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5)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作者:voxcao

    26-5-7

    字数:5字

    5

    都说滋润后的女人如绽放枝头的花朵,明艳娇媚,看来这话没有什么问题。

    离夏昨晚上和丈夫和谐地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几度高潮,让她浑身上下

    舒畅无比,就如同做了个全身按摩一样。像这种身心愉悦的事情,自从公爹走后,

    离夏还是首次在丈夫身上感觉到这种感觉,对她来说,这是多么企盼的事情,或

    许这就是留守女人的最大奢求了!

    当离夏清早起床见到父亲时,尤其是当她看到父亲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时,

    初始还未明白什么意思。

    离夏脑子一转,想昨晚和丈夫之间肆无忌惮地进行人伦大理,即便是屋子

    的隔音效果极佳,那也架不住声音的穿透力啊。再说,卧室房门就算再关的再严,

    可那也不是密不透风的。

    「爸~」朝着父亲娇嗔了一声,联想自己昨晚上和丈夫的亲密事情有可能被

    父亲听到,离夏只睨了一眼父亲,转而便面红耳赤地跺着小脚,匆匆走进厨房。

    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快乐自不必说。那份温馨感似乎又让这个家庭圈成了一

    个圆,以前是围绕着魏喜,现在是围绕着离响,身份不同,但位置相同,幸福感

    自然也相同了。

    刚和丈夫享受两天幸福生活,正沉浸在快乐喜悦之中,离夏就不得不再次面

    对一个事实,那就是丈夫的再次离家出走,让离夏原本欢喜的内心再次感伤起来,

    心里也觉得挺空的慌。

    在丈夫离开之后难免又会无奈地独自一人承受寂寞,这份滋味很折磨人,尤

    其是对年近四十岁的离夏来说。

    生活本就是如此,很多时候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没有办法。

    话说魏宗建工作外出之后,眨眼之间就到了周末。之前的几个日夜,离夏又

    细琢磨了一番,家里头也就兄小勇持反对意见了,跟他详细说明了情况,关于

    兄心中的想法,离夏早就提前想到了,在听到兄一通抱怨之后,她把想法简

    单地跟兄说了说,并把这周安排张翠华吃饭的事儿交代了出来,告诉兄到时

    细说。

    周末临近,张翠华这次过来并不是单枪匹马一个人来的。确切地说,她是带

    着她的小儿子王晓峰一起过来的。之前听父亲提起过,这个张翠华有一对儿女,

    大女儿名叫王晓云,今年24岁,已婚,在夜总会工作。小儿子名叫王晓峰,

    7岁,县一中就读,正在念高二。

    把他们母子俩让进了房间里,离夏笑脸相迎,又是水果又是饮料,嘘寒问暖

    的,连父亲都在背后挑起了大拇哥,对她赞赏有加。

    离夏的心里自然很乐意促成父亲的好事,对她来说,闺女再如何照顾,哪如

    枕边人心细,又能在白日里陪伴,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趁着周末休息,提前约

    了张女士来自己家中小坐,随便聊聊天、喝喝茶,也算是侧面再了解一下情况。

    待父亲和张姨走进了卧室,离夏仔细打量起张翠华的儿子王晓峰,十七八岁

    的大小伙子,将近一米八的身高,看起来挺阳光的。

    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下眼前这个十七八的小伙子,毕竟父亲结婚之后,自己

    依旧是家里的大姐,不管是出于关心还是别的什么,她都有理由了解一下情况,

    帮父亲罩罩眼。

    通过和眼前的小伙子的一番交谈,王晓峰给离夏的感觉还算健谈,虽然说话

    很是谨慎,可毕竟是个孩子,闲谈之中就被离夏把话套了过去,也算是侧面了解

    了张翠华的家庭情况。

