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8-91)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88章】

    门打开了,这个过程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门缝打开后,熟悉的气息扑面而

    来,只是以往家的味道让我感到陌生和恐惧。房门打开后,我没有离开走进去,

    我看到的是漆黑的客厅,整个房子里没有半点的光亮,而且也没有我想象中的交

    媾和呻吟。整个房间安静的十分可怕。我走进了房间,脚步很轻。只是刚起步我

    就发现自己的腿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发麻了。不知不觉中我已在房门口站了这

    么久。走进了房间,我的脚步很轻,进去之后我赶紧关上了房门,遮挡住了从外

    面楼道照进来的光线。整个房间寂寥无声,可心和思建的房门都是打开的,虽然

    我无法看的清楚,但我可以看到床铺都十分的整齐,没有半个人影。这时我松了

    一口气,终于可以大声的呼吸了,我回身重新把房门关闭。当我习惯性的准备换

    鞋子时,我突然愣住了,可心和思建哪里去了?按照这个时间,两人应该已经休

    息了,大晚上两个人去哪里了?今天是我和可心的结婚纪念日,我没有回来。

    难道思建已经替代我陪着可心去过结婚纪念日了?两人此时是不是正在吃烛

    光晚餐?又或者正在……宾馆开房?我没有脱下鞋子,也没有开灯,向着我和可

    心的卧室走去。到了卧室,打开房灯,看到了熟悉的场景。一切都是我离开前的

    样子,没有丝毫的改变。唯一的改变就是床单和被罩换过了。墙上还挂着我和可

    心的结婚照。可心的睡衣还整整齐齐的叠在床上,杯子还带走可心的香味,但是

    却没有我的味道。毕竟我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家了。只是不知道被子上有没有思建

    的味道,但我已经分辨不出了罢。我走出我俩的卧室,关上了房灯。又来到了卫

    生间,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是的,太熟悉了。我看到视频的最后一部份,就是

    思建和可心在卫生间发生了关系。电脑里看的虚拟,现在看的真切。看到卫生间,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可心和思建的身影,俩人正在忘情的交合……我晃了晃自己的

