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65-166)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5345。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65)。

    此时折腾完毕,已经是中午了,此时肚子饿的咕咕叫,来到这里之后,脑海

    中就一个念头,把所有的监控设备安装完毕,,现在完成了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准

    备什么吃的东西,要是刚刚采购足够多的食物就好了。

    但是这么贸然出去,被一些特定的人看见,岂不是打草惊蛇?没有办法,只

    有去隔壁房东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但是在房东异样的眼光中我被

    回绝了。

    回到住的地方,我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似乎每次监控一些东西,都要委屈一

    下自己。

    我继续坐在窗前监试着,我的眼睛和摄像机—起开启,目不转睛的看着,只

    是这种监视方法是最笨的,手株待兔,其实我完全可以先睡一觉,毕竟有摄影机

    在,但是内心一直有一种不甘,仿佛要自己亲眼看到才算是最真实的。

    我一直盯到下午三点多,觉得眼睛很疼,肚子也很饿。

    似乎是饥饿的关系,我越来越疲倦越来越虚弱,最后终于说服自己,趴在窗

    台后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我仿佛听到了可心说话的声音,还有思建说话的声

    音,两人的声音在我耳朵不远处响起,俩人貌似在开心的说话,阵阵欢声笑语传

    进了我耳朵里,受到了这种刺激,我瞬间从睡梦中惊醒。

    「咚……」。

    我醒来时头抬的太猛烈,后脑勺一下子撞到了什么东西,本来迷迷糊糊的我

    疼的一下子完全清醒。

    平常人的本能反应是赶紧回头看看撞到了什么东西,但是我的本能反应是不

    顾一切疼痛,眼晴赶紧透过窗帘的缝隙向外看去。

    只见室外一片漆黑,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

    五点半了,现在白天越来越短,我肉眼看不清楚外面。

    我赶紧跑到摄影机那里,打开了摄影机的夜视模式,外面的一切尽在我眼里,

    只是映入眼中的还是那粗粗的铁炼和大大的锁头,对面那个神秘的四合院,根本

    没有打开过。

    我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自己刚刚又做梦了,或

    许内心太过纠结这个事情了。

    这样也不是办法,这么守株待兔耗费时间和精力,如果有收获还好,万一四

    合院的主人一个星期都不回来,那么我这—个星期的假期和辛劳岂不是白费了?。

    「咕……」。

    正当我我思考的时候,肚子再次叫了起来,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这

    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自己总不能一直在屋子里饿肚子吧。

    而且看到天色已经晚了,估计这个四合院的主人今天不会回来了,不过为了

    保险起见,我还是打开自己的箱子,之后把化装的道具都拿了出来,假发,胡须,

    帽子,眼镜,口罩等等一应俱全,伪装也是卧底记者的基本功夫,不过就是耗费

    时间。

    为了保险起见,我耗费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给自己化好了装,任何人看到都

    认不出来的。

    我走出了房子,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仿佛隔了一世纪之久。

    走向附近最近的食杂店,自己只在这里待一个星期的时间,就不需要生火做

    饭了,克难一下,哪怕是吃一个星期的泡面。

    我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甚至衣服都是自己平时不穿的。

    食杂店在我的面前,当我走到食杂店门口的时候,从里面正好走出来一男一

    女,俩人也和我穿戴差不多,帽子,口罩,甚至还有眼镜,现在的社会太过黑暗

    和危险,每个人似乎都不像让别人真正的看清自己,伪装已经成为了这个社会保

    护自己的保护色。

    「哎呦……」。

    当对面的一男一女从食杂店门口走出来的时候,我正好迎面而上,我主动给

    两人让开了道路,只是我刚走进食杂店门口,身后就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我回

    头无意的看了-眼,那个女人下台阶的时候差点摔倒。

    「没事吧……」。

    旁边的男子瞬间扶住她,低声的问了一句,那个女人摇了摇头,帽子盖不住

    的秀发被她轻轻的甩起。

    之后男子搀扶着女子向外面走去,只是那个女子行走有点一瘸一拐的,看来

    刚刚她的脚扭了一下。

    俩人越走越远,而我到站在食杂店的门口看着俩人的背影一动不动,此时的

    我仿佛灵魂出窍了,大脑中高速的运转和判断着。

    让我呆立在当场的原因就是俩人刚刚发出的声音,那个男人只说了三个字,

    但是声音有一点点熟悉,虽然他的声音很轻也很低沉,但是没有办法,我对思建

    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和深刻了。

    只是男人的声音都比较浑厚,从声音上判断一个人还是比较片面的,那个女

    人只是发出了一声惊呼,根本判断不出她的声音,但是和可心的声音也有一丝吻

    合,最主要的是那个女人甩头的时候,或许是她的秀发甩起,我站在俩人后面的

    顺风向,有一点淡淡的发香传到我的鼻孔里,虽然很淡,但是也有一点点的熟悉,

    这个发香我每天在枕边都会闻到。

    俩人的身影已经渐渐的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但是俩人的身高也比较符合思

    建和可心,只是俩人穿的都比较厚,男女都穿着风衣,根本看不到身材。

    真的是他们吗?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我想冲上去扯掉俩人的伪装,只是此时

    自己的大脑已经短路,双脚根本无法移动。

    「你这个人买不买东西啊?不买东西请不要堵在我的门口……」。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我此时终于恢复了

