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3-175)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8678。

    第173章。

    那个女人听到之后,忽然楞了一会儿,或许她没有想到我张口的第一句话就

    是询问自己和她,但是随后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但是也有一丝放松。

    面前的这位美女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眼中闪过了一丝挣扎和纠结,我此时全

    身酸麻,现在的时间像是半夜,窗外黑黑的,我的脑袋还晕晕沉沉的,似乎是因

    为刚刚醒过来的原因,感觉大脑里空无一物。

    我仔细回想着,但是发现根本没有一点的思绪,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

    来。

    「你叫徐建是一位记者,而我是你的妻子……」。

    思考了好一会后,那个美女抬头看着我说道,此时她眼中含泪,说话的时候

    眼中带着一丝激动。

    「你是我妻子?那你叫什么?」。

    眼前的这个大美女是我老婆,我上下看了一下,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几乎

    没有一点瑕疵都是极品,难道我这么有艳福?。

    「我先不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只要叫我老婆就好,我希望有一天你能自己想

    起来我叫什么,就算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现在你刚刚醒,如果我给你灌输太多

    回忆,害怕你受不了的,慢慢来,好么?」。

    面前的绝世美女眼中带着一丝恳求说道。

    「好吧,那咱们有孩子了么?」。

    眼前一个绝世美女说是我老婆,我心中不由得暗喜,如果和她有了孩子,不

    就更完美了?。

    「有啊,叫徐小吉是一个男孩,快两岁了……」。

    听到我的询问,那个女人回答道,眼中闪过了一丝柔色。

    「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一切?」。

    惊喜过后,我更多的是疑惑,我想知道更多。

    「你昏迷了整整两年,因为车祸撞击摔到了头部,命差点没有了,谢天谢地,

    你终于醒过来了……」。

    那个女人想了一下和我说道。

    听到那个女人的话后,我仿佛想到了什么,脑袋感觉隐隐作痛,我用手扶着

    自己的脑袋。

    「徐建,你怎么了?你等等,我马上叫医生……」。

    那个女人按响了警铃,不一会医生就赶了过来,我感觉大脑很累,仿佛有一

    道亮光闪过,但总是捕捉不到。

    「他刚醒过来,大脑还不清晰,让他尽量休息,不要灌输太多的东西给他…

    …」。

    那个医生态度十分和蔼的和那个女人说道。

    慢慢的,我睡了过去,没有听到医生和那个女人的谈话。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什么日期,我都不记

    得了。

    醒来之后,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

    我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女人正在给我不断的擦拭着身体,而且擦拭完毕后还

    在给我按摩全身,我闭着眼睛等她弄完了一切,才把眼睛睁开,此时那个女人正

    在甩手背擦拭着额头,此时她已经满脸通红,额头还有细微的汗珠。

    而有一个小孩在一旁擦着小毛巾给我擦手。虽然擦得力度不够,也不仔细,

    但是那认真约样子十分的可爱,我不记得这个孩子,但是却生出一股难以抗拒的

    亲切之感,这就是我的儿子吗?。

    「妈妈,爸爸醒了……」。

    小孩黑黑的大眼睛看到我看着他后,小脸一红像个瓷娃娃一般,用小手拽了

    一下那个女人的裤子。

    「徐建,饿不饿?」。

    那个女人看到我醒来后,放下了毛巾,眼中产带着欣喜问道。

    此时我感觉到肚子很空。或许昏迷后一直打营养剂,根本吃不了东西,我舔

    弄了一下嘴唇。

    「我马上给你准备吃的东西,不过开始的时候要先吃流食。你已经好久没有

    吃东西了,先让肠胃适应一下……」。

    那个女人安排了一下,一碗清淡无比的营养粥。

    那个女人端着粥一口一口的喂着我,喂之前还用嘴唇吹凉。

    那个小孩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和我喝着一样的粥,还大口大口的喝着饮料,

    一双大眼睛不住的瞄向我。

    「我想知道我的过去……」。

    吃过了之后,我看着那个女人说道。

    「慢慢来吧,身体要紧……」。

    听到我的话之后,那个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随后安静的说道,似乎一直

    在逃避什么,难道自己的过去有侍什么问题吗?我禁不住的想着。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过了两三天后,我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只是肌肉有些

