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0-122)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8679。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0章。

    可心突然摇头,不但让那个黑衣女子摸不著头脑,连一向精明的冷冰霜也愣

    住了,而此时站在一边的我,仿佛明白了什么,虽然自己的内心不确定,但是不

    知道是不是自己和可心还有那么一丝心有灵犀,而这丝心有灵犀,让我心中突然

    感觉到一丝疼痛。

    「妳可以离开了……」

    那个黑衣女子为了确认,再次开口说道,而换来的可心再次的摇头,而且摇

    头是那么的坚定。

    那个黑衣女子此时也有些手足无措,毕竟这个情况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按

    照道理来说,此时的可心应该倍感轻松和庆幸的赶紧逃出这个牢笼,但是此时的

    可心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愿意离开,而且态度很坚决。

    这个情况有些突然,最后那个黑衣的女子只能抬头看向摄像头的方向,隔着

    摄像头与冷冰霜对视,眼神中带着一丝询问,其实这个黑衣女子完全可以强行把

    可心带走,奈何黑衣女子知道这个可心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只能询问冷冰霜的

    意思。

    「你在这等我一会……」

    冷冰霜看了我一眼后,就转身开门离开了房间,而我本想移动脚步跟上去,

    但是脚刚跨出去,又不得不再次收回,自己现在还是无法面对可心。

    我走回到电脑旁,眼睛看着屏幕。

    过了不到一分钟,冷泳霜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中,她已经走进了可心

    所在的房间。

    而可心原本一直看着电视,一直没有转过头,但是听到冷冰霜的脚步后,可

    心转头看向了门口,似乎感觉到是谁来了。

    当冷冰霜的身影走进房间的时候,可心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丝波动,只见她

    慢慢的起身下床,之后站在了地板上,迈著虚弱的步伐走到了冷冰霜面前,眼睛

    和冷冰霜对视著。

    「怎么?在我这住上瘾了,竟然不愿意离开了!」

    冷冰霜对可心没有丝毫的好脸色,一出口就是冷嘲热讽,眼中带着一丝轻蔑。

    可心听到冷冰霜轻蔑挖苦的话语,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那么直直的看

    著冷冰霜,眼神出奇的平淡,但眼神中却看不到丝毫的敌视。

    当冷冰霜问完话之后不久,在我们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可心竟然双膝

    一弯慢慢的跪在了冷冰霜的面前,「咚……」可心的双膝跪在地板上,发出一声

    清晰碰撞的声音。

    「妳这是干什么?」

    此时稳如泰山的冷冰霜也乱了方寸,她想过可心会和她生气,甚至会和她大

    大出手,因为在可心站在冷冰霜面前的时候,旁边那位黑衣女子做好了防御的招

    式,虽然十分的隐晦,但是此时可心竟然跪在了她面前,让她完全乱了方寸,想

    用手去扶,却又把手收回,最后问了一句,把目光投向了摄像头,或许她此时害

    怕因为这个状态而惹怒了正在监控室的我。

    「你既然能够把我抓来,你就肯定如道了发生的一切事情,那你自然知道徐

    建在什么地方,我不求其他的,我只求妳能告诉我徐建在哪儿,他是否安全,他

    怎么样了?可以的话……让我见一见他……求求妳……」

    可心跪在冷冰霜的面前,抬头和冷冰霜对视著,虽然她是跪著的,但是眼神

    带着坚定,却没有一丝的乞求,她在努力维持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此时她的眼

    圈已经含泪,但是努力控制自己不让眼泪流出,她仰头和冷冰霜对视,也是在把

    自己的眼泪止往。

    看到可心跪倒在冷冰霜的面前,我的心突然很痛,这段时间里,可心对我的

    好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著,我不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反而我是一个懂得感恩

    的人,任何对我好的人,我都会铭记,滴水之恩湧泉相报,这是我做人的準则之

    一。

    人们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女人又何尝不是。

    可心一直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女人,为人师表,自然有一股气质和威严,此时

    可心只残存一丝的尊严,整个人放下了所有的姿态。

    「呵呵,这个时候想起你的丈夫了?怎么?现在不关心你的小情人儿子了?」

    冷冰霜冷静下来后,挥手让那个黑衣女子走了出去,之后恶狠狠的对着可心

    说道,眼中带着恨意和轻蔑。

    「我现在谁都救不了。连我自己都救不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徐建的状况,一

    切別无他求。」

    可心听到冷冰霜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了,但随之低下了头,而眼中

    已经回荡了很久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滴落了下来,她苦笑了一下说道,表情已

    经是无助加绝望。

    「对于思建,希望你別伤害他,他还是一个孩子,一切的错误都在我,我愿

    意一个人承担……」

    可心重新始起了头,第一次向冷冰霜展现了自己泪眼朦胧的样子,她已经流

    泪,可以说把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也放弃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么?你也不想知道我和徐建是什么关系?」

