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2)

作品:《【姇】高H乱轮系小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姇(2)

    作者:voxcao

    26-3-29

    字数:553字

    暂时先以「魔由心生」为,毕竟两篇一块连载的话,需要校对更改,很累。

    在这里,我不负责任地跟大家说一声,也算是提前告罪一声了。

    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坚持到底,不会烂尾,依旧像嬲一样,开放性收尾。

    2

    简简单单地炒了几个菜,配上之前买的熟食,离响端坐在饭桌前陪着姑爷喝

    起了酒。这样的日子对于老离来说,很是难得。他心里清楚,姑爷一年到头总在

    奔波在外,生活虽富裕,可日子过得却非常忙碌。

    喝酒的过程里,老离开口道「建建啊,刚才当着小勇的面答应你们的事情,

    爸总觉得不妥……」

    听到丈人的话,魏宗建放下酒杯直接打断了老爷子的话,他摇了摇头说道

    「您一个人住也是住,去我们那里也是住,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您不要总是顾忌

    来顾忌去的,现在的情况,我们两口子可就您这么一个亲人了,您就别……」

    离响摆了摆手,插嘴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啊,我就是觉得上了年纪了,总感

    觉跟你们不在一个层次……」

    爷俩相互打断着,你说一句我接嘴,我说一句你接茬,各说各的道理。老离

    本心是有些想法,他去闺女家的意思也是想跟离夏谈谈后老伴的问题,但又怕自

    己影响到姑爷家的生活,所以犹犹豫豫的。而魏宗建自己的想法则是,他这边父

    亲也没了,把孩子姥爷接到自己家中,一来能够服侍周到,做熟了的饭菜送到他

    的嘴边都是热乎的;二来能够给妻子做个伴,自己不长在家,妻子和老丈人没事

    儿聊聊也能解闷;三来又能照顾一下自己的孩子,活动手脚。说起来这些可都不

    是坏事。

    魏宗建客气地给老丈人夹着菜,笑着说道「我跟夏夏结婚都快十五年了,您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离响沉默了一阵儿,抄起了烟盒,从中拿出了一根点燃,随后平静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的心意」,姑爷都说道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整个过程闺女都没有言语,只是用那双杏核大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老离看了

