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68-170)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8333。

    第16章。

    爬到了那个缝隙之后,我深吸一口气,心中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努力让自己

    平静下来,告诫自己无论看到什么都要冷静不能失控。

    调整好自己后,我低下头,眼睛从那个缝隙向房子里面瞄去。

    这个缝隙不大,但是因为很高,可以从上方看到整个客厅。

    只见这个主房的客厅很大,而且家居摆设都非常的典雅,恰恰是我喜欢的类

    型,这种氛围可以让人宁静下来,但是此时的我因为身处的氛围不同,此时根本

    没有时间去欣赏什么,目光透过那个缝隙在客厅里来回的巡视着。

    只是客厅里虽然亮着灯光,但是却空无一人,在客厅的两侧,有四个房门,

    看来是四个房间。

    其中有两个房间亮着灯,其中的一个房间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中间还参杂

    着模模糊糊的歌声。

    看来房主人正在洗澡,我的目光在阁楼的木板上来回的巡视着,希望在其他

    的几个房间顶部也能找到缝隙,奈何过去的木匠手艺太好,竟然没有一丝的缝隙,

    我现在的缝隙还是得益于阁楼的顶板年久失修,关不严实才有这么一道缝隙。

    我只好放弃,耐心的趴在这里,等待那个神秘男人洗澡完毕后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只能强忍着耐着性子等,我迫切想要看到那个男人

    的真面目,但是又害怕,难道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吗?如果确定是他,自己接

    下来该急么办?正当我思考的时候,那个房间里的水声终于停了。

    我知道里面的人洗完了,我揉了揉眼晴紧紧的盯着房门。

    过了大约五分钟后,房门终于开了。

    「咔……」。

    房门打开后,一个男人慢慢的走了出来,双手用浴巾蒙住脑袋,正在用浴巾

    擦拭自己的头发,他一边走一边擦拭。

    这个男人赤身裸体浑身一丝不挂,可以看到他结实的肌肉和强壮的身体,最

    引人注意的是胯间浓厚黝黑的阴毛,真的很多很厚,甚至盖住了他的胯部,大腿

    和肚皮上也是黑黑的毛发,最重要的是跨间阴毛中间伸出来的那条生殖器,根本

    没有一丝的勃起,软绵绵的荡在胯间,随着他的走动前后晃动着。

    「这真的是一个人类的生殖器吗?」。

    我在心里不由得想到,还没有勃起就差不多有1公分了。很可能还会更长,

    如果勃起了之后……或许和马交配都够了吧。

    只是这个过程中,因为那个男人把宽大的浴巾披在脑袋上擦拭头发,让我根

    本没有看清楚他的脸,等他擦拭完头发开始擦拭身体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客厅

    的正中央,由于我是居高临下往下看,这个时候只能看到他的头顶,除非他此时

    抬头仰望,我才能够看清楚他的脸。

    「咔……」。

    随着一声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那个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另一个房间之中,整

    个过程只有十几秒钟。

    由于角度的关系,在他刚出浴室的时候,我正好能够看到他的脸,但那个时

    候被浴巾挡住了,等浴巾不再遮挡的时候,我只能看到他的头顶,最后是后背,

    直到他消失……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我静下心来继续在阁楼里等待着,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房间的灯光关闭了,整个房子陷入了黑暗之中,我也

