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爱】(03)第二部

作品:《情、欲、爱

    作者:江小媚。

    字数:12098。

    3。性的冒险之旅。

    在这个经济高速发展滋生了无数奇迹嘈杂而又能激起性欲的城市里,绮媛又

    过了迷迷糊糊的过去了一星期。周末拉着伊妮逛街,正是客流量最高峰的时候,

    商厦内两条滚动电梯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这些天你老是闷闷不乐,孤零零地

    呆着,哦,几乎是神神秘秘的。」她犹豫了一下,稍稍改了口,因为她想到在这

    以前的绮媛春光滟潋。

    「没有啊。」绮媛踌躇不语。

    「别瞒我了,你是为情所困吧。」她开着玩笑,绮媛也附之一笑:「也真是

    的。」「快说,谁?」她催促着,语调缓和了许多,甚至有些讨好的味道,激励

    着她把话说完。

    「一个男的。」绮媛说,伊妮捅了她一下:「笑话,难不成你也喜女人。」

    「我要喜欢女的,那第一个一定是你。」绮媛也跟着起哄,俩人笑成了一团,绮

    媛发现一个中学生模样的服务生正在拿眼睛觑着她们,两个谈论着私人生活的美

    丽女人总能引人注目。

    绮媛犹豫着是不是该对伊妮讲出真实的情况。跟自己妹妹的老公调情,这个

    念头太冒失,大荒谬可笑了,简直不可思议,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前厅是女宾部,布置得金碧辉煌,不同名牌的厂商分别为他们的推销小姐定

    做了醒目的制服,配上她们严谨的化妆,几乎人人具备明星风范。穿过前厅,她

    们只是不断地碰撞各色的胳膊和肩膀,停留在服装间上,绮媛穿上了一条白色的

    短裙。

    女人为悦己者容,她穿短裙只为他。短裙能显出她修长白皙的大腿,能让男

    人悦目。在薄薄的布料里面,她只有一条窄窄的内裤裹着她的私处。而且短裙在

    她和他一起时他要搞她也方便,这是绮媛的幻想。伊妮挺不解问她:绮媛,你从

    末穿过短的裙子?她说:我都多大年岁了,再不穿哪还有空穿了。

    伊妮说:穿吧,很好看,你这身子连我也望尘却步。随即又说哎,你再穿个

    吊带更好看。伊妮很赞赏的对她说完,就跑到衣架拿了几件吊带回来。是好看的

    轻薄面料和款式,吊在肩头搭在胸前,可是她对伊妮说:那个我可穿不了,太暴

    露。

    伊妮说:现在哪个不想暴露,可惜她们没有,你就显示上下自己呗,像我。

    绮媛知道伊妮有像她一样的大乳房,走起路来胸脯一颠一颠的迷人。

    她拿起一件吊带,脱掉衬衫穿在身上,伊妮看着她说:你把乳罩解了才行。

    哎,她说:那可不行,就那么一层薄布乳房都露了可不行。

    伊妮没有理会她说的话撩开她的吊带,解开她的乳罩说:别老土了,穿吊带

    就是这样的,里面真空。别怕啊!姐。你会习惯的,像我。说完她撩起自己的吊

    带,绮媛看到她一对无遮掩的乳房。

    她说:就这样,不准变啊。她拿走了她的乳罩。一条短裙罩着屁股,一层薄

    布罩着乳房。等见到他的时候绮媛不知道这样的装束是展览自己还是出卖自己啊。

    伊妮也挑一件吊带短裙,想要跟她比美。俩人逛累了,在商厦的找了一处卖

    冷饮的地方要了饮料,绮媛插起一块糕点,用舌头舔掉上面的黄油,抬头发现伊

    妮用一种神秘的微笑盯着她。

    「贝尔走了,你想他吗?」伊妮吮着吸管又问道。绮媛摇了摇头,她感叹一

    声:「过眼烟云一般。」「我看你最近脸无悦色两眼无光,花朵枯萎了,是不是

    没了男人的浇灌。」伊妮咧嘴笑了起来。

    绮媛面露朝喜色,她歪着头偏不回答,伊妮又说:「要不,把吴小宇借给你。」

    「邻村的莎士比亚说了:兔子不吃窝边的草,我看你还是把他收了」。

    「这么快就收心了,我还没疯够。」伊妮嗤之以鼻,绮媛说:「那就玩吧,

    你大好青春尽可玩它一把,我这岁数不玩可没得机会玩了。」跟伊妮在一起,绮

    媛也跟着变得厚颜无耻。

    「能让你朝思暮想的魂不守舍的一定不简单。」「何以见得,其实我们认识

    很特别。」绮媛淡淡一笑说,伊妮一只手捂到嘴巴一只手指着绮媛脱口而出:

