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58-164)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18790。

    第15章。

    我抬头看了一眼可心和思建,看到我的眼睛,可心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思建

    倒是显得无所谓很平常。

    此时我一句话没说,大脑似乎有些短路,反应不过来,刚刚在商城的时候,

    我看到俩人的手里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的东西,怎么现在回来了,双手却空空的?

    那些东西去了哪儿里?难道是退掉了?还是……。

    「老公,你……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可心的话语把我从思考中惊醒,此时看到她的样子似乎有些慌乱,还有一丝

    紧张和害怕。

    「没什么,就是身体不舒服,我请了假我提前回来休息一下……」。

    此时我转回头,就那么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老公,你哪儿不舒服?」。

    听到我的话后,可心赶紧走到我身边,手心放在了我的额头上。

    「没事,可能就是没有休息好……」。

    此时心中有些烦乱,可心的触碰让我内心升起了一丝莫名的反感,我晃动一

    下头部,把可心的手避开。

    「哦……那我去做饭……你去床上躺一会吧……」。

    或许是察觉到我有一丝不悅,可心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都有一丝颤抖,她

    嘱咐了我一声后,就转身向着厨房走去。

    而思建也嘱咐了我一句,让我赶紧去臥室休息,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臥室中。

    我起身慢慢的走到自己的臥室,本来只是撒谎说身体不舒服,结果现在身体

    真的感觉不舒服,总感觉全身无力,心中十分的烦乱。

    我躺在床上脑海中一直是混乱的,很多的东西似乎怎么理都理不清。

    首先,俩人刚刚明明购物了,那些购物买的东西哪里去了?回来的时候俩人

    是两手空空,再者,可心看到我的时候,眼神的慌乱和紧张,在以前的时候,我

    总认为是以前事情的阴影留下的,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应该越来越淡才对,

    为什么最近可心眼中的紧张似乎有些加剧?不做亏心事,为什么怕鬼叫门了?这

    难道不是一种心虚得表现吗?在以前的时候,我总是先入为主,因为可心和思建

    都是我的亲人,亲情让我失去了一部分判断力,现在我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局

    外人,用记者的敏锐思维去思考这件事情,发现现在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漏洞百出。

    到底是自己多想了?还是说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厨房里响起了锅碗瓢

    盆不断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不知道可心在做着什么,我脑海中一直回想着,是不

    是待会询问一下可心?只是自己询问了,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现,反而会让可

    心认为我怀疑她,会不会让本来平静的家庭生出波澜?「老公,吃饭吧……」。

    正当我理清自己大脑思路的时候,我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可心温柔的声音

    在门口响起,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拘谨。

    「你们吃吧,我没有胃口……」。

    我此时闭着眼睛,随意的回复了一句,声音仿佛没有了感情。

    「老公,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听到我的话后,可心赶紧来到我身边,坐在床边伸出手来抚摸我的额头,这

    次我没有拒绝任由她抚摸。

    「不用了你们吃吧,让我安静一会……」。

    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

    「哦……」。

    可心似乎不敢再说话了,起身慢慢的走出了臥室的房间,房门也慢慢的关闭

    了,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了,客厅里能够听到思建的询问著,声音很小但是我能

    够听的清清楚楚。

    「爸爸怎么了?」。

    思建小心翼翼的问道。

    「身体不是很舒服……」。

    可心似乎有些不确定,但是还是这么回答道。

    接着就响起了碗筷碰撞的声音,估计母子俩已经享用丰盛的晚餐,就像中午

    时两人一起吃饭一样。

    此时,心中的感觉似乎比中午的时候还坏,自己不饿吗?真的很饿,但是因

    为在呕气,仿佛此时母子俩吃的越香,我心中越生气。

    如果这个时候可心能够陪着我不吃饭,或者一会给我来送饭,我心中或许会

    好受一些吧。

    「你自己吃吧,我也有些吃不下…」。

    当我那个想法刚在脑海中出现的时候,客厅里就响起了可心的声音,这个声

    音仿佛一针强心剂,让我的心脏重新恢复了跳动一般。

    紧接着就听到了臥室房门开启的声音,我能够闻嗅到可心身上的体香,还有

    饭菜的香味,闻着饭菜味道真的很香。

    「老公,吃一点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回锅肉,多少吃一点好不好?」。

    我听到了床头柜上发出了声音。应该是可心拿着饭菜放在了那里。

    我睁开眼睛看了可心一眼,之后转头看了一眼饭菜。

    不得不说可心的这个举动让我的心中舒服了很多。

    「我知道你很累,身体或许没有多少力气,我来餵你好不好?」。

    可心看到我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了一丝欣喜。

    之后就赶紧拿过饭碗,用勺子盛了一点饭和菜,放在嘴边吹了吹,之后送到

    了我的嘴边,眼中带着一丝期望。

    我此对犹豫著要不要张口。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可心眼中的欣喜慢慢的消

    失,仿佛出现了泪光,随时要哭出来一般。

    我叹了一口气,张嘴把饭吃了进去,接下来就是无言的情景,我仿佛真的成

    为了一个病人,任由可心一口一口的餵我吃饭,而她眼中流露出的感情不予言表。

    我一边吃饭,一边呆呆的看着可心的眼睛,可心是一个好女人,在外人眼中

    没有任何瑕疵的好女人,只是为什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想开口问出心中

    的疑惑,但是就害怕可心会误会,万一弄出一个大乌龙,我又该怎么和可心来交

    代?但是心中的这股气似乎找不到发洩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心似乎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目光有些游离和闪躲,她这种眼神有些让

