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7-130)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7)。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流泪,是这顿饭菜让自己心中不由得重拾以前的

    感觉了吗?那种温馨的感觉自己一直十分的珍惜,难道是自己内心潜意识里对这

    种感觉的浓浓不舍吗?虽然我流泪了,但是我没有去擦拭,而是继续吃着饭,咀

    嚼的动作一刻没停,眼泪混在饭菜里,让这顿本来美味的饭菜增加了一丝苦涩的

    味道。

    可心趴在桌上哭泣著,哭累了,也安静了下来,而我自己也实在吃不动了,

    我这顿饭足足吃了平时三倍的饭量,或许是以后再也吃不到了,所以吃到了自己

    的极限。

    「咚……」。

    碗筷放在了桌面上,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声音,而这个声音也惊醒了趴在桌上

    的可心。

    可心抬起了身体,此时她的面部已经是梨花带雨,甚至连浏海都被泪水黏在

    了脸上,可心用手背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此时她的眼皮已经有些红肿,这段

    时间她已经被折磨得精疲力尽了,吃不好,睡不好,甚至平时极为爱美的她,现

    在弄得已经没有任何形象了。

    「吃完了,我收拾一下……」。

    可心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脸颊,之后挤出一丝微笑开始收拾饭桌,而现在的我

    不知道该如何去何从,我是继续呆在这里还是离开这里呢?如果离开这里,我是

    否该和可心告別呢?刚刚的那顿晚饭,还有可心刚刚和平常一样的行为,让我的

    心瞬间软化了很多很多,试问看到她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还强颜欢笑,我又怎

    么忍心去伤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心软的人,我想让自己逃离这里,不去想其他

    的事情,奈何自己的双腿却迈不动步伐。

    可心收拾著桌子,而我就站在桌子的??旁边犹豫著,可心每次走到饭桌前

    的时候都会看我一眼,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但是笑容中衬托著一丝紧张和害怕,

    或许她已经想到我在考虑什么,在紧张和害怕的遮盖下,是浓浓的祈求。

    我叹了一口气,之后挪动了脚步,此时我想走到沙发上坐下来,不管怎么样,

    今晚有的是时间,也不差这一晚,不管和可心的结果如何,至少多相处一会,这

    个时候的我,心中同样浓浓的不舍……。

    「我先给你弄点茶……」。

    当我挪动脚步的时候,可心正好也回到了饭桌前,她手里拿着抺布想要擦拭

    桌子,看到我挪动脚步,她的表情瞬间闪过一丝惊慌,之后把抹布放在桌子上说

    了一句话,之后跑到了茶几上拿起茶壺準备泡茶,而她拿起水壺的时候回头望了

    我一眼,眼中十分的慌乱。

    刚刚移动脚步的一瞬间,可心可能以为我要将要离开家里,所以慌乱的给我

    泡茶,用这个方式挽留我,哪怕是一会,本来我也没有打算要离开,所以我就走

    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而正在给我泡茶的可心轻微的松了一口气。

    在以前的时候,可心也经常给我泡茶,可以说在这个家里,我一直都像个大

    爷一样,回到家里什么都不用做,吃过了晚饭,可心给我泡茶,我安心的看着电

    视,可心收拾房间,有的时候我太累了,可心还会给我按摩,甚至有的时候还会

    给我洗脚和捏脚,可以说在可心的身上只有优点,几乎没有任何的缺点,而她这

    样的女人,本来也没有必要这么对我,但是她做到了。

    以上的种种,就是让我对可心十分不舍的原因,当然,也是对可心的背叛无

    法接受的原因,在以前我最低落的时候,甚至想过轻生,自己父亲早亡,独自一

    个人生活了许久,走上社会后,又吃了很多很多的苦,受过的冷眼和委屈不计其

    数,但是自己挺了过来,直到遇到了可心,我感觉自己的生命重新有了意义,但

    是婚后的不育又让我承受的巨大的打击,甚至在拿到诊断单的那一天,我一人跑

    到江边,跪倒在大雨磅礡中辱骂上天,而可心则跪在我背后,双臂紧紧的抱着我,

    我俩在雨水中被淋的湿漉漉,那个时候,寒冷被可心的体温所阻挡,如果不是她

    当时抱住我,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从大堤上跳下去,当时自己真的接受不了那个

    事实,一股深深的绝望,仍然是可心吧我从阴影中拉了回来,给我关怀和爱,第