    「一见钟情哟」。

    「差不多吧。」绮媛说,伊妮斜靠着桌子,脸上充满好奇。

    随手给亿军发去了一条短信:在干嘛?。

    很快他就回复:我正在想像和你做爱。

    硬了!绮媛问。

    顶破天了,你想看?。

    不行,我在商厦。但我也湿了。绮媛飞快地打完了字,抬头见到伊妮狐疑的

    目光。她真的感到下体灼热,伊妮说道:「你春心荡漾了,大姐」。

    好啊,告诉我,你在那?绮媛又问了一句,这才对伊妮说:「他是个能让女

    人激动的人。」绮媛不想对伊妮隐藏这个秘密,但只能这么简单地说,总不能对

    她说他是能够使她兴奋,燃起情欲的……这话多粗俗。

    不过我现在正在云顶山庄,无法和你聊天。

    对不起!绮媛看到他说无法和她聊天,她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心想:真他妈

    的混蛋!放下手机,她感到心中一阵痛楚。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啊,他哪次不

    是比她还聊的兴起呢?绮媛今天满怀献身给他的激情,他怎么会没空呢?。

    云顶山庄是新近开发出来的一个温泉度假村,是那些高贵人士寻欢的好去处,

    由于地处高山僻远幽静,更是那些人带情妇小三作乐的好地方。据说那地方的温

    泉水好,能治很多的病症,最厉害的就是把不光鲜的皮肤弄得光鲜。双泉眼的温

    泉能治好眼病与偏头痛,更大的泉眼疗效就更加广谱了,从风湿症到结核,甚至

    能使「不干净的女人干净」。

    不对,她想到了,他的身边一定有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而且现在的他,也许

    就趴在那个女人的胸脯上给她回复短信呢。

    然后那个女人用乳房夹住他的手机嘲笑着:看那个傻女人,老大不小了,还

    把手机当阴茎了。

    绮媛不敢再想下去,心里一阵阵的懊悔。

    她是一个有阅历的女人,她的阅历怎么就被一个男人轻易击穿了呢?她太向

    往和一个男人的婚外浪漫了,而且不是隔靴搔痒般的调情,自己的躯体太需要他

    的插入缓解自己的激情了,一生一世女人的好时光,她不想浪费。

    可是对他,绮媛伤心,女人不是调节男人生活的玩物,这也是一颗心对另一

    颗心的碰撞啊。

    她不能忍受男人把她当玩物,守着别的女人奚落她。

    她想:我不该再和他来往了。

    突然间绮媛大叫一声,「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她火冒三丈,气愤地摔了

    两个杯子,心崩溃了,圈卧在椅子上。

    原来是待者送上的点心碟里有一块黑迹,伊妮忍不住想笑。

    侍者连忙趋步过来。「为什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我打赌你们的点心师指

    甲一定脏稀稀的,我咒他片甲不留。」她粗鲁地对着碟子做着手势。

    看似经理也过来了,他一连声地道歉,让侍者把她面前那盆飘着片指甲的点

    心端走。一会儿工夫又送上一碟点心加一道赠送的甜点。

    「让人冷落了吧,换做我,立马就翻脸。」伊妮一脸淡然地说,绮媛玩弄着

    手机:「你不知道。」「那等什么,找他去!」她的试探终于得逞,舔出舌头,

    像蛇吐着信子,笑得阴险妩媚。

    「现在去?」绮媛还有些举棋不定,伊妮说:「去啊,只要你觉得值了。」

    绮媛起身拎起皮包就走,伊妮追着问:「你的这些取悦男人东西」。

    「帮我收拾好。」她已走到了电梯那边去了,伊妮摇摇头苦笑道:「女人啊,

    女人」。

    绮媛迅速地上了车发动引擎,她系上安全带,车子很迅猛地开动起来。一出

    市区她就车窗都大开着,然后,打开了音响,在狂风里听着激越的爵士乐是赏心

    悦目的一件事,有种令人振奋通往直前的错觉。从高速公路拐下,行驶在县三级

    公路上,速度一下就慢落下来。

    云顶山庄绮媛没去过,但她知道那地方,车子一直在上山,曲曲弯路,千回

    百转。走了很长的一段柏油路后,便是泥沙路,然后是颠簸得很厉害的石子路。

    坡也越来越陡峭,这车还好是自动挡,要不然不知要熄多少回火。

    绮媛一直往山里开,盘山而行。溪水潺潺,群山逶迤,山峰一浪接一浪,那

    植被的绿一片深一片浅,像连贯起来的水墨画,各处风景看似相同其实不同。一

    路上,几乎没有路人。耳朵里有嗡嗡的感觉。流淌的水声,树林的风声,挤满了

    双耳,闹闹的,心脏的跳动居然有些像远处的鼓声。

    一个急拐弯,一辆突突的拖拉机冲了过来,险些撞上。开拖拉机的是两个十

    六七岁的男孩,绮媛猛地刹住了车,朝他们吼叫道:「你们开什么车,不要命了」。

    俩个男孩下车来,围着绮媛的车打圈,说,你开这样的车也进山来?绮媛向

    他们嚷着,你们后退一点,我才能开过去。那两小子,果真三下两下退出了一条

    路。因为想指挥他们,绮媛下了车,这一下车,可把她的腿吓软了。拖拉机停在

    路基边,没有任何护栏,下边是几百米深的山谷。

    绮媛尖叫着,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说,天呀,这是什么路,我居然也开上

    来了。

    从乡里到村里本只有窄窄的山路,这也是云顶的老板贷款修的,经常塌方,

    路基也不牢。其中一男孩说,绮媛问这样的路,没出过事吗?。

    另一男孩说,怎么没有?去年就有三个像他们一样大的孩子开着一辆拖拉机

    翻到山谷里了,两死一伤呢。绮媛说,那你们还开?。

    重新坐进车里,踩油门,启动,放好前行的挡位,绮媛已经非常后悔只身一

    人来找秦亿军了。她想,我要怎么开回去呀?山里的黄昏来得快,刚刚四点钟,

    太阳就全落了下来。光线白得有些泛青。瞥见窗外无底的山谷,心到跳到嗓子眼,

    她叨念着,爸爸,保佑我,妈妈,保佑我。

    于是,她越开越紧张,居然大汗淋漓,脚已无力再踩油门了。最后,她说,

    不开了,这样的地方,太险了。她把车停在一个稍许宽敞的三角地带,紧靠着山。

    站在路边,看低处的峡谷,成片的树林没有规则地茂密地沿着山崖上生长着,

    喧哗的水流从树林中传出。绮媛踢下几颗石子,听到落下去时碰撞到树叶的磨擦

    声,却听不到落底的回声。深不可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绮媛毫不犹豫地给亿军打手机,劈头就说,快,快来,救我。

