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7-108)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4769

    ***    ***    ***

    第107章

    睡梦中,我梦见一个人正在轻轻的抚摸我的脸颊,抚摸我的这只手是如此的

    熟悉,是可心吗?我的意识开始慢慢的复苏,当我的意识开始清醒的时候,我猛

    地一惊,对啊,此时我在家里睡着了,那么抚摸我的人不会是可心吧?可心回来

    了?我条件反射般的睁开眼睛,只见入眼是昏暗的房间,整个房间空空如也,我

    也没有在房间看到其他人,但是刚刚却是感觉到有人抚摸我的脸,或许是自己内

    心太过急切了吧,此时的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深爱着可心,爱之深责之切,她现

    在情况未知,虽然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真的很担心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想,

    刚刚梦到了可心抚摸我,真实的感觉就来自内心潜意识的那丝急切。

    此时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早上五点钟了,天色已经放亮,我竟然在沙发

    上睡了一夜,可能是最近我太累了,不过此时可心和思建根本没有半点踪迹,晚

    上更没有回来,此时的我很庆幸,还好可心和思建没有在我睡着的时候回来,同

    时我也很忧虑,可心和思建到底哪去了?难道真的远走高飞了?还是说……出了

    什么意外?我无法淡定了,此时我没有手机,只能来到我家那部不知道多久没用

    过的座机跟前,之后拨通了可心的手机,虽然这么做会暴露什么,但我却顾不了

    那么多了,至少先却等可心是否安全,如果是安全的那么我就放心了。

    但是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可心的手机仍然关机,可

    心的手机关机绝对不正常,要么就是出了意外,要么就是可心废除了那张手机卡,

    断绝了和其他人的一切联系,无论是那种情况,都是我现在不愿意看到的,我放

    下话筒走出了家门,小跑着往楼下跑去,此时我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了,我要知道

    可心的情况,如果因为我的离开让可心出了意外,那么我就非得愧疚死不可,毕

    竟算起来,还是我欠可心多一些,而且我俩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被冲

    散的,虽然我决定和可心离婚,但我却希望在我离开后,她能够过得更好些,其

    实自己离婚,也不是变相的在成全他们吗?我跑出小区后,直接打了一个出租车,

    向着可心的学校赶去,现在时间还早,除了家里,学校是寻找可心唯一的地方。

    当我赶到学校的时候,学校还没有开门,现在也就刚过6点钟,我此时看到

    了学校的门卫室,咨询了门卫人员,从他们口中得知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可心来

    上班了,因为可心在学校靓丽漂亮,人缘又好,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的。从学校

    离开后,我的担忧更重了,可心竟然好几天没有上班,但是具体从哪天开始没来

    的,门卫也不知道,怎么办,可心的手机关机联系不到她,对了,这个时候我想

    起来了,还有思建的电话呢,现在是信息时代,手机又不贵,所以思建也有一个

    手机,当时的手机卡还是可心让我去办的。

    我又慌乱的在大街上寻找能够打电话的地方,只是时间尚早,大多数的商服

    没有开门,最后迫不得已,只能拦住一个陌生人借用了一下电话,要是以前,我

    是绝对不会向陌生人借电话的,现在骗子那么多,人一般都有戒备的心理,要是

    我的话,我肯定不愿意把手机借出去,但是我遇到了一个好心的起早遛弯的大爷,

    他很爽快的把老年机借给了我,我手机有些紧张的拨通了思建的电话,此时我有

    些着急了,根本没有思考过如果思建的电话接通了,我该怎么说,我现在的想法

    就是,只要思建那边接通了,听到他的声音,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证明可心和思建

    都是安全的。

