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1-172)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5678。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1)。

    我站在阳台上,身体前后摇晃了一下,差点晕倒,我扶住额头赶紧晃了晃头,

    让自己坚强起来。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认为是自己眼花了,只是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客厅,

    那根粗壮的有些过分的阴茎还在从可心的身体里慢慢抽离,我刚刚平复了一下自

    己,可是现在阴茎还没有完全抽离,可见这根阴茎不但粗壮而且长度也惊人。

    可心一直慢慢的起身,在起身过程中,轻轻皱着眉头,同时一只手扶住自己

    的小腹,似乎在平复自己小腹随着阴茎抽离而带来的空虚感。

    原来俩人在说话的过程中,可心的阴道里一直插着这根粗壮无比的阴茎,俩

    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可心脱下了内裤,那个男人打开了前开门,就这么插入

    了,而且保持插入的姿势谈话这么久。

    我多么希望,希望这是一场梦,而这场梦似乎永远不会醒来。

    当我犹豫的时候,可心那边已经起身到尽头,此时可心已经算是完全站直了,

    但是那根阴茎还有一人见嵌在可心的阴道里。

    可心回头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之后转头看着从身体里拉出的那根阴茎,此时

    可心穿着短裙,短裙裙摆垂下,盖住了可心的下半身,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到

    可心的阴道,因为裙摆一直遮挡着。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根阴茎插在可心的阴道里,还以为这是一条可心长出的