    张翠华的情况基本上和父亲说的大致相同。单身,老公生前是做买卖的,自

    打她家里出现变故之后,张翠华便把自家的门脸转租出去,平时就是跳跳舞,剩

    下的时间就是陪着儿子王晓峰一起生活。

    这样的家庭情况如果没有太大出入的话,父亲和她一起生活,有门脸房从中

    周转,就算养活一个大学生,生活上也未必会捉襟见肘。这并不是说就得攀着对

    方的家产,实际自家的情况比她们家的情况还要优越,为什么要了解呢,其实也

    是怕对方有什么想法和图谋,这也不算是离夏多心,就算父亲的婚事是水到渠成

    的事情,可毕竟还要给兄做思想工作,如果对对方的家庭状态没有一个理性

    的了解,支持都没有分量。

    相互交谈一番之后,离夏便给兄小勇打过了电话,催他早点过来,就算心

    里再如何不乐意,也不能缺了礼数。

    儿女们谈婚论嫁吃饭见家长,就是这么个过程,而这老人再婚,同样是吃饭,

    但情况不同的是,见的人变成了儿女罢了,自然也就要让儿女们把把关了。

    怕兄搅局破坏了环境,离夏把王晓峰安排到了书房之后,特意跑到了楼下

    迎接兄,千叮咛万嘱咐,有什么不乐意的头再说。

    小勇倒挺直接的,见了姐姐的面,当面就把情况挑明了,他很不看好父亲这

    场半路出家的行为,并且心里不能接受父亲再婚这个想法。

    离夏笑而不语,听着兄的抱怨,一路走进电梯,缓缓升起。临到家门口的

    楼层时,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只说了一句「爸还要活着」,别的什么也没再说

    了。

    跟在姐姐的身后,小勇的心里也很是发堵,他暂时压制着内心的不满,随后

    来到了姐姐家。

    相互认识一番之后,离夏打着圆场,让场面不至于冷清,这边照顾着父亲和

    张翠华两个人的情绪,那边凑近了兄的身旁,一个劲儿地捅他,示意小勇不要

    带着情绪。

    中午安排吃饭,全部都由离夏一人包办。冷眼旁观之下,离夏看着兄一脸

    笑容的样子,谦让的过程中频频喝酒,说是心情挺好,可当他们送走了张翠华母

    子到家中之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勇的心情实在不是很好。

    让父亲带着自己的儿子先去休息,关好了房门之后,离夏便把兄叫到了书

    房里。

    走进书房小勇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翘着二郎腿,嘴里叼个牙签,见姐姐

    刚把房门关闭,他就劈头盖脑地说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跟你说吧,这个

    张翠华不是什么好鸟!也就爸能被她哄骗,都找不到北了!」

    离夏一反常态,眉头微蹙地说道「你以为就你知道?」站在书架旁,离夏摩

    挲着相框,语气淡淡,叫人一时摸不到头脑。

    小勇拔出了牙签问道「明知道那样,你还支持?」说完之后,也不管地方,

    他扔掉了牙签,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点了起来。

    离夏放下了手中的相框,见兄一副郁闷不已的样子,虽然有些不管不顾,

    可她并没有指责兄的不是,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离夏反问着兄「你结婚

    多长时间才要的孩子?」

    小勇被姐姐问的不明所以,皱着眉头说道「扯我干什么?一点都不搭边。」

    敲着椅子把手,离夏看着兄,随后轻笑道「当年爸妈让你早生孩子,你什

    么想法,什么心态……爸爸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凭什么阻拦,我就想让他多快

    乐生活几年……」

    小勇抽着烟,看着姐姐,听她说完,低头沉思了一阵之后说道「姐,你考虑

    过我的感受吗?妈妈这才过世一年,我接受不了。她今天过来,我给足了她面子,

    不是冲着爸爸的面……」

    兄的心理离夏岂能不知道,一奶同胞,她这个当姐姐的难道乐意找个后妈?

