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1-147)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19790。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1)。

    思建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忆和估计,在娱乐场玩得不亦乐

    乎,似乎我们所有人都围着他转,而我和可心则是面带复杂,心里不是个滋味,

    可心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思建,看着思建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是不

    是该笑一下,可心似乎是害怕我多想,一直挽著我的胳膊或者抓着我的手,一刻

    都不愿意和我分开,而冷冰霜在一旁的时候,偶尔看到我和可心牵在一起的手,

    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而看着十分开朗活泼的思建,知乎没有任何的顾虑,只是越感觉到他正常,

    我的心中却感觉到不正常,因为这一切太出乎意料之外,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

    我做记者多年的一种直觉。

    只是这种直觉也不会百分之百準确,连冷冰霜都没有发现异常,自己是不是

    想的太多了?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到了中午,我们一起吃了一次午饭,在饭桌上大家出奇的安静,没有了游乐

    场,进入这个安静优雅的环境,我们之间没有了任何的遮掩。

    而思建十分听话的给我们拿筷子,叫服务员,叫餐具,叫酒水的,每次与我

    对视,目光总是那么垣然。

    再递给我们餐具的时侯,思建都会爸爸,妈妈的叫著,听到他的这些称呼,

    我的内心深处不由得有一根琴弦被拨动了,毕竟面前的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生骨

    肉,虽然不是和可心生的。

    在饭桌上我和冷冰霜成了主角,在饭桌上我和冷冰霜回避了敏感的问题,只

    是谈论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我俩看着彼此的眼睛,似乎都有些话想对对方

    说,但是可心和思建在旁边,我们无法说出口,可心和思建坐在旁边吃着东西,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两人,有几次两人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发现对视注视彼此后,

    又再次把头低下或者把目光移开,看到这一??幕,我感觉到如此的熟悉,俩人

    现在似乎还是那么的有默契……两人虽然都回避了彼此的目光,但是思建眼中带

    着的是坦然,而可心眼中带着的是慌乱,毕竟两个以前发生的种种,无法让此时

    的可心保持镇定。

    一顿饭在异常的氛围中结束了,当走出饭店后,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我看

    著冷冰冷,冷冰霜也看着我,最后我只能无言的对冷冰霜点了点头,意思让她来

    安排。

    看到我点头后,冷冰霜停住了脚步,之后目光看向了思建和可心。

    「思建,你不是说要给你妈妈和爸爸买衣服吗?现在就和你妈妈去吧,女人

    的衣服不好买,你妈妈要亲自试穿过才知道,而你爸爸就不需要去了,你妈妈知

    道他穿多大的衣服,不是吗?」。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冷冰霜的目光看向了可心,眼中似乎带了一些不明的情

    绪。

    听到冷冰霜的话语后,不要说是可心,就是我也楞在了当场,让思建和可心

    两个去购物买衣服?但是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身边的可心木然的点了点头,不

    知道是因为慌乱来不及思考,还是因为害怕冷冰霜那双冰冷的眼睛。

    思建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向前走去,可心看了我一眼后,低头木然的跟了上去,

    她牵着我的手也随着走远而慢慢的分开,在可心的手与我即将要分离的那一刻,

    我条件反射的想要抓住她,但是最后时刻自己还是放手了。

    思建和可心的声音慢慢的走远了,思建背影显得很随意,而且还转头微笑与

    可心说着什么,而可心的背影显得比较僵硬,似乎还没有放开自己的心,每当思

    建说话的时候,她只是轻轻的点头,俩人已经走远,说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过了一会,我终于明白了冷冰霜的用意,让思建和可心两人去购物逛街,虽

    然我感觉到意外,但是却是情理之中。

    首先支开他们两人我和冷冰霜才可以私下交流一些问题,其次如果以后要让

    思建回归这个家庭,那么和可心的单独接触不可避免,而且可以让两人早点放下

    彼此的隔阂,让两人的关系正常起来,不要变得如此的陌生,增至连看都不敢看

    对方一眼。

    「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和冷冰霜走在大街上,此时我逐渐安静了下来,不管怎么说,目前的情况

    比我预想中要好很多,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做?作为当事人,自己的思维已经不是

    正常的思维,需要冷冰霜这个旁观者给出意见,而旁观著的意见不是冲动的,往

    往是最準确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似乎越来越依赖冷冰霜。

    「思建的情况比较好,但是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后续治疗,从你们相见后,他

    所表现的还不错,保守的做法就是继续治疗一段时间,巩固一些,如果你不想这

    么早让他进入你的生活,那么就让他去国外读书,我会让他受到更好的教育」。

    冷冰霜看着我,没有经过思考就说出了这些。

    看来事先她都已经打算好了。

    「把他送到国外去,会不让我们的隔阂加深,毕竟他能够回归一些对我的父

    子之情不容易……」。

    如果把思建放到国外去,会不会让他误会成我在防备他?毕竟如果思建对我

    的父子之情是真实的,那样岂不是伤了他的心?思建现在对我的亲密,可以理解

    成他人性的回归,血浓於水的亲情,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我岂不是再次把思

    建推向了黑暗的边缘。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让抋建现在就回归你的家庭,虽然有些冒失,但是

    也差不多了……这段时间思建表现得越来越好,等我问一下医生团队的建议吧,

    让他们来研讨一下………」。

    冷冰霜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给我下决定,最后只能交给她的医疗团队来解决。

    「那思建今晚上回到你那去还是回家?」。

    现在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这个实际的问题,最初的时候只知道冷冰霜把思建

    带回来和我们见面,那么今晚要不要回家去住一夜?这个问题似乎没有想到过,

    现在见面了,饭也吃过了,该讨论接下来的事情了。

    「医生的建议是最后回家去,你们一家三口去一夜。毕竟你俩是思建的内心

    的羁绊,还有更多的现实场景也是一样,让他回家去住一夜,之后观察一下他的

    反应,根据他的反应状况,医生团队才能了解思建的病情还有接下来的计划……

    …」。

    冷冰霜和我说这句话的时侯,眼中带着一丝询问,似乎一切还需要我来同意。

    「那好吧,那就让思建回家去住吧,妳和他说过了吗?」。

    我没有过多的思考,一切按照医生的嘱讬和安排走。

    「还没………必须听到你的意见后才可以………」。

    冷冰霜轻轻点头说道。

    「对了,既然你同意了,那么我就让人去你家安排一下,安装一些临时的监

    视设备,观察这一夜思建的反应,由其是他独自一个人时候,是什么反应,毕竟

    人都是会伪装的,必须偷偷的监视他。这段时间里,思建随时处在我和医生团队

    的监视下,所以你的家里也有安装的必要………所以你的家里也有安装的必要…

    ……」。

    冷冰霜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要在我家里安装监控设

    备,还需要医生团队去看,这样会不会曝露什么秘密?毕竟这年中涉及到个人隐

    私。

    我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家里有监控的事情,就连冷冰霜都没有发现,而

    我现在担心的是,冷冰霜的人会不会发现这套设备,毕竟冷冰霜的人是那么的专

    业。

    「设备的安装应该不复杂吧?但我自己就会安装,把设备交给我吧,我自己

    回去安装一下,等思建回家的时候,这些设备就立刻拆除………」。

    我说完这句话后,冷冰霜点了点头,之后掏出了电话……。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2)。