    头,每每想到这个情景,我的头就仿佛要炸开一般。再睁眼时,眼前的可心和思

    建已经消失了。我巡视着卫生间,我记得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在卫生间闻到了精

    液的味道。似乎可心和思建在卫生间刚刚交合过。只是我昨晚没有勇气把视频继

    续看下去,所以没有寻找那晚回家发生的真相。我的目光集中在了浴室挂着的两

    件内裤上,一件是可心的蕾丝内裤,这条是新的,可能被可心穿过很多次,但我

    还是第一次看到,或者是可心在我出差的两个月里的某一天买的吧,这条内裤很

    性感,只有中间的兜布是那种厚布,其他部分都是蕾丝的。如果可心穿上它的话,

    出了蜜穴以外,小腹和臀钩都是显露出来的,而且小腹部分应该会显出一部分阴

    毛。

    如果这条内裤是我在可心的衣柜发现的,而且是崭新的,我会认为是可心为

    了迎接我回来调情用的。但实际上,这条内裤已经洗过了,那就说明可心已经穿

    了,不是为我而穿……而更让我注意的是晾衣架的横杆上的另一条内裤,一件标

    准的男士内裤。那件内裤与可心的紧挨着,显得那么硕大。兜布中间还加了布料

    用来给生殖器更大的空间。我以前也没有注意过思建的内裤,不知道这条内裤是

    不是和可心一起买的。按照其他正常的家庭来说,妈妈的内裤不会和孩子的放在

    一起,就算在一个晾衣架上,也不会紧紧的挨着。两条内裤的边缘甚至有重叠在

    一起,没办法,晾衣架的长度有限。我仿佛看到了可心和思建依偎在一起,可心

    的头就枕在思建的肩膀上,而思建的手环在可心的细腰。两人就像这内裤一样,

    紧紧的挨着,还有一部分身体重叠到了一起……我再次晃了晃头,眼前的虚影渐

    渐消失了。我强迫自己的目光从内裤上移开。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最近太累产生

    了幻觉,我没有去翻垃圾桶,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承受不了太大的打击了,我害怕

    再看到什么东西会让我窒息。走出了卫生间,关上了灯,一切又进入了黑暗。我

    转头看向思建的房间,思建的房间无疑是带给我最大伤痛的地方。可心第一次被

    亵渎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失身,都是在思建的房间完成的。我不想去思建的房

    间,害怕触景生情,但不去又不甘心。于是,我咬了咬牙,向着思建的房间走去。

    房门是开着的,打开了房灯,里面还是原来的放置,收拾的整齐的书桌,还有地

    上摆放的高档球鞋,那些都是可心买给他的。他的每一双鞋都比我的贵。不是我

    买不起,而是我舍不得。我也不让可心给我买太贵的东西,但对于她俩,我倒是

    不吝啬。

    不想让外人看笑话,也不想让思建认为我是个吝啬鬼。钱是挣出来的,也是

    省出来的……思建的床铺也整整齐齐,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一直没换过,思建

    的床褥还是可心失身那天的,一模一样。仿佛是一个封闭,而更加讽刺的是在思

    建床上也放着睡衣。是两套。一套思建的,一套可心的。一套男士,一套女士。

    这个房间就是可心和思建的爱情闺房了吧。两个人无数次在床上共眠交合,地板

    上还残留着性爱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在思建的房间总是隐隐感觉

    到一股荷尔蒙的味道。按照可心干净的个性,每次性爱之后一定会把房间收拾的

    干干净净,不会留下一点痕迹。但我总感觉的到,或许就是一个心理作用吧。我

    看到这一切,已经不要再寻找什么了,我颓废的走出了思建的房间。此刻我的心

