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2-106)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12743

    ***    ***    ***

    第102章

    冷冰霜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很久,之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她既点头又摇头,我不由得开头问道。

    「我知道一部分……不知道全部……」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从她昨晚的形象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

    人,但是现在却吞吞吐吐,我此时心里已经不在乎其他,所以此时也显得波澜不

    惊,也没有什么羞耻感了。

    我只是苦笑着摇了摇了头,习惯性的摸像床头柜,因为我在床上抽烟的时候,

    烟和打火机都在床头柜上。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做出来,我才发现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

    我的手扑了个空。

    最后只能悻悻的收回了手,正当我感觉到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我的面前

    突然多了一个烟盒,我抬头一看,冷冰霜把一盒烟递给了我,给我点燃之后,她

    竟然自己也点了一支,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这盒烟是事先打开的。

    而且烟已经抽了几根,这就说明冷冰霜也是吸烟的,一个吸烟的女人,往往

    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香烟,想让尼古丁充斥自己的肺叶,

    麻痺自己的身体,但是我刚把烟吸进肺里,我就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咳嗽起来,这

    烟太辣了,一股火辣的感觉从嘴巴直达肺部,彷彿被别人从鼻子里关进了辣椒水,

    冷冰霜赶紧起来给我拍后背,面色显得很慌张。

    「对不起,我忘记告诉你了,这烟是古巴的,劲儿很大,也很辣在世界烟草

    中排名第一……」

    冷冰霜一边给我拍后背,一边自责的说道,怪不得这么辣,我感觉自己的脸

    部发麻,而且头晕。

    只是一口烟而已,古巴的烟,怪不得我没看懂眼上的文字和牌子,过了好一

    会儿,我才停止了咳嗽,我接过冷冰霜递来的纸巾擦着眼泪,。

    等我擦完以后看到冷冰霜在我的面前正在吞云吐雾,把我呛个半死的烈焰,

    她抽起来显得游刃有余。

    「这些年习惯了……只有照这样的烟才会让自己有感觉……」

    冷冰霜突出一口烟后,看到我正在看着她,她脸色尴尬的说道,显得十分的

    不好意思,但是我从她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忧伤,我没有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抽

    烟的,但是我应该和我结婚有关系吧,从那本相册上冷冰霜刚刚的话语,或许在

    她孤独的时候,都会用香烟来麻痺自己,而且是这种最烈最辣的香烟,不是我自

    自作多情,因为我刚刚看懂了许多东西,但是我没有庆幸和自豪,有的只有愧疚

    和伤感,自己似乎无意中伤害了一个女人,耽误了一个女人的一生。

    冷冰霜把那根香烟吸到只剩过滤嘴的时候才把烟扔掉,眼中还有一丝意犹未

    尽,偷偷的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颜色,如果不是我在这里,她或许会连续抽好几

    根吧。

    我俩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冷冰霜再次端起粥为我的时候,我自己接过来吃

    了起来,我还没有被女人喂饭的习惯,冷冰霜就这么一直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

    自足和幸福,我对於她来说,一点都不漠视,因为她一直暗中关注我的一举一动,

    但是她对於我来说是陌生的,说试刷,她对我的号,我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彷

    彿自己正在做梦一样。

    「你先休息,我晚点再回来陪你……」

    叫来佣人,佣人推着餐车和冷冰霜一起出去了。

    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了空旷,只是我此时根本没有什么睡意,我能够闻到杯子

    上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和刚刚冷冰霜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模一样。