    二天的时候,可心因为淋雨得了重感冒,难受了好几天才痊愈。

    「咚……」。

    当茶杯放在茶几上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惊醒,我看着眼前冒著热气的茶杯,

    场景还是那么的熟悉,刚刚的一幕和回忆,让我陷入了迷惘。

    我用手拿起了那杯散发着熟悉茶香的水杯,抬头看了一眼可心,此时的可心

    站在我面前,双手纠缠在一起,一部分是因为紧张,另一部分我看到她左手的手

    指轻轻挠著右手的手背,挠了几下后又掩盖住了,虽然可心掩盖的很及时,但是

    我仍然看到了一块烫红的痕迹,应该是刚刚给我沏茶的时候烫到了,心不在焉……。

    「咱俩谈谈吧……」。

    我把水杯放在嘴边,茶水还没有进入口中,我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

    上6点47分了,时间很紧迫,我就把水拿开放在茶几上,同时对着面前的可心

    说到。

    听到我的话以后,可心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最后慢慢的坐到了我的身边,可

    心刚刚的表情带着慌乱和害怕,在我进门开始,她一直回避著敏感的东西,一直

    努力装扮成和我俩平时的样子,奈何这个问题终将要面对,现在提到这个话题,

    可心又不得不面对,她心中最大希望的是大家都回避这些话题,不知不觉回归到

    正常生活,但这一切都是一场奢望。

    「可心咱俩结婚多久了?」。

    我拿起刚刚放回去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和以往一样满口茶香。

    「五年零八天……」。

    可心脱口而出,声音颤抖而低沉。

    五年零八天,在我家的那一晚,也就是目睹可心和思建发生关系的那一晚,

    是我俩结婚纪念日,整五年的纪念日。

    而距离事发的那一晚,已经过去了八天,而八天对于我来说,好比八年那么

    长久。

    「在这五年多的时间,是妳一直鼓励我,照顾我,可以说没有妳,也没有我

    的今天,或许自己早已经自暴自弃,成为一个社会的弃儿,而我十分珍惜妳对我

    的好,对我的恩情……」。

    今天我準备敝开心扉和可心谈一谈。

    「不,我没有想过让你领我的恩情,我爱你,为了你,我所做的一切都心甘

    情愿的,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要离开你,你知道吗?在你回来的时候,我简直是

    度日如年,我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控制住一切,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宁愿家里

    只有我们两个人……」。

    听到可心最后的话语,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希望,这句话隐含的意思是

    深深的后悔,而且可心心中似乎对于思建有了一丝排斥,我现在最在意的就是可

    心的态度,我俩的结局如何,只在今晚……。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

    「如果在我和思建之间,让妳选择一个人,只能选择一个,你会……」。

    听到可心的话,我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一句话,每次看到视频的时候心中最

    想问可心的一句话,只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可心的话打断了。

    「我选择你,无可否认……」。

    可心没有丝毫的犹豫,脱口而出说出这句话,而我原本最后一句话是「妳会

    选择谁」,但是中途却被可心打断了。

    听到可心的这个回答,我心中很畅快,也很满意,其实在此之前,就曾经畅

    想过,如果有一天我问可心这个问题,虽然可心回答了选择我,但是那怕她有一

    丝的犹豫,我都不会相信她的答案,但是她脱口而出,没有经过思考,说明在她

    心中我的位置比思建重要,这就给了我一个原谅她的理由。

    「妳应该知道,如果咱俩要是复合的话,思建就不能再生活在咱们家了……」。

    既然可心回答了这个答案,我就把话题引到了实际的问题上,听到我的语后,

    可心的眼中闪过一丝黯淡,但是她还是坚定的看着我,没有回答任何的话语,但

    是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一切,她那丝暗淡被我捕捉在眼里,但是这是人之常情,

    毕竟可心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思建和她相处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毕竟让她体

