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4)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作者:voxcao

    26/4/25发表

    字数:557字

    头前说说:生活节奏比较快,因为时间问题,耽误了进度,往谅解!

    我总感觉,无酒不乐无肉不欢,写色情,哪能脱离这些元素。

    朋友们提及到关于肉戏的场景,其实也就那么几个,说来说去,就是一个偷情。

    至于先来哪一个(抚摸啊、口交啊、69啊、真实插干等等等),我的看法是,禁忌这东

    西本来就玄之又玄,根本没有一个固定模式可以借鉴,有可能摸了几下之后,男人就会

    强上,除非他经历过很多女人。

    偷情是欢快的,禁忌之间的偷情更是无比刺激、无比欢快的,那么就一直欢快下去好了!

    4

    时过境迁,父亲已然故去。

    找后老伴的问题又摆在了老丈人的面前。

    对于老丈人的做法,魏宗建还是持肯定和支持的态度的。

    站在老人的角度去想的话,真要是迈出了这一步,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首先来说,他这个岁数在这摆着呢,如果是年轻小伙子,谁都不会嘲笑的,

    可毕竟是六十岁的人了,难免让人说三道四,甚至还有可能给他们挂个老不正经

    的帽子。

    其次,到了这个年纪,家里的子女基本都已成家立业,有了各自的家庭,谁

    还会没事给自己找个奶奶啊,可想而知了,大部分子女对于老人的再婚问题,差

    不多都持否定意见。

    魏宗建之所以能够理解岳父,这也源于他的父亲魏喜。

    想着父亲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了,魏宗建时常跟妻子提起,爸爸一个人

    带着我,当爹当妈的,都到了这个岁数还是一个人,咱这当小辈的心理也不落忍

    啊。

    可父亲讲了许多大道理,始终也没有再婚,性的是,父亲和妻子之间的关

    系非常融洽,感情好的就像父女一样,最后也就不了了之,顺着父亲的心愿得了。

    「小勇知道吗?」

    魏宗建向离夏问着,父母再婚的话,总不能遮遮掩掩吧,最起码要通知子女

    ,然后再通知亲朋好友。

    「爸爸就是担心这个才让我去给他参谋的。其实我也知道爸爸心里想的,他

    就怕小勇不同意,想让我给点意见出来。你说咱们当儿女的哪能上来一刀就给他

    断了念想,真要是弄得他闷闷不乐的话,还不如顺着他呢,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离夏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丈夫,她也是个有经验的人。