    看自己的女儿,这种情况就和多年前姑爷求婚时的样子一样,闺女始终用那双大

    眼睛盯着自己,在等待着自己的应,这让老离的心里竟然产生出一股酸溜溜的

    感觉出来。

    虽说此一时彼一时,可看了闺女那个样子,老离的心里还是不免想了起来。

    聘闺女本是一件高兴事,这是一种交接,由甲方父母家把闺女交到乙方夫婿

    家。看到闺女能有个好的归宿,这是天下间所有父母心中最想看到的事情。可说

    归说,实际情况却又是另外一件事。想当年自己聘闺女的时候,那段日子对于老

    离来说,可谓是苦乐参半。

    他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地把姑娘拉扯大了,长成了亭亭玉立的人儿,人见

    人爱不说,她又是那么懂事听话,对自己依顺。更令老离欣喜的是,姑娘几

    乎就是妻子年轻时的缩影,那个时候,他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奇想,如果可能

    的话,真希望姑娘一辈子陪在自己身边,永远也不要离开自己。

    可想而知,闺女在他心里的地位。可是,毕竟闺女的幸福最重要,当爹的哪

    能舍得让闺女一辈子陪着自己啊,那样简直就太自私了。

    要说离夏在老离心里的地位,那可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盛

    宝贝一样的存在。直到闺女即将出门子,老离的心里始终纠结不断,感觉没着没

    落的,他说不出到底是个啥滋味。在这种矛盾心理的折磨下,那段日子里,离响

    竟鬼使神差般地……

    「爸啊~烟都燃尽了」耳边传来了闺女甜美的声音,清脆动人,透着一股熟

    识的甜腻,她抢着把自己手中的烟屁夺了下来,这个时候,老离眨巴着眼睛,这

    才从思考中转醒了过来。

    闺女现在已经是三十九岁的熟妇了,并且还是个八岁孩子的母亲,可她依旧

    爱跟自己撒娇,随着年龄的增长,闺女身上的女人味更浓了,老离的心里不禁荡

    漾起来,和闺女在一起感觉真的很甜蜜。

    「姥爷,您就去我们家吧,也能接送我上下学,省得您一个人孤零零的」外

    孙子诚诚的话语让老离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笑着抚摸起外孙子的脑袋,慈

    爱地说道「好好好,姥爷答应你们,跟你们享福去。」

    看到老丈人想明白了,魏宗建端起了酒杯说道「您慢点口,吃过中饭之后咱

    们就去,我时常不在家,有夏夏陪在您的身边,您就尽情享福吧。」说完之后,

    魏宗建痛快地把杯子里的酒干了,随后又给自己续上了一杯。

    魏宗建心急也是怕老丈人反悔,他所说的话可是一点水分没有,人到了中年

    到了他这个岁数,除了养家糊口之外,更多在乎的就是这种亲情温暖。以前父亲

    活着的时候,心里有个什么事儿还能让老人参考参考,眼么前就剩下了这么唯一

    的一个老爹了,身为半个儿子,魏宗建可不想再看到自己妻子因为父亲过去再伤

    心欲绝了。

    吃过了饭总不能马上就走吧,也要休息一下打理一番。魏宗建收拾完碗筷之

    后,带着一丝醉意拉着儿子休息去了,给妻子和老丈人把空间留了出来,让他们

    说说话,再做做思想工作,彻底去除老丈人心里的后顾之忧,他相信妻子能说服

    岳父大人的。

    午后的阳光充足,透过阳台把光线送到了客厅里,暖洋洋的让人心里生出了

    一丝慵懒的感觉。离夏坐在沙发上抚弄了一阵自己的黑色紧身脚踩裤,随后脱掉

    了高跟鞋,只把一双穿着肉色短丝袜的小脚搭在沙发上,她整个人身子一歪就依

    靠在父亲的身边躺了下来。

    明亮的光线照射下,把沙发的大半截都给照了过来。离夏躺在父亲的大腿上,

    小脸儿显得格外红润,白里透红的样子就像熟透了的桃子,粉艳艳的漾着一层光

    腻,她张开擅口说道「您呀,还不明白您姑爷的意思吗?我们也乐意看到您开开

    心心的。再说了,您现在也没有压力,栽花种草正是颐养天年的时候。」

    老离倚在沙发靠背上,慈爱地看着闺女,直到她脱掉了鞋子依偎在自己身边,

    她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这么喜欢黏着自己,说句心里话,老离心里也很喜欢闺

    女跟自己腻乎,这是习惯,有二十多年的基础呢!