    行动能力,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店主不耐烦了。我一直堵在人家的门口。

    「对不起啊……」。

    我道了-句歉,之后回头向那对男女的方向追去。

    「这个人真是的,怎么今晚都遇到这样奇奇怪怪的人……」。

    我的身后响起了店主阿姨埋怨的声音,但是我已经顾不得其他的,向着前方

    追去。

    只是等我远远看到俩人身影的时候,俩人已经上了-俩黑色的本田雅阁车走

    了,在夜色下我看到了那个车的车牌号,那是隔壁市的牌照号码。

    我的双腿再快,也比不过汽车的四个轮子,车子开着车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

    踪,只能看到灯光越来越远。

    我放弃了,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如果我追上了他们,我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扯下俩人的伪装,看清楚俩人的真

    面目,但是自己还是没有追上他们。

    真的是他们吗?虽然声音熟悉身高相符,但是我不能肯定,毕竟最近自己精

    神高度紧张,张冠李戴是十分的可能。

    这对男女就是四合院的主人吗?此时没有寻找到答案,我已经顾不得肚子饿

    不饿,转身向着自己的住处跑去,掠过食杂店的时候我没有半点的停留,直接跑

    回到了住处。

    我爬上阁楼,摘取了阁楼高空摄像机的内存卡,同时换了一张新卡进去继续

    拍摄,同时也回到卧室取出了窗户拍摄的摄像机的内存卡。

    打开笔记本电脑,此时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把内存卡插入了笔记本电脑

    中,此时身已的心揪了起来,他们真的就是这个四合院传说中的神祕主人吗?他

    们会是谁呢?真的会是思建和可心吗?。

    不,一定是我搞错了,思建还在外读书,可心此时应该在家,不可能是他们,

    我颤抖的双手点开了录制的视频,视频开始一点点的播放着,答案即将呈现在自

    己的眼前……。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66)。

    我把视频调整到我睡觉之后,我记得自己在睡着之前看了一眼时间。

    把时间点定格在那个时间后,阁楼和楼下两个视频开始同步的播放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进,两个视频中的画面都十分的平静,偶尔会有人群走过,但

    是四合院的大门依然紧闭,没有人前去开门,四合院大门紧闭,那么阁楼上的那

    个摄像机自然就没有什么收获。

    我用鼠标点着快进,一直到录像播放完毕,四合院的大门依然紧闭,大锁头

    依然紧锁,没有任何的反应。

    难道是我快进的时候遗漏了什么吗?我不得不重新观看……最后我看了四五

    遍,结果证实这段时间里,四合院根本没有人来过。

    我躺在木头椅子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腰酸背痛,自己已经看了一个多

    小时了。竟然没有任何的收获。

    四合院没有人来过,那么这对男女是四合院主人的可能性就不存在了。

    此时我有了一丝庆幸,如果不是四合院的主人,那么就不可能是思建和可心,

    就可以证明自己多想了。

    不过这种推断也不可能是100%,也可能俩人真的是这个四合院的主人,

    只是发现了什么,或者临时起意没有回四合院,也有这种可能性。

    此时我坐在小屋子里不断假设各种情况,如果俩人真的是可心和思建,那么

    俩人会去了哪里了?突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难不成俩人此时回到了我的家里吗?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我还是决定回家查看一下,至少让自己在这个星期里有一

    丝收获。

    我把摄影机调整完毕,化妆好之后走出小屋,开着一俩租来的小面包车向着

    家里走去,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

    用了40多分钟后,我终于慢慢吞吞的驶入了我家的小区,此时已经快要晚

    上七点钟了。

    我把面包车停在小区的花坛边,抬头看向了自己家所在的楼层。只是奇怪的

    是我家小区所在的楼层竟然是黑暗的,客厅和我俩的卧室都没有开灯,难道可心

    已经睡着了?想到在平房区见到的那一对男女,还是说可心现在根本没有在家?