    听见绮媛惊慌失措的声音,亿军急急地喊起来,你在哪儿?。

    绮媛兴奋极了,说,具体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在往云顶的大山里,我的车快

    开到山顶上了,可是看见无底的山谷我就不敢开了,现在让车停在那儿,你来帮

    我。

    他说她,你怎么自己就来了?多悬。别动,我去找你。

    打完电话,绮媛心情出奇的好,她觉得踏实,秦亿军马上就来了。山里星星

    点点的灯火,若明若暗。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在山冲里四处回应。

    绮媛所处的位置其实是一山坳上,村庄在她的远眺下宁静安详。连绵起伏的

    山峰在这片洼地的周围叠嶂,黑瓦白墙的房子上炊烟袅袅。间或,几声鸡鸣,几

    声狗吠,掩盖在穿村而过奔腾喧闹的流水声中。看着石头上流动的溪水,绮媛觉

    得只有洗点什么才能对得住这么清澈的水。

    她放眼远眺溪流,有些露出的形态各异的岩石。大部分的石块上长满了绿油

    油,开放着鲜红色花朵的草木,纷飞着五彩斑烂的各色蝴蝶。天气很是闷热、环

    境太潮湿了,到处是蚂蚁、蛇和爬虫。同样这也是一种令人叹为观止、原始的美

    丽。

    她脱去了鞋子,双脚浸泡到了溪水中,立即便觉得浑身凉快,她见自己那双

    浸在溪水里的赤脚,白白嫩嫩的,脚指甲上十点丹蔻,像落在水里的花瓣。突然

    她的足踝缠结到一些粗粗的树枝,还在缓缓游动着。

    蟒蛇。绮媛毛骨悚然吓得粉脸煞白,她不敢大声喊叫,据说越是大叫那家伙

    便会越缠越紧,她歇斯底里的胡想着,哽咽声禁不住从两片紧锁的嘴唇里冒出来。

    绮媛一个身子僵硬地站在溪中,四周没有人听见她是否哭喊了,她以为那是

    她的死期,在这孤立无助的时刻,她的心里泛起了一种前所末有的恐惧。那恶物

    在她雪白的脚踝盘旋了一圈滑遛遛地游走了,绮媛一屁股跌坐在岸上,也顾不得

    屁股下面湿漉漉的感觉。

    秦亿军开着车老远就看见停放在山崖旁边的红色轿车,一直到近前,他哈哈

    地开了车门,从三菱吉普上跳下来。发现轿车里没有人,他心想不好了,绮媛一

    定贪玩随处走动,夜里的山渊到处藏匿着潜在的危险,落叶堆里是青蛙、蟾蜍、

    蜥蜴、蛀满介壳虫的水果、爬虫、甲虫以及在附近佯装成场物欲觅食的蛇。

    他站在娇车边对着黑漆漆的森林大声地吼了一声,声音有些单薄,气力不足,

    山中的回音也就隐隐约约颤颤悠悠的。亿军心有不甘,他双手做出卷筒状,用尽

    力气对着山那边使劲地喊——媛媛。当他喊出媛媛时,他也吓一跳,怎么就把他

    们亲怩的称呼随口就喊出口了呢?。

    绮媛墩坐在黑暗中,再没有比自己刚让一条蟒蛇从脚下游过更糟的感觉了。

    听见了亿军的喊声,她才恢复了知觉,她再次张开大口,摇摇摆摆地向前爬行着。

    亿军循着微弱的声音终于发现了山坳底下的绮媛,他奋不顾身地纵身一跳,连跌

    带跑的奔到绮媛跟前。

    绮媛呆呆地站起来,像个被雷击中了的傻瓜。他直挺挺地抱住她,绮媛那忐

    忑不安的心终于有了着落。她的双臂紧紧地勾住他的脖颈,湿漉漉的面孔挨着他

    的脸。她急喘着并粗哑地呼吸着。「我想,我想你应该来了┅┅」。

    「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他粗厉的胡须扎着她娇嫩的粉脸。

    「有蟒蛇,吓死我了」。

    「亲爱的,现在没事了。我都知道了。很担心你,可怜的女人」。

    「亿军。」绮媛说着便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他把她的面孔捧在手中,朝自

    己拉过去,绮媛完全顺从,浑身颤栗着。他的嘴朝她努过来,她的眼睑竟意乱情

    迷地合拢了。他的嘴触到她的唇,逗弄着并撬开了它。绮媛感到自己轻轻地跌入

    他怀中。他朝前进了一步,然后用双臂环抱着她,她体味着他粗硬的舌头,他加

    大力度热吻着她,多么渴念啊。

