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4-140)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18790。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4)。

    把可心放在床上后,我转身向着客厅走去,我继续睡在沙发上……。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迷迷糊糊的翻了一个身,手自然

    的垂到了沙发的外面,但是发现手触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我顿时清醒了不少,

    睁开眼睛后,我看到可心的身影,她依然睡在了沙发边的地板上,而我的身上盖

    著那条毯子。

    仿佛昨晚我把可心抱进房间的一幕是做梦一般,但是我确定那是真实的,可

    心半夜醒来或许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结果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起身站起了身子,此时可心并没有醒过来,我走到了洗漱间开始洗漱,等

    我洗漱完毕后,可心正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等我。

    「等我稍微洗漱一下就赶紧给你做早餐……」。

    可心看到我之后,脸上带着一丝紧张和愧疚说道,在以前的时候,可心都会

    早於我很多起床给我做早餐,但是最近她都睡过了时间,醒在了我的后面,这让

    她很愧疚,尤其是在我俩现在的这个状态下。

    可心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吃过了饭后,我準备再次出去一趟,这一夜

    我想了很多,自己也有了决定,还是回归一下正常生活试一下吧。

    不是我这个人的主意不够坚定,原本的时候我就算再犹豫,也要和可心离婚,

    离开这个家庭和可心、思建母子,但是出了意外,思建和我的关系让我措手不及,

    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对我和这件事情影响很大,让我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

    「妳还能够回到学校上班吗?」。

    因为我俩这次的事情,可心至少得有将近半个月没有去学校上班了,也不知

    道她有没有走正常的程序给自己请假,学校会不会因此开除她?听到我的问题后,

    可心露出一丝疑惑,但是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就早点回去学校上班去吧,我也该去上班了……」。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走出了房间,我没有看到可心听到我这句话的反应,

    但是在关门的一剎那,我听到了可心在背后传来音量大的哭泣声,可以说哭的很

    撕心裂肺,但是哭泣却没有伤心,有的只是轻松和欣喜,是一种最高境界的「喜

    极而泣」。

    其实我的这句话已经隐晦的表达了我的意思,可新回到学校上班,我去报社

    继续上班,一切回归正常生活,只要是个人都会明白这个意思。

    走出了楼门,闻嗅著新鲜的空气,其实内心还是难以平静,而且心中一直有

    一丝隐隐的期待,对于未来生活的期待,这种期待不再可心的身上,而是在思建

    的身上,不管怎么说,自己有了一个孩子,而且是自己的亲骨肉,就是不知道冷

    冰霜有没有办法去救他,而要挽回他的第一步,那就是原谅,如果这么一直坚持

    下去,或许一切都会越来越槽,试着去原谅和挽回,努力到无能为力,自己也就

    没有遗憾了。

    只是要回到公司上班,又谈何容易?按照我们公司的制度,三天不请假打卡,

    就按自动离职算了,自己已经离开公司半个月了,而且没有请假,彻底失去了联

    系,自己还能够回到公司吗?此时那份任命书已经失去了价值。

    自己揉了揉脸颊,我走到了一个手机店重新买了一个手机,同时用身份证补

    办了自己的手机卡。

    手机开通了,我本来想冷冰霜打一个电话,让她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出了这

    么大的事情,报社自己已经没有可能回去了,我拨通冷冰霜的手机后,最终还是

    掛断了,自己已经麻烦冷冰霜够多了,不想让自己有一股吃软饭的感觉。

    但是自己即然回归了,怎么也要去和公司的同事打一声招呼,毕竟还要在这

    个城市生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我打了一台车,向着报社走去,同时自己也要回宾馆一趟把东西都取回来,

    而宾馆就在报社的对面。

    我在车上努力找著借口和理由,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

    拿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无比的熟悉,这就是我报社老领导的电话号码,

    由于职业的保密性,我必须要把所有需要联系人的电话号码记在脑子里,而领导

    电话这个时候打过来,距离我买手机开机不到20分钟。

    此时我拿着手机却不敢接,因为我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和借口,领导的电话

    打乱了我的方寸,领导当然不知道我刚刚买了手机和新办了手机卡,但是这个时

    候就打了进来,只说明他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或许一天打两次,或许一天打

    五次。

    或许每小时打一次,或许半个小时打一次,或许……。

    「喂,领导……」。

    当电话没有接听掛断后,电话第二次响起后,我不得不接起了电话,不管怎

    么说,马当活马医吧。

    「小徐,是你吗?小徐……」。

    电话接通后,电话就响起了老领导非常激动的声音,这个声音是无比的熟悉,

    因为我听了好几年了,自从我刚进报社开始,就是老领导一直提拔我,甚至为我

    抵挡了好几次上面的压力,背了好几次的黑锅,在社会上,人都有很多面,谁也

    不知道一个人的真实的面目,但是这个老领导,是真心对我好的一个人,虽然有

    工作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现在激动的声音是无法装出来的。

    「领导,是我……」。

    我轻声的回应了一声,但是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你个臭小子死到那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到快找疯了……」。

    听到是我后,老领导扯开嗓子在那边吼道,声音还是那么的高亢,以前我也

    被他骂了很多次。

    「领导,我……」。

    此时听到领导熟悉的声音,感觉自己重生,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一般,现在

    这个梦终于醒了,听到领导熟悉的声音,自己的话语不由得有些哽咽。

    「我什么我,限你一个小时内赶紧滚到我面前」。

    领导说完这句话后,就把电话掛断了,电话他话语的最后,我听到了他的声

    音带着一丝颤抖,是高兴,也是激动。

    领导的这个电话,让我放下了所有的负担,我现在只想见到自己的同事,还

    有那些一起奋战过的兄弟,当我下车后,走进了报社,在同事们雕塑般的注视下,

    我跑到了领导的办公室,我没有敲问,因为激动的心情让我忘却了一切,当我打

    开老领导的办公室房门后,老领导此时抽烟显得十分的紧张,正在办公室里来回

    的踱步。

    在看到我的一剎那,老领导扔掉了烟头,一下子冲过来双手捏住了我的肩膀,

    他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但是没有说出话,我微笑着看着老领导,但是我自己的双

    眼己经湿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老领导解释,家丑不可外扬。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的性格和脾气我知道,不是万不得已的事情,你绝对