    但是,思建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的心跌到谷底,思建的电话也关机了,

    我把电话还给了老大爷,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我打了辆出租车向着宾馆赶去,

    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打开电脑查看家里的监控录像,此时角色似乎翻转

    过来了,本来我离家出走,应该是可心寻找我才对,结果变成了我寻找他们母子

    二人。到了宾馆后,我跑回了房间,在我连接电脑的时候没我的手颤抖的厉害,

    插头插了好几次才插上。

    打开电脑后,我打开了熟悉的监控软件,家里的一切都清晰的显现出来,我

    现在查询的是实时监控,家里仍然一样,空空如也。我让自己的心赶紧平静下来,

    之后开始把录像后退,但是录像刚刚后退几分钟,我就再次把录像暂停了,我深

    吸了一口气,我此时又陷入了纠结,我是应该从那晚从前往后看,还是从现在开

    始,从后往前看?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说,应该从前往后看,这样可以更加的

    方便连贯起来,如果从后往前看,就好比倒着看一部电影,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不

    电影的大意,既然自己终将面对视频的回放,那还不如直接从头看起,自己一味

    的逃避也不是办法。

    我现在没有时间从我上次的监控视频接着看了,在我出差回来之前,可心和

    思建的一些细节我还没有看全,但是现在我迫切的想知道看出和思建在我那晚离

    开家后发生了什么,可心是怎么发现我回到家里的,发现我回过家后可心会是什

    么反应,她有没有伤心,有没有难过,有没有找过我,有没有为我哭泣……现在

    我迫切想知道答案,可心现在到底在哪?是否真的和思建已经远走高飞?到了一

    个没有人认识母子二人的地方过起了二人世界?只能从监控中去寻找答案了。

    我回想了一下那天我晚上回家的时间,之后把监控调整到了那天,我鼠标点

    着快进,不断的行进着,此时我做着深呼吸,调整自己的心疼显得平和些,视屏

    的时间终于到了该显现的时间,画面中出现了那晚我偷偷打开房门回到家里的画

    面……

    第10章

    画面进行着,这我是难得在监控中看到自己的身影,一切的画面都是那晚的

    回放,我只不过是在看重复的画面而已,不同的是那一次我是真切的现场看到,

    而这一次是在监控中回访而已,当画面进行到可心和思建发生关系疯狂交媾的时

    候,我看到了画面中的自己,没有愤怒,有的只是绝望和忧伤,看到画面中那个

    时候的自己,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慨,那个时候的自己确实很可怜,此时我也极

    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毕竟现在在监控中再次会放那晚的一幕,无疑是在自己身上

    的伤口撒盐……

    我为了不耽搁时间,所以用鼠标点着快进,一直快进到我抱着父亲的灵位走

    出家门后,录像到达这里我就松开了鼠标,开始专心的观看了起来,反正一切都

    已经发生,还有什么不敢看的呢?接下来无非就是可心被思建弄的高潮迭起,最

    后内射而已。

    「咔……」录像中的我走出了房门,房门关闭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声音沉

    闷,具有一定的穿透力,当时我走出房子后,一切的声音都被断绝,也不知道里

    面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认为根本没有惊动他们母子二人,一来是因为两人性爱非

    常激烈,身体的碰撞声,两人的呼吸声,可心的呻吟声,都会远远大于我关门的

    声音,所以关门的声音会被性爱的声音掩盖,再者,我走出房门后,包括走出小

    区,我的手机都没有响起,房间的灯光还亮着,等可心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

    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但是看到现在的录像回放,我发现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在房门关闭的时候,