    月亮高挂在半空,除了周围不停传来夜间活动的动物,那令人惧怕的叫声外,

    绮媛还能感到一种宁静。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把眼前的他推倒了。他倒了草地上,

    来不及看清她的表情,来不及看清她的欲念。她已迅速有力地解脱了他乌黑的制

    服,他的衬衫、那些金属的扣子,那些金属的徽章,统统见鬼了。

    亿军有一刻产生了惊慌,他不知道眼前的这女人疯狂举动什么时候酝酿而成,

    什么时候倾泄无余。他不想掩饰自己,他选择了顺从、迎合、撕咬。他突然全身

    震颤不已,更紧紧地搂抱着她。你这可人的家伙,绮媛喑想,其实你早就想要我

    了。

    他们相互狂吻着,犹如快要渴死的牛见到水。绮媛猜测事实也的确如此。他

    将她肩上的吊带扒到了两边,吻着她的双乳。「真美,这对小兔子。」他气喘吁

    吁:「太美了,真是美不胜收」。

    绮媛掀开了短裙,骑坐在他的身体,这时的她意识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渴盼

    如此强烈。她的手抚摸着他赤裸的肌肤实在是最大的幸福。「快摸我,秦亿军,

    我需要你。」她对着他的脸晃动着双乳。

    而后把手伸进他的胯下。他的阴茎已充血勃起,非常坚挺。她将那灼热的家

    伙牵引到了她绵软的手掌里,、光滑的龟头正好窝在自己手掌弯曲的凹槽。她轻

    轻挤压着,同时轻咬着他的肩膀,「我想要你进去。」绮媛态度强悍地说。

    他脱掉她的内裤,用力一撑把她托到一根树根上坐着。绮媛的双手塔在他肩

    上,脸埋进了他的头发里。他将向上挺举的阴茎,刺进她双腿中间。当他进入她

    身体的时候,她紧闭双眼,脑海里完全是龙腾虎跃的身影。

    真奇怪,当这想像和回忆中的画面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她身体很深很深的地

    方,就开始迸出一股力量,沿着一个通道,火山爆发般奔突而出。她体味着它插

    进她体内的感觉。她的阴道口一阵痉挛,充满淫液的阴道似乎忘了一切地吮吸着

    他的阴茎。

    他用近乎疯狂般地大力抽动着,解渴似地爱抚着,他的脸孔埋进她的脖颈,

    双唇亲吻着她的喉咙。这时的她紧紧抓住亿军,几乎把他掐住。亿军吃惊地说,

    你怎么啦,这么疯?。

    她嘴里喃喃地说,是哦,我疯,我是个疯女人,你不就喜欢我疯吗?那股力

    量回肠荡气地从她周身穿越,她的身子扭成一团,像一条蛇,紧紧缠住他。亿军

    不由自主地说,哦,好可怕。

    眼前的这个姿势太别扭并不是个很舒服的角度,但他们却做得如痴如醉,不

    放过任何一道隙缝,这是因为他们都太饥渴了以至于来不及讲究高雅。这个渴盼

    已久的男人拚命从她的肉体上获得满足,同时也使她感到满意,几乎同时她的高

    潮降临了。

    伴随他的性高潮降临,他粗长的阴茎用力抽动着,带着甜蜜的芳香塞满了她

    整个阴道,她用力拽他的头发直到他的脑袋向后仰去,然后又贪婪地亲吻他,他

    的双眼他的嘴,他的耳朵,彻底领略他肉体中的一切,他的阴茎带着甜蜜芳香的

    浊白精液充满了她幽深的阴道。

    她等待着,直到他焦躁粗厉的呼吸渐渐趋向平缓,发出有节奏的低吟声,直

    到他放开她,从她体内退出,她才站起来,拉下裙子遮住她的下体。她不想说话,

    有点惊讶自己如此强烈的反应,她伸出一只手给亿军,他们站了起来,他轻轻吻

    了它,然后放开它,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

    他拉起自己的裤子,双膝跪在地上舔吻着她的腹部。「媛媛。」他说,「我

    已从你身上领略到了别人没法给我的满足了,但这远远不够。我不会就此罢手的,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不!」绮媛答道,无比快活地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叫喊着。「我们现在没