    此时安静下来,我才真正观察整个房间的环境,我从床上下来,看到墙壁上

    的相片,还有房子的装修和摆设,衣架上海挂着各种各样的名贵服装……这是冷

    冰霜的闺房,她竟然让我睡在他的闺房。

    我做回到床上,此时心里空空的,我不由得想到了家里,家里现在是什么样

    了?可心和思建此时是不是很高兴,会很庆幸吧。

    我这个绊脚石终於离开了家,俩人终於自由了,可以自由自在的过二人世界,

    我看了一眼父母的灵位,此时真的想去和他们做伴,没有了可心,没有了家,自

    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以前我玩命的公祖,为了就是自己的妻子还有

    自己的家,现在一切都失去了,可心会不会想不开,我此时自己内心失去了方寸,

    根本无法判断可心的状态,自己和可心在法律上还是夫妻,至少应该和可心把婚

    姻解除了。

    冷冰霜的房间有一台电脑,我数次想打开电脑登录家里的监控IP来看看家

    里的情况,但是却总是没有那个勇气,自己已经伤心欲绝,如果看到更让自己伤

    心的事情……就算离开这个世界,也不要让我带走更多的伤害离开,我最终没有

    打电话,就那么傻傻的坐在床上回忆着,回忆着没好的片段,尽量躲避那些伤害

    我的回忆,就算自己要死,也在死之前留下一个好的心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佣人推着餐车进来了,是晚餐,银色的盖子扣着几个盘子,

    佣人打开后,都是极为名贵的食材,以前都是在电视中看过,现实中别说吃了,

    见都没见过,几名佣人小心翼翼的站在我面前,表情十分的恭敬,但是严重都带

    着强烈的好奇,听到冷冰霜的叙述,她会与任何的男人都不屑一顾,冰冷的容颜,

    现在突然有一个男人睡进了她的闺房,还好生被伺候着,难怪这些佣人都十分的

    意外,如果不是佣人该有的素质,或许这些人已经张口询问了吧。

    如果是在以前我肯定会大吃特吃,毕竟这些东西从来没有吃过,但现在,虽

    然味道真的不错,但是自己心情原因,吃不出什么味道来,没有什么食欲,吃了

    几口我就不再吃了,佣人拿来水杯漱口,完全是富家大爷的待遇,说实话,这些

    生活我还真的不适应。

    我让在床上,等自己恢复了,先委託律师把离婚的事情办了,不管自己以后

    什么样,至少和可心得婚姻不能一直这么挂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迷迷糊糊

    的睡了过去,梦境中,我感觉到一个女人上了我的床,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睡得太沉了。

    当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犹豫我昨晚睡得很早,而且心情的原因,所以我早早

    的就醒过来了,我感觉到一个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我的意识慢慢的恢复,当我

    清醒后睁开眼睛,天色刚濛濛亮,而一直手臂搭在我的儿身上,这个姿势和场景

    是多么的熟悉,以前可心睡觉的时候,可心都喜欢这样抱着我睡,每天早上醒来,

    自己的身上都会压着一直胳膊,难道梦已经醒了?

    只是我转头看向身边的女人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冷冰霜,原来自己还在那个「梦里」,冷冰霜抱着我睡在我身边,我心中不由得

    一惊,自己昨晚没有喝多,难道乱性。

    自己的衣服还在身上,而且冷冰霜还穿着外衣,身上的衣服一件没脱,只是

    钻进我的被窝抱着我,我醒来的动作比较大,但是冷冰霜没有丝毫醒来的意思,

    手臂还不由得搂紧了我,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我真的不想去打扰她……

    第103章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搂着我的冷冰霜终於拱了拱身子,

    最后睁开自己的眼睛,她刚睁开的眼睛带着朦胧,迷茫,最后慢慢变的清明,她

    看了看我,眼中闪过一丝温柔,之后看向了自己搂住我的胳膊,眼中闪过一丝娇

    羞,却没有慌乱,样子从来都是波澜不惊,她慢慢的起身,坐在床边,样子显得

    十分端庄。

    「对不起啊,昨天本来坐在床边陪你,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冷冰霜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和我说道。

    「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佔了你的房间,还有你的床……」

    我露出意思微笑,自己不知道多久没有笑过了,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笑是不是

    很勉强。

    「没关系的,能进我的房间的异性你还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不论现在

    还是将来,另外,谢谢你……」

    冷冰霜说话的语气很坚定,但是话锋到最后的时候,竟然冒出一句谢谢你,

    这声谢谢让我云里雾里的,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被她救了,还好吃好喝好住

    的、「为什么和我说谢谢?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不,真的,我好久没睡这么安稳了,靠在你身上,我睡的好舒服,这是我

