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回忆录】(5.21)

作品:《冬雪回忆录

    第五卷、堕落的开端 第二十一章、不知羞的表演。

    他走后我回想着他的话很气恼,却又异样的有些期待,挣扎着起身想要去洗

    澡,身上的汗水和脏脏的体液让我很难堪,低头看见自己乳房一阵阵疼痛,只见

    到有好几个被抓捏的手印,右侧的乳头还有牙印。

    可能是鹏鹏咬伤的也许是韩大爷咬伤的,刚坐起身就感觉屁股火辣辣的疼,

    回头侧身看去雪白的嫩肉中间夹杂着数道的血红的手印,想到这里又是有些生气,

    从小我爸爸都没有这样打过我,凭什么被一个欺负我的老男人在一个小孩子面前

    这样欺负。

    然后我坐下感觉到一阵凉意,我害怕的以为被打流血了,伸手摸向屁股蹭了

    蹭然后抬起手看着,是透明的白花花的东西,很滑腻好像浆糊一样,突然我想到

    是什么用力的甩了甩手然后用纸巾擦干净,抬起屁股离开那一块,刚坐定身体一

    阵躁热瘙痒袭来,我差一点摔倒在地下。

    刚稳住心神,又一阵奇痒传遍全身,我已经非常确定自己是病了,怎么会这

    么严重呢,一整个下午都在渴求着,自己拼命的满足自己那么多次还是不行,然

    后又放下一切尊严的开门让他羞辱折磨着,即便如此,经历过那么多次的高潮,

    为什么我的身体还是像无底洞一样,还是发疯一样的渴求呢?。

    我究竟是怎么了,骨子里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想着又是一阵强烈的燥热,

    我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开始无法集中精力想事情,有些痴迷的想念他在我身体

    里驰聘的感觉,想念他对我的残暴,想到他那烫人的液体。我精神突然一阵清凉,

    对了,我要把他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清理出去,不能这样,如果怀孕了那就太可

    怕了,我可不想给这个变态生孩子。

    趁着大脑难得的清醒时间我用手指挖进身体里,想要把它们都丢掉,拿出手

    指的瞬间不知道是因为手指触碰小穴造成的快感,还是因为视觉的冲击力,我有

    些控制不住的要泄身,我闭眼等待着它的来临。

    可是突然停止了,我好一阵失望,头脑却又开始迷失,痴痴的看着手指上白

    花花掺杂我的体液的精液,我想到了内裤上那让我迷醉的味道,想到了这就是它

    的源头,有些颤抖着把手拿向鼻前,我感觉心跳加速,然后低头试着闻了闻,一

    股腥味不是很好闻,我想要拿开,却看着白花花的在我手指打转,我忍不住想要

    尝尝这个东西是什么味道的。

    因为我在电影里看到过女孩很喜欢一样的吃着它们,我又一想课本上是叫精

    子,都是到子宫里的,到了肚子里那不是好奇怪,想要拿开手指,下体却好一阵

    的颤抖,那波高潮好像又要来到,我试着把手指拿近一点,高潮感就越强烈,我

    拿的更近后用力的嗅了一下它的味道不是很好闻,却让我身体达到了巅峰,不可

    抑制的开始抽搐颤抖,感受着高潮的美妙。

    我迷醉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味道咸咸的,觉得并不是很难受,又忍不住舔

