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78)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akisu。

    字数:10879。

    第17章。

    写在前面:177及17二章主要是连接原作的176章的剧情,以可心

    与小狼狗大战的场面为主。

    接下来自179章开始,我会将剧情开始以我的构思创作下去,预计在第1

    6章内(最多不超过第19章,每章字数约5千至1万个字左右)将本同人

    作品写完结局,鉴於原作连载尚未结束,且原作者的拖戏功力强大,所以我的结

    局有可能在原作连载尚未结束时已告一段落。

    因此我的剧情结局有非常大的可能与原作后来的结局相互矛盾、冲突、甚至

    相类似或雷同,则此非我的本意,敬请各为喜欢原作品的院友海涵;倘原作品在

    本同人作品完成前已结局(尽管可能性不大,除非原作者改变心意),且其剧情

    与在下的构思雷同或是有很大比例相同者,则为尊重原作者及其作品创作,本同

    人作品将自动停笔并在四合院公告之。

    另外,我比较喜欢身形纤瘦苗条的女人,巨乳控实非我的菜,所以本同人作

    品对於张可心形象的假设,是以日本AV女优-妃月るい(即图档的那位美女)

    在的耻辱の教育実习生13的作品当中的形象作为创作范本,原作中波涛汹

    涌的冷冰霜一来她的身形非我所爱,二来以她冷酷无情的形象与原作设定的强大

    家世与背景势力,以在下这点浅薄创作功力,实在很难写出让她彻底沉沦或是沉

    醉在性爱中的场面,在本同人作品中应该不会有她的肉戏出现(不管是跟徐建、

    小狼狗或是其他人),即使有篇幅也不会很多,尚请各位喜欢冷冰霜的朋友们多

    多包涵。

    正文开始。

    庄严肃穆的教堂中,一对新人站在牧师的前面,二人刚刚走完红毯即将迈入

    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徐建先生,请问您愿意娶张可心女士为妻吗」?。

    「我愿意」。

    「那么……张可心女士,请问您愿意嫁给徐建先生吗」?。

    「我……我……嗯……我……」。只见新娘吞吞吐吐的说着。

    「疑???」牧师似乎对新娘的回答听得不是很清楚,於是再问了一次。

    「张可心女士,请问您愿意嫁给徐建先生吗」?。

    「啊……我……我……我不愿意」!!就在所有宾客及新郎吃惊讶异之际,

    只听到新娘接着说了一句惊人的话。

    「我要嫁给一个能够给我完整夫妻生活的男生,徐建……对不起,我……。

    我……」,新娘咬着牙,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转过身来对着宾客说道。

    「我愿意嫁给现在座在台下的这位林思建先生……」,可心说完的同时,举

    起了她那戴着白色手套的修长手指,指向了座在台下的思建。

    就在大家一片惊讶声中,原本就坐在下面座位的思建豁的站起身来,高壮雄

    伟的体格配合着合身的西装礼服由如一座黑色巨塔般走上了台阶,跟着牠一起上

    来的,还有几个身形高大,戴着墨镜的黑衣人。

    「可心……你……你是怎么了?你这是当真的吗……?思建……你……哇…

    …」。我话还没说完,与思建一同上来的一个黑衣人立马伸手降我用力的推到一

    旁,力道猛烈让我一把跌到台阶下。

    「徐先生……不……应该叫你为父亲,尽管这是我最后一次用这个称呼叫你。

    你已经无法给可心一个完整的生活,可心她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有权力去选择她的所爱,享受幸福的婚姻生活。可心的下半生将会与