    冷冰霜看到可心的样子,或许是感觉把可心逼著的太紧了。她有些怯懦的看

    了一眼墙角上的摄像头,但是紧随之后她又再次强势起来,低头问著可心。

    「想,但是我现在还有询问的资格吗?」

    可心说道最后,露出了-丝笑容,但是笑容中充满了对自己的嘲笑。

    「曾经我认为你能给他幸福,所以我放手了,现如今妳伤害了他,所以我来

    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必须有人要付出代价。是你付出代价还是那个男该付

    出代价?你来选吧……」

    冷冰霜似乎不想再和可心说下去,她说完这句话后,陷入了沉默。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你告诉我徐建的状况,让我知道他还安好,我

    随你处置,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心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算杀了你,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你相信吗?」

    听到可心的话语,冷冰霜像变魔术一般,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手枪,枪

    口抵在了可心的额头上,一切动作水到渠成,显得是那么的熟练。

    当枪口抵在可心额头上的时候,可心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我相信……」

    可心没有任何的惧怕。只是回应了-句,显得十分的淡漠。

    「砰……」

    冷冰霜举起枪口向棚顶射击了一下,棚顶掉落了许多的混凝土碎屑,落在了

    俩人的周围。

    「你以为这个是假枪吗?」

    冷冰霜再次把枪口抵在了可心的额头上,但是可心仍然没有一丝的恐惧。

    冷冰霜这个时候的样子显得十分的气恼,她或许想让可心害怕,哪怕可心露

    出一丝的胆怯和恐惧,她就会感觉到一丝满足,毕竟在爱情上她输给了可心。

    本来可心跪倒在冷冰霜面前,我内心就已经十分的痛苦和愧疚,不管可心有

    何错,我却不希望別人这样去侮辱她,毕竟她是我最爱的人,当冷冰霜把枪口抵

    在可心的额头的时候,我的双手不由得攥的紧紧的,但是我最终忍住了,毕竟此

    时我没有在身边,我心里认为冷冰霜只是拿了-把假抢去吓唬一下可心,但是当

    冷冰霜向棚顶开枪,证实那把枪是真枪后,我再也坐不住了,此时我感觉冷冰霜

    太过分了,万一枪走火了,就会射穿可心的脑袋。

    在这一刻,我把所有的负面情绪拋到脑后,剩下的只有保护可心的念头。

    我转身冲出了监控室,冷冰霜不到一分钟就走进了可心的房间,那么可心他

    们就被关押在这附近,而且就是那个地下室。此时大脑没有多余的想法,向着目

    的地奔去……。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1章。

    我循著刚刚冷冰霜带我走过的路径跑了过去,当我跑到上次关闭的房门的时

    候,发现了此时房门打开,而门旁站著那个在屏幕中刚刚离开的黑衣女子,那个

    黑衣女子看到我之后显得一愣,伸出手想要拦住我,但是当我冲到她身旁的时候,

    她又有些胆怯的把手收了回去,或许我的出现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而她似乎也知

    道我的身份不一样,在极短的时间里,她根本没有机会去做任何的决定。

    当我走进这个房门后,发现里面有好几个房门,而其中一个房门敞开着,而

    我在这个门口能够清晰的看到冷冰霜的背影。

    此时我没有顾虑其它的,只想着可心的安危,我直接冲到了门口。也终于见

    到了久违的可心,真实的面对面相见。

    当我站在门口的时候,额头盯着枪口的可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从冷冰

    霜的脸庞转移到门口,和我的眼睛对视著,当和我的眼神对视的那一剎那,可心

    的眼睛睁大,原本极力控制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流了出来,而冷冰霜在这时候也

    转身,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我和可心对看了一眼后,我就看着冷冰霜,因为她做的实在太过分了,不管