    了一下,还是咸咸的带点鱼腥味道,顺着自己的高潮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心理,

    我想到他对我的命令,想到了他对我暴力的抽打,想到了对我的呵斥,心里又一

    阵兴奋,然后仿佛看到他对我说吃了他的命令,我没有一丝犹豫的张开嘴把整根

    沾满精液的手指放进嘴里。

    忘情的吸吮着,害怕漏掉一点一样拼命的把整个手指放在手里,然后舔弄着,

    直到那种咸咸的味道消失,我又忍不住向小穴摸去,不过因为刚才又一波高潮已

    经把精液冲掉,我有些懊恼的挖了几次都没有,很痴迷的找着,突然发现那边的

    床单上有很大的一片精液。

    我用手指刮起放在嘴里舔弄着,仿佛是救命良药一样,我喜欢这种感觉,也

    喜欢这个味道,我害怕浪费一样,趴下身子鼻子闻了一会,然后伸出舌头舔着床

    单上的精液,这个姿势让我想起了他喜欢的那个姿势,我舔着床单的同时,不自

    觉的把屁股抬得很高,像是很期待那个人再次从后面狠狠地进入我,可是好失望

    啊。

    在身体已经有些烫人欲求不满的时候,我已经无法忍受用大腿发狂的蹭着床

    沿拐角的位置,我难过的要死去一样,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接着就是那句,把

    门打开。

    我涨红着脸一件衣服没穿跑到门口打开房门站在门口,没想如果门外还有别

    人我会怎样,只想快点让他进来满足我,门开了他站在门口,然后他身后的另一

    个房间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拿着足球从屋里开门出来,看见我傻傻的看着,他

    却快步进屋把门关上,对我说现在越来越骚了,不穿衣服就出门吗?。

    我听不进他的嘲弄,只想他快点填满我,我无力的跟着他,看他坐在床边看

    着我,我不知羞耻的坐在他的身边然后躺下,等待着他的撩拨,我太需要有人在

    我身上用力蹂躏了,可他却不动,对我说你这是干什么,想要我草你吗?。

    我没说话只是等着他,他不满意的又问我你不说我也不动,我忍不住的伸手

    拽了他的胳膊,他看着我还是不动,而是说,这几次都是我伺候你,你是不是也

    应该伺候伺候我呢?我不理解他口中的伺候是什么意思,难道每次那样的折磨我

    不是吗,我有些茫然又有些急不可耐的摇着头,他还是看着我,我实在难受有些

    气急败坏的又一次拉他的手。

    可还是不动,我想着伺候伺候,什么是伺候呢,突然我想到了什么,看着他

    盯着我的眼神,我伸出手抱着自己的两条腿然后抬高,让自己完成他第一次插我

    的姿势,我有些满意的睁大眼睛看着他,期待着他的满意,期待着他的奖赏,他

    有些兴奋不过还是没动,我慌张的看着他祈求他告诉我。

    他看我有些着急的样子,开口说道,你这个小骚比,把我都榨光了我怎么满

    足你,见我不懂又说,全被你的小逼夹走了,现在鸡吧太累想休息,没有心情啊,

    我感受到他粗俗的话语是在羞辱我,可是我的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只想着

    有个男人可以触碰我满足我。

    我茫然的放下腿无助的看着他,他见我这样又开口说道,你得卖力的刺激他

    讨好他,不然可不行,我低头看他的短裤位置,不自觉的张口说出,求求你求求

    你!他一笑站起来把短裤脱掉,我以为他要进来,快速的又一次抱起腿抬高屁股