    法停止了。」环顾四周,群山环抱,空气里有股森林的味道,如同是置身于仙境

    一般。

    他把她的吊带拉起来,紧紧地搂抱她。「我会好好地对待你的。」他小声地

    在她耳际低语∶「我会给你一个女人需要的所有快乐。正如像你这样一个女人应

    得的」。

    「瞎吹,」绮媛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她率先向公路那边走去,「什么意思?」

    跟在后面的他一脸茫然地发问,「当男人对我夸耀时,我常这么说。」绮媛回过

    头来说,等他走近了,他亲吻着她的鼻尖。「我并没有夸夸其谈的意思。你将来

    会清楚的,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们已经干了这事,你不能否认」。

    绮媛观察着他的脸孔,他严肃的时候是那么冷峻,她的双臂轻轻绕住他的脖

    颈。「你是一个多么可爱的男人。」她毫无夸张地说。「厉害得简直让我有点害

    怕」。

    「我身上那一点让你害怕了?」他拿着她的话调侃道。

    「我得管好我自己的,不然,那一天倒让你捣烂了的。」绮媛也开起了玩笑。

    「那不是我想的,」他说,变得凶巴巴的。「我就要你毫无防备,在我的掌

    握之中,我要与你做爱直到失去知觉」。

    爬上了公路,光线已经不再漆黑了,半圆的月亮也已经升起来,沐浴在柔和

    的月光里,像是镀上了一层怡人的银色。就在他的吉普车旁,他们重又热吻起来,

    简直是疯了。绮媛让他亲吻得透不过气来,终于挣脱了他的嘴唇,她大口地吸着

    气:「憋死我了」。

    「你的车就停在这里,我再让人来开回去。」他说,绮媛想也只能这样,这

    深夜里她再也不敢开着了。「我的包?」她说着,就往轿车去并打开了车门,她

    弯下腰,在副驾座摸寻着袋子,她身子弯得很低,他几乎能看见裙子下她滑溜丰

    满的屁股。

    她的内裤刚才不知丢在那里,没有用任何东西遮住她的阴户,当她在车里的

    后座上摸索,他看见了她还湿润了阴户,花瓣一样的阴唇肉感而又诱惑的,好像

    是怒放的玫瑰。他嘴巴突然很干,他知道他又想得到她,多么需要她,那诱人的

    臀部好像是等着他的触摸。

    「不行,你在偷窥我,绅士是不偷看的。」她说着放声地大笑,他不知她是

    在警告他还是在故意在诱惑他,他只知道她圆润的话语撩泼着他,拍打着他,他

    仔细品味着她甜美的语音,他很惊讶她让他情欲再次地亢奋起来。

    他的手顺着她浑圆的屁股四处摩挲,而后又扩大范围抚摸到了大腿内侧,他

    要让她感到骚动。似有似无的触摸刺激着她的光滑的肌肤,她感到全身酥麻,同

    时一难言的快感穿过她尖挺的乳头和颤的阴唇。他的手很快地按在她的阴户,以

    满足她迫切的需求。

    似乎是熟透了的玫瑰色的阴唇肿胀着,在他眼前一览无遗。他用手指抚弄着

    她的阴蒂,伸进她的阴道,一遍又一遍地刺激她,直到她不由自主地动着。她的

    体液沾在他的手指上,晶莹透亮,像露水一般甘甜。绮媛不安地扭摆着腰臀,她

    不由自主地趴下了身子,把个屁股高高抛起。

    他还在继续挑逗她,弄得她全身像被火灼烧一般。她的每一寸肌肤,她的阴

    蒂、她的阴唇、她的阴道,都在期盼更猛烈的冲击。他再次将阴茎从裤子里掏了

    出来,缓缓地将它移至阴户,然后推送进阴道中,因这爽朗的填塞绮媛发出了欢

    呼般的叹息。

    他一边用粗硕的阴茎抽插着,一边观注着那弓着腰背的女人,腾出空闲的一

    只手撩拨,磨荡着她的阴蒂。绮媛用双手和膝支撑着身体,前后来回扭动着,沉

    溺於无限的欢快之中。

    他一只手还按在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抚弄着她的阴唇。他用手指在她的肉唇

    的顶端那突起的肉蒂上来回抚摸着,她全身似乎松软下来,她的欲火越来越强烈。

    她的阴蒂已经受不住哪怕是一点点的刺激,她身不由己的全身抽搐着,蜜汁般的

    体液不断涌出,渗流着在她的大腿内侧上。

    快感出其不意地控制住了她,欲望在血管里汹涌奔腾,浑身的肌肉紧缩,绷

    起,被撩拨起来的情欲如发狂的洪水猛烈地冲击着她,让她周身充血。有那么短

    暂的一刻,她想抓住她用来包藏自己的那些看似孤僻、超然的伪装,但是喧嚣的

    情欲,狂热的冲动使她不得不显出真正的自我,原始的自我。她淹没在澎湃的欲

    流之中,神魂颠倒,无法自恃。

    她终于大声嘶喊起来,好像是要竭力挣脱性欲的诱惑,然而她在极度狂乱亢

    奋中迷失了自己,一阵触电般的震颤袭过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似乎要炸开。高潮

    迅速降临了,她急剧地摆动着身体,剧烈而沉重地喘着粗气,呻吟着,兴奋的顶

    点所带来的快感倾刻间波及了整个身体。

    他强迫自己保持安静,任她在身边不安份地颤动。她的屁股碾磨着他,疯狂

    猛烈,他竭力强迫自己不去理会这样的刺激,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控制不住自己,

    他深埋在她体内的肉棍充血膨胀,蓄积已久的欲流要喷涌而出。

    心醉神迷的快感穿过她的身体,她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像被熨斗熨贴过似的,

    极其舒泰酣畅,炽热的欲流浸没了她,把她推向快感的巅峰。她无可奈何地随欲

    流而沉浮,欣享着那一份愉悦的感觉。

    深夜,亿军把浑身肮脏缭乱的绮媛带到了云顶的温泉山庄,他让绮媛在车里

    呆着,他要到大堂开一个单独的套间。「怎么,不敢领着我到你的房间吗?」绮

    媛不无醋意地说,亿军苦笑道:「你以为我在这干嘛,陪着上级领导的」。

    「当着上级领导你还把我带到这里?」绮媛开心地说,亿军黑着脸吓唬她:

    「别废话,还是把你邋遢的样子收拾干净了再说」。

    绮媛等在车里,不时地有人开着车带着衣衫暴露的女郎经过。她心里觉得迷

    迷糊糊,乱糟糟的,刚刚在体内汹涌澎湃的欲望的激流正渐渐平静,她感到很疲

    惫,又觉得很兴奋。

    亿军开好了房间,过来敲打着车窗,领着她从一条弯曲了小径过去。前面是

    一幢单独的木屋,那些粗糙的原木不经任何人工雕琢,显得笨拙而又带情趣。

    一进里面却另有洞天,嵌在墙里的精雕细刻的柱子,巨大的枝形吊灯,地上

    铺着的是厚厚的地毯,墙上挂着现代派的油画,各式家用电器应有俱全。四散放

    着的小巧玲珑的桌椅,一大束精心修剪的鲜艳的插花。

    最吸引绮媛好奇的是对面竟是一幅落地的玻璃幕墙,打开其中的一扇门,却

    发现是一个有房间那么大的温泉池,里面热气蒸腾,哦,天啊,真棒,这才是眼

    下绮媛最需要的。

    绮媛很轻易地将自己脱得精光,她从黑色大理石的台价下去,先把一只脚尖

    探到水里试探着温度。然后整个人像条鱼一样溜进了水里,舒服极了,那些喷射

    出来的水打湿了她的皮肤,在她身上流淌着,温暖着她。冰凉的大理石与四溅的

    热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用手指拨动着池水,像是在随着乐曲起舞,溅起的水花打在她的胸脯上,