    我不舒服,我希望可心能够接受我的眼神,和我深情的对视,这种闪躲只会让我

    多想。

    「我饱了……」。

    饭菜我吃了一半,因为可心眼神的游离,我没有了什么食欲。

    「嗯……」。

    可心乖巧的答应了一声,之后端着碗筷走了出去,不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拿

    著一杯热水。

    「我去收拾一下……」。

    把那杯热水递给我后,可心就走出了臥室,走出臥室的时候,房门关闭了,

    不一会就响起了收拾碗筷的声音,而我没有喝水,竖起耳朵听着客厅里面的声音,

    似乎想捕捉到母子俩会不会有什么对话和交流,但是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根本

    没有母子俩的对话,难道俩人下在用眼神或者手语交流?或许是自己真的太累了,

    我的大脑越来越沉,似乎想睡过去,此时比平时睡觉的时间早了大约两个小时左

    右。

    只是还没有等我睡着,就被开门声再次惊醒,可心走了进来,之后慢慢的开

    始换衣服,换完后慢慢的爬上了床,似乎感觉到我今天的心情不好,她就那么轻

    轻的躺在我的身边,脸部靠在我的肩膀上,似乎无言的给我安慰。

    今天晚上可心的种种举动,让我心中舒服了很多,但是心中的疑问仍然存在

    著。

    只是还没没等到我思考些什么,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可心身上

    的香味,此时可心已经换完衣服,身上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沐浴露的味道,家

    里的沫浴露一直都是同一个牌子的,这个牌子沐浴露味道的是我俩共同的喜好,

    所以一直没有更换过。

    但是现在在可心身上闻到沐浴露的味道,似乎有些陌生……。

    第159章。

    我很确定可心身上这股沐浴露的味道不是家里的,难道说可心又买了新的沐

    浴露,但就算可心买了新的沐浴露,那么她是什么时候用的呢?记得昨天晚上睡

    觉的时候,她的身上还是旧的沐浴露香味,我可以肯定今晚她没有洗澡,那么只

    能是今天白天,那么今天白天她无缘无故洗澡做什么呢?如果是其他人,根本不

    会注意到这个细节,但是作为一个记者,我最擅长捕捉到一个个细节,这个沐浴

    露肯定有问题。

    我準备等一会可心睡着了。去卫生间看一看,心中似乎更加的压抑了,呼吸

    越来越急促,胸口起伏的也越来越大,可心的手臂就放在我的胸口上,她感觉到

    了。

    「老公,你怎么了?怎么喘的这么厉害?」。

    可心的头从我的胳膊上抬起,声音颤抖的问道。

    「没什?,就是有些难受……」。

    我努力控制一下自己的呼吸,声音带着颤音说道,其实是气愤到了极点,但

    是我现在却告诉自己不能失去理智,一定要冷静,一切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

    「要不行咱们去医院吧,好不好?」。

    可心轻轻用手摇了摇我的肩膀说道。

    「不用了,我去趟卫生间……」。

    我起身準备换个地方冷静一会,卫生间的抽屉里还有我不知道放置了多久的

    香烟。

    到了卫生间后我反锁了房门,我以前上卫生间没有反锁房门的习惯,毕竟家

    里就我和可心俩人,包括思建住进来,我也没有反锁过房门,但是这一次我反锁

    了房门,而且是下意识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在提防著什么,或许自己现在谁

    都不敢相信了。

    坐在马桶上拿出了抽屉里的香烟,香烟已经变了味道很呛很辣,但是我却抽

    的很舒坦,似乎这种刺激能够缓解自己内心的伤痛。

    抽完烟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此时想起了去看沐浴露。

    沐浴露就放在洗手盆下方的摆台上,我家原来常用的沐浴露还在,拿起来还

    沉甸甸的还有大半瓶,而且周围找遍了也没有新的沐浴露。

    我颓然的坐回了马桶上,可心身上沐浴露的香味不是家里的,那么是哪来的?

    家里有浴室可心还会去外面洗澡吗?有必要吗?那么可心只可能是在白天洗澡,

    大白天她应该一直和思建在一起,至少中午的时候俩人一起回来,一起吃饭,整

    个下午俩人一直在购物,那么可心什么时候洗澡的呢?为什么要洗澡呢?本来这

    段时间就多疑的我,不得不多想。

    我的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可心又和思建搞在了一起,但是因

    为那次在门外被我看到,俩人这次学聪明了,俩人现在白天出去开房做爱,这样

    就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也不会被我抓到,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能躲

    避我的方法。

    我坐在马桶上思考著,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自己此时不能乱了方寸。

    我又点燃了一支烟。尼古丁的刺激让我全身发麻。

    冷静的思考了一会后,我準备不说什么,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会问

    可心什么,那样会打草惊蛇,万一是自己想多了误会了什么,只能闹出大大的乌

    龙。

    其实要查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冷冰霜帮忙,但是和冷冰霜之间的

    特殊关系,我决定不找她。

    「老公,你还好吗?」。

    正当我坐在马桶上纠结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可心的声音和敲门声。

    这个黠候我才想起来,我已经不知道在卫生间呆了多久。

    「我没事,就是坏肚子了……」。

    我走出了卫生间回到了臥室。可心一直呆呆的跟在我身后,躺在床上可心一

    直抱着我的胳膊,感受到熟悉的体温,想到这两年恢复的感情,我内心无论如何

    都不相信可心会再次背叛我,但是种种异常却无法解释,我又不能开口质问。

    一觉到天亮,我顶著两个黑黑的眼圈,在可心的不断劝说下,我还是义无反

    顾的来到公司,只是内心无法平静下来,更加无法安心的工作。

    脑海中不断想像著家里的情景,可惜家里的摄像头已经损坏了。我根本看不

    到任何的情况。

    一直到了中午我实在呆不下去,如果内心在这么纠结下去,我可能真的就快

    疯掉了。

    中午下班后我直接打车到了冷冰霜的別墅,站在別墅的外面看着熟悉的大门,

    我却开始犹豫了,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但是为了自己的家庭,爱情,还有想要

    追寻的答案,我最终坚定的迈开了脚步。

    只是走到了客厅里,迎接我的只有管家没有冷冰霜,平常的时候只要我站在

    门外,別墅里的监控就能够看到我,冷冰霜肯定会在別墅里迎接我。

    「冷冰霜在吗?」。

    我询问著管家。

    「小姐好几天没有回来了,自从你上次走后,她也离开了,没有回来……」。

    管家显得很拘谨,安稳的站在那里说道。

    「,那我打个电话给她吧……」。

    虽然内心不情愿,但是此时我必须找她帮忙才行。

    我拿出手机给冷冰霜打了一个电话,但是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关机的声音,难

    道冷冰霜故意躲著我,不再见我吗?。

    「你家小姐还有其他的电话吗?」。

    我颓然的放下电话,不由得问著管家。

    「没有了,小姐临走有交代,让你不要寻找她,适当的时候她会主动找你的,

    另外,她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你稍等一下……」。

    管家说完后,就来到了柜子旁,拿出了一个盒子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接过盒子后就离开了別墅,此时心中突然很无助,自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

