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自改170.171)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離愛遙遠。

    字数:4887。

    題外話,怎么说呢,这文章断断续续地在看,越看越觉得像吐血,文章就是

    强硬缝接在一起的,不管有没有理,作者现在就是这样。而且,作者好似有意这

    么做似的,或许是想拖字数吧,又或者认为,这样写吸引眼球还有人在看这文就

    接着是这么写,反正有人看就行了,还管他,差不多就是这种态度。我是看到有

    口闷气闷在心里,出不来,所以就想着自己写写改改来舒舒气。实在是看到吐血

    想摔手机砸电脑……。

    看前回顾一下前文。

    正文。

    什么情况?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有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我赶紧揉了揉眼

    睛,同时晃了晃头,难道还没有清醒?一切都是幻觉?还是说自己在睡梦中?可

    心怎么会往家里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谁?可心和他如此的亲密,还坐在他的

    身上,可以这么喜欢把一个人当成人肉椅子吗?此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都碎

    了,可心真的和别的男人鬼混了?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此时我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头顶,根本看不到他的脸,我无法淡定,从小马

    扎上站了起来,踮起脚尖想看一看那个男人的脸,只是我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脸。

    冷静,先不要着急冲出去,先不说俩人现在没有发生什么,首先搞清楚这个男人

    的身份,万一是可心的远房亲戚,自己弄了个乌龙,该如何向可心解释?。

    稳住,一定要稳住,我在心里一直在告诫自己,至少俩人现在什么也没发生,

    衣服都完整穿在俩人的身上,俩人也没有接吻爱抚等亲密的行为,可心只是坐在

    了那个男人的身上而已,或许是和自己的亲属晚辈闹着玩呢。假如……假如那个

    男人真是可心的野男人,那么俩人可能已经发生过关系了,我现在冲去也无法挽

    回,还不如稳住躲在这里,先看看到时候再说吧。想到这些,我平复下自己的呼

    吸,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以免打草惊蛇。

    「总是这么小心翼翼……你不是说他要出去好几天嘛……」正当我放缓下呼

    吸的时候,客厅里传来男人说话在声音,我不由得向那方向细细看去,被可心坐

    在身下的人肉椅子。

    「这个谁知道呢……我也不敢保证……」可心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喘息「唉

    ……每天都是这么小心翼翼……一点都不痛快……」。

    「该给我老公打电话了……」可心没有回那个男人话,而是看了一眼墙壁上

    的挂钟,已经是晚上6点42了,可心准备从那个男人身上起身给我打电话。

    「啊哦……」。

    可心刚准备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起来,却被那个男人又「拽」了回去,让可心

    发出了一声惊呼。听到可心的这声惊呼,心里突然很痛很痛,按照道理说,可心

    被人突然束缚了一下,发出惊呼十分正常,但是可心的这声惊呼却似是女人做那

    个的时候的声音……。

    「起来干嘛?就坐在我身上打呗……」那个男人轻轻地说了一句。

    可心小小的惊吓了一下过后,只能叹气了一声,之后拿出了手机,面带复杂

    的用手指滑动着屏幕。和那个男人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之后,拨通了电话。看到

    可心那嘘声的样子,心中更加的酸楚了,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此时正在和另一个男

    人在一起6,但是你可知道你的丈夫就在你俩的咫尺……。

    「怎么了?」那个男人问道。

    「电话关机了……」可心的声音带着一丝失望说道。

    「那不正好,关机说明他正在忙,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那个男人听

    到可心说的消息,一下子声音竟是提高了一些,似乎带着一丝兴奋。

    「我和你想的不一样,他关机你或许会高兴,但是我却担心,因为我无法确

    定他是否安全,我老公的工作是比较危险的……」可心听到那个男人的话语后,

    带着一丝不满说道,似乎在埋怨那个男人。

    「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过咱们不是说好了嘛,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不要

    称呼他为老公……」那个男人似乎也和可心针锋相对,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

    「好吧,你错了,我也错了,咱俩各错一次,扯平了……呵呵……」原本我

    还以为可心会因为我和那个男人再争论一下,只是没有想到可心的回答出乎我的

    预料之外,她竟然借着刚刚的借口和这个男人妥协了。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我将已经再次开机的手机打开摄像,将摄像头的方向对