    闭上眼,离夏轻轻念叨着「人都是自私的,自己快乐就不管别人了。你难道乐意

    看到爸爸低沉?那样就好吗?」

    「姐,我亲伯的例子摆在那里呢,他就没有再婚……」见姐姐有些失神地

    说着,小勇随口把亲伯魏喜的情况搬了出来。

    「老人的心理你又了解多少?」离夏问着兄,见兄看着自己,她继续说

    道「你亲伯的事情另当别论,爸爸的情况还没理清,提别的干什么?」

    离夏直指本心地问,就是因为她太了解单身老人的孤苦,如果没有和公爹近

    十年的相伴,或许她还没有那么深的感受。她不想父亲一个人生活,不想父亲睡

    在床上辗转反侧,不想他的心底留下遗憾。

    说来说去,姐姐的这种晓之以理的说服方法,小勇心中虽然不满,但最后还

    是默认了下来,他也不想看到父亲孤独终老,身边没有个说话的。

    不能因为父亲娶了后妈就让姐俩闹崩了,何况姐姐说的又不是没有道理,

    和她打过招呼,暂时让自己先消化消化,然后小勇略带郁闷地走出了房间。

    见兄撇着个嘴,一脸苦笑的样子,离夏的心里算踏实下来,就兄的表情

    来看,父亲的婚事算是尘埃落定了。送走了兄,离夏再次来到了书房里,当她

    看到那张摆在书架上的全家福时,脑子里便浮现出曾经和公爹一起生活的点点滴

    滴……

    就算女人再如何坚强,她也会依赖男人的,如果身边没有个男人陪伴的话,

    心里多少也会感到空虚和无助,尤其是夜晚降临之后躺在大床上,这种感觉就越

    发明显起来。实际生活也是如此,绝非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要都能凭借嘴唇一碰

    就能解决,一个人过活不就把问题都解决了吗!

    公爹的介入,处处体现着温柔,简直把家的漏洞弥补上了,在不知不觉中,

    让离夏的心里感到一丝温暖。慢慢接触中,走进了这个曾经参加过战争的老男人

    的内心世界。

    原来男人的心里也很脆弱,也需要女人的不断安慰和鼓励的,这或许从她第

    一次看到公爹自慰时就明白了男人的心理。单从女人的敏锐直觉,离夏也能从公

    爹的眼神里看到欲望,这都不能明说的,只能藏在心底。

    随着接触,彼此之间的情感渐渐释放出来,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便又摆在

    了离夏的面前。身份摆在那里,离夏也不想让公爹看低自己,认为自己是个淫荡

    不堪的女人,更何况真要突破身体,那更是不着边际的事情。

    日子一天天走过,在暧昧中,直到公爹忍不住吃到她的奶水,直到彼此之间

    有了初步的肢体接触。

    试想一下,奶水被丈夫意外的人吃了,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个什么的感觉?

    尤其是公爹扎在自己怀里,带着孩子样的霸气,自己不但无法反抗,甚至身体里

    的母性都被呼唤出来,让人好不纠结。

    一步步走过,当公爹因为孩子的问题导致手臂受伤,离夏的心再也控制不住,

    什么尴尬矛盾,同在一个屋檐下,再去计较这些,有用吗?