    冷冰霜用电话叫来一些人,那些人带着一些设备过来了,我和他们一起乘车

    到了我家楼下,但是我没有让他们上来,在来的路上我简单询问了一下安装的方

    法,和我们记者所用的偷拍设备是大同小异,所以没有什么难度,对于我要自己

    安装,而且不让这些人进入我的家门,他们和冷冰霜也表示理解,毕竟是个人家

    庭,需要有隐私。

    其实这套监控设备完全是多余的,毕竟我家里已经有了一套监控设备,但是

    为了不引起所有人的怀疑,我还是把监控设备安装了上去,安装在了思建的臥室

    里,毕竟只是用来监视思建的。

    安装完毕后,我就赶紧下楼和那些人赶回来冷冰霜的地点,前后用了不到一

    个小时的时间,和冷冰霜见面后,我俩简单的聊了几句,冷冰霜又简单的交代了

    我一些东西。

    我们一边走着,一边说话。

    和冷冰霜谈话期间,不知不觉得走到了购物商场里面,就是我们巿最大的购

    物商场。

    我俩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期间聊了很多东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有

    些无法集中精神,不为別的,就是因为可心和思建两个人,两个人已经单独出去

    购物一个小时了。

    本来只是简单的母子去购物,但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自己还是不免得胡思

    乱想起来。

    只不过转念一想,购物是最耗费时间的,尤其是买衣服,毕竟要精挑细选,

    而且各大商场服装商品琳瑯满目。

    「你看,真巧……」。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身边的冷冰霜不由得突然说道,而且手指指著前方,此

    时我俩就走在商场里,本来準备找个休息区坐一下。

    随着冷冰霜的手指,我看到了可心和思建的身影,俩人此时正在服装区购物,

    此时商场的人流很大,所以可心和思建根本无法注意到我们,或许也只有冷冰霜

    这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精明人才能够做到。

    只见可心和思建正在选衣服,或许是一个小时的单独相处,两人已经显得随

    和了许多,思建还是那个开朗的样子,而可心不再是那么拘谨的模样,偶尔还会

    露出一丝微笑,只是笑的还不是怎么自然,但是已经能够和思建畅所欲言了。

    此时的思建手上拎着大包小包,似乎已经买的差不多了,不过此时两人却站

    在男装区,是给我选衣服吗?但是接下来我想错了,只见可心选好了一件衣服后,

    思建拿过来穿在身上试了一下,要知道思建的身材和我相差甚远,由于身材不是

    太好,我显得比较瘦弱,而思建则是人高马大,如果不是那份亲子鉴定,没有人

    敢相信我俩是父子关系。

    「怎么?看到他俩谈笑风生,心里还是不舒服吗?」。

    或许是我的眼神表情出卖了自己,身边的冷冰霜不由得在我身边说道,她此

    时没有嘲笑,有的只是担忧,或许她能够体会到我心中的伤痕。

    我看了一眼冷冰霜。

    不置可否,点了点头,之后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没事,慢慢就会好的,放平心态,既然选择了接受,那么就慢慢的去相信,

    过了今晚的观察期,你就会放心了很多了……」。

    冷冰霜说完这句话的时侯,慢慢的牵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松软和细腻,没有

    了那种冰凉的感觉,给了我手心一丝温暖,而她的体温似乎是通过我的手心传到

    了我的心里,让我的心不由得安静了下来,有了一丝温暖,心渐渐的平和下来。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低头看到冷冰霜牵着我的手,我赶紧条件反射一般的把

    手抽了回来。

    无论可心出轨和背叛我也好,但是我是不会出轨的,要保持自我,而和冷冰

    霜的那一夜,完全不是我自愿的,而是可心和冷冰霜一起强迫我做的,但是我不

    会主动去背叛我的爱情和婚姻,在我的手抽出的那一刻,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了冷

    冰霜失望的样子,但是只是一瞬而逝,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被我捕捉到

    了。

    毕竟我得到了她的身体,而且她对我真的没话说,我可以说欠了她很多的恩

    情,如果没有可心的话,我一定会接受她的,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对于她我只

    有深深的愧疚很无奈。

    钱?她不缺?权?她也不缺?,她各个方面都比我优秀,我能够给予她什么?

    我抽出自己的手之后,就向着可心和思建走去,冷冰霜也跟在我的身边。

    当我们离可心和思建还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我的脚步又再次停止,因为思

    建把衣服穿上试了一下后,似乎不么会整理衣服,毕竟是一个孩子。

    而可心在一旁纠结了一小会后,也坦然的走了过去,之后开始给思建整理衣

    角和下摆,在整理衣服的过程中,不免的触踫到思建的胸肌,思建显得比较坦然,

    眼睛一直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可心也比较坦然,但是她在整理衣服下摆的时候,

    她还是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娇羞和不自然,只是不知道是购物累的还是什么,她的

    脸颊已经微红,而思建虽然一直很坦然,但是坦然的背后还是有一些不自然。

    两个人的这个举动让我一下子站在了原地,是身体自发的站在原地,而冷冰

    霜也被我突然停住吓了一跳,但是她眼中只有了然。

    我短暂停顿了一下身体后,再次向前走去,这些都是正常的举动,自己还是

    太敏感了,时间能够改变一切,自己慢慢的适应吧,由于思建站在镜子面前,虽

    然是背对着我们,但是通过镜子他还是最先发现了我们,他赶紧转过身子和我们

    打招呼。

    而正好帮思建整理完衣服的可心起身看到了我和冷冰霜,她一下子变得十分

    的紧张,毕竟刚刚她给思建整里了衣服,她诺诺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一下子又变

    回了紧张懦弱的样子。

    「思建,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的治疗,你已经很累了,今天就暂时让你放松一

    下,你也和你父亲刚刚相识,今晚就回家住一夜吧,明天我会派人来接你……」。

    我本来想着该怎么和思建开口说今晚回家的事情,结果还是冷冰霜开口帮我

    解了围,而思建听了我这么一句话之后,显得十分的高兴,毕竟他这两个月一定

    是吃不好睡不好,而且还总吃药,或许回家能让他远离那些医生和冷冰霜,就好

    比一个做了两年牢狱的人突然有了自由,哪怕只有一天的自由。

    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可心反应倒是比较大,她赶紧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充

