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爱】(02)第二部

作品:《情、欲、爱

    作者:江小媚。

    字数:11967。

    2 禁忌中的快乐。

    贝尔的离去让绮媛在这段时间里情感几乎处于真空状态,至少除了丈夫建平

    外没有其他的男人。这使她的情欲压抑得娇容憔粹眼波泛散,她有时都害怕躺到

    了床上去,那无异是自杀性的摧残,体内如同有一魔障弥漫在她的血液里涌动不

    停,揪心挠肺地等待着一丝一毫的释放。

    她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只穿着黑色的蕾丝裤衩,选择这窄小性感的款式绮

    媛还犹豫不决;像所有女人一样喜欢逛街和时尚服式,她心情纳闷的时候,喜欢

    从外面狂暴地采购回来一大堆衣服,从外到里无一不夸张色情,有的根本就没穿

    过,没有情人的目子只能在彻夜不眠时对着镜子自怜自叹取悦自己。

    这种窄小暴露的内裤别说男人,就是她自己也觉得诱惑,半遮半掩之间女人

    的私处黑白分明,欲露末露让人充满遐想。临上床时她看了手机上的微信,这时,

    她的微信号收到了一条信息。只有短短的四个字:你睡了吗?。

    绮媛一看对方的号码并不熟悉,也许是一个自己不知的熟人,她回复过去:

    谁?。

    对方回复:一个倾慕您的人。她看着回复心想,仰慕我的男人不少,但都不

    陌生,一定是搞错了。

    她回复::你搞错了吧?那边又回复:没错,是你。

    她心想:肯定错了。关上了手机的微信。

    随着国营重型机械厂的项目大功告成,座落在城市场西面的地标式高楼大厦

    也相续落成。国际投资公司这会正如沐春风,各种投资项目应运而生,顺风顺水,

    度过了那段特别艰难的时期,它已经垒起了自己的金字塔。

    公司的福利也随之而来,奖金都打到每人的卡里,年假也有了旅行补贴,伊

    妮跟小宇跑到了东南亚的某个海滩,正肆意地预演他们的蜜月之旅。绮媛抽不开

    身,这么庞大的项目最终的结算得花费好些的时间,且她也没兴趣一窝蜂地跟风

    赴雅的习惯。

    那个陌生的微信号每天都会发来类似:我爱你,非常特殊的爱。这样的短信。

    短信多了,搅得她心烦。他是谁呢?发错了号码,对着不是情人的情人忙乎

    一场,别把真正的情人冷落了。绮媛想该提醒他,别耽误了人家。

    她拨通了那个号码:你是哪位?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她熟悉,是秦亿军!绮媛

    顿时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细细地回想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他在电话里说:

    是该到了跟你表白的时候了,绮媛,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心里就有了盼望,你

    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什么意思?她明知故问。

    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他答。绮媛还想到该怎么接话,他接着又说:如

    果我说,我爱你,你会生气吗?突如其来,让她说不出话。

    秦忆军你厚颜无耻,一边跟绮丽说情说爱,又对另一女人说爱她。绮媛气急

    败坏的说,电话沉寂了一会,然后他说:绮媛,我不想再折磨自己了。

    什么意思?爱我,谁折磨你了?绮媛开始心跳了,跳得厉害。她当然明白这

    是怎么一回事了,这笨蛋终于憋不住气了,捅开了那层薄薄的纸,接下来该怎么

    办?绮媛一时不想弄明白,她没有回绝他。只是想,他胆也太大了,搂着自己妹

    妹睡觉却又和姐姐调情,他是个稳重的人不该这样啊。

    她走进卧室,建平酣睡正甜,老气横秋地打着呼噜。她又走出卧室踢掉拖鞋,

    光着脚来回走动。窗户外有沙沙的声响,似乎起风了。秦亿军这么直接的表白根

    本无须遮掩他赤裸裸的欲望,她想:也好,看你秦亿军到底有什么花花肠子,有

    什么招蜂惹蝶的花样尽管使了出来,老娘怕啥。

    她对他说:你应该明白了,现在我知道你是谁了,但我们之间的特殊关系,

    我还是装做不知道,你明白吗?她的意思他能懂吗?绮媛想。

    他说:我知道,别管我是谁?也不要顾及我们的关系,反正你不能扼杀一个

    男人对你的仰慕。我暗恋你是我心中的美丽,不该是你的负担。

    绮媛的心里非常舒坦,而且他也不笨,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绮媛只想告诉

    他,他们的这层特殊关系还是不要揭开地好,就当做是微信中普通的男女调情打

    趣胡侃乱聊的,不然那怎能继续下去。

    绮媛挂了手机坐在沙发上想:不知妹妹是不是跟他在一起?是不是他们躺在

    床上给她的电话呢?绮丽是喜欢搞恶作剧的女人,那她就丢人了。

    她的这内疚的半逼真的美梦并没有做完。绮丽的笑靥一下子就出现了,她嘲

    笑着她的卑鄙无耻一脸的不屑于顾。绮媛一阵发情已经中断,堕落的乐趣在一次

    呼吸的间隔内已经消失。

    她急忙拨通了绮丽的手机,她在电话里告诉姐姐,她正在和她的同学聚会呢。

    从话筒里,她听到从那里传来的声音,有音乐还有很多人的笑语声。

    这让绮媛放心了,她告诉她:要早点回家。

    绮媛甘愿堕落,她像欢迎一个新的情人一样欢迎它;她已经开始认识到,只

    有新的刺激才能彻底铲除她的萎靡不振,而这种萎靡不振正在不断地侵蚀她,威

    胁着她,要把她永远固封在完全单调的日常中。

    绮媛在洗漱间里洗了把脸,她到了床边,索性将自己脱了个精光便躺到了建

    平身旁。这样她一丝不挂,赤裸着。她能听见刚才睡衣脱落下来时和皮肤摩擦的

    声音,凉风抚摸着她的胴体,当丝质衣服滑到胳膊上,乳房上时,她觉得身体要

    暴胀开,柔软的丝带从她的肚子上垂下来,悬在两腿之间,轻拂着她的玉腿。

    她瞟着他说:鸡巴硬了,我是女人吧。

    他说:是,媛媛,你是女人,我就想有个你这样的姐姐。

    她低声说道:你对你姐也这样啊?是你乱搞的女人!绮媛根本没想做他的姐

    姐,而是迫不及待的把手伸进他的裤裆,握住他的阴茎,很硬,很大。她说:这

    个鸡巴我想要。

    他拦着她的腰,手按着着她的乳房对我说:媛媛,我想——操你。

    绮媛一股热滚滚的粘液流出阴道。她抓住他的那个东西使劲地撸。

    她说:嗯,亿军,你是该来操我,操我的屄。

    他的手要往她的裤子里伸,绮媛制止住他说:亿军,下次吧!她向厨房外面

    瞟了一眼:别忘了绮丽还在外面呢。

    她从他裤裆里伸回手,帮他系好腰带,整好衣服,他静了静神,走出了门。

    绮媛这才把掀开了的衣领抻理妥当,这对乳房又被男人摸了。这时她的奶头翘翘

    的,尖挺地顶着上身衣服 她感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直冲下腹,欲望弥漫了全身,

    她觉着那最敏感的地方又急剧地膨胀着。

    一股由心而发的快乐一直感染着她,直到晚上都无法闲静。这次和亿军的见

    面他们相互触动了对方的肉体,关系往前迈进了一大步,接下来他们还要往前走,

    渴望再次的相逢。然而,他们都没有主动约对方见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