    公爹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只不过公爹没有再续后老伴,离夏也就顺着公爹的

    心,私底下公媳之间嬲来嬲去的,用自己的身体给公爹充当成了后老伴。

    「头你跟小勇解释解释呗,小勇平时嘻哈惯了,可真要是到了关键时刻,

    他的义比谁都正,我看啊,也就你这个姐姐能降服得了他,别人啊,还真够呛」

    魏宗建笑呵呵地说道。

    两口子带着孩子顺带着熘达,说着话,不知不觉中就走了家中。

    丈夫来之后,儿子就要自己一个房间睡了,离夏给诚诚洗过了澡,又陪他

    在床上讲了几个故事,临走时还不忘叮嘱儿子,告诉他睡觉前就不要玩手机了,

    然后亲了亲儿子的脸蛋,给他盖好了被子之后,这才走客厅。

    离夏穿着居家睡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知不觉就到了十点钟,心里正琢

    磨着要不要给父亲去个电话,随后门铃就响了起来。

    赶紧起身过去,给父亲把门打开,见父亲脸上甜蜜的样子,离夏笑了起来。

    难得父亲心情这么好,处在热恋中的男女不都是那个样子吗!有过恋爱时期

    的经历,离夏当然能够体会到父亲此时的心情。

    到沙发旁,离夏又陪着父亲坐了一会儿,自然是要把心里的想法跟父亲汇

    报汇报了。

    其实,也就是对张女士的第一眼的直观印象,虽然简简单单,可离夏依旧看

    到了父亲脸上的笑意,想着丈夫还在房里,离夏起身亲了亲父亲的脸蛋,然后笑

    着跟他说道「只要您高兴就行,别管别人。」

    说完之后,迈着碎步走了她的房间。

    老离的心理其实也正是代表了当下所有老年人的心理。

    再婚了,拦在他们眼前的正是儿女,也正是因为这些羁绊,搞不好的话,很

    可能会造成家庭破裂,那样一来,就会闹得父母不是父母,儿女不是女儿,好好

    的一个大家庭就变成谁都不认识谁了,这也是老离心里最担忧的问题。

    既然闺女跟自己那样说了,看来是有戏了。

    现在唯一让老离感到难以面对的,就只剩下儿子这一关了。

    别看儿子平时吊儿郎当,可沾上正事,他认死理,真要是那样的话,老离还

    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他现在只好把希望寄托到闺女身上,希望能够借助闺女的影响,能够说服开

    到小勇,通过儿子这一关。

    心情可谓是喜忧参半,洗过了澡,就在老离进房间时,隐隐约约听到了闺女

    房中的动静。

    那动静,对于老离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前一段时间,他跟张翠华也曾做过那种事,想到姑爷好不容易来一趟,跟

    闺女扎在屋子里,肯定也要好生享受一下,凑近了门口听了听声音,除了听到闺

    女那销魂的叫声,还听到了高跟鞋哒哒的声响,离响摇了摇头,会心一笑之后走

    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更多~精彩~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