    怎么样我是当事人,可心是我的妻子,要惩罚也是由我惩罚才对,这样羞辱可心

    让我无法接受,此时只有对可心的在乎,没有对可心的怨,至少在这一刻。

    「对不起……」

    没有等我开口,冷冰霜把枪快速的从可心的额头收回,目光和我对视一下后,

    又赶紧转移了自己的目光,似乎她刚刚真的有些情绪失控。

    看着冷冰霜的样子,我实在无法说出什么责怪她的话,毕竟我也不是她的什

    么人。

    「我和她谈谈吧……」

    我淡淡的和冷冰霜说了-句,冷冰霜听到我的话之后,眼中闪过了-丝担忧

    和不甘,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冷冰霜转身从我的身边走过,身影却透露著冷漠。

    冷冰霜走了之后,我把目光转向了可心,本来就想安静的离开这个城市和世

    界,一直不想面对可心,没有想到,阴错阳差竟然和可心在另一个女人的家里相

    遇,这么多天的事情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

    原本我不敢面对可心,因为我心中一直对她有愧疚,虽然她背叛了我,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就是恨不起来,有的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太过懦弱,

    但是在这一刻,我的心却平静了下来,和可心对视著。

    我俩对视在一起,此时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可心只是一直的流泪,数

    次想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相视无言一切仿佛是尽在不言中,但是此时的我俩

    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默契,根本猜不到可心现在心中想的是什么。

    时间在我俩之间一分一秒的过着,足足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后,我俩还是没有

    说话,最后我转移了自己的目光,从口袋里摸出了-支烟放在嘴里抽了起来,这

    是我刚刚在冷冰霜的电脑桌上拿的,那种最辣最烈的烟,上次我记得抽的时候,

    自己根本受不了。但是现在抽起来却是那么的顺口,没有丝毫的呛辣感,现在我

    终于知道冷冰霜为什么会抽这种烟了。是缓解内心郁闷的良药。

    「你还跪在地上做什么?」

    抽了几口烟之后,我不得不主动打破现在的僵局,我出口询问著可心,但是

    却没有看向她。

    「刚刚跪的是她,现在跪的是你……」

    可心终于张口说话了。和监控听到的声音不同,这次的声音是那么的真实,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已经变的陌生。

    「我不值得妳跪,你不欠我什么……」

    我向后移动了一下脚步,躲开了可心的正面,我承受不了可心的一跪,因为

    这样会让我的心更软。

    「她真的很好,她对我的恨是那么的真实……对我恨的真,对你才是真爱…

    …「

    我没有看可心的眼睛,但是我听着她的话语,她口中的那个她,指的就是冷

    泳霜。

    「我和她没有关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可心这么说,我竟然脱口而出解释出了这句话,虽

    然这句话是事实,但是自己为什么要急于和可心去解释呢?或许自己此时爱的仍

    然是可心,不知道多久之后自己才能够忘了她,不知道今后自己还会不会爱上別

    的女人。

    「我没有做出对不起咱们婚姻的事情……」

    既然已经解释出口,那么就脆就把自己的态度挑明,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虽然没有面对着可心的眼睛,但是语气却是坚定十足。

    「我相信,对不起咱们婚姻的是我……」

    可心说完这句话之后,陷入了沉默,此时我最希望的是可心能够解释一句,

    但是接下来我却很失望,可心没有解释什么。

    「你回去吧,带着思建离开这里……」

    「那你呢?」

    听到我这句话后,我的眼睛余光看到可心的身影颤抖了一下,她抬起目光看

    著我,眼中带着期许,此时她无法要求我做什么,只是想知道我的决定。

    「等你回家后再说吧……」

    我本想告诉可心,我已经请好了律师準备离婚,如果不是她突然失去了踪迹,

    或许离婚协议已经簽完了。但是经过刚刚的事情,我却说不出口,至少等可心缓

    和下来再说。

    房间再一次陷入了安静,许久没有任何的声音,我抬头看了-眼摄像头,冷

    冰霜会不会正在监控室看着我们?