    我一起携手度过,你就赶快离开,别来破坏我们了「。

    听到思建不带任何感情的话,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抬头望向可心,在与

    可心四目相对之际,可心低下了头。

    「你走吧……我知道你对我好,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但是……

    唉……,请你忘了我吧「。说完可心把手与思建牵上,两人同时转向面对着

    牧师。牧师似乎对此场景已见怪不怪,把刚才讲的话除了男方的名字改变外,照

    旧讲了一次。

    「林思建先生,请问您愿意娶张可心女士为妻吗」?。

    「是的,我愿意」。

    「那么……张可心女士,请问您愿意嫁给林思建先生吗」?。

    「是的,我愿意」。

    听到可心的回答,犹如是一把利剑贯穿过我的身体,我摇摇晃晃的走上台阶,

    想要抓住可心的手。

    「可心……你怎么了??不是这样的……你醒醒……醒醒啊……」。

    在旁的思建看到这个情况,连忙向旁边的一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只见一个

    身材壮硕的黑衣人立马走道我面前。

    「喂……新娘都已经讲得那么白了,你这个傢伙是听不懂人话吗?」说完一

    把抓住我的喉咙将我高举了起来。

    「啊……啊……可心……可心……不要啊……你……你这是怎么了???」。

    突然黑衣人将我从台阶上抛了下去,碰的一声撞到台下的座位与器材,就在

    我头晕目眩之际,隐隐约约看到思建将可心整个扛在肩上,像是一个打猎回来的

    猎人一般,而牠扛在肩上,身披白色婚纱,身材苗条匀称的可心则是牠的战利品,

    大摇大摆的走向教堂门口。

    「徐建……对不起……请你将我给忘了吧……祝你早日找到真心爱你的人…

    …!!」。

    被扛在思建这个黑色巨大淫兽肩上的可心,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在

    对我说出这一段话后,将她手上鲜艳的新娘捧花丢了给我。扛着可心这个战利品

    的思建似乎听到可心说的话,连忙举起手臂将可心改成新娘抱,转过身来面对着

    我,略带黝黑的脸庞露出奸邪的淫笑,直接就往可心她那鲜嫩欲滴的嘴唇亲吻下

    去,粗大的舌头整个伸进可心的嘴中搅拌。

    「啊……呜……呜……嗯……啊……呜……思建……嗯。……」。

    只见思建与可心舌吻未久,可心也举起戴着白色手套的纤纤双手,手指上不

    知何时已戴上了一颗钻戒,捧着思建的脸与牠热吻,两人的舌头在对方的嘴里相

    互搅拌着。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是有日本成人片中的淫兽存在,那思建应该可说是

    淫兽之王,这只淫兽与如同女神化身的新娘可心就在惊讶的众人面前纵情亲吻,

    欲罢不能。

    没过多久思建抬起头来,先用舌头舔了舔嘴,对着我仰天大笑的说着:「哈

    哈哈……思建……你的名字是弱者……可心是我的了……嘿嘿嘿嘿…………哈哈

    哈哈……」。话一说完就抱着可心,连同身边的几个黑衣人,转身大摇大摆旁若

    无人的向教堂门口扬长而去。

    「啊……」我大叫了一声,这一叫声也把我过去曾经作的噩梦思绪中拉回到

    现实,我赶忙揉了揉眼睛,再次看着监控萤幕画面。

    「啊……思建……你……你干甚么……赶快放我下来……啊……你下面好大,

    撑得我好涨……啊……这个姿势……好羞耻……快放我下来……啊……不要啊…

    …」。

    「嘿嘿嘿……可心你还真是容易健忘,之前我们在学校与在这里不是已经用

    这个姿势玩过几次,我还记得当时你在学校第一次被我这样操干道最后整个是享

    乐其中,欲罢不能,弄得我事后还腰痠了几天呢,哈哈哈……」。

    「别……别……别再说了……啊……不要……不要……那时候要不是你……

    我也不会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建抱起可心,粗壮的双手扶着她的翘臀,下面庞大的阴茎仍插在可心嫩苞

    中,此时两人的姿势像日本成人片中的「火车便当」一般,思建那支粗大的怪物,

    就在可心下体嫩苞中急速的进进出出,阴茎上面的青黑色筋脉磨擦着可心柔嫩的

    阴道内壁,带出许多淫水泡沫来,30公分长的黑色庞然巨怪全部进入阴道里面,

    撞到子宫颈底部,每次抽出时,阴茎刮着阴道嫩肉,把可心的阴道内壁都干翻到

    外面去,从可心的嫩苞中随着思建阴茎的大力突刺与抽出,淫水犹如如同下雨一

    般。

    思建抱着可心,粗壮的双手扶着她的翘臀配合着下身粗大阴茎,将可心不断

    的抛上抛下,剧烈的上下震荡中让可心胸前那两颗不算巨大但是形状美丽坚挺的

    两粒肉球,也随着自己身体被思建双手扶着俏臀给抛上落下与思建下体那硕大的

    阴茎剧烈撞击下,不断的上下震荡而左右晃动,粉红色的乳头尖挺在娇嫩乳房上,

    思建张开大嘴粗暴的用嘴在可心坚挺的乳房上用力的亲吻,牙齿还不时咬住早已

    挺立的乳头旋转。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好……好……要飞了……啊。……要出来了…