    等着他。

    可是他只是把短裤脱掉然后伸手甩了两下阴茎对我说,你看吧你不刺激他不

    起来,你自己像那天一样发骚给我看,没准他就起来了,说着抬眼看我,我羞愧

    的转过头闭上眼,不过还是这样抱着腿分开着的姿势,他见我不配合,又高声说,

    那我就不管了,一会还得陪我大孙子上公园,我好害怕他离开,用力的控制者小

    穴,控制力道的对着他收缩开合几次。

    他伸手过来放进去,很快被夹紧,我有些满意的想要再向深夹紧他,身体向

    下一挪,他手指却拿走了,对着我说,这只是刚才的奖赏,想要更多要更卖力才

    行,我感受着刚才那一瞬间的满足,再也无法顾忌任何事,放下腿一只手伸到腿

    间开始挖弄,一只手捏住乳头开始揉搓,他有兴趣一样把沙发椅转过来然后坐在

    那里看着我。

    我感受着他的目光继续着,他忽然说你这么摸我可什么都看不到,我无奈的

    身体向下,离他更近一下,他说手不要挡着,听话继续表演给我,我把乳房上的

    手滑到一侧然后用几根手指刺激乳晕和乳头,故意的把几根手指距离拉开,让他

    看着我的手指掐着捏着娇嫩的乳头,然后把一只腿抬起放在电脑桌上,另一只腿

    想要抬起却没地方放,他伸手抓起我的脚放在手里把玩,我感觉脚趾缝隙和脚底

    被他的大手刺激的好痒又很兴奋。

    在也顾不上什么把整个小穴展现给他看,本来是一只手覆盖小穴然后一个手

    指插进去,现在为了他看的满意,我把其它四根手指抬起来,只用一根手指来回

    进出挖弄着,我感觉到被这种姿势羞辱的快要哭出来,可是身体里还是莫名的快

    感悸动,手忍不住更快了,我想抬头看他那里是不是已经起来了。

    可是这个姿势试了几次还是看不到,他却是知道一样的把我的脚丫拿下去放

    在了他的腿间,顺着脚底我感觉到好大的好烫的阴茎有些颤抖,不过并没有很硬,

    我讨好一样更加卖力的挖弄着自己,他突然把我夹在电脑桌上的腿放下,然后两

    只脚都放在他的腿间。

    他握着两只脚夹住他的阴茎,开始抽插的姿势,我有些呆傻的想着这是什么

    玩法,脚丫不脏吗,他开口说你还得加油啊,我听着他的话又卖力的开始表演给

    他,他很享受的玩弄我的脚丫,突然抬起一只放进他的嘴里,他伸出舌头舔着我

    的脚趾,我有些兴奋的抬起头,他看着我一张嘴把五根脚趾都放进嘴里开始吸吮,

    这样的刺激一点不比乳头来的少。

    我好兴奋忍不住发出来呻吟声,他突然开口对我说,以后也这么听话行不行,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看不等我的回应,说到,抱着腿等着,我好兴奋的抬起

    被他放开的脚丫抱着腿等着他,只见他扶着已经有些翘立的阴茎对着我的小穴试

    了几下,然后对我说我找不到插哪里你告诉我,我害羞的低头看他的阴茎在我的

    大腿乱顶着,我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是我又不想配合他。

    只是随着他的动作摆动屁股让他找到洞口,有两次已经到了洞口我很期待的

    看着他,他却故意抬高说着太滑了找不到,我被他刺激的实在忍受不了,着急的

    请求着他进来,他还是那样戏弄着我,我着急的抬起身,用手抓住他的阴茎。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碰触那个东西,好硬好软好弹好烫好舒服,他有些欢喜的