    着可心他们的方向放好。我必须要出去看看,虽然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但是我

    却不敢肯定。我装作一副刚刚被超醒似的,打着哈欠抹抹眼慢慢将手向门伸去,

    之后向一边推去。

    「那咱们今晚就在这里……」听到可心的话后,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得寸

    进尺的问出了这个问题,竟然想在我家里过夜?。

    「想得美……一会你赶紧回去吧……」结果换来可心的一阵嗔怪。

    「好,那我回去,但你至少到楼下送送我吧……」可心的回答让那个男人泄

    了一口气,最后终于不再要求其他的。

    「送你当然没有问题,别使坏……」可心笑了一下,之后用纤纤玉手轻轻拍

    打那个男人的额头一下,显得十分亲昵。可心的臀部被短裙遮挡住,她深吸一口

    气,之后咬着下唇准备起身,看到可心的样子,我感觉十分的奇怪,只是从人肉

    椅上起身而已,至于下这么大的决心嘛,只是当可心的屁股离开那个男人的胯部

    的时候,我脑袋轰的一下,差点炸开,只见可心的臀部离开那个男人的胯部后,

    短裙的裙摆也散落下来,盖住了可心的臀部,只是却掩盖不住俩人之间连接着的

    那根黝黑、粗长、青筋环绕的大阴茎,此时阴茎上水光闪闪,沾满液体,男人的

    裤子都没有脱,直接打开前开门拉链,从前开门里伸出了那根粗壮的阴茎。直到

    现在我才注意到可心的内裤从始至终都挂在她的脚踝处……原来俩人在说话的过

    程中,可心的阴道里一直插着这根粗壮无比的阴茎,俩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

    可心脱下了内裤,那个男人打开了前开门,就这么插入了,而且保持插入的姿势

    谈话这么久。

    (171)。

    随着门慢慢被我推开,发出的声音传入了几人的耳中,刚刚还嬉笑着起身的

    可心,好似受到什么惊吓似的,跌坐回那人的身上,面部微微抽搐下,似忍受着

    什么痛苦一样。之后她脑袋僵硬地向身后转去,眼中有着惊恐亦有着些许希翼,

    希望是自己的错觉,因为可心知道,那个方向,是放着公公婆婆的灵位的地方。

    而现在有推门的声音,有可能老公回来了,老公回来都会习惯性地待在里边一会

    的。如果,如果老公真的回来了,他是不是都看到了,可心现在脑里都是恐惧和

    慌乱。「啊……」。

    「啊……老婆,你回来啦。呵呵,在和爸妈说了会话,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可能是有点累了。」我装作刚刚睡醒一般,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下腰。

    「啊……啊,老,老公,你回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回来给我,等我……等我

    好准备一下啊」可心明显有些慌乱,想站起来又不敢,或许是站不起来吧,毕竟

    里边还有着那么粗的东西。又有点慌张地想在身边找些东西替他遮一下,似不想

    让我看到,脚还乱踢了几下。

    「嗯,提前回来了,想着给你个惊喜。咦,有客人来做客啊,是谁啊,你怎

    么坐在别人身上啊。」我装糊涂,向着他们走去,我要看清楚,虽然声音有点熟

    悉,但是我却不敢肯定,必须要走到他们面前去看清楚才行。

    「啊啊,是呢,嗯,他是,他是……啊,老公,等下再说吧,你回来了,就

    先去洗澡,我去准备顿丰富晚餐,你应该还没吃晚饭的吧……」可心看着越走越

    近的我,眼神都显得慌乱,都不敢看着我了。

    「嗯……是呢。」虽然我是这样回答着,但是我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下来,快

    了,快了,很快就知道他是谁了。

    「啊……」可心突然发出的一声惊叫,把我吓了下。但是,当我终于走到他

    们面前的时候,在我正对面的他们,我终于看清楚这人是谁了。

    「你……原来是你……」当我看清楚那男人的面时,我心中就冒出了很大的

    一股怒火,不仅仅是对这男的,还有的是可心。此时的我满面怒容,应该是挺吓

    人的,因为我从可心的脸上看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你想到的这样的,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