    会到了做母亲的感觉,对于这份难得而来的感情,让她还是十分的不舍,但是她

    转而坚定的表态,已经足够了。

    「妳就不想知道,如果咱俩复合,我会怎么处理思建?」。

    可心没有说话,我决定进一步试探可心的态度,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

    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可心的反应,可心的反应符合常理,出现了一丝迷惘和担心,

    但是最后转换成了无奈。

    「我知道你的为人,你不会伤害他的,因为她,所以我不会去问,一来是相

    信你的处理方式,二来我不想再激怒你,以后思建就是咱俩禁忌的语词和话题,

    好吗?我不想做什么母亲,我也不想要什么母子亲情,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其他

    我都可以不在乎,哪怕身无分文……老公,原谅我好吗?」。

    可心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把身体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在靠向我的时候,可心

    显得小心翼翼,发觉我没有闪躲后,她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眼中含着眼泪。

    听完可心的这段话之后,我心中还是很有触动的,不管怎么说,可心还是我

    心中最重要的人,是我心中唯一在乎的东西,有她在,我才有一个完整的家,经

    过这段时间的缓和,心中那些负面情绪稍微减少了一些,此时此刻自己的内心已

    经有些松动了,但是经历过此次的挫折,我的内心对可心已经有些抵触和惧怕了,

    如果我原谅了可心,我不知道能否禁得起她的再次背叛,是鼓起勇气重新接受这

    段感情,还是长痛不如短痛的彻底放下?。

    「老公,再给我一次机会,只有这一次好不好?我不是一个计较的人,但是

    此时我不得不这么说,看在我对于一直不离不弃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

    我一直安静的思考著,可心在一边看着我不断的犹豫著,她的脸色变得越来

    越恐惧,因为她无法肯定我顾虑的是什么,所以不得不再次说道,她不是一个靠

    著以前功劳来威胁我的人,但是此时她为了挽留我俩的感情,不得不这么说。

    「给我一夜的时间考虑一下……」。

    我此时大脑显得比较混乱,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拒绝,所以我只能给自己一

    夜的时间。

    「喔……好的……」。

    可心听到我的话以后,眼神一暗,虽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但是这个答

    案比直接拒绝她要好,所以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语气诺诺的说道,其实我

    坐在沙发上次犯了难,此时看着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30分了,我是回宾馆睡还

    是留在家里睡?如果是留在家里睡,我是和可心睡在一起还是分开睡?。

    「睡觉吧,这段时间你累坏了……」。

    可心拿起纸巾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再次换了一张勉强的笑脸和我说道,她的

    语气是装作十分的淡然,但是掩盖不住她语气中那一丝乞求的语气。

    思考了之后,我还是决定留在家里休息,因为今天可心的状态有些反常,我

    不敢保证如果离开家里后,可心会不会想不开而做出什么傻事,毕竟依照她的性

    格,很有这个可能,听完可心的这句话后,我没有立刻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该怎

    么回答。

    今晚睡在哪儿的问题让我有些纠结,而一边的可心预想到了什么,她脸上开

    始的时候露出了一丝期盼,但是最后化做了一个隐晦的自嘲。

    「你去床上睡吧……我在客厅睡……」。

    没有等我说什么,可心说话了,她已经预感到我不想和她睡在一起,我家有

    两个臥室,但是另一个臥室已经沾染了思建的气息,她知道我不会去思建的臥室

    睡觉的。

    她也可以说让我睡卧室,她去思建的房间睡,但是此时思建已经成为我俩的

    禁忌,她只能提出睡客厅。

    在刚刚的时候,我本来提出睡在客厅的,但是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一

    个女人睡客厅。

    「妳去床上睡吧……我在客厅睡……」。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放在了另一头,躺了下来,而一边

