味道,对于离夏来

    说,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尤其是在温馨的家里,陪伴家人感觉出来的味道,

    紧紧围拢在身边,像是在保护着自己。反观那无根的浮萍,虽然自由,但它无依

    无靠,看似随心所欲,实则孤苦伶仃。这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在得到慰藉后,对于

    曾经拥有它们的人来说,心里能轻易放下来吗?心累了,自然需要依靠,犹如漂

    泊在外的人,最终是要叶落归根的。

    大家小家都是家,有了家就有了一切,便能让人找到归宿感,让心灵得到依

    托而不至于迷失方向。生活也大抵如此,围绕着同心圆一起转动,再辛苦再艰难,

    心也是暖的,不再孤独……彼时他照顾我,伴随我的成长,一直把我放在心上,

    没他没我。此时我体贴他,陪他共度夕阳,不再寂寥,有我有他。

    脖颈间不断被父亲鼻孔中吹出来的气流骚扰着,让离夏原本起伏不断的内心

    更加波澜壮阔,这难道是因为父亲就要再婚的缘故吗?离夏这时的心里和曾经老

    离聘闺女时的心里一样,思考的事物太多,甚至于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

    样子。

    浴巾突如其来的滑落,顺着老离的身体倾泻而下,滑到他的小腹上稍一停顿

    便散落到了地面上。随后老离那雄赳赳的下体便展现在了闺女眼前,以勃发的姿

    态怒挺着,粗黑的茎身上布满了蜿蜒曲折的虬髯,丑陋的样子看起来极为狰狞恐

    怖,这且不说,那粗硕阳具的顶端,猩红色伞状的龟头正拼命挣扎着,以肉眼可

    见的速度不断挣脱包皮对它的束缚,三两个呼吸间,包皮便从圆滚滚的龟头上褪

    了下去,把个鸡蛋大小的冠帽完完整整地冒了出来,挑衅式地摇摆在女儿眼前。

    刚才自己的下身已经被闺女看到了一次,这次可好,干脆挺着阳具让闺女看

    个彻底了,就算彼此之间再相安无事,可也不能总是这样无休无止地尴尬下去吧,

    这叫什么事?老离的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幸好心脏没有问题,要不然,还

    不当场休克了。

    急忙用手遮挡住下身,粗愣子般的阳具撑满了手掌,连那耷拉的卵蛋也跟着

    紧张地团成了棒球大小,这样子简直糟糕透顶,真的是让人无地自容了。

    父亲身上的浴巾滑落下来,离夏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就看他那两腿间黑乎乎

    的体毛中戳着一杆大旗,锃光瓦亮透着炫黑,形如巨炮的样子生机勃勃,连马眼

    上分泌出来的液体都是极其充裕,在鸡蛋大小的帽尖上浸出了一圈湿痕,颤抖中

    不断挑衅着,其跃跃欲试的模样,仿佛整装待发,只要你敢过来,必然给你迎头

    痛击,绝不姑息。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离夏瞪大了双眼瞧着父亲肥硕而又触目惊心的下体,一如既往的酡红羞晕密

    布双颊,纱裙包裹着她那玲珑紧致的身体,胸前聚拢着的两团肥腴颤抖得更为剧

    烈了。

    兴许是太过于突然,父女俩惊魂甫定地站在那里,导致他们俩瞬间沉疑起来,

    虽然各自脸上都带着羞臊之情,却并未在一时间拾起地上的浴巾。

    倒退三十多年,老离不止一次这样面对闺女,那个时候,夏夏在他眼前还是

    个不谙世事的孩童,计算是后来年长了些,那也只是在两腿间围拢了一条遮羞物,

    根本没有此时此刻的模样。闺女爱粘人,可也不是爱粘着自己这个样子。老离心

    里乱糟糟的,显然是极度羞愧,还带着慌乱。

    离夏眼见父亲遮挡起下身,像个犯错后等待家长处罚的孩子,这才意识到父

    亲现在的尴尬模样,她羞红着脸,弯腰拾起了地上的棉质浴巾,却又在起身时不

    由自地用眼角扫了一眼父亲双手遮掩着的地方……

    电光火石之间,离夏的脑子里如同虑着电影。丈夫的、公爹的、父亲的,甚

    至包括儿子在内,瞬间都在她的脑海里产生出来。为何会在这般时候出现,离夏

    自己都搞不懂了。

    口吐幽兰、芳心形如鹿撞,都快四十的人了,竟还是磨不开这份羞欲难当,

    难道说自己到了这个关隘,生理越发难以忍耐情欲,无法挣脱它的束缚了吗?

