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自改172-176)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離愛遙遠。

    字数:11098。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自改。

    首先,我向性大大道歉。看了几次这几章之后,就一时火遮眼,都没去仔细

    想过其他,就学人去自改,真对不起。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学人学,去码字。

    文章平时是看得多,在看的也会冒出好多自己瞎想的情节,觉得这样也不错。

    但是,当你真的去尝试的时候,发觉还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呢,很

    多人都看出来字里行间都有些稚嫩。我也不是说讨厌性大大,我还是非常喜欢的,

    毕竟我对月老可是着迷得很,可是看得忘记时间和牺牲了好多生命蛋白。至于收

    养这文,我就是被里边的不与现实相符的理,害的人都不理智了。比如,人的手

    指都是向一个方向弯的,但是文章却给我种先向后折弯一节再向前弯,手指还是

    直的,好的。

    我也知道徐建的失忆,是预先想好的下文中一个必要的设定,也就是剧情需

    要。但是,却需要如此生硬去推进剧情,就太过分了。我就因为这个生气的,仅

    仅是讨厌大大的这一个动作。明明刻画的人物已经有灵的了,却还要用线绳束缚

    着,牵着往特定的方向走,把这灵抹去了。不谈可心,毕竟女人心海底针。但是

    徐建是个从事曝光存在黑暗面下的记者,人物应该是有敏感的洞策力,还有果敢

    之类的特征,而不是什么都要寻根究底,又怕事的的屌丝一类。第一次去查可心,

    可能出于不相信和念情,所以才会查的这么细。但是,明知道可心变过心,虽然

    认错了,但是,心底上对可心的事可是相当敏感的,因为,心里不放心了。而且,

    在家里看到可心带回个男人在家,还如此亲密,这丝潜藏的不安,就会浮上来的

    了,之后就会变成使人失去理智的怒火了。不管那男人是谁,都会出去看一眼的,

    而不是躲起来。亲戚,朋友,不确定?!莫非这不确定是谁,就不应该出去吗?

    这可是在他自己家,却反倒成为他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才躲起来……。

    其实,我认为,想徐建失忆,不必这么。顺一下人物脾性也可以的。在这种

    时候,徐建不可能还似以往一样,躲在后边看的了,撞破是肯定的了。而且,想

    徐建出事失忆,其实好简单,只要大大你想,就会有人帮你一把的,就好比我写

    到的,有人在他背后推了一把,之后再来个小场面爱爱。人其实很弱小的,当你

    遇到这种事时,受到的伤害很大的,人便会自己保护自己弱小的心灵了,比如失

    忆。而这么几年没见的人,不仅仅长大的,应该还更凶狠和仇恨徐建了的吧。

    「是哦,如果没有他的存在,可心或许就是完全属于我的了」只要他有这种想法,

    那么,他就敢去推的了。这样就顺理成章了……我也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每个人

    的思路不同,或许大大有其它考虑吧。

    嗯……这么在别人还在连载间发表自改,真的是不对,之前没有想过这方面,

    对不起。但是我又不知道在哪找到大大说明,也就只能在这里写写,希望有人帮

    忙传达一下下。所以也就再次发了一次出来了,望见谅。码得乱七八糟的,明明

    还有一堆想好的事要说,码着码着就忘记了。算了……。

    正文。

    172。

    「呵呵……原来你就是这么爱我的……」看着老公一脸怒气冲冲,眼里有怒

    气,有痛苦,有不信……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令我本已经慌乱的心更加慌乱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老公……」我想要去试着解释,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

