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5-126)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5467。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5)。

    「啊……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伤害他?」

    我倒地的一瞬间,我听到了可心的尖叫,而且可心跑到我身边,把我抱进了

    怀里。

    此时我大脑晕晕的,意识还是很清醒,但是浑身麻痺,没有一丝的力气,甚

    至手指都无法动弹,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被电棍击倒了,此时我连张口说话的

    力气都没有,我躺在可心的怀里,心中有无数个疑问。

    此时我的头靠在可心的怀里。

    脖子上能够感触到可心柔软的胸部,还是那么的熟悉和丰满。

    而可心身上的体香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可心

    身体的感触,闻着她熟悉的体香,我竟然感觉到无比的坦然和舒服,慢慢的我闭

    上了自己的眼睛,不是我要昏迷,而是我真的累了想睡觉。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大床上,而身

    边还有一个丰满的娇躯,这具矫躯是那么的火热,我闭着眼睛看不到她,但是为

    什么这具身体却如此的陌生。

    不一会,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什么温热的东西包裹住,之后一阵阵快感袭

    来,此时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可以动,我不由得变被动为主动……

    不知道多久,我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此时我的大脑晕晕的,只见我躺在

    冷冰霜的大床上,而冷冰霜就躺在我身边,我的身体此时只穿了一条内裤,而冷

    冰霜穿着一套睡衣,而我俩此时都没有盖被子,只见我俩所在的床显得十分的混

    乱,整个房间弥漫着男性贺尔蒙的气味。

    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冷冰霜穿着一套半袖的睡衣,她裸露出的胳臂上还有一

    些淡淡的吻痕,如果冷冰霜的睡衣脱去,或许她的身体上也有许多的吻痕吧,我

    想起睡梦中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一切?想到这些,我赶紧从

    床上起来,之后下床回头看着这一切。只见在大床的被子上有清晰的爱液痕迹,

    而那些干涸的爱液痕迹的中央,有一朵清晰的红色梅花与周围的颜色是那么的格

    格不入。

    看到这一幕,感受到自己阴茎的异样感觉,我就是再傻也知道发生什么。

    我竟然稀里糊涂的和冷泳霜发生了关系,一切都已经发生,无法改变了。

    而这个对候,床上的冷冰霜也悠悠转醒,眼睛睁开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站

    着的我。

    「啊……好累啊……」

    只见冷冰霜没有任何的惊讶,她从床上起身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隔着

    睡衣仍然能够感觉到她身上丰满的曲线。

    冷冰霜的脸上带着疲倦,而我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竟然和可心以外的女人

    发生了关系,虽然我不是自愿的,算起来我算是被别人迷奸了,但是我毕竟已经

    算是身体出轨了,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看到冷冰霜娇媚的脸庞和丰满标致的身体。我心中还是有一点遗憾的,出轨

    也出了,但是却没有在清醒的时候发生,甚至连感觉都没有来得及回味,实在有

    些可惜。

    「这些都是你的主意?」

    我想到自己放电棍击倒,那肯定是冷冰霜的部下干的,而此时自己又和冷冰

    霜发生关系,我可以确定一切都是冷冰霜布局。

    「算是吧,毕竟你的妻子在我的面前也没有什么主见,而且我也不习惯去听

    从别人的摆布……」

    冷冰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扬起她尖尖的下巴,显得十分的傲慢,但是不得不

    承认,她确实有傲慢的资本。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把我当成了一个玩具被你们玩来玩去?」

    此时我生出一股无力感,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一个玩偶,被两个女人玩来玩去,

    而我恰恰又是一个倔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此时自己没有任何的舒适感,反

    而越来越憋屈和郁闷,仿佛有一股火在心里无法发泄出来。

    「不是的……徐建,你听我说,我不想你不开心,但是除了这个,我俩实在

    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冷冰霜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她赶紧下床跑到我身边,只是有些害怕的说

    道。

    「你俩是不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此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笼子里被囚禁的鸟,根本逃不出这么一个小小的