    那么的需要冷冰霜。

    冷冰霜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见我?记得在以前的时候,每次我主动来找

    她,都会让她受宠若惊的,但是这一次,她为什么不见我?还把手机关机?难道

    我即将被可心和冷冰霜两人拋弃吗?我回到公司里,把那个盒子放在了办公桌上,

    此时自己仿佛失去了灵魂。

    冷静了一会后,我只能安慰自己,可能冷冰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消失一

    段时间吧,毕竟对于她这种女强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拿过了那个盒子慢慢的打开,在打开之前我很好奇,冷冰霜到底给我留了

    什么。

    当我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个犹如盘大小的东西,还有一个说明书,还有

    一封信。

    我把信先打开,里面露出了娟秀的小字:徐建,我有事先离开一段时间,有

    什么事情不要着急,等我回来,另外,这个盘里有很多重要的东西,还有那个

    说明书,里面记载了很多的东西,但是我只想奉劝你,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看

    里面的东西,因为我害怕你可能会再次受到伤害。

    在此我向你保证,无论里面有什么,我没有看过里面任何一个内容。

    这个盘是一个储存资料的东西,也是一个监控设备的打开钥匙,在此我要

    和你说声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在你家里安装了一套监控设备,但是这套

    设备拍到的东西,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看过,只能让你一个人看。

    不要生气,下次见面送你个礼物作为补偿。

    ……爱你的冷冰霜原来冷冰霜在我的家里安装了一套监控设备,我拿起了那

    个盘。那么冷冰霜有没有发现我的那套监控设备?此时我手拿着这个盘,心

    中不免得有些期望,同时对于冷冰霜有了一丝感激,自己终于能够寻找到答案了

    吗?我把这个盘形状的东西插入了笔记本电脑,趁着现在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

    ……。

    第160章。

    只是还没有等我看到盘里的东西,我就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让我立刻去办

    公室一趟。

    我掛断了电话后,叹了一口气拔出了盘,重新把盘放到了盒子里,之后

    锁到了自己的抽屉里。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此时有了-丝轻松,或许是自己真的很害怕,害怕看到

    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起身去了领导的办公室,领导交给了我一个工作,我回到办公室后没有其他

    的时间做別的事,全心投入到工作中,让我暂时放弃了观看盘内容的打算。

    工作很紧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的投入到工作之中。

    等忙完工作后,已经过了晚上下班的时间,此时的时间距离我平时到家还有

    不到五分钟。

    把表格发送到了领导的OA中,我伸了一个懒腰真的很累。

    此时我看了一下时间,空閒下来了后,内心又不由得想到了那份盘之中。

    我思考著,要不要和可心撒一个谎晚点回家,把这份盘看完,因为内心虽

    然抗拒,但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我拿出了手机,就在犹豫要不要给可心打电话的时候,电话主动响了起来,

    我一看是可心打来的,刚刚自己犹豫一会儿,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

    「老公,赶紧回来吃饭啊,思建明天早上就走了,今晚是咱们最后一次一起

    吃饭,我做好多东西,我和思建都在等你呢……」。

    接起电话,还没有等到我主动说话,可心就先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大堆。

    「好的,我加班了,二十分钟后到家……」。

    可心的话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仔细回想一下日期,明天可不是思建要走的日

    子吗,这几天因为注意力不集中,竟然忘记了思建要离家的日子。

    掛断电话后我叹了一口气,眼晴看了一眼锁著的抽屉,今天是没有机会来观

    看这个盘了。

    穿好了衣服,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不知道自己

    是看办公室还是看那个抽屉。

    一路上心中心情很复杂,等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打开了房门看到熟悉的家里,

    突然有了一股陌生之感。

    家里已经摆好了桌子,桌上摆满了饭菜,可心和思建都安静的坐在桌子前等

    著我。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进门后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了这么一句没有头绪的话。

    自己平时回家的时候,不会说这种道歉的话,毕竟可心不是外人,或许这句

    道歉是对思建说的。

    这句道歉完全是下意识的,或许内心中把思建当成了陌生人?「快点洗手吃

    饭……还好饭菜没凉……」。

    可心给我拿过衣服后赶紧催促道,在我刚刚说出道歉的一刻,可心的脸上露

    出了一丝异样,或许她察觉到我今晚有些不太一样。

    「爸爸,咱们今晚喝一杯吧……」。

    在饭桌上思建和我说了一句,这个时候我才察觉到琳琅满目的饭菜中竟然有

    一瓶酒,而且酒的价格不菲。

    「思建非要买,说一直没有和你喝过酒,明天就要走了,今晚非要和你不醉

    不归……」。

    可心在一旁和我解释,或许我此时的表情有些异样吧。

    「好吧,我不喝酒的,今天就破例喝一次……」。

    听到思建和可心的话,貌似我还真的没有拒绝的借口,只能答应下来。

    其实在以前的时候,我真的很少喝酒,因为作为记者,喝酒算是一个比较忌

    讳的东西,言多必失毕竟保密是记者一项十分重要的职业本能。

    但是实际上我的酒量很好,这似乎是天生的,或许与自己从小生活的艰苦坏

    境有关系,对于酒精的抵抗力特別强。

    在饭桌上我和思建推杯换盏,这种酒我叫不出名字,应该是伏特加之类的烈

    酒,从酒的味道就能判断出酒很烈。

    在饭桌上,我不住的交代思建一些事情,思建也希望我和可心能够幸福的生

    活,饭桌上都是一些比较煽情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却没有多少的

    感动。

    在喝第一口酒的时候,我心中不由得有了-个想法:难道是可心和思建準备

    把我灌醉后,準备趁着我酒醉在家里翻云覆雨,过完俩人的最后一夜?毕竟明天

    思建就离开家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因为这个想法,我在酒桌上特地留了一个心眼,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思建的反