    原本闭眼忍受冲击的可心,突然跟随声音睁开了眼睛,睁开的双眼带着情欲,但

    是此时情欲中带着一丝疑惑,刚刚我注意了一下,我关门的时候,声音虽然沉闷,

    但是穿透还是蛮强的,仿佛一个乐队正在演奏西洋交响乐,突然有敲锣掺杂进去,

    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而这声关门声掺入到两人的性爱声音中,也显得格格不入,

    而且是那么的异样。

    「等……等一下哎……思建……停……啊……」可心反应过来,赶紧出口阻

    止思建,她刚刚出口就让思建等一下,不过转念过后,这句话的一丝貌似是性爱

    暂停,一会继续的意味,所以可心不由的改口叫思建停止,只是听到可心抗拒的

    话语后,思建用一次重重的撞击回应了可心,把可心的后半段噎回嘴里,变成了

    可心一声长长的娇吟。

    如果是平时的时候,可心或许会被思建的性功能折服,再次迷失进去,但是

    这次不一样,可心貌似听到了房门的声音,此时的恐惧已经完全占据上风,让她

    根本顾不上其他的,如果房门真的打开了,那么只有一个人能够进来,因为除了

    可心和思建,只有我有房门钥匙。

    「哎呦……」随着思建的一声惊呼,思建的身体瞬间向后面飞了出去,是的,

    是飞出去,「咚」思建的后背和后脑勺重重的磕在了床对面的墙壁上,「啵……」

    在思建飞出去的一瞬间,他坚硬的阴茎也瞬间从可心的阴道中拔出,在拔出的一

    瞬间发出了一声异响,而且还从可心的阴道中带出了大量的爱液,在母子二人性

    器分离的一瞬间,爱液上下翻飞着……

    而发生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可心的凌空一脚,在刚刚,可心接连阻止的情况下,

    思建只知道埋头苦干,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而且还处在高涨的情欲中,根

    本不晓得外物,所以还以为是自己不努力,让可心产生了不满意,所以听到可心

    拒绝的话语后,不由的加大力度,而可心被撞击的发出一声娇吟后,再次反应过

    来,此时她情急之下已经顾不得其他的,慌乱之下她抬起被思建抗在肩膀上的一

    条腿,收回弯曲到极限后,一下子伸直,脚掌结结实实的印在思建的胸膛上,而

    思建此时正在闭眼陶醉的享受可心阴道的湿润和紧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意外,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可心把思建踢开后,甚至没有去看一眼思建撞的疼不疼,也没有关心自己的

    一脚重不重,直接站起来把内裤重新穿上,把衣服都弄好,之后赶紧打开房门跑

    到客厅中,此时客厅乌漆嘛黑,但是却能够看清屋里的轮廓,听到客厅寂静的声

    音,而且空无一人,可心重重的松了口气,用手拍拍自己丰满的胸脯,此时的可

    心衣服穿得十分的凌乱,而且脸上带着潮红,头发散乱,只是眼中带着慌乱和极

    致的恐惧。

    可心站在原地平复了一会后,紧接着再次一愣,因为她想起刚刚情急之下踹

    了思建一脚,而且思建的呻吟还从卧室中隐隐传来,只是这次的呻吟不是那种和

    她性爱时候舒爽的呻吟,而是那种痛苦的呻吟,可心赶紧跑回卧室,看到思建坐

    在地上还没有起来,虽然刚刚她十分的气恼,但是毕竟心中十分疼爱思建,此时

    可心眼中的慌乱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有深深的关心,还有一丝自责。

    「妈妈,你干什么啊?嘶……」思建捂着后脑勺站了起来,说到最后还忍不

    住吸了一口凉气,看得出来,他撞得不清,而一个人在情急的时候,往往会爆发

    出平时爆发不出的力气,而原本瘦弱的可心,在情急下竟然把思建踹出去那么远,

    「你没事吧……」此时的可心没有了埋怨,有的只是担心,毕竟思建前段时间脑

    袋受了刺激,刚好不长时间,人的后脑又是极其脆弱的部位,碰撞一下很容易出

    事的,所以可心显得十分的紧张。

    「好疼……」思建捂着后脑勺被可心扶到床上,而这个过程中,他的阴茎一

    直在外面露着,因为疼痛的关系,此时的阴茎已经完全软下去了,只是阴茎上裹

    满了浓浓的爱液,那些粘液是思建前列腺液和可心阴道爱液的混合体。可心在移

    动思建的过程中,自然看到了思建胯部那摇摇晃晃沾满自己爱液的阴茎,想到那

    些粘液大多数是自己的,可心不由的俏脸再次一红。

    可心来到思建的后面,看着他的后脑勺,思建的后脑勺出现了一个鼓鼓的包,

    这是人体正常的机能反映,可心只能心疼的给思建揉着后脑勺,不过思建除了疼

    痛没有什么其他的异样,让可心放下心来。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就算……你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此时思建

    没有了刚刚性爱的张狂,脸上充满了委屈,还有一丝伤心,似乎可心这么对他,

    让他十分的难过。

    「刚刚你有没有听到关门声?」可心听到思建的问题,才想起刚刚发生的一

    幕,不由的问出口,原本只剩下担心的表情,再次浮现一丝紧。

    「听到了啊……怎么了?」思建显得很平常的回答道。

    「什么?你也听到了?那你还……难道你爸爸回来了?」可心听到思建的话

    后,吓得手都颤抖了起来,顾不得给思建揉后脑勺,跑到思建跟前紧张的问道。

    「什么他回来了,我每天都能听到隔壁房子开关门的声音,夜晚邻居回来的

    时候,我这边一般都可以听到,甚至有时候我的床还会震动一下,有什么好奇怪

    的……」思建带着疑惑的表情和可心说道。

    听到思建的话,可心一想确实是那么回事,以前我在家的时候,夜晚也能偶

    尔听到邻居关门的声音,就是因为关门的声音过大,声音沉闷穿透力强,可心在

    联想到自己在客厅没有见到任何人,所以也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轻

    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