    满了惊讶和不解,因为她知道我不同意的话,冷冰霜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可心反应过来后,就赶紧跑到我身边,再次牵住了我的手,而此时她的手心

    已经有些潮湿,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炎热还是紧张。

    「衣服买完了吗?」。

    我问著可心和思建。

    「还差思建的衣服,思……思建一直要求给你和我先买,他最后买,现在就

    差他的衣服……」。

    可心赶紧给我回答道,语气中稍微带着一丝不自然。

    「走吧……买完咱们就回家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就开始继续购物。

    而接下来购物的环节中,我成了一个苦力工,手里提著大包小包,而冷冰霜

    作为一个女人,也免不了喜欢购物,竟然和可心打成一片,叽叽喳喳的逛个不停,

    购买完思建的衣服后,最后又给冷冰霜自己买了一件。

    等我回家的时候,脚掌己经发麻,浑身冒汗,坐在沙发上一动不也不愿意动,

    而思建比我拎的还多,但是他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上楼进屋后,竟然脸不红气

    不喘……。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3)。

    似乎是害怕我们一家人会尴尬,平时不爱凑热闹的冷冰霜竟然也跟著来我们

    家里,她或许是不放心什么,最主要是不放心我,也有是为了缓和一下家里的气

    氛。

    在厨房里,我和可心做着饭菜,和思建和冷冰霜待在客厅里,在饭桌上,虽

    然思建很活跃,冷冰霜也在想方设法调节著气氛,但是这顿饭的气氛还是透露著

    一丝压抑。

    吃过饭之后,冷冰霜就离开了,在离开的时候,冷冰霜看着我的眼神透露著

    一丝担忧,更多的是一种鼓励。

    冷冰霜走了之后,家里突然变了一种氛围,没有了语言,突然变得安静了下

    来,我没有说话,可心和思建也没有说话。

    思建对着我和可心笑了一下就回到卧室去了,只是他没有关卧室的房门,而

    是开始收拾著自己的东西,书藉和床褥,由于他是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此时的

    表情是否如表现得那么坦然。

    家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可心收拾著屋子,而我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一家三口,各自忙着不同的事情。

    我此时的注意力不在电视上,心中回想着该怎么度过今晚。

    可欣收拾完毕后,看了我一眼后,就回到了臥室之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我只是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心中却想着今晚要不要和思建交流一下,

    难道这一夜要这么无声的度过吗?只是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思建从臥室里出来了,

    只是他穿戴十分的整齐,他看了我一眼后,又看了一眼我俩臥室紧闭的房门,思

    建没有说话,而是一言不发的走过来,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坐在了我身边。

    「我很不喜欢现在的这种气氛……」。

    思建坐在我旁边后,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样的话语在这个时候无疑是

    扫兴的,难道冷冰霜不在身边后,思建又露出了本性?我没有回答,只是面带着

    疑惑看着他。

    「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但愿时间能够抚平一切。我準备出国去学习,

    让自己重新改变一种活法。等我真正长大成人了,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未来,而

    我只希望你和妈妈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大家彼此都早点从痛苦中走出来……」。

    思建轻声的说着这些,似乎这短短的两个月,他脱变成了一个哲学家。

    听着思建竟然给自己选择好了道路,我心中不免有些不是滋味,虽然思建和

    可亲的关系深深的伤害了我,但是我也对不起思建和凤君母子,或许就这就是一

    报还一报。

    「配合医生完成最后的治疗后再决定,现在谈论这些还为时过早……我希望

    你早日回归正常的生活,能够阳光一些,积极向上,将来能够出人头地」。

    听到思建的话语后,我差点脱口而出让思建留在家里,但是细想,思建的状

    况还不明了,还是等所有的治疗过程全部完毕后再做决定吧。

    「好吧,其实回到这个家,心情真的很复杂,有甜蜜,有忧伤,有恐惧,如

    果有一天我能够重新回到这个家里,只希望它只有一种氛围,那就是幸福,早点

    休息吧,晚安,爸爸……」。

    思建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起身回到了自己的臥室之中,「咔……」紧随其后

    就是房门关闭的声音。

    我看了一会电视后,也回到了我俩的臥室之中,而此时的可心没有像平时一

    样玩手机,而是面朝着床里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仿佛真的睡着了一般。

    我换好衣服慢慢的上床,躺在了可心的身边,整个房间都陷入了安静,这个

    夜晚注定难眠,身边的可心呼吸匀称,但是明显能够感觉出这是她强行装出的状

    态。

    此时她的内心是慌乱的,久久无法平静,而这个房子里再次多出了一个人,

    自己的心也无法平静,甚至没有心情去睡觉,虽然今天一天已经很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明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我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色微亮,醒来之后我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安

    静的睁开了眼睛,我的一只手压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这是我

    睡觉常用的姿势,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先眯著眼睛,而我醒来之后眼睛的余光就

    看到身边的可心竟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背靠著床头看向窗外,她此时没有发觉

    我已经醒来了,她就那么看着窗外,很认真,也很安静,不知道是在我之前刚刚

    醒来,还是一夜未睡。

    看到这一幕,我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用余光看着可心,可心看着窗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最终只化作了一声无声的叹息,她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转头看

    向我,而我此时也不再掩饰什么,当她的目光於我对视的一剎那,她瞬间慌乱起

    来,却言又止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也慢慢的起身,和可心保持同一个姿势,背靠著床头。