    无力,还需要慢慢的调理,我也能吃不少东西,那个女人偶尔会带着我去外面走

    走,和那个孩子一起。

    在这段时间里,我问了那个女人很多的问题,但是她只回答了我很少的问题。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一个十分贤慧的人,一直陪在我身边,只是到了晚上的

    时候,会有人把孩子接走,她晚上独自一个人陪着我,她告诉我我是一个无父无

    母的孤儿,也告诉我一些其他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些是无关

    紧要的事情,我总感觉有一丝东西在脑海里,却怎么也捕捉不到。

    能下地走的郡一天,我做的第一停事情就是走到镜子面前,看了一下自己的

    相貌,我连自己的模样都不记得了。

    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自己,头上有一个明显的疤痕,头发中间还有

    针线缝合过留下的疤痕。

    我抱起了那个叫小吉的孩子,我俩站在镜子前,这个孩子长的和我很像,而

    且那种血亲之感是错不了的。

    只是我总感觉心中有一种不安之感,而且还有一股忧伤,但是却不知道那股

    不安和忧伤之感来自於哪里。

    「我到底是谁?我的过去是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我百般的询问着那个女人,没事的时候就问,但是她总是回避我,直到有一

    天我实在忍无可忍,大声对着她吼道。

    「徐建,你别生气不要激动,这样会伤害身体的……」。

    那个女人看到后神情紧张的说道,跑过来扶着我的肩膀说道。

    「不想让我激动就告诉我一切,我总感觉自己的过去不是那么简单,为什么

    我心中会总感觉到忧伤,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拨开了那个女人的双手大声吼道,把头上带着的医疗帽子摘下来扔了出去。

    「慢慢来,你总一天会想起来的……」。

    那个女人劝阻不了我,紧接着一些医生和护士进来按着我,感觉到肩跨一痛,

    一个护士正在给我注射什么东西,我的意识开始慢慢的模糊。

    「多么希望你永远都不记得你是谁,那样你就能开开心心的和我过一辈子,

    让咱们重新开始……」。

    在我的意识完全丧失之前,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或许她认

    为我已经睡着,但是我却在最后时刻听到了这句话。

    后来,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是一个原始森林,有一个小木屋…

    …仿佛是一部电影在脑海中播放着,仿佛都是我的童年。

    只是到了我长大之后,那个梦也就醒了,到了梦的最后,有一个和我声音一

    摸一样的人不断重复几个词语一直说、出轨、背叛,出轨,背叛、出轨、出轨、

    背叛……。

    「出轨……背叛……出轨……背叛……」。

    当我意识慢慢恢复的时候,我的口中正在喃喃的说出这句话。

    「徐建,你醒醒,你怎么了?」。

    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不断的在我耳边响起,感觉有一双手在摇晃着自己。

    我睁开眼睛后,看到那个自称是我老婆的女人正在紧张的摇晃着我,眼中似

    乎带着一丝泪痕。

    此时房间很亮,有还几个医生在我身边忙碌着。

    过了好一会,我安静了下来,那些医生松了一口气又离开了,剩下了我和那

    个女人。

    「出轨……背叛……」。

    医生都走后,我对着那个女人说出了这两个在梦中最后不断浮现的词语。

    而听到我说出这两个词语后,原本那个放松下来的女人突然身体紧绷,眼中

    带着恐惧和慌乱,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174】。

    徐徐建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面前的那个女人声音鲠抖说道。

    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和恐惧,我不知道,只是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荡着,到

    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背叛过我?你出就了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我失忆了,

    鄂两个词语肯定是回忆的真实反应,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的大脑并不傻,徐健

    ……你不要激动,这样你会垮掉的。

    那个女人暖到我的话语后,脸上带着惶恐,赶紧挟住我的肩膀说道:别碰我。

    我问你是不是背叛了我,是不是出轨给我带了绿帽子,此时我对与那,两个

    词语很敏感,那么这两个词肯定,是造成我今天状况的罪魁祸首。

    我反过来抓住那个女人的肩膀,或许此时自己用力太大那个女人的脸上闪过

    了壹丝痛楚,但是却没有挣扎,徐建,我对天发誓,我没有背叛你。

    我也没有出轨,我一直深爱着豫,愿意为你生,愿意为你死,那个女人反而

    安静了吓来。

    艰晴深情的看着我,泪珠一颗颗的从她眼中滴落,看到这幅表情,我反而没

    有一丝的怀疑,对不起,我累了,我睡一会,此时我不敢看那个女人的脸庞,她

    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这两天自己心中一直在暗暗的窃喜,没有想到自己的老

    婆会这么漂亮。

    如果一直失忆的话,岂不是自己有了第二奏的感觉,但是突然崔大脑孛浮现

    的那爱令词语,让我对与这些十分的在意,毕竟有如此漂亮的妻子,谁会不担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又睡了过去,现在的我或许是刚刚醒过来不久,特别的嗜睡,