    …哇……不要……啊啊啊啊啊……昇天了………啊……好舒服啊……」。

    可心被思建以这样子的姿势连续猛烈的操干了数百次与嘴巴对两颗乳房吸吻

    及牙齿啃咬的激烈刺激,突然纤腰一挺,全身抽蓄,白皙苗条娇躯一阵急促紧密

    的哆嗦痉挛,修长的纤指紧紧抓着思建的背后,抓出了几道伤痕,脸上又出现那

    令人闻之销魂的表情与喊叫声,阴道里面滚热的淫水瞬间如黄河溃堤般喷发出来,

    沖刷着思建的阴茎和龟头,也将二人脚下的客厅地板与旁边的沙发弄得一片泥泞,

    如同水乡泽国一般。

    此时思建感到无比得舒服爽快,深情的将舌头伸到可心嘴里不断搅拌良久,

    才在可心耳边说:「啊……真是紧啊……玩得好过瘾的嫩苞……好爽……好爽…

    …嗯……啊……爽啊」。

    思建不让可心有所喘息机会,话一讲完马上又猛烈的摆动下体,继续以不下

    於前面的力道对可心进行一阵的狂抽猛插,让可心的秀眉都绌在一起,表情又是

    痛苦又是兴奋,张大嘴巴不断大口哀叫。思建一边操干一边喘着气,一边对着可

    心说道:「嘿嘿嘿嘿……可心……这样站着操干多无聊,来……我们去外面看看

    月亮吧……」。说完就一边迈开步伐走向大门,同时一边仍大力的操干着可心。

    「啊……不要啊……不行啊……思建……不……不……不要这样……啊啊啊

    ……那样子……好……被……被人看……看到。……啊……好丢人啊……不要啊

    ……不……不要这样……啊……」。

    「嘿嘿嘿……真的是这样吗?我记得那天在学校教学大楼的顶楼,你不是也

    被我用这个姿势操干的欲仙欲死,无比销魂,整个人投入享乐其中,当时我们可

    是一边赏月一边纵情享乐,还有烟火在帮我们助兴呢,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

    记得你那天可是哀叫得比今天还要响亮呢……嘿嘿嘿嘿……」。

    「啊啊啊啊……啊……别……别说了……那天要不是你……你爸……徐……

    徐建……他不在……我也不会这样子……要不是那天……你……你对我讲了那些

    话……让我……啊……啊……啊……在学校下课后的实验室……我……我太相信

    你……才……才会被……结……结果……就被你给……啊啊……不要啊……啊…

    …」。

    「哼……不是说在只有我们二人的时候不要提起他的吗?你怎么又提起他…

    …哼!!而且……嘿嘿嘿嘿……我记得我当时不是说了,搞不好他当时也跟冷冰

    霜这个臭婊子做着跟我们一样的美事,他既然口口声声说爱你,怎么那个臭婊子

    一提到要与她单独出游一个月,他就答应了。搞不好……嘿嘿嘿。……他们这对

    狗男女正在渡他们的新婚蜜月呢!嘿嘿嘿嘿……妈的……干。……我看那个婊子

    是爱着他的,他应该也是对那个婊子有意思,嘿嘿嘿嘿……那个婊子虽然外表冷

    酷严峻,但是那个身材……唉呀……嘿嘿嘿嘿……可是不输给你的哦!搞不好我

    的这一双大手还无法一手掌握呢!既然他不忠於你跟那个婊子在一起,你又何必

    为他守贞,他有我这样子的能耐吗?哼……」。

    思建听到可心提到了我,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公牛一般,大吼一声扶着可心翘

    臀的双手对可心作出更用力的压向阴茎动作,粗壮的阴茎更是一起配合着猛烈的

    持续操干可心的嫩苞。可心整个人挂在思建身上,犹如暴风雨中的小舟一般不断

    的被海浪抛上与下落,两条纤纤美腿夹在思建腰部随着身体的上下晃动跟着起起

    落落,思建更加剧烈的上下震荡中让可心胸前那两颗不算巨大但是形状美丽坚挺

    的两粒肉球不断的晃动。

    思建现在每次抽插的幅度都很大,基本上都是把整根阴茎快要全部拔出之际,

    又一下深插到底,三十公分的长度一瞬间就全根没入可心柔嫩的阴道中,像是一

    把巨剑要把可心的的嫩穴捅穿似的,阴茎剧烈的进出同时,也摩擦到可心那早已

    勃起的阴蒂,二人下体淫水四溅,早先流出来的淫液已变得黏稠乾涸,新的淫液

    仍不断的自可心嫩苞中喷发而出,可心淫液满满的包裹着思建黝黑色的巨大肉棍,

    让它犹如是被白雪所覆盖的黑熊,大量淫液的润滑让这只黑熊更容易在可心嫩苞

    中猛烈的杀进杀出。

    「啊……啊啊啊啊啊……别……别这样……下面会坏掉……好痛啊……啊啊

    ……好大……好深……不要啊……啊……」。

    「以后不许在我面前再提起他……听到了吗……哼……妈的……好个王八蛋

    ……他算是个甚么东西,不过是个记者,就自以为好像是个正义使者,以揭发社

    会黑暗面为职志,哼……我跟他这笔帐不会这么快就了结。不过。……嘿嘿嘿嘿

    ……可心……你现在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那天之后好几次不晓得是谁到最

    后两条腿主动夹着我,腰臀自动大幅摆动,让我身体不动照样可以快速操干的阿??