    她把头朝后仰去,温热的水托着她的身体。池子里的四壁铺着黑色的大理石,她

    粉白的肌肤像珍珠一样闪光。她张开四肢,漂浮在水面,修长的玉腿张得大大的,

    头发蓬松凌乱,如同是待宰的赤裸羊羔。

    热流从她有脚底缓缓地涌向脚趾间,然后顺着大腿的曲线,冲向身体的最隐

    秘处,水沿着这路径反复流淌着,一遍又一遍刺激着她,水流时缓时急时舒时猛,

    轻轻地抚摸着她身上的曲线,她俯身于池边冰凉的大理石面。她赤裸的身体可以

    感受到大理石的纹理紧贴着她的皮肤。

    「亿军,亲爱的,你还穿着衣服。」绮媛柔声说道。从浴池边稍向前倾,舌

    头舔着自己的嘴唇。亿军几乎是连扯带扒将身上的衣服脱干净,卟通地跳进了池

    水里,不失时机地迎上去,吻住了她的唇,手也不自觉地抓紧了她光滑的肩膀。

    他的舌头在她的嘴巴上探索着,先是她的下唇,然后寻到了她的牙齿,而他

    的手也没闲着,在她的乳房摩擦着。他抬起一只手,用力搂住了绮媛的脖子,更

    有力地亲吻着。绮媛在水中的身子几乎让他拽起,她心甘情愿地又上前倾,她的

    乳房压迫在亿军的胸膛上。

    他吻着她是那么地深情,那么温柔,那么热烈,绮媛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眼角不知不觉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她把身体向他挪过去,温柔地吻着他,而将一