    这几年第一次没有失眠,哦。不好意思,我先去洗漱下……」

    她说道最后,再次揉了揉眼睛,但不小心碰到眼屎,显得很害羞,赶紧从床

    上跑开了。

    趁着冷冰霜洗漱的功夫,我也下了床,此时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没有

    恢复的事自己的内心而已,自己的状况已经恢复到目前最佳的状态,也是时候处

    理一些事情了,那一晚的离开,说实话,有冲动的成分在里面,现在冷静下来了,

    也就该正确处理一些事情了,至少和可心的离婚手续要办了,但是自己不想和她

    见面,还是委託律师好些。

    「你在向什么?」

    正当我站在落地窗前思考的时候,圣后想起冷冰霜的声音。

    「我在想我该离开了……」

    我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说道「啊……你……你去哪?」

    听到我的话语,她的眼中先出一丝慌乱和焦急,说话的声音也显得磕磕巴巴。

    「还能去哪?吧该办的事情办了,之后浪迹天涯,随遇而安……」

    我眼中此时一定带着沧桑,这几句话是认真的,把和可心之间的事情处理完

    后,我就买张火车票,之后再火车上睡一觉,醒来火车停在哪个站,就在哪下车,

    至於自己最后的命运是什么,我也不在乎了,没有了可心,没有了家,没有了牵

    挂,自己也是去了所有的动力,或许最终自己会成为拾荒者的一员,单他们无忧

    无虑,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

    「事情我可以帮你办,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权

    利,地位,金钱,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愿意跟在你身后支持你」

    冷冰霜听到我的话后,开始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最后挪在我的面前,

    声音显得急促,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失态,她的话语很真诚,而且眼中带着一丝

    期盼。

    「谢谢你的青睐,但是我不想做一个吃软饭的男人,而且也不想借女人上位,

    我心中已经没有了牵挂,只想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她的提议或许会让大部分的男人动心,单却不会让我动心,此时金钱那些东

    西对我来说已经是身外之物。

    「难道除了她,你心里就装不下任何人了么?」

    听到我的话,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情绪显得十分的激动,彷彿经历了一个

    大的挫折,是啊,作为天之骄女的她或许第一次尝到被拒绝的滋味。

    「对不起,我失态了,没有关系,你就安心呆在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线

    不要离开,好不好?」

    冷冰霜察觉出自己的失态,而且面对的人不是自己的下属,所以她赶紧改变

    口风,脸上带着一丝歉意。

    「我要去办我该办的事情,请你尊重我的人身自由……」

    我虽然感激她,但是心中最确切的事和可心之间的事情,也不知道家里怎么

    样了,虽然我决定和可心离婚,单她现在毕竟还是我的妻子,一日夫妻百日恩,

    她对我的好,我欠他的情,我不能忘却,我不希望她有什么闪失和意外发生。

    「好……好的,咱们先去吃饭吧……不差这一会吧」

    冷冰霜或许察觉到自己说话太紧了,不由的赶紧松口到,说话和表情显得小

    心翼翼,如果没有家庭之前,我或许会清醒自己现在的艳福,但是自己此时真的

    没有什么可在乎的东西了。

    我走到床边寻找自己的衣服,之后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这是我给你买的新衣服,」

    正在这个时候,冷冰霜拎着大包小包回到房间,吧几个包放在床上,「我原

    来的衣服呢?」

    我可以想像到,她给我买的衣服一定十分的名贵,我不想再接受她的恩惠,

    自己亏欠的人太多了。

    「你原来的衣服已经很髒了,而且已经破了,所有我叫佣人帮你试下衣服…

    …」

    可以想像到那晚被小混混搜身,还有自己在地面上摸爬滚打,衣服肯定没法

    再穿了,我谢绝了她的提议,自己穿上了衣服,冷冰霜也巧妙的回避了,穿好之

    后,我走出房间,冷冰霜给我整理衣角之后又蹲下了整理裤脚,而当冷冰霜蹲下

    后,我看到的事满屋目瞪口呆的佣人。

    冷冰霜对於我的形象很满意,眼中带着温柔,我从始至终没有照过镜子,吃

    过晚饭,冷冰霜一步步吧我送到门外,眼中带着不舍,我临走哦的时候,想让她

    别再派人跟踪我,但最终没有开口,因为我不论怎么说,他一定会派人跟踪的,

    而且我还无法发现,其实她也是为了保护我,现在我的心思都在处理和可心的关

    系上,所以只能由着她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冷冰霜,看了一眼自己住过的别墅,打了辆出租,向着自己

