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8-119)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4967。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

    听到我的话之后,原本兴奋的冷冰霜突然沉默了,兴奋的神情也收敛了起来,

    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意外,她就那么看着我眼神复杂带着犹豫和挣扎,许久之

    后她才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去不敢对视我的眼睛。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低下头许久后,冷冰霜轻声的说道。

    冷冰霜这样的回答,就变相的承认了思建和可心就在她的手里,而她的回答

    让我也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冷冰霜开始会矢口否认,但是她没有。

    她很意外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或许她不知道我在我的家里安装了监控,

    看到了这一切,所以她感觉十分的意外。

    「妳承认了!他们真的在妳手上?」

    虽然冷冰霜变相承认了。但是为了百分之百确认,我还是不由得问清楚。

    「是的,他们确实在我的手上,我不想骗你……」

    冷冰霜这个对候抬起了头,眼神有些失落的望着我,这个样子的冷冰霜让我

    有些不适应,难道她是一个双面人?面对外人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面对我的时

    候却是如此的柔弱,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你把他们怎么了?」

    确定了思建和可心果然在冷冰霜手上,我赶紧抓住了她的胳膊,有些着急的

    问道。

    「他们如此对你,你竟然还如此的关心他们?值得吗?」

    冷冰霜看到我急切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我抓痛了她。还是因为刺激到了她,

    她有些激动的问著我,虽然她极力克制,但是在她的眼中还是出现了一丝泪光,

    只是泪水没有流下来而已。

    「他们在哪儿?」

    我此时心系可心和思建的安危,没有回答冷冰霜的问题,甚至没有顾及冷冰

    霜的泪眼,再次着急的问道。

    「跟我来……」

    冷冰霜的双臂轻微抖动一下,甩开了我的双手,之后转身向着房门处走去,

    但是在她转身的一剎那,我看到了泪珠从她的双眼中流下,在行走的过程中我看

    到她抬起一只手在脸上擦拭了一下,虽然我只看到她的背影,但是我知道她是在

    擦眼泪。

    我随着冷冰霜,她没有和我一起走,一直走在我的前面,一路上佣人看到前

    方的冷冰霜,都吓的面露恐惧,赶紧转头或者低头,不敢看冷冰霜的脸,仿佛冷

    冰霜此时是一个恶魔一般,这些佣人恐惧的同时还带着意外。

    冷冰霜带我走到地下室中,站到了一个门前,她的身影站在门前一动不动。

    我走到了冷冰霜身边,看着她的侧脸,虽然她的眼泪已经擦拭干净,但是有

    些变化的眼皮和睫毛还是湿漉漉的。

    「你知道吗?还是第一次有人看到我哭的样子,我抓他们没有其它的意思,

    就是看不惯他们的做法,最让我不能接受的就是他们伤害了你,谁都不可以伤害

    你,包括那些混混,那些黑煤窑的老板等等,但是我也不想违背你的意思。你是

    一个好男人,你急着找他们关心他们,或许在別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既然他们

    伤害了你为什么还要管他们?但是我知道你的为人,所以你的做法我一点也不意

    外。只是我希望你考虑清楚,见了他们后要说什么?你又能说什么?难道和她重

    归于好?你考虑好怎么处理和他们以后的关系?」

    冷冰霜站在门前,眼睛看着房门,头没有转动的说道,语气中恢复了-丝冰

    冷,但依然是清醒和冷静,而原本着急寻找可心和思建的我,听了冷冰霜这番话,

    也突然冷静了下来,是啊,我只是着急寻找他们,如果见到他们,我能够说什么

    呢?「其实我有私心,我想过把他们一直软禁起来,之后你就可以一直留在我的

    身边,我不否认我真的动过这个念头。为了你,我所有事情都敢去做,但是我还

    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你可以不爱我,但是我不希望你恨我。能够和你重逢我真的

    很高兴,本来我决定自己孤老一生,终生不嫁,但是你突然家庭出现变故,真的,

    我有过那一丝希望和兴奋,但是看到你伤心难过绝望的样子,我又特別的痛苦。

    如果要我选择一个的话,我情愿你的家庭仍然美满幸福,虽然得不到你的心,但

    是只要你能够幸福就足够了……」

    冷冰霜继续在那叙述著,她的语很煽情,但是此时我的心已经乱了。我现在

    最重要的是担心可心和思建,但是冷冰霜在这叙述著,我又不忍心打断她和伤害

    她。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此时我冷静下来,我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我没有对冷冰霜的表达做任何的