    出来,只有一个个动作在述说着我的难言。

    「不是这样……那你说,是怎样……」。

    「老公,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是因为有原因的……」看着老公脸容

    上越来越多的怒火在堆积,好似随时都会爆发一样。

    我想着站起来去抱住老公,这样会让我觉得安心不少,而且,也能够让老公

    悄悄冷静下来。可是,当我动起来的时候,我才记得,我阴道里,还插着一根又

    硬又粗的阴茎,我不禁就「啊」的喊了出来。怎么还这么硬挺挺地插在里边啊,

    刚刚突然站起,阴茎被拔出了一些,里边被摩擦产生的刺激差点害我站不稳又要

    跌坐回去了。明明以前被吓到会立刻软下去了,现在却还这样……不对,怎么他

    还硬挺挺的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我没有再去深究他为什么在老公的面

    前还硬挺挺的插在我的阴道里,努力稳住被特然刺激到有些酸麻的身体,不让自

    己的辛苦变成白费。

    「……解释,解释……你这不是在和我解释吗?不是给我解释了吗!!」在

    我稳住身体后,耳边传来来了老公有点低吼的话语,还有沉重的呼吸声。

    「我们……我们明天去趟民政局吧」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听到让我

    感到恐惧的话。当我惊愕地抬头望住老公的时候,我看到老公眼里有种释然,之

    后就准备转身离去了。

    不……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开老公,我不能让老公离开我,不能,不能

    ……我脑子里,此时回荡着这些话语。我没有再去理会拔出插在阴道里的阴茎

    会怎样了,我现在一心想着不让老公离开。我忍着阴道里传来的一阵阵刺激,尽

    力伸手去拉住老公。好不容易手触碰到老公了,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我就这么

    死死捉住。

    我看着被自己双手拉住的老公的手臂,身体却一阵阵地在轻微地颤抖着,之

    后身后传来「啵」的一声很大的声响,我知道那是龟头拔出时发出的声音。当龟

    头拨出来之后,阴道里有种空虚和失落,而且全身酸软有种想就这么倒下去好了

    的想法。裙摆散落下来再次为我下体作遮掩而尽力,想毕那东西也离去身体有些

    距离了吧?!迷离的眼中,再次印入老公的身影和面容,猛的一激灵,我死死地

    抱住了老公的手。

    「放手」。

    第一次,老公还是第一次这么对我。老公用力抽出被我抱住的手,虽然我紧

    紧抱住,但是老公用了很大的力,再加上自己身体酸麻的原因,手被抽出来了,

    而我却跌坐在地上。眼看着老公抬步要走,我向前抱住老公的脚。

    「不要,不要……」抱着老公的双腿往上爬想站起来,使劲的摇着头,口中

    还胡乱的说些话,希望这样能够阻止老公的离去。

    「啊……」。

    突然,身体向前倒去,因这突发的情况我叫喊了出来。但却被一声更加大的

    喊声覆盖了……。

    【173】。

    当我撑起身子抬起头来时,看到老公也倒下去了。可当我往前看去的时候,

    我瞳孔猛的缩起来了。因为,我看到老公的头是一撞在电视柜台的上。

    我慌忙起身过去查看。我小心地将老公身子翻过来,只见头上有道很明显的

    伤口正在往外流着血……。

    「我,我……我没想过会这样的,老公,我不是有心的,我不是有意去推你

    的……怎么办,怎么办……」。

    我轻轻扶起老公的身子抱在怀里,看着老公头上的血随着身子被我扶起,划

    过眼球在脸上留下一条刺眼的红色痕迹。一心慌乱紧张地问老公你没有事,但是

    老公口中只有偶尔发出「痛……痛……」的呢喃,眼神迷茫地看着我。

    看着老公脸上的血迹,和伤口溢血有加大的情况,我将老公身子放开,平躺

    在地上,接着拿来抱枕掂在老公头下。跪了下去向前俯下了身子,手里拿着几张

    湿巾想抹一下老公脸上的血迹。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都怪你……」听到背后慢慢走近的脚步声,我声