    「他可是我的父亲,生我养我疼我爱我的人,我竟然会把想法触及到父亲身

    上,臊死我啦~」念头徒生,离夏急忙压制起自己心底里跳动出来的奇思怪想,

    不知是不是低头的缘故,血往上涌,心跳加速之时她感觉自己的脸蛋更加潮热了。

    撇过头,把浴巾打开围在父亲身前,见父亲比自己还要茫然无措,离夏又禁

    不住嗔笑起来,一番触碰,总算是把浴巾围在了父亲的身上,可眼前凸起之物依

    旧还在,随着他的动作,竟不受控制,挑来挑去的。

    「爸~」离夏乜了一眼父亲,见父亲的眼神处于游离态,整个人虽然被浴巾

    遮盖住了部分身体,可站在那里依旧不知如何是好,比自己这个女人还要不堪,

    不禁娇嗔出口喊了一句。

    老离慌里慌张地站在闺女面前,被闺女喊了一声,他越发慌乱,几乎忘记现

    在就该转身逃离这里。他求助似地望向闺女,偏偏自己的眼睛投向的地方是闺女

    翘挺丰肥的奶子,千不该万不该……直见一双含妩带媚的杏眼也在瞅向这边,

    老离这才意识到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于自己,如不是自己现在这个丑态导致,何

    至于闹得彼此面红耳赤啊。

    嘿然干笑了一声,老离正要转身,就听闺女说道「哼~还不给我张姨去个电

    话,头罚您给我挠痒痒」,女儿家的羞媚之态宛若年轻态的老伴,只不过斯人

    已逝,每每见到自家闺女,他老离的心里便会不由得触动心弦,难免会多瞅瞅、

    细看看,似乎这样,能让那渐行渐远的身影留在心底多一些。

    上了年纪的人,这种心态虽然经过了人世变化,不再忧伤,可谁说一世的情

    感说淡就淡呢!尤其身边总披着暖融融的小棉袄,贴近她不也就等于全了念想,

    没有了遗憾吗!

    走出房间的那一刻,老离头憨笑了起来,见闺女依然守望着自己,他感到

    自己血液里流淌着的血液持续冗长,已经处于奔涌咆哮的状态,仿佛在它怒吼时

    就从来没有间断过,随后老离念叨了一句「要不要爸爸现在就给你搓搓后背?」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这话一说出口,老离顿感莫名其妙,瞳孔放大的同时,眼睛就追着闺女的

    身体开始游离不定起来。在荡起了一室温香的暖房里,你叫老离无动于衷,这似

    乎不情理,何况闺女的身子就娇俏地立在他的眼前。

    在春光随处可见的盥洗室门口,带着暧昧,老离在闺女的身体上又开始肆无

    忌惮起来,似乎刚才那一番尴尬过后,让他的身心经过了磨炼,自家的闺女给自

    己这个当爹的看看也似乎无伤大雅。

    见父亲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明亮,嘟起了小嘴离夏瞪了一眼父亲,随即想到了

    什么,便又忍不住痴笑了起来,她冲着父亲摆了摆手道「叫您外孙来吧,该轮到

    他了。」

    这话带着魅惑,听起来似乎让人心里充满了无穷的幻想,荡漾在老离的耳边,

    虽然裤裆里嘟噜着的尴尬依旧,走出去时的脚步却分外轻快了起来。

    来到客厅,老离不好当着外孙的面暴露出自己丑陋的样子,他调整着自己的

    身体尽量保持放松,来到外孙所在的卧室门口,朝着正玩游戏的诚诚喊了一句。

    小家伙听到自己的呼唤,一甩手中的平电脑便窜了出去,看样子似乎已经

    忍耐了很久,正巴不得赶紧跟他妈妈一块洗澡呢。随?a href="/qitaleibie/xia/" target="_bnk">蠢侠氡愀芯跎肀叽捣髌鹨?BR>股轻飘飘的气息,年轻而充满了活力,他的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外孙子小跑着冲

    进浴室,随着房门一声「砰」的响动,便彻底把客厅和卫生间隔离开来。

    紧闭的房门阻碍了老离的视线,让他无法揣测出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就其刚刚所经历过的,里面一定是旖旎无限,让人心头不禁再次浮想联翩起来。

    是啊,是该轮到外孙享受这种幸福快乐,享受来自于闺女身上飘散出来的浓浓母

    爱情怀了。

    跺着步子来到沙发处,想起闺女当初待字闺中之时,老离的心里便如同水

    中载浮载沉的葫芦,每每当他把眼睛扫向紧闭着的卫生间房门上时,便一上一下

    的再也无法安稳。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晃就是好多年,如今自己都快是花甲之

    年的人了,本该韬光养晦陶冶情操,怎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脑子里浮现出这

    个念头呢?心乱之际,老离想起了张翠华,该是跟她交流一番的时间了。

    「我的裤子呢?哎呀~忘在了卫生间里」意识到自己是裹着浴巾出来的,老

    离拍着自己的大腿有些懊恼地说着,洗澡的时候,裤子连同手机一起放在了盥洗

    室,因为兴奋过度,把这个茬儿给忘了。

    转瞬之间,老离的脸上便又显出兴奋之色,正找不到机会过去,这不想吃冰

    就下雹子了吗!

    老离下体肿胀着的阳具已经消肿,湿漉漉地垂拉在他的胯下,那种黏腻感隔

    着包皮传递到脑海中,多么的需要一处温暖潮热来给他排解烦恼,可目前来看,

    一个近在咫尺,另一个却远在天边,谁都无法让他酣畅淋漓,都这个岁数了,难

    道还要用五姑娘排解?嘿~你说老离他现在别扭不别扭!

