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之都】199

作品:《梦想之都

    Chapter199、猜测。

    司徒帼英心里一喜,不过马上就问:「怎么还有要求?是什么要求啊?」。

    经理笑道:「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保管玩得爽,比今天还要爽很多哦」。

    看着经理那调侃的目光,司徒帼英不禁别过头心里也有些窃喜。

    整理好仪容离开了经理室的司徒帼英赶紧走到室外透透气,刚才的一番激战

    没有让她疲惫不堪,反而更让她嗅到新鲜空气里的鲜甜而精神抖擞。

    「我这是怎么回事啊?刚才居然和经理弄得那么……那么……唉……实在有

    些不能自已了」。想着想着,司徒帼英又觉得是心头一热,「哎呀不得了了,我

    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唉……以后可咋办,难道还要去找经理?」。

    司徒帼英赶紧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瓶冰冻饮料灌了下去:「以前都不是这

    样的,看起来都是玲珑那家伙把我给带坏的。现在可好了,都有些管不住自己了,

    以后要把自己弄得累一些,免得憋不住又要发泄一番」。

    收拾了心情的司徒帼英马上想到了将要到来的派对,心里像是已经握住了把

    刀,早准备好要刺向端木安的胸膛:「既然暂时用法律打击不了那家伙,先让他

    肉体上遭遭罪。到时候就再便宜那家伙一回,然后我只要装作嗨翻了,把屁股一

    扭,他那东西就不能再害人了,嘿嘿」。

    虽然司徒帼英盘算好了,但是两天后凌经理却没有联系司徒帼英,不知道是

    不是有了什么变故。司徒帼英不敢打扰经理,只好焦虑地等待着。她清楚记得经

    理和端木安约定的就是后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接到电话。

    从那晚算起过了三天,正当司徒帼英忍不住想主动联系经理的时候,经理的

    电话就到了:「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耽搁了。派对的时间是在明天晚上,我查过

    了,这两天你恰巧也不用上班的,到时候晚上10点来我办公室就好了」。

    司徒帼英心里犹如坐过山车般兴奋,第二天老早就给自己打扮了一番。

    她特意穿上了一件吊带低胸连衣裙,黑色长筒丝袜再加上黑色高跟鞋,一袭

    黑色的打扮散发着神秘的美感。为了不让端木安太容易认得自己,司徒帼英还有

    意地把状化得很浓,甚至戴上了假睫毛。

    不过到了翡翠宫之后,经理的第一句话就给司徒帼英泼了冷水:「呵呵,这

    个打扮不错哦,我看到都忍不住现在就想来一发了。不过嘛今晚我们玩些不一样,

    我已经在密室里准备好了衣服,你先进去换上吧」。

    花了将近2个小时的准备就这样被打发了,司徒帼英有些无奈。当她看到准

    备的衣服时更是惊讶,眼前的竟然是些黑色的漆皮衣物。

    「搞什么鬼名堂,怎么让人家穿这些东西。这些玩意有什么好看的,黑不溜

    秋还不止,还冰凉似的,穿在身上也不舒服嘛」。心里虽然抱怨着,但是想到之

    后的计划,司徒帼英也没有拒绝经理的要求。

    这些漆皮衣服虽然感觉冰凉,其实质地十分柔软。原本司徒帼英还把它当做

    是什么性感内衣,结果一套上身她才发现这衣服其实就如一件露胸的马甲皮衣。

    因为皮衣如同圆筒状把腰部围了起来,但是腰部以上就只有两个半圆形托着乳房。

    皮衣之下是一条皮内裤,裆部还有一条拉链方便随时打开。

    「这……这也太……露骨了……」虽然没有人在旁边,司徒帼英仍不禁有些

    害羞,但是心底又有一些兴奋。紧接着是一双皮手套,还有护臂样子的东西像量

    血压那样紧紧套在上臂的部位。换上这些装束以后,再加上司徒帼英原本的黑丝