    音有点幽怨地说道。

    「为什么怪我」接着听到他的回答,声音里带着一丝丝不高兴。

    「啊……你做什么啊。」原本我还打算责备他几句的,但是突然感到屁股凉

    飕飕的,才发觉他已经走到我的身后,还把我的裙子掀了起来,左手贴上我的左

    半屁股,捏了一下。

    「啊…不要闹啦,都怪你刚刚推我,现在出事了。」我伸手向后拍开他作乱

    的手,没有拉下在腰间的裙子,屁股就这么对着他,带着点嗔怪的语气对他说。

    「我没有」他声音里有种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得意在里边。

    「快,快去房间把医用箱拿出来,血还在流。止血,要先止血。」我转过头,

    嘟着嘴,眼神里满是不高兴地看着他,还有吗直挺挺地在哪一跳一跳的阴茎。

    只是他却还站在哪里,眼神一直看着我的哪里。被拍开的手,再次贴了上来。

    手掌轻轻地从左往右摩擦着屁股,来回几次之后,手掌就突然对比上阴户上,中

    指还陷进阴唇里去了。

    被他这么来回轻抚,身体一阵阵麻麻的感觉传来,正想着去阻止他,突然覆

    盖上自己阴户上的手,还有挤进大阴唇里的手指,猛得刺激得身子一抖,阴道里

    更加热和湿润了,感觉他的那根手指都沾湿了。之后那根手指就上下地滑动起来,

    就这么地摩擦着。甚至,还将手指直接插进阴道里,前后抽插和扣挖起来。酸麻

    的快感使得我开始乏力,撑着得双手再也支撑不了了,我趴下去了,急速地呼吸

    着。

    看着他嘴角扬起个得逞的笑容,双手环在我的腰胯上,矮了一下身子,之后,

    一个火热的物体顶着我的阴唇。我想过要摆脱,可是,阴唇和龟头好似粘在一起,

    使得我挣脱不了。接着他向前猛的一挺,我「啊…」的一声喊了出来,阴道被强

    硬的顶开,一下子就顶着子宫了。「啪」,两人就紧紧合在一起了。哪里的空虚

    被他填满了,阴道紧紧地裹着他的阴茎,不知道是不想他乱动,还是不想他离开。

    第一次被他如此强硬的插入,阴道似被撕开一样,到很快又被那快感掩盖去了,

    明明刚刚还是很温柔的,但是这感觉好似更加的刺激。

    「啪,啪,啪」他又使劲抽插了几下,之后他环着的手向上用了,我的下体

    被提了起来,双手勉强撑起,随着他向一边转动方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

    当挺下来时,我再次趴了下去,而此时的我们,正对着阳台的方向。或许,是在

    公公婆婆的面前吧。

    「嗯…啊…嗯…啊」还晕乎乎的脑子,还没发觉这些的时候,阴道里慢慢退

    去的阴茎,让我感到失落,当再次挤开插进来的时候,又让我感到满足和舒缓,

    脑子渐渐被这样充斥了。

    不再是刚刚那般粗暴,现在又很温柔的在身后前后挺动了。我也随着他的节

    奏轻轻摆动身姿,发出满足的声音。他松开环在腰胯间的手,俯下了身,双手握

    上了我的乳房,开始揉捏着,渐渐加快的抽插,还有我的叫声……一会儿后,刚

    刚还在揉捏着乳房的一只手,放开了乳房伸前抚上了我的脸。我知道他想做什么,

    所以我的头就顺从着他的手向后转去,和他亲吻。

    「啊……不要,不要,快放开我,快放开我,放开我……」只是,原本沉醉

    于这,满眼欲情的我,准备转过头去,和他深深拥吻的。但是,刚刚还满眼欲情

    的我现在却瞳孔缩了起来。因为,我看到刚刚被平躺在身后边的老公,应该在不

    久前翻过身子,向着阳台爬去,只是爬了不远,昏死过去了。没错,我现在看到

    的是老公已经昏死过去了,感觉到老公在哪孤单和绝望。

    被浓浓的恐惧包围的我,剧烈的在挣扎。我怕,万一老公他…我该怎么办…

    …。

    【174】。

    「妈妈,妈妈,为什么爸爸还不醒来啊」。

    「因为爸爸他生病还没好呢」。

    「那,妈妈,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小吉想爸爸和我一起玩」。

    「爸爸很快就会醒来的了,到时候就会和小吉一起玩的」。

    「真的?」。

    「恩,真的。爸爸肯定会听到小吉的话而醒过来的」。

    「小吉,在这里等妈妈一会」。

    「妈妈放心,小吉会好好地看住爸爸的」。

    耳边传来人的交谈声,渐远的脚步声,吱吱的床声,风吹拂而过树叶的「沙