    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好几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好好回

    来上班,你个臭小子,害的我提联糸单给你请了半个月假,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

    如果你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呵呵……」。

    老领导一边说话,一边用双手轻轻摇晃著我的肩膀,他的表情十分的高兴和

    激动。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后面有吵吵嚷嚷的声音,一转身,一帮兄弟向我涌来,

    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激动,有的双眼含泪,表情真诚。

    不做作,回来了,真好……。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5)。

    两个月后……我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此时自己快要

    下班了。

    两个月的时间,自己慢慢的适应了这个新的岗位,高的工资,就意味高强度

    的工作压力,自己每天都在成长中。

    此时我已经算是一个高管了,在老领导的努力下,我瞬间的接任了任命书中

    任命的岗位,并且做得很踏实,得到了公司高层的一致认可。

    站起来舒缓了一下身体,让自己的心情放下来,仿佛把自己肩上所有的压力

    全部卸下。

    拿起自己的公文包,我向者公司外面走去,一路上公司的同事都和我打着招

    呼,这段时间里,同事们都争先恐后的请我吃饭,为我接风洗尘,欢迎我的归来,

    可以说几乎天天泡在酒坛子里,每当同事问我消失的原因的时候,我总是以仇家

    报复的理由来搪塞一下,这也是老领导给我找的理由,毕竟干我们这一行,得罪

    的人很多,其实这个理由有些模稜两可,但是同事们也不好多问什么,事情也算

    慢慢的过去了。

    那段时间的醉生梦死,和同事们每天饮酒欢歌,让自己确实体会到了很多,

    也放松了很多,自己心目中的包袱慢慢的卸下了不少,自己的心态正在慢慢的回

    升著……正当我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车子已经驶进了我们家的小区,走上楼,

    打开了房门,可心照例的坐在饭桌旁等我吃饭。

    在以前的时候,可心虽然比我下班早,但是绝对没有给我提前做晚饭的时间,

    一般都是我回家后要等大约半个小时才能够吃上晚餐,但是在这段时间里,每次

    回到家里,都可以看到可心準备好丰盛的晚餐等我回家,原因就是她调离了自己

    的原岗位,这个不是我要求的,而是她自己向学校提出的申请,原本她在教职岗

    位,现在己经被调到了实验室,转成了一个虚职,这让当时学校的校长纠结了很

    久,毕竟可心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教师,把她转成实验室老师,完全是浪费了。

    实验室都是在学生上实验课的时候才开放的,平时很少有人会去,大部分的

    时间都是可心看着实验室,整理实验用品,盘点等等各种工作,大部分的时间十

    分的清閒,可心当时用了离职作为威胁才逼迫校长同意,这段时间我也一直没有

    去问她原因,但是我知道,毕竟我和可心这么多年的感情,彼此之间的默契和灵

    犀还没有消失,她这么做是为了家庭,为了能早一点下班回家来给我做晚饭,更

    好的适应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原本当校园教师的时候,她经常会加班,现在可

    以不用加班了,而且每天下班的时间都很早。

    看到我回来了,可心从回忆中惊醒,赶紧起身来给我拿拖鞋,在这段时间里,

    大部分的时间,我打开房间的时候,都可以看到可心已经拿好了拖鞋,站在门口,

    毕竟我把锁匙插入房门之扭开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可心听到后就会準备好

    这一切,但是极少的时候,我拿出锁匙打开房门的时候,能够看到坐在饭桌上,

    一只手杵著下巴发呆的可心,不知道她在回忆中和想着什么,往往我进门后她才

    能反应过来。

    而可心可能没有在意,但是我却很在意,因为可心回忆发呆,甚至连我进门

    的声音都听不到,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思考的太过投入了,而能够让她如此投入

    的事情,或许都和思建有关,或许有这段时间我俩的感情恢复,还有她和思建以

    前的点点滴滴,不管是干净的还是不干净的,因为我看到她回忆的样子的时候,

    她的样子往往带着忧郁,很少有开心的时候,如果是开心的时候多,或许是在回

    忆我俩的甜蜜时光,但是由于更大的可能就是思建了。

    我努力的把这个心思回收在心底,毕竟也需要给可心一段时间,如果让可心

    不再像现在的这个样子,那是强人所难,毕竟人非圣贤。

    可心显的比较拘谨,但是比两个月前要好了很多,说话的时候也自然了,只

    是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温柔了许多,也多了一份小心翼翼。

    其实我知道她换工作就是为了照顾和补偿我,教师是她十分喜欢的工作,她

    甚至为了备课而无数个夜晚熬夜,要知道,她其实是一个最恋眷的人,但是为了

    补偿我,她放弃了。

    我俩也没有再分房睡了,睡在了一个卧室里,但是或许是内心还有一丝隔膜,

    我和可心睡在一件被子里的时候,总是不想挨着她的身体,总是要和她分开一段

    距离,和每次可心试探性的从背后抱住我的时候,我总是轻轻的把她的胳膊从我

    的身体上拿下去,最后在背后听到轻轻的叹息,还有轻声的抽泣声。

    我这么做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内心真的抵触,我不是一个有处女情结的

    人,但是可心再婚后出轨,而且还是被我的儿子玷污,我的内心总是感觉十分的

    别扭,憋不住过来这个劲,那种感觉无法形容,每当可心靠近我的时候,我都会

    想起她和思建在一起的一幕幕,在床上两人赤身裸体的翻滚著,每当想起这些,

    我都会感觉十分的反感,她碰到我的时候,也会让我的身体不由的发紧。

    其实开始的时候,我还是睡在沙发上,但是每天早上起来,可心都会睡在沙

    发旁边的地板上,一来二去的,她还得了重感冒,最后无奈我只好回到了床上和

    她睡在一起,但是却不愿意和她身体接触,他仿佛成了一个刺猬。

    但是可心确实毫无怨言,每天照顾我,甚至主动和我说话,总是找一些话题

    和我说几句,我知道,她是想尽快的拉近我俩的距离,而且她也感觉到了,我对

    她有了一些排斥,她在努力消除这层隔阂,我也能够感受到她心中承受的压力,

    其实在很多的时候,我认为既然自己已经决定回归,那么就试着去接受可心,但

    是每当可心碰我的时候,我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我在想自己是不是也找个

    时间找个心理医生看一看。

    而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思建一直被冷冰霜带着,给他找了专业的心理医生,

    对他进行心理辅导,心理暗示,心理药物等等,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那些精神