    的可心听到我的话语后,身体僵硬了一下,但是没有说其他的东西,就那么安安

    静静的回到了卧室。

    是不一会可心拿出了一条毯子,之后慢慢的盖在我的身上。

    这段时间真的累坏了,吃了可心做的饭菜,填饱了自己空虚己久的肚子,此

    时困意席卷上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沉沉的睡了过去,在睡觉之前,客厅的房

    灯已经关闭了,可心也回到了臥室之中。

    当我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异动的声响,但是已经劳累的我却

    没有醒过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此时外面已经亮了,我睁开迷糊的

    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柔顺的长发,只是我仍然躺在沙发上,脸部冲著沙发外

    侧,而我此时的睡姿是趴着睡的,而我的脸部斜冲著地面,看到那头长发,我的

    精神立刻清醒了不少,我把眼睛完全睁开,看到可心竟然睡在了我的身边,但是

    她没有睡在沙发上,而是睡在了沙发边上的地板上,本来沙发边上是茶几,但是

    茶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移开了,可心就这么直直的躺在了地板上,她还在熟睡着,

    昨晚不知道她是几点睡的,但是肯定很晚,因为可心根本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而

    此时的可心睡得很沉,脸上的眼角还有干枯的泪痕,但是嘴角却有一丝微笑。

    这是一幅比较矛盾的画面,一个人的脸上同时出现眼泪和微笑,这到底代表

    著什么,我看着可心熟睡的样子,不忍心去打扰她,她这个样子还和以前一样,

    睡觉的时候傻傻的,这个时候的她却是最美的,看着她安静的样子,没有欢笑,

    没有痛苦,她这幅平淡的样子让我感觉很安心,或许平平淡淡才是真。

    可心此时的样子和监控中坐立不安的样子完全不同,她不敢上沙发上和我一

    睡在一起,但是睡在紧挨沙发的地板上,她能够离我最近,或许嘴角的那丝微笑

    就是来源于此。

    正当我还在观察可心样子的时候,一声声响打断了这丝平静,是手机的铃声,

    可心此时睡得太沉了,竟然没有醒过来,我走下沙发,奔著声音而去,而那个手

    机就放在被可心移到一边的茶几上,我拿起可心手机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呻

    吟,可心悠悠转醒,我叹了一口气,之后把手机放在可心的耳边。

    「啊……」。

    可心睁开朦胧的眼睛,结果看到了站在地上的我,她慌乱的赶紧从地板上起

    来,之后拿起了手机,我刚刚也看到了手机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隐秘号,但是我

    已经猜到了是谁。

    「喂……」。

    可心懦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把手机接通了起来。

    「找一下徐建,把电话给他………」。

    由于房间十分的安静,我离可心很近,所以我清晰的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声

    音,而声音中带着冰冷的气息。

    「怎么了?」。

    可心把电话拿给我后,我语气淡漠的和冷冰霜说道,经过这几天的事情,我

    对冷冰霜的感觉是比较复杂的,她在我心中的印像是亦正亦邪,有的事情让我感

    动,有的时候却让我反感,而且感觉似乎没有固定的立场,经常改变自己。

    「我已经命人在国外办好了手续,明天思建就会坐飞机赶去美国,在他走之

    前,你有没有必要见他一面?」。

    冷冰霜听到我的声音后,语气瞬间转变缓和了许多,至少没有了那种盛气凌

    人的感觉。

    冷冰霜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把我问住了,根本没有丝毫的準备时间,我还有必

    要见思建一面吗?他或许不敢面对我,我又何嚐敢愿意面对他?「他还在妳那?」。

    我没有回答冷冰霜的问题,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时间

    和机会。

    「嗯,在我这呢,正在给他準备一些东西……」。

    「我考虑一下吧……」。

    说完这句话后,冷冰霜在那边没有说话,我就掛断了手机,我转头看向了可

    心,可心的目光和我对视,他的眼神游离闪躱了一下,或许她已经听到了我和冷

    冰霜的对话。

    只是我在可心的表情中没有捕捉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我坐在沙发上沉思

    著,而可可心或许是为了逃避这个尴尬的场面,去洗漱去了,洗漱完毕后开始準

    备早饭,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也做好了决定,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去看看思

    建比较好,哪怕是在监控中看一眼,至少看看他现在是什么状态,不想辜负凤君

    的交代和嘱讬。

    我简单洗漱了一下后,就走到门口穿鞋子準备离开,而这个时候可心正端的

    早餐从厨房里走出来,她看到我要离开,但是她却出奇的没有阻止我,因为她听

    到了我和冷冰霜的对话,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只是她的眼神中带着不舍,更多的

    是恐惧,或许她害怕我一去不返,或许见过思建后会让她昨晚的努力全部付诸东

    流。

    在可心欲言又止的表情中,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赶到冷冰霜的別墅区,我走进了冷冰霜的別墅,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看到了自