    沙」声,还有鸟叫的声音……。

    我尝试着睁开眼,只是觉得眼皮好沉,没能睁开。不久后,有脚步声慢慢靠

    近。我感觉到有双手,轻轻地解开了我的衣服,之后,身体感到湿湿的轻柔后,

    衣服再次穿好。这一串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熟悉。

    「啊,妈妈,爸爸他醒来」。

    「啊…医生,医生……」。

    不知道是喜悦的光明,还是刺眼的苍茫。又再尝试了几次后,我睁开了眼睛

    了。但是一时不适应,我又闭上了,之后才慢慢地睁了开来。眼前看到的是白色

    的天花板,和一双睁着大眼睛看着我的稚脸。之后,那拥有大眼睛的小孩向着一

    边的人高兴地开口说着话,房间里顿时就有些乱哄哄起来了。我没有机会他们,

    只是转着眼睛在看着着陌生的环境。

    「医生,医生…醒了,醒了……」。

    「是是。我知道了,别激动,让我先看看他的情况怎样」。

    门口走进了位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人,安抚下那个有些激动的年轻女人后,

    向着我姓了过来。

    「嗯,醒来了啊,听到我说话吗?」那医生坐到身旁的椅子上,看着我问道。

    「嗯……」我看着他一会,用有点沙哑的声音回到道。

    「嗯,听觉没什么大问题,也能开口回答,只是喉咙有些沙哑,修养段时间

    就会好的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的」。

    「手脚好似没什么力气,头有些晕」我试着抬了下手脚动动身子,发觉只是

    手脚有些乏力,而且头有些还不清醒。

    「趟了那么就,没力很正常。你看看这是多少只手指。」医生伸出3只手指

    出来。

    「3」。

    「嗯。……那你记不记得清些东西和事情,比如她是谁,还有你的名字什么

    的」那医生点了下头,之后好似在想着什么,然后指着在一旁拉着小男孩的手在

    那着急的她,有指了指我问道。

    「……不,不记得了……」我闭上眼想了会,发现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那

    个女的是谁,我又是谁。

    「嗯,这样啊!」医生转了下身子,招了下手,示意她们过来一下。

    「身体上没有什么大问题,再稍微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的了。不过

    身子要补回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会比较虚弱。而且…有个比较坏的消息

    是确定了,他失忆了。不过放心,这种情况算是大幸的了,至于记忆,或许以后

    会恢复,亦有可能不会。就是这样,我先走了,你们聊聊」说完那医生就起身离

    开了。

    「你……你没事吧,还有那里不舒服的。」那女的坐到那椅子上,看着我,

    一脸激动,高兴,紧张地看着我。

    「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有,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的吗,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你叫徐建,是我老公,而我…我是你老婆,他是我们的儿子,叫徐小

    吉。」她低了下头,仿佛有些失落一样,然后看着我的眼镜说到。

    「爸爸」我看着那小男孩抓着我的手指,紧张地小声喊了我。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也不知道……。

    接着,我留院三个月观察检查。在三个月里边,看着她们,和她们不断接触,

    心里满满都是开心和幸福。或者,我们本来就是夫妻,还有着一个可爱的儿子。

    因为这幸福的感觉,我相当熟悉,即使我记不起以往的事情。

    三个月的留院观察后,发现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后,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后,