    已经死了,不需要再谈判,不需要坦白,这个纪念日也不需要过了。给可心打电

    话没有接,那么她一定在一个热闹的场所或者开了静音。无论哪一个原因,都说

    明可心在这个日子里已经找到能够替代我的人。看过视频的痛,和回家看到的苦,

    此刻交织在一起,仿佛世间最苦的药,让我心神绞痛。我此刻想哭,蹲在地上大

    哭一场……我此刻想立刻离开家里,永远的不要回来。但走之前,我要拿走一个

    东西。不是什么财产和衣物,而是我父母的灵位。这是我唯一要带走的。父母的

    灵位供奉在家里的阳台上,而客厅和阳台又是隔断的,我打开房门,走进了阳台,

    又关上了门。走之前我想和父母待一会儿,跪在父母灵台面前,我想要忏悔,但

    又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没有双亲,靠着自己的双手打拼了这一切,成家立业。上

    天让我不能生育,成为一个废人。现在妻子也投入别人的怀抱。我到底作了什么

    孽!?正当我在父母灵位前忏悔时,我听到了阳台隔壁客厅房门开锁的声音……

    【第89章】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本来低头的我瞬间抬了起来。他们终于回来了。

    “咔……”房门被打开了,紧接着客厅的灯光亮了起来,灯光从客厅的窗户

    照射进阳台,虽然微弱,但很刺眼。我迷迷糊糊透过窗户看向了客厅。我看到思

    建正在弯腰换鞋,可心紧随其后走了进来。看了好几天的视频。今天终于见到了

    视频的男女“主角”。感觉两人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思建,你早晨离

    家又没有锁门?直接把房门推上就算了?”可心进门后对着思建说道,声音还是

    那么悦耳,只是听到我的耳朵里却又是那么刺耳。“没有啊,我记得把钥匙扭了

    两圈锁门了啊……”思建回头看着可心说到,此时他的鞋子已经换好了。“那为

    什么我插进钥匙随便一扭就开了?下次注意,别再马马虎虎了”可心开始弯腰换

    鞋子,可心虽然穿着正装,但奈何此时换鞋腰弯的很低,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

    肤,还有深深的乳沟,随着身体的晃动,她胸前的呼之欲出的双乳,摇摇晃晃着,

    而思建换好鞋就面对着可心,此刻他正欣赏着胸前的春光。“我和你说话听到没

    有…

    …“可心刚警告过思建,却没有得到回应,此刻换好了鞋子。直起腰看向思

    建,准备在此说教。等她直起腰才发现思建此时呆呆地,甚至口水都要就出来了。

    可心俏脸一红,一猜就知道刚才的走光被思建看到了,所以才这副模样。”呸…

    …“

    可心红着脸猝了一口,但是出奇的没有生气,反倒是一脸的娇羞。这哪是一

    个母亲该对孩子的表情,倒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饿……嘿嘿……”听到可

    心的声音。思建才反应过来,但他没有丝毫的尴尬,只是奸笑一下,眼中似乎还

    带着意犹未尽。看着两人的这一幕,我的心更痛了。电脑里看到这一幕和现实里

    真的是两码事。“好了,快去复习功课吧……”看到思建的那副样子,可心眼里

    闪过一丝柔色,只是知道一切的我,已经无法判断这丝温柔是母亲对儿子的爱意

    还是女子对爱郎的温柔。“今晚还要复习功课啊?”听到可心的话语,思建不由

    得有些泄气,显得有些颓废,不过泄气和颓废是装出来的,脸上还带着笑意。

    “当然了,别忘了你答应过妈妈什么……”可心语气带着鉴定地说道,听到这句

    话,我的心稍微舒服了一点。起码可心还是用的“妈妈”这两个字,而不是用的

    “老婆”

