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3)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姇】

    作者:voxcao

    26-4-2

    字数:5683字

    3

    先说废话:朋友提到了嬲的发展流程。手、口、乳、结、野战、车震、洞

    房等等发展进程,其实,不管是先口还是先乳,对于乱来说,真的是没有一个固

    定模式。如果非要固定来说的话,即便是你们相信,我自己都不信。还有一点要

    说,其实嬲里面已经把很多个场和模式写了出来,所谓的做,也无非就是那些

    个姿势和体位了,其实都那么点事儿,呵呵。

    姇,延续了偷情节奏,是轻松愉快的,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该进行时,

    我还是那句话,绝对要进行下去,绝不拖曳。

    至于另外一部魔由心生,暂时先不更新,也是应了一位书友的请求。还请大家见谅!

    在楼底下见到了平时在一起下棋的棋友,离响跟他们一一打过了招呼,这才

    随着姑爷姑娘离开了这个居住了好几十年的老旧小,朝着闺女的家里驶去。

    两三点钟的下午,外面的天气比屋子里还要清凉爽快,在县城里开着车,都

    能看到路边上穿着短衫短裙的姑娘小伙了,他们一脸轻松写意的样子,正在提前

    迎接着夏日的到来。

    路上无话,转眼间就开到了幸福花都这个新型小,随着登记过后,车子驶

    向了地下停车场,随后一家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

    这些年姑爷和姑娘没少倒腾房产,光是名下的就有好几所房子,要说自己儿

    子买的那所新房,闺女可还是帮着给拿了大头呢。老离恋旧,闺女本打算给他安

    排一所新房,可他怎么也舍不得自己那所旧房子,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住习惯了也就没有挪离。

    看到如今已经成家立业的儿女们能如此地往来走动,丝毫没有因为金钱而闹

    得生分了,老离打心眼里替他们高兴,同时心里也为自己的闺女能够找到这样一

    个逞心如意的好丈夫而替她感到自豪。

    一行人走进了楼道,随后坐上电梯一路飙升到了十一楼,「叮咚」一声,随

    着电梯门的打开,迎面正好碰上一个年轻女孩子,她一见到魏宗建夫妇,笑着打

    起了招呼「这不是魏哥和夏姐嘛,周末出去散心去啦?」

    离夏笑着点了点头道「嗯,小李啊~这不是出去一趟嘛,把我爸接过来住

    ……

    你没跟你家小王出去玩吗?」

    看到魏哥和夏姐身后还跟着的男人,一听说是夏姐的父亲,小李仔细地端详

    了一阵儿眼前的老人。但见他一脸红光、精神抖擞、白白净净的样子,看起来保

    养得还挺不错,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要不是夏姐介绍,谁能想到他会是夏姐的

    父亲呢。细想也对,闺女长得漂亮,老爹能寒碜的着吗!