    这边老离孤零零一个人,那边魏宗建和妻子迭在一起,正一变二二变一,过

    着夫妻房事。

    魏宗建站在地上,撩开妻子的睡裙,对着妻子丰肥的肉色屁股埋头苦干。

    他和妻子之间,经常体验这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虽然现在的年岁稍微大了

    一些,可玩起来依旧豪兴不浅,每每都坚硬无比,把个娇妻肏得咿呀乱语,一个

    劲儿地跟他要。

    并且为了获取生理上的最大满足,妻子每次都会穿上超薄超透的丝袜,脚下

    还会穿上性感的高跟鞋满足自己的性欲,极尽所能地把肥腴的身子展现给自己。

    说真的,每次这样和妻子做爱时,魏宗建都能在妻子身上获得极大的满足,

    并且多数情况下,还会玩个二重唱。

    离夏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身材还是那样的纤细,唯一变化了的地方只是

    胸部和屁股。

    可能也是因为年龄增长的缘故,原本丰满的胸部更加硕大,撇着八字,高高

    翘挺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对豪乳竟然没有下垂,还是长在了一个三十九岁

    女人的胸口上,真是喜人啊!「嗯~舒服吗?」

    魏宗建双手掐在妻子的纤腰上,不时地伸出右手抚摸着她那如同抹了一层明

    油似的屁股,接触时,肉色丝袜的光滑简直是无与伦比了,难怪那么多的男人喜

    欢和穿着丝袜的女人搞呢。

    原来这不仅能够增加情趣,刺激男人感官的同时,极大地提高了男人的性欲

    ,还能让他们生龙活虎,不遗余力地挥洒出汗水,在勐干的同时,也解决了女人

    的身体所需生理欲望。

    这年头不都讲究双赢吗!魏宗建在搞妻子的时候,其实离夏也同样获得了如

    潮般的快感。

    四十岁的女人,生理欲望比三十岁还要强烈,不要说一两次,就算是三四次

    ,身体都能接受。

    看来那句话一点不假,真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嗯哦~舒服,好满啊~」

    离夏弯着腰,被丈夫推来推去,十厘米的黑色漆皮高跟鞋不断踩踏着地面,

    传来了无规则地哒哒声,随着丈夫身体的动作,噗嗤噗嗤的水声也渐浓渐响。

    每一次的深入,那种填满空虚的感觉,让人身体发涨,恨不得希望男人的阳

    具能够撕裂了自己才好受些,而当它离开自己的身体时,又抽的自己浑身上下不

    自在,那份难受劲啊,把离夏弄得唯有不断摇摆起肥臀,不断地迎,才稍稍感

    觉好受一些。

    「这要是把你的睡裙撩起来的话,谁见了你的这个大屁股都会喜欢的,穿着

    骚骚的丝袜,看着就让我眼馋啊,再摸一摸你这大肥奶子,哈哈~」

    魏宗建低声说笑着,还就真把妻子的睡裙撩了起来。

    离夏以为丈夫要把自己的睡裙脱掉,于是很配地把手平举了起来,可丈夫

    只是一撩一推就不再动作,自己的下半身倒是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可脑袋上却

    被睡裙遮挡了起来,离夏还未来得及动作,丈夫就又抱住了她的身体,弄得离夏

    狼狈不堪,迅速从裙子里把手抻了出来,可脑袋上依旧挂着睡裙,顾不了那么多

    ,她开始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

    情欲之门一开,总是让人禁受不住诱惑,尤其是饥渴难耐之时,如果还要压

    抑的话,可真就成了卫道夫了。

    离夏娇喘兮兮地晃动着身子,随声迎道「嗯~你儿子比你摸得时间还长呢」,其实离夏这样说也是因为儿子长期陪着她睡,母子间的感情又是亲密无比,

    睡觉时儿子摸摸妈妈的奶子甚至是屁股,那不太习以为常了吗!也是因为丈夫不

    断撩拨,离夏才这样说,其实也是间接在刺激着丈夫。

    「儿子也喜欢摸?呵呵,他今年又长高啦,再过二年的话,都能追上你了」

    坚挺着下体出来进去地在妻子的嫩腔里抽动着,魏宗建只感觉自己的下体就

    像浸泡在温暖湿滑的池水中一样,非常舒服。

    像他这种在外奔波的人,有几个没找过野鸡的。

    就算是你不找,也有人替你找,会风气嘛!最难得的是,魏宗建始终如一

    地坚守着原则。

    这倒不是说他没有审美观点,也不能说他心里没有欲望,真要是没有了七情

    六欲,他魏宗建也就不是男人了。

    有一点很明确,也是魏宗建始终没有逾越雷池的准则。

    他总想,如果我偷了第一次,那么肯定会偷第二次,偷来偷去也就上瘾了,

    那样的话,我还对得起妻子吗!还对得起父亲吗!还对得起自己的孩子吗!家庭

    至上,亲人至上,魏宗建始终坚守着岗位,要么也不会在家之后就亟不可待地

    抱着妻子就干,这也在侧面说明了一点,他实在是憋坏了。

    「换个姿势吧」

    离夏眸深情地望着丈夫,裤裆里早就烂泥一样黏黏煳煳的了。

    她轻轻挪动着身体,来到了大床的床脚处,扭捏了一阵儿之后才恋恋不舍地

    脱离了丈夫的身体,随后躺在床角上,把两条肉色美腿抬了起来。

    波光潋滟之下,两条大腿伸得笔直,像两条玉柱一样,立在了魏宗建的眼前。

    从高跟鞋处露出的脚踝开始,一直延伸到了离夏桃型的屁股上,被一片肉腻