    来替代这两个字。“遵命……”思建学着军人敬了一个礼,并且立正做作的

    说道。

    惹得可心咳咳直笑。看着两人此刻欢快的样子,我的心不禁一痛,母子二人

    不知道哪里去过二人世界了,而我这几天一直在水深火热中度过,巨大的反差让

    我更痛苦,我摇头苦笑,我想哭,但不想在父母灵位面前哭出来。思建打完军礼,

    就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而可心看着思建的背影,摇头笑了一下。可心把包放到

    沙发上,之后在客厅伸了一个懒腰,完美的曲线一览无余,随后直接回到了自己

    的卧室。此刻我被憋在阳台里,但我没有丝毫的愁绪,被可心撞破也许是好事,

    如果没有被发现,就让我看到什么,彻底地死心吧!过了一小会儿,可心从自己

    的房间走出来,此刻她已经换好了睡裙,随着她的走动,睡裙里的双乳青青颤抖

    着,这还是她穿着胸罩束缚下的情况,可心的奶子不下垂而且弹性十足。睡裙遮

    住大半个腿,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这套睡裙不性感也不暴露,但穿在可心

    身上就是魅力十足,可是我没有欣赏多久,因为可心已经把客厅的灯关了,此刻

    客厅又陷入了黑暗之中。借着思建房屋传来的微弱灯光,我看到了可心从客厅开

    关处正一步步走向了卧室。但不是我俩的卧室,而是思建的卧室。“咔……”随

    着一声门响,可心进去了。获取是轻轻一带,房门似乎没有完全闭合,因为房门

    弹在门框上又弹开了,没有彻底挂住。整个客厅陷入了黑暗,只有思建房门的微

    小玻璃透漏出一丝丝的亮光,照亮了客厅的角落。此时整个房间都陷入了安静,

    不知道可心和思建此时在房间里做些什么。我把耳朵放在玻璃上也听不到什么。

    本来就有玻璃的阻碍。我谈了一口气,之后转头看向了父母的灵位,不知为什么,

    我感觉到两只手抚摸我的脸,似乎我父母的在天之灵在安慰我。不知什么时候,

    我的眼睛终于湿润了……我跪在地上给父母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从灵台上拿下了

    令牌,脱下外套包住。我站起身子打开了阳台的门,我没有刻意掩饰着什么,就

    是正常的开门而已,我此刻不怕可心和思建发现什么,发现了又能怎样?发现了

    正好可以坦白一切,一切都说开了。我开门的声音没有惊动屋里的两个人,我终

    于来到了客厅,呼吸着可心刚刚呼吸过的空气,似乎还残留着可心的香气。由于

    阳台是正对着大门的,过程中必然要经过我和可心的卧室,卫生间,思建的卧室,

    之后才能到达大门。我亦步亦趋的走着,此时身体的虚弱感向我袭来。走到思建

    的门口,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思建的房门。果然如同我刚刚的预

    测一样,房门没有关紧,仍有一个窄窄的缝隙,虽然小,但却可以看的真切。我

    看到思建坐在书桌前,而可心和往常一样坐在思建的床边,可心正在帮思建复习

    功课,而思建正在认真的听讲。偶尔眼神也会不老实的在可心身上乱瞄。惹得可

    心一阵粉拳。母子二人十分开心,有说有笑的一边复习功课。完全没有了之前的

    隔阂,此情此景让我如此的陌生。“今天开心吗?”当晚自习结束后,思建合上

    了书,开始收拾桌子,在收拾书包时,转身对可心说道。“嗯,很开心……”可

    心听到了思建的问话,带着刚刚残留的笑意说道。“那就好……嘿嘿”思建听到

    可心的回答,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兴奋。不知道为何可心说开心后他会如此兴奋,

    看到他的表情,他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而且想到的似乎没有刚刚可心回答的

    这么简单……两人究竟干什么去了?看到思建的表情,我冰冷的心划过一丝疑惑

    ……

    【第90章】

    只是可心回答完很开心后,又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叹息声却小小的破坏了两

    人之间的气氛。本来听到可心回答很开心的思建,听到这声叹息,眉头微微皱了

    一下。“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叹息?”思建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吃味的

    问着可心。“哦……没什么啊,就是太累了……”可心意识到刚刚的叹息声,等

    回味过来时,已经是被思建责问的时候了。可心赶紧笑了一下解释到。而且她解

    释的语气和脸色似乎也带着一丝歉意。似乎在“祈求”思建对她刚刚叹息的“原

    谅”。“你又想他了吧?”这段时间,思建和可心似乎亲密了许多,几乎无话不

    谈,要是在以前,思建是不敢这么责问可心的。现在思建对可心貌似没有了之前

    的那份畏惧。“思建,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许用他来称呼你的爸爸……”

    可心听到思建的话,眉头皱了一下,出奇的没有生气,而是苦口婆心的劝着

    思建。

    没有丝毫的严厉,反倒是有些商量的味道。我记得之前有几次,思建用“他”

    来称呼我,可心都会严厉的教育他。因为可心认为,这样的称呼是对我的不尊重。

    但是现在,可心只有无奈,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生气……“可我就是对他没

    有亲近感……!”思建来了倔劲,丝毫没有对可心的退让,反而继续说道。“唉,

    你这孩子……”可心听到思建没有改掉对我的称呼,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眼神

    中充满无奈。“别叫我孩子,我可不是孩子……”思建对于可心称呼他为孩似乎

    很不满意,挺起胸膛和可心说道,而且故意装出一副成熟男性的样子。“咯咯咯

    咯……”看到思建的样子,可心捂着嘴笑了起来。而思建看到可心笑他的模样,

    似乎更加生气了。可心本来是开心的笑,但在思建眼中似乎变成了嘲笑和讽刺。

    思建虽然已经十几岁了,但毕竟还未成年。生气的时候还是会显露出不成熟的样

    子,例如咬嘴唇,嘟嘴之类的。这个样子的思建让可心笑声更大了。“啊……”