    看着我,想要我继续用手刺激他,可是我却着急的捏住他的阴茎对着我的洞口,

    然后下,抬眼看他,他看着我慢慢的向前挺近,我放开手感受着那种充满的感觉,

    只觉得粗大的阴茎有棱有角的在我的小穴里挤进来,小穴期待已久的贪婪的吸吮

    住这个东西。

    小豆豆也已经红肿胀大,小穴内的肉壁和小肉芽紧紧的咬着他的阴茎,可是

    它们太脆弱,小小的肉芽就想咬住粗大的阴茎,他在我的身体里有些亢奋的进出

    着,每一次用力的撞击都让我欲仙欲死,他忽然放慢了速度,我有些着急的抬头

    看他,他说没力气了,休息一会,说着抽出阴茎仰躺在床上,我好着急的起身看

    着他,他躺在那里喘息的,我希望他快点休息好。

    可看到他的阴茎从翘立又开始慢慢变小,心神一慌忍不住伸手捉住他,害怕

    他变小,他嘶的发出一声很舒服的声音,我虽然无意识的拿住了他的阴茎,可是

    只是为了不让他变小,却不知怎么办,想放开又怕他变回去,不放开又不知道怎

    么做才好,他伸出手捉住我握着他阴茎的手,然后握着我在他的阴茎做着上下的

    动作,连续试了几次他放开我,我还是学着他的样子替他上下套弄着。

    好一会他对我说快点速度快点,我又稍微快了一点,可是他不满意一样又抓

    起我的手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套弄着,突然他又停了下来,看着我一阵笑,然后对

    我说,你用嘴舔舔他,我虽然在欲望里可是我还是做不到这么下贱的事。

    我拒绝着他他又说你试试,我那样很舒服,我舒服了你才能舒服,我还是不

    理他,他接着坐起身,然后把我拉起来按着我的头到他的胯间,我用力挣扎着,

    可是他的力气好大,我闻到了那种腥臭的味道,但是没有第一次在浴室的臭味那

    么强烈了,我闪躲着。

    他的阴茎几次碰到我的脸颊还有脖子,我被他一直这样压着一直闻着这个味

    道,又已经开始沉迷,想到了内裤的味道,想到了刚刚偷偷的吃床单上精液的样

    子,忍不住用力嗅了它一下,我看着发亮的龟头上,有两个洞洞里面流出了和我

    一样的水水,想着试试味道,刚伸出小舌头要去舔一下。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不耐烦的拿起电话,然后说五分钟后就过去,

    我害怕的抬头看他,不想要他离开,可是他却用手拍了拍我的脸蛋,然后对我说,

    今天表现很好,去床边趴着,我像得到大奖一样快速的翻身去床边,然后趴在那

    里把屁股抬到最高。

    他下床抬起一只脚站在床沿,扶着阴茎一下滑进我的身体里,燥热的身体又

    得到了满足,他可能是赶时间,这一次对我的抽插比任何一次都要恐怖,那种力

    度和速度从未体验过,只一会就忍不住泄身,身体马上要滑倒到床面,他起身站

    到床上,扶着我的腰不让我摔倒,又一波猛烈的抽插着,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动,

    任由狂风暴雨击打我稚嫩的小穴。

    接着他猛地抽出阴茎,对着我的屁股一股又一股的喷射而出,他放开我的腰,

    我像是木偶一样滑倒在床上,下身又一波高潮席卷我的身体,短短的时间被他插

    的达到两次高潮,我兴奋的有些要哭出来,这样满足的感觉真的太棒了,这一天

    我高潮了差不多六七次,我知道明天我注定是痛苦的一天,因为之前自己玩的时

    候三次过后第二天会全身酸痛,小穴也会红肿着抗议。

    他起身穿着衣服,出门前走过来在我的乳房上揉捏了好一会,然后才开门出

    去,我只能趴在这里回味着这一天的高潮,然后就睡过去了,醒来时已经晚上九

    点多,我趴在床上想着,头脑已经清醒好多。

    在欲望迷失的时候我究竟做了什么,那还是我吗,那是个梦还是现实,我为

    什么变成那样,想的头痛欲裂,起身想喝点水,拿起水杯刚要喝下去,看到水杯

    的水是一种淡绿色,水杯底还有一些沉淀的粉末,我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篇

    小说。

    这就是春药吧,我想过那里介绍的是晕厥过去或者不会有记忆的,为什么我

    会这样,想着想着想到了下午那阵没来由开始的悸动和燥热,我是后喝的这杯水,

    可是之前也是那样渴求,是因为什么呢,忽然想到那碗鸡汤,难道房东阿姨也参

    与了吗?可是不能啊,让自己老公去找年轻的女孩,这也不对啊,可是除了这个

    我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会变的那么放荡。

    我有些后怕赶紧收拾东西连夜回到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我想到了这一个下午的疯狂,想到了可能是吃了情药的副作用造