    搬回家里去了。开始再次适应新的生活……。

    这一晚,不知道怎么了,老婆她先关了灯才去浴室洗澡。我趟在床上,看着

    窗外的夜色,等待着老婆一起睡觉。在我差点睡着的时候,身旁的被子掀开了,

    一个身子窜进了被窝里,我也稍微醒神了下。原本还想着和老婆说声晚安的,只

    是当老婆抱着我的手臂时,我错愕到忘记说了,就这么看着她,微微笑了下。

    被老婆抱着手臂是,才发现,原来她没有穿衣服,手臂被夹在还有着湿气的

    两个大乳房中间。看着老婆羞得低着头不敢看我,我不自觉地笑了。

    「老婆怎么了」。

    「我…我……我知道老公身体还是很虚弱,但,但是…今晚,可以让我就这

    么抱着你睡吗?」。

    「你想要?」。

    「不……不,就这样就好了,你的手借我就好了」。

    「嗯」我侧过身子把她抱入怀里。

    被抱着的手,触到有些热热鼓鼓的阴户上,稀疏的阴毛,刺着手有些麻麻痒

    痒的感觉。没想到老婆会拉着我的手去她的哪里,或许是,太久了……。

    老婆拉着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阴户,划开两片阴唇。哪里已经湿润了,

    我感觉的到。手就这么被抓着来回抚动,之后按压上那已经冒头的阴蒂上,轻轻

    地摩擦。一会后,老婆口中漏出了细微的「嗯,嗯」声。手指被一个温热有湿润

    的东西抱紧着,原来,老婆将我的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了。感受在手指在老婆

    的阴道里进进出出,里边越来越热,手也被沾湿了。就这样持续了一会,老婆拉

    着我的手在急速抽动,身子也向后弓了起来,不一会的又靠回我的怀里,大口大

    口的喘着气。我看了看老婆,又看着着黑夜里看不清的天花板发了会呆。耳边传

    来老婆均匀的呼吸声,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我抱紧她,我睡了……。

    【175】。

    「爸爸,爸爸,你说过醒来就会陪小吉玩的,小吉要去游乐场……」儿子跑

    过来,扒在我的腿上向我撒娇。

    「小吉……爸爸身体还没好呢,游乐场等下次再去,好吗。」老婆走过来,

    对儿子说。只是儿子的眼巴巴地看着我。

    「嗯,可以哦,没事的老婆。」看着儿子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想这么拂了他。

    「爸爸,爸爸……」看着老婆还有儿子在哪玩的很开心,我也笑的合不拢嘴。

    虽然打多时候我也只能陪她们玩些普通的游乐设施。但是一家人还是非常的高兴。

    「气球气球,妈妈,哪里有气球,我想要……」小吉看到气球,在哪拉着老

    婆的手,往着那边去。

    「老婆,你们两个去吧,我坐这里休息一下等你们。」看着老婆带有询问的

    眼神,虽然也想着一起过去,只是之前玩的太过了,身体有些累了,所以只能先

    坐下休息一下了。

    「嗯!那老公你等我一会。」老婆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吉拉着远去了。

    在我坐了一会后,我抬头看着眼前的陌生女人。不知道她为什么站在我面前,

    眼神里满是激动,眼角还有些泪珠在打滚。

    「哇……老公,是我啊,是我啊,老公。我是可心啊,我是可心啊……你醒

    啦,你终于醒啦,我好担心你啊……」那女人突然扑在我的身上,「哇……」的

    一声大哭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这女人发生了什么时候,或许是把我认错成某人了

    吧。看着周围侧目看过来的人开始围过来,我有点慌张地想推一下她,对她说你

    可能认错人了。她却抬起了头来,两眼婆娑的看着我,抽噎着对我说。

    「你认错人了吧……」我对着她尴尬地说。

    「没有,没有……」看着她剧烈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怎好得向着周围环顾了

    一圈,看着周围的人开始三三两两地围过来了,而在远处的老婆,也看到我这边

    的情况向着我赶来。

    「你是徐建,你是我老公我不会认错的。你还记得吗?我们那时候……」虽

    然被她说出自己的名字确实有点错愕,但是对她所说的,我是她老公,这个让我

    觉得有些无语。因为你这么一个人跑出来,说出我的名字就说我是你老公,那我

    现在的老婆,儿子,还有家庭又是什么,所以就想着不去理会这女人的无理取闹。

    但是,听到她说起,我们从前怎么怎么的,那时候的我们怎么样。虽然觉得她说

    的应该都是假的,但是我去想的时候,却发觉我自己对她所说的内容里,有些东

    西好似有些印象,所以我往深地想去。

    可是,当我想去寻找这有些印象的事物时,我觉得头开始痛,而且越来越痛,

    而那些事物却似是又否。

    「啊……痛……」终于,我忍受不了脑子的疼痛,推开那女人,捂着头摔到

    地上了。

    「老公,你没事吧……」看到老婆挤开人群,想着倒地的我跑了过来,关心

    地问道。我没有回答老婆的话,而是一味抱着头在哪喊着痛,脑海里偶尔浮现出

    一些好似和那女人所说的一些场景。

    「你这女人,怎么还死缠着我的老公,你刚刚对我老公做什么来了,说了什

    么。」老婆回身对着那个女人吼到。

    「你胡说,你胡说,我才是他老婆,他是我老公」。

    迷迷糊糊听到老婆和那女人对着那女人吼了一句,又关心地对我说没事的,

    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之后,我不知怎的晕了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房间的床上了,老婆扒的身边睡着了。