    药物对人的刺激很大,有很多的时候把时间吃的直流鼻血,有的时候我也很心痛,

    但是长痛不如短痛。

    而冷冰霜也给他报了很多的夏令营,旅游团,甚至是出国考察班,让他尽量

    与外界和热闹的场合去接触,总而言之,世界上最高的心理医疗团队,为思建制

    定了最好的治疗方案。

    每当冷冰霜向我说起治疗进展的时候,我的心中都会有一丝欣慰和期待,同

    时也减少了一分对于凤君的愧疚。

    而思建两个月的心理治疗过程,也到了一个关键点,毕竟他的心结就是我还

    有可心。

    他对我是恨,对于可心是畸形的爱,所以他治疗的过程中,必须要过我和可

    心的这一关,而冷冰霜在前两天也恰恰和我说了这个事情,而我这两天也在考虑,

    其实我还不想这么早的面对思建,尤其是不愿意让可心面对思建,其实如果可以

    的话,我更愿意让可心和思建永远不要见面,只是这个问题现实吗?我就在饭桌

    上吃着饭,怎么也得有个决定,我该怎么和可心说……。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6)。

    其实我也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不要告诉可心思建的身份,毕竟夫

    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坦诚,如果我要隐瞒这个事情,我不说,冷冰霜不说,但是

    思建会不会说?毕竟知道这个这件事情的就我们三个人。

    但是如果我和可心坦诚了,可心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一来,她会不会介意我

    和凤君的事情?如果我和凤君只是简单的初恋关系,哪怕发生性关系了,可心都

    可以接受,但是现在多出了一个儿子出来,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后来如果可

    心知道思建竟然是我的亲生儿子,而她又和我的亲生儿子发生关系,我们的亲父

    子都和她发生过关系,那么她会接受这个现实吗?会不会让自己本来平息的事情

    再起波澜?在饭桌上,可心看我沉思一言不发,也不敢找话题和我说话,只能够

    拘谨著一边小心翼翼的给我夹菜,一顿饭在这个安静的氛围中结束,而我在吃饭

    的整个过程中也没有考虑出一个所以然来。

    吃过了饭后,坐在沙发上,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视,可以说,现在对我来说看,

    电视完全就是一个奢侈,平时的时候我吃完饭就会呼呼大睡,太累了。

    可心收拾完一切后,就走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听着卫生间哗哗的水声,我难得安静下来,这两个月来,可心一直没有问关

    於思建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她内心迫切想知道思建的安危,但是她却不敢太过刺

    激我,我俩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从她有时间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发呆,或许就是

    在担心思建,或者说……在想念思建,可心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如果不担心思建,

    那就不是她了,而能够让她还比较安分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或许也不担心

    思建的安危,毕竟还有凤君的嘱讬在。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可心洗完澡出来了,她看了我一眼后,就打开房门轻轻

    的走进了臥室,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她都会找机会和我说话,增进彼此的感情,

    但是今天我的情绪有些不对,所以她不敢多说话。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是内心的注意力却不在电视内容上面。

    可心走进臥室后就陷入了安静,但是她此时并没有睡着,往常的时候,都是

    我上床后,她才会安安稳稳的睡过去,只要我离她很近,那怕不挨着,她都可以

    安心入睡。

    我叹了一口气,看电视没有心情,就走回了臥室,此时可心躺在床上,但是

    呼吸却不是均匀的。

    自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为了自己此时像个娘们?。

    「这两天思建会回来……」。

    其实这个事情早就有了没得选择的答案,但是自己说出口却显得那么的不甘

    心。

    我的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安静的臥室和夜晚里,却是那么的清晰和

    响亮,而听到我这句话之后,我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床单一紧,是的,床单收紧了

    一下,我的后背清晰的感觉到了。

    这只有一种解释,可心听到我的这句话之后,身体紧绷了一下,连带起了床

    单,而能够被我感知,可想可心身体反应的剧烈。

    「哦……」。

    隔了一会后,可心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但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是那

    么的异常,首先这个字是可心呼气的时候说出,连带着这个词语带着颤音,而且

    她极力压制的情绪也让这个回应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原本呼吸就不稳的可心,

    此时呼吸明显加粗,仿佛窒息了一般。

    时隔二个月,我俩终于第一次提到了这个敏感的名字。

    可心回答的这个问题后,就没有再说话,但是她的内心此时一定已经波澜壮

    阔了。

    「妳不想知道思建最近的状况吗」。

    久久没有得到可心的回音,我至少要说明这次思建回家的目的。

    「我只想安心的和你过日子,其他的人都不重要」。

    可心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很坚定,或许她还在乎思建,

    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心必须要选出一个人,那就是我。

    「思建一直在冷冰霜那里接受心理辅导,由于小时候家庭的原因,思建的心

    里有些扭曲,为了他以后的成长,这段时间一直在治疗,而你和我,就是他目前

    为止内心最大的障碍,所以这次回家,也是为了治疗这个障碍」。

    这句话或许是我和可心这两个月的时间里,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为的就是和

    可欣说明缘由,免得可心会乱想,里也免得她会误会什么,现在我俩之间最害怕

    的就是猜忌。

    「那……喔……」。

    可心张口说了一个字后,最后只能回应了一声,她这句话没有说完的话到底

    是什么意思,此时我没有心思去猜想。

    「和你说这个就是要有一个心理準备,明天我和你去冷冰霜那里,事先和冷

    冰霜触碰一下,冷冰霜会告诉咱们一些细节,以及对待思建的态度」。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闭上眼睛让自己入睡,而另一边的可心,呼吸却久久