    回应,我知道这样会伤她,但是冷冰霜在我这个节骨眼表白注定会失败,她是一

    个理智的女人,但是在感情的问题上,貌似还真的是一张白纸。

    我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虽然无情,但是我还要问,冷冰霜把他们母子抓来,

    到底是怎样处理?难道打残?或者用刑?「我没有把他们怎么样,我没打他们,

    也没折磨他们,我知道如果我虐待她们。你一定会恨我。但是我不能轻易饶过他

    们,他们他们让你绝望,绝望的差点死去,我也要他们尝一尝绝望的滋味,还有

    那种失去自己在乎东西的滋味……和那些混混相比,他们俩要幸运多了……」

    冷冰霜转头看了我一眼后说道,但是说的还是模稜两可,让我有些摸不著头

    绪。

    「有个办法可以看到他们的状况,你到电脑监控上看还是亲自去看?」

    冷冰霜见我没有说话,不由得随口问道,而她的问题把我给问住了。

    仔细想了一下。我确实不想见到可心和思建,因为见面后我真的不知道该用

    什么态度去面对他们,而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又急于想知道两人现在的

    状况。

    「去监控室吧……」

    最后我还是不敢直接面对,冷冰霜听到我的回答后,转身向楼上走去,跟著

    她来到一个房间,貌似是冷冰霜的书房,几个书柜整理的井井有条,房间的书桌

    上有一个电脑,冷冰霜打开电脑后,直接点开了-个界面,界面里有两个监控视

    窗,我此时有些着急的走到了电脑前,而冷冰霜到上刻给我让了位置,我的眼睛

    盯着电脑萤幕,可心和思建的身影终于透过电脑再次显现在我的面前……。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9)。

    萤幕中的可心和思建竟然没有被关在一起,因为电脑中是两个小萤幕,萤幕

    中是两个房间,可心和思建在各自的房间之中。

    我先用鼠标点开了思建的房间,把他的视频放到最大,只见此对的思建竟然

    被绑了起来,不是那种五花大绑,而是像「耶稣」一样,被绑在了十字架上。

    此时的思建脸色苍白,艰睛闭着,从他的肚子的起伏可以看出他还有呼吸,

    仿佛是在沉睡,只是几天不见曾经强壮无比的思建竟然消瘦了不少。

    「你把他怎么样了?」

    此时的我很紧张,说实话对于思建,我恨吗?我恨他,毕竟他是个第三者,

    造成今天局面的元凶,但是我不能不管他,因为他是凤君的儿子,想起凤君临死

    前的样子还有嘱讬,我就一阵的心酸,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心不够狠。

    虽然画面中的思建身上没有伤痕,但是消瘦的思建十分的虚弱,如果说没有

    被冷冰霜折磨那是不可能的。

    「我没把他怎么样,只是让他尝试—了绝望的滋味而已,让他体会一下你当

    时的感受……」

    冷冰霜站在我身边说道,语气很冰冷,我坐在椅子上转头看着她,或许此时

    我的眼神带着一丝责备,虽然知道冷冰霜是为了我才这个样子,但思建毕竟还是

    一个孩子。

    「如果他不是一个孩子的话,我就不会把他绑在十字架上了,而是用钉子把

    他钉在十字架上。他不是很喜欢那个女人吗?那么我就让他看不到,摸不列,而

    且还不给他饭吃,就让他安静的在这个十字架上等死。当然,我不会真的弄死他

    的,最后时刻我会救他,目前只饿了不到五天而已,据说人的极艰是七天,这种

    饥饿难耐,认为自己距离死亡越来越近的感觉,才是一种真正的折磨和绝望……」

    冷冰霜看着萤幕,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想起她对那些混混的手段,或许她

    真的已经手下留情了。

    此时我想责备冷冰霜,但是我却说不出口,毕竟冷冰霜一切都是为了我,我

    有气却洩不出来。

    我转回了头,看了思建的监控画面已经过了大约21分钟了,就算再回避也

    要看看可心了,深吸一口气我直接转换了可心的画面,我之所以第二个才看可心

    的画面,是因为一种逃避,我不敢看到她,害怕自己会心软,也害怕会看到可心

    被摧残的样子。

    但是现在我不得不面对这一切,画面中可心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里面有床

    和电视,床旁边还放着饭菜,但是饭菜却没有被动过一口,而可心此时身上也没

    有任何伤痕,而且身上的衣服也是那晚被抓走时候穿的衣服,十分的整齐,只是

    头发蓬松,脸色也十分的苍白,而且和思建一样消瘦了很多。

    最让我注目的是,房间四周的墙壁上竟然贴满了照片,而且那些照片的主角

    竟然是我。而且电视中播放的视频也都是我的影片。

    只不过照片和视频都是冷冰霜偷拍的,都是我工作和旅游的纪实。

    「你把她怎么样了?」

    虽然我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是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声音还是颤抖著,