    应。

    思建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今天能喝酒还是让他破例,正常未成年人是不能喝

    酒的,但是思建已经十分接近成年人,而我心中似乎也想验证些什么。

    思建的酒量明显不如我,喝了几口后就开始脸色发红,从他的脸色我就可以

    判断,他的酒量远不如我。

    在以前臥底的时候我没少喝酒,但是我一直能够保持清醒,而且还会演戏装

    酒醉,这就是作为一个臥底记者的基本功。

    把这瓶酒喝完后,思建已经有些醉了,但是还能够保持清醒,只是站起来有

    些摇晃,而我则微微有些醉意,但是我发挥了自己臥底记者的演戏本领,装的醉

    醺醺,好像随时会摔倒一般。

    「思建,喝的高兴不?」。

    喝完最后一杯酒,我装作大舌头和思建说道,人在喝酒之后经常会说这句话。

    「高兴,谢谢爸爸……」。

    思建放下酒杯和我说了-句,他说话还是很清楚的,只是不断掀起的眉头让

    我知道,他在装作清醒。

    「好了,酒也喝了,你的愿望你爸爸也满足了,你们爷俩赶紧回房睡觉吧,

    我来牧拾一下你们爷俩的残局……」。

    可心嘱咐了思建一句,之后叹气摇了摇头。

    「可心,扶……扶我一把……」。

    我站起身体摇晃了一下,装作差点摔倒,可心赶紧过来扶住我。

    之后慢慢扶著我向着房间走去,走到房间我直接躺在了大床之上,可心开始

    给我脱衣服,而我则一动不动,不断的说着梦呓。

    我装醉的本事可不是盖的,谁都看不出来。

    等可心给我脱完衣服,我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这也是我装出来的。

    这个时候我心中却不像身体表现的那么平静,我仔细聆听着,今晚会不会听

    到侍么故事,可能一会就能听到母子俩的对话,就算不看盘今晚会不会发现什

    么秘密?。

    「爸没事吧?」。

    我从客厅里听到了思建的声音。

    「没事的,你爸爸根本不会喝酒,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喝这么多酒……」。

    可心一边收拾一边埋怨的说道。

    「好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坐飞机……」。

    紧接着就听到可心对思建嘱咐了-句。

    接着就听到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看来思建也回房去了。

    那边的房门关闭了,客厅里只剩下了可心收拾碗筷的声音。

    此时我不由得有些奇怪,看母子俩的对话貌似不像是故意把我灌醉,也不像

    是有什么目的,难道是我自己想多了?或许母子俩此时判断我没有睡着,故意说

    话演戏给我看?一定是这个样子,我不由得保持清醒继续打鼾,装出熟睡的样子。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客厅和厨房里只有可心收拾的声音,根本没有其

    他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心终于回到了房间,我感觉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额头探

    了探,之后听到稀稀疏疏换衣服的声音,可心的身影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我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能够听到一切的声音,听声辨位,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可心的脚步声走出了房间,过了不久隔壁发出了一声房门开关的声音,可心

    去了思建的房间?此时我顾不得「装死」,瞬间睁开眼睛,灵活无比的跳下了床,

    蹑手蹑脚的向着臥室外面走去……。

    第161章。

    等我走到了房门口往客厅看的时候,我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见卫生

    间的房门小窗户透出一丝微弱的灯光,紧接着里面就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

    原来是可心在洗澡,松了一口气之后,我準备转身回到床上继续躺着装睡,

    被可心发现的话自己就百口莫辩了。

    但是刚转过的身子再次停住,可心是一个人在洗澡吗?还是说浴室里此时不

    只有可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特別的爱多想,老是疑神疑鬼的。

    我不由得转回身子靠在门边,仔细聆听着浴室里发出的声音,只是里面除了

    水声和洗澡的声音,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正当我靠在房门前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声房门开启的声音,我

    赶紧转身逃回了床上继续装睡。

    躺在床上后,我才不由得想到,是可心开门吗?因为刚刚回来的太快,根本

    没有看到是哪个房门打开。

    浴室的水声还在响起,说明可心根本没有洗完澡,那么就剩下……正如我所

    想,客厅中传来了脚步声,那么重的声音,还杂乱无章,肯定是喝酒的思建发出

    来的。

    他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看来是往我臥室这边来的。

    这个时候的我,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原来俩人约好準备在浴室翻云覆雨吗?脚步声果然在浴室门口大概的位置停

    住了,不知道可心洗澡的时候有没有锁门,或许事先为思建预备好了没锁门?我

    不知道我思考了多久,也不知道那个脚步声在房门前停止了多久。

    一会后又听见思建的脚步声响起,只是离我越来越远,最后再次响起了房门

    打开关闭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后,我的心中不由得放松了一下。思建回房了,难道说这只是

    一场巧合?思建只是半夜起来上厕所,结果发现可心在洗澡,只好又回到自己的

    房间?还是说本来俩人约好,思建终于放弃了?思来想去,我又壮著胆子起身蹑

    手蹑脚的走列了房门口,结果看到的情景和刚刚一样,浴室灯光亮着,只有洗澡

    的声音,思建的房门紧闭一切正常。

    我用手托著下巴,此时有些完全摸不到头绪,现在发生的情景似乎与自己想

    象的有些不一样。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浴室水声声停止了,我知道可心已经洗完澡了。

    我赶紧转身跑回到了床上,此时的自己就像小偷一般,偷偷摸摸的。

    躺回床上后,我的心没有平静,因为可心洗完澡后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回到

    我俩的臥室睡觉,另一种是到思建的臥室去……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浴室的房门

    打开了,接着就是拖鞋的脚步声,只是让我欣慰的是,脚步声是往我俩臥室的方

    向而来。

    可心进入了房间,带进屋子里一团水汽,还有那熟悉的沐浴露的香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了不知道多久,可心爬上了床,安静的躺在我身边,

    我能够闻嗅到她迷人的发香。

    可心在睡觉之前甩手抚摸了一下我的额头,之后房间就陷入了安静之中。

    不久后,可心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难道今晚就这样结束了?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正常。

    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此时因为酒意却没有半点的睡意。

    看着漆黑的臥室,我转头看了一眼可心,她就那么安静的睡在我的身边,显

    得是那么的乖巧和安静。

    我叹了一口气,这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但

    是那几个疑点却紧紧的缠绕在我的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那天可心身上异样的

    沐浴露香味是怎么回事?那天俩人购物买回的东西哪儿去了?可能那天正好停水,

    可心去了外面的浴池洗澡,那天购买的东西可能提前帮思建邮寄到国外去了…

    …这是我唯一找到的理由吧。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几乎一夜没睡,一来是大脑里不断纠结著那些疑问,