    要去的地方赶去,车子行进在熟悉的城市里,看着熟悉的街景,心中真的是百感

    交集,我的目的地是一家律师事务所,我约见了一个律师,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律师帮我拟好一份离婚协议书,内容很简单,就是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可心,我什

    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当我在男方签字的时候,我还是短暂的犹豫了一下,但是我最终还是在男方

    签字哪里签下,剩下的事情就委託律师去办理了,我把家庭地址还有可心的电话

    都告诉了律师,律师要我的电话,但是由於出来的太匆忙,根本没有办理电话卡,

    只能告诉律师先去可心哪里完成签字,我会电话询问结果,我打破常规的先付了

    全款,之后要了律师的电话号码,得到律师尽快办成的应允后,我走出了律师事

    务所。

    站在门口看着街道上的车流,头顶是炙热的阳光,真不知道此时该何去何从,

    现在就去买车票远走他乡?细想想,还没有和可心的离婚结果,还是多留一天吧,

    我寻找了一家宾馆住进去,躺在宾馆的床上,心中却无法平静,当可心签字的那

    一刻,我就和她的婚姻结束了,我也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家庭,接下来的结

    果会是怎样?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心跳很快……

    第104章

    躺在这家宾馆的床上,我始终无法入睡,虽然身体恢复了,但脑海却一直昏

    昏沉沉的,怎么也无法入睡,在冷冰霜那里整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只是却不

    是自己想要的日子,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后,看了眼时间,怎么都感觉时间过的很

    慢,也不知道律师现在有没有立刻实施,她此时去家里了吗?见到可心了么?我

    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此时的我,彷彿自己所有的世界都是去了光彩,现在的时光彷彿是在荒废余

    生,人们都说时间宝贵,浪费时间就是慢性自杀,那么我此时算在干什么?