    「一夜没睡?」。

    我开口和可心说道,我的语气和眼神中没有责怪。

    「不是,我也是刚起不久……」。

    可心情绪稳定了下来,开口解释道。

    「是思建的关门声把我惊醒的,我最近睡觉一直很轻……」。

    还没有等我回话,可心再次张口说道。

    听到可心的话,我眼中露出一丝疑惑,思建的关门声?难道思建来我两个臥

    室了?「思建的关门声?」。

    我由于紧张不由得脱口而出。

    「思建走了,我听到了他离开时候的关门声……」。

    可心解释道,只是眼中带着一丝忧伤。

    听到可心的话语后,我赶紧下床打开房门,我发现门口已经没有了思建的鞋

    子,而他卧室的房间打开着,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思建的被褥折叠的整整齐齐,

    而他的学习桌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著:爸爸妈妈,我走了,保重身体……。

    「思建走了多久?」。

    此时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是早上6点钟,比我和可心平时起床的时间要早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

    可心低头沉思了一下说道。

    「妳怎么不叫醒我?」。

    此时我不由得有些焦急,思建难道又离家出走了?想起昨晚思建的状态,怎

    么都感觉有些异常。

    「我……我……」。

    可心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叹气,表情充满了无奈。

    我赶紧拿起手机给冷冰霜打电话,现在也只有她才能找到思建。

    接通电话后,冷冰霜平淡的告诉我,思建已经回到她那里,而且积极的配合

    治疗,治疗痊愈后準备出国学习,听到这些后,我放下电话,心中不由得松了一

    口气,同时对于思建要出国的消息,心情是复杂的,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欢喜还是

    忧愁。

    我穿好衣服后,带着可心走出了家门,中途我找机会离开了一会,为的就是

    支开可心,回到家里把那些临时的设备拆下来。

    把设备拆完后,冷冰霜就派人把那些设备取走了。

    我回到可心身边,吃过午饭后,我就去上班了,可心则是回家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冷冰霜的电话,她让我立刻赶到她的別墅去,说

    有事情要和我说,她的语气是带着一丝担心和焦急,放下电话后,我感觉十分的

    疑惑,难道是思建出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说……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早上折

    除的监控设备,难道是监控设备中拍到了什么吗?说实话,昨晚的一夜我睡得很

    安稳,而且回家拆除设备的时候,我还专门看了一眼思建的房间,没有什么异常,

    所以我很安心,根本没有查看那些监控设备拍到了什么。

    一来是离开可心中途回家的时间比较紧急,二来是我自己有监控设备,不需

    要查看他们的。

    接到冷冰霜的电话后,我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难道昨晚……真的发生了什

    么「意外」吗?。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4)。

    我放下手机后,根本没有心思再继续工作,本来的冷冰霜是让我下班后再过

    去,但是此时心中很是担忧,就和领导请了假,之后在领导一伙的目光注视下,

    我走出了公司向着冷冰霜的別墅赶了过去。

    到了冷冰霜的別墅后,冷冰霜正在书房里工作,看到我到来他十分的意外,

    我进门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冷冰霜,等待着她的解释。

    「过来看看吧」。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目光中的紧张,冷冰霜叹了一口气,之后从她的办公椅上

    起身。

    我走到了办公椅旁边,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冷冰霜给我点开了一个文件夹,

    里面有几个视频,随着鼠标点打开你的视频,一个视频开始播放的起来。

    这个视频是不是剪辑过的,省略了很多无关紧要的片段。

    止见思建昨晚回房后,没有像我想像中直接躺在床上睡觉,而是穿着睡衣坐

    在他的床边发呆,目光显得呆滞,没有了白天时候的开朗阳光显得很忧郁,这或

    许就是他真实的自己。

    他在床边坐了很久,之后走到学习桌上坐了下,来他双手放在学习桌上继续

    发呆,只是这次发呆有了对象,他看着学习桌上的照片发呆,那张照片是那么的

    熟悉,就是可心和思建的合影,思建看着那张相片发呆。

    眼中流露著很多回忆,只是他的表情没有随着回忆有什么变化,一直是镇定

    和冷淡。

    「他这个样子正常吗?」。

    只是看着世界发呆我不由得出口问道。

    「故地重游,有这个样子也是正常的,毕竟这个场景他无比的熟悉,而且不

    免的会想起很多的事情……」。

    冷冰霜听到我的话问题后,短暂思考了一会回答道。

    听到他的这个回答,我不由得点了点头,不是冷冰霜替思建说话,如果我是

    思建,也不免会想起很多的事情。

    我们没有再说话,继续的看着视频,思建在学习桌上发呆许久后,回头看了

    一眼紧闭的房门,只是客厅已经关灯了,我和可心那个时候也躺在床上休息了。

    思建最后叹了一口气,起身回到了床上,只是他没有正常的那种躺在床上,

    而是直接趴在了床上,他趴在床上把自己的脸埋进床单中,根本看不清他此时的

    表情,他似乎在逃避什么?也似乎在闻嗅什么?是不是在床单上寻找他和可心留

    下的气息?过了不知道多久,思建起身关闭了房灯,之后转正躺在床上,整个房

    间陷入了黑暗,也陷入了安静,只是偶尔会传来思建的叹息声。

    之后视频自动炔进,似乎是设定编辑好的,一直到早上,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思建就那么安静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可以看的出来,他似乎也一夜没睡。

    昨晚的一夜,似乎只有我没心没肺的睡了过去,中途思建只是正常走出房间,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思建回到房间,思建也只出过这么一次房间,不过这也没

    有什么异常,毕竟人半夜中都是需要起来起夜。

    但是思建这次起夜后,回到房间后,似乎叹息声更多了,或许在卫生间里,

    他又再次看到了许多值得回忆的东西吧。

    到了早上的时候,思建早早的起来,之后坐在床上发呆,过了半个小时后,

    又坐在了学习桌上发呆,最后写下了那封信,当他换好衣服离开房间的时候,他

    站在门口回顾自己的房间许久,最后房门关闭,而那个时候正是可心说思建离家

    的时间。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些?」。

    看完了所有的视频后,我不由得松了-口气,根本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害的

    我担心许久。

    「是的,你是新闻记者,对一些事情很敏感,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思建的这些

    行为是否有反常?你能不能猜到思建这一夜到底想了什么?他的反应是好还是坏?」。

    冷冰霜一边看着我一边说道。

    「就是这些?」。

    我感觉冷冰霜说的没有这么简单,似乎欲言又止。

    「另外,我想让你看完这些视频后,是否愿意把他交给我的医生团队,毕竟

    思建是你的……这些都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冷冰霜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捉摸不定,总感觉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带