    小李礼貌性地打着招呼道「伯伯好,呵呵,诚诚也在呀,都没注意呢。」

    离响客气地打过招呼之后,魏诚诚也从父母身后露了出来,冲着李阿姨微微

    一笑道「李阿姨好」。

    开了房门,魏宗建把行李箱拉到了一间卧室里,随后离夏也脱掉了高跟鞋,

    替父亲整理起房间来。

    他们这所房子在这个小县城里算是高档小了,把着东山,四室两厅的大平

    米房间正好又是金角的位置,周围尽是图书馆和办公场所,价格自然不菲。当初

    买房子的时候,离夏和魏宗建也是相中了这里的地理地段,守着县政府,里面还

    都是高干子,自然是占尽了便宜,别看花费了将近八十万的购房款,可居住在

    这里,实在是物超所值。

    两口子一个能挣钱,一个会打理生活,在一起鱼帮水水帮鱼的,又是敬老爱

    幼,日子不红红火火都难。他们简直就是大家眼中的模范夫妻,邻里羡慕不已不

    说,同事朋友间也都相互赞不绝口,羡慕他们这对曾经的金童玉女,赞佩他们在

    父母身上体现出来的良善孝情。

    房间多自然有多的好处,以前妻子在家照看父亲的时候,她们爷俩感情处的

    就如同亲生父女一样亲密,这么多年过来,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魏宗建是深有体

    会的。自从父亲过世之后,担心妻子难以释怀,他把父亲曾经居住的房间改为书

    房,算是换了个模样,其实这样做也是安慰自己,省得睹物思人,始终难以走出

    父亲离世的阴影。

    如今把孩子姥爷接到自己家中,也算是替妻子着想着的。他魏宗建外出时,

    平时儿子都是跟着妻子睡的,剩余的房间打着滚都睡不开,自然不会发生居住难

    以解决的问题,这也是当初购买四室两厅考虑的结果,最终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以

    后能够和老人一起居住,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嘛。

    什么叫做以身作则,这就叫做以身作则。生长在华夏大地上,祖祖辈辈一辈

    辈地传承下来,魏宗建虽说不常待在家里,可每次来都尽心尽力去关心长辈,

    无论是自己这一方的还是妻子那一方的,他都任劳任怨,动地给孩子做着榜样,

    用那种无声无息的行动去诉说着「孝敬老人」这四个字,潜移默化间传承着,教

    育着儿子。

    魏宗建心里认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就像一颗有待修剪的小树,家长怎么

    做,他就怎么学,家庭熏陶也是在相互之间无私奉献中体现出来的,不然的话,

    成天吵吵闹闹没个安宁,对孩子的成长也没有什么好处。

    老丈人一来,魏宗建特意把烟灰缸准备了出来,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同时

    又预备了另外一个放到了老丈人的起居室里,省得夜晚他要吸烟还要跑出来,跟

    妻子悄悄地把情况说了出来,看到妻子一副赞赏和感激的眼神,魏宗建的心里也

    是美美的。

    因为魏宗建很清楚自己的家庭情况,他不经常在家,所以也就尽最大能力把

    他能想到的都提前准备出来,总不至于到了临门一脚时掉了链子,让人心里生出

    一丝遗憾来。他的这种习惯也和工作密不可分,尤其是到了中年,身上的担子加

    重了,想的东西也多了,自然是要未雨绸缪,省得临时抱佛脚,事儿办出来不漂

    亮。公司老总为何会欣赏他,那可不是瞎说的,就冲着这一点,他一年几十万的

    收入就不白拿。

    抽烟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可岳父来了总不能干抽烟不吃点别的东西吧。想

    到这里,魏宗建又从冰箱里拿出了水果,弄了满满一盘子送到了客厅里,让岳父

    大人享用,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这才走向书房陪着孩子读起书来……

    到自己家中又忙碌了一番,总算是分门别类地把房间收拾妥当,床铺给从

    里到外换了一套崭新的被面,怕父亲不习惯,离夏又给加了一层褥子,整理好一

    切之后,她又打开衣柜,把父亲该换穿的衣物和鞋子都替他摆放好,这才活动了

    一下酸软的肩膀,俏生生地立在门口冲着客厅里的父亲念叨起来「爸爸,您看看

    房间里这样弄好不好,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再给您重新布置。」

    这一次来闺女家居住,还是那种长期性的,可以说是破天荒头一次了,以前

    也陪着老伴来过几次,可那个时候和现在又有很大别,一时之间,老离真不知

    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心理不免有些惶惶然。

    要是换做老家,这个时候他早就溜达到了楼底下,就算是没赶上场,也会围

    在棋友身边跟着一起助阵的,到了姑娘家里,这个小管理极为严格,进门都要

    刷卡,显然和之前的生活格格不入,老离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多余,真不知道

    自己开始选择的到底是对还是错了。

    见父亲木然地坐在沙发上抽着闷烟,离夏踩着凉拖把换洗下来的被单放到了

    浴室里,随后走到父亲身前,低声问道「爸~您又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被近在咫尺的闺女唤醒,老离看了看她,最终唉声叹气道「我心里多少有些

    不适应。」

    来的时候本来挺高兴的,现在父亲一脸落寞,不知他心里又想到了什么。离

    夏只得不断安慰道「您是觉得腻得慌还是觉得这里冷清啊?」说着就抓起了父亲

    的手,像哄孩子一样,眨巴着大眼睛等待父亲的答复。

    老离的手??ne????t被闺女抓到了,这一下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让他有些复杂的

    心暂时平静下来。老离并未说些什么,掐灭烟头的时候他看了看书房,随后起身

    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见父亲沉默不语地离开自己,离夏知道父亲有话要跟自己单独讲,她跟着父

    亲走向卧室,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离响坐在松软的大床上,一脸愁容,他冲着闺女说道「屋子里归置得挺好的,