    正在娇笑的可心突然停止了笑声,发出一声惊呼。此时可心还捂着嘴,只是不是

    捂着嘴在笑,而是捂着嘴惊呼。可心之所以惊呼,是因为可心看到了一个东西,

    一个让她又爱又怕的东西……原来可心一直笑着,思建越来越气愤,最后直接从

    椅子上站了起来,思建穿的是运动裤,在腰间有两根绳子,每次收束两根绳子,

    裤腰带就会收紧,如果要松开,直接解开活扣就行了。而思建站起身后,直接解

    开了活扣,裤腰带松开后,思建直接往下一拽,胯部直接显露出来。还没有勃起

    就已十分硕大的肉棒一下子露了出来。肉棒周围那黑色而又弯弯的阴毛也显露出

    来。

    而且从后面看,还能看到思建黝黑的屁股蛋子。这么一手,直接让可心停止

    了笑声,脸上十分惊讶,但更多的是娇羞,甚至还有一丝恐惧。可心或许什么都

    不怕,但可能只怕一样东西。因为她唯独败在了思建这硕大无比的生殖器上。

    “思建,你干什么?赶紧把裤子穿上……”可心捂嘴惊呼过后,赶紧把手移到眼

    睛上,同时嘴里说道。而此时可心的脸色已经羞红,好似那熟透的蜜桃。“有什

    么啊,妈妈都看过无数次了……”思建看到妈妈终于不笑了,而且脸色红成那个

    样子,捂眼睛的动作显得那么慌乱,思建终于扳回了一局,显得十分高兴,表情

    没有一丝慌乱,反而带着坦然的说道。是啊,可心不仅看过无数次,而且还用过,

    摸过。

    一次次沉沦在它的淫威之下,在它的疯狂奸淫下婉转承欢……“不许说!…

    …”

    可心听到思建的话赶紧出声打断了思建的话,可心把手眼前拿开,表情中似

    乎带着一丝愠怒,但却不像真正的生气,反而像装出来的一般。没有丝毫的震慑

    力。

    “你这孩子……赶紧把裤子穿上……”可心拿开手后,看到思建挺着阴茎在

    她面前站着,不禁出声娇斥道。而且因为刚刚辅导学习时,他们俩个离得很近,

    此时思建站起来后,阴茎的距离离可心的脸连二十公分都没有,似乎只要思建往

    前一送,阴茎就会直接触碰到可心那娇羞的脸。“我偏不……要不…妈妈帮我穿

    上?”