    直到替公爹擦洗身体,直到亲手抚摸公爹的下身。事后,离夏的心理惶惶不

    安,负罪的心理让她自责了好久,一方面心里总觉得对不起丈夫,不该那样没有

    尺度。另一方面,公爹受伤完全是因为照看自己孩子导致的,她又不忍看着公爹

    挣扎在情欲里,无法解脱。更何况,自己本身就存在着恋老的心里,在一次次接

    触中,在生理欲望唆使下,亲手给公爹进行了安抚。

    当然,这一切又都是围绕着家庭来说的,如果没有家庭的依托以及对孩子的

    呵护,离夏也不可能和公爹突破肉体的束缚。所有的这一切可以说都是真情付出

    中慢慢发展出来的。

    在那个夜晚,离夏和公爹发生了关系。尤其是当公爹从后面抱住她时,离夏

    的心里乱糟糟的,女人的预感告诉她,即将发生的事情,让离夏的心里既紧张又

    兴奋。出于生理需求,她渴望男人的??.??.滋润爱抚,可从辈分上讲,不伦的关系又让

    她心生茫然。带着复杂心情,她被公爹抱住了身子,还未思考如何面对,便被一

    根硕大无比的阳具贯穿了身体,生生地打断了她的思路。

    那一刻,离夏的脑子里空白一片……她跪在公爹的床里,没有了丝袜的遮掩,

    更没有了内裤的保护,她便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从身体后面插入了进来,并且这个

    男人和她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情何以堪之下,顿时臊得离夏面红耳赤,更加

    不敢动弹身体。

    性器连接着身体,被那么大的阳具插入,身体好充实,一下子就把离夏的生

    理需求解决了……可这个时候,不光是她不敢面对,就连身后动作的公爹也没

    有发出一丝声音,唯有结在一起的身体在咕叽咕叽的响动,诉说着彼此之间的

    情感宣泄。

    这样的场面,对于离夏来说,其实已经等待了很久,她确实需要释放。

    结在一处,离夏能够感到公爹的急躁,她又何尝不想感受一些,可这些问

    题已经无法考虑,处于禁忌乱伦之下,慌乱中,彼此之间只剩下了最为原始的冲

    动。

    惊慌中,离夏的身体颤抖,感觉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让她只剩下了本能

    的反应,一脸酡红地随着公爹倒在了大床上。

    性器可不管你辈分乱不乱,紧窄的肉穴吞噬着那根让人欲仙欲死的阳物,它

    们水乳交融在了一起,欢快地结着,直到公爹颤抖着身体射出了男人火热的精

    液。后来的后来,和公爹生活在一起,相互间生理上的满足,更多的是一种寄托,

    一种爱的诠释,虽然愧对丈夫,可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不也是完成了丈夫的嘱

    托,以这种形式尽孝报答他吗!

    多年之后的今天,忆着曾经发生过的往事,离夏仍能在记忆里挖掘出来。

    尤其是公爹刚和自己接触时,那粗鲁凶猛的动作,每每都让自己飘飘欲仙,甚至

    当着醉酒的丈夫,让自己羞臊着达到了高潮……如今斯人已逝,缅怀着过往的

    点点滴滴,留在她心底的更多的还是心灵上的满足……

    想到父亲,离夏想让他的晚年像公爹一样,这也是为何父亲提出再婚,

    她支持的心态。

    忆着曾经的那些岁月,离夏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乏力,悄悄走出了书房,

    到自己的卧室里,充足的日光照射下,离夏拉上了纱帘,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便躺倒在了大床上……

    离响睡了个香甜的午觉,从床上起来之后,见一旁的外孙仍在睡着,他打开

    房门从房间里轻轻走了出来,急切地想要知道,闺女到底有没有说服儿子。

    充足的眼光隔着玻璃照射进来,屋子里一片暖洋洋的,见客厅里空无一人,

    老离摸着走到了闺女的卧室门外,借着半掩着的房门,他把脑袋探了进去。

    不看还好,这一眼望去,顿时让老离呼吸一紧,眼珠子瞬时瞪大了起来。

    只见闺女平躺在大床上,呼吸均匀,显然是睡得正香。她外衫尽除,身体上

    几乎全裸,这倒无可厚非,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休息,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可

    让老离魂不守舍的是,闺女腿上穿着的灰色丝袜在暗室里竟然透出了一层油腻腻

    的肉光,这简直是让人看了之后无比兴奋的事情。

    按理说,到了老离现在这岁数,应该是紧受本心,不受外物侵袭的年龄。可

    他毕竟是个男人,一个有着生理需求的正常男人。对于美好的事物,他也喜欢欣

    赏,尤其是近在咫尺,让他有了得天独厚的机会可以尝试。

    离响双腿不受控制地迈出了步伐,随着房门的打开,离闺女的身体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