    【176】(小结局)。

    那件事之后,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听说刚开始的几天,那女人几乎整天都

    在门外喊着要进来叫我而不肯离开。只是几天之后,不知道怎么了就离开了。可

    能是老婆下令,让他们都不必理会她。而她在在外边发觉进不来,所以就放弃走

    了吧。

    「可心……可心」我坐在庭院的长椅上,念叨着这名字,耳边偶尔传来儿子

    的叫声和笑声。

    「还在想那事啊?」老婆在我旁边坐下,看了我一眼。

    「老婆,我问你,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没有看向老婆,而是抬起了头看

    着天空。我觉得她的话可能是真的,不然怎么会听了她的话我脑海里却会浮现那

    些场景呢。

    好一会儿,发现老婆没有回答我的疑惑,我向老婆望了过去,而她也看着我,

    两人眼睛就这么对上了。

    「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我只知道,从之前她在一直在伤害你,而且

    以后或许还会有,因为他们……」老婆看着我的眼一会后,用沉重的口吻对我说。

    「嗯……」。

    现在,只要不深究,只是想想,脑海里还是模糊的有些印象。但是,看着自

    己现在的家,我不想去破坏这幸福,所以我压抑着自己不去想。可是,脑子里总

    有个声音在引诱着迫使着自己去寻找,去破开这层迷雾。总觉的有件非常重要的

    事情被我遗忘了……。

    「老婆,出了什么事了吗?」看着老婆从身边急匆匆地走过,我关心地问道。

    「……只是件小事,老公不用担心,一会就处理好回来的了。」停下脚步的

    老婆,回了我话又转身向着楼下走去了。我走近栏杆,看着老婆还有她身后跟着

    的几人走出。

    「张可心,你到底想怎样!」看着眼前的女人,我只有一股怒火想发泄。以

    前相信她,她只是想维系徐建他和被他带回来的混蛋,可以组成一个完好的家,

    而努力维护着付出,认为她也不是不值得原谅。而且,她对徐建还是深深的爱着,

    我也不想去破坏,让徐建更加怨恨我…对于她当时的感受我也有所体会,只是,

    徐建选择了她……可是,她为什三番五次伤害了他后,还能够如此厚着脸皮追着

    徐建不放,她到底想怎样。若然不是怕徐建恢复记忆后知道,我真的想,就这么

    让她们消失于这世界上……。

    「我,我只是想来看看自己的老公,看看他还有没有事……」没有理会我的

    怒火,她还镇静的看着我。

    「她向法院申请的探望令,理由是老公受伤在他朋友家里休养,而他朋友却

    阻挠她去探望。这是申请令,我也没想过会是这里,我也只是按命行事……」当

    我准备赶她走时,旁边走近一位警察,向我递来一张纸令歉意地对我说。

    「真没想到还有这个……」我看完那张申请令,递还给他。

    「也就这一次。希望你不要再做出伤害徐建的事,不然……哼,跟我来」站

    在那看着她,思量了一会后,我对着她说。之后转身往回走了。

    看着不一会又回来的老婆,身后还跟着那天看到的那个女人。只是和那天相

    比,明显画了淡妆,显得有些亮丽,不似那天看到的那般憔悴。

    一会后她们上了楼向我走了过来。我明显地看到,那女的看到我后,眼神就

    变了,眼中有着激动,高兴,还有思念……。

    「因为有些原因,我同意了她见一下你,老公你认为……」老婆走近我,小

    声地对我说,似在询问我,或许我摇摇头,老婆就会立马赶她走吧。

    「嗯」我没等老婆说完,就打断了她。其实,我也想和她聊聊,因为我也想

    知道过去,和一些事情,所以我答应了。

    「我们到那边单独聊聊吧」。

    「可是……」当听到我要和她去那边谈话,老婆担心了起来。

    「没事的,不要担心,我只是想单独问她这是,聊一下而已。」不知怎的,

    我将她拥入怀里,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而我留意到她看到我这一动作时,眼里

    流漏出失落和忧伤,眼神接着就暗淡了下去。我看着她,心情也有些暗淡了下来。

    「我们过去那边吧。」她跟在我身后,低着头一言不发。当我在楼梯边停下

    来的时候,她也停下脚步。

    「你找我还是想和我说上次的是吧?」。

    「上次和你说的话,你有没有记起来了」。

    「只是有些印象……」。

    「那你记不记得……(额……这个内容还是读者自己脑补一下吧)」。

    听着她的话,我脑海里又再次随着她的话而浮现出一些新的记忆,不自觉地

    随着她的话向着更深出去回想。但是,我却突然捂着头,一副痛苦模样。

    「你记起来了是不是,你记得了是不是……」她突然拉着我的手剧烈的摇动,

    我只有一脸痛苦地摇着头。之后她放开了我的手,老婆也止住了冲过来的动作。

    「是了,是了,你看看这个,看看这个……」她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从包

    包里掏出手机,划动了几下将手机递给了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着手机屏幕播放着的东西,看了一会后,我脑子