    成的,一切都已经清醒,思路也更加的清晰,从头到尾所有的事我都记得,我集

    中精力想让自己生气,恨起来,可是身体还是像那时一样只要想到下午的事情,

    我就会甜甜的笑着,像是想再回到那个梦中。

    哪怕是一个噩梦,我也是在怀念着,在那种药物的刺激下,真的是沁入心脾

    的快感,听着他的呵斥和羞辱,大脑会反感会抵抗,可是身体又会完全臣服于他,

    有很强烈的被征服的感觉,想到征服这两个字。

    我想到了那一个下午,被他那样凶狠的夺取了处女的身体,他却满不在乎的

    离开,就像我的身体本就是他的一样,到今天近乎严厉的折磨,我对他究竟是恨

    意多一些还是好感多一些呢,这本就是一个无需多考虑的问题。

    可是我这一刻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我害怕想以后,也害怕想面对诚哥,

    也有些害怕回家,我已经不是那个纯真的女孩,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慢慢的

    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梦到了回到家里,陪着爸爸妈妈一起包饺子。

    然后毕业了我陪着诚哥布置我们的新家,接着又梦到了我挺着大肚子在家等

    着诚哥,想着我们有了自己的宝宝,我兴奋的一阵阵的幸福感,然后诚哥回到家

    里陪我说话,给我做好吃的,我们幸福的生活着,我下班回到家里看见诚哥背对

    着我逗着儿子,我笑着说老公我回来了。

    接着诚哥转过身来,我惊恐的发现那个不是诚哥,而是韩大爷,我张开嘴想

    要大叫却发不出声音,这时韩大爷抱着婴儿向我走过来,对我说,快点给咱儿子

    喂奶,他饿哭了,我不可相信的大声推开他,然后转身想要跑掉,可是腿却像被

    禁锢了一样,怎么都躲不开。

    我害怕的哭了起来,猛地惊醒,发现已经天亮了,我感觉枕头湿湿的,被我

    的泪水打湿,这个梦这么的美好却又变的那么的可怕,心里感觉好痛好痛,突然

    想到了什么,他抱着的那个婴儿,我惊的坐起身想到了昨天他射进我的身体里,

    我紧张着想要去卫生间把它们清理出来。

    可是已经过去好久了我吓得整个人都快要傻掉了,想着该怎么补救,如果怀

    孕了我还怎么做人,我爸妈会不会不要我了,诚哥会嫌弃我吗,我想到吃避孕药

    可以的,可是我真的不好意思去药店买,紧张着洗漱去上课,可是心思全部都在

    这个可怕的念头上,我怀孕了怎么办,我怎么去买避孕药,我好无助啊。

    浑浑噩噩的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挣扎着,最后鼓起勇气准备去药店买药,

    不过我却不敢在学校附近,戴了一个小玉的帽子坐公交车去距离学校比较远的药

    店买药,晚上我在那家药店门口走了好多次,里面总是有人,我不敢进去,终于

    趁着没人我进去压低帽子低声说买避孕药。

    那个老阿姨像是盯着我,我不敢抬头,她叹了口气拿给我,我付钱要走的时

    候,她对我说,孩子这个药别总吃,对身体不好,会让你月经混乱的,让你男朋

    友带避孕套,我红着脸说了声谢谢快步跑出去,回到家里按照说明把药吃掉,心

    安了不少。

    转眼就放暑假了,我这几天再也没有回那个租住的房子,直接回了老家,见

    到爸爸妈妈心里不安的情绪放下了,诚哥也回来了,我想着他,可是又害怕面对

    他,毕竟我的身体已经背叛了他,我们见面说着各种话题和经历,讲述着彼此城

    市的美景。

    好几次路过宾馆或者他家,他有意无意的暗示着我,而我害怕他发现我不在

    干净,会嫌弃我,我总是装傻一样的逃避着,不过他却不难为我,每次见我逃跑

    都轻声对我说我是个小妖精,不过他会等,等我愿意的时候,我听到他的话心里

    真的有一种被针扎的感觉,我还要这样骗下去吗,诚哥对我这么好,我还要骗他

    两年吗。

    让他等着我,两年后把一副肮脏的身体给他吗,我好悔恨好心痛,躺在床上