    和高跟,简直就是绝配。

    「啪。啪。啪」。经理不知何时也走了进来,拍了几下手掌道:「好、好、

    好!果然是娇艳不可方物!没枉费我让你来」。

    司徒帼英娇羞道:「别这样看着人家嘛,怪不好意思的!今晚是不是那个什

    么局长的公子要来啊?」。

    经理道:「呵呵,小淫娃,这么快就想着别人了?怎么样,就我一个还不够

    嘛,难道我能力不行?」。

    司徒帼英赶紧道:「没有啦,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知道一下大概,心

    里好有个准备」。

    经理上前摸了摸司徒帼英被长筒黑丝包裹的大腿道:「嘿嘿,这个嘛…

    …现在保密,到时候让你这淫娃有些惊喜。不过你也不用准备其它的,只管

    爽就好了,哈哈哈」。

    司徒帼英嘴里的准备当然是要招呼端木安的,不过经理不透口风她也没有办

    法。不过也不要紧,现在的司徒帼英脑海里满是端木安残废后那惊恐的表情,她

    想想就感到浑身带劲了。

    正当司徒帼英满心期待着端木安的时候,经理又提出了新要求:「好的,时

    间差不多了。来,你过来这边坐好,我再帮你准备准备,然后好戏就开始啰」。

    「还要准备,不是已经换了衣服了吗?」。司徒帼英猜测着,「难道还要准备

    什么情趣用品?」。她猜得不错,经理手里确实拿着一样道具,但是似乎和情趣没

    什么直接关系,因为那是一个皮项圈。

    一身漆皮的服饰,再加上项圈挂在脖子上,司徒帼英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

    是又不知道到底有什么问题。接着经理又拿出一个眼罩,二话不说就蒙住了司徒

    帼英的眼睛。

    「经理,经理,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说……说……干嘛要把眼睛盖住?」。

    司徒帼英再也忍不住,不知道这是到底要干什么。

    经理轻松道:「没事,别紧张!不是告诉你要给些惊喜你吗,总之我保证你

    今晚爽个够!来,现在张开嘴巴」。

    虽然司徒帼英不是太情愿,但是主角端木安还未现身,她哪能现在说不。

    接着司徒帼英感到小小的一块什么东西被放入嘴巴里,像是胶质的,但又说

    不上来是什么。而且这东西像是连着什么,然后嘴巴就被口罩似的东西封了起来,

    还有带子拉到脑后绑好。

    刹那间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平常人都会焦虑不安,更何况在这么个微妙的情

    况里。司徒帼英扭动了一下身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好祈求经理会很快

    就让她把眼罩拿掉。

    但是这还没完,当经理把一条与司徒帼英肩膀同宽的铁条贴着她后背与上臂

    那两个护臂紧扣在一起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受到了限制。

    正当司徒帼英被凌经理束缚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多出了一把声音:「呵呵,

    都准备好了,不错不错,凌经理手下果然是美女众多啊」。

    接着又有另一把声音道:「正点,就看这身段已经让我欲罢不能了,今天就

    先谢谢凌经理的安排咯,我们会尽兴的,哈哈哈」。

    「两个人?没有了?就我一个女的?」。听到两把声音后司徒帼英心里有些不

    安稳,「听起来来的两人之中没有端木安呀!难道是我太久没接触端木安所以听

    错了?不会啊,那天他那把声音也不是这样的呀」。

    「好了,两位随意,这位可是很能玩的,你们一定要尽兴喔」。经理居然没

    准备参加,很快就退出了房间。司徒帼英心里的不安又加剧了一些:「端木安呢?