    尾巴,真的太像可心的尾巴了。

    我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更何况是表情。

    此时可心站直了身体,那根阴茎貌似已经抽到了尽头,由于可心短裙的遮挡,

    我只能看到露出的那一部分,光露出的那一部分就将近20公分了,再加上可心

    短裙遮挡和阴道里还有的部分,这根阴茎至少要有25公分了,就算在外国人当

    中,也算是大号的了。

    真没有想到,刚刚那么长的时间里,这根粗大的柱状物就插在可心的阴道里,

    我也没有想到,可心的阴道竟然能够容纳这么一根庞然大物,不过想像也正常,

    女人的阴道连一个婴儿都能够生出来,更何况是这根阴茎呢。

    可心站直身体后,知道到了最后的关头,最后要抽离自己身体的恰恰是人的

    阴茎最大的部分——龟头,龟头的直径要比茎身精三分之一以上,甚至有的人可

    以超过十分之一。

    不知道可心是害怕弄疼自己,还是怕弄痛身下的那个男人,她慢慢的试探性

    的往前迈了一步,迈步的同时,把屁股撅向了后面,这样,即使可心向前迈了一

    步,但是屁股和阴茎还保持在原位没动。

    当可心停下脚步后,可心的身体成了一个「K」字型。

    可心站定后,深吸一口气把屁股一点点的远离那个男人,身体开始慢慢的站

    直,只是或许龟头太大了,只见那根男人的阴茎被可心抻的笔直。

    人的阴茎有一定的伸缩功能,只见那根阴茎被抻的越来越长,阴茎茎身的皮

    肤也慢慢的绷紧,可心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这根阴茎,她鼓起腮帮,此时的状况

    就像一个孕妇在分娩,那么的小心翼翼,还有那么一丝疼痛。

    「啵…………」随着一声响亮的清脆的响声,可心的身体仿佛一下子恢复了

    自由,一下子站的笔直,而那根阴茎也终于从可心的身体里完全的抽离出来,在

    抽离的一瞬间,那根阴茎弹跳着左右摇摆,仿佛一个被拉长的弹簧突然松开,瞬

    间收力来回的弹跳一般。

    「啊哦……」在龟头抽离的一刹那,可心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身体还是

    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在最后关头稳住了身体,可

    见龟头脱离她阴道的一瞬间,带给她的刺激有多么的强烈,我在俩人之前看过一

    眼时间,当龟头的一刹那,我又习惯性的看了看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

    别喜欢记关于可心的每一分每一秒,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抽离阴茎的过程就持续

    了大约50秒钟。

    男人的阴茎抽离可心的阴道后,可心站直的身体突然下沉了一下,不得不用

    双手扶住了自己的膝盖,弯腰不断的喘着粗气,只是把那个男人的阴茎抽离就如

    此费劲,如果要是持续的交媾……那个男人的阴茎抽离之后还直翘翘的,左右摇

    摆后,慢慢的归于平静,就那么直翘翘的指着屋顶。

    那根阴茎上沾染了晶莹的爱液,反射着棚顶的灯光。

    那个男人丛植之中就那么枕着胳膊躺在那里,一动没动,阴茎直翘翘的,现

    在完全的显露出来后,和可心的身形做对比,才发觉阴茎的尺寸是多么的巨大。

    可心平复了一会后,赶紧拿起了茶几上的一张湿巾,之后伸进了裙子下面擦

    拭了几下。

    把那张探试过的湿巾扔到了茶几边上的垃圾桶里。

    可心弯下腰,勾起了脚踝边的裙子,在可心弯腰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头向旁

    边转了一下,从他的角度,他能够看到可心裙底露出来的春光,可心的短裙虽然

    不是太短,但是可心弯腰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臀部露出的春光,或许那个男人能

    够看到可心露出的蜜穴。

    可心弯腰勾住内裤后,把内裤拉了上去。

    只是可心的内裤拉到膝盖的时候,那个男人从头底下抽出一个胳膊,之后伸

    手在可心裙底摸了一下,看的出来,应该摸可心的臀瓣。

    「嗯…………」可心被突然袭击了一下,回头嗔怪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咬

    了一下下唇,赶紧把内裤拉到了最顶部,短裙的裙摆落下,可心衣装整洁的站在

    那里,谁也不会想到刚刚的阴道里还插过一根粗壮无比的阴茎,和一个男人的性

    器紧紧的连接在一起。

    「赶紧起来啊……又在那里放赖……」可心穿好后,转过身子,看了一眼那

    直翘翘的阴茎,脸色一红,居高临下对着那个男人说道。

    「我这里还湿着呢……等一会干一干的吧……」那个男人没有丝毫准备起身

    的样子,就这么暴露着生殖器躺在那里。

    「你……」可心听到男人这么说,脸上闪过一起羞愧,气鼓鼓的说道。

    「要不你帮我擦擦……」这个时候,响起了那个男人俏皮的声音。

    「就会仗势欺人……」可心嗔怪了一句,竟然真的拿着湿巾给那个男人擦拭

    了起来,那个男人的阴茎太大了,可心用了四五张的湿巾才给它擦拭干净。

    「哎呦……你捏痛我了……」正当可心给那个男人擦拭完毕的时候,可心的

    手竟然在那个男人的阴茎上捏了一下,虽然可心的力气不大,但是男人的阴茎是

    十分脆弱的,轻轻一碰就会疼,那个男人痛呼了一声,不过不是很痛,看样子可

    心掌握了很好的力度。

    「不弄痛它,它怎么会老实下去呢?不老实下去你怎么穿上裤子?不穿上裤

    子你怎么会离开这里呢………咯咯…………」可心收回了手之后一本正经的长篇

    大论了几句,最后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结果真如她所言,那个男人的阴茎真的软了下去。