    虽然可心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认为冷冰霜不会放过她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

    折磨她。

    对于思建的关心是因为凤君的关系,但是对于可心我是出于真心的关心,因

    为我依然爱着她。

    「放心,我没有打她一下,虽然我很想搧她两个耳光。我也没有饿著她,每

    天好级群应者始。但是我每天碰她面对着你的照片,还有你的电视影像,让她每

    天看到你,却找不到你,见不到你,每天面对依,诖她内心更加的愧疚,我要让

    她精神崩溃为止……」

    冷冰霜看着可心,眼中带着恨意,有因为伤害我的恨,也有对于情敌的那种

    恨。

    「够了……马上放了他们……」

    此时我看到画面中可心的样子,此时真的已经痴痴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电

    视中的我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如果不是眼皮偶尔闭合一下,別人

    都会以为她是一个雕像。

    此时我没有其它的想法,心软的我十分的心疼,更多的是心疼可心,无论如

    何,想起她以前对我的不离不弃,我都感觉到十分的内疚,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

    无声无息离开他们的原因。

    「马上放了他们……」

    我说了这句后,冷冰霜转过了头,但是也没有回应我,一副不愿意妥协的态

    度,我不得不再次说一句。

    「他们那样对你,你就吞的下这口气?」

    冷冰霜转过头,眼神倔强的看着我,似乎很不甘心。

    「一切都是命,怪只怪我自己不争气,思建是我前女友的儿子,我有对前女

    友的承诺,可心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亏欠

    她的,我不恨他们,事情已经发生,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

    「好,我可以放了他们,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许久之后,我身后传来冷冰霜的声音,她声音很低沉,说这句话的时候,有

    些唯唯诺诺。

    「你是在威胁我?」

    我转过头看着冷冰霜,此时她看到我的眼神,赶紧低头回避了目光,似乎也

    有些不好意思,竟然在这个时候和我提条件。

    「不算是威胁,只是我不用这个办法你是不会答应我的……」

    冷冰霜沉思了-会,抬起头目光坚定的面对着我,眼神带着倔强。

    「她不会让我娶她吧?」

    这是我心中此时的想法,毕竟冷冰霜这段时间对我关心备至,我实在有些受

    宠若惊,但是让我娶她,我真的不愿意,如果我对于可心的感情淡了,或许还有

    和冷冰霜发展的可能。

    「什么事情?」

    我无法强制要求冷冰霜,毕竟她也不是我什么人,我也不想借着她对我的关

    心来要求什么,答应她的要求算是扯平了,算是公平的交易吧。

    「先不告诉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冷冰霜见多识广,刚刚肯定看穿了我的想法,所以开口解释到,只是最后眼

    神闪过一丝隐晦的失望和哀伤。

    「你不见见他们吗?」

    冷冰霜拿起手机準备打电话,但是还是看了我一眼问道,我摇了摇头。

    「把那两个人放了,男孩给他食物……」

    冷冰霜拨通一个电话,只说了十个字。

    听到冷冰霜打完了电话,我就赶紧到电脑前看。

    画面中已经有了变化,只见思建的房间房门打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去,把

    思建从十字架上解放了下来。

    绳子解开的那一刻,思建犹如一滩烂泥躺在了地上。此时他已经被饿的没有

    一丝的力气了。

    另外一个黑衣人拿了-份食物过来,放在了思建旁边的地板上。

    本来闭眼的思建闻嗅到了食物,他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起身扑到了食物上,

    像一只小狼狗一样狼吞虎咽起来,仿佛像饿死鬼投胎一般。

    另一边,可心的房门也被打开了,走进去了一个黑衣女人。

    冷冰霜这个安排还是十分妥当的,思建由男人看守,可心由女人看守,那个

    黑衣女子看了一眼那份没有动过的食物,而这个过程中可心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

    化,甚至房门打开的时候,可心没有去看房门一眼,也没有看那个黑衣女人一眼。

    「你可以离开了……」

    黑衣女子和可心说了一句话,可心也听到了,由始至终一动不动的可心终于

    有了动作,只是她的动作让我惊愕了,因为可心听了那个黑衣女人的话后,竟然

    微微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