    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不一会,整个房间里就响起了比较明显的鼾声,那个男人已

    经睡着了。

    我不得不放弃了,我转身躺在阁楼的木板土,闭上眼睛让自己休息一会,自

    己的眼晴已经很疼了。

    此时,脑海中不断的思考着,那个男人是思建吗?刚刚我虽然没有看到这个

    男人的脸庞,但是我却把他的身形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中。

    首先,由于由上而下观察,我无法确定这个男人的身高,毕竟角度的问题,

    根本无法判断。

    他的发型我也没有看清楚,我只看清楚了他的后背,还有他的生殖器,但是

    从生殖器判断他不是思建,虽然思建的生殖器也很大,但是远远无法和这个男人

    相比,思建的阴茎就算勃起了。也无非是1公分左右,但是这个男人的生殖器

    疲软的时候就有1公分了,如果勃起的话至少要22公分以上,甚至能够达到

    25公分,而且那黑黑的阴毛、腿毛、还有胸毛,都是思建远远无法比拟的。

    只是光凭这点判断正确吗?毕竟我这些判断都是两年前的思建,现在两年之

    后思建长大了,身高变高也更加的强壮了,那么其他的地方也会有变化,只是思

    建两年后的变化会有这么大吗?思建回家的时间很短,我也没有和他一起洗过澡,

    监控坏了也没有看过他的裸体,思建这段时间在家,也穿着严实的睡衣睡裤,根

    本看不到他现在的身体特征,所以这一点也无法确定。

    只是可以确定,这个男人的生殖器比思建还大,身体上的毛发突显着雄厚的

    阳刚之气,远非思建可比,确切的说是两年前的思建。

    我内心真的很不甘心,寻找了这么久,把我折磨的这么惨,竟然还没有弄清

    楚屋主的身份,无论如何我也要弄清楚,我决定守株待兔,等明天早上天亮,我

    就不信看不到主人的脸。

    我已经忘记了时间,我一直强忍着和自己的睡意对抗,但是这几天自己太疲

    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还是睡了过去,睡梦中的噩梦最后把我惊醒,我睁

    开眼睛看到阁楼里已经很亮了,看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早上了七点多了。

    我心中一惊,赶紧趴在顶板的缝隙中往下看,结果看到的仍是空空如也的客

    厅,只是没有了鼾声,没有一丝的声音,客厅立式衣架上的外衣已经不见了,而

    且门口的鞋子也没有了。

    我叹了一口气,我还是没有赶上,屋主己经走了。

    天亮了借着阳光,我看到自己的身上脏兮兮的,这个阁楼里灰尘很多,自己

    已经是灰头土脸了。

    为了确认情况,我蹑手蹑脚的往阁楼的窗户爬去,我探出头,清新的空气扑

    面而来,缓解了自己胸中的郁闷之气。

    我放出绳子后慢慢的从阁楼出来,当双脚站在地面上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院

    子里,那辆黑色雅阁车已经消失不见了,大门紧闭看来屋主已经出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一夜真的很疲倦,看着自己浑身的灰尘,我决定先回去一

    趟,吃点东西另外取一些器材。

    我决定趁着屋主不在,在这个房子里安装监控设备,我一定要寻找到答案,

    我不知道屋主做什么去了,时间有限我必须加快速度。

    我回到小屋后,没有顾得上洗漱,拿了一瓶水和几根火腿肠,带着器械就赶

    紧赶回了那个院子。

    避开摄像头,重新爬到阁楼里,之后打开了那个不知道多久没有打开的顶板,

    这回不再是从缝隙里看,打开顶板后,客厅的各种情况全部清晰的呈现在我的眼

    前,我放下绳子把一段系在大樑上,扛着器械一点点的下到了客厅里,双脚站在

    这个房子里,现在自己终于进入这个神秘的房间里。

    我给自己套上了鞋套,不让自己留下一点点的痕迹,我开始在各个房间里巡

    视,寻找着安装监控最隐秘的地方,同时也寻找着线索,哪怕看到一些照片也好,

    只是各个地方都很干净,没有一张照片,哪怕一个相框也没有,为了不留下痕迹

    让人发现,我没有去翻柜子。

    我寻找到几个最佳地点后,一边咬着火腿肠,一边开始安装监控,同时耳听

    八方,千万别被屋主堵在屋里。

    不到两个小时后,所有的监控安装完毕了,这回看屋主怎么藏怎么躲……。

    第169章。

    安装好一切后,我顾不得其他的,赶紧处理完所有的痕迹,爬上阁楼按照原

    路返回。

    回到出租屋后,我没有硬得土身上脏兮兮的灰尘,第一时间赶紧打开笔记本

    电脑对那里的监控选行调整测试,结果一切正常,各个角度监控的非常好,几乎

    没有什么死角,而且看的清清楚楚,除非屋主一直蒙着面,否则早晚会拍到他的

    脸,此时我心里有些暗暗着急,希望屋主早点回来。

    调整完毕后,我开始洗漱,换上衣服吃了点东西,之后我就跑到阁楼上,把

    那台摄像机取了回来,同时出租屋的摄像机也撤掉了,因为四合院里有了监控,

    这两个监控也就失去了作用。

    弄完一切后,我坐在电脑前目不转晴的盯着电脑萤幕,希望屋主早点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屋主一直没有回来,我不住的看着时间,转眼间,时

    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屋主还是没有一点影子,或许今晚他不会

    再回来了。

    我躺在出租屋的小床上,让自己的眼睛休息着,同时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可

    心,好久没有离家这么久了,心中不免想念着可心。

    现在的自己就仿佛进了拘留所一般,离家只有咫尺之遥,但是却不能回家,

    也不能露面,自己这么做真的有意义吗?想到可心我的心中是复杂的,我爱她也

    很在乎她,所以才有现在追根究底的寻找答案,因为我不希望自己误会可心,和

    她重归于好后,我希望她在我的内心中不会有一点瑕疵。

    看了一眼时间,可心这个时间已经放学在家了吧,自己孤独的呆了两天,心

    中不由得升起对家的思念,以前的自己不是恋家的人,或许自己内心在害怕什么,

    也或许害怕会失去什么。

    从床上起来,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监控画面,我决定出去转转打发一下时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没有耐心。