    轻轻抚弄着自己姑娘的一头青丝秀发,那浓密乌黑的发质非常柔顺,就像段

    子面一样摊在老离的手里。看着闺女上身穿着的短袖衬衫,下身踩着一双黑色紧

    绷的脚踩裤,身段凹凸起伏,老离看得也是赏心悦目。

    女儿慵懒地问着,老离自顾自地欣赏的同时,嘴里问道「还难受吗?」

    这话问得有些不明不白,此时的离夏正眯着眼睛享受着太阳光线的照射,她

    想了想,说道「兴许是来的时候挺仓促的,给我妈上坟时又来不断颠簸,没休

    息好吧,我现在没事儿了。」

    躺在父亲的大腿上,靠着父亲的身体贴在一处仿佛又到了当年在家当姑娘

    时的样子,别提多舒服暖心了,让离夏找了年轻时的感觉。

    耳边传来了父亲关切而又体贴的话语,离夏感觉浑身上下都和外面的天气一

    样,暖洋洋的。

    这份依靠的感觉真的很好,别看父亲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可躺在他的身边,

    离夏依旧找到了安全感和归属感,丝丝爱意如春风润雨,悄然无息间就钻进了她

    的心头,乃至扩散开来,别的什么都不想,心里就想着跟父亲耍耍贱撒撒娇了。

    天下间的女儿跟父亲大多如是吧,在离夏的心里头,别看父亲是个男人,可

    他的温柔体贴比母亲这个做女人的还要细腻,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让离夏打心里

    头乐意贴靠过去,情愿做他一辈子的女儿,永远也长不大。

    抚摸着闺女光洁的额头,看着她放松下来之后的陶醉盎然映在那张粉嫩细滑

    的脸蛋上,老离的心里感觉很幸福很安稳,他的心里何尝不是像闺女想的那样,

    搂着闺女一辈子,一刻也不想和她分开。

    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闺女结婚了,有了新的家庭,当父亲的总不

    能霸着闺女不放,叫人看了多不像话啊,所以,当离响看到闺女和亲家公关系密

    切时,大多时候都是乐意闺女那样去做的,就是希望她能在新的家庭里得到温暖,

    也像伺候自己一样,去伺候亲家公,把亲家公当成父亲一样看待。

    心里想到了亲家公,离响的心里不免又唏嘘起来,亲家公才六十多,多轴实

    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想着想着,离响就慨叹地说了出来「你家老爷子

    那么硬朗的身体,说走就走……爸知道你们的想法,知道你们孝顺。」

    和公爹之间的丝丝缕缕,都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升华出来的。包括欲情和

    爱欲,可如果没有亲情的话,想来也不会出现前面所说的欲爱之情。以前在一起

    的时候,感觉很多事情做起来都很得心应手,公爹这一撒手人寰,最首要的问题

    是孩子少了照应,弄得离夏措手不及,好不适应。其次,身边没了陪伴的人,心

    里哪清一下子就能接受啊,尤其是像她离夏这个岁数的女人。

    离夏轻声说道「走了……他倒是痛快了」,有感而发之后,离夏怕父亲觉察

    到自己话中的意思,她急忙转移话题,说道「爸,您考虑过以后的生活没有?」

    闺女的这么一问,正好切中老离的要害。说真的,他还真没想好怎么跟闺女

    解释这个事情,此时经由女儿率先讲了出来,她的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在问自己

    是否会在以后找个生活伴侣,这简直就是瞌睡了有人及时把枕头给你送来,解了

    老离心中的烦恼,顿时让他来了兴致。

    老离一五一十地把情况跟闺女说了,包括女方的姓名住和相貌身高,就像

    下级跟上级汇报情况一样,一股脑毫无保留地盘说出,说完之后,心里立时敞

    亮多了。

    听着父亲滔滔不绝地讲着,叙述着他这半年来的私人生活,仿佛在听故事,

    又好像在听纪实报告。说真的,离夏的心里倒也并未生出任何反对的念头,这也

    不是说她一点意见没有,这年头出现这种事情简直太普遍了,前人刚走后人就搬

    了进来,追求的是什么?不就是享受和幸福吗!谁说幸福只允许出现在年轻人身

    上,老人同样需要关爱,同样需要呵护,也同样需要浪漫。只要对方对自己父亲

    真心付出,离夏本心也会把她像母亲一样对待的。谁不希望家中的老人多活几年,

    一家子父慈子孝其乐融融地住在一起,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情。

    离夏刚要张嘴说话,就听脚下那边的卧室里传来了动作声,她一个起身,从

    父亲双腿上坐了起来,随口问道「诚诚睡醒了是吗?」

    紧接着丈夫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嗯~跟我一

    块醒来的。你没休息啊。」

    离夏笑着说道「你看看我啊,尽顾着跟爸爸说话了,也没看时间,这都两点

    多了,也该收拾收拾去了」,说完起身穿好了自己的漆皮高跟鞋,离夏冲着父

    亲说道「您还带点什么过去吗?」

    老离起身咳嗽了一声,开口讲道「拿点换洗的衣服吧,别的我看也不用拿了,

    哦~对了,把我的洗漱用具也带上吧,应该就没有什么别的了。」

    离夏走进了父亲的房间,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些干净衣服,像羊毛衫啊,保暖

    裤啊什么的,这些都是应季穿的,其余一些比较老一点的衣服干脆就放到里面,

    也只是空占着地方,送给别人人家都嫌过时呢。

    离夏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吩咐丈夫「宗建,你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不吃不用

