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7)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作者:voxcao

    26-5-2

    字数:545字

    7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的性欲憋了那么久,不是看到了闺女几近裸体的身子,老

    离何至于在来到闺女卧室房门外看到闺女的裸体而魂不守舍,进而控制不住情欲,

    做出了那些出格的事情,而最终导致他勃起下身狼狈地从闺女的卧室里跑出来。

    去闺女的房间体验偷一般的感觉,几乎被抓了个现行,当他坐客厅的沙发

    上时,老离的心口上突突地狂跳不止,何止是心脏狂跳,脸上也是憋得火辣辣的,

    口干舌燥之下,让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到了这般时候,怪也只能怪自己一时糊涂,看了不该看的,摸了不该摸的,

    更令老离苦闷不堪的是,他那丢人的样子全被闺女看到了,哎,这叫什么事啊!

    老离不时地用眼角瞟着闺女的房间,耳朵里极为清晰地听到了闺女在卧室里

    整理着床铺,这种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以往倒没有过多留意,可在今天,他的耳

    朵却特别灵敏,哪怕是窸窸窣窣的小动静,都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让他如坐针

    毡般,感到特别荒唐。

    其实这种情况大多数人都有体会,尤其是犯错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

    紧了,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胆战心惊,乃至于越是害怕,越是不敢面

    对事实,越是不敢面对事实,就越是提心吊胆。

    如果单纯去?a href="/qitaleibie/xia/" target="_bnk">蠢侠氩鸬奈侍猓涫狄裁皇裁创蟛涣说模汕疤崾牵诠?BR>女休息时,是动上前动手动脚的,这且不说,给闺女挠痒痒的时候,更是当着

    闺女清醒的面,引发出实打实的触碰闺女的胸乳,虽说当时他并非故意,可这种

    连锁反应毕竟前因连着后果,才让他丑态出,你说他事后避起来,脑子里冷

    静了,心里能平静吗!

    一时之间,老离是看哪哪别扭,看哪哪心烦,一度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可

    耻害臊,坐在沙发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颠来颠去的样子着实滑稽可笑。

    闺女脚上穿着的凉拖在每一次移动时发出的柔和声音,虽然细小,但还是牵

    动着老离那颗慌乱而又躁动的神经,让他在掏烟点火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过

    程里,都闹了个颤颤巍巍,直到把烟儿吸到嘴里,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紧张的情

    绪。

    这怨谁啊?还不都是自己为老不尊闹的,老离苦笑了一声,脑子里随即又

    想起多年前的那个片段,浑身打了个哆嗦,这连在沙发上都坐不住了,干脆起

    身,趁着闺女没出房间,他性跑到了卫生间里,关起门来。

    把床铺整理了一番,离夏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父亲没在客厅,刚才她在出

    来时,曾听到一声关门声,心里倒也未做多想,毕竟是在自己家中,统共就父亲

    和儿子在家,她怀疑什么呢!不过,未见儿子出现,离夏的脑子里一思,再结

    客厅里关闭着的卫生间,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父亲还不好意思了呢」离夏心道,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眼前一晃,