    著一丝不情愿。

    「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为了思建的未来,把这些交给医生团队分析吧,或许

    那些心理医主能够发现什么……」。

    说完这些后,我从椅子上起身,之后向着外面走去。

    而冷冰霜一直在背后跟著我,此时我看了一眼时间,离下斑的对间越来越近

    了,我走出別墅大门后,打了-个招呼就向着家里赶去。

    此时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医生团队会有什么分析,另外有些事情我并没有表现

    出来。

    从昨晚的视频来分据,思建心中还有一些心事挤压在心中,但是庆幸的是,

    思建没有表现出什么憎恨的情绪,看到这些其实我的内心就已经知足了。

    回到家里后,可心已经準备好了饭菜,虽然可心伪装的很好,但是我也看的

    出来,她的心事比以前沉重了,虽然表现的和以前一样,但是多少有些不同,看

    来昨晚「触景生情」…「旧地重游」的不只有思建一个人,还有可心和我。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冷冰霜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了我医生团队的意见,

    基本和我想像的一致,思建的表现都是正常的,好在没有了以前的憎恨情绪,但

    是医生团队却提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思建半夜走出房间直到回来后的二十分钟

    时间里,思建肯定看到了什么,因为他回来后,叹息声明显增加了。

    按照医生的专业分析,思建在半夜起夜之前,平均一个小时叹息两次,但是

    半夜起夜归来后,平均一个小时叹息四次,足足增加了-倍。

    在这里不得不佩服医生团队的仔钿,这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但是冷冰霜说,很遗憾,监控只能拍到思建的臥室,至於思建这二十分钟出

    去后,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无从得知。

    放下了电话,我不得不仔细回想起那个视频,确实,当时我也发现了思建起

    夜回来后,似乎有些不一样,当时我也注意到了。但是只是当成思建「旧地重游」

    的正常反应而已,根本没有当回事,但是医生团队却提到了,而且对这个细节似

    乎很重视,但是苦在没有任何的视频资料可以查证。

    据冷冰霜所说,早上思建回到她身边报到后,就被医生团队带走了,这也是

    我在冷冰霜那里没有看到思建的原因之一,按照冷冰霜的说法,思建回到她身边

    后的表现没有什么异常,还和昨天白天一样。

    此时坐在办公室中,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医生的重视也引起了我的重视,

    不过还好,谁也不知道家里还有一套全方位的监控设备,医生看不到的东西,我

    却可以查看到。

    想到这些,趁着难得的空閒时间,我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虽然心中有一丝疑惑和紧张,但是心中还是比较放心的,我不相信在短短的

    二十分钟里,可心和思建再次偷情,因为以前看过思建和可心发生关系,思建可

    不是一个快枪手,如果发生关系的话,没有了四十分钟,思建是不会射出来的,

    就算思建离开房间就立刻插入可心,到他回到房间,中间没有一丝的耽搁,也无

    法真正的完成一次完美的交媾。

    而且我本来睡觉就很轻,俩人的交媾声再隐密,也可以惊醒我,毕竟昨晚我

    虽然睡着了。但是睡眠质量并不好。

    视频还没有打开,但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昨晚的时候,在我半

    睡半醒中,貌似感觉到了可心也中途起了一次夜,只是当时根本没有感觉到不妥,

    不知道可心起夜的时间与思建起夜的时间是否吻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5)。

    家里监控视频打开了,一切以这个监控为依据,这个监控视频也是我最大的

    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冷冰霜。

    视频定格在昨夜,我同时打开了我俩的臥室、卫生间、次卧三个视频,三个

    视频同步正在播放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在视频中,可以看到可心其实根本没有睡觉,她背对

    著我,无数次的睁开眼睛,在漆黑的夜里,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清彻,但是更多的

    是带着一丝忧虑和迷茫,更多的是一份紧张。

    当时间定格在后半夜两点钟的时候,终于有了变化。

    只见在凌晨2点13分的时候,两个臥室同时有了动作,只见可心和思建同

    时睁开眼睛,之后从床上起来,只不过两个人却没有立刻下床走出房间,而是直

    接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中带着迷茫和回忆。

    此时我有些不敢相信,不得不把视频倒退,重新看了一遍。

    难道两个人真的是心有灵犀吗?睁开眼眼和起床的时间是如此的一致,如果

    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两个人是约定好的一般,难道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是那么的有

    默契吗?两人都看向窗外,只不过可心看的是北方,而思建看的是南方,两个人

    的目光同时背道而驰,但是眼中的眼神是如此的相似。

    过了大约半分钟后,可心最先有了动作,只见她小心翼翼的绕过我的身体下

    床,在下床的过程中,眼睛一直轻轻看着我,似乎是害怕把我吵醒。

    而可心下床开门的时候,动作也很轻柔,她没有一次性的把门打开,而是轻

    轻的转动门把手,把门打开后,先把头探了出去,整个过程显得十分的安静,没

    有发生一丝的声音,可心在看着漆黑安静的客厅,不知道为什么,轻轻的松了一

    口气,之后走出房间去卫生间,再打开卫生间房门的时候,可心的动作也很轻柔,

    这次不知道是害怕惊醒我还是隔壁的思建。

    可心只是在小解了一下,可心刚进入卫生间的时候,思建也收回了目光下了

    床,当他下床的时候,他透过模糊的房门玻璃看到了客厅传来微弱的亮光,在这

    个漆黑的夜里,那萤萤光亮透过模糊的玻璃,像是萤火虫一般。

    但是还是当思建朦胧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清醒,他深吸一口气之后,向着房门

    走去,只是稍微有了一丝停顿,思建打开房门的声音也很轻,而他走到卫生间门

    口的时候,他看到了主卧微微打开的房门,但是没有看到里面的情景,毕竟这个

    夜晚真的很黑。

    思建只是表情很淡然,在卫生间的门口等待着,但是他的呼吸有了一丝急促,

    或许他也摸不准此时在卫生间的里面的是谁。

    思建此时表现的很淡定,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好多,但是在以前的时候,他如

    果确定里面是可心的话,肯定会试着打开房门冲进去,但是此时他却没有,难道

    是他摸不準里面是谁吗?万一他打开房门后发现里面的人是我……。

    如果他确定里面的就是可心,他会进去吗?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卫生间的房

    门打开了,可心打开房门后,就看到门外站著一个人影,可心立刻吓了一大跳,

    条件反射的要喊,不过在最后关头她摀住了自己的嘴,而正在房门外等候的思建

    看到里面的人竟然是可心,他显得很意外,也有一丝喜悅,或许是感觉上天给了

    他这个机会,是啊,自己正想上卫生间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最想要见到的人。

    可心慌乱的一会后,就赶紧收回了情绪,之后向着思建报以一个微笑,只是

    这个微笑很勉强,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可心微笑一下自是和思建打过招呼,之后就要掠过思建的身边準备回房去,