    「你瘦了……」

    许久之后,可心再次开口。

    「因为工作,因为我,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做错了,无法挽回,一切仿佛

    都是命运的安排和捉弄,我就算想尽所有的办法,也无法再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干

    净,一次,只有一次,一切就都无法挽回。我想乞求你的原谅,哪怕只有一次也

    好,我奢求,但是我却没有脸去要求。原本我想找到你,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

    你原谅我,但是见到她开始,我知道,老天爷给你选了一个爱正爱你的女人,而

    我根本不配,所以这一刻,我也死心了。你提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接受……」

    说完这句话,可心跪在地上捂著脸哭泣了起来,她说出什么要求都可以接受,

    似乎预感到我会和她离婚,在这一刻,她见到了我,也完成了愿望,也知道自己

    会付出什么代价,当一切都说清楚了。她终于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可心的哭泣不是那种放声大哭,而是极力压制的大哭,她在极力的控制自己,

    但是她根本抑制不住,她不是用哭泣来博取我的同情和可怜。

    听着可心哭泣的声音,我抬头眼望天花板。

    自己这一刻,心真的乱了,听着可心哭泣的声音,虽然她极力压制,但是那

    种撕心裂肺的意味却是那么的明显,没有故意放大,是真实的内心情感流露,我

    抬头看了-眼摄像头,思考了一下做出了最终决定。

    「你先和我出来吧……」

    我转头看了一眼可心,听到我的话后,可心停止了哭泣,此时眼皮已经稍显

    红肿,听到我让她出来,她眼中有一丝疑惑,但是还是乖乖的起身,或许跪的太

    久了。刚站起来的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而我本能的想伸出手去扶住她,但是手

    刚伸到一半就停住了。

    可心最终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看到我伸在半空中的手,她的脸上露出了一

    丝自嘲的笑容。

    我带着可心走出了地下室,而此时冷冰霜正站在地下室的门口,刚刚她到底

    有没有在监控听到我俩的谈话,我不得而知。

    「给我一个安静的房间……」

    我和冷冰霜说道,冷冰霜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可心,最后只能无奈的点了

    点头,表情带着一丝不情愿……。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2章。

    我带着可心走进了一个独立的房间里,冷冰霜没有跟著我进来,把时间和空

    间留给了我们二人。

    这个房间貌似是冷冰霜的书房,好几个大的书架摆放在房闭的角落里,为这

    个房间增添了不少书香之气。

    可心眼睛红肿的站在房间的中央,我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阳光,这个房

    间对应的是这个別墅的花园,花园里花红柳绿,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但是自己

    的内心为仟么没有丝毫的生气,自己把可心领到这个房间,自己想询问些什么呢?

    自己又该说什么呢?

    「为什么?」

    在窗前站立了良久,我只能问出这个问题,虽然我可以从监控中寻找答案,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可心的说辞,而且我可以判断出她有没有撒谎。

    「一切都是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只能说,从开始到现在,我没有

    一次是自己情愿的,真的。」

    可心站在我身后回答道,而她说话的时候,我转头看着她的眼睛,她低头没

    有和我对视。

    「那就是思建强迫你的了?」

    听到可心的话语,我直接问道,我内心希望她会把责任都归结到思建的身上,

    那样我至少有个原谅她的理由。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因为我没有遵守妇道,没有对爱情和婚姻忠贞,事

    情已经发生了,原因还重要吗?」

    可心咬著嘴唇纠结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把责任归结到思建的身上,可心是

    一个敢于承担的人,而且还是那种不是自己的责任也要自己承担的人,所以她有

    这样的回答我一点不意外,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丝不舒服,感觉她好像是在替思建

    背黑锅一样。

    「这么说,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妳就移情別恋?爱上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而且还是自己的干儿子?一个刚刚进家门几个月的人,竟然比不过咱们好几年的

    感情?」

    我不想此时打击思建,只是既然已经见面,决定在这个房间谈话,那么不如

    一切敞开了说,这个问题也是我内心一直纠结的,我相信可心对我的爱,但是和

    思建做爱的时候却是那么的享受和投入,而且她对于思建难道只是单纯的母爱吗?