    别墅。

    说实话,仿佛是有了心理阴影,我随时害怕后面有一个人给我一记电棍,毕

    竟被电棍击倒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好吧……其实……该怎么说呢?」

    冷冰霜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这根本不像平时冷若冰霜的她,显得有些慌乱。

    「我就从头说起吧……昨晚你走了之后,我和可心谈了很多,也知道了可心

    的一些想法和苦衷,但是我和你一样,不是有想法和苦衷,这些事情就可以被原

    谅的。但是说服我,让我帮她是因为你,还是因为你……」

    冷冰霜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我,虽然她说的比较焦急,但是跟神中还

    是带着一丝真诚。

    「因为我?」

    听到冷冰霜的话语后,我真的疑惑了。

    「是的,说实话,其实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一样,其实知道你和你妻子间矛

    盾的时候,我虽然心疼你,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丝希望,你离婚了,那么我就有机

    会了。但是看到你颓废的样子,听到你妻子说起你俩的感情经历,还有你妻子的

    坦诚和付出,我真的心软了。而且我也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失去了你的妻子,

    你的心也已经死了,而且从你妻子对你的了解来看,轻则你会颓废一生,重则你

    可能会寻短见。而我也慢慢发觉了,你爱你的妻子,很爱她,在你在屏幕看到你

    妻子的那一刻,我从你的眼神中没有看到恨,有的只是关心表想念……虽然你不

    愿意承认,但是那一刻我确实看到了这些。所以,只有你的妻子才能让你重新振

    做起来起来,让你升起活着的希望……而当你面对我的时候,有的只是平淡,真

    的,你的平淡让我心痛,每次看到你看见妻子的眼神,我都会嫉妒,但是我不得

    不接受这个事实。当昨天在办公室我劝你失败后,我不得不让手下把你击倒,为

    的就是留住你,我不确定你走出那个房门后,还会不会回来,因为我的部下再跟

    踪你,保护你,也可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为了你,我接受不了万一,哪怕有一

    丝危险的可能……」

    冷冰霜说完这句话后。低下了头。

    「你付出自己清白的身体,就是为了给我一个补偿,让我心中少了那份委屈,

    可心出轨了,我也出轨了,俩人算是扯乎了了这样我俩就可以继续了了是吧…

    …「

    此时我笑着说出这句话,但是心中却是很不是滋味,我不喜欢让人摆布,更

    不喜欢被人强加这套枷锁。

    「是的,可能……咱俩只有这一夜情缘……我不强求其他的,只希望你能过

    的安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冷冰霜说完这句话后,慢慢向前准备抱住我的身体。

    「你想的很仔细,也很完美,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和可心复合了,那么

    思建该怎么办?让他继续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你认为我和他还能够相处吗?还是

    把他赶出家门?当然,这些都只是一方面,真正考虑的还有更多。一切都无法回

    到从前了……」

    此时我笑着看着冷冰霜,但是我的笑容是嘲笑。

    「我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冷冰霜的回答让我很意外,而且她听到我的问题后,竟然没有思考和惊讶,

    反而像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样………。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6)。

    听到冷冰霜胸有成竹的话语,我不由得愣住了,有办法安置思建?可以说我

    不是没有原谅可心复合的想法,但是思建却好比一道银河,隔在了我和可心之间,

    让我根本想不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一种是对于自己爱情的不舍,另一边是对

    于凤君的承诺。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我崩溃,而且让我毫无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虽然我对思建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我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因为我欠别人一个承诺……」

    我看着冷冰霜,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如果思建真的得到妥善安排,那么自己

    不是还有一丝希望?

    「我可以把他送到国外的私立封闭学校去读书,让他受到最好的教育和生活

    条件,这样对他岂不是更好?而且没有了他的存在,你的家庭是否就可以挽回?」

    冷冰霜说完后,我陷入了沉默。

    说实话,如栗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也希望他能够到国外去接受西方教育,适

    应西方的生活,以便於长大后让他迅速与世界接轨,只是我的经济能力有限,根

    本没有这份能力,现在思建有这个机会,对于他来说再好不过了。一来我可以完

    成凤君的嘱托,二来也可以让他远离我的家,让我和可心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

    是这样无疑会欠冷冰霜一个大大的人情,毕竟国外的学费和生活费可不便宜,至

    少我现在是无法承担的。

    「你自己考虑清楚吧,如果你还坚持如此,那么我只能把你控制起来,不要

    怪我,因为我不希望你想不开而做出什么事情,这些年我一直关注着你,救过你

    很多次,谁也可以预感到,所以无论你是否怪我,我也不能让你有半点的意外。」

    冷冰霜说到这句话,眼中带着坚定,眼中虽有不忍,但是闪过一丝恨意。

    听到冷冰霜的话,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想到冷冰霜的手段,虽然我知道

    她不会伤害我,但是我知道她是一个说的出做得到的人。

    「你这是再逼迫我吗?冷冰霜,本来我对你没有多少的好感,现在,我对你

    最后一丝的好感全部消失了。为了一些特定的目的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为了

    一些目的随意改变自己对待事物的态度,也不用你逼迫我什么了,我还是回我自

    己的家吧,我宁愿面对可心,也不愿意面对你……」

    冷冰霜的话把我男人的尊严扫荡的干干净净,此时我升起了一股倔脾气,她

    这样逼迫我,无非是想让我心甘情愿的留在她身边,你不是希望我留在你身边吗?