    而且看着她的身影和步伐,总感觉是在逃跑一般。

    而思建冷不防看到是可心,感觉十分的意外和惊喜,尤其看到可心对着他笑,

    他一下子矇住了,直到可心从他身边路过,他才反应过来,只见他条件反射一般

    的伸出手,一下子抓住了了可心的手,可心的身体在被思建接触牵手的那一刻,

    一下子停住了,站在了原地,是的,还没有等可心胳膊被思建拉直,是她自己站

    住的,只是她没有回头。

    思建伸手牵住可心是下意识的,而可心突然停住步伐也是下意识的,两人下

    意识的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现在的画面就安静了下来。

    可心被思建从后面牵住了手,他背对着可心,而思建站在可心的身后,一只

    手牵住了可心的手,两人就彷佛一对恋人,恋人要走,而另一方牵住了她的手要

    挽回。

    画面在这一刻定格了很久,可心的表情从最初的惊讶和慌乱慢慢的平复下来,

    而思建也是一样,等他平复下来后,看着自己的手牵着可心的手,不知道是继续

    还是应该松手,或者是可心没有拒绝让他有了想当然,他就那么继续的牵着,只

    是他无言的站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快回去睡觉吧……」。

    这个时候一个轻音打破了这份宁静,只见可心轻轻的收回了手,而思建没有

    强求,可心的声音很轻,似乎是害怕屋里的我听到。

    「妈……」。

    思建轻轻的叫出了一声,声音和以前一样,这个称呼对于可心是无比的熟悉,

    和白天的称呼语气不同,这次的称呼两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而这个称呼也

    让可心本来移动的身体再次停住。

    可心背后的思建或许看不到,此时的可心闭上了眼睛,咬了一下嘴唇,脸上

    闪过一丝挣扎,最后他还是睁开了眼睛,眼中带着一丝坚定。

    「回去睡觉吧……」。

    可心再次回复了一句,言语还和刚刚的回应是一样的,不同的是语气,第一

    次的回复是比较温柔的,但是第二次的回复,可心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冰冷,只

    是冷冰的感觉是装出来的还是内心自发的,我不得而知。

    听到可心的这声回复后,思建欲言又止,最后没有说什么,而可心打开我俩

    臥室的房门走了进去,而思建最终叹了一口气,走进了卫生间,上完厕所后就回

    到了臥室,只是这次他的情绪明显不一样,似乎是可心的冷漠让他十分的受伤,

    他更加的忧愁了,而且叹气也变得更多了。

    而另一边的可心,在上床后,这次换成了面对我,她就那么迷离的看着我的

    侧脸,那个时候我已经睡着了,可心就那么看着我的侧脸,不知道脑海中想着什

    么,她的表情十分的复杂,最后她慢慢的转身,但是她转过身体后,用手轻轻的

    抚了一下自己的眼角,这个动作不是下意识的,我把监控回放了一下,而且把视

    频放大,我看到了刚刚的可心,在眼角流出了一丝微弱的泪光……。

    这丝那光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说明在刚刚的时候,她的内心并不是像她的言

    语那么冷漠,或许是她装出来的,她或许知道她的冷漠会伤害到思建,这丝泪光

    是对思建的愧疚和心疼吗?而另一边的思建没有泪光,有的只是无奈和忧伤。

    看完这段视频,我也终于知道了这短短20分钟发生了什么,虽然有些让我

    意外,但是比我想像中要好一些。

    曾经有过禁忌亲密关系的两个人,在同一时刻相遇,下意识的发生了一些肢

    体动作,而可心的拒绝让心思建感觉到了悲伤。

    看到可心的那丝泪光,我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仔细想想,或许应该理

    解一下她,毕竟她是感性的女人。

    而思建呢?他还是一个孩子,还在治疗之中,这或许就是我能够原谅他唯一

    能够找到的理由吧……。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6)。

    两年后……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过去了两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发生了许

    多的事情,尤其是我和可心,我俩之间的裂痕经过了两年的时间,终于算是康复

    了,我俩的感情恢复如初,而可心和我都暂时忘却了那段不开心的时光,人们都

    说时间是疗伤的圣药,这句话一点不假。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和冷冰霜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是我主动的在和她

    保持著距离,和她的那一晚意外,也是我内心唯一的羁绊,总感觉亏欠了冷冰霜,

    本来也亏欠了她太多太多。

    这两年的时间里,冷冰霜一直在找人帮我治疗,我的身体有所好转,但是由

    於自己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工作去休养,所以治疗的进度有所缓慢,但是两年过后,