    此时我却没有胆量上去,万一可心在家,或者说思建和可心俩人正在家里…

    …我这样冒然进去肯定会打草惊蛇,而且不一定会有什么收获。

    思来想去之后。我还是决定给可心打了一个电话,每次出差之前,我都会告

    诉可心尽量不要主动给我电话,因为说不上我在干什么。

    而今天为了不受打扰,我把我的手机一直在关机,也没有和可心联系过。

    把手机开机后,我寻找到了可心的电话号码,事先想好了所有的说辞后,我

    拨打了可心的电话。

    电话通了,响起了嘟嘟的盲声音,只是等了许久后,电话竟然自己挂断了,

    因为已经到了一分钟而无人接听。

    我看着手机,心中下子揪了起来,可心没有接电话,这个场景竟然是那么的

    熟悉,难道……我不得不再次拨通可心的电话,只是响了一分钟后,电话再次自

    动挂断,我继续打,继续挂断……我不知道打了多少遍,最后我放弃了,狠狠的

    拍打了一下车的方向盘。

    我抬头看着自己家所在的楼层,我的牙齿咬的紧紧的,正当我准备不顾一切

    的冲上楼去捉奸的时候,我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可心打来的。

    「喂,老公你到了啊?」。

    我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后,那边就响起了可心的声音,而且那边没有我想像

    中安静的氛围显得很吵,仿佛是在什么人流众多的繁华地段。

    「是啊,我到了,你在什么地方呢?怎么这么吵,而且刚刚给你打了那么多

    遍电话……」。

    我尽量让自已的语气平和一些,但是话中的埋怨是免不了的。

    「我和闺蜜正在外面吃饭呢?老公不在家,无聊的很,就和闺蜜来小吃一务

    街了……这里太吵了,没有听到电话响……」。

    可心在那边不得不大声的说道,因为那边确实太吵了。

    「哦……」。

    听到可心的话。我的语气不由得缓和了许多。

    「老公,先不和你说了,等一会回家如果方便的话,我给你电话,这边实在

    太吵了……」。

    可心在那边焦急的说道。

    和可心挂断电话后,我看着我家楼层黑暗的画面,心中闪过一丝了然,但是

    还没有打消心目中的疑虑。总是感觉心中有一丝不对劲,但是却不清楚问题在那

    里。

    此时弄清楚了,但是我决定先不回平房区,我要等着,看看能不能看到可心

    归来的身影。

    只是夜色已经晚了,这个破面包车的内部也不是很好,感觉到很累,我不得

    不收紧自己的衣服,脑袋趴在方向盘上。

    一天没吃没喝了,而且还没有休息好,身体感觉到很虚弱,自己的意识渐渐

    迷糊了起来。

    我赶紧用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放自己保持清醒,如果自己就这么晕在这个

    面包车里可就危险了。

    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执念,我不愿意相信可心会再次背叛我,我也不愿意

    相信思建会回来,我深信他还在国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可心的身上,她比我

    更加的珍惜这段恢复来之不易的感情,我也相信她对我的爱,往往回想起她和思

    建的那一幕,仿佛从始至终她对我的爱都贯穿其中,那些愧疚那些对我的不敢面

    对,还有我离开后她拚命的寻找,不愿意放弃,都让我的心中中有了一丝微弱的

    舒缓。

    我坐起身子让自己清醒一些,只是自己刚清醒一点,我就透过挡风玻璃看到

    对面驶来一辆汽车,是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车,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它的车牌上,

    就是我在平房区见到那对男女所乘的雅阁车。

    我一下子精神起来,这辆车是从小区中出来的,我顾不得多想,赶紧发动车

    子从后面追了过去,我决定要追上它,之后弄清楚车子里面到底是谁,如果是思

    建什么的那就好办了,一切都弄清楚了,如果到时侯认错人了,自己也有一套说

    辞可以应付。

    只是最终自己还是无功而返,因为自己选了这个破车,一个破面包车怎么追

    得上一辆雅阁九代?我把油门踩到了最大,但是这辆破车的加速实在让我不能恭

    维,不一会,就被雅阁车甩到没了影子。

    自己只能颓废的放弃,我把车子停在路边,感觉自己真的很窝囊,仿佛像个

    傻子一般,正在被一些人耍来耍去。

    明明答案就在眼前,但是自己却如何也抓不到,这种失落的挫败感让我有些

    气急败坏。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这辆车来我们小区做什么?难道是为了送人吗?送

    的是谁呢?我赶紧掉头往小区驶去,此时我的心情紧张起来,难道是送可心回来

    的吗?如果送的是可心的话,那么此时可心应该已经到家了吧。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按照正常来说可心此时应该已经熟睡

    了。

    平时在家的时候,可心偶尔出去玩,也绝对会在晚上八点之前回来,因为她

    不想我担心,也不想我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是此时我开车在回去的路上,

    心中却有一个相反的欲望,那就是可心此时还没有回来,哪怕再晚一点我都可以

    接受,至少证明刚刚那辆车和可心一点关系也没有。

    家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的目光也投向了小区所在的方向。

    我还没有开进小区,就远远的看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层已经亮起,我的家已经

    有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