    二来是自己不敢睡觉,因为害怕睡觉之后,看不到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一晚上我

    一直在担心可心和思建,担心俩人可能在后半夜或者凌晨我睡的最熟的时候偷偷

    搞事情。

    但是一直到天亮,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我却度过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

    此时感觉自己的眼睛干涩,脸部发紧,仿佛毒瘾犯了一般。

    到了起床的时候,可心做着早餐,而我在卫生间里洗漱,看着镜子中自己红

    红的眼睛下垂的眼袋,这算是对自己胡思乱想的一种惩罚吧。

    吃过了早饭后,我和可心一起送思建去机场,到了机场的大门口,我和可心

    目送著思建慢慢的走进了机场。

    这个时候心中还是非常感慨的,不论自己怀疑的是真是假,随着思建的离去,

    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或许那些疑点会成为永远的谜团,因为我无法开口去询

    问可心。

    我特意和公司请了一早上的假,从机场送完思建后,我就和可心分开独自来

    到了公司。

    坐在公司的办公室里,我的脑海不停的旋转著。

    在送走思建的时候,虽然自己有些庆幸,但是内心中还是有一丝隐隐的不舍,

    这种复杂的情感我的内心最清楚。

    当时我还特意关注了一下可心的状态,发现对于思建的离开,可心并没有表

    现出不舍的情绪显得很淡然,还和思建笑着打招呼,那丝笑容没有什么勉强。

    可心的这个情绪让我放心了很多,至少可心这次没有对思建流露出什么复杂

    的情绪,也就是说她对于思建的情感已经正常化,相较以前也淡化了。

    想到了这些,我的目光看向了桌子上那个盒子,刚刚进办公室的时候我把它

    拿了出来。

    但是经过刚刚的思考后,或许没有看它的必要了。

    思建已经离开,可心对于思建也正常化,如果看到这个盘,不管里面有没

    有什么,都已经成为过去式,如果看到一些小细节还无伤大雅,要是发现了俩人

    之间有什么事,岂不是给自己徒增烦恼?我叹了一口气,把那个盒子放进了我的

    保险柜之中,我只能把它严密的保存,肯定不能带回家里。

    思建离开了,日子也回归了平静,一切肯定能够回归到从前。

    这个时候的我,不由得想到了冷冰霜,心中不免得对她有些愧疚,因为所有

    的事情处理完毕后才想到她。

    她此时在哪里?为什么会不告而別?想到那一晚,心中不免得感觉到对不起

    她。

    那张纸我没有放进保险柜,仔细的读过两遍后,我耙它撕碎扔进了废纸篓里。

    那封信中我关心的内容只有一个,冷冰霜说等回来的时候会送我一个礼物,

    是一个什么样的礼物?对于视钱财如粪土的冷冰霜来说,能够被她视为礼物的会

    是什么东西,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可心的日子平静的过着,每天晚上下班,可

    心都会为我準备好丰盛的晚餐,偶尔思建也会给我打电话,询问一切和报平安,

    家中仿佛真的回归到了原本的平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安宁,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只是自己不知道那种不安的感觉来自哪里。

    自己作为一个记者,这种第六感一直很準,无风不起浪。

    或许是自已一直胡思乱想,让我自已的精神高度紧张,适当的时候应该找一

    个心理咨询师调节一下。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162章。

    一切都如往常一般,我也就慢慢的放松下来,毕竟时间能够改变一切,像我

    这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我照常每天忙碌的上班,而可心则是比我清閒的多,自从她在学校管实验室