    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人——思建,他此时就坐在沙发上,就那么安静的坐着,

    而且思建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的是女主人冷冰霜。

    看到我进来后,思建的脸上露出极度恐惧和荒诞的表情,之后迅速把头低了

    下去,弹不得把头埋进自己的胯部里,而冷冰霜则是一脸笑容的起身来迎接我。

    其实我站在门口感觉十分得意外,原本我以为思建可能还被冷冰霜关在某个

    房间里,我来到了冷冰霜的別墅后,準备先见冷冰霜一面,先在监控中看过思建

    的状态后,再决定是否去见他,但是结果却在这里碰到了一起。

    「你们都退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

    冷冰霜走到我的面前,之后对四周的佣人说道,佣人退了出去,房门也紧紧

    的关闭了,整个客厅陷入了安静,只剩下思建出众的呼吸声,这种呼吸声是那么

    的熟悉,思建在和可心做爱的时候,不也是这种粗重的喘息声吗?唯一不同的是,

    那个时候的思建昰类的,而现在这个时候的思建是紧张的。

    「我没有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我本来再告诫他一些东西……」。

    冷冰霜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此时不愿意面对思建,脸上带着一丝愧疚。

    「给我找一个房间……」。

    我没有看冷冰霜,只是直直的盯着思建,思建本来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但

    是发现我正在看他后,他赶紧把头再次的低下。

    「好的……」。

    冷冰霜答应了一声,就走在前面,领著我走了过去,而思建则还傻傻的坐在

    沙发上一动不动。

    「你也过来吧……」。

    我对着思建说了一句,之后跟著冷冰箱走了过去,许久我身后没有听到脚步

    声,而当我走上楼梯的时候,我才听到后面传来拖沓的脚步声。

    走到冷冰霜的书房后,我坐在了沙发上,冷冰霜则站在我身边,仿佛此时我

    成了主人,冷冰霜成了仆人。

    我们走进房间坐下来后,思建才珊珊来迟,他探头探脑的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发现我我俩都盯着门口的时候,他吓得赶紧把头缩回去,这个胆小怕事的样子,

    和在床上征服可心的霸道样子,完全是判若若人。

    「滚进来……」。

    冷冰霜看到这一幕,声音冰冷的说道……。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9)。

    听到冷冰霜的话语,门口思建的身体猛地僵硬了一下,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

    但是他却还是迈著轻浮的步伐走了进来,看到思建的这个样子,可想而知他十分

    惧怕冷冰霜,经过这次的教训,思建彻底怕了冷冰霜,因为冷冰霜让他体会到了

    什么是绝望,什么是死亡的感觉,或许这种心理影会影向他的一生。

    思建踉踉跄跄的站在我和冷冰霜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揪著自己的衣服,显得

    即紧张又害怕。

    我看着面前的思建,即熟悉又陌生,黝黑的皮肤,强壮的身体。

    我看着思建,脑海中浮现著一幕幕他赤祼著体在同样赤祼的可心身上不断起

    伏的样子,他喘著粗气,而可心则在他的胯下婉转承欢……我赶紧晃了晃头,让

    自己的思绪重新恢复正常,同时调整好自己的吸呼,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每

    每想到这一幕的时侯,我对于思建的情绪是复杂的,我恨思建吗?确实恨,但是

    想到凤君,我却又恨不起来,这仿佛就是一笔前世久下的债,今世正常偿还。

    「为了你的亲生母亲,以后好好走自己的路,以告慰她在天之灵……」。

    我本来想问思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青春期,没有控

    制住自己的性慾,他的解释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我并没有询问什么,

    思考了良久,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算是一句没有实际意义的空话吧。

    只是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原本害怕颤抖的思建,听到我这句话之后,竟然

    冷静了下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竟然慢慢的抬头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