    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后,我开着那辆破面包车向着市里走去,或许是内心

    的羁绊,自己慢慢的把车开回了小区里,此时天色已经黑了,看了一眼时间,已

    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把车子驶进小区里,哪怕远远的看一眼自己家所在的楼层,看一眼家里的灯

    光也好。

    只是我进入小区后才发现,我家所在的楼层竟然是黑暗的,没有一丝的灯光。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到十分的奇怪,难道可心还没有回家吗?她现在在哪儿?

    可心是一个顾家的女人,也算是一个宅女,只要休息,她肯定整天待在家里,

    收拾家务洗洗刷刷的整天不出屋,只是这两天怎么了?怎么都这么晚回家?难道

    是……我赶紧从副驾驶拿来了笔记本电脑,打开电脑后直接打开了监控画面,我

    出来的时候把笔记本也带着,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打开屏幕后,那个四合院里空无一人,屋主还没有回家……看到这里,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在刚刚的一瞬间,我以为可心可能去了四合院,与我擦身

    而过。

    我拿出手机准备给可心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但是最后自己还是放弃了,和可

    心打电话太过频繁,反而会让她怀疑,毕竟我以前出差的时候因为工作需要,很

    少和可心联系。

    只是自己坐在车里也无法保持淡定,电话又不能打,难道说……家里发生了

    什么?我的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两年前的那一晚,可心和思建……我深吸一口气,

    穿戴整齐后,我义无反顾的向着家里的单元门走去,自己这么做很冒失,但是现

    在的自己稍微有一些失去理智,内心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

    我不知道怎么走到家门口的,怎么也寻找不到答案,我决定不要在这么下去,

    在这么下去自己可能坚持不了多久,有可能会疯掉了。

    感觉自己像个猴子一样被耍的团团转,如果此时可心不在家,那么我就给可

    心打个电话,如果可心在家的话,那不如和可心直接畅谈一次,所有的话说明白,

    解开自己的心结。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我进入房间后,熟

    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家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我没有开灯,因为房间很安静,没有一点的声音,借着门口射近来的灯光,