    后,每天的时间很自由也很充足,每天下斑后可心都会做好晚饭等我回家吃饭。

    直到有一天……那一天,公司派我和我的助手们去郊区的平房区进行取景,

    写一篇关于平房区的风土人情。

    我和助手们驱车很久才赶到那里,平房区是那种复古式的平房区,类似於老

    北京的胡同,其中有不少文物级別的房屋。

    虽然没有市区的高楼街道那么繁华,但是却显得宁静和谐,老屋垂柳,是我

    最喜欢的一种氛围。

    我以前和可心也来过这里,在这里的小吃一条街吃了不少的平民美食,可心

    和我一样,很喜欢这里的风土人情,我俩还曾想过,等以后老了那天,如果这片

    平房区还存在,那么我俩就相约在这里养老,度过自己的晚年。

    只不过这里离市中心比较远,坐车需要大约40分钟左右。

    赶到了那里后,我们架起摄像机拍了很多的画面,最后升起无人机,从空中

    俯拍,完成了一系列工作后,已经是下午了。

    回到了公司后,我们开始一起整理拍摄的素材,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班的时

    间。

    「你们先下班吧,剩下的我自己完成就可以了……」。

    到了下班时间,我看到了那些助手们一个个疲惫的眼神,我不忍心的说道。

    一直以来我很关心我的下属,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助手们会死心塌地跟随我的

    原因,也是为什么我的团队是公司最优秀的原因。

    把同事们都下班后,我拿出手机给可心打了一个电话,因为我不知道这些素

    材要整理多久,我是个工作十分严谨的人,无论什么工作,我都尽量提前,绝对

    不会延后,所以今晚我务必要把工作做完。

    和可心交代完毕后,我就开始整理今天拍摄的素材,今天有四五个摄像机拍

    摄,街道拍摄,在高建筑物处拍摄等等,弄到了最后,就只剩下无人机高空拍摄

    的画面。

    我不断给无人机拍摄画面进行剪辑,留下需要的画面,其余无关紧要的全部

    剪掉。

    只是正当我把录像剪辑到一个画面的时候,我的目光被画面吸引住了,眼睛

    睁到了最大,我把眼睛贴近了屏幕,并且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因为我不敢相信。

    画面中我竟然看到了可心的身影,应该说是十分神似可心的身影。

    因为无人机是高空俯拍,而且是从高往下拍,虽然摄像机很清晰,但是由于

    高度太高了。而且无人机承重有限,不可能携带太复杂的摄像机,但是拍摄到的

    画面还是能够看的比较清楚的。

    画面中的可心站在一个四合院之中,貌似在晒衣杆上晾衣服,当无人机飞过

    的时候,她甚至还抬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因为阳光刺眼,她拿手在眼睛上方遮挡

    了一下。

    无人机飞过那个四合院的时间大概只有三四秒钟,而画面中的那个女人就是

    从晾衣服到抬头看无人机这几个动作。之后无人机就飞了过去。

    此时我不敢相信,我不由得把视频倒退回来看了几遍,画面中的那个女人和

    可心十分的相像,毕竟自己的妻子,自己太熟悉了。

    但是画面中的女人还是有一些不同,原本可心是长发披肩,很少扎起头发,

    因为她知道我最喜欢她长发披肩的样子,但是画面中的女人却是扎著马尾,身上

    的衣服倒是判断不出什么,因为此时那个女人胸前带着围裙。

    画面只有三四秒钟,最后我不得不把这段视频剪辑下来。

    我忘记了自己的工作,就那么一遍一遍的看着那段只有三四秒钟的视频。

    如果没有前段时间精神的高度紧张,或许我不会在意这个细节,毕竟世界上

    长相相似的人大有人在,而且无人机在高空,光线等各种问题都会造成拍摄的误

    差,这个画面中拍摄到的女人也比较模糊,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不会在意什么。

    但是此时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画面中的那个女人,我心中就是十分的紧

    张和在意。

    我把画面切到最近,也无法看清那个女人清晰的面容,只能从她整体的形象

    来判断,这个女人0%的可能就是可心。

    我一直看到自己的眼睛酸涩,我把画面停止,就停留在那个女人抬头看无人

    机的那一刻。

    我靠在椅子上,原本乎静的心再起波澜,「怎么会这么像?」我心中一直回

    想着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我相信我的第六感,所以我心中抓住这个画面不放。

    但是真的是可心的话,可心来到这里干什么?我不担心可心的时间问题,因

    为她在学校管理实验室,她有充足的时间出来,可以可心现在的工作就是一个閒

    职。

    但是她没有理由来到这个地方?难道这个地方有什么人吗?只是可心的亲属

    中似乎没有住在这个地方的人啊,可心从来没有提起过。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没有心情再继续工作,关闭了电脑后我準备回家,我準

    备询问下一下可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段视频我把她保存在手机里,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我直接开门进屋,没有看到可心的身影。

    客厅的灯光开着,浴室的房门紧闭房灯亮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看来可

    心正在洗澡。

    我换好鞋子后,看到餐桌上用保温罩扣着饭菜,散发着阵阵的香气。

    虽然自己晚上没有吃饭,但是自己却没有多少的食欲。

    浴室里待来阵阵水声,还有阵阵美妙的歌曲,可心正在里面一边洗澡,一边

    哼着歌曲。

    臥室里放着可心的衣服,我看到可心今天穿的衣服,回忆著今天视频中拍摄

    的画面,感觉衣服不一样,为了印证一下,我悄悄打开手机对照了一下,确实不

    一样。

    而且回头看着那準备好的晚饭,还有可心开心的样子,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那真的是可心。

    但是心中的怀疑挥之不去,可心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不直接问可心的好,万一真的认错人了。岂不是让可

    心多想,最后伤了她的心?等明后天有时间,我亲自去那个四合院一趟,至少做

    一下暗访,看看里面住的是什么人,如果里面住的真是一个和可心有些相像的女

    人,那么就可以证明这是一场误会了。

    但是既然现在回来了,可心又没有发现我回来,那我是不是可以偷偷听一下,

    至少让我知道我不在家,可心会做些什么么,现在不像以前,家里的监控设备都

    坏了,我根本看不到家里的情况。

    我赶紧退出臥室,之后走到门口拿起鞋子,慢慢的跑到后阳台里,这个阳台

    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每次偷窥似乎都在这个地方。

    最近自己总是疑神疑鬼的,如果不想让自己继续这么胡思乱想下去,最好最

    快的办法就是通过自己找到想知道的答案,等发现一切的真相后,自己就不会每

    天这么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

    向着父亲的灵位跪拜了一下,之后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可心洗澡每次至少都

    要一个小时时间,我也不知道可心进入了多久,只能慢慢等。

    此时阳台很暗,我坐在阳台放置的一个小马扎上,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我

    终于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可心洗完澡了……。

    第163章。

    此时的阳台没有开灯,而客厅里面亮着灯,这种强烈的灯光反射,让我可以

    坐在房门的正面,透过玻璃看向客厅的情景。

    我能够看到客厅的可心,但是可心却看不到阳台的我。

    只见浴室打开的房门中走出了一个靓丽性感的身影,可心身上围着浴巾,露

    出深深的乳沟和两个硕大乳球的上半部分,性惑而迷人。

    可心从浴室走出来后,直接走进了臥室之中,此时客厅的灯光还亮着,过了

    不知道多久,可心从臥室里出来。只是她的身上穿着睡裙。

    她到客厅关闭了灯光,之后回到了臥室,整栋房子只剩下我俩的臥室还亮着

    灯光……在回家之前,我事先给可心通过电话,告诉她我不知道要几点回来,告

    诉她不要给我电话,以免打扰我的工作,也不要惦记我。

    整栋房子都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我俩臥室的房灯一直亮着,说明可心一直

    没有睡觉,只是她没有睡觉在干嘛?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平时可心晚上睡

    觉的时间了,但是可心到现在还没有睡,她是在惦记着我吗?我看了一眼手机,

    确定手机静音后,我松了一口气,我真的害怕可心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我是接还

    是不接?。

    「咯咯咯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臥室中传来了可心的娇笑声,这个声音传出来的是那

    么的突兀,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是那么的清晰。

    大晚上不睡觉,怎么突然在臥室里笑?看来可心又在玩手机或者看视频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时钟指针向了晚上十点后,臥室的房灯终于关闭了,