    无法平静。

    第二天在单位里,我和冷冰霜通了电话,她让我和可欣中午过去,顺便在她

    家吃个午饭,给可心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她,中午下班后,我打车到了冷冰霜的別

    墅门口,按照下班的时间,可心的下班时间比我要早,她或许已经进入了冷冰霜

    的別墅,但是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可心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东张西望,

    等待这一丝期盼。

    看到我下车后,可心露出一丝微笑等在原地,我走近別墅区后,可心就跟在

    我的身后,显得十分的乖巧。

    「你把时间都和她说了吗?」。

    在饭桌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冷冰霜扫了一眼可心后对我说道。

    我没有回答,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我说了什么,没有说什么,相信冷冰霜

    有準确的判断。

    「我先给你打一个预防针,思建的心理问题比你想像的还要严重得多,虽然

    这段时间的治疗十分的显著,但是还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为了接下来的治疗,

    所以让他回家住一段日子,这段时间里你千万不要给他冷脸色看,要给她温暖和

    关怀,让他内心不再恨你,排斥你,知道最后慢慢接受你……」。

    冷冰霜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甘,或许她认为我不要迁就思建,

    直接让她把思建禁锢和看管一辈子才好,但是为了我,她又不得不这么做。

    冷冰霜说这句话的时候,旁边的可心眉头也偶尔中皱起,看得出来,她的内

    心显得十分的疑惑,毕竟这些事情都不是她知道的,而且在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

    她的手放在桌子底下,交缠在一起,显的十分的紧张。

    「现在你要考虑一下,你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个态度,如果做不到的话,还是

    不要让他回家的好,免得产生负面影响,反而弄巧成拙」。

    冷冰霜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氛围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现在最基本的就是我的态度,只是我面对思建的时候,真的能装出一个笑脸

    吗?如果换做其他人,肯定是不可以的,一个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的男人,自己面

    对他还要笑脸相迎,还要对他好,不过想到他的身份,还有凤君,我还是点了点

    头。

    看得我点头之后,冷冰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她把目光转向了可心,没

    有了和我说话的那丝从容,显的欲言又止,而此时的可心,神经也紧绷到了极点……。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7)。

    看着冷冰霜和可心的样子,我知道她们俩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许要说的

    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毕竟我在身边,她也不知道她的话会不会伤害到我什么,

    所以冷冰霜不敢开口。

    看到这一幕,我起身站了起来,慢慢的向门口走去,而可心看到我要离开,

    也赶紧起身要跟我一起走。

    「妳们两个先聊吧,我出去透透气,聊完出来找我……」。

    看到可心起身,我转身背对着冷冰霜和可心说道。

    说完这句话我就走出了房门,而身后没有传来可心的脚步声,来到了冷冰霜

    別墅区的花园之中,呼吸着充满花香的空气,此时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说实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但是自己却没有其他的办法,难道放任思

    建不管吗,只是让他回到家里,会不会再次引狼入室,引火烧身?此时我心中也

    充满了好奇,冷冰霜会对可心说些什么?但是为了一切能够顺利进行,我只能够

    把自己的这份好奇和求知欲隐藏起来。

    我坐在花园里的花坛上,不知坐了多久,我听到后面传来的两个脚步声,可

    心和冷冰霜过来了,冷冰霜还是那一副坦然波澜不惊的样子,可心则是不敢与我

    对视,只是低头走路,表情似乎有些纠结。

    「你準备什么时候让思建回家?」。

    冷冰霜走到我的身边后,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刚刚我就思考

    过了,自己真的做好了让思建暂时回家的準备了吗?。

    「等我的电话吧……」。

    说完了这句话,我向着冷冰霜点了点头,之后带着可心走出了冷冰霜的別墅,

    和可心打了一声招呼后,我就打车向着公司走去,而可心则回到了学校中。

    回到公司后,我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我总担心思建回来后会让本来已经平

    静的家庭在起变故,尤其是可心的情绪让我不安,但是为了思建的治疗,此时不

    能再拖了,我给冷冰霜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两天后带思建回来,掛断电话后,

    心中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更担心和压抑了。

    此时办公室里有两个电脑,一个是办公室的电脑,还有一个是我个人的笔记

    型电脑,一般机密的工作和事情,我都会在自己的笔记型电脑上进行操作,回到

    公司这两个月,我已经很少开自己的笔记型电脑,因为笔电上有太多让我恐惧的

    回忆,似乎心里已经有些阴影。

    但是想到可心的情绪,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求知欲,这两个月自己从来没

    有查看过家里的情况,也没有看过可心一人在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看着离下午下班的时间还早,自己是不是应该查看一下监控回放,看看可心

    独自在家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带着好奇,我打开了家里的监控,把时间设定在两个月之前,我决定原谅可

    心并说出让他重新回去上班的话之后。

    画面中的可心在我走后,她瘫软在地上大哭着。

    哭声中蕴含着欣慰,欣喜,但是还有一种无奈,只是隐含其中的无奈让人无

    法捉摸。

    之后的日子里,可心每天下班后都会给我準备好了饭,她似乎很有干劲,也

    很用心,前几日给我做饭的时候,偶尔还会流眼泪,只是不知道眼泪是为我流还

    是为什么……我的鼠标点着快进,因为白天我俩都上班,家里空荡荡的,所以我

    直接略过了白天的时间,所以看视频的速度很快,半个月之后的一个周末,终于

    让我发现了一点异常,因为可心是在学校上班,有法定的双休日,而我则没有固

    定的休息日,经常的加班。

    半个月之后,可心休息在家,而我没有在家,可心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开始

    收拾房间,在前几个周末里,可心也偶尔收拾房间,但是收拾房间的时候,竟然

    有意无意的略过了思建的房间,甚至家里的每一个死角都收拾过了,唯独思建的

    房间没有收拾,难道是逃避吗?这次也是如此,可心收拾完所有的房间后,看了

    一眼次卧紧闭的房门,这段时间里,思建的房间房门都是紧闭的,那里仿佛是一

    个禁地,这段时间里我和可心都没有打开过那个房门,那里没有我俩的什么物品,

    也没有去的必要。

    可心收拾完房子后,手里还拿着清洁用品,她扫了一眼思建的房间,原地犹

    豫了一会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的思建的房间。

    打开房间的一瞬间,一股浑浊之气扑面而来,可心控制不住的咳嗽了几下,

    之后慢慢的走进了房间,房间里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思建的被辱叠

    的真正齐齐放在床的角落里,床边放着思建的学习桌,书桌上还有思建用的书籍,

    角落里还放着思建的鞋子,墙壁上挂着思建的衣服,一切的场景和气息是那么的

    熟悉,。

    可心走进屋子后,就忘记了她进屋的本来目的,手里拿着扫帚巡视著房间,

    每看到一个熟悉的景物,她都会盯着好久,眼神中带着一丝迷离,当她看到书桌

    上那张思建相片的时候,可心的眼睛再也离不开了,慢慢的,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咣当……」。