    嘿嘿嘿……好吧!不想赏月也行,不然……嘿嘿嘿……我们进去房间玩吧」。

    「啊……啊……不要再说了……不要……啊啊啊……不行了……我……我不

    行……了……天啊……啊……好……好……啊啊………」。

    思建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向卧房,身体仍然一直不断的操干着可心,可心嘹

    亮的哀叫声与思建不断猛烈操干着可心的趴趴趴声音,佔据了我的整个耳朵,让

    我真的是暨伤心又难过。

    「哇……好爽啊……嘿嘿嘿……操了这么多次,每次都操的那么久,可心你

    的嫩苞还是那么的紧,夹得我好舒服啊……嘿嘿嘿……让我一次给你吧……嘿嘿

    嘿……」。

    「啊……啊啊啊啊……不要……现在不行……今……今天不行。……不要射

    进去……不要……不要啊……」。

    「嘿嘿嘿嘿……怕甚么……又不是第一次……那个傢伙不是已经在冷冰霜那

    个婊子的协助下回复生育能力,怎么几年过去你的肚子还是一直没有消息?嘿嘿

    嘿……既然他不行,我就当个好人,到时候我帮他让你生个儿子,免得他们家绝

    后,也算是帮他一把……嘿嘿嘿嘿……助人为快乐之本嘛……哈哈哈……」。

    「别……别……别说了……哦……啊……思建……好粗啊……啊啊啊……好

    长啊……啊……顶住了……啊……快……我要……快一点……啊……好舒服……

    啊啊……」。

    「嘿嘿嘿……想要更爽吗?那就叫我老公啊……叫啊……叫阿……妈的……

    我就不相信你不叫……哼……」。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思……思建……老……老

    公……好舒服啊……啊啊啊……要来了……又。……又要来了……要飞了……啊

    啊啊……」。

    听到可心唤思建牠为老公,对思建而言犹如是一帖强力春药,让牠的操干更

    是火上加油的剧烈,就在可心哀叫与思建快速进出可心嫩苞操干时,没过多久,

    思建表情变得更加狰狞,画面中的思建看来已经快要到爆发的临界点了,只见牠

    双手扶着可心,踹开卧室房门走进卧室中,就站在床前大力猛烈的操干可心,也

    许是射精前让牠原本粗壮雄伟的阴茎变得更加庞大,可心的哀叫声也更加的响亮

    且撩人。

    「嗯……思建……啊……老……老公……好爽……嗯……嗯……老公快一些

    ……再快……啊……啊啊……啊……好舒服……啊……」。

    我听着可心呼唤思建为老公的哀叫,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之前可心与

    思建出轨,基本上前面一、二次是思建利用可心身为养母的身份对他的关爱与照

    顾之情,利用晚上与可心同床时对她上下其手,以及可心后来主动帮他「消火」

    的机会,再利用一连串的刻意动作,让可心不小心失身於牠。

    第三次则是在思建离家出走回家后,牠再次利用可心对牠的关爱之情,在可

    心自认为已经用身体唤起牠的记忆,心中欢喜欣慰之际让牠再次兽欲得逞,接着

    就是在我与可心的结婚纪念日当天,利用我的不在,将可心带到迪巴去狂欢,当

    晚回家后在可心於迪巴已被思建挑逗的动情的情况下让牠的兽欲再度得逞。

    基本上这几次可心虽然失身,但是她与思建仍然是以母子自居,心里面仍然

    是以我-徐建为他的丈夫,但是现在的监控画面显示出来的,简直就是一对热恋

    中的青年男女狂欢激烈的性爱,可心不论是身体与心理都全部投入享乐其中,身

    心可说是全部已沦陷。我想要关掉监控视频结束这场噩梦,但是……我的身体却

    不听使唤。

    可心与思建二人激烈的性爱画面与可心撩人的哀叫及思建快速剧烈操干可心

    所发出的声音,犹如对我施了魔法一般,让我无法动弹,继续看着二人性爱场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思建……老公……啊……来了……。要出来了…