    医生说我的精子存活率有所提高,基本达到了受孕的标準,只要运气够好,就可

    以有自己的孩子。

    对于这个情况,最高兴的莫过於可心,因为她一直希望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

    孩子,她的愿望比我要迫切的多,至於思建的身份,我一直没有向她公开过,这

    个秘密我準备能够隐瞒多久就多久。

    因为我知道思建的身份,已经有了一个亲生儿子,所以会生孩子不是很迫切,

    而可心不一样,没有了思建在身边,尝试到了做母亲的甜头,她盼星星盼月亮的。

    关键缓和之后,可心也几乎每天逼我交「公粮」,但是奈何,虽然精子的存

    活率提高了,但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也或许是因为冷冰霜的感情纠葛,也或许

    是内心中的阴影关系,和可心性生活并不和谐,就算发生关系,也坚持不了多久,

    往往中途就突然疲软了。

    可心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一直很为我担心,一直劝我和医生说一下,但是

    这种事情难以启齿,我并没有让冷冰霜知道,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我和可心知道。

    在不久前,我曾经自己去找了一个医生,经过医生的检查,我的身体各种指

    标都已经正常了,之所以会中途疲软或者性生活不和谐,都是因为心理的因素,

    至於原因医生没有细问,身体没有问题,那么就是心理上。

    虽然我内心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相信医生的水平,只是自己内心是因为什么

    心里?我不清楚,只是每次和可心性生活的时候,我的心中都会不自由自主的浮

    想出可心和思建发生的一幕幕,想像著思建曾经也和我一样这样和可心亲热,尤

    其是想到我和思建两个亲生父子竟然和同一个女人,我的内心就感觉特別的异样

    和別扭,而想到这些后,我就会疲软,失去了所有的性趣。

    虽然我没有和可心说过,但是可心也许察觉到了,毕竟以前的我就算无法生

    育,但是性生活还是比较正常的,虽然比不过思建。

    在平时的时候,我的思想还能够回避一幕幕,但是看到可心熟悉的身体,尤

    其是听到可心的呻吟,都是那么的熟悉,监控视频中,那晚在客厅里看到的一幕

    幕……虽然可心有些欲求不满,但是她待我更甚从前,一点没有嫌弃我。

    和那套监控设备,我一直没有拆除,因为我不确定它是否还有作用,而偶尔

    我会回顾一些监控视频,有的时候可心一个人的时候,我看到很多次可心用手指

    进行自慰。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可心自慰。

    在以前的时候,虽然我不不能生育,但是和可心的性生活还算是和谐,或许

    是经过思建的「开发」让她的身体需求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所以让可心现在根

    本得不到满足,而她自己自慰也只是「望梅止渴」。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思建,这两年的时间里,思建失去了所有的消息,甚

    至过年的时候都没有回来过,他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仿佛从人间消失了,一

    般我只能冷冰霜那里得到一些消息,按照冷冰霜所说,思建的治瞭已经完全结束

    了,现在正在国外读书,接受高等教育,把所有曾经缺失的东西都补回来,至於

    思建什么时候回来,是否还会回来,这一切我都没有去问,只是在冷冰霜那里得

    到他平安的消息,我就安心了。

    对于思建的感觉,这两年的时间里,也没有发生变化,我对他的感觉依然是

    复杂的,希望他回来,但是看到他又会想到以前的一幕幕。

    但是我希望他会出人头地,毕竟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不强求他什么,他不

    愿意回来的话,找时间我会去看看他,他愿意回来的话,我也愿意再次接受他,

    一切都看他自己。

    「老公,今晚想吃什么?」。

    正在办公室看着窗外回忆的我,突然接到了可心的电话,电话中的可心甜腻

    腻的说道,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虽然我和可心曾经发生了巨大的裂痕,但是痊愈

    后的我们,感情更加的深厚了,现在的我们亲情已经多于爱情,算是一种爱情的

    极致和昇华。

    「随便吧……只要你做的,我都愿意吃……」。

    我笑了一下,温柔的对着可心说道,以前的我也是这么对待可心的,我们回

    到了以前,从来不提思建,仿佛是一个禁忌的名字。

    「唉……每次问你都是这句话,太没意思了,今晚要不要出去吃?」。

    可心在那边似乎显得很扫兴,但是说到最后的时候,不免得来的一丝兴趣。

    「怎么想出去吃了?」。

    此时的我有些疑惑。

    「因为咱俩已经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单独出去吃饭了呗……」。

    可心在那边调皮的说道。

    「是啊……好久没有咱俩单独出去吃饭了……好吧……好订地方,之后告诉

    我就行了……」。

    在听到可心的话语后,我的眼睛看向窗外,闪过一丝迷茫,貎似上一次单独

    和可心去吃烛光晚餐,还是两三年之前,自从遇到思建后,我俩就没有这个机会

    了。

    「好的,等会告诉你……」。

    可心听到之后,显得很高兴,但是高兴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感动,或许她

    也知道我俩这次的单独约会是多么的难得。

    两个小时后,我和可心坐在西餐厅里,看着彼此,什么都是浮云,平平淡淡

    才是真。

    可心还是那个可心,这样她的身体已经不再洁净,但是这只是一种概念而已,

    可心的身体还是以前的身体,即使被思建留下过「印记」,但是印记早已经清洗

    干净消失不见了,主要是度过心理的这道难关。

    在饭桌上,我俩放下了所有的一切,只享受著这份宁静,可心切一块牛排餵

    到我的嘴里,而我也切一块牛排餵到可馨的嘴里,旁边的人群不时报来瞹昧的目

    光,老夫老妻了还是那么恩爱,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我俩的感情之路是多么的纠

    葛。

    思建的房间,仍然是我俩的禁地,不到万不得已,我俩一般不会去那个房间,

    那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似乎是保存着,等待着什么,而可心也是一样,或许她

    也不想再踫触那个回忆。

    一顿西餐在宁静中结束了,在回家的时侯,我俩没有开车也没有打车,可心

    就挽著我的胳膊和我一路走过来,我俩一路上没有说话,都是看着这熟悉的街景,

    享受著黑夜的宁静。

    本来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俩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走到家里楼下的时候,我

    俩都没有感觉到累,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这顿西餐我俩吃的时间很长,

    似乎不愿意早早离开那个环境。

    走上了楼梯,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我俩的身影不由得停住了,因为我俩在家

    门口看到一个人。

    而这这个人此时坐在楼梯上,或许是他太累了,他双手抱着膝盖,把脸埋在

    膝盖之中,晚上的温度很低,他似乎很冷,而身边放着行李箱子,还有一个书包,

    而这个人似乎睡着了,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7)。

    难道是隔壁的邻居忘记带锁匙了?不对呀,此时我不由的想到一个人,那就

    是我的儿子,「失踪」了整整两年的思建,只是这个人不像啊,虽然看不到脸,

    但是身材太魁梧了,身材比思建还要大,到底是谁呢?此时他就坐在楼梯口,挡

    住了去路,我和可心根本无路可走。

    「朋友,醒一醒……」。

    此时我不得不上前去推了推他,但是却没有推醒,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鼾

    声似乎比以前还大。

    「朋友,醒一醒,睡在这里会著凉的……」。

    这次我不由得加大了点力气,但是似乎用力过大,他本来抱着双膝保持著平

    衡,我这一推他差点侧面摔倒在地上。

    「哎呦……FuckYou……Whopushme?」。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迅速反应过来,站起身子低头目视著我,眼中带着