    我解释,我只爱你,我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永远爱的都是你,我对你从没

    变过心。之前我请求你原谅我,我说过再也不会犯错的,我会不再犯错的,你相

    信我老公」。

    如果不是刚刚看到,或许,我听到可心的这番话,我真的会相信可心,之后

    就会听从可心的话去洗澡,等待她为我做丰富的晚餐吧。可是,我……。

    「你先起来再说,你这么坐在他身上。」我强忍住怒火,用有点低吼的声音

    说到。

    「我……我……,那个,我……啊……」可心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是

    怎么样的,但是,当她抬起头看我的时候,我看到她眼里好似下定决心似的。但

    是还没等我想明白是什么的时候,我听到可心突然的喊出来了,似那种痛苦又愉

    悦的声音。

    「呵呵……原来你就是这样爱我的,之前念着我们夫妻感情,还有一些别的

    原因,所以我才会原谅你的,但是,但是你现在……」。

    「啊啊啊,不是,老公,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是有原因的,你先听我

    解释,你听我解释,嗯啊……」。

    看着手足无措的可心,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但是,可能可心忘记了吧,

    她猛地想站起来拉我的手。但是,忘记不等于不存在啊,还插在她阴道里的粗大

    阴茎,随着可心的站起,被往外拉出来。裙子向下散落,但是阴茎不仅粗大,还

    很长,裙子虽然遮挡着一部分,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漏出来了。可心在这一刻才

    记起阴道里还插着他的阴茎,而且,还让她体会到很满足的一下。但是看到我眼

    里,却让我差点失去理智,满腔怒火。

    「啊,老公,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可心到这一刻还想着为自己狡辩,让我越来越气愤。

    「哈哈……解释,解释啊!你现在不是在解释吗!不是在给我最好的解释吗,

    哈,不是吗?」我用近乎吼叫似的对着他们。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老公,啊啊……不是啊」。

    看着可心这样,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我转身想离开这里,但是我的手却

    被可心拉着,是我顿了一顿。然后,我听到「啵」的一声,手接着一沉。我知道

    那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现在可心整个人差不多吊在我手上似的。之后,可心没

    有理会抽出后的身体酸软,应该还有那种空虚和失落吧,站起来抱着我的手臂。

    「老公,你别走,听我解释,真的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听我解释,我是有原

    因的……」耳边传来可心虚弱的声音。

    「你还想怎么解释啊,还想这么再骗我一次吗」。

    「没有,我没有想过骗你,你听我解释,是……」。

    「我不想再听你所谓的解释了,我,我们……我们明天去趟民政局吧」。

    「不要,我不要……老公,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

    「放手」我用力挣开了可心。可能力气有点大吧,可心当即倒在地下。

    但是我还没抬步走,可心又抱住了我的腿。(这里边的是编辑时写的,但是

    又不想写上去正文,就在在括号了写写,留出来看看吧:「老公不要,我不要,

    听我说,是,是冷冰霜,都是冷冰霜,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她想我们离婚,这

    样她就可以和你结婚了」)但是我只是望了下她,见她不断该抱着我身体的位置

    想着站起来。

    「啊……」。

    「啊,老公,你没事吧,血,流血了,怎么办」。

    不知道是不是被可心拉着,想着离开,在挣扎的时候摔倒。又好像被人在推

    了一下,才会摔倒。在倒下的时候,原来眼前真的会是一片空白,但是又好像一

    片漆黑。头好痛,好痛……或许是伤着头吧,可是为什么这么累呢,想站起来都

    站不起来呢。嗯……这是什么啊,眼前划过的是什么呢?血?血啊,也是,坑伤

    头嘛……。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流了这么多血出来」。

    模模糊糊的看到的应该是可心吧,可心身后还有个身影,想看清楚却越看越

    模糊。

    「我不是有心的老公,我不是有意去推你的,怎么办,头坑到电视柜台角,

    现在血一直在留啊。快,快去房间里帮我拿医用箱出来,止血,对,要先止血…

    …」可心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声音都颤颤抖抖地。

    我模模糊糊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可心在我头下垫了个东西,之后跪在身边

    俯下身来,显得慌乱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然而她身后的男人听到她的话反而

    没有离开,而是往她走进。

    「啊……你做什么啊,不是……啊……」。

    「啊……不要闹啦。你刚刚推我,现在出事了,还不……啊哈」。

    「啊嗯……啊……啊……」。

    我费力的将自己翻过身去,看到身边的是那男的紧挨着可心的身后,可心现

    在似母狗一样前身俯下去,然后那男的就在可心身后前后动起来了,而可心亦开

    始从口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我突然觉得,世界都变成黑白了,

    我僵硬地向着阳台爬去,爬去……渐渐地我发现都黑了起来,身体好似也动不了

    了,但是耳边还挺到可心那满足舒服无比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