    随着一声声响,扫帚从可心的手中滑落,掉在地板上,但是可心却没有去把

    它捡起,而是慢慢的走到思建的书桌前,拿起了思建的那张照片,那张照片是思

    建和可心的合影,是在假期可心带着思建去游乐场的时候,俩人拍摄的合影,回

    来后,装裱上相框,思建就放在了书桌上,这张相片拍的很正常,拍这个照片的

    时候我也在场,只是我没有合影而己,当时可心和思建的关系还是正常的。

    可心拿着相片,眼泪犹如泪珠一滴滴的滑落。

    我一直没有告诉她思建报复我的事情,一来是如果说出来就会曝露思建和我

    的关系,二来我害怕会对她造成什么刺激,毕竟不知道总比知道要好,她根本没

    有知道的必要,所以她内心里还把思建当成了一个没有成熟的孩子,她一直都怪

    自己没有教育好思建,是自己的一再忍让,让思建误会,结果两人误入歧途,她

    把一切责任都归结在自己的身上,认为思建是无辜的,是她害了思建。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但是我相信他的为人,

    绝对不会伤害你,只希望以后你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有下辈子,妈妈再补偿

    你,满足你的愿望……」。

    可心抚摸着思建的照片,一边流泪一边自言自语,之后把照片捂在的自己的

    胸口,压在的自己丰满的胸脯之上,她哭泣了很久后,终于睁开了眼睛,此时的

    她已经恢复了清醒。

    她把照片从新放在了书桌上,但是却把相片扣在了书桌上,然后擦了擦眼睛,

    开始收拾房间,每每拿起思建的鞋子和衣服的时候,她都会闪现出一丝回忆,收

    拾思建床舖的时候,可心回忆的时间最久,最后她咬著嘴唇晃了晃头,似乎把那

    些回忆都拋出脑外,当收拾完一切后,可心拿起清洁工具走出了思建的房间,眼

    神中透露出著不明的情绪,在收拾思建房间的整个程中,可心都是忧伤的,这种

    表情在我回家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

    此时我却有些疑惑,可心在拿着照片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不

    知道为什么,看完这段视频后,我的心中更加的不安了………。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

    而后的几天时间里,可心仿佛恢复了正常一般,每天都会去思建的房间收拾

    一下,而且收拾的十分的细心,收拾思建房间所用的时间,远超过我俩的臥室和

    客厅,很多的时候,可心都会在思建的臥室里待很久,甚至有一次,可心中午的

    时候就那么躺在思建的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似乎睡得很安稳和甜美,在睡梦

    中我还看到了她在轻轻的微笑,不知道做了什么样的美梦,如果是梦到了我俩还

    好,如果是她梦到了和思建的一点一滴,还露出了微笑,那么……不过她梦到的

    是我们俩吗?在思建的房间里,在思建的床上,闻嗅著思建的气味,她梦到的是

    什么呢?而我原来预想中,可心偶尔的几次在饭桌上等我吃饭而发呆,现在看监

    控重播才知道,可心的发呆不是有几次,而是几乎每天都是,只是大多数的时候,

    可心都会在我到家之前结束发呆恢复正常,而被我发现的几次,都是她发呆的太

    深沉了,所以忘却了时间,被我发现。

    我关闭监控画面,之后躺在老板椅上,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樑,如果没有看

    过这些视频,或许我会心安许多,但是看过这个视频后,我的心不再平静,甚至

    隐隐的有些担心。

    可心在背着我的时候,还是会思念思建,而且对于思建的思念远远超过我的

    预知,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可心思念思建是人之常情,毕竟相处了那么

    久,而且还是以母子相处,可心本来没有就没有做过母亲,而思建的到来给她弥

    补了遗憾,让她的心中产生了深深的满足感,就凭借着这一份母子之情,也不是

    轻易可以忘怀的,更何况两人还发生了超越常规的感情,更为这份母子之情增添

    了一份另类的情感,当然,这份非常规的感情对于母与子之情只有加深,没有减

    弱,自然会让可心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

    但是理解归理解,我希望可心能够早点走出来,我原以为两个月的时间已经

    足够,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一切,两个月的时间远远不够,或许两年

    还差不多,但是现在怎么办?自己已经答应了冷冰霜,两天后带着思建回来,那

    么现在可以中途反悔吗?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把时间再推迟两年,但是对于

    思建的心理纠正会有利吗?自己真的陷入了两难。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思考出一个结果,我现在家里赶去,当我

    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我拿出锁匙轻轻的扭开了房门,故意没有发

    出太大的声音。

    我就是想看看可心是不是还会发呆,但是当我打开房门后,却没有在饭桌上

    发现可心的身影,当我走进家门后,才看到可心端着一盘子才从厨房走了出来。

    「饭还没有做好?」。

    我低头穿着施鞋,不经不经意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在以前的时候,每次我

    到家的时候,饭菜早已经弄好了,但是今天可心却连菜都还没有端完,这和平时

    完全的不相符,我不由得装作无意的问了一嘴,同时低头来掩盖自己的表情,免

    得被她看出什么。

    「已经做好了,出去买了一点东西,回来的有些晚……」。

    可心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虽然我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她的语气显得十分