    …要飞了……啊……飞昇天了……啊啊……」。

    只见到画面中的可心身体持续抽蓄发颤,头部后仰,嘴上流下了口水,夹住

    思建的那双美腿不停的抖动,纤纤手指在思建宽广健壮的背部持续乱抓留下数道

    血痕,两人交合的下体大量的淫水喷出,在思建大力操干下,可心登上更高、更

    爽的极乐之巅。

    「呼呼呼……可心……我好爽啊……啊……我要来了……」。

    画面中思建作着最后一搏,在最后一次将他的硕大阴茎从可心嫩苞抽出,带

    出大量如同瀑布般的淫水后又奋力的一口气直插到底。接着就直挺挺的插在可心

    嫩苞中,看来思建应该正在射精,以牠阴茎的长度及射出量,可心的子宫被牠的

    精液充分的浇灌。

    「啊……进去了……射到人家里面了……啊……啊……好烫哦……给我了…

    …啊……啊……救命啊……啊……呼……」。

    「呼……呼……呼……好爽……好舒服……!!嘿嘿嘿……可心……感觉如

    何啊……够舒服……够爽了吧……呼……」。

    尽管可心身材苗条,但是看来剧烈的火车便当的性爱姿势仍然让体格壮硕的

    思建也吃不消。只见思建一把坐到床上,原本扶着可心翘臀的双手改环抱住可心

    背部,大口大口的喘气着。可心则是身体如同软泥一般,整个摊在思建身上,两

    人交合的下体中不断的流出思建浓稠的精液与可心的淫水,弄得整个床单及卧室

    地板湿了一大片且泥泞不堪。

    「呼……呼……你还好吗」?。

    「嗯……」。

    画面中看来可心已经是浑身乏力,连回答思建都是一个字带过。

    「嘿嘿嘿……可心……我看你流了好多汗且喷了这么多淫液,你的雷丝白衬

    衫及窄裙早就全湿透了,我帮你换下吧……嘿嘿嘿……」。只听到啪。……的一

    声及数颗钮釦掉落在地板的声音,可心那件纯白色的雷丝衬衫就被司建一把整个

    撕开。

    「你……你……你这是在干嘛!」。

    「嘿嘿嘿……在干嘛……在服侍你更衣啊……而且在这里也有你的衣服」。

    思建一边淫笑着,一边将已经被撕的稀烂的白衬衫丢在床下,紧接着将可心整个

    人推倒在床上。早已全身无力的可心被推倒在床上后,整个人呈现大字型微微喘

    气着。思建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可心,脸上浮出奸邪的淫笑,似乎对牠操干可心的

    成果十分满意。

    「嘿嘿嘿……可心……你现在可舒服了……可我还没爽够,我要继续了」。

    话还没说完双手一把抓着可心的纤腰将她下身挺立了起来,思建跪在床上对着可

    心再次进行一轮猛烈的操干。

    「嗯啊……哦……嗯呐……啊……啊……思……思建……啊……啊……老公

    ……轻一点……啊……不要啊……哦……」。

    此时的可心因为全身无力呻吟声音较前面来个慵懒且丝丝缕缕,但是听上去

    却是更加的诱人。

    「嘿嘿嘿……可心你的嫩苞可真是极品啊……呼……」思建一边的说道,一

    边同时却更是用力地挺进。

    「啊啊……思……思建……你……你不要再说了……思……啊……老……老

    公不准说了……啊啊……好长……好粗啊……啊啊……」。就算是在这么激烈的

    时刻,可心还是很害羞。此时的可心全身只剩下被强拉到腰部的黑色窄裙,下身

    鲜嫩的嫩苞正被思建猛烈的摧残着,淌满汗水的长发耷拉在可心的脸上肩上,大