    本来思建准备把裤子提起来,可是偏偏不知道可心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又称呼

    思建是孩子,让思建准备提裤子的手又放开了,带着一丝的不满和生气,嘴巴撇

    着,拒绝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裸露着阴茎站在可心面前。“好了,妈

    妈错了,可心不是孩子,是个大男人了……”可心听着思建的话,看着思建的样

    子,表情稍微舒缓了一点,带着一丝的笑意说道。眼神中充斥着一中情感,不知

    是疼爱还是恋爱。“哼……本来就是男人,而且还是个猛男!……嘿嘿……”思

    建听到可心的话,显得非常满意,脸上带着笑意,不见有刚刚的丝毫的阴郁。

    “你还说……”可心再次娇斥一声,脸上重新出现了娇羞,似乎思建的这句话让

    她想到了什么,脸上再次变的潮红。“啊…你怎么……”可心说要以后,眼睛再

    次看向思建的胯部,看向了那根她熟悉无比的巨大的男性生殖器。只是她看到后,

    眼神中又多了一丝惊讶,而且更害羞了。原来思建没有勃起的生殖器,这时开始

    慢慢勃起了,原本疲软的吊在胯部的阴茎,龟头垂向地面。而现在已经慢慢翘起,

    指向了可心的脸。“嘿嘿……”思建没有说话,只是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大脑

    控制着阴茎,让自己的生殖器变的更大更长。思建和可心的目光都聚焦在那硕大

    的阴茎上,已经胀大到无与伦比的肉棒上!可心带着娇羞和惊讶,还有一丝的回

    忆和欲望。思建一会儿看着可心盯着自己的大肉棒目不转睛的样子,一会儿又看

    向自己的阴茎。似乎很满意可心这种吃惊而又带着一丝迷恋的反应。也难怪可心

    会惊讶了,在此之前,可心唯一的性经历也只有跟我了。而在我生病之后,每次

    性生活都要进行足够的前戏才能让阴茎顺利勃起。可以说,我的每一次勃起都要

    费很大的功夫,而现在,可心终于见识到了真正的男人。思建,一个年轻力壮的

    大男孩,不需要任何的刺激,或许只要脑海中想到什么,都可以自如的控制阴茎

    的勃起和疲软。没有任何的前戏,都可以勃起到最大最长最粗,还有最硬。如何

    不让可心惊讶呢?同时也让可心眼神中闪过一丝羡慕,或许她此时想到,如果作

    为她丈夫的我也能拥有像思建这样的阴茎,她或许也不会有现在的出轨,失去清

    白和自己养子乱伦的事情了……

    【第91章】

    “好了,别闹了,赶紧把裤子穿上……”可心脸红红的“沉迷”了一会儿后,

    赶紧转头闪避了自己的目光,同时对着思建说道。只是话语中带着一丝颤音,突

    显出她内心的紧张和不平静。

    “可是……妈妈,这样你让我怎么穿裤子啊?”思建听到可心的话后,露出

    一丝“为难”的表情,低头看着自己勃起到最大的粗长阴茎,此时不知道是不是

    思建故意的,已经胀大到极限的硕大的阴茎轻轻上下跳动着,龟头的皮肤已经勃

    起的平整而光亮,包皮已经自动退到了冠状沟后面,鸡蛋大小的龟头正杀气腾腾

    的对着可心。

    “你不是……可以控制的吗?”可心听到思建的话后,把头转了过来,看了

    思建的阴茎一眼,只是看过之后又赶紧转头躲避道,只是可心这次转头的一瞬间,

    我发现她的眼睛没有随着头部转动。头部转动的时候,可心的眼镜一直紧盯着思

    建那硕大的阴茎。当头部转到她的眼球无法跟上的时候,可信的眼球才回归正位。

    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思建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对俩人极其关注的我却

    注意到了。

    “我可以控制它变大,但不能控制它变小……”思建显得十分“无辜”和

    “无奈”的说道,但是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到一副“无赖”的样子。

    “你……你故意的是不是?”可心此时似乎有些着急,显得有些心慌意乱,

    砖头不是,不转头也不是,此时她双手揪着床单,呼吸也变得急促了。我从来没

    有看到可心如此慌乱的样子,一个成年女人,一个教室。竟然被一个未成年的孩

    子“逼迫”到如此的境地。

    “没啊,妈妈……妈妈,赞满好久没那个了……”思建还装“无辜”的说道,

    当说到最后的时候,话语中带着一丝乞求,脸上带着一丝可怜的模样。

    “唉……思建……”听到思建后面的话语,可心原本紧张的神情不知道为什

    么突然放松了下来,似乎没有了思建的逼迫让她放松不少,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一

    丝抑郁,不知道这丝抑郁来自哪里。可心回头看着思建。抬着头尽量避免了面对

    思建勃起的大肉棒,但是此时可信的余光是完全可以清楚地看到的。可心和思建

    说出话后就再也说不出接下来的话语,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你知不知道这样走下去是一条不归路?你知道万一事情败露的后果是什么