    可心比平时晚睡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或许她真的担心我吧……。

    我坐在阳台上,此时已经是腰酸背痛,但是却没有感觉到多么的疲惫,不为

    別的,因为晚上很平静,可心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或许是自己真的多想了。

    我又静静的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我才起身,之后轻轻的打开了阳台的房门,

    我此时光着脚,蹑手蹑脚的向着客厅走去。

    当我来到臥室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可心均匀的呼吸声,她已经睡过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来到门口穿上鞋子,之后打开房开了再关闭,故意制造出一

    个声音,仿佛自己刚刚到家一般。

    「老公,你回来了,忙这么晚……」。

    听到我关门的声音后,正在房间熟睡的可心揉了揉眼睛撑起了身子,迷迷糊

    糊的说道。

    「是啊,刚忙完……」。

    洗漱完毕后回到床上,可心直接靠了过来,伏在我的肩膀上安静的又睡了过

    去,看着可心恬静的睡姿,怎么也不敢相信可心会隐瞒我什么么事情。

    不过,为了解开心中最后的一丝疑惑,我还是準备明天去那个地方看看,就

    算给自己解开最后的一丝疑虑吧。

    到了第二天,经过了一上午繁忙的工作,我把几乎一天的工作全部完成了,

    之后和领导打了一个招呼,借着补充素材的名义再次向着郊区的平房区赶去,只

    不过这次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台摄像机。

    我一个人开着车,拿着手机对照着视频中的房屋样子,没有办法,平房区实

    在是太大了,而且各种胡同恍如迷宫一般,我在里面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终于找

    到了无人机拍摄的那个四合院。

    我把车子停在那里,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四合院。

    这个四合院挺别致的,从外观上看,正是我喜欢的类型,看样子这个院子的

    历史不会太短。

    这个四合院没有位在最拥挤的平房区中心,而是在平房区的外围,独立的一

    个院落,门口朝着平房区的里侧,四合院的后院对着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可以

    说地理位置还是十分不错的,最主要的是它的风格。

    我看了一眼附近的情况,附近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商店,整体氛围显得十分

    的安静,而且跟前几乎没有什么摄像头等探测设备,可以说这里是一个十分安静

    的环境。

    我带上了记者证,带上了墨镜和口罩,拿着摄像机钻出了车里。

    我把摄像机扛在肩膀上,我事先已经想好了,如果一会敲门后开门的真是可

    心的亲属或者是可心什么,我就可以说是来工作碰巧的偶遇。

    只是当我全副武装走近那个鎏金大门的时候,发现大门是上锁的,一把同样

    仿古的大锁头和一条大铁链子把门栓的紧紧的。

    此时我傻眼了。不因为別的,我考虑了很多种情况,但是就是没有想到大门

    会锁上,说明屋主根本不在家。

    此时我像是洩气的皮球一般,没有了任何的好奇和斗志。

    我转身準备回家去,只是我刚走到车子跟前,就看到了附近有一群大爷大娘

    正在玩牌,就在离这个四舍院不远处的一颗大柳树之下,我仔细回想一下,似乎

    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来一趟竟然没有牧获。

    我走了过去,老一辈的大爷大娘们很朴实,并没有介意我打扰他们,我借着

    工作采访的名义和他们閒谈了起来,聊著他们的老房子,说着这些陈年往事,大

    爷大娘们的嘴就把不住门了,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关注他们的陈年往事。

    在他们的陪伴之下,我开始拍摄他们的老房子,一间接着一间的拍摄,我拍

    摄的时候是有顺序的,目的就是那个四合院,而我无论怎么拍摄,拍摄的结尾都

    会拍摄到那个四合院。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在大爷大娘们的陪伴下。终于拍摄完了最后一栋房

    子,就只剩一那个四合院了。

    我摸了一把汗,目光集中在了那个四合院,我和大爷大娘们走到了那个四合

    院门前……。

    「咦!这户人家怎么锁门了?是咱们哪个街坊邻居?可以参观一下吗?」。

    我走到房门前故意发出惊讶的声音,之后回身和身边聚集的越来越多的街坊

    邻居们说道。

    「这户人家我们也不认识,应该说现在的屋主我们不认识,我只认识原来的

    屋主……」。

    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说道。

    「怎么说……」。

    我带着兴趣问道,同时象征性的打开了录音笔,仿佛在做采访一样。

    「这个四合院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一直属于一个家族传承著,一个月

    之前,这家的人集体出国了,就把这个四合院出售了。这个四合院是我们这里环

    境和位置最好的一个四合院,据说价格很高,但是还是被人买走了。我们是多年

    的老邻居了,在房子原主人走之前,我们谈起过,本来他不想把房子卖掉的,只

    想着把房子租出去,但是买家却是铁了心要买,而且还给了高价,屋主心动,就

    把房子卖了……」。

    那个老大爷一边捋著胡须一边侃侃而谈。

    「那房子的新主人你们熟悉吗?」。

    我再次出声问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心也提了起来,现在终于问到

    了重点上了。

    「不熟悉……」。

    听到我的问题后,那群大爷大娘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个房子大约在一个月之前换了新屋主,而我们很少见到那个新主人露面,

    就算偶尔发现大门没有锁,大门也一直紧闭,很少见到有人出来。这一个月以来,

    我们只见到房子的主人几次,他们都带着帽子、口罩和墨镜,显得神神秘秘的。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伙人在利用这个房子干什么不法勾当,为此还报警过,但是