    一天当中恨不得有20多个小时都在瘫觉,在睡梦中。

    我又梦到了一些梦境,我梦副我结婚了,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点点滴

    滴,但是睡梦中妻子的脸部却彷佛带盖了壹层云雾,根本看不到我妻子的脸,但

    是妻子的身材是那么的婀娜。

    老公,弥不要灰心,病一定可以治好的,咱们一定会有属于咱俩的孩子。

    在梦里,我拿着一张医疗诊断单子,不由得落泪,都说男凡有泪不轻弹,只

    是未到伤心处,而一旁的妻子安慰着我,只是她的声音也是那么的飘淼,难道我

    真的是个废人么?不能生育的废人。

    不,我不是,我不是废人,我在睡梦中大喊,之后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的汗水,刚刚自己喊出来的声音还在病房里面回

    荡着。

    徐建,你没事吧?是不是又做噩梦了?那个女人赶紧跑或我身边扶着我,脸

    盖带着惊慌,我是个废人,我无法生育,我喘着粗气。

    脸盖冷汗淋漓,为什么又会徽这个梦,难道这个梦也是真的么?我嘴里不停

    的念叼着。

    联想到出轨,背叛,再加上这些,我似乎离真相越来超近了。

    我是个废人,我根本无法生育,是不是真的,面对我每天不同的问询,那个

    女人似乎有了免疫力,这次她没有惊讶。

    不,你不是废人,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小吉就是你的亲生几子,那个女人

    的眼神没有任何的闪躲,直直的盯着我,没有一丝的不自然,不信的话,我可以

    带你和小吉做亲子鉴定,打消你所有的疑虑。

    那个女人见我不说话,不由得再次开口说道,而她提出的想法正是我想要的,

    我没有回答,虽然这或译会伤那个女人的心,但是为了印证心申的答桉,我还是

    点了意头,你再好好睡一会,休息一下,等明天我带你和小吉去公安厅做,那个

    地方肯定不会出错的,好么?看到我点了点头,那个女人的神情柔了下来,给我

    盖好被子说道:我没有再要,求什么,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心急,只是我躺在那里

    后,久久不能入睡,没有像前几次那样直接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的大脑里一直追寻着答桉,总像多捕捉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知道过了