    吗?等你真正长大了,你会恨我的,我真的不知道这样对不对,我害怕毁了你的

    一辈子,你知道吗?有些事情你好不懂……”可欣此时苦口婆心站在一个成年人

    的角度上思考着问题,清醒时候的她比任何人都要理智,能够面临的情况和后果

    她都考虑到了,此时她的脸上闪现着愧疚、无奈,还有一丝恐惧,更多的是忧伤。

    “不,我永远不会狠妈妈,永远不会,我永远爱妈妈,妈妈是我心中最重要

    的人,任何人在我心里都无法和妈妈相比……”思建听到可心的话突然激动起来,

    说着不成熟又带着幼稚的煽情话语。

    “够了……不要再说了”可欣听到思建的话,赶紧打断了,她晃着脑袋,甩

    动着自己的长发。思建的话语让她的心更加慌乱了,此时她脸上带着一丝与情景

    不符的纠结。

    “好了,我不说了……”思建看着可心情绪有些失控,赶紧停下了。

    “妈妈,今晚跟我一起睡好不好?”思建露着阴茎,轻声地和可心说道。本

    来可心低头沉思着,听到思建的话后,她猛地抬头,由于她抬头时心不在焉,。

    根本没有注意到思建勃起的阴茎还峭立在自己面前。

    “啊……”可心抬头的时候,不小心嘴唇一下子剐蹭到了思建那鸡蛋大小的

    龟头上,可心发出一声惊呼,头部赶紧后撤,本来听到思建话语后稍显平静的可

    心,再次失了分寸。而另一边,被可心的嘴唇蹭到龟头的思建,全身颤抖了一次,

    仿佛男人小便后抖动身体的那种舒爽的反应。意外,这次真的是意外。但是让思

    建感受到不一样的的感受,原本刚刚因为谈话而稍显疲软的阴茎,被这样一刺激,

    再次跳动勃起起来。

    “对不起,妈妈……”思建看到可心的样子,赶紧出口解释道,如果他是故

    意的,或许还不至于这么着急解释,但这确实是意外。

    “妈妈……”思建看到可心没有说话,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叫了一声可

    心。此时的可心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像是没听到思建的话语一般,可信的

    头发低垂着,遮盖住了脸颊,没有人可以看到她的表情。

    “思建,今晚妈妈谢谢你,谢谢你陪伴妈妈度过一个不平凡的纪念日,你爸

    爸没在家,你来陪我过纪念日,其实妈妈开始觉得这很不合适,但是最近心中很

    压抑,所以就由着你带我出去放松一下,妈妈心中把你当成爸爸的替代品,你心

    里感到委屈吗?”可心抬头看了思建一眼,之后轻声说道,语气中显得跟平静,

    不同寻常的平静。

    “没有啊……”思建听到可信的话语之后,感到很意外,怎么突然转变了话

    题?但还是赶紧摇头解释道。

    “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你知道吗?妈妈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乖女。

    那种迪吧我从来没有去过,你爸爸也从来不带我去那里,因为我俩都认为那

    是不正经的场所,今晚去过之后,才发现那里是一个缓解压力的好地方。吵杂的

    音乐、疯狂的人群,确实让妈妈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痛快感觉。但是,那里毕竟不

    是你这样的未成年人该去的地方,以后不要再去了……“

    “我没有去过那里啊……”

    “还撒谎……跳舞蹦迪那么熟练,还敢说没去过?”可欣听到思建否认的话,

    娇斥了一声。思建脸上带着尴尬,干笑了一声。

    “而且你还在那种场合对我……”可心说道这里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愠怒,

    但是愠怒中隐藏的是娇羞。

    “那里很黑,别人看不见的……”思建再次解释道。

    “不要解释,你只需要乖乖听我的话就行了,妈妈无法适应那种场景……总

    觉得那是一种亵渎和不尊重……”

    “对不起,妈妈……”

    “没事的,今晚的事情妈妈知道你很用心,带我去那里放松也下了很大的勇

    气吧?”可心询问着思建,毕竟一个儿子带着母亲去迪吧,无疑会暴露自己一些

    不务正业的小秘密。思建听到可心的话语后,点了一下头。

    “还记得你和妈妈的承诺吗?”可心看着思建,眼中带着柔情,更多的是一

    种疼爱,他内心是真心的在乎这个来之不易的宝贝儿子,尤其是我不在家,思建

    成了她唯一的依靠。而且从俩人刚刚的话语中得知,今晚两人去了迪吧,那种疯

    狂的夜店,以往我俩的时候对那种场合都是嗤之以鼻,认为那里不是正经人该去

    的地方。没有想到,可心和思建今晚竟然去了,而且可信对于那种场合的反应竟

    然还不错,更重要的是,可心说思建在迪吧里对他……在迪吧这种公共场合,俩

    人不会现场交合,但是难免不了被思建动手动脚。我的脑海里浮现一个场景,思

    建和可心在迪吧里蹦迪跳舞,或者两人背靠背面对面蹦迪。思建在蹦迪时趁其不

    备对可心上下其手,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在可心的私密敏感部位上抚摸着,而可

    心现在的样子,却没有真正的生气。

    此时我的心中不再想这些,我更关注的是现在,“承诺?”可心和思建之间

    做了什么承诺?