    抽泣着,我在想着不能这样骗他,他对我这么好,如果继续骗他我还是人吗,想

    着我决定明天对他说,可是这种事实在无法开口,是说我有了新男朋友,还是说

    被一个老头欺负了,想着头好乱好乱。

    第二天我们去爬山,在山间吹着凉爽的风,看着郁郁春色,心情无比的开心,

    走在水泥台阶上我突然想光脚走在上面,把鞋子脱掉光着脚在台阶走着,诚哥帮

    我拿着鞋,在后面拉着我的手,怕我摔倒一样,我几次想要对他说,如果在学校

    有好的女孩就和她们在一起吧,我不会生气的。

    可是几次话到嘴边都开不了口,人都是自私的,有这么好的人一心一意对你

    好,却让你把他推开,我相信很多人都做不到,在山顶我们一起大喊,一起敲钟,

    一起系上同心结,回来的时候诚哥选择了一个距离他家很近的店吃饭,我知道诚

    哥的意思,他想要我,看着他给我拔鱼刺。

    我不想在乎那么多,他想要的我都给他,即便他发现我不是那个贞洁干净的

    女孩,即便他发现后大骂我不要脸,或者离开我,我也不在乎,不能这样继续骗

    他,即便分开我也要把我给他,甚至想到了即便被我爸妈责骂,如果可以给他生

    个宝宝我也愿意。

    他笑着看着我,吃完走在街上,他送我到公交车站,犹豫着想要邀请我去他

    家里,我们从小就是邻居,后来拆迁了才分开,彼此的父母都是非常熟悉的,在

    公交站我看他的脸憋的通红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心一软我张口问他,刘姨在家

    吗,好久没看到他了。

    他兴奋的抬头看我然后说,我妈去打麻将了,晚上才回来,这个「才」的声

    音拉的好长,我知道钟叔叔是养大挂车的,常年在外很少回家,所以没有问,然

    后我低声说我想看看你们专业的书,他兴奋的说好啊好啊拉着我去了他的家里。

    进屋关门看见家里没人,我站在门口抬头看他,他已经喘息着走近我把我紧

    紧的抱在怀里,他低头吻我的额头然后是眼睛,亲吻到嘴的时候我也忘情的伸手

    抱住他,和他深深的吻着,渐渐的他的手顺着衣服滑进我的胸前,下身感觉到他

    的坚挺,我有些迷离的抱住他,在他耳边对他说去卧室好吗。

    他放开我,然后带着我走进他的屋子里,我们又开始激烈的亲吻着,他几次

    要脱掉我的衣服,我都害怕的阻止着,可是随着他更强烈的亲吻,我知道一切都

    不重要了,我是诚哥的,我爱闭上了眼睛,想着诚哥发现我的不清白会离开我,

    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诚哥却有些害怕的问我怎么了,他以为是我害怕所以哭,他安慰着我说,好

    冬雪不哭,我不欺负你,放心吧,我看见的样子,觉得好对不起他,想着我抬手

    把自己的T恤脱掉,露出嫩绿色的乳罩,他有些颤抖着把手伸过来摸着我的柔软,

    他几次想要从后背解开它,都毛手毛脚的失败了。

    我伸出手解开扣子,任由他在我的胸前揉捏,然后低头贪婪的舔着咬着,我

    抱着他的头有些迷醉,感觉到下身有些湿了,诚哥把手伸进我的裙内想要抚摸它,

    我害怕的躲闪了一下,可又放弃了,我坐下来躺在床上,等待着他。

    突然一阵开门声,接着就是一个大声的喊着,小诚啊,帮爸搬东西,我慌乱

    的起身穿衣服,好不容易整理完,和诚哥开门出去,我和钟叔叔打了个招呼,他

    好像看到了我的异样又发现他儿子,也有些尴尬的说,我天津配货,正好回家看

    看。

    我脸红的客套了几句就告别回家了,这一路上臊的我一直不敢抬头看人,小

    时候我爸妈不在家,都是和诚哥在一起玩,然后在诚哥家吃饭,刘姨和钟叔叔对

    我很好,小时候经常给我买好吃的,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可是现在被发现了这样

    尴尬的事,真的好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