    爸一把年纪了,也没有那么多事儿,就是怕你嫌爸爸抽的烟多,呵呵,怕把这么

    好的房子给熏黄了。」

    坐在爸爸身旁,离夏语重心长地说道「只要您高兴,我们心里就踏实了,我

    就怕您有什么事儿憋在心里不说出来,总让闺女心里惦记着。既然把您接来了,

    要是限制您的话,那不等于是关了您的紧闭吗!您说我能做得出来那种事吗!」

    知道父亲不可能因为抽烟的事儿要自己跟他单独谈谈,随后试探性地问道

    「您是不是担心以后的事儿没着落了?」离夏勾起眼角挑着父亲,似笑非笑的样

    子看起来极为挑逗诱人。

    老离见自己心里的想法被闺女识破,原本和闺女独处时的无拘无束仿佛被钳

    制了起来,弄得他挺不好意思的。

    父亲都一把年纪了,能够破除旧的思想本身就是个好事,敢于走出第一步,

    更说明了他向往新生活的觉醒,另一方面也证实了父亲年轻的心态。

    离夏拉起父亲的手说道「看把您愁的,好了好了,您休息一下吧,头咱们

    出去吃饭,晚上我跟您一起去广场上转悠转悠,顺便看看您说的那个张姨怎么样,

    给您参谋参谋,别躲想了,我这也去休息休息。」

    嘱托完父亲,离夏亲昵地在老爹的脸上吻了一口,在父亲诧异的目光中,她

    轻盈地走出了父亲的房间……

    吃过了晚饭,离夏陪着父亲,带着丈夫孩子步行去了文化广场。因为要品品

    父亲嘴里所说的那个张女士,离夏特意支走了丈夫,让他带着孩子去那边看年轻

    人喜欢跳的鬼步舞。

    离夏挽着父亲的手臂,陪着他走在灯火通明的广场上。自从五一过后,天气

    渐渐转暖,文化广场聚集的人群也越来越多起来,他们都是县城四处小里的居

    民,有的是步行溜达过来的,有的是稍远一点开车过来的,还有是骑着电瓶车过

    来,这年头兴起了健身热,追求更多的也是一种养生文化。

    随处可见的人流涌动,东一处有老年人随着音乐舞动着扇子跳秧歌的,西一

    处又围拢着一群混淆着年轻和中年人跳韵律操的,中间还穿插着孩子们的滚轴滑

    ,穿梭往来,玩的不亦乐乎。而把角的地方也架起了音响,带着动感旋律,一

    群年轻女子排列整齐地跳着欢快的运动舞,小腰扭得那叫一个活,围坐在台阶上

    的观众们直看得目不转睛,眼珠子都快扎进女孩子们的身上了。

    这且不说,还有一些特别的人,纯粹是陶冶情操来的。他们或是拿着海绵笔

    玩起了地书,或是几个老年男女围在一起唱着京剧。对于他们来说,吃饱喝足之

    后挥洒一下汗水,让身体放松一下,睡觉都是香的。

    离夏随着父亲来到了一处跳交际舞的场地,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看客,只见

    人群中央有四个人正在随着悠扬的音乐跳着舞蹈,他们配非常默契,显然是长

    期在一起磨练出来的。挤进了人群,离响指着前方音响处一个站立的妇女,对着

    自己的闺女说道「那就是我跟你说的张翠华张姨。」

    张女士站在那里并未注意到自己和父亲的来到,离夏悄悄打量着前方的女人。

    从父亲的嘴里得知,这个张女士已经四十九了,可端详她的脸盘,和实际年

    龄并不相仿。借着灯光照射,离夏看到映在张女士那张因为舞后而有些潮红的脸

    蛋上,五官倒还精致,给人直观印象不错。她的眼角稍稍起了一丝细纹反倒是更

    加增添了中年女性的妩媚丰韵,一双大眼睛仿佛会放电一样脉脉含情地盯着舞伴,

    难怪父亲会被她所吸引呢。

    更难得的是,一个四十九的女人,身材匀称不说,穿的还算是很时尚很讲究

    的。她一身素色中裙罩在身上,把两条丰满的胳膊裸露在外,根本没有披起外套,

    看那样子,她跳过了舞倒看不出身子发凉。膝盖以下的小腿上罩着假肉色打底裤,

    黑亮亮的非常显眼,而脚下踩着的那双黑色半高小皮鞋,精致光亮,又给她整体

    增色不少。

    见女儿盯着张翠华看了许久,老离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人还行吗?」

    看着父亲紧张的样子,离夏笑道「爸的眼光不赖啊……只不过没接触本人,

    品行方面还不好说呢」。

    听到女儿赞佩自己的眼光,老离紧张的脸上终于漾出了笑容,可闺女后面的

    话却又让他心里打起了吸溜。

    是呀,女儿说的没错,处朋友看的不就是人品嘛!更何况是夕阳红下的相知

    相恋。老离和张翠华接触的过程里,知道她现在也是单身,家里头还有一儿一女,