    多久,我听至了房门打开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医生之类的,只是这个时候我不想

    面对任何人。

    医生,有没有办法让弛永远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

    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小,也根轻,但是这么轻柔的一句话咖赶我冷盖下麂

    了了磲,让我承迓悫石起来过去,为什么,难道说,对不起,没有办法的,如果

    强割的话,会损伤他的大脑。

    为了他的健康,劝您打消这个想法,那个医生轻轻的回复到。

    只是这些医生和这个女人说话那么客气,而且客气的有些大劲了。

    行了,没有待么事情你就下去吧,那个女人叹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

    似乎害怕打扰到我体息,我放在杯子里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心中更加的疑惑

    了,为什么要让我想不起来过去,难道自己的过去真的很刻骨,还是发生了惊天

    动地的大事情?这个女人是为了我好还是要害我,失去记忆的我,此时感觉非常

    的没有安全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真的不敢相信己这么能睡,我有

    些怀疑给我注射的药物中是不是有安眠成份。

    当我醒来的对候,天色以经亮了,醒来就听到病房里有小孩子蹬蹬的乱跑。

    睁开艰睛,看到那个女人穿戴整齐,小吉也穿的整整齐齐的,有几个医生和

    护士也穿戴整齐的站在一边,而且没有穿白大褂,竟然穿着便装,一看墙壁上的

    挂钟,已经是早上点半。

    这是要于什么?此时那些人就围着我,似乎早就等着我一般,我不由得开口

    同道。

    心中隐隐打鼓……今天咱们不是要去公安厅做亲子鉴定么?那个女人柔声的

    说道,伸手要来扶我。

    或许是因为偷听到了她和那个医生的谈话,我对她有一些畏惧,我闪身躲了

    一下,她看到我的抗拒,眼中闪过一丝伤感。

    但是没有过多的要求什么,在护士的帮助下,我穿了一套自己十分陌生的便

    装,但是这身衣服貌似价值不菲,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发现竟然有好凡台车子,

    而且车子各个都是项级豪华的,这些都是我坐在一个奔驰商务中舒舒服服的大持

    子邵个女人就坐在我旁边有一个医生也陪在车里我这些天一直不知道自己家里的

    经济状况但是看到这些车子我还是被吓到了不由得张口问道对啊这些车子都是咱

    们家的,你很厉害,挣下了壹大难的家底,咱们衣食无忧。

    看到我的样子,那个女人捂嘴轻笑了壹下,柔声说道,我家真的这么有钱,

    老婆有这么漂亮,为什么我不敢相信啊,而且前后都是车子,简直是一个车队。

    其他车子里的人难道都是保镖,为仟幺打漓你所有的疑虑,咱俩都和小吉做

    亲子坚定,好不好?到了公安厅后,那个女人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就算能够证明小吉是我的亲生儿子,但也要证明小吉是她的亲

    生儿子,这样才能证明小吉是我俩生的,她真的是我的妻子见我没有反对。

    点了点头,心中不免得有些紧张和期见,采集完我们三人盼样本后我们就撞

    备回医院去,毕竟桉子鉴定的结果不是那幺快的,就算加急也需要三天的时间。

    在回去的路上,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街景,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和陌生,这