    支持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已经没有了,那份任命书在此时看来犹如废纸一章,

    我唯一牵挂的就是可心还有那个家,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感觉此时自己活着

    就是负担,在以前的工作中,作为部门的小领导,我总是开到自己的下属,珍惜

    时间,做有意义的事,现如今,自己陷入这个怪圈,却无法开到自己和拯救自己,

    我发现此时现在从来没有那么窝囊过,想我现在的心境。

    在以前的时候,我都是最鄙视的,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难道这一

    切都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和考验么?对了,我的行李还在原来的那家宾馆,或许现

    在过了很多天了,自己身上身无他物,不知道宾馆是否当成无主之物给处理了,

    这几天一连串的事情让我把自己的行李忘记,。

    那晚回家之前,我把所有的行李都留在宾馆,而且笔记本电脑也在宾馆里,

    想到这些,我从床上起来,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无处打发,走出宾馆,此时夜色

    有些暗了,走在大街上,旁边有一家衣帽点开着,我走进去买了一顶帽子一个墨

    镜,不为别的,我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不知道可心有没有报警,我不希望

    被熟人认出来,把自己隐藏了起来。

    我没有选择出租车,而是步行,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内心舒缓一下,只是离我

    原来住的那家宾馆进了,我的心不由的痛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走到了宾

    馆的门口,虽然极力的想回避,但是脑袋还是不由自主的转向自己公司的大门口,

    此时正好是下班时间,公司的同事都稀稀疏疏的走出来。

    「你说徐建到底干什么去了,在公司不敢讨论,真是奇怪了,电话怎么打都

    是关机,」

    其中一位平时就很八卦的女同事说道,脸上带着好奇。

    「不该问的别问」

    平时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一个男同事呛了那八婆一句。

    「肯定是家庭的关系了,你妹看到他老婆天天来公司找么,甚至那天在公司

    蹲守一天,也不知道两人闹了什么矛盾,徐建也是的,不管多大的事情也不该把

    自己的妻子折磨成这个样子啊,他老婆多漂亮啊,现在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就

    像个疯婆子一样……」

    另一个八卦随口接到,女人自然天生向着女人,唯恐天下不乱。

    「不过也奇怪,昨天和今天她竟然没有到公司来找哎,」

    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道,却想不到我这个当事人就在不远处听到这一切,

    患难见真情,这时候的人的表现才是最真的。

    同事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他们根本没认出我,而听到他们的对话,我站在

    原地久久没动,虽然他们话语不多,但是我还是捕捉到了不少信息,可心每天来

    公司找我,而且还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可心平时打扮很得体,竟然被人说

    成疯婆子,那可心现在的样子……

    我摇摇头,努力赶走这些想法,或许同时的话语有些添油加醋,升值有些夸

    张,可心现在还会为我而作践自己么?她有了思建,有了新欢……我在脑海中回

    忆那一晚听到和看到的一切,吧自己对於可心的心疼全部赶走,调整一下自己的

    心态,之后向着宾馆走去。

    到了宾馆后,果然如同我所想的一样,我的物品已经被宾馆去除,当成无主

    物品,不过宾馆的服务还是很到位,还为我留着,我表示感谢后,看着一大堆的

    行李,此时真的没什么力气把它们移动位置,思前想后,我再次开了一个房间,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吧行李放到新的房间里,来到新的房间,很凑巧,这个房间

    打来窗帘正好看到公司所在的位置。

    原本开始的那个宾馆,里面没有我任何东西,无非就是一点押金而已,就住

    着吧,而说服住在这的理由,或许还有对公司的最后一丝牵挂,也或许是想可能

    看到可心到公司等我的一幕,就当我看她最后一眼,临别的一眼,躺在宾馆的床

    上,离公司进了,离自己的回忆近了,竟然让自己更加的难以入睡。

    我的身边还放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它这几天也一直放在宾馆的房间里,也

    是通过它看到家里的一切,现在它又回到了我身边,只要我打开它,输入特定的

    域名,就能看清家里的一切。

    此时虽然离开家,但是心中还是有着浓重的牵挂,我想打开笔记本电脑看一

    眼家里,但是又害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也害怕自己看到可心落魄的样子

    而心软,我挪走自己的目光,不让自己看电脑,今夜在这个不属於自己家的房间

    里,自己恐怕又要失眠了。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窗外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繁闹的人群,汽车的轰鸣声,

    =一切显得那么的繁华,但是这一切都不属於我,我看了一眼时间,我起身走出

    宾馆,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是为了打电话,在宾馆呆了很久,我决定给律师打一

    个电话,问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只要了律师的电话,没有留给律师关於我的任何联系方式,一是自己没有

    手机和手机卡,原来的手机已经被我扔进江里去了,二来是我害怕可心会在律师

    那里得到我的联系方式,走出宾馆,我在大街上寻觅着可以打电话的地方。

    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年代,大街上根本没有插卡的那种电话,也没有话吧,

    宾馆的前台有电话,单我害怕宾馆的电话会泄露我的位置,所以我寻找一家大型

    超市,一般大型超市都设有免费服务项目,其中就有免费电话项目。

    终於在一家超市里,我拿起了电话,但是手却始终无法播下去,因为我不知

    道一会和律师的电话接通,回事什么样的结果,可能看出死活不签字,协议没有

    签成,也或许可心签署了协议,我和可心的婚姻到此终止,无论什么样的结果,

    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打击,但是我终归要面对这两个结果中的一个。

    回国神来,欧文看了眼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发现工作人员正一脸狐疑的看着

    我,一来惊讶我穿的这么好,竟然会用免费的电话,二来我拿着话筒那么久却迟

    迟没有拨号、我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之后拿着纸条,按照纸条上

    律师留下的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第105章

    「喂,你好,是赵律师么?」

    电话接通,我先在这边询问了一声。

    「是的,你是徐先生?」

    那边的声音的确是赵律师,只是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和紧张。

    「是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内心无比的紧张,如果

    律师已经去过我家见过可心,那么现在也许就有结果了。

    「徐先生,终於等到你电话了,我已经去过你家里了,但是你家里没有人开

    门,而且我也按照你给的电话打过另一个当事人,但是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根本联系不上当事人啊……」

    律师的语气终於舒缓下来,说了一句话,只是这句话让我摸不着头脑,家里

    没人,可心的电话关机?「那等等吧,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说完这句话,和律师简单的问候下,我就挂断了电话。

    在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异样的眼光中,我离开了,只是此时我的心中充满了疑

    惑,可心没有在家?手机关机?这是什么情况?那拿到说可心出去了?手机没电

    了?如果自作多情的想像一下,可心此时是不是正在外面着急的寻找我?而恰恰

    手机没电了,没来得及回家充电?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各个商服都可以关闭了,我也无法去买手机,和办理手