    腻的光泽包裹着,让她的屁股看起来更加浑圆翘挺,不塌不陷完美地展示出来,

    引得魏宗建直流口水,喜滋滋地瞅了起来。

    免脱丝袜的开裆处把离夏两股间的肉瓣湿漉漉泛着紫光的模样展现出来,一

    眼就能看出,紫润阴唇褶皱无比地粘拉着噏动不已,那绝对是长期性爱磨出来

    的结果。

    顺着屁股往上看,离夏的大腿颀长健美,肉色丝袜包裹下,就因为它超薄超

    透,才显得油光水滑,让人看了第一眼之后,就不会把眼睛挪离开了,可见丝袜

    的魅力和对男人的吸引力。

    扶摇直上,离夏的小腿又优雅弧丰地微曲着,尤其是脚丫上面荡悠着的黑色

    漆皮高跟鞋,你说它不淫荡,为何在性爱里总是让男人牵肠挂肚,为何男人见了

    都会色迷迷地盯着它看,要真是没有味道的话,想必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女性选择

    去穿高跟鞋了。

    「真肥啊」

    魏宗建咽了一口唾液,也不知他嘴里的真肥到底是说妻子的屁股还是肉穴。

    他抱着妻子的两条双腿不断抚摸起来,还不时用他的脸摩挲在妻子的丝袜小

    腿上,感受着丝袜的光滑和细腻,兴奋之余,竟然脱掉了妻子右脚上的高跟鞋,

    把她那暖玉一般的小脚丫暴露在自己面前。

    盯着眼前圆润如玉的脚丫,魏宗建的眼睛一亮,近距离观瞧下,妻子的脚趾

    整齐饱满地并列着,还带有一丝皮革的香味,深深吸了一口,随后魏宗建就把妻

    子的脚趾含在了嘴里,隔着丝袜不断吮吸起来。

    一片口水,润湿了丝袜,同时也把丝袜包裹的脚趾湿漉漉地展现在了自己的

    眼前。

    魏宗建越舔越是开心,越舔越有味道,直到妻子抽了脚丫,用双脚把他的

    脑袋夹住。

    「哦~坏东西,痒~」

    离夏感觉脚上的鞋子被丈夫脱了下来,见他忘我的样子,还把高跟鞋甩在了

    床铺上,那色迷迷的样子,真是让离夏心里欢喜无限,在丈夫吮吸脚丫的时候,

    她嗤笑着,只在丈夫吮吸了一阵之后就忍不住了,空荡荡的身体继续男人的抚慰

    ,这时,她伸出双腿,用脚丫夹住了丈夫的脖子。

    身体里的血液沸腾起来,它们好像很久没有这种体会了,争先恐后着波动起

    来,浮现在皮肤上,形成了一层粉嫩娇艳的肉红色。

    「还不快来」

    见丈夫陶醉着的样子,离夏娇嗲嗲地催促着,双脚内八字并拢,勾住了丈夫

    脖子呼唤着,看来她比丈夫还要心急。

    「真滑啊」

    继之前的真肥,魏宗建嘴里又冒出了这么一句。

    随后他分开了妻子的双腿,凭着下身的掌控,挑了两下之后,就用龟头划开

    了妻子的蜜穴,屁股微微耸动着,来蹭了两下,然后身子一沉,在妻子的娇呼

    声中,魏宗建就把自己的阳具杵了进去,再一调整,一下子齐根没入直捣黄龙,

    把阳具深深插进了妻子肥腴的肉体中。

    「哦~~」

    一声满足而又悠长的清脆呼唤从离夏的擅口里发了出来,因为丈夫的动作实

    在太过于生勐,那一下狠的插进去之后,离夏感觉肉穴实在是撑得太满了,并且

    顶得自己的身子都跟着哆嗦了起来,酥麻酥麻的感觉一下子就从肉穴中扩散出去

    ,直达四肢骸。

    太舒服了,离夏的双手忍不住抓起了床单,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让心

    从嗓子眼里飞跳出去。

    「真紧啊」

    魏宗建赞美了一声,这已经是「第三真」

    了。

    他的阳具刚一进入妻子的身体,就被妻子肉穴口上的嫩肉筋膜夹裹住了,彷

    佛被套了个箍,不让他那么容易就钻进去。

    男人嘛,没有谁会承认自己是弱蛋的,魏宗建也不例外。

    他一咬牙,凭借着身体上的优势,借着妻子湿滑的浸泡,生勐地灌插进去,

    一竿子入洞之后,立马被妻子肉穴深处喷发出来的浆液打了个哆嗦,嘴里喊着真

    紧不说,更是抱住了妻子的丝袜美腿,僵持在那里久久不敢动弹。

    「呼~」

    持续了一阵儿之后,运着气魏宗建缓缓动了起来,没几下之后紧接着就提速

    起来。

    下身的阳具犹如钻进了羊肠幽径,每一次冲刺都能极为清晰地体验到妻子肉

    壁上的褶皱颗粒,并且不断阻拦着他的前行步伐。

    凭借着自己球场多年中锋的经验,魏宗建一边气喘如牛地调整着身体,一边

    奋不顾身地向前推进着,吭哧吭哧地抽动起来。

    更多~精彩~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

    夜墨幽凉,冷色调的路灯依然开着,外面的世界已然沉静下来,而屋子里却

    又是另一番景象。

    房间里的男女二人依旧在分分中,男人虽然已经汗流浃背,但他丝毫没

    有放弃身体上的动作,美色当前,他一次次地犁开女人紧窄的身体,沉浸在肉套

    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享受之中。

    而女人妩媚妖娆的同时,则是极尽所能地夹裹着男人的身体,就算被男人肏

    得咿呀乱语,也仍不服输地对抗着,娇喘的声音充斥在卧室里,听起来是那样的

    醉人,就像美妙的音乐,久久荡在耳边,让人听了不免面红耳赤,心潮浮动,

    难以把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