    脑子里再现那个离她远去的身影。

    人都是有感情的,和公爹一朝一夕的相处,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陪伴,儿子如

    今都长成到八九岁的年纪了,过往云烟萦绕心田那绝不是一下子能忘记的。这话

    其实已经深埋在离夏的心里了,让她看透了人情事态,坦然面对着,就算是面对

    丈夫,她也能在心底里安慰自己「这么多年来,床上床下、家里家外,我对得起

    他,我也对得起你」。

    作为留守在家的女人,离夏是坚强的,可这份坚强却又是充满辛酸和无奈的。

    别人眼里羡慕的她,其实内心很脆弱,真的是很脆弱。

    稍一愣神,就牵扯出这么多曾经过往发生的千丝万缕,如今已经走出了悲伤,

    换句话说,没委屈公爹,该给他吃的都吃了,该给他喝的也都喝了,还有什么遗

    憾的呢!如今的离夏已经心性坦然了下来,那些美好的忆,都装在盒子里,藏

    在了心底深处,这或许就是人生旅途中的一道亮彩,唯有亲身经历,才能深切体

    会到个中滋味。

    到现实生活,父亲就在身边,要说对父亲再婚没看法,离夏自己都不信,

    基于公爹的情况,为了不留遗憾,她还是希望父亲能够获得幸福,除了儿女孝敬

    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于夫妻间的。

    刚才和父亲的一番亲昵动作,说来也是由来已久的事情,这要是信捯饬的话,

    可得从在家当姑娘时算起呢,那可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女孩和父亲亲,那是

    天性,到哪都说得出口。刚才在卧室里,和父亲说说笑笑让离夏找到了久违的快

    乐,隐约还带着一丝甜蜜感。

    这种被幸福包围着的感觉,多么熟悉而又陌生。丈夫久不在畔,情感倾诉的

    对象也无,心在一点点封闭,渐渐陌生很难持久体会到那燃烧时的激情,就算来

    临,也如同梦境,让人不敢相信。漆黑的夜晚,萤火的光亮虽然渺小,初始时让

    人感觉不到什么,可萦绕在身边,让人看到了希望,尤其是在日复一日的枯燥生

    活里,给家充满了生机,让人眼前一亮。

    当离夏的目光再次投向紧闭着的卫生间时,脸上莫名其妙地浮起了两朵艳丽

    的彩霞,那熟韵的风采,在这午后的房间里,竟不逊色外面那和煦的阳光,舒心

    暖和,透着明艳。

    「该叫儿子起床了,睡了那么长的时间,都睡成了小迷糊了」离夏心里嘀咕

    着,拧开了父亲的卧室房门,还真跟她猜测的那样,屋子里只剩下熟睡中的儿子。

    离夏笑了笑,岁数一大,现如今的老爹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伸手探到儿子的脖颈下,把他从床上搂了起来,只见儿子闭着眼睛,嘴里迷

    迷糊糊地说道「要吃饭吗?」随后便扎在了自己的怀里。看来他真的是睡迷糊了,

    离夏脸上带着关爱,搂紧了儿子的身子。见儿子睡不醒的样子,她在儿子那光滑

    红润的脸蛋上深情地亲吻了一口,随后轻缓地晃悠着儿子的身体,爱怜地说道

    「睡迷糊啦~」。

    把儿子叫醒,无非也是让儿子做那开路先锋,父亲不是躲在厕所里吗,总不

    能不出来见人吧,让儿子过去探探,省得父亲抹不开面子。心里暗笑,离夏便不

    着痕迹地说了一句「去厕所方便方便,叫你姥爷不要抽那么多烟」,随后便整理

    起床铺上的被子。

    诚诚揉着眼睛,听到妈妈吩咐,一看时间,都已经四点多了,他穿着拖鞋走

    到了外面的厕所旁,拉了一下门把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马桶上抽烟的姥爷。

    「姥爷,您少抽点烟,吃点水果不是挺好的吗!」诚诚对着姥爷说了那么一

    句,见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诚诚还以为是自己睡后残留在脸上的痕迹太过于明

    显,他正准备清洗一下,就听姥爷含糊地答应了一声。

    诚诚毕竟还是个孩子,何况他也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作为一个传话的人,

    完成了妈妈交代的任务就OK了,至于姥爷抽烟的事情,在他看来,和爷爷活着

    时一样,都是那种抽烟喝酒的人,连爸爸都是,他也就见怪不怪了。

    看外孙的样子,一脸潮红,明显是刚睡醒的样子,肯定是闺女把他叫醒的,

    不知道这是不是闺女的安排,让他来厕所里看看自己……想那么多干嘛啊,依

    旧是做了,闺女都不说自己什么,自己躲在厕所里瞎嘀咕什么。

    老离的心里转悠着,对着几乎燃尽的香烟猛吸了一口,像是下定决心似的,

    随后起身走进了客厅。

    总不能来来去地纠结那个事,放下心理包袱,老离的脑子便又想到了自己

    的事情。儿子和闺女已经看到了张翠华,虽说她只把儿子带过来,也就是等她闺

    女抽出时间再一起见个面,大家相互认识一下,这结婚的事情是不是也就差不多

    了。

    脑子里琢磨着结婚的事,这岁数了,不需要闹那么大动静,也不用铺张浪费

    大摆筵席,只把双方的儿女叫到一起,举行个简单的仪式,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结着周边那些二婚、三婚的老人,有的甚至连证都没领,直接搬到一起居