    蹑手蹑脚地来到卫生间的门外,隔着房门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老离是左耳倒

    右耳,右耳听不到,那样子就跟踩道的小偷,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妈妈~」诚诚在关闭房门之后,便迅速地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当着妈妈的

    面,他一点觉悟似乎都没有,光溜溜地喊了一声之后,便腻在了离夏的身旁。

    离夏的眼前一片朦胧,飘荡着的情绪并未因为房门的关闭而稳定下来,直到

    耳边传来一声亲切的呼唤,眼前才渐渐清晰起来。儿子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扎在

    了自己的怀里。

    离夏捧起了儿子的脸蛋,炯炯有神的大眼正忽闪着瞧着,憨笑时的样子,越

    来越像自己的老公了,离夏亲昵地吻了一口,随即温柔地说道「水放好了,洗吧」,

    声音轻柔而带着宠溺,正要去脱自己的衣服,便被儿子再次抱住了身体。

    诚诚的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搂住了离夏依旧纤细的腰身上,不断流连忘返着,

    他在摩挲妈妈身体的同时,渐渐把手下移,最终扣在了离夏的臀部上。天天扎在

    妈妈身边,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对于诚诚来说,别提多开心了。或许这也和离夏

    一手把他带大有着直接关系,男孩子嘛,恋母很正常!

    习惯了儿子的抚摸,离夏的并未作出阻拦的动作,思考着自己下身紧紧穿了

    一件丁字内裤,离夏犹豫着要不要穿着丝袜跟儿子一起洗澡,思考的过程,她抽

    出双手解开盘在腰间的裙摆,霎时便把睡裙从身上脱了下来。

    与此同时,就在离夏的纱裙脱掉之时,诚诚的双手也动弹了起来。他抓住了

    妈妈的丝袜袜腰,轻车熟路地一抻一拽,就把那条超薄肉色连裤袜从妈妈的屁股

    上退了下来,根本没给离夏继续思考的时间。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脱了也就脱了吧!」离夏看着儿子脸上充满了爱慕神情,心里暗道。随后

    顺从地扬起了脚尖,任由儿子把她所穿的丝袜全部摘除,仅以一条根本无法遮掩

    住自己肥腴饱满身体的白色丁字裤展现在儿子面前。

    离夏丰腴健美的身体端丽在温暖的浴室中,在粉色调的房间里显得更加撩人

    二目,如同一幅着色后的画卷,不光是被勾勒出线条的优美,那种自然而然散发

    出来的母性味道就算是疯狂暴虐的人儿,也会瞬间被她抚平心中的创伤,安静地

    享受着眼前如痴如醉的美景,不敢造次。

    抬起脚尖,离夏首先跨进了泡池,她挥手示意着身后的儿子,嘴里温柔地说

    道「快来吧」,然后便躺倒在一池透亮的春波里。

    诚诚紧随其后,刚一浸入舒适的水波里便忍不住依偎在了妈妈的身旁,眼见

    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母体,小手不由自地伸向了妈妈肥沃而又饱满的胸脯,

    盯着眼前羞喜的「玩物」,看那翘挺的奶子随着水波荡漾,抓拢的时候根本无法

    掌控,软嘟嘟的托在手心上,混着妈妈的体温,让诚诚感觉很舒服!

    甫一入水,皮肤的毛孔便全部敞开迎接起来,尤其是躺在池水浸泡其中,来

    自于胸口的压抑以及水波的抚慰,离夏顿感自己的后背再次麻痒起来。

    「给妈妈搓搓后背吧」离夏轻柔地呼唤着,微醺的脸蛋透着潮红,只看了一

    眼儿子,便坐直了身体,推动儿子的双手,把个光滑如玉的后背让给了他,那样

    子真说不好到底是谁伺候谁一起洗澡。

    小诚诚嘻嘻笑了起来,虽说双手脱离了妈妈的胸乳,但并不恼怒,他伸出双

    手搭在妈妈柔嫩的肩膀上,一手轻拂妈妈光滑的身体、一手掬着温水,仔细而又

    认真地顺着妈妈的身体从上到下抚摸着,别看干着伺候人的买卖,可他依旧乐此

    不疲,脸上带着慕儒,双手不断翻飞起来……

    耳朵几乎贴到了卫生间的玻璃上,这要是让人看见了……紧张之中难免呼

    吸急促了起来,老离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臊,可想归想,脑子里就是不受控制,

    想再看看,看看他那心尖上的宝贝疙瘩。

    老离脑子里存在着这般古怪的念头,说白了就是人的本能欲望在作祟了。到

    了这个节骨眼上,实在是憋得他心里没着没落的,徘徊在矛盾之中,老离伸手触

    碰门把手都已经不知多少次了。

    咬着牙,老离心里一横,不就是去卫生间拿手机吗,自己的闺女又不是没看

    过,还怕什么。心里嘀咕着,老离的手就再次放到了门把手上,轻轻一压,根本

    没做敲门的动作,就把卫生间的房门给直接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