    为什么端木安不出现?难道是端木安要晚一些再加入?不、不、不,或是我听错

    了,这两人其中一个就是端木安!不行,我要再仔细听听」。

    「来吧,好一位身材标致的妹子,今晚跟你好好玩玩!你先坐着别动,听我

    吩咐哦」。

    「不,这肯定不是他」。被蒙着眼的司徒帼英全神贯注听着四周的声音,很

    快就确定这一位不是端木安。但是另外一人一直没有再说话,弄得司徒帼英心里

    急得不行。

    不等第二个人再次说话,坐着的司徒帼英就感到双腿被略略分开,然后一双

    手掌就在自己的大腿上滑动起来。虽然隔着黑丝,但是手心的温暖和摩擦依然能

    带给司徒帼英异样的感觉。另一双手则在司徒帼英的颈和肩膀处抚摸着,慢慢地

    自然爬上了她的一双乳峰。

    「这……两个人哦……两个人一起来很容易就……」司徒帼英有些担心,恨

    不得马上看看眼前的是否端木安。但是她当然不敢乱动,她还是乖乖地坐着,想

    确认一下另一人确实是端木安再行动。

    在司徒帼英身体下方的双手很快已经把她的一双长腿扫描了几遍,接着自然

    是开始隔着皮衣在她的阴部那浅尝辄止般揉动起来。

    虽然司徒帼英一心想着端木安,但是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她不禁轻微扭

    动了一下身子,乳头也有了反应。

    「现在到底该怎办,如果这眼罩一直不拿开那就糟了,不过应该不会吧?」。

    司徒帼英还没来得及多想,忽然觉得右边乳头上有些凉意,似乎什么金属物

    在触碰自己的身体。

    「呵呵,这肯定是跳蛋什么的了,还是老一套了。其实比较起来,我可宁愿

    他们用手多揉一下什么的……嘿嘿」。司徒帼英心里自然猜测着,但是大概两秒

    后一阵剧痛从乳头那传来。

    「呜……」司徒帼英大叫的声音从口罩中挤了出来,身子也想摇动起来。

    不过两位男的早有准备,把司徒帼英依然按住坐好。

    没等司徒帼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左边的乳头传来了同样的痛苦。紧接着她

    听到一些金属链子的声音,两个乳头就同时感到被往下拉扯。不仅如此,嘴巴里

    的东西也在同时胀大,很快就撑满了她嘴巴里的空间。

    「不……疼啊……不……很痛……」虽然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叫得很大声,但

    其实在两个男人耳里的声音就好像是低沉而微弱的轰鸣声而已。

    「好,现在站起来」。说话的仍然是刚才发话的男人。

    司徒帼英感到不止痛,乳头那有还有撕裂般的感觉。但是她也无法拒绝要求,

    只好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紧接着「嗖」地一声,右大腿上就被「啪」地抽了一

    鞭。那火辣的疼痛顿时盖过了乳头那的,让她顿时飙泪然后跪在了地上。

    「不……不……这是怎么回事?疼死我了……不……」司徒帼英不知是痛还

    是被吓着了,身子也哆嗦起来,「难道我被端木安认出来了?难道那第二个男的

    就是他,因此他才这么来整我?」。

    「站起来听到没有,给我起来」。随着男人的吆喝声,两条鞭子分别从司徒

    帼英两侧进攻。小腿、大腿、腰和后背通通成为鞭子的目标,「噼里啪啦」

    地一阵乱响后,打得司徒帼英伏在了地上。

    身上的痛苦每增加一分,司徒帼英的恨意就增加一分:「端木安你这混蛋,

    待会儿有种你就别进来,要不然我肯定让你有进没出」。不过当鞭子停下来的时

    候她又想:「但如果不是端木安,那我到时候恐怕就闯大祸了。无端端地废了人

    家,恐怕不大好吧」。

    司徒帼英不敢确定端木安是否在此,心里一直在犹豫着。不过两个男人的手