    住生活,谁没事还出来查你有没有结婚证,吃饱了撑的不是……

    见父亲坐在沙发上,两眼苶呆呆的,离夏以为父亲心里还在纠结刚才的事情,

    虽说一切都是在不经意间发生出来的,是不是玩笑开大了?离夏心里琢磨着,不

    应该啊,父亲不是这样的人。悄悄走到父亲身边,拉起了父亲的手问道「又想什

    么呢?」

    耳边传来了女人细腻温婉的声音,老离定了定神,侧头瞧着闺女,自己的左

    手被她那双柔软细滑的小手在掌心里,透着温暖。

    略带尴尬地看着闺女,见她眼中一片清澈,更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老离????心

    里自责的同时,苦笑道「难为你了。」

    也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具体指的是什么,恐怕老离自己都说不清楚。离夏见

    父亲还有些放不开,虽然自己快四十岁了,可在父亲面前,自己仿佛永远是个孩

    子,怕父亲误解,离夏收敛起自己顽皮的性子,正色道「看您说的,别的事情就

    不用您操心了,关于日子的事儿,您看看,选一个适的日子,咱们再打扮打扮,

    漂漂亮亮的,不能太寒酸了。」

    老离摇了摇头,他这样一个二婚的人,这个岁数还讲究个啥呢,更不要说四

    处宣扬了。最好能平平淡淡,简简单单。

    「我也知道,二婚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顶着的压力挺大,不打算通告亲戚,

    省得又惹来闲事闲非的话」。

    虽然现在已经很开放了,并且媒体经常报道老年人的再婚问题,事不关己高

    高挂起,轮到自己身上,难免被人说三道四,甚至会被扣个老不休的帽子,这年

    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还不如低调行事,将来也好说辞。

    倒不是老离打退堂鼓,众口铄金,毕竟他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

    资,但凡是那样的话,跟戳脊梁骨有什么分别呢,就算自己的心再大,可还要顾

    及儿子和闺女的情绪,虽然他们不反对,但这不代表心里没想法。

    「瞅您说的,这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别人的嘴能当饭吃吗?怕什么?您又

    不和他们过日子,还管那么多干什么,都这个岁数了,您也该为自己想想了……

    小勇的事您不用担心,他那是放不下心里包袱,我让他去琢磨琢磨,别总活在

    过去,至于秀环就更不用担心了,她比小勇明白事理……您的朋友和那些左邻

    右舍不通知一下吗?我大姨家也不通知吗?」离夏挽着父亲的手,给他打气做着

    思想工作,其实,说来说去,父亲最在意的还是儿子这一关,怕小勇成天摆个脸

    子。

    「我不想弄多大动静,也不想大操大办,知近的念叨一声就不通知外人了吧……

    咱们在一起吃个便饭,也就成了。」

    「只要您高兴就行,不觉得委屈,就都听您的。头我给民政局的朋友打个

    电话,您去补办个证件……瞅您美的。」

    老离欣慰地看着闺女,经她这么一说,心里的顾虑算是彻底没了。大半截入

    了黄土的人,再婚之后跟老伴一起生活,不给儿女增添负担,能不让儿女闹得生

    分,就尽量维护着吧!也只能这样子,对于他来说,还有别的选择吗?显然是没

    有了。

    这一天对于离响来说,可谓是跌宕起伏,够他喝一壶的了,当他从闺女嘴中

    得到确认肯定之后,心里算是真真正正、彻彻底底轻松了下来。这一刻的来临,

    还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历经老伴瘫痪在床直至去世,这三年多来,离响整

    个人可谓是心力交瘁,人都显得苍老了许多,如今得以最终解脱,自是看哪哪舒

    服了。

    禁不住把闺女搂在怀里,老离都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的喜悦了,脸上带着笑

    容,嘴里念叨叨地笑道「还是闺女贴心,还是我的夏夏疼我。」这样子就跟曾经