    条大腿盘起在他丰硕的臀部上似乎在暗示他,她已经准备好了,等待着他的进入。

    他捞取她的一双大腿,借助着水的浮力轻而易举将她转过来,她手臂伸出去,

    紧紧地抱着他,身上贴紧了他。她热烈地吻着他,就在她的屁股下面她感觉到了

    他的勃起。他们像一对情窦初开的孩子一样,粘得紧紧的,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

    情欲。

    他颤抖的嘴唇掠过她的脸,她的手摸到了他的眉毛,发现他的眉头紧皱,似

    乎在抑制着内心的澎湃的情欲。他们的身体扭摆起来。绮媛的手放在他的背上,

    又滑过屁股,滑过大腿,每一个她够得着的地带都仔细摸遍,浑身尽是他的气息。

    绮媛的整个身体都攀爬在他身上,她的屁股稍一移动很轻易地就接触到了他

    的阴茎,亿军双手托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举了起来,他那粗壮阴茎的硕大龟头

    朝她刺过去,她的双腿晃晃悠悠地缠绕在他身上,双臂搂着他的脖颈,他的头急

    速俯下,吸吮着她的双乳。

    噢,天哪,刹那间绮媛浑身像得了伤寒似的烧炙着、热辣辣的。有如炼狱般

    的灼热。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捂住了颤抖着隆起的腹部,紧紧按在了阴部,忍不住

    喘着粗气。他已经深深地坚抵在她体内,她热烈地反应着他。

    她快活得忘了自身的存在,他越来越用力,持续得越来越久,她几乎已经忘

    了一切,整个世界都停顿了。蒸汽缭绕的灯影下,一个个不断泛起涟漪的圆圈从

    他们俩人的身边荡漾开来,他的阴茎完全属于她的了,睾丸紧挨着她的肛门不住

    地拍击着。同时她也精力充沛地摆动自己的身体,显得那么饥渴难耐。

    亿军的嘴唇紧贴在她圆滑的肩膀上,绮媛以为他就要咬她,可是并不是而是

    紧紧吮吸着,就在她靠近脖颈的那一处重重地吮吸。绮媛没想到他的吸吮那么有

    力,一股强烈的快感流过体内。「啊——!」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

    轻微的颤抖,她小声的呻吟起来。

    亿军再度用力吸吮,她的快感继续增加,身体更加战粟起来。突然感到他的

    阴茎一下子变得粗大并且急剧地跳动起来,绮媛知道他就要射精了,而亿军吮吸

    着她肩膀有嘴唇更加用力,好像就要把她的肉吸进了嘴里,她感觉很陌生,很刺

    激,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做?。

    他得意忘形地叫喊着,随心所欲地抽动,搅动着,就像一根不知疲倦的机械

    连续不断地快速抽动,那一阵疯狂有力的抽送弄得她销魂蚀骨,再度的兴奋令她

    快愉地咯咯作声,她用力揪住他的头发,疯狂地拽拖着。终于他在她身上挥霍完

    了情欲,将疲软的阴茎从她的阴户里面褪出来。

    绮媛站起身,他朝前弓着身体,轻咬她那湿漉漉,滴淌着水珠的柔软腹部,

    接着又用鼻尖轻微地摩擦着她湿漉漉的阴毛,舔吮着以至致她的双膝突然感觉一

    阵虚脱。「喂,」绮媛有气无力地说:「你把我折腾得奄奄一息了」。

    他从浴池里跨出来,拿了条毛巾,仔细擦拭着绮媛的身体。绮媛觉得肩膀上

    有一地方热辣辣的发疼,仔细一看却是一个唇印,宛若印戳一般,给他们的情欲

    篇章烙上些许权威的凭证。她用手抚摸着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怀好意

    地笑着:「情不自禁」。

    情欲得到了发泄,又泡了个热水澡便觉得轻忪多了,绮媛觉得自己的心情变

    得明快了,身处有着豪华的设施的酒店房间,远离那些纷繁的生活,无论从心理