    怒火。

    本来认为这个男人很高大,但是站起来之后,我才发现,我低估了他,他比

    我高了一个头,而且他本来站在台阶的上方,所以显得比我更高了。

    他说的英语我能够听懂,毕竟我是记者,经常去国外,英文可以达到当翻译

    的水准,他刚说的是:干你,谁推我?当看清楚他的面容的时候,我和可心都呆

    立在当场,而那个男人也呆住了。

    这个男人不是別人,是思建,虽然他的身材变了,但是长相没有太多的变化,

    只是变得更加成熟了,脸上还长了胡子,这一点我不意外,毕竟我就是连毛胡子,

    每天都得刮胡子。

    两年不见,他长高了,长大了,成熟了,脸上已经看不到青涩和幼稚,一股

    男人的气息铺面而来,是那么的阳刚……。

    「爸……是……你们……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等了很久………

    很久了……」。

    对面的思建最先反应过来,只见他赶紧走下楼梯,脸上带着笑容,或许是在

    国外呆得太久了,他说的中文有些断断续续的,这是正常的,需要在适应一段时

    间就可以恢复了。

    「思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睡在这里?」。

    此时我心中是复杂的,心中自然有欣喜,毕竟是我自己的亲生骨肉,无数个

    夜晚,在梦里都会闪现思建的影子,但是内心还是有些惧怕,毕竟那些阴影可能

    一辈子都无法消除。

    「我……回来一个……一个多小时了……我的锁匙……打开……不是……打

    不开房门」。

    思建似乎很着急,手中还拿着锁匙。

    这个时候我一拍脑门,在半年前,门锁刚刚换过,因为丟了锁匙,为了安全,

    就把门锁换了。

    看来思建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从美国回来需要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思建

    太累了,就在门口睡觉了。

    「赶紧进屋……」。

    我赶紧掠过思建的身边打开了房门,之后回头让思建进屋,而思建提著行李

    箱子走了进来,而此时可心还傻傻的站在原地,目光一直停留在思建身上,眼中

    含着泪光,如果不是她控制,或许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看到我看到她,她才慌乱的走上楼梯,用手臂点了一下眼角,不过我心中没

    有怪她的意思,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我的鼻子也有些发酸,两年的时间,

    冲淡了很多的东西,包括那些伤痕……。

    「吃饭没呢?」。

    进屋后,我对这思建说道,我和可心吃过了,不知道思建有没有吃。

    「飞机……吃了……」。

    思建回答道,在飞机上吃了飞机餐。

    「可心,準备点饭吧……」。

    我对着可心说道,可心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思建。

    在厨房做饭的可心,时不时的擦一下眼角,虽然她是背对着我,但是我能够

    感受到。

    和思建聊了一会后,我终于了解了一个大概,两年前,他从家里离开后,思

    建又跟随医生团队接受了两个月的治疗后,就被冷冰霜送去了美国,在美国接受

    了西方的教育。

    这一次他放了长假,所以回国来看看我们。

    他以前放假的时候,都会在美国打工挣钱,按照冷冰霜和他自己的要求,他

    慢慢学会了自立,自己打工来补贴学费,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感觉到他真的长

    大了,真的正常了,他侃侃而谈,虽然还是以前的模样,但是已经不是以前的气

    质和言谈举止了。

    「思建,你怎么会说脏话?」。

    聊到最后的时候,我和思建的关系亲密了很多,我不由得问道,因为我不是

    一个喜欢说脏话的人,当然不喜欢自己的儿子也一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之……所以会说脏话也是迫不……得已,你知

    道吗?在国外,我这种外国人是很受……欺负的,那些本地学生总是……欺生,

    所以我就学会了骂人,甚至还有打架,没有办法,我得保护自己……」。

    思建露出了一丝歉意,但是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凌厉的亮光,

    让人看后心里发寒,我可以确定思建在国外这两年一定吃了不少苦,我也当然知

    道去国外肯定会被欺负,无亲无故的,冷冰霜为了锻炼思建,估计也不会找人帮

    助他,一切靠他自己,所以有了今天,也是正常的,毕竟太老实,肯定会被欺负

    的。

    「可心把思建的屋子收拾一下……」。

    看着思建在吃饭,我对着可心说道,可心一直坐在我的旁边,听着我和思建

    聊天。

    「不用了,我吃完了,我自己来……」。

    思建放下碗筷就赶紧向着自己的臥室跑,似乎抢著要自己收拾房间。

    思建打开了房间,却发现里面整整齐齐,我也跟随着思建来到了他的房间,

    这两年里,这个房间是我的禁地,我基本上没有来过,但是此时却发现思建的房

    间收拾的整整齐齐。

    我不由得伸手在思建的学习桌上摸了一把,发现竟然一尘不染,不是我收拾

    的,那么只有可心。

    「谢谢爸妈,我的屋子竟然一点没变,而且还那么干净,看来你们一直在给

    我收拾著房子,也是在等我回来……」。

    思建看到这些后,不由的笑了一下,对着我和可心说道,在刚刚的时候,我

    用余光看到了可心,在我用说手指抚摸桌子的时候,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自然。

    看来她经常来思建的房间收拾,只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因为这两年我没有怎

    么看过视频,所以没有发现这一点,想到这些,心中还是难免有些小小的吃味。

    之后的日子里,家里突然热闹了起来,不因为別的,突然多了思建,而且思

    建这次回来给我和可心带了好多的礼物,几天相处下来,一家三口终于少了很多

    的隔阂,可心和思建沟通也比较正常了,只是两人的话语还是比较少的。

    而思建回来的第二天,我带着思建去看冷的冰霜,不为別的,我和思建都亏

    欠了冷冰霜太多太多,毕竟思建在国外的费用都是冷冰霜负责的,对于冷冰霜的

    恩情,估计我这辈子也还不清了。由于此时是放假期间,可心作为教师自然是放

    假,而且是寒假,所以可心和思建是两个大閒人,而我这个这样的工作,根本没

    有多少的假期,在家里陪伴了思建三天后,我就不得不再次上班来了养家糊口,

    开始的时候,由于以前的心理阴影,我心中还是会有些胡思乱想,但是趁着午休

    看了几次家里的视频后,我不由的放心了下来,思建长大了,不像两年前那么冲

    动了,如果他已经接近成年,思建已经向着大人迈进,而可心经过了和我的感觉

    复合,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俩人单独在家的时候相敬如宾,虽然经常说话,但是一直保持著该有的距离

    ……。

    过了一个星期后,我突然接到了冷冰霜的一个电话,让我去她的別墅和她碰

    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