    他喝多了时被老伴吓唬,给闺女打电话一样。

    诚诚正在小卧室里玩着平,听到客厅里的姥爷提高了声调,来到卧室门口

    张望着,见姥爷把妈妈搂在怀里,禁不住问道「什么事让您这么高兴啊!」

    听见身侧传来的儿子的问话声,离夏挣扎着从父亲的怀里坐正了身子,她转

    头冲着儿子笑道「你姥爷说晚上带着咱们娘俩去吃饭啊,呵呵~」

    听到妈妈解释,诚诚开心地问道「去哪里吃?」,随后不等妈妈和姥爷说话,

    便叫嚷了起来「好啊~我要吃鹅肝,我还要吃鱼子酱。」

    瞅着诚诚眉开眼笑的样子,离夏和父亲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笑容

    里,浓情无限……

    幸福花都外面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前一段时间,离夏曾经带着儿子来过这里。

    最繁华的地段,有这样一家上档次的西餐厅,享受一下里面的服务也是好的。

    很多时候,换换口味不见得是坏事,何况今天父亲的心情挺好,借此庆祝一

    下,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点餐时,服务生特别热情,早被诚诚手舞足蹈的样子所吸引,他迈着轻快的

    步伐走到近前,朝着这一家三口客气地介绍着,临了还不忘提醒,建议离夏点个

    情侣套餐。

    毕竟离夏成熟丰韵,一颦一笑间透露出来的母性气息让人心生亲近感,而离

    响虽然上了年纪,可他并不显老,完全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外带上诚诚这个

    半大孩子,任谁也会误以为他们是夫妻三口,这就不能怪罪那个年轻的服务生了。

    听到建议,老离的脸上显出了怪怪的模样,他拿眼一扫闺女,虽然笑容展展,

    可脸蛋上却飘飞起一层荡人的红晕,俊俏模样仿佛年轻时的老伴再生,让老离的

    心里在那么一瞬间都感到了怪异。更令人感到难以平静的是,诚诚在服务员走后,

    居然随心所欲地念叨了两句情侣餐,让离响的心里再次潮动了起来。

    优雅的环境下,离响头一次品尝西餐,且不说闹了笑话,在闺女反复指导下,

    他的心里甚至升起了一股做贼心虚感,虽然什么也没做,可就是心里带着这股念

    头,恨不能及早离开这里方才踏实。

    直到最后起身离座,老离和闺女分作两旁牵着诚诚的小手,老离的脚底下如

    同踩了棉花,飘飘忽忽地让他忘记了还要去广场凑凑热闹,看看张翠华到底有没

    有在那跳舞,可谓是心猿意马,心里没着没落的。到家中,老离这才想起,坐

    在沙发上,他拿起了手机,看着上面张翠华的电话号码,思起来。

    离夏早已把裙子脱了下来,换上了家居睡裙,从卧室走出来后见父亲魂不守

    舍的样子,尤其手里拿着手机摆来摆去。

    「一会儿洗个澡,再给我张姨打个电话,两人商量商量,看您这不踏实的样

    子,心里早就长草了」摇了摇头,离夏陪坐在父亲身旁。

    婚姻大事牵扯进来,到了晚年更是特别在意,但凡是提出这个想法的,谁的

    心里不隔着事啊。老离看了一眼女儿,轻轻地笑了,为闺女能够理解自己感到心

    里总是暖暖的,他刚一放下手机,就听闺女柔声冲着自己说道「您怎么感谢我啊?」

    老离一愣,就见闺女斜靠着躺在沙发上,那慵懒的模样让人看在眼里,心中

    不禁升起一股怜爱之情,根本没有过多思考,老离挪动着身子,就把闺女的双脚

    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带着一丝宠溺,给她捏了起来。

    闺女那双混着皮革香味的嫩足捧在自己的掌心里,丝滑无比间的莹莹亮亮,

    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如同反光的湖水被投进一颗石子,荡漾开来,潋滟起一道道

    波纹,让老离刚刚恢复平静的心再起波澜,他低头注视着手中闺女肉呼呼的脚丫,

    同时深吸了一口空气里散发出来的媚香,血液似乎在这一刻加速了流动,全部不

    听使唤地涌向了手背之下的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