    那个男人叹了一口气,似乎显得无奈,之后准备起身穿上裢子。

    终于可以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了吗?我此时离门的窗户太近,声音听到清楚,

    但是看的模糊,稍微往后退一点可以减少玻璃的反光,能够看的清楚一些,我赶

    紧后退了一步。

    「咚……」只是我后退的太着急了,竟然忘记身后就是开着的窗户,阳台又

    是那么的狭长,我的后脑勺一下子撞到了开着的窗户上,而且撞到了那个尖角上。

    好痛,好在我经过林场训练,最后一刻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

    我捂着后脑勺,痛的眼泪差点流出来。

    糟了,是不是被听到了,我赶紧抬头,用朦胧的眼睛看向客厅,但是客厅里

    的俩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我看到了可心站在门口,那个男人正在穿鞋子,还好,

    没有心动俩人,但我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屁股,却看不到他的脸。

    「咔……」可心穿好鞋子后,俩人一起出去了,房灯也关闭了……我日,我

    竟然又错过了,又没有看到他的脸……。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2)。

    我赶紧开门从阳台跑出去,结果看到污漆麻黑的客厅,已经空无一人。

    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但是如果真的是梦该多好,我打开手机的后

    灯,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荷尔蒙味道,把手机灯光照向茶几旁边的那个垃

    圾桶,里面还放着那几张皱巴巴的湿巾,离的近了,那股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深吸一口气,不管其他的,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我拿出了口袋里准备的

    密封袋和镊子,这是我事先准备好的,也是作为记者的习惯,是收集证据、保存

    证据用的,我事先真的没有想到会能用到它们。

    我小心的把那几张带着可心和那个男人体液的湿巾放在密封袋里,接下就剩

    一件事情,我要问可心,到底是为什么,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刚刚可心不是说

    送那个男人下楼吗?也就是说她一会会回来的,那么我就站在这里等吧。

    刚刚如果不是为了收集证据,我肯定会追上去,直接拦住俩人,现在证据收

    集完毕了,是该摊牌的时候,当着可心的面问清楚,此时心中无比的闷,一口气

    根本发泄不出来。

    只是等了好一会,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4分43秒了,还是不见可心

    回来,就算再慢,可心也该回来了,难道说俩人在楼下……可心难道不怕被邻里

    看见吗?把我这个丈夫置于何地?我把那些装着湿巾的密封袋收好,之后打开房

    门跑了下去,此时我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了,也不害怕和他们面对。

    只是我跑到楼下后,打开单元门,没有看到可心和那个男人的身影。

    我跑到小区里,根本看不到俩人,只是看到一个车远远的驶出了小区,是一

    辆黑色的车,只是车的型号和牌照,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我根本看不到。

    可心去买东西了?还是说陪着那个男人走了?我赶紧跑回我的面包车里,我

    是不是该追上去?只是该追到哪儿?我的车根本追不上俩人的。

    我记得俩人临走的时候关闭了客厅的灯光,如果可心送完他就回来,几分钟

    的时间为什么要关灯?而且俩人下楼梯的过程中,那个男人就不会甜言蜜语哄可

    心吗?在刚风的过程中,感觉到可心对那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很喜欢也很受用,看

    来俩人一定是一起出去了,到了那个男人的住的地方?还是去开房了?对了,四

    合院,我发动了车子,之后几乎把面包车的性能发挥到了最大,像疯子一样向着

    四合院的方向驶去…………白茫茫的一片,自己仿佛被大浪包围,在大海中被海

    浪随意拍打,自己又仿佛是一只小鸟,在天空中飞翔最后却遥遥欲坠。

    自己仿佛处在一个混沌的地方,没有身体,仿佛一个幽魂一样来回的飘荡,

    周围黑暗一片,有的时候是白茫茫的一片,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的事物,还累,周

    围有很多人在说话,只是他们说了什么?说话的人又在哪儿里?我却根本看不到

    半个人影,仿佛被一个巨大的蛋给包住了,自己想要冲破这片混沌的地方,去寻

    找光明和人烟,这个时候天空仿佛裂开了一个缝隙,一缕阳光射了进来,而且听

    到了声音,我不顾一切的向着那个缝隙游荡,去寻找那久违的阳光…………「徐

    建,你知道吗?今天医生说你的身体机能越来越好,脑电波也趋于正常了,说可

    能最近你就醒过来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凉凉的,有一个湿湿的东西在身

    上擦拭着,同时有一个温柔的女人不断在我的耳边说话。

    「妈妈,爸爸到底睡了多久哦?比宝宝还能睡……」有一个稚嫩的小孩声音

    也在一边响起。

    「小吉乖,爸爸用不了多久就会醒了……」旁边再次响起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等爸爸醒了,吃糖……」那个稚嫩的小孩说道,引起了那个女人的一阵娇