    好似炸开一样,丢掉手机,双手死死地捂着头在摇晃。

    「你到底给他看了些什么!!」老婆看到我突然痛苦地捂着头,立马从过来

    拉开了她。

    「啊……」。

    「嘭嘭嘭……」。

    在老婆冲上前去拉她的时候,我捂着头向后倒,之后一脚踩空了。她们两察

    觉后伸手过来想拉着我,只是已经迟了。

    被冷冰霜突然拉开,有点不知所措。突然看到老公向下楼梯倒入,吓得我俩

    立马伸手前去拉他,只是却没有拉到。

    之后,她让人抬起老公,自己驾车去医院了。看到老公那摔下去吐血昏迷,

    我现在心乱七八糟的。我打电话喊来思建,让他载着我跟了上去。只是当我们去

    到医院的时候,却被冷冰霜的人拦在了外边。我们试过往里边冲,只是试了几次

    都没成功。他们十几个人依然拦在那里。虽然我也很着急,但是也只能在这等候

    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等了好久之后,我看到手术室的灯熄了,医生出来

    和冷冰霜在那说着话。我看到医生出来了,也很想问一下,因为我也很担心老公

    的情况。

    只是医生又进入了手术室,而冷冰霜却无神地往我们这边走来。

    「怎么样了老公他怎么样了。」看着越来越近的冷冰霜,我没有再理会那些

    人的阻挠,还是向着她冲去。但是我却被那些人推了回来,倒在地上。思建马上

    走到我身后扶着我。而她却没有回答我。

    她就这么站在那,好似丢了魂似的,两眼空洞无神的望着前方。

    「现在你们高兴啦,你们高兴啦……」突然她冷冰冰地看着我,或者是我们

    吧。

    高兴,为什么高兴,莫非,老公他……我站了起来,慢慢张她走近,想

    问清楚老公他现在的情况。

    「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出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渐渐走近

    她的我,发现她从包包里拿出件东西,然后指向着思建。

    「小心!!!」当我看清楚那东西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拿出来一把手枪。看

    着她扣动手枪,我向思建大喊,并向她撞了过去。

    「没事吧,没事吧……」爬起来的我,马上走到思建身边,看看他有没有受

    伤。而被枪声惊动的人纷纷出来了,看向着我们这边。几位医生护士在保安的陪

    同下慢慢的开始张这边靠了过来。

    「徐建死了,徐建他死了,你们现在高兴啦。」冷冰霜似有点失魂落魄地说

    道,只是我听到这话的时候,「轰」的一声,好似被雷劈了一样,摊倒在地上,

    却没有留意到一边思建听到这话时,高兴到露出笑脸。

    「我不信,我不信……让我进入看看,让我进去看看……」。

    「我不会让你进去看他的,你们几个留下拦着她,其他人跟着我开」。

    「现在你还是好好照顾你的小情人吧,出殡火化的时候,希望就你一个人来,

    我不想那个时候拦着你而让他不高兴……」说完她十三人往手术室走去了。而我

    还坐在地上,一副失去所有的模样。

    一会后,她们十一个人和医生一起推着盖着白布的医床出来了。而我看到她

    们走近时,发了疯了的冲上去。只是被他们拦着,压向了一边的墙上……。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反锁了大门,之后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里,看

    着墙上的结婚照。

    我从衣柜里拿了套老公的衣服,走到饭厅,将老公的衣服铺上饭椅上,之后

    走进了厨房里开始做饭……。

    「老公,等一下,我现在就做饭,你已经很久没吃过我做的饭菜了吧」。

    「我今晚可是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饭菜哦」。

    「老公,给,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哦,记得要吃多点哦……」。

    完。

    (不写啦,不写啦……总是写一会,想一会,工作的时候又在想,等腾开手

    来时,就又忘记了。发觉身体已经被掏空到只有皮和骨头了。)还有。昨晚蹲在

    电视柜台那,想着会不会真的会撞破头,但是蹲太久了,腿麻了,还真的亲身试

    验了,现在头起了个大包,痛的要死。

    再说一下,徐建没有死,可心也没有疯,只是突然间无法接受而已,至于思

    建,啥事都没。

    嗯……我把一个坏的结局写了,希望大大可以写个美好结局出来。还有啊,

    希望大大可以把我这个当成番外再接着写下去,或者是类似月老那样,当成是另

    一个结局的分支做考虑。我不再去改写了,本来就是个打工仔,手停口停。但是

    却为了写写写,自己消灭了自己许多的脑细胞,生命,还有时间,我熬夜算习惯

    了,但是我可是牺牲自己游戏时间来写写写,觉得对不起队友。被掏空的身体被

    掏空的更厉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

    啊……额……又忘记要写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