    却没有停下,一番鞭打之后,又把司徒帼英拉了起来坐在一张床垫上。

    这时的司徒帼英好像已经感觉不到乳头的痛苦,两颗樱桃早已麻木,让她根

    本说不出是疼还是什么感觉了。「呼……这到底、到底是什么金属夹子?」。

    当司徒帼英自己的手不经意碰到乳头附近的时候,更是一阵酥软传来,「啊

    ……怎么会这样,被夹子夹着我还能有反应?」。

    就在司徒帼英自己乱想的时候,手腕和脚踝就被皮扣子扣住了。紧接着她就

    发现手脚似乎被什么东西连在了一起,只能左右分开四肢。她哪里知道这其实是

    一个十字枷锁,让她只能保持弯腰坐着的姿势而且手脚都不能并拢。

    「怎么会这样,糟了?早知道刚才就把眼罩扯下来看看是不是端木安那家伙

    了」。司徒帼英正在后悔,皮衣下方的拉链已被拉开。接着她就听到一直说话的

    那个男人道,「厉害,好货色,居然开始湿了!来,直接上吧」。

    这时司徒帼英才意识到自己的小穴似乎早已湿润,心里有些不敢相信:「怎

    么真的有反应了?怎么会?刚才还被鞭打了一轮,下面怎么……怎么会这样了」。

    「嗞……」转眼之间一根假阳具按摩棒已经准备就绪,对于连阴毛也沾上了

    爱液的蜜洞来说,这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的。

    「啊……太好了……」司徒帼英心里也是赞叹一声,刚才的痛苦马上被散布

    全身愉悦盖过。虽然手脚无法活动自如,但是这更加让她能切实感受到下体的刺

    激。

    随即司徒帼英被两个男人翻了过来,像小狗一样跪着趴在了床垫上。她感到

    腰部被男人压了压,自然地再把臀部翘得高高的,湿润的阴户微张,似乎等待着

    什么。

    于是另一根按摩棒就被送入了司徒帼英的小穴里,她感到这支似乎尺寸略小,

    但是表面好像布满了颗粒状的东西,对于阴道壁的刺激反而增加了。

    「啪……啪……啪……」一直没说话的男子又再挥舞着鞭子招呼在司徒帼英

    的高跷的屁股上,让司徒帼英不禁收紧了整个臀部的肌肉。这样一来阴道里的反

    应就更强烈了,快感混合着痛感,让司徒帼英的思绪也开始有些迷失。

    在男人的眼中,一身黑色打扮的司徒帼英就如卑微的奴隶一般。眼和嘴巴不

    说,手脚也受制于十字枷锁,就如母狗一般趴在那任由鱼肉。但是司徒帼英看不

    到东西,根本无法了解自己这可怜的样子。听觉和触觉变成了司徒帼英主要的感

    官,男人的话语声和身体的感受完全牵引了她的意识。

    以前司徒帼英接触的性爱大都是人与人的直接互动,虽然有用一些道具,但

    毕竟不是主要的。这次在鞭打和痛苦之下的折磨反而让她有了前所未有的体验,

    渐渐地沉浸在当中。

    当男人们停下手将司徒帼英再翻转身体坐在床垫上时,得以喘一口气的司徒

    帼英赶紧提醒自己:「别太放肆了,别太放肆,今天是有任务的,不能放过端木

    安那混蛋」。

    接着男人把司徒帼英推倒躺下,她就变得像是四脚朝天那些猪一样准备任人

    宰割的样子。这次不是按摩棒,刚才说话的男人直接用两根手指开始挑逗司徒帼

    英的蜜洞。同时另一人解开了司徒帼英的口罩道:「呵呵,憋得够辛苦了,尽情

    地叫吧」。

    「怎么?怎么是这样的声音?」。让司徒帼英惊讶的不是嘴巴可以说话了,而

    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刚才司徒帼英一心想着这肯定就是端木安,因此还鞭打了

    自己一番。但是此时这声音听起来确实不像,让她心里顿时犹豫起来。

    「难道只是我听错,但……不可能的,那天我明明听到经理他们的对话,是

    要弄这么……」司徒帼英有点不相信自己会搞错这事,但是此时身体下面传来的

    快感已不由她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