    机卡,当我走出商超门口的时候,我赶紧又返回去,我此时顾不得暴露自己的行

    踪,再次来到服务台拿起电话,之后用颤抖的手拨通了可心的电话,结果显示的

    结果是对忙电话已关机,试了两次后,我最后放下电话,走出超市,在夜色的衬

    托下,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此时我的心中也有些不淡定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决心离开可心,但是

    我不希望她有什么意外和危险,我赶紧打了一个出租车,向着家里赶去,我此时

    的心中充满了对可心的担忧,我对可心有怨但是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因为她以前

    对我有恩,我让自己保持冷静,在车上不断的做着判断,当车子停在小区门口的

    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付了车费,走到离家不远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

    我远远的看着家里所在的单元楼,小区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只是一切都

    已经物是人非,看着单元楼,我望而止步,不敢向前迈经一步,我这个方向看到

    思建的房间,只是房间是黑的,客厅没有意思的灯光。

    我挪动脚步绕着单元楼走了半圈,看到了我和可心曾经住过的卧室,但是也

    是黑的,整个房子都没有意思的灯光,我本来想进单元门,但是害怕母子二人此

    时在家,或许两人已经回来了,只是在房间睡着了,或许想那晚一样,正在索取

    彼此激烈的交媾……

    为了害怕撞见可心,我压制了自己内心的交际,在单元楼前站了大约分钟

    后,我走到了小区花园之中,在一章公共长椅上做了下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钟了,按照以前这个时候,可心正在辅导时间的学习,之后两人才会休息。

    只是从我走了以后,两人的生活或许会发生变化吧,会不会家里已天翻地覆?

    此时的长椅已经有些冰冷,但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冷意,我在大脑中不断的思考着,

    我之所以坐在这个长椅上,是因为坐在这可以同时看到小区的大门口和我家的单

    元门。

    我这等一段时间,或许能后看到可心和思建从外面回来,而且现在时间还早,

    等一会再说吧,此时我的投上戴着帽子,脸上带着口罩,身上穿着冷冰霜给我买

    的衣服,所以不怕别人认出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在椅子上不知不觉坐了

    两个小时,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按照正常来讲,可心和思建已经睡

    的很沉了。

    但是从始至终小区汶口也没有见到可心的思建的身影,而单元楼我家的位置,

    灯光也没有亮起,我知道继续坐在这已经没有丝毫意义,我不由的起身,只是刚

    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屁股和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知觉,走了一步差点摔倒,

    刚刚在冰冷的长椅上,坐了两个多小时一动没动,屁股和腿已经发麻,自己的注

    意力都放在了思考问题上。

    我休息了一会后,感觉到双腿从新沖血,之后踉跄的向着单元楼走去,当用

    钥匙打开单元门进去后,我把自己的帽子压低,吧口罩重新带好,吧自己隐藏的

    实实的,楼道里还是熟悉的物品摆放,也是熟悉的气味,我一步步的走在这段熟

    悉的楼梯上,只是心情和以往大不相同,我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重新回到这个家的

    一天,。

    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回来,在内心充满对可心的担忧下,我慢慢的走到了家

    门所在的楼层,看着熟悉的房门,门上还残留着过年时候贴上去的春联,那是去

    年过年我和可心两人一起完成的工作,可心给我把正,我站着凳子一点点贴好的,

    这些都是我和可心两人留下的痕迹。

    站在门口良久后,我抬起手,我的呼吸有些急促,手也微微的颤抖着,「咚

    咚咚」

    我在房门上敲击了三下,同时我的双腿做好了准备,只要听到开门声,我立

    刻转身逃跑,因为我只是为了确认她现在的状况,不想和她见面,只要她在家里,

    那么一切都没事了,但是等了很久,没有开门的声音,甚至我没有听到客厅里有

    脚步声,一切都安静的很,「咚咚咚」

    我再次敲了三下,这几下我用力不少,但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声音,难道两人真的不在家?其实要验证可心和思建在不在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宾馆用笔记