    口大口的喘气,显示出在思建这头淫兽的操干下她是那么的不堪承担。

    「嗯……太棒了……呼……我的可心……嗯……呼……你的嫩屄真是够浪的

    ……嗯……快把我的阴茎给夹断了……嗯……受不了」。

    思建现在双手死死的抓着可心的纤腰与嫩臀,配合着下身的粗壮阴茎的猛烈

    挺进操干,每一下都顶到可心嫩苞的最深处,超过30公分的阴茎居然次次全根

    插入可心紧緻鲜嫩的阴道中,给可心带来的快感与冲击可想而知了。

    「啊啊……思……思建……啊……老公……啊……快……用力……啊啊……

    啊……好……好棒……啊……快……来吧……啊啊。……」。

    可心脸庞意乱情迷的摇摆着,雪白的娇躯在思建刚猛的操干之下剧烈地起伏

    着,纤细白皙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胸前那一对坚挺美乳持续的上下摇摆左右

    震荡,修长的双腿在一次次的冲击下,忍不住开始轻微的颤抖。随着思建持续的

    操干,原本放倒在床上的修长美腿开始盘在思建腰际,下身那娇巧鲜嫩的小嫩苞

    紧紧的含着思建硕大的阴茎,配合着思建在她体内的肆虐,更是娇喊声不断。

    「啊……啊啊……不要……慢……慢一点……思建……啊……老公……啊…

    …啊啊啊啊……好粗啊……啊……啊……不要啊……」。

    「嗯……可心……嗯……嗯……我会好好的操死你……啊……」。

    「哦……啊啊……思……思建……啊……好舒服……嗯……嗯。……快……

    好快……我不行了……快不行了……啊……小穴要坏了………啊啊……要死了…

    …啊啊啊……啊……」可心已经毫不顾忌地大声高叫起来,紧闭着双眼,深锁的

    黛眉更显娇怜。

    画面中可心被思建持续的猛烈虐奸着,无瑕修长的双腿原本紧紧盘在思建骇

    人的身躯上,此时随着可心快感的冲击,双腿犹如在练一字马一般向两边挺直,

    迷濛无助的双眼透露出阵阵的迷情。看来这个画面引爆了思建的欲火,看着可心

    诱人的娇躯在牠的身下的婉转呻吟娇啼,原本就强烈的兽欲一下子升到了顶点,

    更是让思建爆发出了最快的抽插速度不断的进出可心的嫩苞。

    「哦……啊啊啊……思建……好……好舒服……嗯……嗯……好快……我不

    行了……啊……啊啊……我要死了……要坏了……啊啊啊。……啊……」。可心

    持续发出她那丝丝缕缕,双眼紧闭,整个神情看来更显娇怜。

    「啊啊啊……啊啊啊啊……思……思建……老……公……啊。……我来了…

    …要出来了……要飞了……啊……飞昇天了……啊啊……上天了……」。

    思建在床上每次对可心抽插的幅度都达到最大,基本上都是把整条阴茎整根

    快要拔出然后又一下插到底,在用这种姿势猛烈操干了几百下后,似乎也达到爆

    发点了。

    「可心……我……我要来了……嗯……」在可心淫荡的娇喘呻吟声中,思建

    再度将阴茎全数插进可心的阴道中,精液再度一阵阵的灌进可心的子宫深处,可

    心整个身体都止不住抖动起来,纤长的美腿更是不时地抽搐着。

    监控画面中我看到思建喘着粗气,顺势看了一下錶,这场性爱场面已经持续

    了将近3个小时,看来经过如此长的时间与耗费体力的姿势操干,思建也是有些

    吃不消。

    「嘿嘿嘿……呼……呼……舒服吧,可心,今天这一趟应该没有白来吧……。

    今天晚上应该够」充实「了吧……」。思建缓了缓气后,一边淫笑着一边把牠那