    的轻柔,还有一些紧张,这丝紧张是那么的熟悉和久违,为因为这段时间可心已

    经恢复了情绪,说话的语气己经正常,但是现在又出现,或许是因为今天思建的

    消息吧。

    当我坐在饭桌上準备吃饭的时候,发现今天的菜有些不一样,今晚可心炖的

    是排骨。

    平时可心做饭都是色香味俱全,但是今天的排骨似乎有些不太一样,颜色有

    些深了,吃在嘴里有一股轻微的焦味,而且排骨似乎炖的有些太劲了,排骨的肉

    没有并没有多少的嚼劲。

    我把目光看向可心,可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

    但是我并没有说什么,她也想强装作镇定没有解释什么。

    吃过饭了之后,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而另一边的可心似乎呼吸也不均

    匀,我俩虽然躺在一个床上,但是却心怀各自不同的心事。

    没有看到今晚可心发呆,正常来说自己应该心安才对,但是此时心中却更加

    的不安了。

    因为可心今天做饭晚了,或许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但是怪就怪在这是第一次,

    太不正常了,而且不正常的是,可心竟然把排骨炖得太过了,仿佛做饭的时候,

    可心心不在焉一样。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在中午的时候,我特意再次打开了电脑,把时间设定

    在了可心下班之后。

    视频中,可心真的比平时晚到家了一会,当她到家的时候,手里拎满了各种

    各样的商品,但是时间上貎似还不至於,在可心做饭的时候,她的情绪似乎有些

    不稳定,总是不专心,不知道心不在焉在想着什么。

    做饭的间隙,锅里炖著菜,电饭煲里焖著米饭,可心难得有空閒的时间,她

    从厨房里走出,準备到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一下,但是她走到沙发边缘的时候,她

    停住了脚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思建紧闭的房间。

    这段时间里,我从来不去思建的房间,因为自己内心在回避著,似乎只要看

    到房间里的摆设,就会想到曾经在思建房里发生的一幕幕让我心碎的画面,思建

    走后,可心成为了思建房间里曾经来过的唯一客人,可心看着思建紧闭的房门,

    最后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思建的房门前,她推开房门后,打开了思建的房灯,屋里

    虽然很久没有住人了,但是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这得益可心对于这间臥室的特

    殊「关照」了。

    以前可心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最起码手里都拿着打扫工具,每次打扫完毕

    后,就会在思建的房间里呆一会,但是这次不同,也是第一次,可心双手空空的

    来到了思建的房间里,如果说以前可心来思建的房间,还可以用打扫房间这个理

    由,那么这一次可心来思建的房间是为了什么呢?或许只有怀念某一个人这唯一

    的理由。

    可心站在房间的门口,目光巡视著臥室里的一切,她的眼神是复杂的,毕竟

    在有两天思建就回来了,她此时的表情是紧张的,或许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该用什

    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思建,但是在表情紧张的低下,我看到了一丝喜悅,在这段时

    间里,在她内心的深处,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思建,不管是因为母子之情也好,

    还是其他的感情也罢。

    可心就那么站在思建的门口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当电饭煲的嘀嘀声响起的时候,可心才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厨房,之后回

    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间,她才反应过来,此时距离我到家,只有不到五分钟了,

    可心赶紧关闭了思建的房间的灯,之后关闭房门,手忙脚乱的跑到厨房里。

    可心先把煤气关了,之后打开了排骨的锅盖,看到排骨没有糊后,她不由得

    松了一口气。

    当我走进家门后,就看到了这一幕,而在我进门之前,可心一直站在思建的

    房门口发呆。

    此时我关闭了监控,还有一天,甚至可能今晚,冷冰霜就会带着思建回到家

    里,但是看到可心的这个样子,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可心站在思建的门口发呆,

    她到底想到了什么呢?接下来的一切,到底是好与坏呢?。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9)。

    关闭了监控的画面,我不由得冷静了下来,换位思考一下,似乎也可以理解

    可心现在的状态,如果可心真的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那岂不是显得她冷酷无情?。

    既然一路走了过来,那么就坦然接受接下来的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现在我

    只寄希望冷永霜身上,希望她找的医疗团队能够真的把思建挽救回来。

    安慰好自己后,我就安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只有专注的工作才能让我的心

    冷静下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做好自己该做的,到时

    候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至於可心那边,既然选择了原谅,那么也应该选择相信。

    下班了,也该回家吃饭了,不知道今晚的可心会不会有什么异常,只是还没

    有等我穿上外套,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冷冰霜打来的。

    「怎么了?」。

    或许由于冷冰霜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有些「不合时宜」,每次看到她,我都

    会想起自己离家的一幕幕,所以接到她的电话也显得有些紧张。

    「明天你请一天假吧,我们在巿游乐园见面……」。

    电话那边响起了冷冰霜的话语,虽然她和我说话语气不是那么冰冷,但是说

    话依旧显得十分的简明。

    「好的……」。

    我只是简单的回复了一句,因为此时大脑有了短暂的短路,这句话的意思很

    明显,明天需要我请假,在游乐场见面,见的可不是冷冰霜一个人,肯定还有另

    外一个重要的人物……思建。

    在冷冰霜短暂的问候和关心了几句后,我掛断了电话。

    我从新穿好了衣服,之后走出了办公大楼,只是此时没有了要回家的那种喜

    悅,在心中不断的询问自己,自己真的做好了迎接思建,让他回家的準备了吗?