    是自己身活过的城市吗?我的过去是怎么样的一切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175】。

    在那等待结果的三天里,我一直克制自己保持着安静,几乎数着一分一秒数

    着过的。在这三天里,我每天都努力的去回想,回想自己的过去,但是确总是模

    模煳煳,我梦到了自己的妻子,但是为什么梦中妻子的脸是被遮住的?难道是自

    己不愿意看到妻子的脸么?内心之中对于他的样貌是那么的抵触么?而且所有的

    生活情节都在脑海中回荡着,有些情节是那么的匪夷所思彷佛只会在传说或者电

    视中发生,难道是自己生活的真实回忆么?但是无论怎么回想,就是看不到妻子

    的样貌,而且显示和虚幻根本分不清楚。

    到了去鉴定结果的那一天,我没有让别人把结果送过来,而是要求直接到公

    安厅去询问,要求那些鉴定专家亲口告诉我答桉,因为光凭借一个鉴定报告无法

    让我信服,毕竟现在要造假,公章什么的还是比较容易的。

    那个女人再次陪着我坐车队,身边有大批医护人员跟随,到了公安厅后,和

    法律专家谈了很久,我最后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小吉是我的亲生儿子,是我俩

    的亲骨肉,看到这纸报告,感觉心中一下子安心了,卸下了所有的包袱。与此同

    时,那些在梦中回荡的词语和场景,也被我暂时抛到脑后,每天我都陪着小鸡在

    医院里玩,抱着他亲亲,疼爱的要死,其实在之前的时候,我0%相信小吉是

    我的儿子,因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种血浓与水的感情和感觉是不会错的。

    而看到那个女人,我也变得亲切起来,毕竟能为我生儿子的人,不是我的妻

    子还能是谁?只是,为什么梦中的梦境不让我看到我妻子的脸面?「老婆,咱们

    什么时候回家啊?在医院里太闷了……」。

    在医院又待了半个月后,我坐在病床上抱着小吉问着那个女人说道《自从确

    定小吉是我和他的亲生果肉后,我对她的称呼也变了,心中还是非常欣喜的,毕

    竟自己虽然忘记了过去,但是「新生」

    的自己竟然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而且看到每次出行的车队,还有跟随在身边

    大量的医护人员,就算傻子也能够看出我的家世是多么的显赫。

    但是整天呆在医院里,真的很闷,那种药水的味道让自己很反感。

    「你想回家,咱们随时都可以回家,大不了我让医生们也住到家里去……」。

    那个女人听到我的称呼后,脸上闪过一丝温柔和羞红,温柔的对我说道,我

    记得第一次叫他老婆的时候,她竟然捂着嘴流眼泪了,而且还问我能不能多叫几

    句,我当时细想有便宜干嘛不占?尤其是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的便宜,于是我叫

    了不知道多少声老婆,而她的眼泪当时就没有停止过。

    「主导咱们家去?咱们家哪有这些医生住的地方啊?」。

    我憋了憋嘴,这么一堆医生住到我家里去,那得多烦啊,影响我的生活隐私,

    而且回去之后我还想和这个大美女亲热一番,到时候岂不是多一堆电灯泡?「咯

    咯……放心,老公,让我来安排这一切……」。

    那个女人听到我的话之后,捂着嘴轻笑了一下,自从做完亲子鉴定后,我俩

    的关系瞬间拉近了的很多,他总是那么爱笑,有的时候我躺在病床上,盯着她的

    脸和胸部傻傻的发呆,不得不说,我这个老婆不但漂亮,身材也是一级棒,尤其

    是那对丰满的乳房,看到后心里就痒痒的,忍不住要上去抓一把,每次发现我看

    她,她也不会闪躲,就那么让我看着,直到把她看得面红耳赤。

    自从我醒来之后,这个女人对我一直很温柔,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这次

    也是一样。

    我在病房里陪着小吉,她出去找医生安排去了,等他回来后告诉我需要把家

    里布置一下,两个小时就完事,我心里暗暗奇怪,家里学要收拾和布置,不需要

    你回去么?难道说家里还有别人?但是我没有问出口,但是当我回到家之后,我

    惊呆了,站在房子跟前发呆,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家,豪华的大别墅,西欧的建

    筑风格,门口站着卫兵,是真正的那种军人,进入别墅里面,旁边都站满了佣人,

    房子简直太大了,太豪华了。

    「欢迎老叶回家……」。

    正当我站在房子前发呆消化的时候,佣人们齐声的喊声把我惊醒,我发现那

    些佣人对着我弯腰行礼。

    自己真的是这个家的主人,怎么内心中一直不敢相信啊。

    「老婆,我的过去到底是什么样的?有时间你能慢慢的讲给我听么?」。

    到了晚上,躺在主卧的大床上,我不由得问着身边的女人,此时她安静的趴

    在我的肩膀上,没有睡着,就是那么的靠着我,似乎只要触碰到我,他就很舒服

    一般。

    「好的,老公,等明天开始,我就和你说你过去的事情,但是不能每次说太

    多,你慢慢接受,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那个女人听到我的话后,睁开了眼睛,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

    的眼神有些游离,似乎有什么不情愿的事情要做一般。

    从第二天开始,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这个女人都会给我讲一段我过去的事情,

    每次讲的时候我都听得云里雾绕的,有一些情节自己还真有一些熟悉之感,但是

    更多的是疑惑,自己的过去真的那么美好么?但是我还是认真的听了下去,自己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了,只能把这个女人所讲的事情当做自己的过去了,

    每天晚上我都会和这个漂亮的旗子翻云覆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天晚上的脑

    袋都是性生活,一到晚上就勃起,尤其是这个女人趴伏在我身边的时候,怎么索

    取都不够,而且她一直都满足我,在床上极力的配合我。

    只是这一切都在那天的一个意外打破了,那一天,那个女人不在家,不知道

    出去做什么了,就我一个人在家里,我陪着小吉玩耍,楼上楼下玩的不亦乐乎,

    到了中午12点22分,好不容易把小吉红睡着了,我也累的满头大汗,不因为

    别的,昏迷了三年多。身体的肌肉失去了不少力气,需要一点点的恢复,自己的

    体力不是很好,而且这几天晚上夜夜笙歌,双腿的时候还会发软你自己的这个老

    婆彷佛是一个妖精,让人总是受不了那种性冲动。

    在我准备下楼的时候,突然脚下一软,竟然从螺旋楼梯滚了下去,我不知道

    自己滚了多久,只是感觉身体每一处都疼,最后脑袋好像撞到了一个立柱上,慢

    慢的失去了意识,只是耳边回荡着佣人们恐惧的尖叫声。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感觉十分游离,自己好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这个

    梦不知道有多长。

    等自己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旁边有很多人在说话。

    我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在撸顺着大脑的回忆,首先就是自己的现在,我已经

    想起来一直陪在我身边的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我的老婆,而是她,冷冰霜。

    我的记忆完全恢复了,但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回忆,自己昏迷三年了么?三年

    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回事冷冰霜陪在我身边?小吉是我和冷冰霜的儿子,这一

    点毋庸置疑,只是我什么时候和她怀上的?最重要的一点,我的妻子张可心和我

    的儿子思健现在在哪儿?现在怎么样了?我没有睁开眼睛,脑海中陷入了最让自

    己痛苦切不堪回首的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