    警察上只了调查后,发现是我们多想了,新屋主就是一对低调的合法公民……」。

    另一位老大娘说道。

    「等等,你说是一对?」。

    我敏感的捕捉到了大娘中敏感的一个词语,脱口而出问道……。

    第164章。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大娘脸上带着疑惑说道。

    「哦,没……没什么……」。

    不是我镇定不住自己的神态,而是因为如果那天真是可心,那一对,岂不是

    ……是一对夫妻吗?虽然问出这个问题比较突兀,显得太过较真,但是我还是问

    了出来。

    「应该是吧!据前任房主所说,买房的是一个男人。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那

    个人带着帽子、眼镜和口罩,好像见不得人一般,虽然他的身材很魁梧,但是据

    房主从声音判断,他的年纪很年轻。而且买下这个房子后,我们就很少见到房子

    的新主人,只是偶尔看到一个穿戴很严实的男人和女人进出,而且两个人从来不

    是一起进出,都是单人。那个女人也是一样,穿戴的很严实,但是从身材可以看

    的出来,她绝对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房门没有锁里

    面的主人也不会出来和我们见面,一直大门紧闭,这也是当时为什么我们警惕的

    报警的原因,但是警察却没有查出任何问题,现在我们还一直奇怪呢,既然没有

    任何问题,为什么那么神秘呢?」。

    其中一个大爷说道,说出了整整一大段话,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其他的大爷

    大娘不断的点头附和,脸上都带着奇怪的表情。

    「好的,谢谢大爷大娘们,本来看这个房子很复古,奈何找不到房子的主人,

    可惜了……」。

    我知道只能摸索这么多,适可而止,装作十分可惜的说道,实际上内心也感

    觉到十分的可惜,因为得到的东西太少了。

    告別了大爷大娘们,我开车开始往回赶,内心中充满了疑惑。

    如果得到了信息是片面的,例如房主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等等,我可能就会完

    全的放心下来,但是得到的信息却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疑惑的信息。

    房主很年轻很神秘,仿佛俩人是不得光,大门一直紧锁,不和邻居们接触,

    警察上门走访还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还有部份不清晰的视频,一切的一切都变

    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只是时间不允许,否则我真想在那个房子周围布下监控,监视四合院的一举

    一动。

    回到公司后,距离下斑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坐在办公室里一动不动,大

    脑中思考著今天下午得到的东西。

    我做了一个假设,那个四合院的女主人真的是可心,这假设是可以成立的,

    首先可心有的是时间,因为她现在的工作本来就是一个閒职,她完全可以在上班

    的途中去那个四合院,其次可心的形象和视频中的女人相似,不,应该说是神似,

    她也完全有能力避开我,只要她晚上按时回家,谁会想到她白天去干了什么?。

    如果那个女主人真的是可心的话,那么那个男人是谁?据街坊邻居说,那个

    男人很年轻,我把大脑中所育的人都过滤了一遍,可心的亲属中根本没有这么一

    个人,如果说真的有的话,那么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思建,但是思建已经去了国

    外,不可能是他,当时思建到了外国后,还专门用外国座机打过长途电话给我报

    平安。

    不是思建,那会是谁呢?这一个下午的探索,不但没有让我找到答案,反而

    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老公。你一直偷偷看我做什么吗?」。

    到了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我脑海中一直萦绕着那些疑惑,眼睛不住的瞄向

    了可心,看着可心的样子,根本找不到什么疑点,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最终可

    心发现了我不住的偷看她,不由得笑着问道。

    「我看老婆好看呗……」。

    我放下碗筷,笑着说了一句,化解刚刚的问题。

    「好看你就大大方方的看呗,还用得着偷偷摸摸的……」。

    可心笑了一下往我的碗里夹了一口菜,看着可心贤慧的样子,我怎么也不相

    信可心是这样的人,一切的一切可能只是巧合吧,这样的鸟龙时有发生,自己或

    许太认真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着贴着自己肩膀睡觉的可心,我一直思考著、纠结

    著,是放弃追查还是继续追查下去。

    其实我可以去可心的学校查,看看她这几天的出勤规律,在白天上课的时候,

    她有没有出去过,但是如果我去校方询问,有什么理由呢?事后可心肯定会知道

    的,我该如何向可心解释呢?监控那个四合院,可我没有那个时间,如果说房子

    的主人每天都会回来,那还可以,但如果说十天半个月回来一次,那么……此时

    我特別想念冷冰霜,如果她在该有多好,我宁可让这件事曝光,让冷冰霜出派人

    帮我监控一下这个事情。

    身边传来可心均匀的呼吸声,而我却久久无法成眠。

    我该做么做?脑海中一直来回想着这个问题,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一夜无眠,吃过早饭后顶著两个黑眼圈来到公司,当工作进行到下午的时候,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不寻找到答案,我可能会一直活在猜忌之中。

    我到了领导的办公室,很少撒谎的我不得不用一个谎言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领导最后批準了,但是我内心却十分的愧疚,只为了寻找那个答案。

    回到家里后,我也和可心撒谎了,告诉她我要出差一个星期,要去很远的外

    地。

    毕竟以前我经常出差,可心没有任何的怀疑。

    由于时间有限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告诉可心第二天一早我就要出发。

    为了给可心一个假象,我同意了可心去送我的要求。

    在下班之前我已经在网上买好了机票,回来和可心说要出差的时候,我也让

    她看到了机票,必须要让可心深信我这次真的出差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可心送我到机场,一直送到我走进了安检门,最后可心不

    舍的目光离我越来越远。

    飞机起飞了,但是我却没坐上飞机,我站在机场目送著飞机起飞,我手中的

    机票也成了一张废票,找理由和机场的工作人员解释清楚后,我走出了机场,此

    时已经距离可心送我,过去了一个小时。

    可心此时应该上班去了吧,是去上班了了还是回家了了或者说去了那个……。

    平房区?我没有耽误,立刻打车向着那个乎房区赶去,手里拿着可心给我準

    备好的行李。

    到了那个平房区之后,我把自己「武装」

    了一下,我记得上次拍摄取景的时候,有一个租房的信息,就在那个四舍院

    周围,我找到了那个房子,把房子租了下来,一下子就租了半年,没有办法,只

    租一个星期人家不会租的。

    这样一来一去,租房子加上报废一张机票,一下子上万大洋浪费了,但是,

    为了寻找心中的答案,解开心中的谜团,这一切我都不会在乎了。

    好久没有在平房住过了。这个房子的位置极佳,透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那

    个四合院的大门,窗户有窗帘遮挡,房子里光线也比较暗,非常适合隐秘监控。

    其实这个房子的环境并不好,甚至有些潮湿,不过小时候在深山里长大的我

    不会在乎这些了,只要监控的角度好就可以了。

    而且这个房子的背后还有一个二层小阁楼,我閒逛的时候发现站在阁楼的顶

    部,可以看到四合院里面的状况,虽然看不到房子里,但是能够看到里面的院子。

    刚来的时候我观察过,那个四合院的大门依然紧锁著,我趁着有时间,拿着

    监控的器材到了二楼的阁楼,在一个隐秘的部位安装针孔摄像头。

    没有办法,我总不能站在二楼明目张胆的偷拍,那样不被抓才怪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