    笑。

    此时思绪回归到大脑中,感觉自己全身怎么这么累,而且全身酥麻,脑袋好

    像被什么东西夹住了,身上仿佛绑了不少东西,怎么感觉到这么累。

    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没有一丝的力气。

    刚刚有一个湿湿的东西正在我身上擦拭,但是我稍微活动了一下后,那个湿

    湿的东西一动不动了,就放在我的腹部的位置上,也没有了女人和小孩的声音,

    一切都陷入了安静。

    我试着尝试活动自己的身体,自己就像一个废人,怎么动也无法起身,最后

    我只能把所有的力气用在了和了薄弱的两个部位——眼皮……「徐建,徐建……。

    铃铃铃……「我听到一个女人惊喜的叫声,紧接着我听到了一声警报的铃声,

    这个铃声怎么这么熟悉?这个女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不一会,我听到了一阵

    烦乱的脚步声,貌似有很多人来到了我身边。

    紧接着我感觉一些人在我的身上摩摩梭梭的,而且还有人扒开了我的眼皮,

    我终于见到了一丝光亮,还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白口罩的男人拿着小电筒

    照射我的眼睛。

    「好了好了,徐先生终于要醒过来了,谢天谢地,这回终于能向老总交代了

    ……嘘……」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浑厚的男人非常激动的说道,说道最后还嘘了一

    口气,仿佛放下了什么巨大的负担一般。

    「不过,醒来之后,徐先生的大脑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就不得而知了,他失忆

    肯定的,只是还刻多少?以后会不会恢复记忆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们人支尽最

    大的努力的……」紧接着那个男人语气恢复平静说道。

    「不管怎么说,徐建能够醒过来就是最大的万幸了,其他的慢慢来,我已经

    很满足了……」我听到了那个女人带着哭音说道,貌似一边说话再一边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感觉到光线很刺眼,自己适应了很

    久,才把眼睛慢慢的睁大,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屋顶,还有两边挂着的点滴,自

    己的口上带着氧气罩,而两边站满了人,大部分都是穿白大褂的,还有一个泪眼

    朦胧的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显得很憔悴,但是模样长得非常漂亮,在我的眼

    光往下,有一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孩站在我旁边,一双小手捏住我的大手,大大的

    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徐建,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看看我……」只是我此时好累,眼皮越来越

    沉,自己又上生了过去,睡梦中我又梦见了大海,还有天空,自己在海浪中翻滚,

    在天空中飘荡着,这个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只是其它的,自己怎么想不

    起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睁开了眼睛,此时光线不再那么刺眼,入眼是

    微弱的灯光,屋内也很安静,我的目光在屋里巡视了一圈,除了包围全身的医疗

    器械,没有见到一个人。

    正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左胳膊上有什么东西,我的眼珠往下,看到一

    个女人正趴在床边睡觉,她坐在椅子上,脑袋趴在我的胳膊旁边,一只手搭在我

    的胳膊上。

    好怕呼吸很匀称,只是偶尔会皱起眉头,看到她的样子感觉到是那么的陌生,

    此时我嘴上的氧气罩已经摘除了,自己可以自由的呼吸,我活动了一下身体,我

    的身体活动的幅度很小,但是还是心动了那个趴在我旁边的女人。

    「嘤……」随着一声轻吟,那个女人一下子起身,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也

    或许是睡觉太轻,也或许是适应了这种方式,有一点声音就会醒来。

    「徐建,你又醒了……有没有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那个女人看到我

    醒来,激动的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是谁?我又——是谁?」。

    我口中说出几个断断续续的话,声音已经沙哑,甚至失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