    我看到了门口有两双拖鞋,拖鞋的正前方朝着门口,由此可以判断可心没有回家,

    这双拖鞋是出门换鞋的时候留下的,从拖鞋的方位就可以判断出来。

    可心真的没有在家,我拿出手机准备给可心打个电话……等等,不对,门口

    有两双拖鞋,那么岂不是说明离家的时候是两个人?而且一双是女士的,另一双

    是男士拖鞋。

    家里的拖鞋女士的只有可心一个人穿,而男士的拖鞋是我和思建穿,但是我

    俩的拖鞋是分开的,毕竟我有些轻微的洁癖,鞋子和衣服不喜欢和别人共用,所

    以在家中,我和思建有各自的拖鞋,而思建也知道我的癖好,他或许也跟我一样,

    有着些许的洁癖。

    那双鞋头朝着门口的男士拖鞋,恰恰就是思建的,这么一个小细节,别人或

    许注意不到,甚至可心都没有注意到,但是这已经透露着什么。

    我的身体晃动了一下,这不是真的,思建还在外国,不可能是他。

    或许是朋友来家里了,结果客人随便穿了思建的拖鞋,对,也有这种可能,

    或许可心正在和客人聚餐,或许是她的闺蜜?我自己在内心中,不断的为可心寻

    找着各种理由。

    只是寻找了很多的理由,似乎都不成立。

    我把手里的手机攥的紧紧的,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一切还不能确定,但是种

    种的细节和迹象都把苗头指向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个方向,真的吗?可心真

    的再次背叛了我吗?如果是的话,那是为什么?她真的不爱我了吗?我慢慢的向

    着阳台走去,那个自己躲藏了好几次的阳台,里面供奉着我父母亲的灵位。

    坐在阳台的小马扎上,看着父母的灵位,忽然发现自己挺可悲的,自己貌似

    没有一个值得自己推心置腹的朋友,甚至连冷冰霜都算不上。

    可心是值得我相守一生的人,只是现在的一切似乎摇摇摇欲坠了,而我的父

    母,却在另一个世界,我坐在阳台上,不是为了躲避,也不是为了一会偷窥什么,

    只是为了陪陪自己的父母,寻找仅存的亲情回忆。

    或许是自己真的太累了,迷迷糊糊,我竟然坐在小马扎上睡了过去,头部就

    趴在自己的膝盖上,自己真的太累了。

    自己睡了不知道多久,我被一些声音吵醒,在睡梦中我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

    音,还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是两个人在说话,声音是那么的熟悉。

    只是那个时候我半睡半醒,「啊……」,一声女性的惊叫让我彻底从睡梦中

    清醒过来。

    我把脸部从膝盖上抬起,揉了揉眼睛,入目的就是刺眼的灯光,我不由得精

    神起来,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家里亮灯了,可心回来了。

    我在暗处,房间里在明处,我赶紧把目光看向了一墙之隔的客厅……只见可

    心回来了,穿着教师的套装,上身是小西装,下身是一套短裙,只是可心此时坐

    在沙发上,确切的说是一个人肉沙发。

    只见一个男人躺在我家的沙发上,他的头顶朝着我这里,他枕在沙发的边缘

    上,我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双脚,而可心就坐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男人横躺在沙

    发上,可心坐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可心双脚站在地板上,屁股却坐在了那个男人

    的胯部上,俩人都穿着衣服,但是这样的动作也太亲密了吧……难道可心把那个

    男人当成了人肉沙发?只是可心的表情怎么有些奇怪……。

    第170章。

    什么情况?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我有点不相信跟前看到的情景,我赶紧揉

    了揉眼晴,同时晃了晃头,难道自己还没有清醒?一切都是幻觉?还是说自己还

    在睡梦中?可心怎么会往家里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谁?可心和他如此的亲密,

    还坐在他的身上,可心这么喜欢把一个人当成人肉椅子吗?。

    此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几乎都碎了,可心真的和别的男人鬼混了,一切都是

    真实的吗?此时我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头顶,根本看不到他的脸,我无法淡定,

    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踮起脚尖想借着角度看一看那个男人的脸,只是那个男人

    枕在沙发边缘上,双手还枕在头下,他的脸成45度角面对着可心,我根本无法

    看到他的脸。

    冷静,先不要急着冲出去,先不说俩人现在没有发生什么,首先弄清楚这个

    男人的身份,万一是可心的远房亲戚,自己弄了一场鸟龙。该如何向可心解释,

    稳住,我在心里一直的告诚自己,至少俩人还没有发生关系,衣服都完整的穿在

    俩人的身上,俩人也没有接吻爱抚等亲密行为,可心只是坐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而已,或许是和自己的亲属晚辈闹着玩。

    就算那个男人真的是可心的野男人,俩人发生过关系了,我现在冲出去也无

    法挽回,还不如稳住躲在这里多收集一些信息。

    想到这些,我努力调整自已的呼吸,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以免打草惊蛇。

    「总是这么小心冀翼……你不是说他要出去好几天嘛……」。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客厅里终于传出来男人说话的声音,我不由得抬头着向