    不明的情绪。

    「我可以单独和你谈谈吗?」。

    思建说这旬话的时侯,眼睛一直盯着我,没有去看冷冰霜,他现在反应显得

    十分的异常,刚刚害怕颤抖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简直判若二人,不知道刚刚的害

    怕是装出来的,还是现在的镇静是装出来的。

    听到思建的话语,我犹豫了一下,我转头看了一冷冰霜,冷冰霜从我的表情

    中读懂了我的意思,她眼神中犹豫了几下,而且还闪过了一丝静扎,但是最后叹

    了一口气,慢慢的向着门口走去。

    看着冷冰霜的背影,我感觉到十分的奇怪,而且这种奇怪的感觉已经萦绕我

    很久了,从冷冰霜破天荒劝我和可心开始,我就感觉冷冰霜十分的反常,而且刚

    刚她就算要离开,为什么会有犹豫和挣扎?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了解的吗?。

    随着房门的关闭,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思建和我两个人,十分的安静,此时

    我俩的关系是复杂的,名义上的养父和养子,私底下却是正牌丈夫和第三者。

    「你想和我谈什么?」。

    思建就那么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敌意,但是对于这丝敌意我没有丝毫的意

    外,因为在监控中我已经看过无数次了,每次可心提到我的时候,他都会露出反

    感和厌恶的情绪,而且一直不愿意叫我爸爸,毕竟在他看来,我就是他的情敌,

    让他得到可心最大的绊脚石。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思建吗?」。

    思建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难得的平静了下来,问出了这个问题,眼中竟

    然带着一丝与年龄极为不相符的稳重和成熟。

    其实思建的这个问题让我一直很敏感,一直想去回避,因为我知道凤君起这

    个名字是什么含义。

    我没有回答,而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和凤君的感情是心中的一个遗憾,永

    远无法挽回的遗憾。

    「思念,徐建,这就是名字的含义,当我母亲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

    不明白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有无数个夜晚。我看到了母亲拿着一个男人相片,

    坐在臥室里偷偷的流泪,而她的这个举动一直背对着我父亲。而在母亲没不在的

    一天,我偷偷的打开了母亲的抽屉,拿出了那个相片,那张相片中的人就是你,

    徐建,而照片就夹在一个笔记本里,那个笔记本写满了母亲和你的一点一滴……」。

    思建说这段话的时候偶尔低头偶尔仰头,甚至还转动着脖子,肢体动作十分

    的怪异,而从心理学来说,这都是一个人心里不太正常的表现。

    「我父亲是非洲人,虽然会简单的几句汉语,但是却不认识汉字,所以母亲

    的笔记本就那么放在臥室里,没有被我父亲发现过,而我从小时候开始,母亲就

    教我说汉语,识汉字,所以我花费了两天时间,趁着母亲不在的时候,读完了那

    本厚厚的笔记本,也知道了很多的故事,也知道了你,徐建先生……」。

    当说完最后的时候,思建眼睛盯着我,咬牙切齿,眼中的恨意不再掩饰。

    「我和你母亲是有过一段感情,但我我却没有对不起她,我俩只是自由的恋

    爱,你母亲对我的感情我也知晓,只能怪我俩没有缘无份,如果不是我太平凡,

    也不会受到你外公外婆的阻拦,让我俩……」。

    我本来还能保持镇定,但是听完思建的叙述,我的语气不由得软化了一些,

    我相信思建的话,也知道凤君对我的感情,我和可心结婚后,无数个夜晚我也思

    念凤君,回忆著与她的一点一滴,奈何我强力去逃避这些事情,毕竟那些已经成

    为过去,要把握当下和以后。

    「没有对不起她……嘿……」。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思建的表情带着一丝不屑和藐视,带着嘲笑看着我。