    硕大无比阴茎慢慢的从可心的嫩苞中拔出来,虽然已经经过二个多小时充分的润

    滑,但还是花了一点功夫。

    「啊……啊……啊……」。随着思建肉棍的拔出,可心再度发出那撩人的声

    音,阴茎与嫩苞间拉出了一根浓稠的混着白色长丝,更多混合着精液和淫液的浓

    白色液体不断的伴随着思件阴茎的抽出,从可心被撑开尚未并合的嫩苞口中流了

    出来,沿着股沟一点点的流到了床上,整个床单在经过两人刚才激烈的操干后早

    已湿了一大片,此时的可心犹如是昏迷似的摊在床上急促的喘息着。

    思建将手伸向可心被褪到腰部的窄裙后方,将可心的窄裙沿着拉炼,一路顺

    着可心的大腿、小腿给褪了下来,接着两条丝袜也被思建一把给扯了下来,此时

    画面中的二人已是一丝不挂了。

    「嘿嘿嘿……可心……我看你现在应该累得没力气洗澡了,就让我接着服侍

    你沐浴吧,嘿嘿嘿……」。

    思建让可心喘息了一会儿,就拉着可心从床上站了起来,可心显然被刚才剧

    烈的操干弄得精疲力竭,一站起来就不支要倒下,思建赶忙用手将她扶着。

    「嘿嘿嘿……可心……看来我不但要服侍你入浴,还要服侍你才能走到浴室

    ……」。

    思建一说完就马上将可心用新娘抱的方式抱了起来,大步迈向卧房中的浴室

    去。进入浴室后思建将可心轻轻的放下,让她坐在浴室的椅子上。紧接着打开水

    龙头让欲刚开始注水,双手拿着沐浴棉,沾着沐浴乳在可心身上开始帮可心抹上

    沐浴乳。思建双手一边在可心的娇躯上面抹上沐浴乳,一方面趁机不断的在可心

    身上揉捏抚摸,从可心细緻的脖子到香肩、锁骨,胸前坚挺的双乳与腋下、纤长

    的双手与美腿,乃至翘臀与跨部,最后停留在嫩苞的位置,不断的搓揉并将手指

    伸入里面不停的搅拌。

    「可心……刚才这边被我的傢伙给摧残,想必现在急需要我来帮你搓揉疗伤

    吧……嘿嘿嘿……」。

    「别……别……别这样……不要……好痛……明天早上还要上课……不要玩

    了……思建……住手……你再这样我可是要生气了」。可心脸露愠色,嘟起小嘴

    的说道。

    「好好好……别生气……别生气,我不再弄就是了……嘿嘿……」。

    思建听到可心的话后,马上将手指从可心的嫩穴中抽出,随着手指的抽出又

    带出来一条白色长丝,思建双手继续服侍可心洗澡,甚至还用沐浴乳突满全身,

    用自己沾满泡沫的庞大身躯在可心苗条匀称的娇躯上摩擦,这过程中间也自然少

    不了许多的香艳刺激画面。

    没过多久思建拿起莲蓬头将自己身上的泡沫沖乾净后,转身将莲蓬头一边将

    在可心身上的泡沫沖乾净,另一只手一边趁机在可心身上再次的抚摸,随着莲蓬

    头将可心坚挺的双乳、娇嫩的嫩苞上面的泡沫沖掉的同时,手也不停的在可心胸

    部及阴部磋捏,手指更是夹住仍坚挺的乳头揉捏,并将莲蓬头对准被牠手指掰开

    的嫩苞,将水直接向可心阴道及阴蒂沖刷,手指亦趁机身进去搅拌,弄得可心娇

    喘连连……。

    没多久思建关掉莲蓬头,双手扶起可心让她走进浴缸内坐下,自己也坐进了

    浴缸。大概是两个人都感到累了,此时二人之间一阵沉寂,原本我认为接下来应

    该是泡澡没过多久就结束,两人去睡觉,这一天就此结束,没想到接下来二人间

    的对话让我听了震骇不已,也让我怀疑到底思建真实的身份为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