    了客厅之中,被可心坐在身下的人肉椅子。

    「这个谁知道呢……我也不敢保证……」。

    不一会传来了可心的声音,她的声音中带着喘息,看来两人应该是刚刚在外

    面玩完回来,可心的呼吸还不怎么匀称。

    只见可心身上还穿着在学校上课的正装,那么俩人是在可心下班之后直接出

    去的?只是门口的两双拖鞋是怎么回事?而且那个男人就是四合院的男人吗?由

    於有房门的阻隔,外加上外面夜生活的喧哗声,我能够听清楚俩人说话的内容,

    却听不到俩人说话的音色。

    「唉……每天都是这样小心翼翼……一点都不痛快……」。

    那个男人发起牢骚,而我没有分析说话的内容,而是用耳朵一直辨别着这个

    男人说话的音色,我把他的声音和思建进行对比,有一点像声音都是那么的浑厚,

    但是因为各种声音的参杂,还是无法确定。

    判断不出来后,我把注意力放在了俩人的言语上。

    「小心翼翼」?这不是与偷情所对应的一个成语吗?俩人这两天小心翼冀,

    如果真是正常的亲属关系,不至於小翼翼?我和可心都是开明的人,对于彼比的

    异性朋友。我们都不会有什么芥蒂,只要保持底线就可以了,但是单独把异性朋

    友带到家里,怎么说都超越了底线。

    「该给我老公打电话了……」。

    可心没有回应那个男人的牢骚,而是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六

    点多了,可心准备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起来给我打电话。

    「啊哦……」。

    随着可心酌一声惊呼,她刚准备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起来,就被那个男人又拽

    了回去,让可心发出了一声惊呼。

    听到可心的这声惊呼,心里突然很痛很痛,按照道理说,可心被人突然束缚

    了一下,发出惊呼十分的正常,但是可心这声惊呼却带着浓浓的暧昧,那种不正

    常的感觉说不出来,反正是让人全身发麻的那种惊呼。

    「起来干嘛?就坐在我身上打呗……」。

    那个男人把可心刚起身的身体拽回去后,轻声的说了一句,俩人说话都显得

    小心翼翼,那个男人说话也是一样。

    可心小小的惊吓了一下过后,只能叹气了一声,之后拿出了手机,面带复杂

    的寻找着通讯录,之后和那个男人比了一下嘘声的手势拨通了电话。

    看到可心部嘘声的样子,心中更加的酸楚了,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此时下在和

    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但是你可知道你的丈夫就在你俩的咫尺……好在回来之前,

    我已经将手机关机了,就是害怕手机会发出声音。

    可心坐在那个男人身上等待着,只是等待的过程中偶尔咬着下唇,似乎显的

    很纠结,当然表情也十分的复杂,似乎有一些愧疚在里面,可心一直调整自已的

    呼暖吸,似乎不想让即将接电话的我发觉什么。

    只是接下来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可心拨通了一下后,又尝试拨通了一遍,

    最后只能颓然的放下电话。

    「怎么了?」。

    那个神秘的男人问道。

    「电话关机……」。

    可心的声音带着一丝失望说道。

    「那不是正好,关机说明他正在忙,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

    那个男人听到可心说的消息,一下子音量提高了一些,似乎带着一丝兴奋。

    「我和你想的不一样,他关机你或许会高兴,但是我却是担心,因为我无法

    确定他是否安全,我老公的工作是比较危险的……」。

    可心听到那个男人说的话后,带着一丝不满说道,似乎在埋怨那个男人。

    「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过,咱们不是说好了嘛,咱俩在一起的时侯,不

    要称呼他为老公……」。

    那个男人似乎也和可心针锋相对,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

    「好吧,我错了,你也错了,咱俩各错一次,扯平了……呵呵……」。

    原本我以为可心会因为我和那个男人再争论一下,只是没有想到可心的回答

    出乎我的预料之外。她竟然借着刚刚的借口和这个男人妥协了。

    「那咱们今晚就在这里……」。

    听到可心的话后,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得寸进尺的问出了这个问题,竟然

    想在我家里过夜了裁现在最恕知遣这个男人是谁,现在只要我冲出去,就可以看

    到那个男人的脸,只是现在还不行,我至少要知道俩人是否发生过关系了,万一

    我冲出去,结果俩人死不承认,那么我有什么办法,俗话说捉奸要捉双,等一切

    证据确凿。

    我现在心里只能默默的期盼,可心和这个男人刚刚开始暧昧,俩人还没有来

    得及发生关系,我现在发现阻止还来得及。

    或许有一种可能,这个男人是可心的领导,可心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为了

    家里被潜规则?这种事情在网上看到了很多。

    「想的美……一会你赶紧回去吧……」。

    结果换来可心的一阵嗔怪,听到可心的这个回复,我心中安心了不少。

    「好,那我回去,但是你至少到楼下送送我吧……」。

    可心的回答让那个男人泄了一口气,最后终于不再要求其他的。

    这个过程中,我一直怀疑他不是思建,因为这个过程中,他没有叫可心一声

    妈妈,在以往的时候,思建总是妈妈长妈妈短的,但不是思建又是谁呢?。

    「送你当然没问题,你使坏……」。

    可心笑了一下之后用纤纤玉手轻轻拍打那个男人的额头一下,显得十分的暧

    昧。

    之后可心准备从个男人的身上起身,可心的臀部被短裙遮挡住,她深吸一口

    气之后咬着下唇准备起身,看到可心的样子,我感觉十分的奇怪,就是从人肉椅

    子上起身而已,不至於下这么大的决心吧,只是当可心的屁股离开那个男人的胯

    部的时候,我脑袋轰的一下差点炸开,只见到可心的臀部离开那个男人的胯部后,

    短裙的裙摆也散落下来,盖住了可心的臀部,只是却掩盖不住俩人之间连接着的

    那根黝黑、粗长、青筋环绕的大阴茎,此时阴茎上水光闪闪,沾满了液体,男人

    的裤子都没脱,直接打开前面的拉链,从里面伸出了那根粗壮的阴茎。

    虽然短裙的遮挡看不到可心的下体,但是明显可以看到那根阴茎是从可心的

    身体里慢慢的抽出,而我这个时候视线下移,才注意看可心的内裤从始终都挂在

    她的脚踩处……可心,我的爱妻,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