    「我确实没有对不起她……这一点我可以保证,问心无愧……和她在一起的

    时候,我不是看中她的家世,而是她本人,就算她身无分文,我也会一直爱着她,

    娶她,奈何我俩的家世相差太大,最终我还是配不上她……」。

    我此时心中发酸,没有想到思建要说的是这件事情,想起凤君临终的样子,

    我就会心痛,这是我永远不愿意怀念的痛苦。

    「从那以后,咱俩虽然没有见面,我就已经认识你了」。

    思建听到我的话语后,眼中带着不屑看着我,但是难掩他眼中的那丝恨意。

    「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你侵犯可心,你的养母,就是为了报复我?报复我让

    你亲生母亲伤心?」。

    听到思建的话语,我猛地醒悟过来,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却也能解释思建

    一直对我的冷淡和敌意,原本以为是因为可心,现在竟然多了一个解释,思建毕

    竟是一个孩子,看到他的样子,与凤君的感觉十分的要好,所以他因为凤君而恨

    我也正常,毕竟思建还是一个孩子的想法,而且看到他刚刚的表现和肢体动作,

    他的内心似乎有一点扭曲,或许和小时候的成长经历有关系。

    「算是吧……」。

    思建的回答确认了我心中的答案,听到他这个答案,我闭上了眼睛,思建的

    回答模棱两可,算是吧,有那个原因,还有个原因就是因为青春和可心的漂亮,

    种种的原因加在一起,才有了今天,算起来一方面还有我的责任。

    「如果你当初和母亲在一起,也不会有母亲的今天……你一定认为我母亲生

    活的很幸福对吧?你错了……你知道吗?在我刚记事的时候,无数个夜晚,我总

    能够听到母亲卧室发出的惨叫声,那是母亲的惨叫声,十分的痛苦,我当时什么

    也不懂,直到有一天,我实在挡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偷偷的去母亲的臥室门口看

    了一眼……」。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0)。

    「那个时候我还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做性,也是从

    我母亲和那个非洲人那里知道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思建的表情出现了一丝不屑和冷笑,而且他竟然叫他的亲

    生父亲为非洲人,话语中充满了贬义。

    「你知道吗?那个非洲人就是一个变态,在这里我不想细说,后来我长大了,

    我才知道那个叫做性虐待,他很疯狂,把我母亲弄得死去活来,甚至有的时候,

    我能在我母亲的身上发现一些伤口,有发红的拍打伤,发紫的掐痕,还有被烟头

    的烫伤等等。我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加上他的虐待,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

    尤其是我的母亲在去世前还患上了子宫肌瘤,而那个变态知道之后,竟然没有减

    轻对我母亲的性要求」。

    思建身体一边颤抖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带着寒意和恨意。

    而此时的我已经无话可说,这些都是我不曾知道的事情,而且从思建现在的

    表情中可以看出,他根本没有撒谎,都是事实。

    我想起自己和凤君初恋时候的回忆,想起凤君临终前的样子,心中仿佛刀割

    一般,此时我的双手已经捏紧了,只是世间没有后悔药,否则我哪怕付出任何的

    代价,也要把凤君救出来。

    「那个变态不只虐待我母亲,而且还经常打我,从小把我打到大,我母亲拉

    架的时候,甚至连我母亲一起打,这也是为什么我母亲把我送到中国读书的原因,

    就是远离那个变态,但是母亲自己独自承受著这一切。说实话,我很爱我的母亲。

    因为她是世界上唯一能让我感受到爱和温暖的人,当我知道我母亲去世的时候,

    我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我知道我母亲就算不死在战争中,也会早晚死在那个变

    态的手里,只是我恨,我恨我没有能力救我的母亲,如果你争取一下,不让我母

    亲落入那个变态的手中……」。

    思建说完这些,已经是泪流满面,但是他表情却出奇的平静。

    听完这些话,我终于知道思建在知道凤君去世的时候,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

    的淡定,或许他早就做好了失去母亲的準备,而且他的性格如此的诡异和反常,

    也得益于他有一个不好的童年,给他造成了很多心理阴影。

    「你恨我是对的,但是不应该把恨意全加在我的身上,当时我和凤君已经没

    有什么关系,就算我要救她,也名不正言不顺的,等你长大就明白了,人世间有

    许多的无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听到你这些话,我也很后悔,但是……唉

    ……」。

    此时的我不知道怎么去和思建解释,事情已经发生,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就算你恨我,你也不应该伤害你的母亲……也就是可心,虽然她不是你的