    以后的事情会怎么样发展,一路上,自己的心情是复杂的,回到家里后,打

    开房门的那一剎那,难得看到十分正常的可心,在我回家的一剎那,已经做好了

    迎接我的準备。

    「明天请一天假吧……」。

    在饭桌上,我和旁边的可心说道,但是说完后我没有得到可心的答复,我转

    头不由得看着她,只见她显得十分的疑惑。

    「怎么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不由得再次胡思乱想起来,可心这一个异常的动作和表

    情,都会让我感觉到不舒服,虽然内心一个劲的告诉自己要理解她。

    「老公,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要注意休息,忙得连自己都忘记了,明天我不

    用请假的,明天是周末啊……」。

    可心脸上带着心疼的看着我,之后一边说着一边往我的饭碗里夹菜,只是她

    夹菜的时候,手里有些微微的颤抖。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明天就是周末,对于可心这样吃老公家饭的人来说,

    都有自己的法定节假日,看来自己真的有些心不在焉。

    我没有说话,继续吃着饭,与此同时,我想到了刚刚可心给我夹菜的时候颤

    抖的手,听到了我这句话后,她虽然疑惑,但是更多的是猜到了什么,只是没有

    表现出来罢了,此时我不由得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她们母子二人再次相见的

    那一刻。

    一夜无语,一夜无眠,这一夜对于我和可心来说都是艰难的,我不知道自己

    是怎么挺到天亮的,往往的夜晚都是一觉而过,这个夜晚就显得无比的漫长,当

    天刚放亮的时候,可心就从我的身边起身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但是我几

    乎是一夜没有睡,终于熬到了吃饭的时间,我走出了臥室,可心正在厨房準备早

    餐,走到洗漱间里,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黑眼圈,眼球中带着血丝。

    洗漱完毕后,我走出去洗潄间,看到正在摆放早餐的可心,可心看到我微微

    一笑,只是她的笑容中有一些不自然,毕竟今天是一个特別的日子,一会要去见

    一个特別的人,她的笑容当然不是很自在,但是我发现了可心与我的不同,可心

    没有黑眼圈,眼中有没有血丝,反而显得十分的自然和精神,但是我相信她至少

    大半夜没有睡着,但是现在这么精神,难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吗?。

    收拾完毕后,我打电话和冷冰霜约好的时间,之后带着可心一起走出了家门,

    一路上,可心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在以前的时候,可心为了和我增进感情,

    肯定会主动找话题和我套近乎,但是这一次她出奇的安静,一直看着窗外掠过的

    景色,她表面上不是在看着街景,实际上是在掩盖她不平静的内心,其实不用说,

    她也知道我们俩去干什么,虽然我没有和她解释。

    她内心中是什么样的情绪?紧张?恐惧?思念?激动?迫不及待?我此时在

    内心中才猜测著这一切。

    我内心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一直没有告诉可心关于思建的身世,因为我不知

    道可心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后果,都会对我现在的家庭

    产生一定的影响,暂时先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如果让可心自己发现,那样会更

    好,至少我现在已经有了到时候和可心解释的理由。

    在我和可心同车不同心的思绪纠葛中,终??於到达了目的地,我走在前面,

    可心跟在我身后,我俩人就是一言不发。

    离我和冷冰霜相约的地点越近,我的心情就越复杂,此时已经是早上八点,

    游乐场已经开业了,园中到处是疯狂享受和游玩的人群,大多数都是父母带着孩

    子,当然,也有很多小情侣。

    看着这喜悅开心的氛围,我有些理解冷冰箱为什么把相见的地点选择在这里,

    至少这里的氛围能够让我们再次相见更加的活跃一些。

    如果是在安静的饭店或者其他地方,是不是见面的氛围就会变得有些压抑。

    此时我的身体感觉已经发麻,只是大脑的意识支配著自己走向了目的地,当

    我到达的相遇的地点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冷冰霜和思建的身影,我低头看了一眼

    手表,发现自己来的有些提前了,因为紧张,根本没有注意到时间,距离相约的

    时间还有将近十分钟。

    冷冰霜是一个恪守準则的人,相信她绝对不会迟到的。

    我坐在了地点不远处的休息椅子上,而可心也慢慢的坐在我身边,她偶尔偷

    偷瞄我一眼,但是不敢乱说话,她的眼神中露著一丝轻微的疑惑。

    她本来认为我是带着她来看思建的,毕竟今天是就是相约的日子,但是此时

    一言不发的带着她来到游乐园,而且就傻傻地坐在这里,难道是他要和我谈什么

    吗?她有些疑惑,更多的是紧张。

    我没有和可心解释,眼神一直在人群中巡视著,每隔半分钟我就会看一下自

    己的手表,只是距离相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下来,该来的还

    是要来的。

    我最后不知道看了少次的手表,终于等到了约定的时间,但是巡视人群,还

    是没有看到冷冰霜和思建的身影。

    此时我不由得有些奇怪,冷冰霜的作风来说,她不是一个喜欢迟到的人,怎

    么会见不到她人呢?或许是自己的表是机械表,再等等,我心中不免得安慰著自

    己,但是过了五分钟后,还是没有见到冷冰霜和思建的身影。

    「妳看一眼时间,几点了……」。

    我终于有些不耐烦,问著身边的可心。

    可心拿出了手机,她都是用手机看时间,网络时间,比较準确,而我带着手

    表,往往是为了衬托自己的身份而已,更多的是摆设。

    「哦……九点零五分……」。

    可心看了一眼手机,之后回复者我,她说出的时间和我的手表表一模一样,

    我就说不会有错的,我的手表在今天早上刚刚校对过,就是因为我对于这次见面

    的重视。

    时间再次过去,又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见到冷冰霜和思建的身影出现,我

    此时坐不住了,拿出了手机找到了冷冰箱的电话号码……。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0)。