    上还是身体上都愉悦轻松。她的意识有些模糊,觉得不真实。换上柔软的丝绸睡

    衣,很舒服,钻进被窝,躺在床上回想着白天的每个细节。她本来想等亿军的,

    但睡着了。

    「媛媛。」绮媛朦胧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感到一股男人的气息向她靠近,有

    人压在她身上。当他上床时,床垫移动了,她闻到一股好闻的红酒味道,是那种

    最好的。有只手摸上她的裸肩、嘴唇。她抱紧上面的身体,感到自己浑身发热。

    「大黑牛。」她温柔地应了一声。

    他找到了她的双唇,轻轻地吮吸她的舌头,绮媛的欲望又上来了,她热烈地

    回吻他。他的手隔着睡衣抓住她的双乳,急切地抚摸着。绮媛觉得自己的双乳胀

    大了。睡衣也被解开了,丝绸滑过她的身体,她情不自禁地贴上去靠紧上面的身

    体,把手伸到夹克里,轻轻地抚摸着衬衫下的胸膛。

    他猛然爬起来甩掉夹克,然后将她紧紧抱在胸前,急切而喃喃地吻她。绮媛

    紧搂着他的脖子,身体越来越热,她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了。

    他迅速地除去衣服,压在她身上,他的手伸向绮媛阴部,手指拨弄着阴唇。

    他快要爆炸了,他吻她浑身的每个地方,触摸她每个部位,她像触电了一般惊颤

    着、呻吟着。强烈的欲望如火在体内焚烧,她希望他马上进入身体,她有些受不

    了了。

    他们吻得深远而缠绵,他把她紧紧地控制在身下,继续抚摸她的性器官。她

    的双腿努力地分开,等待他的进入。她没有一丝羞意,这样的爱是她所真正需要

    的,她要竭尽全力拥有他。

    他挪开她的一只胳膊吻着,接着是腋窝,胸前,直到她快乐地呻吟,他的手

    指抚弄着她的阴部,那里潮湿而温暖,她在等他进去,等待着更猛烈的刺入和爆

    发。

    他的双唇滑向腹部,绮媛感到自己的下身被抬起来,头靠在床沿上。她把双

    腿分得更开,但他开始吻她的性器官,她不停地抽搐着。亿军在喃喃地喘息着。

    他又爬上她的胸部,她的手伸进他浓密的头发中,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颤抖得很厉

    害,亿军的阴茎正在刺她,他的身体来回摆动着。

    绮媛浑身躁热,身体胀得很厉害。他开始进入她,她想主动地移动自己,可

    她的位置使她无法动弹。她把他的脸控制在胸前,感到阵阵疼痛从双乳弥漫开来。

    他吻住了她的双唇,递去自己的舌头。绮媛紧紧地咬住它,他们—起达到了快乐

    的高潮。她的每一寸肌肤都燃烧着,如火山爆发,喷出滚烫的岩浆。

    她几乎完全离开了床上,若不是他紧紧抱着,她会掉下床去……她无力地躺

    回床上,疯狂的快乐使她想大笑一场。她和亿军,两个性爱者,都被这巨大的快

    乐淹没了。

    完事后,亿军愉快地吻着她的肌肤,她觉得双腿间慢慢地放松了。这男人简

    直无所不在,他简直是个做爱专家,上帝创造了他就是为了做爱。而她,则是他

    的情欲助手。「亿军。」她满足地呢喃,过了好一会她才恢复过来。

    「媛媛。」亿军也渐渐恢复过来。他们做得那么投入,那么热烈,完全忘却

    自身的存在,多么美妙,时间似乎凝滞。亿军起身打开灯,绮媛记得她没有关灯,

    她一定在无意识中关上的。

    她发现他是那么完美,在柔和的灯光下,绮媛看得有些痴迷了,亿军是上帝

    的杰作。他的嘴唇温柔地触着她,「你喜欢做爱。」他低低地戏弄她一句。

    「你真棒,亿军,任何女人都认为你是她的情人而骄傲。」他掀开她身上的

    床单,细细地观赏着她的裸体。她瞇起双眼,优美地躺在那里,展现她完美的皮

    肤、丰满的乳房、柔细的腰肢,她希望他能好好地欣赏她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