    本查看家里的监控。

    但是当自己丛大超出来之后,就有些乱了方寸,而且内心十分的交际,也忘

    记了宾馆的电脑,就算能够想起来,自己也会选择回到家里,毕竟还是回家查看

    来的真切,我等了许久,仍然没有人开门,我抬起手真被再次敲门,如果这次敲

    门还没有开门,那我就拿钥匙开门进去看看。

    「咚咚咚」

    我第三次敲门,而且这次敲门的力气很大,甚至整个楼道都回荡这敲门的声

    音,此时我的心情是无比的紧张,一方面要仔细听房间是否有脚步声,一方面还

    要做好转身跑开的准备,只是我紧张了许久,还是没有意思的声音。

    此时的我终於无法保持淡定了,我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只是当钥匙插入钥

    匙孔的时候,我由於了,我进门后会不会再次面对那一晚的一幕,难道和那晚一

    样,可心和思建在激烈的交媾做爱,所以根本没有听到敲门声?

    不过晃晃头,吧这些偏激的想法摒弃掉,我和可心风风雨雨这么多年的感情,

    和思建就算发生了什么超越亲情的关系,那么她爱的人应该还是我,至少爱我多

    一些,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心是需要时间的,如果让可心爱思建比我多一些,两

    人相处的这点时间或许还不够,如果我失去消息失踪的情况下,可心还有心情和

    思建偷晴,那么久说明她真的爱上了思建,已经无可救药了。

    「卡……」

    我的动作很轻,但还是传来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在门锁被打开的一刻,我

    的呼吸也停止了,房门刚刚打开一丝缝隙,但是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问道这熟

    悉的气味,心中不免出现了一丝痛苦,让自己忽然有一种想哭泣的感觉……

    第106章

    我的动作比上次回家还要小心,打开的门缝没有意思光亮,房间的空气虽然

    还是以前熟悉的气息,但是却浑浊了不少没有以前的清新,在打开房门到时候,

    我仔细听着物理传来的声音,但是除了外面的声音,物资没有意思声音传出,我

    躲在门后偷听一会后,确认没有一丝声音。

    可心和思建都不在家里,我慢慢的把身子从门后挪出来,我看了眼房间,乌

    漆嘛黑的,走进房间里,浑浊味道更浓了,当我习惯性的把手放在灯的开关上的

    时候,我犹豫了,吧手收回来,以前回家都习惯性的开灯,但是万一此时可心和

    思建从外面回来看到亮灯就不好了。

    我只能在夜色中睁大眼睛看着房间的一切,还好外面大街的灯光能映射进来,

    可以让我看到房间的一些轮廓,只见客厅显得很乱,各种衣服和包扔在沙发上,

    沙发上摆着各种东西,地上显得比较乱,整个客厅彷彿被打劫了一般。

    看到这些我感觉到十分奇怪,可心是一个爱乾净的人,每次在家都会把房子

    收拾的乾乾净净,甚至地板都会收拾的一尘不染,如果不是墙壁上的照片还在,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我来到了我和可心的卧室,被子平整的铺在床上,墙壁上还挂着我和可心的