    的就扔掉吧,上咱们家住着的时间不会短的,都放在冰箱里肯定会坏的。」

    魏宗建从厕所里走出来后正要干点什么,听到妻子吩咐转身就要奔向厨房,

    老丈人一把拦住了他,他不解地看了看,就听老丈人暖声和气地说道「不着急弄,

    东西坏肯定是坏不了,我会不定期来看看的。」

    就在魏宗建疑惑的时候,离夏从卧室里探出身子说道「那样也行,能保存时

    间长的先放着吧,可有一样啊,剩饭剩菜就不要了,别头来之后,连冰箱外

    面都长毛了」。

    自己闺女的这一句玩笑话说的外孙子都偷笑起来,也算是打了圆场,至于以

    后姑爷问起来,想必闺女会跟他解释清楚的,这就不是自己操心的事情了。

    把窗户关闭起来,检查无误之后,又巡视了一番水龙头的开关,见一切都没

    有问题之后,老离转转悠悠地思考着自己还有什么遗漏。

    提着行李箱,离夏看着父亲就跟小孩一样低头思考着,她笑着说道「我们又

    不是把您软禁起来,您还不是想来就来啊,就别瞎捉摸了。」

    老离捂着嘴角想了想,他朝着闺女露出了一个老男人迷人的笑容,然后神秘

    兮兮地走向衣柜把脚处,从柜格子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也不避讳自家姑娘,随

    手揣进了钱包里。

    看到父亲拿出了银行卡,离夏媚着杏核大眼嗔笑道「我说您怎么那么不踏实

    呢,拿银行卡是打算给您外孙子买东西吗?」

    老离慈爱地看着姑娘,见她一副撒娇的样子,他老怀畅慰地笑道「哈哈~诚

    诚喜欢什么我就给他买什么,钱放到我的工资卡里也没什么大用处,咱们该花就

    花,是不是啊闺女。」

    离夏嘟哝着小嘴气呼呼地说道「只要您别被骗了就行」,这一语双关之言,

    即表示了认可老爹所讲,又把担心说了出来,怕老爹因为感情投入不成,反而被

    别人欺骗,落得个人财两空的地步。

    老离走到了闺女身旁,笑嘻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开心就好,开心

    就好啊」。

    同样是一语双关,爷俩说得都很隐秘,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有其父必有其

    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收拾妥当之后,魏宗建提着行李箱带着????.??.儿子率先走出门去,离夏再次检查起

    来,忽地发现了上午自己放到茶几上的半杯奶汁,她指了指,然后冲着父亲说道

    「爸,桌子上的那杯奶汁儿您要是不嫌凉的话,就把它喝了。」

    穿戴整齐之后,老离就听到身后女儿的问话,他身瞅了瞅,表情颇为尴尬,

    嘴里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喝了第一口就感觉不对,那是不是……这要是叫秀环知

    道,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啦~」

    离夏本也无心,经过父亲这一解释,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曾经奶孩子的岁月。

    当时公爹也是抹不开脸儿,总是刻意避着。可避总不是办法,再如何

    避,也难免会碰上尴尬的事情。开始时离夏的心里也是磨磨叽叽,感觉挺不好意

    思,可一想到公爹独自一人含辛茹苦地把丈夫拉扯大了,她又为这个老男人感到

    心酸,最后也就不再避,乃至后来让公爹喝了自己的奶水,一直到最后把身子

    都卷了进去。

    想必父亲现在不肯上兄家去,心里也是存有避的心理吧,要不然他也不

    会这样子说。离夏现在这个年龄已经看透了很多事物,对此并没有过多的想法。

    女人的奶水过剩,给老人喝了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她自己就有经历,想到

    兄两口子那么坦荡地把奶水挤到杯子里,虽说是拿给自己儿子喝的,估计着也

    不怕老父亲把它喝掉吧。

    离夏看着父亲老小孩的样子,她笑着揶揄道「反正是挤到了杯子里了,倒掉

    有些可惜,奶水又是补身子的东西,喝不喝我不管您。」

    老离走向茶几处拿起了杯子,犹犹豫豫之间又身看了看女儿,见她踩着高

    跟鞋的丰韵模样,竟忍不住用眼扫了扫女儿丰腴的胸部。那一瞬间,老离的脑子

    就像过电一样,他毫不犹豫地就把杯子里的奶水灌进了嘴里。

    生凉中略带着一丝淡腥味的奶汁欢快地流向了离响的胃里,让他心里生出了

    异样感,随着涮洗杯子过后,身旁闺女拥靠着他的胳膊,令老离的心里再次摇荡

    起来,他真说不好到底是那杯奶水的缘故,还是闺女丰满的身子所导致的,竟让

    他裤裆里的物事蠢蠢欲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