    亲生母亲,但是她却待你如亲生儿子一般,你做的这些事情,又怎么对得起她?」。

    沉思一会后,我才想到话题已经扯远了,我心中带着对凤军的痛转移的话题,

    我不想再听关于凤君的事情,因为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知道了,只会增加

    自己内心的痛苦。

    我本来不想和思建说可心的事情,但是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得不

    提起这个自己不想提起的敏感话题。

    「我承认,最初的时候,我确实有报复你的想法,但是到了后来,我没有了

    这些想法,对于妈妈,我称呼她为妈妈,我是真心的感谢她,因为在她的身上我

    感受到了和我母亲一样的温暖和爱,在最初的时候,我却是抱着报复你的想法,

    但是和母亲相处过后,我真的很爱她,真的,有母爱,也有那种爱情……」。

    思建听到我提到可心,眼中闪过了一丝柔情,说话的语气不由得也软了下来,

    他说话的时候眼中还带着回忆和迷离。

    「够了……她是你的母亲,你永远不可能得到她,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情,

    你这些都是典型不切实际的幼稚想法……去了美国后,好好的学习,改正你的人

    生观,今后你的路还很长……」。

    看到思建这个样子,想到凤君,想到可心,我不由得出声喝斥打断了他的话

    语,前端话我说的比较激动,但是最后我还是舒缓了语气,毕竟已经做出了决定,

    以后思建不会再打扰我的生活,而且也算完成了凤君的嘱讬,以前发生的事情就

    当做是一场回忆。

    「你準备一辈子不也不让我回来了?还是说不见我?」。

    思建听到我的话语后,竟然没有表现的很失望,反而露出一丝笑意,眼中带

    著一丝不明的情绪。

    「我会让冷冰霜去照看你,一直照看到你能够独立生活,为你舖平道路……」。

    我没有回答思建的话语,只是用成人的圆滑挡了回去。

    「呵呵,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说实话,在那个家庭中长大,让我看到了

    很多的冷暖,这也是我比同年人要成熟一些的原因,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但是

    看到你如此的淡定,我还是决定告诉你,让你知道真正的原因,为什么我会恨你,

    为什么母亲会对你念念不忘,为什么我母亲会被虐待,为什么我从小被打,不得

    不被送到中国……」。

    思建像成人一样叹了一口气,显得十分的平静,但是话语中隐含的意思,让

    我在这个社会阅历丰富的成年人都听不懂。

    思建的话语中,似乎印证著这一切似的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而且似乎还与

    我有关系,只是凤君结婚后,我就和她断了联系,就是害怕破坏她的家庭,这和

    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感觉到很困惑?敢不敢去和我做一次亲子鉴定?」。

    思建看着我疑惑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而他最后的话语让我呆立

    在当场,感觉一道惊雷从我的头顶劈到了脚底。

    「亲子鉴定?你和我?」。

    我此时不敢相信,思建让我去陪他做亲子鉴定,是让我和他做,还是让我陪

    著他和別人做?。

    「当然,徐健先生,敢不敢?」。

    思建听到我的话语后,慢慢的走到我面前,此时他高高的个子站在我面前,

    低头俯视著坐在椅子上的我,眼中带着轻蔑。

    「你这么做有意义吗?你难道不知道……」。

    冷静下来后,我感觉思建的想法很可笑,难道他不知道我是个不育的癈人吗?

    这是人所周知的事情,也是我最大的笑柄和心里难关。

    我的思绪也不如得回到了和凤君相识的时候,我和凤君确实发生过关系,而

    凤君的第一次也确实给了我,这也是我一直对凤君念念不忘的原因,毕竟一个女

    孩把所有的东西都毫无保留的给了你,你怎么会不记她一辈子?我和凤君做爱的

    次数只有一次,就是我在我俩分手的那一夜,凤君不得不接受被父母嫁到非洲的

    事实,而我俩相恋的时候,我对她一直相敬如宾,我一直準备把我俩的第一次保

    留到新婚之夜,但是一切的梦都破碎了。

    在那一夜,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凤君也是正常和我约会,当时我俩在我住

    的地方喝了点啤酒,因为以前凤君是从来不喝酒的,虽然感觉十分的奇怪,但是

    我还是陪她喝了,但是那一夜不知道为什么,平时酒量很好的我,只喝了一点就

    醉了,随后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上留着浓密的

    荷尔蒙气息,而在床的中央有一朵鲜红的梅花,而旁边的床头柜上,有一封叠成

    了心形的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