    此时我再也坐不住了,拿出了手机準备给冷冰霜打个电话,只是我刚拿出手

    机的时候,一个人影玩偶走到了我和可心的面前。

    这是一个巨大的米老鼠人形玩偶,在这个游乐场里有很多这样的人形玩偶,

    它们要吗是陪着顾客拍照,要嘛就是派发礼品,或者传单。

    此时一个人形玩偶走到我和可心面前,我俩都没有当回事,或许又是派传单

    的。

    只是当这个米老鼠走到我俩面前的时候,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戒指的盒子,此

    时这个戒指在他的手心中,递在了我和可心之间。

    「对不起,我们不买礼品……」。

    此时我拿着手机想给冷冰霜打电话,很淡然的回应道,玩偶们派发的都是儿

    童礼品,什么时候把目光瞄向情侣和夫妻了?而且还卖戒指,现在的生活都那么

    窘迫吗?「这位先生不给这位美丽的女士一枚戒指吗?」。

    这个时候人形玩偶说话了,他身上带着腰麦,声音从麦克风里传了出来,那

    个玩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个钻戒盒子。

    我一看里面竟然是两枚戒指,一大一小,而且貌似不是那种小礼品,也不是

    什么假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是克拉很大的钻戒。

    女人都是爱美的,看到这枚戒指,连情绪低落的可心都眼神闪烁起来,因为

    这两枚戒指实在太耀眼了,而且这是一对戒指,是男女各带一个。

    以我记者的眼光来看,这两枚戒指不是仿品,我拿起一只戒指在手中观察了

    起来,紧接着我就再也不淡定了,因为这戒指是货真价实的大钻戒,而且克拉很

    大,我又拿起另一枚戒指,也是真的,就凭我现在的状况,就算把所有的家产都

    卖了,也未必能买得起这对情侣钻戒。

    「对不起……这对戒指我们购买不起的……」。

    我本来想说我们不需要的,但是那样显得太过虚伪,而且可能会伤到可心,

    毕竟我俩正处於感情恢复期,我如果这么说,很有可能会让她误会什么,所以还

    不如实话实说,自己真的买不起这对戒指。

    「只要你能够给这位女士带上,这套戒指我就送给二位」。

    这个时候,那个人形玩偶再次说到,而听到这句话后,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么贵重的戒指白送?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这样的戒指不可能所有游乐场

    的顾客人手一份,那么……我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人形玩偶,虽然看不到面容,

    但是魁梧的身材,还有话筒传出的声音,让我知道这是一个男人,只是我心中有

    了一种感觉,周围都是喧哗的氛围,但是我这边却出奇的安静,仿佛我们这一小

    块地方被一块结界隔绝,没有什么可以打扰到我。

    我看着玩偶,玩偶手里拿着戒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不久后,人形玩偶收回了戒指,之后双手把头上的头

    罩摘了??下来,露出的面孔让我呆立在当场,而一旁的可心用自己的手摀住了

    自己的嘴。

    因为出现在我俩面前的,就是我原本最不愿意面对的面孔……思建,此时的

    他身上还穿着玩偶的服装,他的脸上已经布满的汗水,仿佛洗过脸一样,因为这

    套玩偶服装很厚,此时只是又正值最热的时候。

    此时思建的脸上带着笑容,显得是那么的从容,两个月没有看到他,此时他

    显得消瘦了很多很多,他此时的笑容很阳光,全身充满着一副正能量,仿佛此时

    的他是另外一个人,只是他的面容没有任何的变化,此时我看向了身边,身边的

    可心就那么捂著嘴,但是她的眼泪已经瞬间从眼中流淌而出,犹如一颗颗珍珠,

    仿佛永无止境。

    「爸爸,不给妈妈把戒指戴上吗?」。

    正常我看着可心的时候,面前向起了思建的声音,此时我的思绪才回归,我

    看着面前的思建,他就那么笑着看着我,没有慌乱,眼神中也没有任何的闪躲,

    显得十分的自信和淡然。

    此时的我已经不会思考,这一切出乎我的预料之外,这还是思建吗?那个心

    理扭曲充满邪恶的思建?正当我发呆的时候,思建把戒指放在了我的手里,之后

    用下巴指了指可心。

    此时我手里拿着戒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枚戒指可是思建亲自给你们挑选的,虽然是我付的钱,但是思建坚决要

    给我打欠条,说以后挣钱要还给我,要用他自己的能力给你们买这对戒指……」。

    正当我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身前再次响起了冷冰霜的声音,冷冰霜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面前,只是她的目光显得比较复杂。

    「赶紧把戒指戴上吧……」。

    冷冰霜再次开口说道,听到冷冰霜的话以后,我有些理解了这个戒指的意义,

    这或许代表着思建的歉意,只有我们把这个戒指戴上,才代表我们对于他的原谅,

    此时我的心里很乱,还是把戒指给自己和可心带上了。

    戴完戒指后,我看向思建,此时他笑得更加灿烂了,但是眼中也含着泪光,

    似乎是因为感动。

    而一边可心也和我一样,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寸,在见到思建的时候,她本来

    想控制自己,奈何眼泪根本不受她的控制而流出。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在游乐场里转悠了起来,思建也脱去了玩偶服装,各种

    游乐设施玩得不亦乐乎。

    也不怪思建孩子气,这里的游乐设施成人都可以玩,而我此时没有玩的兴致,

    一边的可心也是一样,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害怕我会多想什么,她的手

    一直和我牵在一起,握得紧紧的,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愿意放手。

    她一直沉默著,只是目光偶尔看向正在游玩的思建。

    「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没有了思建在身边,我不由得问向了身边的冷冰霜。

    「咱俩去那边谈谈吧……」。

    冷冰霜看了一眼可心,只是和我说道。

    「妳在这等我一会……」。

    我想离开,但是可心的手一直拉着我不愿意放开,没有办法,我只有和可心

    说道,可心才恋恋不舍得放手,我和冷冰霜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可

    心站在远处,思建正在游乐设施上,可心站在那里显得很紧张,眼睛不住的向我

    们望来,就是不敢看向思建。

    「是不是感觉他的变化很大?」。

    冷冰霜的第一句话,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要知道,我找的医疗团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能够这样的成果也不是

    什么意外……你只是看到了结果,却不知道他的治疗过程,他吃的精神药物数不

    胜数,甚至很多次吃药吃的流鼻血,团队给他制定的方案也是最好的……」。

    冷冰霜这些话说的很淡漠,但是充满了自信,她有一些话没有说,但是我可

    以想像到,不说其他的,就说思建吃的那种精神药,绝对是天价,一般人肯定承

    受不起。

    「说实话,我见到思建的时候,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听到团队的回报后,

    这一切也是情理之中,思建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具体过程有时间你可以找医

    生了解一下……」。

    冷冰霜显得十分的自信,我也就没有继续再问。

    我和冷冰霜起身向者可心的方向走去,因为思建此时已经从游乐设施上下来

    了,和可站在一起,他不知道和可心说着什么,显得很正常,但是可心却显得十

    分的拘束,一边回答一边向着我的方向看来,显得十分的紧张。

    看到思建如此正常淡然的样子,我心中还是感觉一切都是在梦中,思建真的

    恢复了吗?以后真的可以步入正常生活吗?为什么自己不敢相信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