    婚纱照,衣柜的门子大开着,柜子显得比较乱,不知道可心在这个柜子里找过身

    么东西,竟然连门都没有关。

    我走出卧室,来到了思建的卧室,两个房间的门都是打开的,进入思建的卧

    室,再次被凌乱的场景刺激到眼睛,只见书桌上书本凌乱,而且书本还放在书桌

    上,而那张带给我无数次刺激的床铺上,被子散乱的堆在床上,根本没有叠起来。

    我赶紧从思建的床上移开了目光,前几天我还在门外看到可心被思建按在这

    张床上疯狂的交媾,此时此景,触景生情,让自己很是神伤。

    我走出思建的卧室,之后来到沙发上坐下,心中十分的疑惑,可心和思建到

    底去哪里了?手机还一直关机,而且看家里这个样子貌似好几天没有收拾过了,

    从家里的种种可以看出这几天家里一定是天翻地覆,此时坐在家里,我已经不知

    道自己此时是什么感受,伤心,痛苦,迷茫。

    当然还有一丝担忧,这个熟悉的家,我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回来,那一晚看到

    的种种,听到的种种,似乎还在脑海中回荡着,我背靠着沙发,此时自己已经失

    去了方寸,或许可心和思建正在外面寻找我,也回叙是两个人出去过二人世界,

    不过随即否定了第二个想法,我想到白天听到同事说的话,可心像一个疯婆子,

    可见可心还是十分在意我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夜里10点55分了,可心和

    思建如果在外面寻找我,此时或许也应该回来了,我思考了很久,此时精神不由

    的紧张起来,刚刚自己只顾着担心,却忘记了保持警惕,如果此时可心和思建回

    来,自己要立刻躲起来,一面被二人撞见,我不想这个时候去面对他们母子二人。

    我此时坐的屁股有点发麻,不由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走到落底窗的前面,

    看着窗外的风景,回想这和可心的一点一滴。

    只是这个时候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出现一丝动摇,似乎看到家里

    的一切,通道同事们谈论的话语,自己的心竟然对可心出现了一丝怜悯,自己生

    病成为废人,可心没有对我丝毫的嫌弃,对我不离不弃的。

    我视野低谷的时候,可心也一直在给我打气,从来没有对我表现出一丝厌恶

    的情绪,一直守护在我的身边,可以说没有可心的支持,我不可能撑刀现在,他

    和这个家是我唯一的动力,但是现在可心做错了事情,可以说是唯一的错事,我

    却离开了她,要和她断绝关系,在自己做的真的对吗?

    此时有一个公正的人在我的面前该多好,我可以询问他的意见,可心以前对

    我不离不弃,现在我却因为一点事情要离开她,我做的对吗?这样做真的很爷们

    吗?

    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仔细思考着,我把自己置身事外,用一个旁观者的角

    度去看待这个事情,如果此时我是一个心理医生,而我组成为了对面坐着的病人,

    听到对方讲述这个经历后,我会奉劝她给妻子一个机会,毕竟她一直在暗中观察

    整个事情,一直没有和妻子坦白过,也没有看到坦白后妻子是什么态度,一日夫

    妻百日恩,风风雨雨这些年不容易,如果妻子可以悔改,那么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毕竟谁都有错的时候……

    我在脑海中不断用旁观者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竟然发现自己的内心真的有

    些动摇了,是的,可心错了,背叛了我俩的婚姻,背叛了我俩的爱情,但是从何

    可心相识到如今,可心貌似只犯了这么一个错误,以前对我只有恩情,反而是我

    一直拖累她,在我性功能障碍期间,她一直守身如玉,而现在和思建发生这么过

    事情,思考过程来说,错误都在可心一个人身上么?如果换做另外一个女人,是

    否可以坚持到最后?

    难道可心对於我所有的恩情,不值得换来一次原谅吗?至少我没有和可心当

    面坦白,没有看到她的态度,如果她真心悔改,那么……我深吸一口气,我此时

    真的迷茫了,我想找一个人去倾述,但是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和她分享这

    个秘密。

    不知不觉中,我再次回头看来眼时间,此时已经到了午夜12点,可心和思

    建仍然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我心中升起一丝恐惧,难道说可心和思建出了什么意

    外?

    难道可心带着思建去寻短见?或者说可心和思建同样离开了这个家,去了一

    个陌生的城市过期了夫妻生活?这两个原因无论是那个都会让我感觉恐惧,但是

    我却抱着一丝侥倖,两人还在外面寻找这我的身影。

    我此时心也有些慌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会到宾馆里,之后打开笔记

    本查看家中的监控会放,这样就能追寻到一丝蛛丝马迹。

    但是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又停住了,我重新会到了我和可心的我是,此

    时我顾不得是否被人发现,我打开了卧室的房灯,我要看看可心的衣柜,如果她

    的衣服都被带走了,那就说明他已经离开了家。

    但是我看到衣服都完好的在衣柜里,和我平时在家一个样子,而我的目光无

    疑中扫到了我俩床边的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戒指盒,那个盒子我很熟悉,因为

    那就是我给可心准备的结婚纪念日礼物,而那晚我离家的时候,我把盒子放在门

    口的鞋柜上面,现在这个戒指盒子在我俩的床头柜上。

    而旁边还叠放这我的那张任命书,只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盒子是打开的,

    而里面的节制却不翼而飞了,戒指哪去了?可心把他戴在手上了?想到这里,我

    的心不由的收紧一下,也痛了一下。

    我关闭了卧室的房灯,之后来到了客厅,我看了眼时间,我决定在等10分

    钟,如果可心他们在没有动静,我就回到宾馆去查看监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

    己太累了,我迷迷糊糊的竟然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