    我偏不随你的意愿。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套上自己的衣服走出了房间,而这个过程中,冷冰霜没

    有说一句话,而是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我,或许我的态度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我走出房间后,并没有看到可心的身影,正好,眼不见心不烦。

    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有没有可心的参与,但是对于冷冰霜的怨也一直转嫁到可

    心的身上。

    我走出冷冰霜的别墅,之后慢慢的走出了大门,我走在那条走过没有几次却

    无比熟悉的道路,此时真的该回家吗?但是现在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肯定有人监视

    着我,这让我感觉十分的不爽,最后我打了一台车向着家里赶去,不管怎么说,

    先甩掉那些尾巴再说。

    不知不觉,回到了熟悉的小区,虽然只离开了没有几天,但是却感觉比以前

    出差离开的时间还要漫长。

    看着小区里熟悉的景物,此时已经是物是人非,抬头看着自己熟悉的单元楼,

    却没有胆量走上去。

    不管怎么说,回去看一眼,如果自己找机会离开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

    回来。

    一边纠结后,一边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口,而熟悉的房门上还贴着去年过年我

    和可心俩人合作贴好的春联。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房门钥匙,这串钥匙我还保存着,插入钥匙打开了

    房门,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呆立在当场,因为我看到的不是空荡荡乱七八糟的房

    间,而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整理的井井有条的房间。

    而客厅的正中央还放着饭桌,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那些菜色都是我最

    喜欢吃的东西,而可心刚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出来。

    「回来了,洗洗手吃饭吧……」

    可心把菜放在桌子上,之后对我说道。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以前我下班的时候,回到家里都是面对这样熟悉的场

    景,可心做好晚饭等我吃饭,也重复着同样的话语,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不过可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游离,而且她消瘦和苍白的脸颊,预示着这顿

    晚饭的与众不同。

    「还站着干嘛?进来吃饭啊……」

    可心看到我还站在门口,不由得再次出声催促道,只是话语说的很轻巧,但

    是语音却带着颤抖,显得十分的紧张。

    可心的第二句话让我回过神来,我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脱去了鞋

    子,而可心则给我拿了一双拖鞋。

    我走到卫生间扭开水龙头,冰冷的水扑在我的脸上,让我的思绪瞬间清醒了

    不少。

    这个场景让我十分的意外,按照我的预想,可心应该还在冷冰霜那里,毕竟

    事情还没有定局,她有心情回到家里?

    不管怎么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心准备了晚饭,不管今后如何,至少这顿

    饭还是要吃的,毕竟我俩那么多年的感情,出差回来后,还没有和她真正的吃一

    顿饭,不管是离别晚宴还是什么,我决定在这一餐,配合可心,不再发难,而且

    可心的样子,让我心软不忍去伤害她,看到她做的晚饭,让我想起了可心对我无

    微不至的照顾和鼓励,让我如何能够狠下心来说其他的?

    我走出房间后,可心给我盛好了饭,之后给我摆好了碗筷。

    我坐在饭桌上一言不发,拿起了碗筷吃了起来。

    这段时间我根本没有什么食欲,饿一顿饱一顿的,吃饭没有规律,而且在冷

    冰霜那里吃山珍海味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出什么特殊美味的味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吃着可心给我做的饭,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和好吃,不是

    可心做饭有多么的优秀,而是自己熟悉了可心做饭的味道,毕竟吃了那么多年。

    记得以前出差的时候也是一样,无论工作餐多么丰盛,我都会怀念可心做的

    饭菜。

    自从出差后,我就一直没有吃过可心做的饭了,现在吃起来,感觉是那么的

    熟悉,味道没有任何变化,变得是人……

    可心的饭菜让我暂时打消了其他的想法,现在想的就是填饱自己的肚子,这

    几天真的把我饿坏了。而可心看着我吃饭的样子,她眼中闪过了一丝感动和温柔,

    但是更多的还是伤感,她只是简单的吃了几口,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给我夹菜和盛

    饭。

    我集中精神享受这顿来之不易的晚饭,也可能是唯一最爱吃的晚饭,我不去

    想那些让自己感伤的东西。

    饭和菜一点点的减少着,时间也一点点的推移着,当过了大约11分钟后,

    我听到了身边有隐隐的啜泣声,我知道那是可心在哭泣,而且哭泣是那种极力压

    抑的哭泣,可心数次想压止哭泣,奈何根本压抑不住,最意可心似乎放开了,哭

    泣的越来越厉害,但是虽然在哭,但是给我夹菜的动作没有停,只是夹菜的筷子

    随着她的啜泣在颤抖着,最后可心没有给我夹菜了,开始整个人趴在了桌於上大

    声的哭泣起来,而我感觉口中的饭菜多了一种格格不入的味道,凉凉的,咸咸的,

    那是我自己的眼泪,流到了自己的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