    「不,不是的,我爱的只有你一个,我对于思建只有疼爱,不是爱情的那种,

    这一点我能够确认?」

    可心突然抬头看着我,眼神很坚定,说话的语气也是斩钉截铁。

    「是吗?那一晚我难道看错了吗?结婚这么久,我没有要求过你那种方式,

    你也没有主动和我做过,但是我却亲眼看到你那样对思建,需要我说的明白点吗?」

    听到可心的回复,我的内心不由得气愤起来。

    如果可心回答变心,或许那晚她给思建口交我还可以接受-点,但是现在她

    说依然爱着我,根本不爱思建,但是为什么给思建口交?要知道,我俩以前做爱,

    可心一次也没有给我口交过,一来我没有要求过,因为可心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

    最圣洁的,我也非常的疼爱她,让她给我最脏的地方口交,我心疼,无法接受。

    而可心也没有主动提起,也没有主动去做。

    但是那一晚,我没有想到,可心的嘴唇,我认为最圣洁的地方,竟然被思建

    的阴茎给玷污了。而且可心是自愿的。

    「呜呜呜……不要再说了……」

    当听完我的问题后,可心捂著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拚命的摇

    头,似乎我的话一下子戳中了她心中的伤口。

    而且她一直抱有一个幻想,那就是我那天晚上可能只看到一小部分,但是我

    这句话,无疑把她最后的幻想打碎了,我几乎看到了全部,让她此时根本没有接

    受,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在我的心里,我一直认为妳是最圣洁的,我怜惜妳的一切,不想让妳受到

    任何的污染,但是那天晚上看到的,让我的心碎了,以前的自己是不是很可笑?」

    看到可心哭泣著,我心中虽然不忍,但是不忍比不上我心中的哀伤。

    我自嘲的说道,当说道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也发酸了,。

    「不,你不要再说了……我对不起你,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

    可心一边晃头一边哭泣的说道。

    「一直以来,这个家是我唯一的动力,在外面有多危险,回家面对你的时候,

    我都会报喜不报忧,每次累的身心疲惫,回到家里看到你的那一刻,我所有的疲

    惫都消失不见了,感觉自己的付出是那么的有意义,但是现在,你让我该怎么做?」

    此时我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此时我感觉到自己

    的嘴里咸咸的,原来自己的双眼流出了眼泪,眼泪顺蕃嘴角流进了嘴里,不知道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哭了,人们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可心松开捂著脸的双手,双手转而摀住自己的耳朵,不断的摇头。

    看到她疯狂的样子,我不由得深吸了-口气,把自己的情绪压回去,现在不

    该继续逼迫可心,再继续下去她会被逼疯的。

    「一切都是我对不起你,从和你结婚开始,我就想着和你过一生一世,哪怕

    遇到再多的挫折,我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你。但是这件事情,我真的是一时糊涂,

    等到我想阻止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人的一生会犯许多的错误,但是我这个错

    误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

    可心慢慢情绪平复下来后,停止了哭泣泪眼朦胧的说道,此时她的情绪安静

    的有些反常,或许刚刚的哭泣让她平复了很多。

    「思建,凤君的儿子,我前女友的儿子,呵呵,我自认为没有对不起凤君,

    但是为什么凤君的儿子却向我讨债?而且这份债那么的厚重,竟然让我失去了所

    有。我本来可以把思建托付给他的姥姥姥爷,但是我没有,我可以把思建送去福

    利院,我也没有,我可以把思建寄托到全封闭式学校,但是我也没有,因为我有

    对凤君的承诺和愧疚,另外,也想弥补你没有孩子的遗憾,但是没有想到,自己

    竟然引狼入室,竟然引进来一个白眼狼,抢了我的老婆,让我一无所有。这算不

    算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

    我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一边看着可心的表情,可心没有和我对视,她一边默

    默的流泪,一边咬著自己的嘴唇,似乎快要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了。

    当我把话说完后,她竟然出奇的没有接话,也没有解释和反驳什么。

    「怎么?为什么不解释?难道思建是妳的禁鬻吗?不允许我去玷污?你现在

    心里是不是很气愤?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如果可心出口解释,我的心或许能够好受一些,但是现在可心竟然对于思建

    的事情闭口不谈,心中的忧伤有一部分转换成了火气,让自己的话语充满了火药

    味。

    可心没有说话,只是咬著嘴唇不住的摇头,眉头皱起,可见她此时内心无比

    的纠结。

    「而且到现在,妳也没有询问思建的情况,难道你就不关心思建现在怎么样

    了?这个女人既然敢用真枪顶著你的额头,你就不怕她把思建给杀了?」

    我在说到前半段的时候,可心的眼神慌乱了一下,因为她还是关心思建的情

    况,但是一直不敢询问,当我把话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的牙齿松开了自己的嘴唇,

    嘴巴张的大大的,面部表情露出了一丝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