    她也像自己现在一样,无拘无束的,为人挺好的,最起码是对自己挺好的。

    两好并一好的话,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话只要不影响子女的正常生活,应该

    没有什么问题的。

    当张女士把目光投向这边的时候,离夏朝着张女士报以微笑,同时推了推父

    亲,离响这才过味来。

    父亲顺着人群绕到了张女士身旁,不知跟她嘀咕了什么,一会儿就见父亲从

    音响旁的椅子上拿起了一件外套给张女士披了起来,接着就冲自己挥了挥是手。

    走出人群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离夏亲切地称呼了一声「张姨」,很是细

    心地替她把外套的扣子扣了起来。张翠华笑脸相迎答应了一声,见她体贴入微,

    随后偷偷打量起「男朋友」的女儿。

    首次跟张女士见面,离夏也不好意思插在中间给父亲当电灯泡,她招呼一声

    之后,打算借故离开。她是这样想的,头一次见面,顶多是留下直观印象评判一

    下,以后再找机会把张姨请到家里,多接触几次就能体验到这个女人的为人处世,

    也算是为人子女替父亲把关了。

    见男朋友的女儿要走,张翠华挽留道「要不咱们一起喝杯咖啡好了」。

    离夏摆了摆手,浅笑道「孩子还从那边呢,我就不打扰您跟我爸了。」这当

    不当正不正的时间,又是吃过了饭,总不能晾在外面遛马路吧,过些日子找个机

    会,再把把关,也算是给父亲一个答复。和张姨说完,离夏对着父亲挤了挤眼,

    随后转身离开了他们。

    看着男朋友的女儿离开,张翠华对着离响笑道「你女儿长得可真漂亮,身材

    又好,真看不出还有那么大的孩子呢」。

    女朋友夸奖自己的孩子,离响心里美滋滋的,他风趣地答道「那是当然啦,

    老爸长得好,闺女能差到哪去呢。」

    张翠华嗔笑道「油嘴滑舌的就会哄我,走吧,咱们也别杵在这里了。」

    晚间的这条公路已经清净下来,路灯照耀下,一片昏黄。老离拉起了张翠华

    的手,边走边问道「冷吗?你怎么来的?」

    夜色弥漫,渐渐冷清下来。跳舞的时候不显,这个时候披上了外罩,多少还

    是有些清凉。张翠华被离响牵着手腕,就像曾经恋爱时一样,脸上带着幸福,跟

    个小女孩似的。

    散着步,张翠华轻轻浅浅地说道「你也是走过来的?」

    见女友的另一侧胳膊紧紧缩起来的样子,心细的老离急忙脱下自己的外衫,

    给张翠华披在身上。摸着张翠华的棉裙,老离埋怨之中带着关切说道「也没多穿

    些衣服,以后可别这样了。」

    张翠华睨了一眼离响,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不是身上有汗吗。」

    老离憨笑道「也是哈,跳舞穿得太多反而舒展不开,臃肿不堪的话,跳着也

    不好看、不舒服。」

    见老离脸上一片笑容,张翠华反问道「你把外套给了我,你自己冷不冷啊。」

    接着又答了他的问话「是呀,这不穿着裙子和打底裤出来的吗,现在的晚

    上确实还是有点凉,等到了六月份也就没什么事儿了。」

    其实老离早就注意到张翠华腿上穿着的打底裤了。一个中年女人,如果臃肿

    不堪的话,估计着也不会让人产生多大的兴趣。其次要是她再土了吧唧的,没有

    太多的引人之处,无形之中也会给她扣分。而张翠华恰恰相反,虽说她的身高才

    一米六二,可穿衣打扮还是非常讲究的,最起码在离响眼中够格,四十九岁的年

    龄,本身又爱化妆,这也是另外一处让老离动心的地方。

    对于男人来说,不管是十多岁的学生还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往往在第一时间

    内会注意到女人的穿衣打扮的。高跟、丝袜、红裙、紧身衣,总有一些地方在修

    饰之后能够吸引打动他们。

    老离也是男人,本身也喜欢女人的胸部和大腿,更何况张翠华本身又比他小

    了十岁,又爱打扮又爱穿丝袜,要不怎会在短短时间内就把老离的魂儿给勾走了,

    让他在原配故去之后,在张翠华的身上找到了快感。

    随后他们慢悠悠地走了起来,在路灯的照射下,两个依偎在一起的人儿,显

    得还挺浪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